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韶華雖然被皇帝冊封為了昌明縣主,不過也只是個頭銜罷了,在這些士族面前,自是不必對她行大禮的。

但是這份尊榮,其他士族女子卻是沒有的。

「外祖母夫人。」謝詁瞧著沈老夫人眼裡只有韶華,他便笑吟吟地看向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這才抬眸看向他,淺笑道,「原來是詁哥兒啊。」

「老夫人總算想起我來了。」謝詁打趣道。

沈老夫人笑道,「趕緊過來,讓外祖母瞧瞧。」

「華兒,按理說你也該喚我一聲外祖母的。」沈老夫人接著又將目光落在了韶華身上。

韶華到底是叫不出來的,倘若真的喚了沈老夫人是外祖母,她豈不是承認了自己認了謝大夫人是母親?

這是韶華無論如何都不能做的。

謝詁卻在此時開口,「外祖母,妹妹可不能喚您外祖母。」

「嗯?」沈老夫人抬眸看了一眼謝詁,便瞧見了正回來的沈煜,恍然大悟,連忙笑道,「自然不能喚外祖母了,喚祖母是最好不過的。」

這話眾人自然聽得真切,隨即便將目光都落在了剛剛進來的沈煜身上。

早先,謝家是有意與沈家結親的,原定的便是謝穎嫁給沈煜,可是後頭,謝家家主那處一直沒有動靜,沈家以為此事就此作罷了。

只是未料到,如今謝家的嫡長女換了人,也不知此事還能不能成?不過瞧著老夫人的意思,怕是有意撮合這位謝家的長女跟沈煜。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沈煜身上,見他今兒個難得穿了亞青色的長袍,不過臉上依舊蒙著面紗,他們也都習慣了。

沈煜在沈家本就是個特殊的存在,他行蹤向來飄忽不定,沈老夫人對他甚是寵愛,故而也便任由著他了。

他今兒個難得過來,只不過這一身打扮,反而讓眾人眼前一亮,素日沈煜總是喜愛穿素白的衣裳,身姿挺拔,氣質卓然,即便看不到容貌,也會讓人忍不住地多瞧上幾眼。

他行至沈老夫人的跟前,恭敬地行禮,「祖母。」

「今兒個怎得想到要過來看我這老太婆了。」沈老夫人是知曉沈煜今兒個必定會過來,故而才打趣道。

沈煜微微動了動眸子,低聲道,「許久不來給您請安了。」

「你知道便好。」沈老夫人轉眸看向韶華,而後又看向沈煜,「到底是認識的。」

「謝小姐。」沈煜這個時候反倒率先開口了。

「這是什麼稱呼?」沈老夫人皺著眉頭,「乃是你表妹。」

「華妹妹。」沈煜自然地換了稱呼。

韶華到底是沒有插上話,直等到沈煜叫出口了,她正想著如何稱呼。

「喚三表哥吧。」沈老夫人低聲道。

「三表哥。」韶華本不想如此稱呼,可是瞧著沈煜這架勢,倘若不如此稱呼,怕是不成的。

沈老夫人這才滿意地點頭,而後說道,「華丫頭,今兒個便留在府上陪我老太婆吧。」

「是。」韶華垂眸應道。

「好,好。」沈老夫人見韶華答應了,臉上堆滿了笑意。

韶華知曉今兒個必定是要很晚回去的,不過瞧著沈老夫人的架勢,是要留她在沈家過一夜的,她清楚,怕是這一夜會很難熬啊。

也不知怎得,她總是覺得沈煜似乎是特意過來的。

她本想從他的眼神中能夠看出一些什麼來,只不過,當對上那雙眸子的時候,他眸低便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讓她只覺得心一跳,連忙斂眸不去看了。

沈煜見她如此,嘴角不經意地露出一抹淡淡地淺笑。

沈老夫人特意讓人將沈家養的戲班子叫了過來,韶華便陪著沈老夫人聽戲,沈家自是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地熱鬧了一番。

