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展翔說不要緊張,不要緊張,領著席溪走進公司大門。

展翔的公司佔據這整個一層寫字樓,比席溪的公司大了一倍,裝修也高檔很多,雖然以前也進來過一兩次,不過席溪還是由衷的感嘆,大公司啊,展助理,果然高大上。

來到朴總辦公室,門開著,展翔領著席溪直接進去。席溪看到朴總正站在窗戶前打電話。展翔小聲耳語,怎麼樣,我們朴總帥吧,絕對韓國歐巴!席溪點點頭,確實,光看背影,這大長腿,關鍵是身姿挺拔,再穿上質地考究的西裝,看起來真的很帥。席溪正想問,不會是個背影殺手吧。朴總接完電話,轉過身來。

席溪想,這都什麼事兒啊,怕什麼來什麼?

同俊轉過身,看到展翔帶來的漢語老師。忽然覺得,學習漢語應該會變成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那個莽撞的女孩兒,這會兒又瞪圓了她的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站在他面前。同俊想,她的大眼睛,是不是因為喜歡瞪起來,才越長越大的呢?

展翔說,朴總,這是席溪,我跟您說的漢語老師,她一直都在教韓國人漢語,學生對她的評價很高。

席溪的臉刷的就紅了,哎呀這個展翔,嘴皮子真能說,這一通胡謅。

朴同俊說,你好,嘻嘻。

席溪脫口而出,是席溪,不是嘻嘻。

朴同俊楞了一下,用韓語說,對不起,然後又嘗試說了一遍,嘻嘻。

唉,算了算了,席溪想,這口語發音果然是,生硬的外國人。

展翔看兩人算是打完招呼,說,那我先出去了,朴總您和席老師談,有事兒叫我。

展翔退出去,席溪頓時覺得,想遁地消失。

同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把席溪請到沙發處坐下。席溪大腦一片空白,因為她準備好的開場白用不上了,本來她是的打算從中國的飲食,準確的說是餃子說起,因為展翔說他老闆也喜歡吃茴香餡兒的餃子,她打算以此作為話題的切入點,可是此時此刻,茴香餡兒的餃子簡直成了不能提的事情。席溪希望,朴同俊沒有認出她,畢竟她剪了頭髮,換了衣服。席溪鼓起勇氣,說,朴總,您對漢語老師有什麼要求。

同俊不說話,席溪改用韓語說,朴總,您的漢語聽力怎麼樣?

不太好,我看和寫沒有問題,但是聽和說都不太好,還希望老師能夠幫我,拜託您了。

那您什麼時間方便上課呢?席溪觀察了一下,朴同俊好像沒有認出她來,自己怎麼這麼明智,剪短了頭髮。都說換個髮型堪比整容,看來真是。

我比較著急能夠儘快學會,所以,每天下班和周末,是不是都可以請老師過來呢?同俊想,不知道她上課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有點兒好奇。

席溪漸漸放下一顆懸著的心,看來真的是沒有認出來,那就好那就好。

席溪從辦公室里出來以後,展翔趕緊迎上去說,怎麼樣,談的如何。

席溪說,恩,從這個周末開始,然後每天下班和周末,他挺著急的,說想儘快學會。

展翔說,韓國人確實工作起來都比較高效,急性子,那你豈不是沒有休息時間了。

席溪笑笑說,他給的課時費真的挺高的,再說我本來周末除了睡覺看韓劇,也沒啥事兒啊。奧,對啦,我決定租那個後面小區的房子了。

展翔做了一個OK的姿勢,說,那周末幫你搬家。

出了電梯門,剛好碰見裴寧要進電梯,裴寧挽住席溪說,走,吃飯去!你剛去哪兒了?我給你發微信你都不回。

裴寧和席溪前後腳進公司,同時分配在馮捷的部門,負責公司行政人事工作,三個女同志年紀都差不多,馮捷雖然是領導,但是也沒有什麼女魔頭領導的架勢,這麼多年一直相處的非常融洽。

席溪看看手機,剛才怕電話進來影響談話,關靜音了。裴寧發微信問她去哪兒了,中午吃啥。

吃飯的時候,席溪把情況大概給裴寧說了一下,她也不怕裴寧知道她做兼職,裴寧自己也在做微商,這年頭,都得想辦法掙一個是一個,又沒有影響正常工作。

哇!韓國歐巴誒,帥不帥,帥不帥!裴寧一聽就激動起來。

你小點兒聲!席溪白了她一眼,我就知道你的關注點在這裡。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咋了,我就喜歡看帥哥,又不犯法。是不是不帥,特別丑。

