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喪屍屍體剛剛擡起,剛纔喊聲的士兵已然在翻白眼……

“砰!”

司徒少尉的這一槍開的更加乾脆利索。

兩具屍體很快都被搬離。

雖然這個情景讓在隔離區的人羣騷亂了一下,很快也恢復了平靜。

畢竟,大家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

隔離區有周家少爺,司徒家小姐,這件事變異之事驚動基地上層。

但基地中所有的大佬都沒有讓步。

就算周將與司徒參謀內心急瘋了,實際也只能等到隔離結束,最多就是派個人送一支基地中實驗室研究出來的疫苗而已。

但是這種疫苗是否對霧氣吸入的病毒有效,也得看隔離後的結果。

天很快黑下來,胡浩天開完會議回到大院。

晚飯早已經開始,他看着自己隊友或附屬隊友或給自己打工的……不管是誰,人人坐了自家的大廳,大口大口吃了自家餃子,怒了:“我在外勞心勞力,你們卻在這裏坐享成果還不等我一起享樂,好不好意思?”

潘大偉含着餃子,口齒不清:“一直沒有不好意思過。”

“老潘,你要不要臉!”

白七接着說:“就一直沒有臉過。”

唐若:“……”

胡浩天:“……”

潘大偉:“……”

賤人果然是個可怕的東西。

楊黎給自家老公盛了碗湯下火:“會議上有什麼通知沒有?”

胡浩天一口飲下一碗湯:“基地明天還要派人去市區尋找三級喪屍。”

“我們不會還要去吧?”所有人都不高興了,“每次纔回家就又出門,如果都這樣來來回回的,以後我們乾脆住喪屍堆裏好了。”

“沒有。”胡浩天說,“錢將已經幫我們拒絕了明天的任務,明天行動的全是軍方人員,只有直升機的出動,沒有陸軍參與。”

白七擡起眼:“看來這次不帶回來一隻三級喪屍,基地就不會甘休了。”

胡浩天點頭:“這事也確實關乎重大,沒有了解到具體情況,上頭肯定會一直行動下去。不過反正我們不用出去,就不深入研究了,我們自己活自己的。” 其他人也覺得胡浩天說的有道理,都拋開軍方這個話題不聊了。

吃完飯,大家一起討論了一下自家團隊中日後的計劃。

第一個要做的還是把基地中的烤肉店開起來。

雖說錢不是萬能的,但是誰都知道,沒有錢是萬萬、萬萬不能的!

“張力挺效率啊,才一天時間,已經拿了效果圖過來了啊,我看看。”胡浩天過來的晚,沒有見過那圖紙,如今拿來一看,也非常滿意,“不錯不錯,我們這裏還有一個秦老這種人才,可以在二樓再開闢個空中花園,讓秦老的無土培育技術在那裏種上一些綠色植物,觀賞也好,採摘也好……反正只要有這個空中花園,肯定能賣出個名堂,與衆不同。”

潘大偉飯後點了一支菸:“胡隊這個想法不錯,只要不弄成以前景泰的主題超市一樣,就好了。”

朱明賢與潘曉萱還有後來的人都沒有聽過‘主題超市’的事情,如今聽的潘大偉提起,也有興趣:“什麼主題超市?”

劉兵誇張道:“是一個永生難忘,走進去就出不來的超市。”

朱明賢與沒進去過的人都驚奇萬分:“難道是鬼屋?”

“邊買東西邊驚叫?”

“邊買邊跳腳?”

“這麼先進的超市啊……”

胡浩天:“……”

這樓歪的……

唐若正樓說:“其實那潛水艇裏,撇開路繞來繞去繞得比較辛苦外,確實是蠻新穎的。”

白七一定會贊成自家未婚妻的意見:“商業東西還得要與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計劃是挺好……但是昨天出門確實沒有多少物資拿回來。

就算把一個職工小區清空了,也沒有收集來多少東西,連全小區的桌帶椅加起來,也不夠這個餐廳一樓放的,更何況他們還想弄個富人區的二樓隔間。

胡浩天計算了一下,拿着清單,說:“這樣看來還是要出門再收集物資一趟才行。”

不說桌椅了,就連一些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也差很多。

白七點頭:“那就過幾天再出門吧。”

