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迅速的瀰漫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章子芩不敢再出聲,死死地望著馬路,希望能有一個路過的人看到她,把她給救了。

可這個地段剛好處於偏僻處,來往的車輛都沒幾個,哪裡會有人?

眼看著被帶到越來越遠的地方,章子芩絕望到了極點。

「好了,就在這裡,反正也沒幾個人看到。」

兩個人很快把她拉到了一叢灌木叢,矮個子男子說了一聲,將章子芩往草地上狠狠地一推。

章子芩便仰面倒在了地上,身體貼著冰冷的地面,她本能迅想要爬起來逃跑。

可剛站起來,高個子男人抬腳往她肚子上踹了一腳,章子芩又面色痛苦的倒了回去,緊接著重重的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

章子芩兩眼一黑,嘴裡瀰漫著血腥的味道。

「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

高個子男人吐了一口唾沫罵道。

「快別廢話了,趕緊辦事。」

矮個子男人陰沉著聲音說了一句,伸手去撕章子芩身上的衣服。

「啊!滾開!」

章子芩又怒又憤的驚叫著後退。

可那兩個人死死地抓住她,又把她拖了回來。

章子芩養尊處優慣了,哪裡能抵擋住他們那麼大的力氣,很快被死死地釘在了地上。

矮個子男人看著她絕望的臉,嘿嘿的笑了笑說,「慕太太,別著急,我們哥倆這就好好伺候你,絕對比你丈夫要舒服的多……」

章子芩目眥欲裂,恨不得立刻把眼前的兩個男人殺了!

矮個子男人像是沒注意到她眼裡的恨意,猥瑣的笑著要繼續……

可就在這時……

樹叢旁邊忽然響起一道凌厲的女聲,「你們在幹什麼?」

兩個男人動作一頓,扭頭看向發聲的地方,只見那裡站著一個穿著綠裙,漂亮的像仙女似的女人,正瞪著眼睛看著他們。

兩人相視一笑。

矮個子男人說,「嘿嘿,又來一個小娘們,剛好一個不夠我們分的,你去把她抓住。」

高個子男人起來,去抓那個女人。

站在那邊的女人也沒逃跑,就站在那裡。

高個子男人很快走到她跟前,伸手想要抓她,可就在這時,女人的身後忽然閃出一個男人,抓住了他的手,用力的反擰。

咔嚓……

清晰的骨折聲響起。

高個子男人發出哀嚎,面色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矮個子男人聽到動靜,扭過頭看過來,見高個子男人倒了,放開章子芩過來救他。

可沒等她走上前,穿著綠裙的女人,嫣紅的唇瓣輕輕的張開道,「把他一起收拾了,別弄死,我要留活口。」

站在她身後的男人,放開高個子男人,迅速的朝著矮個子男人走過去。

章子芩從地上爬起來,也顧不得身上衣服被扯爛了,髮型亂了,慌張的往馬路上跑。

跑了沒幾步,穿著綠裙的女人走到她跟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章子芩嚇得後退了一大步。

「你好,我叫安可盈,我沒有惡意的,剛才我們路過的時候,看到那邊停了一輛車,還有人暈倒,想著是發生了意外,才過來看看的。沒想到……碰到了這事,你放心,我的人會把他們都收拾好的,等下我們可以把他們送到警察局。」

安可盈柔聲說著,目光落在章子芩被撕破的衣服上,把自己上衣的外套脫下來,遞到她眼前。

「你先穿上吧。」

章子芩看著她遞過來的衣服好一會兒,才伸手接過來衣服。

把衣服穿上,章子芩忍了那麼久的淚水,滾滾的落下。

安可盈拿出手帕,走到她跟前,親自幫她擦眼淚。

章子芩這次沒躲開。

安可盈又說,「你嚇壞了吧?碰到這種事,都會害怕的,不過現在沒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章子芩擦了擦眼淚說,「謝謝你,安小姐。」

安可盈唇角勾出一抹溫柔的笑,「不客氣,舉手之勞,我父母經常告訴我,要多幫助別人。」

話說到這,那邊安可盈的人,已經把綁匪帶了過來,扔在了地上。

「小姐,都已經收拾好了,把他們的手都折斷了。」

「嗯。」安可盈應了一聲,扭頭看向章子芩,「我看你車子壞了,要不要我陪你去一趟警察局,把這兩個人送到那邊?」

章子芩下意識的想答應,但話帶嘴邊又忍了下來。

她不能去警察局,一旦去了警察局,慕家大太太差點被兩個流氓侮辱的事情會很快傳開。

人多嘴雜,誰知道最後會傳成什麼樣?