挺帥的,個子也很高。席溪中肯的回答。

嘖嘖,我就說,你今天打扮的這麼漂亮。

我去之前又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我是為了給人家留個好印象,這是禮節。

他結婚沒有,裴寧簡直顧不上吃一口飯,逮住席溪問個沒完。

我是去給人家當老師的,又不是查戶口的,我問人家那些幹嘛。

那你問那個展助理嘛,沒有結婚的話,裴寧開始擺出一副花痴的表情,你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日久生情,哇,那豈不是跨國戀,再生一個混血寶寶,那你是不是要搬到韓國去,那你媽怎麼辦?

裴寧! 憐心盼婚長 席溪被裴寧逗的樂了,你這腦子都想哪兒去了,我都還沒開始上一節課,你給我把娃都整出來了,求你了,你咋不去當編劇呢。浪費了你的想象力。

一頓飯吃的非常歡樂,找到了合適的兼職,也找到了合適的房子,席溪覺得,春天是不是提前到了,心裡很溫暖呢。 周末席溪叫了搬家公司,媽媽和展翔都來了,裴寧也過來幫忙。忙活了一天,總算是歸置的差不多了。媽媽對這個宿舍很滿意,還問裴寧怎麼不住宿舍,裴寧、展翔和席溪對了一下眼神兒,裴寧說,阿姨,優秀員工才能住呢,我沒有席溪優秀。媽媽得意的笑了,席溪捏了一下裴寧的手。這麼多年公事,席溪也沒少跟裴寧吐槽媽媽,席溪是媽媽唯一可以炫耀的資本,裴寧個鬼精靈,專挑媽媽喜歡聽的說。

幾個人在新房子里開火做了一頓飯,算是暖房。吃完飯展翔送裴寧回去,媽媽留下來。

剛收拾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裴寧的微信來了,好消息好消息,那個歐巴沒結婚,我剛問展助理了。同時展翔的微信也來了,你們那個裴寧是不是想打我老闆的主意,她怎麼那麼關心我老闆結婚沒,有沒有對象。

席溪看著兩人的微信不禁笑出聲來,這倆人真有意思。

媽媽撇頭看了一眼手機,說,展翔的?

席溪看了媽媽一眼,媽媽的眼神已經出賣了她的想法,席溪知道,馬上要老生常談了。

果然,媽媽說,展翔跟悅悅分手都好幾年了,也不找對象,你們咋都不著急呢。

席溪趕緊制止媽媽說,人家找對象了呀,你咋知道人家不找對象。我困了,明天我還得給韓國老闆上課,咱睡吧。

媽媽還想說什麼,看見席溪這樣也知道再說這個話題席溪又煩了,所以也就沒說啥,只說注意身體,放個假還得給人上課。

席溪躺在床上,睡不著,有點兒差鋪。想到明天開始上課,又很緊張。不由地坐起來又打開筆記本把講義看了一遍。再躺回床上,開始在腦海中預演明天上課的情景。想著想著,不知道怎麼想到了裴寧的微信,歐巴還沒有結婚。應該是要求太高了,有顏值有資本,當然要找個非常優秀的伴侶了。席溪腦子裡又東拉西扯了一些看過的狗血韓劇,漸漸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鬧鐘還沒有響,席溪就醒了,好像比第一天上班還緊張。洗頭化妝換衣服。折騰了一陣子,終於收拾妥帖,媽媽起來問她吃飯了嗎,席溪說我出去買個稀飯,把媽媽的嘮叨關在了屋門裡。

周末的寫字樓比平時安靜了許多,徑直坐到24樓,用展翔給她的門禁卡開了門。公司里一個人都沒有,席溪的高跟鞋踏在地板上噠噠的聲音格外響亮。席溪走到朴同俊的辦公室門口,門開著,但裡面沒有人,席溪正尋思是不是還沒有來,她是進去等,還是到公司大廳的接待處等。

早,席老師。

身後響起渾厚的男聲,席溪轉過身,正碰上朴同俊低頭看著她。

這麼近一看,果然是個韓國歐巴。五官標緻,髮型整齊,笑起來很乾凈又紳士。席溪不由地有些發愣。

朴同俊手裡端著兩杯咖啡,用眼神問,怎麼了?

