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還有一人要防備,那就是於強!他就於中這一個兄弟,恐怕不會善罷甘休!」王慧娥眉微蹙的道。

「那於中修為如何?」萬東問道。

「比我要強,怕已跨入了人仙九品之境!」

「只要還不是真仙,那便無妨!」萬東將手一擺,說道。

從萬東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那股子強大自信,讓在場的薛文和王家兄妹,不禁眼前一亮。原本心中的些許緊張和擔憂,竟是煙消雲散。三人不禁對視了一眼,越發的感覺到萬東的莫測高深。

「先生,盟主已死,杜盟不能群龍無首,我的意思是……」

不等薛文將話說完,萬東便擺手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這個盟主,我做不了!」

「怎麼會做不了?以先生您的修為,杜盟上下,誰敢不服?」

「就是!還請先生不要推辭!」王青也加入到了說服的陣營之中。

萬東笑了笑道「不是我推辭,實在是我這個人,不習慣被束縛!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沒有那麼多的精力來管理杜盟。再者,除了你們幾個,杜盟里再沒幾個人認得我,若只是憑著我的修為,即便他們臣服了,也絕不是出自真心。我看,還是由薛文你來擔任盟主吧!你有這個資格,也有這個能力!」

萬東說的話,薛文每一條都無一反駁,只好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如先生所說!不過從今以後,不管先生有什麼吩咐,我與杜盟必然全力以赴!」

這個結果萬東十分滿意,點了點頭,對王慧問道「王姑娘,那崔盛臨死之前說,在這古山秘境外圍,就是這裡,用不了多久將會發生一件大事,他們是為了準備應對這件大事,才會來到杜盟。你同樣出身自大宗門,可曾聽說過,到底是什麼大事?」

王慧搖了搖頭,道「不曾聽說!」

對這個答案,萬東並不感到意外,看崔盛三人行事如此隱秘,便知這件即將發生的大事,目前還遠遠沒有到天下人盡知的程度。不過為了這件大事,崔盛三人所在的宗門,竟然會提早一年籌備,想必這件大事恐怕真的是非同小可。

可能是感覺到沒能幫上萬東,王慧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先生放心,回到四極門后,我一定會全力探查此事,一有消息,便馬上報知先生!」

萬東嗯了一聲,又道「王姑娘,你是大宗門的弟子,見識廣博,不知你可認得這件東西?」

將杜盟的事情暫時放在一邊,萬東從懷中掏出了碧晶。萬東絕不相信,這東西天下只有一塊!若是能找到出處,多加收集,那王陽德,羅霄他們便能早日登臨仙庭。

不知為何,萬東越發有一種緊迫之感,恨不能一朝之間,便將王陽德他們培養成仙庭內數一數二的強者!

「這……這好像是傳送石!」碧晶一上手,王慧便有些吃驚。細細的感應了一番后,臉上更是充滿了錯愕。

到底是仙庭中年輕一輩的佼佼者,見識果然不凡。萬東心中一振,急忙問道「王姑娘之前可曾見過?」

王慧點了點頭,道「倒是見過,可是顏色與這塊不同……」

「在什麼地方見過?」萬東越發的振奮。

「在一位古仙的修行秘府!」

「修行秘府?」萬東雖然初臨仙庭,但有玄天大明神的記憶為後盾,萬東並不是個一無所知的雛兒。這修行秘府在玄天大明神的記憶中就有記載,是如慕家祖界一樣,由先輩大能創造的獨立空間。

「那你見過的傳送石,會將人傳送到哪裡?」

王慧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當時是跟著師尊一同進入的秘府,傳送石這種東西,極其的稀有珍貴,一經發現,便被師尊收藏了起來,日後我再也不曾見過。」