她丟不起這個人!

不負卿莫別離 章子芩咬著牙,說:「謝謝,不過不用了,我給家裡人打電話,讓他們過來處理。」

安可盈聞言,面露憂色,「你一個人在這裡,我不放心,我還是留下來陪著你吧。」

「這太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要做,就在這裡陪著你好了。」

安可盈笑了笑說。

章子芩看著她的笑容,心情漸漸的平靜了下來,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去路邊等著吧。」

「嗯。」

安可盈點頭。

兩人往路邊走,章子芩撥打了管家的電話。

在路邊等了大概十多分鐘,管家便帶人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見到章子芩狼狽的模樣,管家暗暗地心驚,可什麼話也沒說。

章子芩陰沉著臉,吩咐管家,把兩個綁匪帶上車。

準備上車的時候,她回頭看著安可盈說,「安小姐,能留下你的電話嗎?改天我想登門親自拜謝的。」

「電話可以留,拜謝還是免啦,舉手之勞。」

安可盈說著,拿了一張名片,遞給了章子芩。

章子芩接過名片,坐上了車。

車子緩緩地發動,向著慕家駛去。

安可盈站在原地,看著那輛車漸行漸遠,嘴角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從包里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后,她對著電話那邊說,「柏先生,章子芩這邊已經搞定了,她很快會『知道』這兩個人,是葉簡汐派的。」

「亦舒,做的很好,你繼續跟章子芩套近乎,讓她對葉簡汐更加厭惡。」

安亦舒嘴角勾起一抹狠厲的笑容,說:「好,我知道了,我會更加努力……」

讓慕洛琛跟葉簡汐,都死無葬身之地!

從醫院回來,到家門口的時候,慕洛琛的電話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打開手機,看到是章子芩的電話,慕洛琛面色沉鬱的掛斷了電話。

但剛掛斷沒多久,章子芩的電話又打了過來。

如是再三,葉簡汐微微的舒了口氣,放開慕洛琛的手,說:「你還是接電話把,或許有什麼急事,我先上去,看看郭嫂有沒有做好飯。」

從斗羅開始的赤龍帝 說罷,不等他回答,便離開了。

慕洛琛站在原地,接通了電話,「什麼事?」

「什麼事?什麼事,你就只會問什麼事嗎?」

電話這邊,章子芩大喊。

她真的要被氣瘋了!

帶回來的那兩個綁匪,最後承認是葉簡汐吩咐他們做的,因為葉簡汐對她不滿,所以唆使他們,讓他們來『教訓』她!

章子芩親耳聽到這個話的時候,恨不得把葉簡汐的一口一口的撕碎!

她是洛琛的母親,就算再怎麼對她不滿,也不應該找人來侮辱她!

「媽,如果你打電話來,就是為了吵架,那我無話可說。」

「是我要跟你吵架嗎?今天我被人綁架了,是葉簡汐派過來綁架的我!她甚至要那兩個人來侮辱我!」

「簡汐不會做這種事,你對她再不滿,也不用編造這種謊話,來污衊她。」

「你……」

章子芩想罵人,可慕洛琛不想聽她說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章子芩聽到電話那邊傳來的忙音,又撥打了過去。

但再撥打,竟然提示已經關機!

章子芩壓抑了一整晚的怒火,瞬間爆發! 葉簡汐幫著郭嫂把飯菜端到餐廳,慕洛琛緩步走了進來。

她抬眸看向他,問:「打電話過來,是不是有什麼急事?如果有的話,你吃些飯,就過去一趟吧。」

慕洛琛想到剛才母親說的話,擰了眉頭,「沒什麼急事,不用理她。」

葉簡汐嗯了一聲坐下。

慕洛琛坐在了他身邊。

坐忘長生 一家人開始吃飯。

飯吃到一半的時候,門外響起嘈雜的聲音,葉簡汐停下吃飯,對郭嫂說:「你出去看一下,是怎麼回事。」

「是,少奶奶。」

郭嫂說著,往門外走。

剛走到門口,客廳的們忽然嘭的一聲,從外面打開。

章子芩帶著十幾個警衛往裡面沖。

郭嫂伸手去攔,但哪裡能攔的住?