原本眾人以為沈煜給沈老夫人請安之後,便走了,未料到他竟然及有耐心地陪著沈老夫人一同聽戲。

其中,沈歡是最不服氣的,她一直覺得是韶華搶走了謝穎的一切,故而對韶華總是充滿了敵意。

韶華當然也知曉她與謝穎的交情,故而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便一直待在沈老夫人的跟前,偶爾有其他夫人說上幾句,韶華也只是點頭答應著。

畢竟是她成為謝家女頭一次登門,故而為了謝家的顏面,她也不能在人家的地盤惹出什麼事情來。

沈歡卻瞧著韶華那副清高的樣子,越發地不順眼了。

她的雙眸時不時地看向韶華,心裡頭想著如何給她難堪。

晚些的時候,沈老夫人自是乏了,便去歇息了。

而韶華便去了隔間,她重新換了一身緋色的衣裳,梳妝之後便斜靠在軟榻上。

鄭嬤嬤走上前來,「大小姐,沈家人待您終究是有些見外。」

「我知道。」她很清楚,畢竟如今的謝大夫人可是沈家出去的姑奶奶,韶華的出現,無疑是打了謝大夫人的臉,自然也是丟了沈家的顏面。

韶華清楚,沈家的人更加地明白,倘若不是礙於沈老夫人,今兒個韶華壓根不能這般安穩地度過大半天。

「大小姐,沈大小姐那處來人了。」巧鳳垂眸上前。

韶華將茶盞放下,「可知何事?」

「想請您去她的院子熱鬧熱鬧。」巧鳳看著她說道。

韶華知曉,沈歡怎麼可能是想讓她去看熱鬧,不過是想請沈家的那些子人看她的熱鬧罷了。

她低笑了一聲,沉吟了半晌道,「只說我累了,便不去了。」

「是。」巧鳳低聲應道,便去回稟了。

沈歡看著被打發回來的丫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到底知不知道這是在何處?這可是沈家,不是謝家,我倒要瞧瞧,她有多囂張。」 韶華也只是不想在沈家招惹事端,故而便也不願意去湊那個熱鬧。

不過沈歡的性子,雖然不是謝穎那般出了名的跋扈,但也相差無幾。

韶華正歇著,便見巧鳳又回來了。

「大小姐,沈大小姐親自過來了。」

韶華沒有想到沈歡會特意過來一趟,她沉默了半晌,便開口道,「既然來了,自是要見的,畢竟如今我是客,客隨主便。」

韶華如此說著,便起身稍作收拾便出了裡間,等行至廳堂時,便瞧見沈歡已經坐下了。

二人四目相對,韶華見沈歡有沒有起來見禮的意思,她也只是微微頷首,「沈大小姐。」

沈歡冷笑了一聲,「到底是派頭十足,還要等我特意來請你才是。」

韶華見狀,便知曉沈歡是來找茬的,她也只是低笑道,「老夫人只說讓我在這處歇息會,我擔心老夫人待會醒了,便不敢亂動。」

「當真是比我這個做孫女的還孝順啊。」沈歡嗤笑道。

韶華淡淡道,「不過是略盡孝心罷了。」

沈歡挑眉,接著說道,「你這是在說我不盡孝了?」

韶華搖頭,「總歸你才是沈家的大小姐,如何不盡孝呢?」

莫少主的無憂小閨 沈歡緩緩地起身,走上前去,「前去我院子,祖母也不會如何的。」

韶華低聲道,「要不等老夫人醒了再說?」

「難不成你以為我讓你過去是給你難堪?」沈歡的話太過於直白,反倒讓韶華覺得她是真的來給自己難堪的。

韶華也知曉,這個時候跟沈歡吵起來,必定是自己的不是,這裡可是沈家,到時候還不落一個驕縱的名聲來。

可是倘若不反駁的話,日後便說她連一丁點士族小姐的氣度都沒有,這般畏首畏尾的,如何能撐得起門面呢?