「難道你師尊就沒有用過那塊傳送石?」

「當然沒有!傳送石是極其兇險的,在不知道傳送石設定的傳送位置之前,誰敢冒然使用?萬一一個不慎,被傳送到了兇險之地,是會有性命危險的!」

「這傳送石最大的用處便是傳送,若是不用來傳送,那還何談珍貴?」

「先生難道不知道?傳送石中都藏有空間真諦,這才是其最為珍貴的地方!」

萬東聽了,不禁啞然失笑「你師尊得了那塊傳送石,竟然只是用來參悟其中的空間真諦?」

「這空間真諦乃是天地大道中最為玄妙難解的道義,若是能參透,便能獲得空間穿梭之能,移山填海之力,這難道還不珍貴嗎?」

萬東其實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他體內藏有上百個上古金色符文,其中不乏空間真諦,他大可以從容參悟,但其他人就不同了,想要參悟空間真諦,唯有搜尋這些藏有空間真諦的寶石法器,委實是艱辛!

萬東苦笑著搖了搖頭,王慧的話固然有道理,但對他卻作用不大。不過能夠知悉,類似碧晶這樣的傳送石是出自上古大能流傳下來的修行秘府,萬東也不算是一無所獲。

「對了,王姑娘既然是四極門的弟子,想必身上一定有回程法石吧?不知能否借我一觀?」

「就是!這回程法石,我們從來都是只聽過,卻沒有見過,妹子,你就拿出來,讓我們大家開開眼。」王青和薛文亦是一臉的好奇。

「嗯!」對自己的哥哥,王慧自然不會小器,想也不想的便將回程法石拿了出來。只是看的出,對回程法石,王慧也是極為看重,動作小心翼翼,生怕會有所閃失。

萬東總算是看到了傳說中的回程法石,但出乎萬東意料的是,這回程法石並不是他想象的那樣,是一塊寶石,竟是一柄長約五寸,通體泛著晶瑩紫光的精緻小劍。劍尖兒寒芒畢露,看上去,異常的鋒利…… 「這是法石還是法器?」萬東呆愣了半晌,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萬東這一問,王慧還沒說什麼,王青和薛文卻是一齊笑了起來「先生,看來您不光是真的沒見過回程法石,之前恐怕是連聽都沒聽說過吧?這回程法石是經人煉製出來的,自然是屬於法器。」

王慧也是不禁抿了抿嘴唇,既覺得好笑,又覺得驚奇。萬東有著與年紀絕不相稱的修為,理應是出自名門大宗才對,可有時候萬東所表露出來的見識,卻又讓人苦笑不得,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萬東也是無奈的很,玄天大明神的記憶,逼格實在是高,記載的都是一些高大上的東西,向回程法石這種低端信息,記載的卻是甚少。

「讓我看看!」萬東也不理會薛文,王青的笑聲,急忙伸手將那柄精緻小劍,從王慧的手裡接了過來。

萬東雖然已經很久沒有鑄劍,但是他的鑄劍術卻是一點兒也沒有擱下。隨著萬東修為的提升,以及對天地大道的領悟,他的鑄劍術亦是水漲船高。

此時萬東將這柄小劍握在手裡,甚至都不用去細細觀察,整個小劍的整個鑄造過程,便自動的躍入了他的腦海之中。這便是玄天鑄劍術的玄妙所在,遠不是那些普通的鑄劍術所能比擬。

鑄劍與鑄器,實質上並沒有什麼區別,同屬於鍛造!萬東還沒有修成仙氣的時候,無法在鑄成的劍中,灌輸仙氣,布置靈陣,孕育劍靈,故而所鑄成的劍雖然鋒利,卻只是凡品。但如今的萬東,仙氣已成,之前的種種阻礙,再不存在,所鑄之劍,仙氣充盈,歷久不絕,那便不再是凡品,已可位列法器。

如果萬東的修為再提升,那便可以憑藉玄天鑄劍術,在劍中孕靈,他便能鑄造出,令整個仙庭都為之震動的上乘法器!

