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是嗎?」唐怡紅剛埋下頭,聞言之後便仰起頭來,看了方逸天一眼,微微嫣紅的俏臉顯得更加的明艷動人,增添了絲絲的嫵媚氣質,她忽而一笑,說道,「我的確是病了,既然你這麼的關心我那就幫我將這份會議記錄整理一下吧。」

方逸天一怔,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嗎?看來這關心也不能過度啊!

他笑了笑,說道:「小怡,既然病了那麼當務之急就是要治病,把病治好。說說,你那裡不舒服呢?」

「我就算是要治病也應去找醫生啊,關你什麼事呢?你要是真的關心我啊就應該幫我將這份會議記錄整理好了就行。」唐怡紅狡黠的笑了笑,嫵媚勾人的眼眸直勾勾的看著方逸天,說道。

「誰說不關我事?我會治病!」方逸天斬釘截鐵的說著,語氣堅定之極。

「啊?!!」唐怡紅微微詫異得叫了聲,而後說道,「你、你會看病?你少騙我了,我才不信哩!」

「不信?真是太傷我自尊了……」方逸天悲嘆了聲,而後深邃的目光定格在了唐怡紅美艷的臉蛋上,說道,「你說你是什麼病?我保證能夠替你緩解病情。」

「你不是說你會治病嗎?你既然會治病那麼還看不出來我是什麼病啊?」唐怡紅白了他一眼,語氣悠然的說道。

「這個、這個……」方逸天臉色有點尷尬了起來,他是會點針灸手法,不過要說中醫裡面的望聞問切他還真是不會。

「你不像是感冒發燒,既然你臉色有點發白,身子有點乏力……你肚子疼不疼?剛才你急著上廁所,該不會是肚子疼吧?」方逸天腦海中靈光一閃,問道。

「呃……」唐怡紅臉色一怔,俏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醉人的紅霞,嬌艷欲滴。

「我知道你是什麼原因了,其實你並沒有生病,只是例行假期來了,身體不舒服所致,對吧?」方逸天輕吁了口氣,緩緩說道。

什麼?例行假期?這混蛋,非要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嗎?真是羞死了……唐怡紅咬牙切齒的看著方逸天,眼眸中儘是一片嗔怨之色,臉上早已經是嬌羞萬分起來! 唐怡紅美艷的臉上已經是泛起了一抹嬌艷的羞意,不管怎麼說,一個女人聽到一個男人談論著自身最為私密的事總會有點不好意思,她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方逸天似乎是沒有顧及到唐怡紅心中的嬌羞之意,居然還厚著臉皮以著一副關切的語氣問道:「來這個之前你是不是著涼了?或則是喝了什麼冰涼的飲料之類的?肚子還疼不疼?」

「這、這……喂,方逸天,這是我的事,用不著你來管!好了,你快走開吧,我還要工作呢。」唐怡紅嬌羞萬分的嗔了他一眼,便低下頭開始整理手頭上的會議記錄。

「這怎麼行呢,我說了要幫你緩解的嘛。相信我,我能緩解你身上的不舒服之感。」方逸天說著便走到了唐怡紅的身邊。

「喂,你、你幹什麼?」唐怡紅條件反射的站了起來,美眸急切的看著方逸天,隱約有點不自在。

唐怡紅外表美艷性感,平時的時候雖說能與方逸天開著不咸不淡的玩笑,可但當方逸天靠近她的時候她還是有點緊張起來,站起來之後有點戒備的看著方逸天,如臨大敵般。

方逸天淡然一笑,說道:「用不著這麼緊張,你放心,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偽君子。只是本著一顆赤誠的心來為你排憂解難!」

說著,方逸天猛地伸手攬住了唐怡紅嬌柔的腰肢,右手手指輕輕地按住了唐怡紅腰肢上的巨闕穴,頓時,唐怡紅感覺到全身一陣麻痹,雙腿一軟,整個身體也禁不住的坐回到了座位上。

方逸天蹲下身,隨手抓起了唐怡紅的雙腿,伸手在她雙腿上的三陰交穴上力道或重或輕的按了起來,他的動作認真之極,臉色也很平靜,沒有絲毫的猥褻之色,彷彿是做著一件本該是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啊……方逸天,你、你快放手……」唐怡紅嬌呼了起來,銀牙緊咬,俏美的臉上羞紅一片,斥聲說著。