本來一個事業的發展就要先忙碌一陣,大家都沒有異議,因爲這個關係了自己等人未來的商業帝國。

而且只要不跟着軍方,自主的出門行動還是挺自由的。

就算市區危險,那繞市區遠一點就好了嘛。

討論完烤肉店,再商量了一下修車廠。

這個修車廠,由於沒有地方,暫時要擱置下來。

全都討論完畢後,回去矇頭睡覺。

這一夜過的安穩。

天亮。

唐若刷牙洗臉時候,感覺到外頭的動靜,走到窗邊往外看,只見那邊的軍人身姿挺拔,昂首踏步的往西門而去。

她站在窗口看了一會兒。

白七走過來攬住她,於是唐若擡頭說:“希望他們這次出門能順利帶回三級喪屍。”

白七也同窗外看去,果然可以看見軍方主道上走過的一排排空軍士兵。

“嗯,應該可以吧。”

只要沒有全部葬身在那裏。

在胡浩天那邊吃過早飯,一羣人早早的再去二號大街開始裝修。

現在基地中的人類生活還不能說都已經走上正軌。

大部分人連生活都還沒有保障呢,哪裏來的人才搞這些裝修技術。

張力找了很多人,貼了好多廣告,說:招裝修工人。

結果,老弱瘦小,什麼樣的人都有,就是沒有可以真正幹活的。

如同末世前農村打工一樣,壯漢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看家的都是力量單薄之人。

既然沒有人或者來了也是他們看不上的,那就自己親自動手好了。

嘖,自己等人加起來有70幾個人呢,打麻將都湊夠個17、18桌的。

胡浩天擼起袖子就讓大家開工:“來吧,兄弟姐妹們,我們自己裝修自己的商業帝國,節省開支的同時,還可以把這次體驗當成喪屍打膩之後的假期,多好!”

大家紛紛點頭:“確實。”

買下的店面還是個毛坯,毛坯房就是房內不做裝修,牆面、地面、頂面不做面層,連隔牆都沒壘,讓住戶自由隔斷的。

如此一來,第一自是要把這個毛坯中的凹凸不平地弄平了。

“弄平嘛很簡單的事情。”胡浩天輕輕鬆鬆的說“隊裏就屬土系最多了。”

大家於是興致勃勃的開始幹。

“來來,劉兵站開一點,讓我填填這塊坑兒。”

“胡隊,還有個這個坑,填平填平……”

“那裏還有個,小余,過來過來……”

衛嵐結束任務帶回林博士之後,基地放了他幾天假期。

他聽說隨便團隊在基地開店,也過來看了看。

看見大家熱火朝天的忙的不亦樂乎,大冷的天,人人都只穿件毛線,連帶白七都擼起袖子在搬椅子桌子,也笑了:“你們目光倒是長遠,竟然想到在這裏開個餐廳出來。”

“怎麼樣,不賴吧。”胡浩天把人引進來。

自從昨天的衛嵐幫助之後,他就把衛嵐放在朋友的位置上了。

衛嵐笑道:“不錯呢,居然買了這麼大一塊地,看來平時的油水不少。”

胡浩天苦兮兮道:“如今已經是家道中落了,衛少,你什麼時候把之前答應的任務補償給我們?”

衛嵐不解的說:“什麼補償?”

胡浩天說:“嘿,上次在h市基地裏,我與老潘在你的小房子裏時候,咱們可是商量好的,說是回基地就補償給我們,其中包括大米,武器……你堂堂一個少尉可不能這麼說話不算話,我們也是相信衛少的人品纔沒有立字據的嘛……”

他說着說着,看見衛嵐擡起手來。

衛嵐看了看錶,幾步之後,已經出了門外:“我居然把家裏燒的開水忘記關了,我還是先走了,胡隊我們改天聊!”

胡浩天:“……”

特麼的一趟末世之行,讓如此正直的衛嵐都學會尿遁了!

不過,經過昨天,胡浩天對於衛嵐的‘補償’也沒有強制拿來的想法。

剛纔也只是一個朋友間的玩笑而已。

不僅衛嵐慕名而來,連曹敏都慕名而來。

她還是跟着林博士一起來的。 林博士看見這裏如此模樣,手腳並用、洋溢着喜悅的氣息,跑過來對着白七開口:“小白啊,我可是忍住巨大的誘惑過來恭賀你們的,你們可千萬記得我以後的飯票啊。”