奧,席溪趕緊讓開門口,讓同俊進去,她跟在後面,調整了一下呼吸說,您來的真早。

事情並不像席溪想的那樣,可以順利按照她的預演開始,因為剛剛坐定,朴同俊的電話就開始響了,他接完電話以後,又要緊急處理文件。席溪只好老老實實的坐著。朴同俊的辦公室採光很好,幾乎兩面牆都是落地窗,冬天上午溫柔的陽光照進來,非常舒服。席溪大量著辦公桌前忙碌的朴同俊,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席溪這會兒正被這種獨特的魅力吸引。明亮的日光中,朴同俊的五官散發這一種淡淡的光暈。他有著韓國男人標誌性的單眼皮,但是眼睛確並不小,睫毛濃密,更襯得眼睛有神;鼻樑英挺,下頜稜角分明,尤其是側臉,線條堪稱完美。席溪還看到了他的手,因為個子高,手指也很修長,指甲乾淨透亮。席溪這會兒突然感嘆自己讀書太少,居然除了君子如玉,想不到別的形容詞了。正想著,朴同俊抬起頭朝她看了一眼,抱歉地笑了一下,席溪趕忙小聲回應,沒關係。

朴同俊在電腦前給集團總部回郵件,卻感到沙發上做的席溪一直在盯著自己看,他雖然沒有抬頭,卻分明知道她的一雙大眼睛肆無忌憚地在打量自己,看的徹徹底底。辦公室里除了他的鍵盤聲,安靜地過分。朴同俊感到陽光有些強烈,他都出汗了。他覺得這樣下去思緒已經亂了,抬眼看了席溪一下,果然一雙眼睛直勾勾地望著他,他只好笑了一下。

朴同俊辦公室的真皮大沙發太舒服,陽光也很溫暖,席溪昨天折騰一天搬家,晚上又沒有睡好,這會兒等著朴同俊百無聊賴,也不好意思在人家公司里到處亂逛,只能坐在這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睡著了。她突然驚醒的時候,是被朴同俊的香水味兒喚醒的,一個睜眼,看到朴同俊正看著自己。她嚇得趕緊坐直身體,說對不起朴總。

朴同俊說,是我很抱歉,讓你等了這麼長時間。

我昨天搬家了,晚上有點兒差鋪,那個,席溪覺得太丟臉了,居然睡著了,這會兒語無倫次的開始解釋。

朴同俊一輛茫然:差鋪?

席溪這才反應過來,朴同俊的漢語聽力不好,差鋪聽不懂。

差鋪就是,恩,在一個新的環境里,睡不著。比如……席溪說著突然靈機一動說:朴總,咱們今天不在這裡上課了,我帶你出去吧!

出去,你帶我?朴同俊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是的,如果您方便的話。席溪覺得在辦公室里他會有處理不完的公事,永遠沒辦法靜靜坐下來學習,不如帶他到外面去轉轉,在聊天中學習。

朴同俊想這中國女孩兒真是不安排理出牌。剛在在自己的面前居然睡著了。不過還好她睡著了,不然讓她一直盯著自己看下去,他的郵件都沒法按照清晰的條理組織語言了。他發完郵件走過去看著她,抱著沙發靠墊,深深的陷在沙發里,睡的非常安穩。這會兒居然說要帶他出去,她難道不知道,他倆雖不是陌生人,但也不是那種可以一起出去的關係啊!

但是同俊答應了,他很想知道席溪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而且,雖然覺得有點兒奇怪,可是他願意跟她出去。

可是,我沒有中國駕照,今天也沒有打算出行,沒有叫展助理來,我們怎麼出去呢?朴同俊問席溪,席老師你會開車嗎?

席溪搖了搖手,說,我不會,但是,朴總,您不知道我們中國現在手機有多麼萬能,我現在坐在這裡就可以馬上叫到一部車。說著就開始在手機上操作了。

席溪帶朴同俊來到了附近的一家大型商超,有吃有玩,席溪決定帶他逛一逛,一來了解一下不同的文化氛圍,二來這樣的環境比兩個人坐在辦公室里輕鬆隨便很多,讓席溪也沒有那麼拘謹了,三來席溪剛搬家,也想添置點兒東西,剛好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合適的。

果然,席溪找到了當老師的感覺,坐在同俊的辦公室,總是感受到同俊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讓她很不自在。但是出門以後,朴同俊就成了她的學生,她從周圍形形色色的路人講起,告訴同俊中國老百姓現在的生活方式,價值觀,也從隨處可見的各種物品上告訴同俊日常生活的一些用語。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席溪問同俊想吃什麼,同俊說聽席老師的。席溪說,在中國,現在大家最喜歡吃的就是火鍋,你要不要感受一下?

