言情小說

又有四名女銷售員坐在了安全座椅上,被扣鎖好之後被送進了太空梭裏。

然後,又一輪帶節奏的尖叫、慘叫聲在北郊公園遊樂區裏響了起來。

今天是週六,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是北郊公園人流量最大的時候,這羣小嫂子、大妹子的集體尖叫和慘叫聲,加上這麼多人排隊,把遊樂區裏幾乎所有遊客都吸引了過來。 國人就是這樣,越是熱鬧的地方,圍觀湊熱鬧的人就越多,這麼大的人流量被太空梭裏的尖叫聲、慘叫聲勾~引着,時不時就會有遊客受不住好奇心的煎熬,走過來買張票想要弄清楚裏面究竟是怎麼回事。

罪妃指腹爲婚 四個座位,不到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程廣帶過來的四十三位小嫂子、大妹子銷售員便全部體驗完了。先前體驗過出來的小嫂子、大妹子們一個也沒走,所有人都在那裏很激動地、很熱烈地討論着太空梭裏的經歷,都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反正,再沒有人說程廣貪了她們的獎金、爲那兩百塊錢感到不值了,甚至還有一些銷售員纏上了程廣,讓他再給她們買幾張票、讓她們能再體驗一次那種驚心動魄、別樣的刺激。

“下個月,下個月公司還會組織這樣的活動,只要你們認真工作,達到考覈標準,就還會有到這裏來體驗的機會!”程廣向銷售員們大聲鼓勵了幾句,然後找機會偷偷溜走了。

“我還要再去玩一次,自己掏錢玩,太好玩了。”一名看起來還沒結婚的銷售員走去了齊格那裏,剛從學校畢業參加工作,生活沒什麼壓力,自己掙的錢當然是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有沒有人請我玩啊?”有還想玩、但不想自己掏錢的妹子在那裏叫喊着。

當然了,不會有人迴應。

“小老闆,一看你就是個大好人,你這門票能不能便宜一些?兩百元太貴了!”

“我們一起團購幾張,就便宜些吧?”

有幾個妹子、小嫂子和先前的韓依諾、劉昕、夏夢一樣,向齊格賣起了萌來。

“不能。”齊格一向不爲美色所動。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太不通情理了,不如這樣吧,你送一張門票給我,我介紹那邊幾個漂亮妹子給你認識,不吃虧的。”一位小嫂子繼續糾纏着齊格。

“沒興趣。”齊格面無表情。

“漂亮妹子都沒興趣?坐這裏的不會是個機器人吧?”

“哈哈……我看是個太監。”

“真是一點兒人情味兒都沒有。”

“是不會做生意。”小嫂子和大妹子在那裏不甘心地各種挖苦起來。

“今天有新項目啊?海盜船?什麼樣的?”躲在附近的沈琳翔用電話把剛纔溜走的程廣叫了過去,向他問了一聲。

原本在過來之前,沈琳翔還有些擔心自己做出的這個決定合不合適,會不會讓一些女銷售員受到驚嚇產生心理陰影之類的。現在看到她們愉悅的表情,他知道他的擔心是多餘的,也就放心了下來。現在他更關心的,是太空梭裏有了新項目可以體驗。

沈琳翔以前恐高,但不怕水,是個游泳健將,而且喜歡船,太空梭裏的體驗既然那麼真實,海盜船肯定不會太差。

“海盜船太好玩了!真實的大海、真實的海浪、真實的巨大木桅船,還有跳上甲板的大鯊魚,各種驚險刺激讓你防不勝防,最後還有大驚喜……不過我覺得還是不要劇透的好,沈老闆可以親自去體驗一下就知道了,強烈推薦!”程廣一回憶起海盜船裏經歷的一切,仍然感覺很是驚心動魄,同時也爲自己的英勇表現感到很驕傲。