方逸天對唐怡紅的話充耳不聞,雙手依然是在極有規律的按摩著,或重或輕的力道隨著他那嫻熟的手法而在不斷的變換著,慢慢地,唐怡紅便是感覺到自身的三陰交穴處一片腫脹溫熱起來,而這股熱流也瞬間蔓延了她的全身,竟是帶給她一種舒爽愜意的感覺來。

隨著方逸天持續不斷的按摩,唐怡紅竟是感覺到自己小腹間的疼痛正在逐漸的減消,她那張原本蒼白的臉色竟是慢慢地有了潤紅之色,整個人也恢復了不少的精神來。

她眼眸流轉著,看著方逸天那張臉色認真的臉,突然感覺到他此前說的並非是假話,原本她還一心的以為方逸天那麼說不過是為了調戲她的,如今看來她好像是誤會了方逸天,方逸天還真的是能夠替她緩解身上的不舒服之感。

「現在好點了嗎?」

約莫按摩了十多分鐘後方逸天抬起臉,看著唐怡紅,笑了笑,問道。

「啊……」唐怡紅心中一驚,從那紛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連忙點了點頭,輕咬著下唇,囁嚅著說道,「現、現在好點了,方逸天,謝、謝謝你了。剛才我還誤會了你呢。」

「沒事,我這個人經常被人誤會,我早已習慣。」方逸天一笑,無所謂的說道。

唐怡紅一怔,而後便是沒好氣的笑了笑,說道:「這也怪不得我,誰讓你之前總是做出讓我誤會的事呢……」

方逸天愣了愣,隨即明白了唐怡紅話中所指,想起了此前他對唐怡紅近乎是非禮的舉動來,不過那也是事出意外不是?

「咚咚咚……」

這時,辦公室門外驟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這聲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聽在唐怡紅的耳中無疑是晴天霹靂,怎麼說她此刻與方逸天之間的舉動多少有點近乎於曖昧,要是讓別人看到了肯定是要誤會了,因此她臉色一變,連忙收回自己的雙腿,低聲說道:「我、我已經沒事了,有人來了……」

方逸天也理解唐怡紅身上的反應,便站起身來,開口問道:「誰啊?」

「是我。」門外竟是響起了林淺雪那嬌美動聽的聲音。

「小雪?」方逸天心中一怔,走過去打開了門口,門外果真是站著絕美萬分的林淺雪。

「小雪,你來找我?」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下班了,可以走了,送我回去吧。」林淺雪看著方逸天,輕聲說著,而後轉眼看向了唐怡紅,說道,「怡紅姐,已經下班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嗯,大小姐,我知道了。」唐怡紅連忙說著,眼角的餘光瞥向了一旁的方逸天,俏美的玉臉泛起了一陣異樣的紅潮。

不過好在林淺雪並沒有注意到唐怡紅臉上的異樣潮紅,她的一雙美眸似乎是縈繞在了方逸天的身上。

「下班了?這麼快!那麼走吧……小怡,早點回去休息吧,今天你身體不舒服不是嗎?」方逸天朝著唐怡紅一笑,暗中朝她眨了眨眼。

「怡紅姐?你身體不舒服嗎?那麼你早點回去休息吧,要不你明天別來上班了,休息幾天,我給你假期。」林淺雪聞言后語氣關切的說道。

「不用了,多謝大小姐。其實沒什麼大問題的,沒有方逸天說的那麼嚴重。」唐怡紅笑了笑,說道。

「哦,那你也早點回去吧。我跟方逸天還有點事就先走了。」林淺雪微微一笑,說道。

「大小姐慢走。」唐怡紅應聲說道。

隨後,方逸天便與林淺雪走了出去。 玫瑰莊園,林家別墅。

方逸天與林淺雪驅車駛進了別墅前院,而後停下車來,雙雙走下了車。

「你等我一下,洗個澡就跟你過去。王華說他那邊的準備已經完成,讓我們現在都可以過去了。」林淺雪說道。

「看來王華還是挺積極的嘛……為了討你歡心都不惜成本了。」方逸天嘿嘿一笑,戲謔的說道。

「是啊,他可比你有誠意多了,哪裡像你似地,當初一點行動都沒有,我就稀里糊塗的被你、被你佔了便宜去……」林淺雪嗔怨的說著,絕美如玉的臉泛起了陣陣紅潮,嗔了方逸天一眼便加快腳步朝著裡面走去。

