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放心,我肯定不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許醉凝見沈清晏這麼懂事,滿意的點點頭。

開學的第一周學校的規矩是不上課,用來新生軍訓。

許醉凝、周雙卿和沈清晏收拾好東西就趕緊去報道了。

路上,許醉凝的臉跟旁邊沈清晏的臉形成了鮮明對比,好像美女與野獸似的,引開了許多同樣走在路上的人回頭。

「我的天哪,你們看那個穿白裙子的美女,真漂亮啊,這屆新生質量還真挺不錯的,這個妞就是我喜歡的類型。」

「你瞎了啊,你看看旁邊那個黑衣服的女的,這是新生質量不錯?看見她我今晚要做噩夢的,無語死了。」

「我呸,你啥居心啊還讓我看,快別看了,跟旁邊的女生一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長這麼丑還敢站在美女旁邊,只能說她勇氣可嘉。」

路過的男生議論的聲音一點遮掩都沒有,直接大聲的喊出來,談話完完整整的傳進兩人耳朵里。

沈清晏一臉歉意的打量著許醉凝的臉色,水汪汪的眼睛不斷的眨著,緊張而嬌羞的小聲勸道,「醉凝姐姐你不要生氣,這群男生眼睛不好使,別跟他們生氣。」

許醉凝什麼大風浪沒見過,又怎麼會把這群男生放在眼裡。

到了后,許醉凝見到了自己班的新同學們。

玄清大學的醫學院是精英班級,因此一屆只招收二十多個人,男生偏多。

梁子塗早早的到了,看到許醉凝是跟沈清晏一起過來的時候臉色都變了,一把把許醉凝拉到一旁去。

「你怎麼和沈清晏一起過來的!」

「她跟我一個宿舍的,所以我倆就一起過來了啊。」

許醉凝挑眉看著激動的梁子塗。

「你怎麼這麼討厭她?」

許醉凝印象里梁子塗是一個翩翩公子類型的人,就算當初得知季青霖接近他是為了錢,也只不過就晾著而已。

但是只有對沈清晏的時候梁子塗的敵意非常大。

「這女的特別噁心,我有一哥們喜歡她,她仗著我哥們喜歡一直吊著,還老煽風點火,我哥們到最後差點跟家裡鬧掰!」

許醉凝看了一眼遠處的沈清晏,只見她安靜的在那裡站著,緊張的握著手,旁邊有男生來搭話的時候她的臉都會紅,整個人看起來溫婉可親,人畜無害。

「行。」

她點點頭。

「我知道了,以後我注意一下。」

梁子塗擔心許醉凝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剛想再說兩句,著急的叫許醉凝的名字,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的教官走了過來。

他們班的教官姓王,是個特別嚴格,冷酷的軍人。

「軍訓一星期,你們別想簡單的輕鬆糊弄過去!」

他立正站好,冷眼掃過在場的學生們。

「現在開始排隊取衣服!不許挑挑撿撿的!拿了就立刻換上!」

大家不敢說二話,趕緊排好隊走到面前的桌子上拿迷彩服。

迷彩服分大中小三個號,女生一般都喜歡穿小號,所以她們爭先恐後的去伸手夠小號的軍訓服,就怕穿到大號的太臃腫。

但小號只有那麼幾件,所以到許醉凝的時候只剩下一件了。

許醉凝本來想直接拿上這件衣服,但是無意間在衣服周圍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點東西,手不由得一頓。

而這個時候,身後的女生突然伸手出來二話不說抓起衣服。

許醉凝抬起頭來看,才發現女生是顧薇薇,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旁邊,故意一擠搶下了這最後一件衣服。