「這就是四極門的回程法石嗎?果然不是凡品!」就在萬東把玩小劍之時,薛文和王青也湊了上來。目光緊盯著小劍,兩人的臉上皆充滿了羨慕與渴求。

王慧起初還為此感到有些得意,可慢慢的,心中卻升起了一股酸楚。尤其是望著王青那激動的雙目泛光的神情,雙眼更是忍不住布滿濕霧。

王慧自然知道這回程法石的珍貴,自然也知道,沒有回程法石的哥哥王青,在這古山秘境,已被困了足足十多年。古山秘境雖好,但終究只是一處修鍊寶地,就如同一座巨大的美麗牢籠,哪裡比的上外面的仙庭,五光十色?再者,這古山秘境中,兇險無處不在,要想在這裡生存,無時無刻都要緊繃神經,不敢有絲毫大意。想想自己,只在古山秘境中歷練旬月,便會叫苦不迭,王青在這裡的十餘年時光,真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

看著明明只比自己大十幾歲的哥哥,看上去卻像是自己的老父親,王慧的心便更是揪著的痛。她多想將這枚小劍送給哥哥,可一想到師門的嚴命,她就只能無奈嘆息。而且,她甚至連為自己的哥哥另尋一枚回程法石都做不到,想及此處,王慧就更是忍不住想要哭了。

「妹子,這柄小劍你可千萬要收好了,萬一要是丟了,那麻煩可就大了!」王青並沒有注意到王慧此時的情緒,一雙眼睛始終不離小劍,嘴上卻是對王慧叮囑起來。

「哥,你想沒想過加入我們四極門,我來給你引薦!」王慧一咬牙,說道。

王青的臉上立時近乎於本能的流露出一抹驚喜之色,能夠加入四極門,不光是獲得了進階之梯,更是得到了離開古山秘境的機會,這對王青薛文這些幾乎就是被困在古山秘境的人來說,實在是珍貴!

然而那抹驚喜之色並沒有在王青的臉上逗留多久,他便果斷的搖了搖頭,道「不,我……我在這裡其實挺好的,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又有許多好兄弟作伴,甭提多逍遙了!」

「哥,你……」

王慧還要再勸,王青卻是很堅決的擺了擺手,道「妹子,你就不要再說了!我真的是喜歡這裡,我不想加入四極門!」

王慧怎麼會不知道,王青所說完全是口不對心。可王青這樣說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不想給她添麻煩?王青在進入古山秘境之前,不是沒有參加過加入四極門的考核,可考核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王青知道自己根本就無法通過。既然如此,那加入四極門,只會給王慧帶來無窮的麻煩,弄個不好,甚至還會連累到王慧。說白了還是那句話——可憐天下父母心吶!

王青雖然不是父母,但從小將王慧拉扯到,名為兄長,實際上對王慧來說,亦如父母無異!

「這回程法石是用什麼金屬鍛造而成的?這種金屬只怕很珍貴吧?」

萬東一直在默默研究著小劍,並沒有參與王家兄妹的對話,此時忽然抬起頭來問了一句。

王慧道「各宗各門的回程法石,雖然形狀各有不同,但卻一般都是用天梭金鑄造而成的。天梭金這種金屬,倒並不少見,至少在仙庭可以隨時購得。」

「什麼?」

見萬東一副怔楞的模樣,王慧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微微一笑道「天梭金好找,可能夠鍛造回程法石的鍛造師卻是極為難得!以為要鍛造回程法石,鍛造師在空間一道上,必須有很深的造詣。可空間一道的真諦,最是飄渺難尋,對空間真諦有所感悟的鍛造師,在所有的鍛造師中,只怕是百中無一!」

「就算是百中無一,但只要有一個,天梭金又不少見,應該也可以批量的鑄造回程法石,回程法石的數量怎麼也不應該如此稀少才是!」

「哪兒有先生您想的那麼容易?要想成功鑄造一塊回程法石,不光要對空間真諦有所感悟,更還要能利用空間真諦,布置靈陣,藏於法石之中。這個過程說來簡單,可真正要做起來卻是毫心費力,十分艱難。哪怕是一個九品的鍛造師,一天恐怕也只能勉強鍛造出三塊回程法石。」

