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時間屋裡安靜的嚇人,連根針掉落的聲音都能聽見。

「安親王已經不在了,皇上何必為難您呢?」吳暉似疑問,也似感嘆。

「倒不光是因為我父王。」瓏五道。

「還有因為我。」鍾明秋出聲,瓏五說了怎麼多,他怎麼可能還沒有反應過來。

「父皇既然已經屬意我成為儲君,自然也會考慮到其他的,安親王勞苦功高,也是正直壯年,郡主又聰慧過人,那必然就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選。」既然是不二人選那必然就是皇上的對立面,所以他才早早的對安親王下了毒手,甚是連年幼都孤女都不肯放過。

鍾明秋以為他和瓏五的緣分是因為兩個人曾經相似的困境。

卻不想,在他們最好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淵源。

怪不得從前母后總會時不時的提起安和郡主聰慧賢良,想來是想給她做鋪墊的。

只是那時候兩個人還都年幼,他沒有注意過,只是隨便一聽,而太后也沒有深說。

「郡主。」外面嬤嬤來敲門。

「進來。」

老嬤嬤進來向瓏五回話,「孫廚娘見外面那樹上的杏子結的好,說是那東西結不了幾天,再過幾天都掉了可惜,就做了酸杏干,送來些給郡主和王爺嘗嘗,若是主子們喜歡,就多做一些,這東西好存放,多做一些能一直吃到冬天呢。」

說著端上來一碟子橘紅色的酸杏干。

瓏五對於美食一向是來者不拒,捏起一個放到嘴裡,酸酸甜甜的,非常好吃。

「你也嘗嘗。」瓏五拿起一個送到哪裡鍾明秋嘴邊。

酸酸甜甜的味道,就如他現在的心情一樣。 時少寵妻甜蜜蜜 瓏五彎彎的眉眼就在眼前,微微勾起的嘴角,她帶著的香甜的味道和著酸杏乾的味道,滲進他的心裡。

她就像一顆糖果,掉進他苦澀的生活里,給他帶來了一絲幸福的甜蜜。

日子過得很快,一轉眼三個月就過去了,瓏五隨便挑了個好日子就搬到新府里去了。

值得高興的事鍾明秋也已經可以正常走路了,不過為了保證無虞,還是暫時拄著拐杖。

後續的只需要按時服用恢復的葯就可以了。

鍾明秋很是配合治療,再加上瓏五的調養,他的體質已經好了很多了。

原來的大院子現在被隔開成了兩部分,內院就是寫些簡單的房舍,不過設計的雅緻一些,東院自然是規劃好的亭台樓閣,還有一處小池塘,池子里有特別買來的荷花。

後面有倉庫和下人的房子,剩下的瓏五都用來種樹和瓜果蔬菜了。

這個時節種東西是來不及了,但用來種冬天儲藏的蔬菜卻是正好。

鍾明秋還是在東屋,不過是在二進的院子里,瓏五住在最裡面,也是東屋。

鍾明秋今天也是第一次進來,這房子蓋的時候他腿上一直不好,又正在施工,他不便過來。

即便是看過圖紙,和實地來看也是不一樣的。

這些房子都不大,和他過去在京城的比起來,連一間暖閣大都沒有,可卻格外的溫馨。

拐過大碧屏,穿過月亮門,在走過手抄游廊就到了他的屋子裡。

小小的兩間,外間是一處書房,高高的書架上填滿了書籍,桌上也累著許多的寶硯,掛著許多狼毫。

裡面是架子床,柜子,桌椅。

牆角的香爐里飄出陣陣清香。

屋裡的傢具一應都是老黃木的,裝飾除了兩個古董,其它的都是選取色彩靚麗的。

一應被褥,坐具,窗幔等都是寶藍色蘇繡的,有吉祥團的,也有花草山水的,這個顏色和鍾明秋的年紀正相稱。

他未及加冠,何必要裝飾的那麼老氣。

若是生在平常的富貴人家,現在肯定還是當心頭肉似的寵著。

鍾明秋看過就往瓏五這裡來了。

瓏五正看著吳暉他們帶著新買來的丫鬟奴僕們搬東西。

她這邊也是兩間卧室,不過她自從認識了吳蝶衣,屯了不少的玩意,乾脆在自己院子里改了兩間倉庫,用來裝東西,方便她隨時拿出來玩玩。

她這裡就沒有鍾明秋那邊那麼規矩了,屋裡亂七八糟放了許多的東西,喜歡哪個就放哪個,角落裡的禮物盒子更把屋裡填的一點縫也沒有。

光看這裡,還真看不出她的溫嫻雅緻。

瓏五的門前種著一棵梧桐。

「有吳暉他們就行了,哪用你在這裡看著,雖然沒有太陽,但暑熱之氣還是很重的。」鍾明秋走到瓏五身邊,向她道。

冷少的替嫁嬌妻 瓏五擺擺手,「算了吧,要是就他們收拾,那可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收拾得完呢。」