“過去幫我排個隊,排到了打我手機。”沈琳翔本來就對新項目瘋狂海盜船有些興趣,聽程廣這麼一說,好奇心頓時被吊得老高。

“不行啊!我一回去那幾個還沒走的銷售員肯定要讓我請客,我自掏腰包請她們玩了旁邊海盜船的,沈老闆你又沒批多的費用,再請我可請不起了。而且,讓她們看到老闆你這麼閒,跑這裏來玩也不太好吧?”程廣瞅了瞅太空梭的方向,好象還有五、六個女銷售員沒有離開。

“那就等等再過去吧。”

沈琳翔想了想也覺着不太好,只好忍住了好奇心,繼續呆在小樹林裏玩起了手機來,然後時不時讓程廣過去看看那些女銷售員走了沒有。十幾分鍾後,確信她們全都離開了,程廣纔過去重新買票排了隊,快排到的時候,沈琳翔接到程廣打來的電話,離開小樹林來到了太空梭邊。

“沈老闆,我買了兩張票,那個瘋狂過山車2級我還沒玩過呢!正好一起進去。”程廣向沈琳翔說了一聲,這種實境遊戲玩多少次都不厭,程廣今天只玩了兩次,還有一次機會可以使用。

“好啊,我玩瘋狂海盜船,回頭再試那個瘋狂過山車2級。”沈琳翔現在恐高症似乎已經好了,想起瘋狂過山車也不會再害怕了,既然如此,當然都要體驗一下才是。

當一個人功成名就,錢多得花不完的時候,就喜歡尋求各種刺激才能滿足自己了,太空梭裏的一切很驚險刺激,又不象吸毒、賭博那樣危害身心,對現在的沈琳翔來說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太空梭的右側艙門打開,四名遊客被送了出來,沈琳翔和程廣二人和另外兩名排隊的遊客一起坐上了安全座椅,安全裝置扣鎖好之後被拉入了太空梭之中,開始了又一次的驚險之旅。

“哇哦!我喜歡這船!我喜歡這大海!我喜歡這浪……”沈琳翔一進去就被面前的一切震撼住了。

“船長!別浪了!瘋狗浪來了!右滿舵!”兩名死了無數次又復活過來的坑爹船員,不由分說地把沈琳翔向船舵邊強行架了過去。

……

今天齊格一共賣出了三百零四張票,營業額達到了六萬多元,拋去應交納的稅費,淨賺了四千八百六十四元。

“我要發大財了!”一整天齊格都是興奮到麻木的心情。

一天賺這麼多錢,換了以前想都不敢想啊!現在這一切居然全都變成了現實!如果每個週六週日都這麼賺,一個月下來,豈不是要賺到四、五萬元以上?一年賺五、六十萬?

而且……太空梭還在慢慢地升級,每一次升級,賺錢的速度都會大幅提升,所以現在說一年賺五、六十萬還爲時過早,很可能賺的還會更多! 一年賺五、六十萬,在鄉下教書的父母如果知道了,一定會嚇暈過去。以前他們望子成龍,希望他考上清華北大什麼的,不就是想着有了高學歷纔能有高工資嗎?

現在看來,清華和北大算個毛啊!有了太空梭,一切皆有可能。

在公園裏找了個無人地兒,齊格使用了額外空間傳送石,回到了屬於自己的小屋裏。這小屋隔音效果極佳,就算外面吵翻天,裏面也是一點兒聲音都沒有,簡直太適合齊格這種喜歡清靜的宅男了。

小屋裏有一個明顯的變化,那就是多了一張帶牀墊的木牀,比先前的鐵牀有檔次多了,而且一看到就讓齊格有了滾牀單……不,在上面打滾睡覺的衝動。

除了木牀之外,牀邊的桌子上還多了一個頭盔。

銀黑色,看起來很有未來科技的質感。

“這就是能量修煉頭盔了?”齊格有些好奇地走過去把頭盔拿了起來,準備把它戴在頭上試試。

“請躺在牀上使用此頭盔,否則可能會造成摔倒受傷等後果。”機器人亮屏提醒了齊格一聲。

“好吧。”