「真的有那麼難?」萬東不禁有些恍惚。

王慧的這柄小劍,此時在萬東的眼中,已是清清爽爽,再無秘密可言。那藏在小劍之中的空間靈陣,萬東也已是瞭然於胸。實際上,這個空間靈陣的複雜程度,比起那上百個金色符文,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以萬東目前的境界,頃刻間便能布就,至於將其藏於小劍之內,這讓萬東就更是感到疑惑了。

在他看來,應該是在鑄造小劍的同時,順勢將空間靈陣融入其中,可聽王慧的意思,仙庭的鍛造師似乎是先鑄成小劍,然後再布下空間靈陣,置放於小劍之中。如此一來,這難度自然是大大的增加。

萬東自己並不知道,他所修行的玄天鑄劍術,與在仙庭通行的鍛造術,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名震仙庭的玄天大明神,豈是那些小小鍛造師能夠相提並論的?

「那是自然!而且,拋開靈陣不說,單是熔煉天梭金便已是十分不易。天梭金雖然不少見,但卻是極其的堅硬,三品以下的鍛造師,甚至連將其熔化的本事都沒有,更別提鍛造了!」

王青和薛文在一旁連連點頭,顯然是對王慧的話十分贊同!

萬東卻是暗暗搖頭,心中疑惑不減反增!來到仙庭,萬東還沒有見過鍛造師,但料想三品鍛造師與三品人仙絕不可能是一回事。王慧說三品鍛造師甚至都不能熔化天梭金,足以證明天梭金的堅硬。但對他來說,熔化天梭金,卻絕不會是什麼難事。只是現在手頭上沒有天梭金,否則萬東一定讓王慧他們驚落下巴!

雖然心中滿是疑團,但萬東還是感到一陣興奮!別人難之又難的事情,在他這裡卻不費吹灰之力,什麼叫優勢,這便是!如果能夠煉製出回程法石,那他豈不是便能離開古山秘境,自由出入仙庭了?那樣的話,還有什麼能阻止他與慕蓮相見呢?

「哎!我要是能有一枚回程法石,那該多好啊!」

薛文忍了幾忍,還是沒能忍住,感慨的說道。

「要不然我讓我妹妹舉薦一下你,讓你加入四極門?」王青含笑問道。

薛文卻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王姑娘同樣是我的妹妹,你不忍心給她添麻煩,難道我就忍心了嗎?算了,大不了老死在這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嘴上說沒什麼大不了,似乎很是洒脫,可任誰都能從薛文的眼中,看到一種深深的落寞與苦悶!

「這回程法石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萬東微微一笑,將小劍隨手還給了王慧。

王慧一時卻是忘了去接,只是瞪大一雙杏目,獃獃的看著萬東。

王青和薛文卻是相視大喜,薛文忙不迭的問道「先生,莫非您有辦法弄到回程法石?」

「當然!而且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聽萬東這樣一說,王青,薛文更是激動了,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激動的連嘴唇都開始哆嗦了。

「我就知道先生一定是出自名門大宗,這回程法石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王慧笑了起來,萬東若真是能弄到回程法石,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至少王青不會被永遠困在這裡了…… 「若真是如此,還請先生不吝賜我等幾塊!說起來,我們也已經十幾年不曾走出過古山秘境,對外面的世界已是渴望良久!」聽王慧這麼一說,薛文登時也激動了起來,雙眼瞪若銅鈴的道。

王青自然亦是不必多說,同樣激動莫名。之前以為完全沒有希望,倒也罷了,可是現在,王青突然想起,在外界還真有幾個讓他牽挂放不下的人!