他昨天才隨着衛嵐到基地。

基地對科研投入巨大,爲了研究喪屍,政府完全不計成本,死了多少人收集這些東西是不知道,但是實驗室中該有的儀器那是全部都有。

再加上基地中其他科研人員得出的結論,林博士昨天真的過了一個樂不思蜀的一天,差點可以通宵研究。

對於他這種研究癡來說,基地中的實驗室就是一個天堂,可想而知他是花了大的勁才從‘天堂’裏爬出來的。

白七的眼裏閃過了一絲笑意:“一定,開張到候請博士每天來這裏蹭飯吃。”

沒有博士的實驗室,他們也不會那麼順利從海上漂泊出來,這個知恩圖報,白七真的有。

林博士來也來了,自然要告訴一些他這些天的研究成果:“異能啊,我跟你說它其實是量子化的,不用手也能將其釋放出來。”

白七點頭:“嗯。”

這個研究結果他本來就知道。

“還有啊,既然這個是量子化的,那麼我們可以通過科學研究,讓它花費最小的異能發出最大威力啊。”

“林博士可有這種研究結果。”

“還在研究呢,哪裏這麼快……”

曹敏走到裏面轉了兩圈,站到唐若面前:“這裏不錯。”

唐若笑:“大家都衆志成城呢。”

曹敏還是很直接,說:“我有一個壞消息告訴你,還有一個壞消息告訴你,你要先聽哪一個?”

“……”唐若默默問道:“都是壞消息……兩則之間有區別嗎?”

“有輕重的區別。”

“好吧。”唐若說:“那麼先聽程度輕一點的壞消息。”

曹敏說:“周樹光被隔離區放出來了,病毒產生免疫,他沒有事。”

唐若點頭:“這確實是個壞消息,還有呢。”

曹敏說:“還有一個,獨步團隊今天搬進一號大街了,正就是16棟別墅,也就是你們的隔壁。”

唐若轉頭看那邊還在與林博士聊天的白七,頓了頓:“這確實也是個壞消息。”然後,她想了想,既然曹敏都連着告訴自己兩個壞消息了,自己若不告訴他一個壞消息,沒有相互傷害,怎麼對得起她呢。

於是唐若也就微微一笑:“我也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

曹敏秀眉一挑,洗耳恭聽道:“你說。”

唐若說:“我們來基地之後,聽可靠的消息說,元主席有意讓衛少尉當他的乘龍快婿。”

曹敏聽完之後,沒有任何停頓,波瀾不驚的微微點頭:“原來這樣……元款款倒也是個大姑娘了。”而後,面上盡是輕鬆之情,“據說她最討厭軍人,能不能看上衛嵐還是未知之數。”

唐若看着她的表情,於是明白。

曹博士應該是一個好能隱忍的姑娘。

這樣的姑娘在末世前叫新時代女性,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鬥小三什麼的自不必說,就連隱藏自己真實內心都應該是一等一的。

照她們的話來說,應該就是:沒有人值得我如此失態。

但是這樣姑娘受傷之後,也應該最讓人心疼的吧。

曹敏說完之後,看着唐若一笑:“你倒好清楚我與衛嵐的關係。”

唐若打了兩聲哈哈說:“也只是稍微在基地中聽說了一些。”

曹敏自然問:“基地中?”

唐若不能說我出任務時候半夜起來看到你的祕密了啊。

也不能說,然後我們一羣人坐着把你們的事情前後理清楚了啊。

更不能說,楊黎姐好八卦的把你們的私事都告訴我們了啊。

只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方青藍身上,指鹿爲馬道:“基地中有個說書的,好多……嗯,一些事情,都能講到……那個元主席要衛嵐當女婿的八卦也是那邊聽來的。”

曹敏若有所思的點頭:“那個人能耐還挺大,據周將說,周家差點被他推到風口浪尖之上。”

唐若又嘿嘿兩聲。

她還真的想說,這都是餘萬里的狗血套路寫得好的結果。

第二天,衆人興致不減,早早起來又擼起袖子開工了。

連帶午飯都在二號大街吃的。

“對的對的,就這麼隔個小廚房出來……”

“讓開讓開,把我把這個牆紙貼好。”

“這邊這邊,也讓我來貼。”

“好好,這個土填的漂亮。”

“膠不夠了?沒事,再去基地換一桶來,這個價格如今便宜的很……”

好在這裏帶了門的,門一關之後,二號大街上的居民只能看見隨便團隊一羣人白天過來,晚上回去的模樣。

不過如今基地中,總有認識隨便團隊的。

這麼大的店面被買下來裝修,就算不知道是買,能承包下8間,也證明了這個團隊的財力。

如今,財力=實力=後臺=未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