齊格想了想放下了頭盔,先去衛生間裏洗了個澡,換了乾淨的內衣之後,這纔回到了新牀邊,在牀上坐好之後拿起能量修煉頭盔戴在了頭上,然後慢慢地躺倒了下去。

“是否進入能量修煉模式?”一個電子音出現在了齊格的耳邊。

“是。”齊格進行了確認。

確認之後,齊格的神智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小屋的木牀上了,而是站在一片風景極美的樹林之中。

樹上的葉子要麼是金黃色的,要麼是楓葉那種紅色,地上也鋪滿了金黃色和紅色的葉子,踩在腳下軟軟的,讓人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就在齊格四處打量欣賞這美景的時候,一名身材修長、仙風道骨、穿着白衣白褲、戴着一副神情冷峻白色面具的男子突然出現在了他身前幾米外的地方。

“你想進一步修煉能量,提升自己的能量修爲,首先要正確掌握能量的使用方法才行。”男子淡淡地向齊格開口說了起來。

“嗯。”齊格估摸着這男子是虛擬教練,於是很認真地聽起了課來。

“人體能量最初級的使用方法,就是出拳,用拳頭帶動天地間的能量,給予目標以重擊。經檢測,你沒有任何拳術基礎,所以,現在跟着我練習直拳、擺拳、勾拳……”教練走過來,指導着齊格進行起了基礎拳術的練習。

齊格以前確實沒練過拳,但既然身爲男人,從小肯定都做過武俠夢,對拳術訓練還是很感興趣的,在教練的傳授和指導下,齊格一板一眼很認真地練習了起來。

……

幾小時後。

“你的基礎拳法練習已經小有所成,下面進行更深一層的能量訓練:基礎搏擊術。在進行了初步的能量修煉之後,你身體的反應力、視力、聽覺、嗅覺都會強於普通人,適當地學習一些搏擊技巧,可以讓你很輕鬆地打敗和你差不多體型的普通人。”教練對齊格的基礎拳法練習效果很是滿意,於是進入了基礎搏擊訓練階段。

“搏擊的技巧說複雜也複雜,說簡單也簡單,現代社會不要輕易主動攻擊他人,否則會觸犯法律,給自己惹下麻煩。所以最適用的,是被攻擊後的防守反擊,防守反擊任何時候都可以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就算在法律上,也可以被判定爲正當防衛……”

“當對方在攻擊你的時候,他必須要出拳、出腳、或者出刀、出劍、投擲等等。他出手之後,必然會有片刻的僵直,只要你正確躲閃開他的攻擊,然後就可以進行有效的反擊了。”

接下來的搏擊訓練時間裏,教練用各種攻擊手法來攻擊齊格,然後傳授給了他各種正確的應對反擊方法,動作由慢到快、由簡入繁,深入淺出,很快讓齊格掌握到了防守反擊的搏擊要領。

“天快亮了吧?”齊格感覺着他已經練了七、八個小時了……雖然還沒感覺到累。昨天是週六,生意那麼好,今天週日的生意齊格也不想錯過。

“你現在處於時間泡之中,不用擔心時間的問題,好好訓練就行。”白衣男子回答了齊格。

“時間泡?”

“一種黑科技,虛擬實境裏的時間流速比外界要慢很多,可能你感覺過了七、八個小時,其實現實世界才過了一個小時。”

“哦,那就好。”齊格點了點頭,沒再多問什麼了。

“接下來,是實境訓練,到你自由發揮的時候了。”

白衣男子又說了一聲,他話音落下之後,齊格身邊的一切再度發生了變化,金黃、楓紅落葉的美景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城市的夜景。