「你們是不是激動過頭了,如果我身上就有回程法石的話,我緣何會連回程法石是怎麼回事都說不清楚?不怕實話告訴你們,我和你們一樣,今天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回程法石。」

萬東的話簡直就是一盆冰水,直接將三人潑了個透心涼。薛文一度有些懊惱的道:「先生,您不會是閑著沒事兒,逗著我們玩兒吧?」

「呵呵……那倒也不是!我身上雖然沒有回程法石,但只要我想要,隨時都能搞到,而且一點兒也不誇張,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薛文,王青,王慧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都沒有說話,但是都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懷疑和不相信。只是礙於萬東的身份,三人不敢將話說的太露骨,但實際上能夠看的出來,三人基本上已經消了得到回程法石的希望。

就算萬東修為驚人,出身不凡,但是鍛造師和修者畢竟是兩碼事。薛文只以為萬東畢竟年輕,所以童心未泯,見他們對回程法石如此渴求,便忍不住要逗他們一逗,雖然他並不會生氣,但是失望總歸是難免的。

看到三人皆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樣,萬東就知道他們不信,哈哈一笑,道「怪我怪我,我好像還沒告訴你們,我其實也是一名鍛造師。」

「先生,您要是存心寬慰我們的話,那我們心領了,只求您不要再逗我們了,這太打擊人了!」薛文和王青不好意思,王慧仗著自己是女兒身,連惱帶撒嬌的說道。

見三人擺明了不信,萬東劍眉微皺,突的探出右手,直取王慧手中長劍。一來王慧壓根兒就沒有防備,二來萬東的速度實在是快的驚人,王慧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手中便猛然一輕,緊握著的劍便已落到了萬東的手裡。

「先生,您要幹什麼?」

見萬東將劍奪了過去,拿在眼前端詳,王慧不禁好奇,自己這把劍也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神兵,萬東幹嘛如此在意?

「這劍……似乎並不適合你!」

「什麼?」

王慧一愣,還未理解萬東話中的意思,萬東的雙手便突然用力,只聽噹噹當的一陣脆響傳來,一柄好端端的長劍,竟是在一瞬間便化作了十餘段的碎片。

劍雖然不是什麼好劍,但卻是王慧的師尊親手所贈,王慧甚是珍重,這些年來幾乎從不離身。乍見此景,亦是不免心中焦急,雖然不敢對萬東動怒,但一雙眼圈兒還是不免泛起了紅光。

萬東也不理會,輕笑一聲,隨手一揚,十幾段碎片立時被其拋到了空中,待王慧回過神兒來,下意識的欲要去接之時,一道金光驀的從萬東的手中騰起,先一步將那十幾段碎片整個包裹了住。

那金光乃是由萬東仙氣所化,氣勢凌人,王慧根本無法靠近,一聲驚呼,便被生生逼退了回去。

「先生,您……您到底要幹什麼?」王慧看起來是真的急了,嗓音一度有些發顫。毀了師尊所贈之劍,無論是在哪個宗門,都是大忌,縱然王慧的師尊對她愛護有加,這一頓責罰恐怕是少不了了。

「妹子,你別著急!先生好像是要將你的劍重鑄!」王青急忙上前一步按住了王慧的肩膀,免得她過於激動之下,衝撞了萬東。

「重鑄?」一開始王慧只覺得王青的話荒謬至極,可是當她看到那十幾段碎片竟在金光的包裹下,以驚人的速度熔化開來,王慧張開的嘴巴下意識的便閉了上,緊跟著連呼吸也屏了住。

「難不成先生真的是位鍛造師?」薛文接連吸了幾口氣,可還是有一種缺氧的感覺。眼前這一幕,簡直比萬東一招制住於中,還更要讓他吃驚。

鍛造師在仙庭,本來就十分稀罕,而像萬東這麼年輕的鍛造師,薛文更是聞所未聞!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王慧此時終於是不急了,整個人顯得前所未有的興奮,一張俏臉兒紅撲撲的就像是剛染過一般,雙眸之中透出的除了敬佩,還是敬佩!