吳暉他們也是沒辦法,她這些東西大部分都是價值不菲,萬一磕著碰著了,那就麻煩了。

偏偏瓏五不在意,一會兒催他們這個快點,一會兒又說那個摔了也沒沒事。

她是那麼說,可他們卻不敢當真啊。

鍾明秋失笑,「你在這裡,他們越發的緊張,哪裡還能快的起來?」

「我們去東院轉轉吧,就當是認識一下新家。」鍾明秋邀請瓏五。

那院子她早就看了百八十變了,哪裡還是新家。

瓏五還是跟他去轉了一圈。

「這裡給你安一個鞦韆架怎麼樣?」鍾明秋指著一處空地問瓏五。

瓏五果斷拒絕。

笑話,她連車都坐不了,給她安個鞦韆架?這是怕她活的太久吧。

鍾明秋見她拒絕的那麼堅決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

他們過得好,又不用擔心京城那邊,更是舒心。

原因嘛,自然是因為皇上現在忙啊。

後宮現在就只有一位妃子,兩個嬪,和三四個貴人,還都是潛邸裡帶出來的。

這幾年皇上剛登基,朝句不定,外加上邊境游牧民族交戰不斷,國庫緊張,也就沒有錢來選秀。

而現在連皇后都故去了,有大臣上書,為了皇家後嗣,應該開始選秀了。

皇上已經應允了,等明年太后喪期過了一年,皇后也過了冥誕就開始舉辦選秀。

現在整個京城沸沸揚揚的都在準備這件事。

別看還有一年,但許多規矩就是一整年也學不完。

這是皇上登基后第一次選秀,萬一能入了皇上的眼,那必然就能飛黃騰達了。

這回瓏五肯定這個皇帝是有問題了,完全沒有一點要去找偽女主的意思,還開始選秀。

瓏五怎麼看都覺得崩壞的是這位皇上,而不是皇后啊。

不管怎麼樣,現在家裡有女孩的官員都是無比激動,恨不得自己的女兒一飛衝天。

其他地區的女孩子有的已經開始提前進京準備了。

皇上的涼薄,叫吳暉更是無言。

一日鍾明秋正在涼亭看書,吳耀來報,說知府求見。

鍾明秋疑惑,這知府自從他來了就沒少給他穿小鞋,這個時候怎麼會來拜訪他呢。

「傳吧。」不管是什麼原因,見了才知道。

片刻后,吳耀帶著知府過來了。

「渤東府知府,參見寶郡王。」那知府進來便行了禮,半點沒有之前囂張慢待的樣子。

「大人請起,看茶。」鍾明秋沉穩的道。

「謝王爺。」知府這才起身。

「不知知府大人今天過來有何事?」鍾明秋並沒有跟他兜圈子。

既然已經知道他是皇上的人,他多客氣了也是無用。

「王爺說笑了,下官只是前來拜訪。」知府的態度擺的很低。

鍾明秋卻還是那個樣子,「大人有話不妨直說。」

「既然王爺這麼說了,那下官也就直說了。」知府諂媚的笑著。

「是這樣的,下官家裡有兩個女兒,這次選秀不然只要參加的,下官自知比不上那些京城的貴女們,但萬一孩子能入了皇上的眼,那也是我們渤東府的驕傲不是,所以……所以下官想請問皇上可有什麼喜歡上顏色?」

「他在跟主子打聽皇上的喜好!」吳耀有些震驚。

「不然他來幹什麼?好玩嗎?」瓏五再他旁邊吸果汁。

「可皇上的喜好哪裡會被別人知道?」吳耀不解,「而且聽說,這位知府唯一的夫人只生了一個兒子,最受寵的夫人一個也沒有,只有一位家世平平的夫人又兩個孩子,而選秀的秀女必須得是嫡出的才行。」

「為了前程,女兒的未來都能犧牲,女人間的位分又算什麼?」瓏五端著胳膊道,「既然他已經動了這個心思,那抬個平妻什麼的又不是難事。」 吳耀看著知府大人的眼神明顯變了。