一名身着漂亮花裙的年輕女子深夜下班,乘坐最後一趟地鐵到站,然後一個人乘坐地鐵站長長的自動扶梯上到了地面上。

這裏很偏僻,路燈也不是很亮。

兩名歹徒突然從街邊小巷裏衝了出來,勒脖捂頸抓腿把花裙女子拖進了暗巷中,其中一名光頭歹徒控制住了女子的上身,另一名短髮歹徒則掀起了女子的花裙,伸手扯爛了裏面的小褲褲,然後脫褲提槍撲了上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名戴着黑金面具的年輕男子突然出現在了暗巷中,一腳踹飛了正準備進入女子身體的短髮歹徒。

兩名歹徒大驚,正準備轉身逃走的時候,發現對方只有一人,頓時惡從心起,互相看了一眼各自從身上取出匕首,向黑金面具男子衝了過來。

黑金面具男子,當然就是剛剛接受了搏擊訓練的齊格,眼見着兩名男子一左一右手持匕首刺扎過來,他腦子裏立刻回想起了先前搏擊訓練時的標準應對動作。在其中那名光頭歹徒匕首刺扎過來的時候,齊格一個側身讓開匕首,同時一記重拳裹挾着斷金碎石之力,猛然砸向了光頭歹徒的咽喉。

一擊斃命! 在齊格擊倒光頭歹徒的同時,另一名短髮歹徒伺機手中匕首也向齊格猛刺了過來,齊格早有防備身體原地一轉,順手把那名光頭歹徒當作肉盾拉拽到了自己的身前。

“噗嗤!”一聲,短髮歹徒手中的匕首結結實實地捅進了光頭歹徒的身體中,齊格卻是鬼魅般又繞了回來,一記重拳砸在了那名短髮歹徒的側頸,打得他一聲慘叫蹲在了地上。齊格上前一步,不依不饒追擊一記重拳猛砸在短髮歹徒的後腦,短髮歹徒當即倒地斃命一動也不動了。

周圍的景色再度大變,從城市的夜景回到了先前的落葉美景之中。

“好!反應敏捷、下手果斷,對敵之時沒有絲毫婦人之仁,第一次實戰就能有這種表現,嗯,天資不錯!孺子可教也!”白衣師父對齊格的表現顯得很是滿意。

“多謝師父誇獎。”齊格對自己的表現也很是滿意,剛纔的行俠仗義之舉,雖然只是虛擬的,但也部分圓了自己兒時的大俠之夢,很過癮。

“後面的挑戰會越來越難,下一個實境,會出現三名歹徒。”白衣師父說了一聲之後,齊格周圍的一切再度發生了變化。

……

又是幾個小時過去了。

“你的表現很不錯,單人徒手對付五、六名歹徒都沒什麼問題了,不過你現在的疲勞度已到達上限,今天的訓練到此爲止吧。以後每天進入虛擬實境中進行訓練,固化這些搏擊時的肌肉記憶,就可以讓你在未來可能發生的搏擊中立於不敗之地了。”白衣師父最後說了幾句之後,結束了今天的訓練。

“過癮!真過癮!”

齊格脫下頭盔後,站在牀邊的地面上試着揮舞了幾拳,感覺果然和先前大不一樣,每一拳都虎虎生風,已經可以帶動身周空氣中的能量了。

但是,真的很累,身體累,精神也累。

從虛擬訓練中出來,時間也正好過了零時,齊格收到了系統提示,‘瘋狂槍戰’芯片已經安裝進了太空梭裏。

但是經過了時間泡里長達近一天時間搏擊訓練的齊格,實在沒力氣去體驗新的瘋狂槍戰遊戲了。另外,他也不想在精神狀態不好的情況下體驗,以免影響到體驗時的愉悅感,所以,還是先睡上一覺,養好精神再去瘋狂槍戰吧。

“系統將進行六個小時的維護。”系統又響起了提示音。

“哦?這次維護之後會有什麼變化?”齊格連忙向機器人問了一聲。

“安全保護等級將提升到c級,一名遊客一天可以玩五次了。”機器人亮屏回答了齊格。

“還有什麼別的變化嗎?”齊格追問了一句,以免機器人到時候又說他沒問。

“任務系統也會有新的變化,會在主線任務之外,隨機出現一些額外任務,獎勵項目也會比以前更加豐富,比如有目的地幫助你增加必要的社會關係之類的。”機器人想了想纔回答了齊格。