方逸天訕訕一笑,跟了上去,說道:「小雪,你這是要去洗澡?你看我是不是也應該洗個澡?要不咱倆一起吧,這樣也省事多了。」

「什麼?!」林淺雪雙肩微微一顫,站住腳步,轉頭看著方逸天,漂亮白皙的臉蛋寫滿了嬌羞詫異之色,而後她沒好氣的嗔了方逸天一眼,說道,「你想的美,才不跟你一起洗呢……」

說著,臉生紅潮的林大小姐加快腳步的走進了別墅大廳裡面,換下鞋子之後便朝著樓上走去。

方逸天饒有興趣的看著林淺雪跑上樓時那妙曼婀娜的身姿,禁不住笑了笑,心想著看來林大小姐在某方面上還是很害羞的嘛,最主要的是跟林大小姐之間還有著一膜之隔,如果突破了這層關係那麼日後跟唯美清純的林大小姐享受鴛鴦浴也不是什麼難題!

方逸天與林淺雪回來后吳媽也走了出來,方逸天笑著跟吳媽打了聲招呼,也走進一樓的衛生間沖個涼水澡。

很快,方逸天隨便沖個澡完后便走了出來,衣服沒換,不過頭部的頭髮倒是梳得油光亮滑,他看了眼時間,沖個澡都用不到七八分鐘,心想著林淺雪應該沒有那麼快洗完澡,正準備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喝點熱茶,可想了想,他忽而一笑,朝著樓上走去。

林淺雪果真是還沒洗完澡,二樓的浴室中傳來了陣陣水流嘩啦聲,想起林淺雪這個極品的大美女正在裡面光著身子洗澡的模樣,還真是讓人浮想聯翩,欲罷不能。

不過方逸天也不會低俗到要去浴室門口偷窺的地步——當然,最主要的是沒條件,就算是過去了也有一扇門口阻隔著,什麼都看不到!

方逸天索性走進了林淺雪的閨房中,聞嗅著林淺雪閨房中那淡淡的幽香氣味,還真是沁人心脾,回味無窮。

床頭上灑落著林淺雪換下來的衣服,上面兀自還殘留著她身體的陣陣體香,不需拿起來聞嗅就能聞到。

邊上放著的衣櫃其中的一扇櫃門敞開著,露出了裡面那一整排的各式各樣的衣物。

方逸天坐在房間里的沙發上,悠然的點上了根煙,看樣子似乎是在靜等著林大小姐沐浴完之後走回來。

其實,一個女人最美麗最誘人的時刻莫過於她的出浴圖了,那將會是她們最原始的美麗容貌!

平時濃妝艷抹的女人看著很美艷性感,可那很大一部分是基於她們臉上那一層厚厚的脂粉,唯有在她們出浴瞬間才能看清她們最原本的容貌,是美是丑便可立即看出。

而像林淺雪這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美女,出浴的時刻自然是讓人嚮往,引人入勝。

…………

突然,門外響起了一陣輕微走動的腳步聲,接著,房間的門口哐當打開,林淺雪走了進來。

她微微側著頭,手裡拿著一塊毛巾擦拭著頭髮,身上裹著一件粉色的浴袍,走進來的她一時間還沒有留意到房間內還存在著方逸天。

因此走進房間后她轉身關上了門,回過身來后伸手將身上裹著的浴巾輕輕解下。

「啊……」

林淺雪剛將身上的浴袍脫下,目光朝前一看,竟是看到方逸天這個挨千刀的混蛋一臉愜意的坐在沙發上,雙眼正在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身子看!