「先生不光是鍛造師,而且還是品級不低的鍛造師!你們看先生凝聚成的道火,色澤金黃,熾熱無比,比我們四極門奉養的那位六品鍛造師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絕不相信!」

王慧越說越是興奮,到了後面,就連嬌軀都開始顫抖起來。

「六品鍛造師!?」王青和薛文不禁又對視了一眼,渾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王慧的劍在仙庭來說,只能算是普通,用來鑄造的金屬很是一般。在萬東的道火淬鍊之下,很快便徹底熔成了液體,暗黑色的火焰不時騰起,將其中雜質燃燒無形。

到了今天這般境界,萬東再施展起鑄劍術,簡直不要太輕鬆,直有一種如臂使指,隨心所欲之感。淬鍊去盡雜質的熔液,無需模具,在萬東的意念之下,很快便化作了劍形。

血紅的熔液在金色光芒的護持之下,呈現出一種令人神醉的奇異光芒,直將方圓數里都籠罩在一片光怪陸離之下。

王慧死死的盯著那凝成劍形的熔液,就像是鎖定了一件稀世珍寶,那種激動,那種興奮,幾乎到了言語難以形容的地步。

「妹妹你看,先生為你重新鑄的這把劍,與你之前的那把形狀明顯不同啊。」王青突然面帶憂色的看向王慧。

之前的那把劍上窄下寬,筆直無曲,可現在經過萬東重鑄的這把劍,卻不再筆直,而是呈現出一個十分優美的弧度,像劍又像刀。光論劍形的話,重鑄后的劍明顯要比之前漂亮。然而劍最本質的作用是用來廝殺的,好看並沒有什麼用,順手而又具有殺傷力,方才是王道。王慧已然習慣了直鋒,突然給她換一把曲鋒,王青是擔心她會用不習慣。

王青這樣一說,王慧的娥眉果然是簇緊了起來。她一開始完全被萬東的鑄劍術給驚到了,根本就沒去想這些。不過話說回來,新劍的劍形實在魅惑,有一種讓她無法抵擋的誘惑。

沉吟了半天,王慧還是說道「不妨! 總裁兇勐:純情老婆火辣辣 用著用著自會習慣!」

就在姐妹倆兒交談著的時候,萬東卻並沒有急著將劍定型,雙手突然急速揮舞起來。伴隨著萬東掌勢的舞動,一股股奧妙古拙的氣息,不斷的從他的身上迸發開來,讓他整個人盡顯肅穆!

「先生這是在……」

王青倍感好奇,忍不住張口動問,然而他的話方才說到一半兒,王慧便突然將他的手緊緊的抓了住。王青吃了一驚,不解的扭頭向王慧看去,只見王慧此時的神情竟是前所未有的緊張,一雙美目就好像是在萬東的身上扎了根似的移轉不開。

就在王青還因為發生了什麼事,不由得也跟著緊張起來的時候,突然間,一聲清越嘹亮的鳳鳴,直衝雲霄!王青被嚇了一大跳,急忙扭頭望去,只見一道金色的鳳凰虛影,不知從何而來,此時正在萬東的頭頂盤旋。

「難道……難道先生這是在孕育劍靈?」王青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望著萬東的眼神,簡直就如同望著神明!

孕育法器之靈,那可是只有八品以上的鍛造師方才能夠做到的事情,可萬東的年紀……

「哥,不……不要說話,千萬別打擾到先生!」

王慧急急的扭頭對王青說道,神情異常激動。發現萬東真的是鍛造師,這已經是讓王慧震驚不已了,可她萬萬沒有想到,萬東不但是鍛造師,境界竟還是如此高深。能夠孕育法器之靈的鍛造師,那可是足以讓仙庭最頂尖的宗門都為之瘋狂的。