很快,章子芩就衝到了客廳里,掃了一眼,注意到葉簡汐在餐廳坐著,怒聲道:「把她給我抓起來!」

警衛聽到她的命令,都擁擠向餐廳,要去抓葉簡汐。

「誰敢動一下!」

慕洛琛嘭的一聲拍著餐桌站起來,黑眸里透著濃烈的冷意。

葉簡汐沒明白怎麼回事,她知道章子芩不喜歡自己,可沒想過章子芩會帶著一大幫人,忽然衝進家裡要抓她!

所以她還沒反應過來,那些警衛就沖了過來。

慕洛琛凜冽的望著那些警衛,擋在葉簡汐跟前,揚聲吩咐郭嫂:「把外面的警衛全都叫進來,誰敢在這裡撒野,立刻趕出去!」

郭嫂轉身要出去。

章子芩一把抓住郭嫂的胳膊,朝著她的臉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給我站住,誰都不許出去!今天這事情不算清楚,沒完!」推開郭嫂,她怒氣沖沖的指著那些警衛大罵,「你們都愣著幹嘛!把葉簡汐給我抓住,今天誰不聽我的話,我就要了他的命!」

警衛想要上前,可忌憚著慕洛琛,又退縮了回來。

章子芩等了一會兒,見他們不動,踩著高跟鞋,蹭蹭的往前走。

到了葉簡汐跟前,伸手就往她的臉上抓。

慕洛琛抓住她手,聲音冷然:「我說過,誰都不許動她!」

「我偏要動她!我倒要看看,今天我動了她,你敢不敢為了她,殺了我!」

章子芩怒火中燒,使盡渾身解數越過慕洛琛,去抓葉簡汐。

葉簡汐擔心慕洛琛的身體,怕她力道大了,傷害到洛琛,上前想要阻攔她。

但就在她上前一步的剎那,章子芩深處左手,扯住了她的頭髮,把她拉到了跟前。

葉簡汐吃痛,抓住章子芩的手指往外掰,試圖讓章子芩放開自己。

慕洛琛在一旁,也抓住章子芩的手,讓她放手。

可沒用!

章子芩死也要扯下她的頭髮。

沒幾秒,葉簡汐就感覺被她拽住頭髮的那塊地方,一陣刺痛傳來。

種仙根 葉簡汐疼得,眼淚刷的湧出了眼眶。

章子芩扯完了一縷不罷休,又要拽她的頭髮。

慕洛琛臉色冰冷到了極點,抓住章子芩的手,往外用力的扭了一下。

咔嚓……

輕微的骨頭錯位的聲音響起,章子芩臉色瞬間變白。

慕洛琛摟著葉簡汐,把她從章子芩那邊帶了出來,俯首看著她頭皮上被扯掉的一塊,額前的青筋一根根的綳起,「你要是再敢碰簡汐一下,我就親手把你扔出去!」

章子芩捂著手腕,臉頰因為怒火變得通紅,「慕洛琛,為了這個歹毒的女人,你竟然要把我扔出去!你要是有本事,你今天就直接把我殺了!否則,我就把這個女人宰了,免得她再禍害我們慕家的人!」

葉簡汐聽到章子芩的話,可她完全沒去留意她話里的意思,因為此時此刻,她注意到,洛琛的唇瓣在發抖。

不……

整個人都在發抖。

葉簡汐以為他是氣的,所以握住慕洛琛的手,身體挨到他身邊。

「我沒事,阿琛,你別生氣,我們……」讓她出去就好了。

葉簡汐話還沒說完,慕洛琛忽然放開了她的手,大步的走向章子芩。

到了她跟前,抓住她一隻胳膊,把她往外面拉。

章子芩尖叫著,倒在了地上,死也不肯往外走。

慕洛琛冷著臉,彎腰要把她抱起來。

「慕洛琛,你個不孝子!我被葉簡汐派的人人拉去侮辱,你非但不責怪她,還為了她要把我丟出去!我沒你這樣的兒子!」

章子芩歇斯底里的喊著,掙扎中手無意中碰到了一旁,放在地上的小青花瓷,拿起來想也不想的就朝著慕洛琛胸口的地方砸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