「你、你……你這個壞蛋,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林淺雪嬌呼了聲,連忙將手中的浴袍再度裹在了身上,一雙美眸半嗔半怨夾雜著無盡嬌羞的目光剜向了方逸天。

方逸天嘿嘿一笑,說道:「我這不是一直想欣賞你的出浴圖因此在此等候嘛……說真的,這時候的你真的很美,美得我都沒有絲毫的褻瀆之意。」

「你、你給我去死好了……你快給我出去!」林淺雪氣得跺了跺腳,嬌羞之極的說道。

「出去?你是要換衣服吧,沒事,我轉過頭不看就是。」方逸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行,你快給我出去,我才不信你的話呢!你這個壞蛋,你暗中打什麼心思別以為我不知道!」林淺雪嗔怨的說著,走過去將方逸天拉了起來。

方逸天訕訕一笑,聞嗅著從林淺雪身上傳遞而來的帶著點點沐浴芬芳的幽香味道,還真是沁人心扉,讓人為之心醉。

軍門撩歡:紈絝少爺別性急 「好,好,我出去,不過你得要滿足一下我的願望才行。」方逸天笑著說道。

「什麼願望?」林淺雪一雙秋水美眸警惕的看著方逸天,問道。

方逸天笑而不語,突然伸手抱住了林淺雪那嬌柔的身軀,輕吻了好幾下這才心滿意足的走了出去!

「該死的壞蛋!」

林淺雪看著走出去的方逸天,忍不住跺了跺腳,美麗的臉蛋早已經升上了一片緋紅之色,口中沒好氣的嗔罵了聲。

……………

方逸天在樓下靜等了十分鐘左右,隨後便是看到林淺雪拖著一曳長裙款款走了下來。

V字型低胸設計的弔帶長裙完美的勾勒出了她那婀娜妙曼的身子,盡顯玲瓏曲線,胸前稍稍袒露的雪白肌膚光滑細嫩,嬌柔萬分。

圓潤的腰肢纖細柔軟,往下則是高高隆起的翹臀,修長筆直的大腿走動間搖曳生姿,散發出一絲高雅華貴的氣質,宛如女神的降臨。

「呼!簡直是瑤池仙子下凡,真的很美!」方逸天端詳了一會,讚歎說道。

「你少跟我油嘴滑舌了,出發吧。」林淺雪沒好氣的白了方逸天一眼,說道。

「是,是,一切都為美麗的大小姐效力。」方逸天一笑,跟著林淺雪走出了別墅門外,準備赴王華一手組織的晚會去。 「去哪兒?」

方逸天待到林淺雪坐上車子之後問道。

「嗯,先去妃妃的酒吧吧,說好了現在酒吧里匯合,然後跟妃妃、可人她們一起過去。」林淺雪說道。

「好,沒問題!」方逸天一笑,驅車朝著炫色酒吧飛馳而去。

一路上,林淺雪安靜的坐著,俏美如玉的臉上抹著淡淡的粉腮,染上了一層不顯眼的嫣紅,平添了幾分嫵媚的氣息,婉約的氣質中透出一絲的高雅雍容,像是大家閨秀,端莊美麗,將她身上的風情都演繹了出來。

車廂內彌散著的都是林淺雪身上的淡淡馨香,那是一種讓人百聞不厭的味道,馨香而又淡然,如同柔風細雨般的滋潤人的心間,如沐春風,置身其中自然是美妙之極。

「小雪,我發覺就算是跟你獨處一起,不說話也很溫馨。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方逸天轉眼看向了林淺雪那張精緻美麗的容顏,笑著說道。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林淺雪芳心一緊,表面上雖說不動聲色,不過心間卻是泛起了一絲溫馨的暖意,她美眸撲閃間看向方逸天,笑了笑,說道:「你少來了,現在跟你獨處,你要不是在開車,鬼才相信你什麼都不做呢……」

這句話倒也是大實話,方逸天老臉一陣尷尬,嘿嘿一笑,說道:「小雪,話不能這麼說,我要是沒什麼作為只怕你心中也不樂意呢。我這個人還是很識趣的,總不能等到你需要擁抱的時候開口說了我才過去抱你吧?那樣多麼的大煞風景啊!」

「就知道嘴甜!也不知道你說這樣的話哄了多少女人。」林淺雪美眸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開什麼玩笑,你不是知道我的本性高遠,這樣的話只對你一個人說,永遠只對你一個人說!」方逸天口中趕緊的說著,心中卻是默默地將藍雪、舒怡靜、慕容晚晴、甄可人、師妃妃等一眾美女的名字加了一遍。

誒,既然要當一個博愛的好男人那麼總不能厚此薄彼不是?