席溪帶同俊進了一家潮汕清湯牛肉火鍋,韓國人口味比較清,席溪怕太辣的四川火鍋同俊吃不了。 豪門老公的小嫩妻 席溪一道一道給同俊教菜品的名字和特點,開火以後,還認真的教他怎麼涮菜,魚片不能超過三分鐘,牛肚下鍋以後數八下就撈起來。同俊聽得一臉認真,席溪都要被他的樣子逗笑了,這樣的朴同俊,跟牙牙學語的小孩子一樣,跟辦公室里那個叱吒風雲的形象反差太大了。

朴同俊一路被席溪拉著轉來轉去,告訴他很多東西,其實他到現在都有點兒暈,這個女孩兒,從第一次見面,一直給同俊的感覺是很莽撞,在他面前說話也很拘謹,但是今天卻跟一個百靈鳥一樣,嘰嘰喳喳,旋轉飛舞。不知道她還有什麼不同的樣子。正想著,席溪問他,怎麼樣,好吃嗎?

好七,同俊說,

不對,發音不對,不是「好七」,是「好吃」。席溪開始履行老師的義務。

好~七,同俊重新說了一遍。

席溪湊近了一點兒說,你看我的嘴型,發「吃」這個音的時候雙唇是要微微撅起來的,舌頭伸直。她做了一個嘴型讓同俊看。

同俊看著她,湊過來撅起嘴巴,心裡突然湧起一陣電波,一時間愣住了。

席溪發現同俊並沒有跟著她一起練習嘴型,反而是直愣愣地看著自己,忽然意識到這個姿勢和造型不太妙,騰的一下臉紅了。她迅速調整了姿勢,說,你回去自己好好體會一下,這個字的發音,唉,冬天吃火鍋果然好,我都熱了,說著用手當扇子扇了幾下。

火鍋店的不遠處是一家家居用品店,席溪帶同俊轉進去,想順便看看有什麼新鮮好玩兒的家居用品沒有。不過,席溪今天沒有打算出來,這轉了一上午,高跟鞋已經把腳折磨的不成樣子,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在同俊的面前表現出來,再說,這是她自己提出來的要出來,自己種的苦果,自己吞了吧。席溪看到店裡賣床品的展示區,佯裝試坐一屁股坐下來,趁空兒歇歇腳。同俊貌似被不遠處貨架上的一堆好看的杯子吸引住了。

服務員走過去問他有什麼需要,席溪想這些服務員小姑娘真是眼尖,我坐這兒都沒人問問我要買什麼,偏偏就湊到帥哥面前去,她坐著沒有動,想看看同俊怎麼應付。而且,她也真的是腳疼得不想動了。

說了幾句,同俊開始轉頭用目光尋找席溪,席溪趕緊起來走過去問,怎麼了?

沒等同俊開口,服務員小姑娘說,美女,帥哥想送你一個杯子。

席溪一看她手上拿的那個杯子的標價,不禁輕呼,這杯子是什麼做的啊,一個杯子要500多塊錢?

我們這是名師設計手作款,是琺琅彩的。小姑娘開始推銷。

席溪對同俊說,咱們走。

同俊一臉無辜的就被拉出來了。

席溪說,朴總,這些小姑娘最會找你們這種看起來有錢的男士下手了,以後你要注意。

下手?朴同俊表示對這個詞無法理解。

席溪說,就是,騙你買很貴的東西。

朴同俊問,500塊錢人民幣一個杯子,很貴嗎?

我暈,席溪想起來一句話,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好吧,價值觀太不同了。

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很貴。席溪斬釘截鐵的說。

可是,它很漂亮啊,今天席老師你帶我上了生動的一課,我想送給你當禮物的。朴同俊認真地說。

席溪被他認真的樣子感染,一時間想不到合適的話,她頓了頓說,朴總,謝謝。不用送我禮物,我給您上課,您是付給我課時費的。

席溪說完又覺得好像太生硬了,氣氛有點兒尷尬,今天確實挺輕鬆愉快的,這一句話一下子又把兩個人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融洽關係弄得疏遠了。

席溪趕緊找補說,您不知道杯子不能隨便送嗎?