「許醉凝,就你這個樣子,穿什麼都丑的很。」

她冷笑著看了一眼許醉凝,滿眼的輕蔑。

「所以你直接放棄吧,別跟我搶了行不行。」

顧薇薇說話的時候根本沒壓低聲音的意思,周圍的同學聽到這話都笑了起來。 楊柏也沒有想到,冷凝川把定妖錐殺向顏妖。楊柏震驚的看著冷凝川,而此時顏妖也瞪大雙眼。

「殺,我要殺了你!」冷凝川猶如瘋魔一樣,這些年承受的屈辱,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冷天絕都已經殺了,冷凝川居然有了這樣的選擇。

「殺了我?」定妖錐明明已經轟進顏妖的體內,可是顏妖卻不屑的笑了起來,在冷凝川的瘋狂當中,顏妖猛的爆發出來。

「轟隆隆!」金丹期的修為,體內的靈能化為波浪,持續的爆發,持續的擴散,整個涼亭的所在,彷彿颳起颶風一樣。

「冷家主!」楊柏倒吸一口涼氣,這變化太快了,楊柏也沒有反應過來,冷凝川直接就被轟飛出去,一口口鮮血噴出,驚恐的看著顏妖。

冷凝川倒在楊柏的腳下,身前一片血沫,冷凝川體內的靈氣全部混亂不堪。白髮豎立,冷凝川狼狽無比,也受到重創。

「哈哈,殺我?你看看,我穿的是什麼?」顏妖猛的長嘯起來,身上的衣服轟然碎裂,露出裡面的金絲軟甲。

「這,這是我父親的衣服!」冷凝川大吼一聲,那金色的絲線,那蘊含妖威的軟甲,明明是冷印祥以前的寶器,擁有強大的防守能力。

「冷凝川,你的選擇錯誤了,可惜了,冷印祥這一脈,今日就在這裡終結吧。」顏妖低頭看向定妖錐,定妖錐被金絲擋下,根本碰到內襯。

顏妖把定妖錐慢慢拿了下來,一片殺氣騰騰。滾滾洪流,在涼亭四周而出,此時的顏妖的背後浮現一座火山。

「轟隆隆!」顏妖修鍊海外之火功,九火神山法,空氣中已經傳來烤糊的味道,這裡彷彿已經在火山的邊緣。

「顏師傅住手,求你了,留他們一命,求你們了,只要你放過他們,讓我幹什麼都行。」冷月秀跪在地上,連連的磕頭,同時也希望看著師傅神衣,希望神衣出手幫助。

「閉嘴,冷月秀,你也看到了,剛才冷凝川做了什麼。當初大長老留他們一命,還讓他繼續當家主,現在看來,一肚子怨言,留著就是禍害。」

神衣不屑的說著,而顏妖已經朝著冷凝川走來,左手出現岩漿,只要落下,就能夠把冷凝川化為焦炭,化為灰燼。

「不,別殺我,求你了,我來,我殺了楊柏!」冷天絕猶如狗一樣,猛的趴了下去,朝著顏妖而來。

「混蛋,閉嘴,我冷凝川的兒子,怎麼能夠恩將仇報!」此時的冷凝川雖然重傷,可是以往的傲氣卻已經出來了。

「爸,我不想死,我怕!」冷天絕哭的已經渾身顫抖,而此時的冷凝川卻慢慢站了起來,渾身是血,卻艱難的吼道。

「來吧,一切都是我的錯,顏妖,你這個狗東西,就殺了我吧。」冷凝川已經放棄活下去的希望,捨生忘死。

「好,那我就成全你,廢物!」顏妖抬起手來,輕輕一彈,一道火球憑空而出,火球猶如世界一樣,盤旋而出,蘊含恐怖的火能。

巨大的火球,要毀滅一切,要徹底滅殺冷凝川和冷天絕,而且顏妖是故意的,獰笑的看著兩人,火球慢慢而來,運行的軌跡,炙熱的空氣,四周的萬獸都在驚恐的吼叫。

「兒子,別怕,來世還做冷家人。妹子,我對不起你。」冷凝川已經閉上眼睛,根本無法承受這股力量。

可就在冷凝川閉眼的時候,火球降臨,只是降臨的火球,突然不動了,燃燒火焰居然在慢慢熄滅。

一道道黑煙,從火球之上而來,顏妖就是一愣,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怎麼回事?」穿著金絲軟甲的顏妖,怎麼也無法相信,有人救下了冷凝川。