明明知道方逸天口中的話不過是糖衣炮彈,甜言蜜語,可林淺雪聽了之後芳心卻是一陣竊喜,有種情不自禁的欣喜高興,心裡頭也泛起了一陣陣的暖意來。

女孩子本就是喜歡聽自己喜歡的男人口中的甜言蜜語,這本是無可厚非,就連林淺雪這樣高貴美麗的千金大小姐也不能例外,因此心中歡喜之極,可她美麗的臉上不動聲色,輕啐了聲,說道:「你少跟我來這套了,你快安心開車吧,真是的。」

方逸天嘿嘿一笑,加快了車速,半個多小時後車子便徐徐停在了炫色酒吧的門前。

「我先進去叫妃妃她們,你在車裡面等著吧,很快就出來。」林淺雪囑咐說道。

「行,要不要我護送你進去?我生怕你這等下凡的仙子走進去之後會引起酒吧內男性牲口的一陣騷動。」方逸天一笑,說道。

「你去死好了,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林淺雪白了他一眼,禁不住噗哧一笑,便走下車,朝著酒吧裡面走去。

方逸天也走出了車子,身子倚靠在車子上,點上了根煙,深吸了一口,目光微微眯起,欣賞著林淺雪那搖曳生姿妙曼婀娜的背影,那也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啊。

…………

方逸天指間夾著的香煙剛抽到半截,便是聽到了酒吧出口上傳來一陣嬉笑的說話聲,放眼看去,便看到了林淺雪、甄可人、師妃妃、許倩這四個風格迥異的美女緩緩走了出來,邊走邊談,嬉笑不已,看著還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這四個美女中,甄可人與師妃妃已經是被他成功的俘獲身心,林淺雪的芳心已經被俘獲!剩下的只有一個狐媚性感的許倩!

想起此前許倩對他三番兩次的若有若無的挑逗,還真是讓他有點心癢不已,這個狐狸精還真是天生的尤物,對著男人具有著無以倫比的誘人魅力,她的一舉一動間都會牽動起與她的年齡極不相符的性感成熟的身段。

今晚的她更是身穿著一件低胸緊身的裙子,勾勒出了她那讓人幾欲噴血的火爆身段。

「大壞蛋,你在看什麼呢?看你目光就知道不懷好意。」這時,四個美女走近了,甄可人嗔了方逸天一眼,開口說道。

方逸天一陣語噎,苦笑了聲,說道:「可人,你可別冤枉人,你沒看到我的目光是多麼的純情?」

「格格……」許倩禁不住的一陣嬌笑了起來,花枝亂顫,成熟的身材曲線晃動起伏,誘人眼球,她吃吃笑著,說道,「大混蛋就是大混蛋,說話都這樣的不要臉皮!」

方逸天決定跳過這個敏感的話題,繼續談論下去還真不知道會發展到什麼程度,他一笑,說道:「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該過去免費的大吃大喝了,看來我一個男人跟你們四大美女一塊赴晚會,指不定要羨慕死多少男人呢。」

說著,方逸天轉眼看向了一旁知性成熟的驚艷美女師妃妃,恰好師妃妃那雙俏美的鳳眼也看向了他,兩人目光交錯的瞬間,師大美女眼眸中閃過一絲的嬌羞之意,那張美麗出塵的玉臉微微一紅,不經意間轉移了目光。

「好啦,我們走坐車過去吧,王聰說是在郊外的紅茶私人會所,誰知道這個地方的?」林淺雪開口問道。

「我知道,大家跟著我保准沒錯。」方逸天一笑,鑽進了車子里,林淺雪坐上了他的車。

師妃妃她們三人則是坐著甄可人開過來方逸天從慕容軒手裡贏過來的法拉利,跟在方逸天的車子身後,朝著郊外的紅茶私人會所飛馳而去。

一路上,方逸天心中美滋滋的,說來也是,他一個男人,攜著四大美女赴晚會,只消想想便知道那場面是多麼的拉風了! 方逸天曾與蕭姨去郊外的紅茶私人會所參加過晚會,干他以前那種職業的,對道路的路線是過目不忘,銘記在心的,可以說是一種本能。

因此,在方逸天驅車的帶領下,用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便行駛到了郊外的這家私人會所。