朴同俊一副不理解的表情。

在漢語發音中,一杯子諧音為一輩子,送杯子表示的把自己的一輩子託付給對方的意思。

這下子輪到朴同俊感到尷尬了。

席溪說完都想自己打嘴,唉,真是說多錯多,越解釋越奇怪。

下午返回后,席溪正尋思這要不要讓同俊知道自己跟他在一個小區里住著,同俊表示自己要回公司,席溪剛好也就沒有說。

回到家以後,席溪累的到頭就睡,迷迷糊糊中,她彷彿是聞到了同俊身上的香水味兒,一下子驚醒,原來是個夢,媽媽正在炒菜,她看看手機,已經是6點半了,足足睡了三個小時。手機里展翔發微信來問:今天第一次上課怎麼樣?席溪回了一個:還可以。

朴同俊回到辦公室,整理了一下文件,想起來早上席溪窩在沙發里睡的香甜的樣子,他也走過去坐下,學著她的樣子抱著一個墊子,靠在沙發上。果然是挺舒服的,不知不覺也睡著了。醒來發現天已經黑了,手機上展助理髮來微信問:朴總覺得席老師如何?他回了一個:非常好,謝謝你幫我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老師。 周一上班,裴寧看到席溪穿了平底鞋,覺得奇怪,席溪說昨天逛街太累了,把腳都磨破了。

你不是去上課了嗎?怎麼還逛街去了?裴寧問。

唉,別提了。席溪把情況大概講了一下。

裴寧捅了一下席溪說,行啊你,還會帶男人去逛街。

席溪做了一個「噓」的手勢,你輕點兒,上班呢。他是我的學生,不是男人。

不是男人,難道是女人。裴寧翻了個白眼。

同事們漸漸來了,裴寧和席溪各自回到了座位上。

周一開部門例會,馮捷安排席溪和裴寧去一個同事老家慰問,小夥子人還在海外項目,媳婦兒預產期提前,寶寶出生了,馮捷讓她倆代表公司拿上錢去看望。他們部門就是公司的大後勤,什麼紅白喜事,都得代表公司到場。同事的老家在山西,去了怎麼也得住一個晚上,席溪想,這晚上的課怎麼辦?她給展翔發了微信,讓他安排一下。

展翔過了一會兒回復說,朴總說線上教學吧,用視頻。課時費不變。

席溪和裴寧安排完手頭的工作就出發了。兩個姑娘在長途汽車站買了一堆零食,好像出遊一樣開心,整天在辦公室里處理瑣碎的事情,能這樣子打著公幹的名號出來溜達一圈兒也挺好的。而且,這次是去看新生寶寶,是大喜事兒,心情也很輕鬆。

倆人在車上聊了一會兒天,就各自開始打盹兒。席溪正迷糊著,電話鈴聲想起來,席溪看了一下,是一個陌生號碼,估計是個快遞員,接起來就說,是我的快遞嗎,我出差了,給我放在菜鳥驛站吧。

你好,我是朴同俊。電話那頭傳來好聽的男聲。

啊,席溪一下子清醒了,朴總,那個,不好意思,怎麼會,你為什麼有我的電話,奧,是展翔給你的吧。我看是個陌生號碼,我以為是送快遞的。 夜滿青蘿 席溪一下子說了一大堆。

電話這頭朴同俊聽到她嘰嘰喳喳的說以一堆,腦海里不禁又想起了昨天他們在一起的樣子,但是她這一大堆的話,他只能聽懂一部分。他只好聽她說完,用他說的比較好的一句中文說,你幹嘛呢?

你幹嘛呢?朴同俊這句話的發音非常的準確和地道,不知道的完全聽不出來是個外國人,他的聲音本來就低低的,很渾厚,再通過電話傳過來,在席溪的耳邊而尤為動人,原本「你在幹嘛」這種話就是一個搭訕的開頭,深層次的意思是,你在幹嘛,我想你了。席溪聽到這句話,不由地老臉一紅,唉,想多了想多了,人家是個外國人,哪知道你這麼多花花腸子。

席溪這會兒完全清醒了,改用韓語問明朴同俊來電的緣由。同俊是想告訴他一下,這是他的電話,他也已經註冊了微信,通過這個微信號兩個人可以進行視頻教學。席溪掛掉電話以後,為自己剛才漫天的聯想感到可笑。眼神一飄,看到裴寧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

