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樓頂一震。

然後他身體如同炮彈一般踏射而出。

從百層高的大樓上彈射出去。

劃過了百里高空。

落在了一處高檔小區外。

鐵掃魔此時正完全屏蔽了生機,躲在這小區外的大地深處。

不過一陣劇烈的震動。

讓鐵掃魔恐懼的睜開了眼睛。

當他睜開眼時。

就只看到自己的身體竟然已經被從地底挖出來了。

而且被裝在一口棺材里。

正不斷的往外飛著。

「你……你要幹什麼?

放我出去啊!!!!」

鐵掃魔恐懼的大喊了起來。

「既然你這麼喜歡假死。

那我就送你去月球,讓你永永遠遠的葬在月球的深處。

安享晚年。」

鹿一凡戲謔的笑著道。

鐵掃魔登時頭皮都發麻了。

沒有大挪移神通。

他根本沒可能從沒有真元的月球長途跋涉飛回地球來啊!!!

等待他的。

是寂寥的,無垠,同樣無人的星空!!!

直到他老死,或者是生機耗盡!

在這期間。

他將享受的是無盡的孤獨,無盡的痛苦!

那遠比直接一刀殺了他,更加讓他恐懼和痛苦啊!

這一夜。

天陽城有人拍攝到了一口棺材,竟然尾巴冒著火焰,如同火箭一般,竄到了月球上去…… 「第一個……」

鹿一凡望著遠去月球的鐵掃魔,嘴角微翹。

腳下一踏!

輕盈的朝著下一個方向彈射而去。

一間五星級的酒店房間內。

一名身軀強壯,肌肉虯結的壯漢正拿著燒烤,喝著啤酒,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

「還挺享受的嘛!」

一道聲音在他的身邊響起。

大漢額頭嚇得出了細細的汗珠。

扭頭一看。

居然發現一個俊美的年輕人,正翹著二郎腿,坐在他身邊。

周圍。

無論是窗戶也好。

門也罷。

都沒有任何打開過的痕迹!

大漢哆嗦的問道:

「老弟……你……你誰啊?」

「剛剛我們不才見過面嗎?」

說著。

鹿一凡拿起幾串燒烤和一杯扎啤。

毫無顧忌的吃喝了起來。

那大漢眼中抹過一絲狠戾。

這白痴!

居然敢吃我下過毒的東西!

這不是送上門來找死嗎?

想到這,大漢不慌不忙了起來:

「咱們剛剛見過嗎?

我今天才來的天陽城旅遊。

根本沒見過你啊?」

「還想繼續裝嗎?」

鹿一凡笑著,也沒拆穿他,只是繼續吃喝。

順便還打開了電視機,找了足球節目看了起來。

就好像……

他才是這裡的主人!

他才是來這度假的!

大漢確定了鹿一凡是確確實實的吃了自己下毒的食物之後。

表情逐漸陰冷了起來。

他囂張的笑著道:

「本來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與你相處,沒想到卻被你看穿了。

好吧,我攤牌了!

我就是天香十二殺手之一!

不過……你能猜出我是誰嗎?

猜對了有獎喲!」

「你是那個長的最丑,最老的媒婆對吧?」

鹿一凡撕拉的將一大塊烤羊腿肉撕了下來,放在嘴裡大口咀嚼了起來。

油乎乎的孜然,黏在他的嘴邊。

「你……」

哪個女人會喜歡別人說自己又老又丑?

哪怕是實話,也沒人愛聽啊!

毒媒婆氣的直接顯出了圓形。

她身形不斷縮小,漸漸的變回了原來那個身材佝僂,嘴角一顆痣的媒婆。

「鹿一凡,你很厲害,居然能看穿我的隱匿之術。」

毒媒婆似乎是讚賞的看著鹿一凡,並笑著道:

「那麼……你可知道你剛剛吃的食物里,被我下了我全新研發的【暗三濁】?

呵呵,你應該想不到吧?

這種毒,我也是全新研發出來。

幾乎是無藥可救。

哪怕是趙國皇帝,恐怕也扛不住這種毒。

嘖嘖嘖……你個腦殘還吃的這麼津津有味!」

「你剛剛不也吃了嗎?」

鹿一凡好笑道。

「我能分辨出哪是沒毒的,哪是有毒的,白痴!」

毒媒婆越來越大膽了:

「所以,你看到我吃了,就認為裡面哪怕有毒。

你也可以靠威脅我的生命讓我交出解藥是嗎?

呵呵,我現在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

此毒,無解!」

「真的無解嗎?」

鹿一凡不屑的笑了笑。

他融合的無數大能的記憶中。

有一位號稱萬毒神皇!

就是以毒入道,最後晉陞仙帝之位的!

這點小毒,怎麼可能難得住他鹿一凡?

「無解!

便是二十劫,不!

便是九十九劫紅塵仙來了!

也絕對解不開此毒!

鹿一凡,你死定了!」

毒媒婆篤定的道。

修為高。

穿越-傾城萱王妃 可不代表你玩毒能力強啊!

這種毒,確實毒不死那些高階紅塵仙。

可不代表他們就能解開了。

毒這種東西,和數學,醫學是一樣的,需要畢生精力去研究探索。

否則不可能精通。

「那如果我說我解的開呢?」

鹿一凡淡笑著喝了一口啤酒道。

「你若是不靠修為解開我的【暗三濁】。

那老婆子我便拜你為師!

任你差遣!」

毒媒婆不屑的道。

「呵呵,收你為徒倒是便宜你了。

我若解的開,你便給我當在趙國的探子如何?」

鹿一凡道。

「黃口小兒,無知無畏!

行啊!你解給我看!!!」

毒媒婆笑罵道:

「也不怕告訴你,我這暗三濁採用了幾千種藥材和上萬種毒物,提煉而成的。

此毒陰狠複雜。

中了之後並不會立刻身亡。

而是每一天都會在不同的部位,出現不同癥狀的痛苦。

直到中毒者撐不住自殺!

連我自己連暗三濁的配方都記不住,更別說是去解了!」

「你這所謂的暗三濁,其實low的很。」

鹿一凡不屑的道:

「你用那麼多的毒藥和藥材混合。

很多屬性相反的藥物和毒物,已經中和了。

我只需用三味藥材,便能解開此毒。」

「吹!接著吹!」

毒媒婆不禁好笑道:

「三味藥材就能解我的暗三濁?

你當你那三味藥材是神葯呢?」

「不信是嗎?」

鹿一凡笑著道:

「不信的話,你用管霧草、天星水和火蠻翅磨成粉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