從前他只覺得這位大人苛待王爺,現在才知道他所看到的不過是一個官吏的醜陋。

趨炎附勢,見高踩底,阿諛奉承,好像所有這些詞來形容他們都不為過。

鍾明秋端起茶杯,淡淡的道,「那大人是要失望,本王從來不得皇上喜愛,如何能知道皇上的喜好呢?」

暴戾總裁強制愛 知府明顯面色一僵。

隨後鍾明秋只是和他說了些官話,就把他打發了。

知府走合,吳暉去撤了他的茶具。

「主子,知府大人這次,似乎恭敬了不少?」吳暉若有所思的道。

「嗯。」鍾明秋簡單的回答了一聲。

吳暉心裡一震。

主子這種反應,明顯就是知道原因,可主子對外的一應接觸都是由他和吳耀負責,既然他們不知道這事,那他就只能想到一個人,郡主。

鍾明秋放下茶杯,知道他如此聰慧,必然是想到了。

「人打發走了?」瓏五從後面過來。

吳暉趕緊行了禮,到一邊去給她換茶。

「嗯,你都看到了?」鍾明秋笑著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她身上沾著後面桂花樹的花香,必然是在哪裡佔了許久才粘上的。

「他還算乖覺。」瓏五眼睛掃到知府剛做過的椅子上。

這下吳暉更加肯定是她。

鍾明秋一好了的時候,她就問過鍾明秋,要不要處理一下這個「識時務」的知府大人。

鍾明秋對於依靠她並沒有覺得怎麼不舒服,很欣然的同意了。

皇命固然重要,可天高皇帝遠,性命才是真正最重要的,在生死面前,什麼都有辦法解決。

「都是你的功勞。」鍾明秋笑著誇她。

「我這麼大的功勞以身相許怎麼樣?」瓏五偏頭調笑。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那是我的榮幸。」鍾明秋笑著執起她的手。

吳暉小心的放下茶出去了。

「你又拿這種東西假裝茶水?」鍾明秋掀開蓋子,看了一眼那與茶湯一樣顏色,卻散發著香甜味道的汁水。

大概是吳暉倒茶的時候沒有注意,所以直接給她端來了。

鍾明秋略有些被抓包的尷尬,「你也知道,我這段時間一直被你的湯水養著,一時間喝不慣茶水,來了人也不好不應付著,這樣不是兩全其美。」

「隨你喜歡。」瓏五也端起來嘗了一口,點評了一下,「熬的有些濃了,糖放的也多,下次叫她們少放甜的,不然你這一白天的甜食,可就沒有了。」

鍾明秋像個小學生一樣的被教訓,但他喜歡她慣著他,也管著他。

瑞雪降下來的時候,瓏五算著偽女主的傷也該好了,派了人去藥王谷把她給請過來。

盛折玉被送到這裡的時候還不明情況,藥王谷只是救了她,並沒有義務保護她。

她細細的回想著以前的事情,卻沒有能對上的,到底是誰呢?

瓏五從外面進來,盛折玉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眼前個女孩明顯年紀尚輕,可臉龐眉眼,都是絕色天姿,行動間自然流露一股風流,叫人見之忘俗。

紅白相間的衣裙和大紅的雪氅相得益彰,頭上只帶著一個雪蓮紅玉花冠,濃淡相宜。

瓏五也看到了這個世界的偽女主。

盛折玉不愧為皇后之尊,威嚴端莊兼具。

此時身上只有一身藥王谷普通弟子的短袍,雖然沒有華服修飾,但微微上挑的眼角給她平添了一股伶俐之氣。

她雖然纖瘦,但身姿端正,此時抿著嘴角,儼然是一個孤高傲世的冰美人。

「不知這位姑娘是?」盛折玉先開口。

「坐吧。」瓏五對她第一印象居然還不錯,只是淡淡的叫她做了。

外面丫鬟馬上送來茶水。

「多謝。」盛折玉接過茶水,低頭嘗了一口,上好的雨前龍井,只是這個時節哪來雨前龍井?怕是宮裡現在也沒有吧。

「好茶。」盛折玉由衷的讚歎一聲。

[觸發隱藏劇情:盛世仙醫。]

系統忽然發出提示。

[什麼鬼?]

瓏五看了看隱藏劇情,有點想罵娘。

馬丹,這個隱藏劇情簡直就是退煩了她之前得到的絕大部分劇情。

原來她這次穿越來的並不是一個小世界,而是一本書里。

瓏五之前的劇情就是書的內容。

冰山總裁的誘人嬌妻 可是現在的情況卻變了,未來世界,一個和盛折玉同名同姓的女孩子穿越到了盛折玉的身體里。

她並不知道所謂的小說劇情,可憑著未來世界的智慧,她依舊幫助皇上登臨大位。

可誰想到,曾經的感情說變就變,皇上的薄情令她心灰意冷,最終走上來和小說里盛折玉一樣的道路。

可現在的問題是,瓏五沒有從盛折玉身上感受到了一點偽女主光環的氣息,反而是帶著真正的天道所賦予的女主大運的氣息。

[小白來解釋解釋吧。]瓏五問系統。

系統支支吾吾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些隱藏劇情都是靠小姐姐自己觸發以後才會出現,它也不知道啊。

瓏五對於這個智障系統是不抱什麼希望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