「誰讓你殺了?」冷酷無情,楊柏的目光冰冷的注視,此時的楊柏雖然躺著,可是卻猶如大魔王一樣。

「什麼?」所有人都一片嘩然,冷凝川猛的睜開眼睛,居然發現沒有死。而就在這時候,楊柏只是一個眼神,冷凝川和冷天絕的身體就轟然退後。

「不可能,你怎麼做到的?神魂之力?」顏妖怎麼能夠相信,中了七星海棠之人,氣力全無,神魂也會遭受重創,楊柏這個傢伙怎麼還有這麼恐怖的神念。

「你敢動他,我就敢殺你!」楊柏真的怒了,眉心的龍山神格轟然轉動,天地當中憑空出出現金芒,猶如龍爪一樣,當場就朝著顏妖而來。

「轟!」顏妖可是金丹期,當然感受到這股恐怖的神念之力,猛的一抬手,巨大的岩漿轟然出現。

「那我也殺了你,你都無法移動,能夠堅持多久!」顏妖真的出手了,四周的火焰,化為一個巨大的火圈,九火而出,一道道火圈,朝著楊柏而來。

「定!」楊柏雙眸燃燒驚人的光芒,此時神鼓和腰玲也都愣住了,看著楊柏散發強大的神念,兩人同時退後一步。

「轟隆隆!」楊柏的神念有多強,整個涼亭都被神念籠罩,昏暗的空間被龍爪撕裂,四周的颶風,當場煙消雲散,萬獸直接就被轟飛出去,只有那八大出馬仙的陰影,在涼亭四周盤旋。