“增加社會關係?”齊格有些不太明白。

“太空梭生意越來越好,覬覦太空梭的人也會越來越多,太空梭遲早會遭到紅眼病人們的惡意舉報。身爲一名未來的遊樂大亨,一些社會關係是必須的,有了這些社會關係的保護,你的生意纔可能越做越大。”機器人向齊格解釋了幾句。

“有道理。”齊格這次對機器人說的話深表贊同。

……

早上六點半鐘左右,齊格醒來去了趟衛生間,突然想起了瘋狂槍戰的事情,躺回牀上之後精神莫名地興奮了起來,怎麼也睡不着了,索性坐起身穿上了衣服。

“系統維護已結束,是不是想完成體驗瘋狂槍戰的任務?”機器人自動亮屏向齊格問了一聲。

“是的。”齊格走到窗邊向外面瞅了瞅,要去體驗的話,他得先離開額外空間,下到地面拉開太空梭右側艙門鑽進去才行。現在這個時間,已經有一些早鍛鍊的人羣在公園裏活動了。

“系統這次維護後,你的體驗不用那麼麻煩了,你可以從額外空間直接進入太空梭。”機器人說着的時候,額外空間小屋地面中間的幾塊地磚自行向兩邊分開了來,一個安全座椅從下方探伸了上來,停在了小屋裏。

“這也行?”齊格瞪大了眼睛向安全座椅看了過來。

“爲方便你進行體驗,對機器進行了一些改裝。”機器人說明了幾句。

齊格對這種黑科技改裝也已經見怪不怪了,他沒再多問什麼,走過去在安全座椅上坐下了。各種安全裝置扣鎖住齊格的身體之後,安全座椅發出一陣變形金剛變形的聲音收縮了下去,帶着齊格來到了下方的太空梭裏,然後,太空梭頂部的臨時艙蓋自動關閉上了。

“請選擇您要體驗的遊樂項目,您只需要說出相應項目的編號就可以了……”

“項目1、瘋狂過山車系列;項目2、瘋狂海盜船系列;項目3:瘋狂槍戰系列。”太空梭裏響起了電子音提示,同時前方的屏幕還給出了文字提示。

“項目3。”

齊格進行了選擇。

“您選擇了體驗瘋狂槍戰(1級)的遊樂項目,五秒鐘倒計時之後,瘋狂槍戰(1級)項目將正式開始,整個遊戲將持續五分鐘。”

“五、四、三、二、一……”

伴隨着這些語音,一個大型的頭盔從上方降下,正好套在了齊格的頭上,被頭盔套住的時候,齊格的意識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下一刻他就清醒了過來。

當齊格清醒過來的時候,他面前又出現了一個新的菜單,他的雙手已經被解放了開來,這一次的菜單是觸摸式的。

“請選擇關卡:1、訓練關(適合菜鳥);2、實戰1級(新兵難度);3、合作模式;4、對抗模式;”

太空梭裏現在只有齊格一個人,所以合作模式和對抗模式都是灰色的,無法進行選擇。

“我選2,實戰!”

齊格立刻做出了決定,玩過那麼多槍戰類電腦遊戲,齊格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可以算得上是老手了。 齊格在電腦裏玩槍戰遊戲的時候,早就練就了神一般的槍法,接觸新的槍戰遊戲時,他從來都不玩訓練關和新兵難度,甚至老兵、困難難度都不會選,一般都直接選擇最後的地獄難度。

這裏只有菜鳥和新兵可以選,齊格當然是選擇了新兵,難不成選菜鳥啊?