私人會所外有著身穿燕尾服的侍者,方逸天等人驅車駛來之後有著專門的泊車人員上前幫忙泊車,而後將鑰匙交回給他們。

會所內傳來一陣陣的歡聲笑語,不用說,裡面已經是聚集著不少人,而且從現場停放著的豪華轎車來看,前來參加聚會的只怕都是一些名門望族的公子哥大小姐。

林淺雪她們四個美女走下車之後方逸天與她們一道朝著會所裡面走去,站在門外的身穿著一套白色西裝的王華看到林淺雪她們后已經是飛快的迎上前來,臉上帶著溫文爾雅的笑意,盡顯斯文穩重之色,笑著說道:「淺雪,你來了,我已經等你多時了。」

「喲,這不是小華嗎?穿得跟白馬王子一樣,挺帥的嘛,倒是有我三分的氣派,不錯,不錯。」方逸天看到王華之後開口說著,也不知道他這句話是在誇王華還是誇他自己。

王華英俊的臉上一陣的尷尬,看了眼方逸天,臉上依然帶著和氣的笑意,說道:「不敢,不敢,我跟方先生還是不一樣的,不能同日而比,我自認不敢與方先生相提並論。」

「喲,好,不錯,不錯,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認識,朽木可雕,朽木可雕啊!你現在當然還不能與我同日可比,不過你也不要灰心,你還年輕,路還很長,一步一個腳印的走著,總有一天,你也會望到我的項背。」方逸天笑著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王華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旁邊的林淺雪她們聽著心中一陣想笑,說起來她們還真是沒有見過像方逸天這般厚臉皮的傢伙,居然如此大言不慚的誇著自己,這樣的話都好意思說得出口。

王華那張臉微微一變,只覺得方逸天就像是一團棉花般,無論他怎麼的暗中冷嘲熱諷都擊在了這團棉花中,毫無借力感,那種感覺讓他感到很憋屈窩囊,可表面上卻不能怎麼著,只能幹笑著。

「我們走進去吧,我可是空著肚子過來的呢。」甄可人忽而一笑,開口說道。

「走吧,一起走進去。」林淺雪也是一笑,說道。

「哦,差點忘了,你們先進去坐坐,晚宴一會兒就開始了。」王華回過神來,連忙說道。

王華說著,便正欲將林淺雪等四大美女朝著會所裡面引進去,可這時,一直剛勁有力的大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按住了他。

王華心中一怔,回過頭來,便看到方逸天正笑眯眯的看著他,接著,方逸天笑著說道:「小華啊,我知道你花大本錢辦這個晚會不容易,因此特地給你帶過來四個美女,你看我這煞費苦心的,一會兒你可不能虧待了我……對了,這家私人會所似乎是有著不少山珍海味,一會兒我想吃點什麼都可以隨便點吧?」

王華看向方逸天,目光深處閃過一絲的厭惡之色,不過他並沒有將這絲厭惡之色表露出來,而是淡然一笑,說道:「一會兒你想吃什麼輕便,我想我還是請得起的。」

「爽快,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爽快!」方逸天讚許一笑,而後便快步追上了前面走著的林淺雪等人。

會所裡面已經是聚集了十幾個年輕男女,男的身著正裝,盡顯紳士模樣,女的長裙拽地,其中有幾個頗有姿色的美女周旋在眾多男人的身邊,眾星捧月般,成為男人眼中的焦點。

不過這一局面隨著林淺雪她們的走進而瞬間改變!

林淺雪、甄可人、師妃妃與許倩這四個風情迥異的大美女隨隨便便一個都是美艷無雙,或高雅或冷傲或驚艷或性感,任何一個來到這樣的場合都會成為所有男人目光中的焦點,更何況是一下子走進來四個?

一瞬間,會場中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紛紛注視在了林淺雪等人的身上,似乎是忘記了呼吸。

其實能參與這次的晚會的年輕男子不是官家子弟就是富二代,見過的美女無數,可是像林淺雪、師妃妃她們這樣讓人為之眼前一亮怦然心動的美女還真是所見不多,因此一個個的目光都被走進來的林淺雪她們四個所吸引,眼中閃動著異樣之極的光芒。

類似於這樣的注視林淺雪她們似乎是早已習慣,見怪不怪,因此走進會所裡面之後徑直朝著一張空著的桌子走去,紛紛坐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