韶華也有自己的考量,故而看向沈歡的時候,臉色也略微變了變,過了很久之後才說道,「看來我是不去也不成了。」

韶華這句話看似很簡單,不過在眾人看來,便覺得是沈歡強行拉著她過去的。

沈歡也不傻,見韶華如此,低聲道,「既然你不去,我便不勉強了,免得落人話柄。」

她說罷之後,便直接越過她走了。

等沈歡離去之後,鄭嬤嬤走了過來,「大小姐,這沈大小姐是專程來給您找不痛快的。」

「我知道。」韶華卻也不想在頭一次來沈家多生事端,故而便也當做無所謂了。

老夫人醒了之後,便與韶華閑聊了幾句,直等到府上的幾位夫人,小姐作陪,一同用過晚飯,又去花園裡偷走了走,老夫人才去歇息了。

而韶華便歇在了老夫人院子裡頭,她洗漱之後,便躺在了床榻上,當即便熄燈了。

只不過因著這個地方總歸是有些陌生的,她睡得並不踏實,三更的時候便醒了。

她徑自下了床榻,巧鳳將披風給她披上,她便獨自將窗戶推開,依窗而坐。

仰頭望著星空,也不知為何,總覺得有些不真實。

直等到一股冷風席捲而來,她忍不住地攏了攏披風,抬眸看著夜色,倘若這一切是真的,那麼她這日子過得還真是精彩的很。

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淺笑,便起身轉身往床榻旁走去。

巧鳳隨即便將窗戶合起,轉身便見她已經重新躺下了。

這一夜,原本以為發生的並未發生,韶華次日一早便醒了,洗漱妥當之後,便去了沈老夫人那處請安,陪著沈老夫人用過早飯,這才離開了沈家。

謝詁昨兒個晚上便回去了,今日一早特意前來接她。

沈歡瞧見謝詁的時候,連忙走上前去,臉上帶著女子獨有的嬌羞。

謝詁朝著沈歡微微淺笑,也只是尋常之禮罷了。

韶華上了馬車,深深地吐了口氣,緊接著便靠在車壁上閉目養神。

謝詁看著她臉色略顯疲憊,便知曉這一趟前去沈家,她必定是不如意的。

等回了謝家,因著快到晌午了,韶華便先回了自己的院子,稍作歇息,自是去了謝老夫人那處。

謝家人口眾多,不過能夠陪著謝老夫人用飯的卻是極少數的。

謝穎也在內,不過總歸如今的情形,眾人待她也有所不同了。

謝忱今兒個也難得回來,謝昶今日休沐,這下子大房的人倒是齊聚了。

謝老夫人瞧著高興,索性只留下了大房的人一同用午飯,其餘的請安之後便回去了。

韶華坐在謝老夫人的身側,謝大夫人立在一側布菜,謝穎則坐在韶華的身旁,而謝老夫人的另一側坐著的則是謝詁,謝詁的另一側則是謝忱。

謝昶坐在謝老夫人的正對面,謝大夫人恭順地夾菜,一家子坐在一處用飯,倒是安靜的很。

不過謝老夫人難得碰上一家子用飯,心情倒是不錯,故而多用了半碗飯。

等用過飯之後,幾人便一同去了一側的花廳閑聊。

謝老夫人自始至終都握著韶華的手,笑吟吟地說道,「早先便提起了你的親事,你是如何想的?」

韶華抬眸看著謝老夫人,想了想,「此事自是要父親與祖母做主的。」

謝大夫人見韶華獨獨漏了她,她心裡頭暗暗冷笑,接著便將目光落在了謝穎的身上。

謝穎看著她,臉色暗了暗,倘若真的算起來,也應當是要提起她的親事才對。

韶華是真的想給曾經的祖母守孝的,雖然如今名義上不用了,可是這心裡頭難免放不下。

謝老夫人看出了她的心思,不過如今提起,是因著謝家的確要有女兒該出嫁了。

她轉眸看向謝穎,想了想,「穎丫頭的親事呢?」

「原先是訂了煜哥兒的。」謝大夫人一直惦記著此事呢。

如今想起來,謝昶突然改變了主意,怕是想要將韶華這丫頭配給沈煜吧,她如何能夠甘心呢?