岩漿在消融,楊柏的神念爆發的太快,在巨大的火圈面前,一股絕世的神威轟然降臨。

「不!」顏妖就感覺丹田的金丹轟然被鎖定了,意識海當中,出現楊柏的身影。楊柏如龍,楊柏如山,在意識海當中,楊柏就是神魔。

顏妖的意識海,當場就被楊柏給鎮壓下去,顏妖一口鮮血噴出,體內的一切,統統都被鎮壓。

「啊!」楊柏也長嘯一聲,用神念鎮壓一個金丹期,楊柏承受一股力量,此時的楊柏,雖然無法移動,可是背後浮現金色的光影,俯視的一切。

「楊柏!」冷月秀驚喜的看著楊柏,不過馬上就害怕起來,甚至捂住紅唇,獃獃的看著顏妖騰空而起。

「為什麼?」神衣也愣住了,楊柏剛才爆發的太凶了,那是什麼神念,直接就把顏妖給鎮壓下去。

「楊柏,放開我,你知道我是誰?」顏妖想要掙脫出去,可是身體已經凌空,一道道神念之力,猶如實質一樣,那是一個個金色的龍爪,抓住顏妖的身軀。

「你穿這衣服,配嗎?」楊柏深呼吸,雙眸已經化為金瞳,眉心綻放的光芒,奪目無比,只是一個意識,金絲軟甲,轟然從顏妖的身上解下來。

「轟!」軟甲蘊含綻放寶光,直接落在地上,朝著冷凝川的身邊而來。

「歸你了!」楊柏也不廢話,冷凝川已經徹底無語,激動的看著金絲軟甲,卻更加震驚的望著楊柏。

「為,為什麼救我?」冷凝川怎麼也想不明白,楊柏為什麼一次次相救,楊柏只是炎黃組之人,也不用保護冷家。

「你放開我!」顏妖瘋狂吼著,背後的火山已經消失不見,顏妖露出窟窿的疤痕,卻極度的兇殘。

「放開你?那我就放開了!」楊柏冷笑一聲,未等顏妖反應過來,龍爪抓住顏妖,猛的落向地面。

「轟!」力量太強了,地面皸裂,無數的裂痕擴散出去,出馬仙都嚇了一跳,顏妖猶如肉餅一樣。

「楊柏,我要殺了你,你這個混蛋!」顏妖痛苦的抬起頭來,剛吼完,身形又一次凌空,龍爪又一次抓住顏妖。

「你讓放我的,怎麼回事?不喜歡嗎?」楊柏冷酷的說著,而此時的顏妖氣血在沸騰,剛才那一下,差點毀了顏妖的身軀。

「楊柏,我是散修聯盟的長老,我是薩滿教的客卿,你看看你的身邊,你動了我,你以為你能夠出去?」顏妖猙獰的看著楊柏,身後有神衣,四周還有出馬仙,楊柏根本不敢動手殺人。

楊柏當然看到了,這片涼亭已經化為死地,八大出馬仙,已經躍躍欲試。

「你們用七星海棠暗害我,想要殺我?這是事實,記住了,我是炎黃組,從這一刻開始,你們全部都是罪犯,我以炎黃組的名義,告訴你們,你們統統被捕了。」

「而你,顏妖,死罪!」楊柏才不管那一些呢,說完這句話,龍爪抓住顏妖,又一次轟落下去。

「啊!」這一下,顏妖可慘了,身上的骨頭都斷裂好多,整個腦袋都被碾壓,那個疤痕已經擴大了,滿頭都是血。

「神衣,救我!」顏妖真的害怕了,楊柏動了殺氣,此時的楊柏凝聚恐怖的殺氣,神念都籠罩在紅芒當中。

「楊柏,你住手!」神衣不能夠等了,不能夠看在顏妖被殺。顏妖還有作用,一定要救下顏妖。

「住手?」楊柏冷漠的看向四周,而此時神鼓和腰玲已經站在兩個方向,金丹之威也在凝聚。

「楊柏,你放開顏妖,我們可以好好談一談。你雖然神念很強大,可是中了七星海棠,你依舊無法出去。」

「別給自己找麻煩,年輕人,這裡是薩滿教!」神衣森冷的說著,每一句,都蘊含天威。

「那又如何?」楊柏只是一句話,天地當中,冷家莊園的一處假山轟然騰空而起,空中傳來轟鳴聲。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楊柏這麼果斷,假山憑空而來,巨大的力量燃燒著金焱,神鼓和腰玲同時出手。

「殺!」衣袖化為天罡,腰玲出現鈴鐺,散發魔幻之威,想要封鎖楊柏的神念之力。

假山碎裂了,漫天都是塵土,而就在這塵土當中,顏妖發出凄厲的慘叫。而此時神衣猛的愣住了,一個龍爪轟進顏妖的丹田。

楊柏的目光太過冰冷了,神念抓住丹田中的金丹,楊柏當中所有人的面前,轟然用神念引燃了金丹。

「不!」這一下,神衣可嚇了一跳,猛的閃現而出,神鼓和腰玲也倒吸一口涼氣,猛的朝著冷月秀撲去,眾人閃現而出。

萬獸早就跑了,八大出馬仙,化為妖雲,從涼亭四周騰空而起。

「轟!」爆碎的金丹轟然擴散開來,不過這個金丹的威能,好像就在涼亭的範圍當中,那股自爆能量,簡直就是戰略導彈,直衝雲霄。

楊柏用神念控制,讓爆炸的威力,直上直下,涼亭是毀了,化為灰燼,神念形成的龍鱗護罩,也守護冷凝川和冷天絕。

顏妖早就死了,在金丹爆炸的時刻,顏妖就化為灰燼了。金丹期的金丹爆炸,那產生的能量,在虛空形成一個巨大的蘑菇雲。

冷家的莊園的上空,已經一片肆虐,這股能量,也讓後山當中,一些人看到。

楊柏是給冷狂跟宋端武傳遞消息,冷家莊園有巨變,同時楊柏也希望躲在後山的冷印青和王冥看到,最好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能夠讓冷狂救出冷印祥等人。