「杜盟有了先生,還何愁不能發揚光大!?」

薛文此時比任何時候都要安靜,可在他的內心深處,卻早已是掀起了滔天的駭浪!興奮,激動,震驚,這些都已完全不能夠形容他此時的心情。

那鳳凰虛影在萬東的頭頂盤旋三周之後,隨即俯衝之下,化作一道金燦燦的流光湧入了那團劍形熔液之中。在鳳凰虛影融入熔液的一瞬間,萬東的道氣之火猛然化作了寒冰,但聽轟的一聲巨響,原本赤紅一片的熔液,瞬間便化成了劍形,一道奪目的銀光,如同閃電一般,從劍鋒上激射開來,直讓王青和薛文有一種有目難睜之感。

「試試吧!」萬東手指一點,那柄嶄新的長劍,立時呼嘯激射,直衝王慧而去。

王慧強壓制住心中激動,伸手一握,便將那劍握在了手中。劍一入手,王慧便感覺到了不同。

那柄劍明明就握在她的手裡,可感覺卻好像是與她融為了一體,人劍難分!這已不是趁手不趁手的問題了,這劍分明已成了她身體的一部分。如此之高的契合度,就算是量身打造,恐怕也未見得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這……這柄劍真的是先生您為我鑄造的嗎?」王慧根本就不能否認,當劍入她手的那一瞬間,她便已經喜歡上了這柄劍,以至於此時竟然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沒有經過你的同意,我便擅自將劍的形狀做了改變,還請您不要見怪。」

「怎麼會呢?這柄劍被先生重鑄之後,就好像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我感激先生還來不及呢!」王慧輕輕揮動劍鋒,一道道寒芒凌空閃爍,自然流暢,更有陣陣清脆嗡鳴隨響,就彷彿是獲得了新生。

王慧越是體會,就越是興奮,甚至隱隱的覺得,自己停滯不前的劍道似乎都有了蠢蠢欲進的跡象。尤其是那微微彎曲的劍鋒,破空之際,滿具道韻,之前的種種滯澀,完全消失無蹤,直讓王慧有一種原來如此的恍悟!

「傻丫頭,還不趕緊謝謝先生!」

王青也是為王慧感到高興,急忙在一旁推了推她提醒道。

王慧這才回過神兒來,連忙上前,沖萬東盈盈一拜「謝過先生!」

萬東哈哈一笑道「些許小事,何足掛齒?不過,你們現在該相信,我是一位鍛造師了吧?」

「相信相信!先生真是乃神人也!」薛文走上前來,臉上滿布燦爛笑容。萬東給他帶來的驚喜,不光接連不斷,而且是一個比一個大。如果整個仙庭知道,小小的杜盟里,竟然藏著一位八品,甚至更高的鍛造師,也不知道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不過有一條卻是可以肯定,原本一文不名的杜盟,從今以後只怕是要直衝雲霄了。

「先生,我這就回去收集天梭金,好讓先生能夠早日鍛造出回程法石!」經此一番,王慧對萬東的信心也是十足,更為王青即將脫困古山秘境,感到欣喜。

王青和薛文相互對視一眼,兩人的眸子里皆有淚光閃爍,從今以後,對他們而言,古山秘境終於不再是牢籠了!

萬東雖然堅決不肯擔任杜盟的盟主,但他在杜盟的地位,卻是被薛文和王青捧的極高,再加上薛文麾下陳慶等人對萬東的尊崇和敬畏,萬東在杜盟中的風頭更是一時無兩,所到之處,紛紛請安問候,儼然就是杜盟之主!

就連萬東此時所居之所,原先也是屬於杜玉同的,是一棟只有盟主才有資格居住的奢華庭院。萬東本想推脫,奈何薛文抵死不應。萬東見說不通,便也只能答應。

作為盟主居所,這棟獨立的庭院不光景緻極美,所處的位置也是絕佳,不光距離靈池最近,竟然還藏有一件異寶。這件異寶就藏在庭院之中,如果不是薛文提醒,萬東甚至都沒有注意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