裴寧說,霸道總裁來電了?才走了多久啊?就開始監控。

求你了,小姐姐。怎麼什麼事兒到你嘴裡都成了不正當男女關係了。席溪不知道為什麼被裴寧看的心裡發虛。

胡說,男未婚女未嫁,有關係也是非常正常的男女關係,怎麼就不正常了呢?裴寧表情非常誇張的一本正經。

席溪都被她逗樂了,說,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你繼續睡繼續睡吧。

裴寧已經醒了,說,你加他微信了嗎,看看他的朋友圈兒,有沒有照片。

席溪拗不過,只好點進去看看,結果沒有一張照片,而且是只對好友展示近三天的狀態,頭像也是用了一副風景圖片。

都跟你說他才註冊的微信,怎麼能有照片呢? 大牌男神賴上我 雖然席溪嘴上這麼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種隱隱的失望。

裴寧也撇撇嘴。

他們先到醫院去看了一下寶寶和媽媽,拍了一些照片給遠在海外的新爸爸,把公司的祝福和慰問金留下。新生兒產房不能待那麼多人,倆人匆匆告辭。從醫院出來已經7點多了,兩個女孩兒找好了住處,收拾了一下,出門去吃飯。倆人住的酒店在比較熱鬧的市區,周圍商鋪林立,隨便吃了點兒飯,裴寧看到一家化妝品店,非要拉著席溪進去轉轉。

兩人正樂此不疲的試口紅,席溪手機鬧鈴提醒,還有10分鐘就到了約定的上課時間。席溪趕緊讓裴寧走,裴寧只好意猶未盡地拿著挑好的東西去收銀台排隊結賬。也就是過來3分鐘時間吧,朴同俊的視頻聊天邀請就來了。席溪想這沒到時間呢,這會讓這場面讓人怎麼接。眼尖的裴寧指著手機問,是誰?你怎麼不接。

是我的老闆學生,現在怎麼接。

哎呀,你接呀接呀,不接多不禮貌的,你接了就說等下給他撥過去。裴寧一臉興奮的表情。

不行,這太亂了,馬上就回房間了,等會兒吧。席溪知道裴寧打什麼鬼主意呢,他就是想看看朴同俊的廬山真面目。

裴寧趁著席溪不注意一下子搶過手機接通了視頻通話。屏幕上的朴同俊看到裴寧,一臉錯愕。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爲伊狂 裴寧說:啊你哈塞呦!

席溪急的搶過手機趕緊說,不好意思朴總,我跟同事這會兒在外面,5分鐘之後回房間,您稍等。說著就掛掉了通話。

裴寧捏了一下席溪的胳膊,眨眨眼睛說,他很帥啊,絕對是電視上的韓國歐巴,席溪,我支持你,必須划拉到手!

裴寧一激動就控制不了自己的音量。周圍賣東西的人都轉過頭來看他們,席溪直接扔下還在排隊等付款的裴寧自己先回房間了。

席溪一路小跑回到房間,趕緊坐下順順氣,把亂七八糟的行李規整了一下,拿出口紅補了補,打開微信,卻看到朴同俊的一條微信:席老師,今晚我還有事,看你也比較忙,我們今晚上的課就暫停吧。明天聯繫。

席溪反覆看了這條微信幾遍,確認了裡面的內容,心裡空落落的。悶悶的走到衛生間,對著鏡子看到一張失落惆悵的臉,不禁嚇了一跳,心裡說,席溪啊席溪,裴寧不正經怎麼你也跟著不正經了,你想啥呢?然後洗了一把臉,擦掉了口紅,對著自己說,我失望是因為今天沒有課時費了!

裴寧開門進來,看見席溪正在洗漱,問她,你課上完了,這麼一會兒?

席溪說我學生被你嚇死了,跑掉了,不上課了。

裴寧把手裡的東西扔到床上說,不會吧,我很有禮貌的打招呼了。

你那叫有禮貌,韓國人都很含蓄的,親,你那樣已經很嚇人了。席溪滿臉塗著洗面奶的泡泡,還伸出頭來。

誒,你可真是,咱倆認識五年多了,你那韓國學生跟你認識有沒有10天,你看你把我說的,好歹我也是文化人吧。裴寧走過來倚在衛生間門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