這原本就是定給她女兒的,故而她看向韶華的時候,眼神又冷了冷。

謝老夫人一愣,覺得自己多嘴了,怎得忘記了還有這茬呢?

謝昶卻是淡定地說道,「母親,華兒的親事,還是要再等等的。」

「好吧。」謝老夫人點頭應道,知曉如今也不是說此事的時候。

謝大夫人見謝昶便如此輕飄飄地此事略過了,她心裡對韶華的恨意便更濃了。

等到韶華從謝老夫人的院子出來之後,謝忱正巧走在她的身側。

「大哥。」韶華喚道。

「嗯。」謝忱輕聲應道,直等到二人走了許久之後,快到韶華的院子時,他才開口道,「席家你可是要回去?」

「這幾日怕是不成。」韶華搖頭,「要過些時日了。」

「席家你放心便是了。」謝忱如此說著,便是在告訴她,他會護著。

「多謝大哥。」韶華微微福身道。

「我幫你是應當的。」謝忱露出一抹淺笑,轉身便走了。

韶華這才轉身回去。

蕭家那處的帖子也下了,她自然也要準備準備去的。

不過想著蕭家的人,卻是比不得沈家的,畢竟沈老夫人待她是親厚的,但是蕭家,她認識的也只有蕭若如了,可是依著蕭若如的性子,自然不會與她親近。

她幽幽地嘆了口氣,只覺得如今的身份,想要做到面面俱到,的確需要費很多的心思。

鄭嬤嬤親自將參湯遞給她,「大小姐,後日是要去蕭家的。」

「嗯。」韶華在想,要不要讓袁緋茉陪著她一同前去,如此,也避免一些尷尬的事情發生。

如此想著,她便要親自先去一趟袁家,正巧袁緋茉那處傳來了消息,只說陪她一同過去。

巧喜便笑了,「袁小姐待大小姐最是親近的。」

韶華知曉,袁緋茉那樣的性子想必是不會考慮到這些的,必定是有人提醒了她。

那提醒的人,也只有袁陌塵了。

謝穎特意去了謝大夫人那處,便提起了親事的事情。

「母親,父親這般偏心,日後讓女兒在這府上如何自處?」謝穎看向謝大夫人問道。

謝大夫人也知曉如此下去,她在謝家也會成為笑話,倘若不是如今她還是謝大夫人,還有她背後有沈家支撐著,怕是一早就被攆出去了。

謝大夫人抬眸看著他啊,想了想,便說道,「此事你日後休要再提了,那沈煜性子高寡,並非良配。」

謝穎對沈煜本就沒有男女之情,只不過是因著眼不下這口氣,她看著謝大夫人,低聲道,「母親,即便如此,女兒也斷然不能讓給她。」

謝大夫人知曉謝穎如今最厭惡的便是韶華,她何嘗不是呢?

韶華的出現,無疑是要將早已經掩蓋了十幾年的真相,一點點地攤開,她自是不允許的。

「難道我說的,你也不聽了嗎?」謝大夫人冷視著謝穎,冷聲道。

「母親。」謝穎委屈地看著謝大夫人,只覺得心裡頭越發地堵得慌。

謝大夫人不耐煩的擺手道,「你的親事,我自有主張。」

她很清楚,依著她的身份,即便是韶華,也越不過去的,只不過如今的情形,她擔心的是另一件事情,那便是當年的真相。

謝穎見狀,也只能作罷,轉身回了自己的院子,自是一通發泄。

鄭嬤嬤將那處的事情告訴了韶華,韶華知曉,謝大夫人不會輕易地放過自己,只不過這段時日,應當不會對自己下手。

至於後面,她日後還是多加小心為上。

她揉了揉眉心,「眼下我手裡的鋪子有多少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