“實戰1級(新兵難度)開啓。”

“背景:911事件之後,米國加大了在全球反恐的力度,派出大量士兵在全世界進行反恐……”

“有一天,一隊米國士兵在一座廢棄的村莊裏包圍了一名恐怖分子。”

“這名恐怖分子名叫賽依德?比瑪尼,他無惡不作,曾經一個人一夜之間屠戮了一整個村莊,強~奸了五十多名中老年婦女。最可恨的是,他連村子裏兩頭懷有身孕、即將下崽的母豬都沒有放過!”

“賽依德?比瑪尼無比狡滑而且槍法奇準,先前曾兩次被米軍士兵圍困,但兩次米軍士兵都傷亡慘重被他逃脫了!今天他孤身一人被圍,爲了世界的和平、爲了人間的正義,勇士們!戰鬥吧!絕對不能讓這個人渣再次逃走!”

伴隨着戰鬥背景很激昂的解說聲,齊格身邊的景色也發生了大變,左右四周全都是手持突擊步槍、狙擊槍甚至是火箭筒,頭戴鋼盔、身穿防彈衣、腰間懸掛手雷、全副武裝的的米國大兵,數量看起來至少有五十多人,不遠處還隱隱出現了兩輛m1a2主戰坦克的身影。

這纔是真正的戰場啊!一看到這種場面,齊格便熱血沸騰了起來,彷彿置身於米國戰爭大片中一樣。

“連孕豬都不放過!這種人渣真該死!快給我槍!一把m16就行了!你們都別插手!這次就看我的了!保證不會讓他再有逃走的機會!”齊格很是興奮向身邊的一名米軍指揮官大聲叫喊着。

“不,你不是米國大兵,你是賽依德?比瑪尼,你要想辦法殺死所有米軍士兵然後成功脫逃。”

伴隨着系統的提示音,齊格只感覺着身邊的景物疾速地後退着,鏡頭最後停在了一棟破舊的小房子裏,一個全身髒兮兮、臭烘烘的男子身上,然後鏡頭一轉從第三視角變成了第一視角。

“我擦!我是恐怖分子?那個人渣?”齊格聞着自己身上和小房間裏的臭味、看着手裏的那把小手槍和兩個彈匣,實在無力吐槽。

外面,可是有五十多名全副武裝的米國大兵!突擊步槍、狙擊槍、火箭筒,還有兩輛m1a2坦克!

而他,只有一個人?

“爲了那些你最喜愛的中老年婦女和孕豬,努力活下去吧!人渣!”系統鼓勵了一下齊格。

“滾!”齊格回了系統一個字。

“人渣,你被包圍了!快出來投降吧!”外面傳來了米國大兵喇叭喊話的聲音,國語配音,還帶正宗東北味兒。

“你才人渣!你全家人渣!”齊格大怒,起身衝出房屋,拿起手槍對着那喊話的米國大軍就射了過去。

這破手槍居然卡彈了!

“砰!”

不知道從哪裏飛來了一發狙擊子彈,齊格只感覺着自己腦袋被重重地撞擊了一下,伴隨着額頭骨發出的脆響,一顆合金彈頭瞬間貫入了他的大腦,掀起了他的蓋頭……不,頭蓋骨,然後和頭蓋骨一起從後腦飛走了。

黑暗,然後,遊戲沒結束,重啓了。

齊格又回到了剛纔臭烘烘的房間裏,手裏拿着一把小手槍。

“人渣,你被包圍了!出來投降吧!”米國大兵的聲音。

“這槍卡彈,我還是別出去了。”齊格這次冷靜多了。

“人渣!你個龜孫再不出來投降我們就炸房子了!”米國大兵又用喇叭喊了幾聲,這次改hn口音了。

“你才人渣!你全家人渣!”齊格坐在地上罵回了幾句,原本他想很想英勇地出去衝殺一番來的,但手拿着這把會卡彈的手槍,想着那些米國大兵手中的m16突擊步槍和狙擊槍,還有兩輛m1a2主戰坦克,頓時泄了氣。

就這麼衝出去的話,除了送死似乎並不會有什麼別的更好的結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