楊柏臉色也不好看,眉心的光芒也暗淡一些,七星海棠的毒性的確古怪,直到現在楊柏體內的龍氣也無法鎮壓七星海棠,靈霧也不好使,楊柏也無法移動。

「希望冷狂能夠看到!」楊柏輕聲說著,旁邊地上的冷凝川早就驚呆了,不過聽到楊柏的話,頓時就是一愣。

「轟隆隆!」自爆能量持續的擴散,楊柏已經閉上雙眼,希望能夠恢復一些神念。楊柏臉色蒼白無比,涼亭所在的位置,只有楊柏和冷凝川三人。

「你,你到底是誰?」冷凝川實在忍不住了,不過卻想到什麼,從腰間拿出一個葫蘆狀的東西,遞給楊柏。

「這是什麼?」楊柏本來在恢復神念,看到冷凝川手中的東西。

「雪妖淚,你趕緊吃下,有可能幫助你解毒!」冷凝川顫聲說著,不過楊柏根本就沒有動,只是操控神念,把葫蘆拿在手中,裡面是冰晶的碎片,楊柏根本搞不懂。

「楊組長,我只是從以前的典籍查到的,當初我妹子中了七星海棠,我就留意。雪妖淚無法徹底解開七星之毒,不過還是能夠鎮壓下去,我相信憑藉楊組長的體魄,或許能夠解開七星之毒。」

「不過,楊組長,你告訴我,冷狂是不是沒有死,你到底是誰?想要做什麼?」冷凝川死死的看著楊柏,趁著這個機會,想要問清楚。

「我只能夠告訴你,冷狂的確沒有死,他在山中,救一個人。」楊柏沉默幾秒,還是幽幽的說著,同時楊柏已經把那些碎片,扔進嘴裡。

「救一個人?」冷凝川看著楊柏服下雪妖淚,猛的愣住了,震驚無比的看著楊柏,好像想到什麼。

「是,是救?」冷凝川剛要詢問,而此時的楊柏卻搖了搖頭,慢慢的轉過頭來,冷酷的看著前方。

神衣凝立虛空,臉上已經一片怒容。神鼓和腰玲也騰空而起,卻抱著冷月秀,而冷家的莊園,那些冷衛手中都多出一個骨棒,死死的看著楊柏。

「楊柏,你居然敢殺了顏妖?」神衣能不憤怒嗎,楊柏不光毀了顏妖,還差點毀掉冷家莊園。

「他該死,你也該死,我說了,你們想要活命,就束手就擒!」楊柏淡淡的說著,明顯拖延時間,體內的雪妖淚已經開始運作,楊柏已經能夠感受到龍力在雪妖淚的幫助下,已經開始鎮壓七星海棠。

楊柏的一根手指,已經能夠活動了,這讓楊柏心中暗喜不已。

「束手就擒,你以為你是誰?當初的楊無敵,都不敢這麼說話。」神衣怒吼一聲,這麼多年,除了楊無敵,也就是楊柏這個傢伙這麼狂。

「我要是楊無敵,當初就敢滅殺你們,留著你們幹什麼?」楊柏更是不屑,父親楊無敵是殺神,就該斬殺這些人。

「楊柏,你說什麼?」 盛唐女帝 神鼓怒了,敗在楊無敵的手中,一直都是心魔。

「轟隆隆!」神鼓的皮鼓又一次鼓動起來,不過就在這時候,楊柏眯縫的眼睛,滔天的神念,又一次降臨。

「嗷嗚!」一聲龍吟,決戰千里,聲震八荒。恐怖的聲波,當場就讓神鼓無法呼吸,皮鼓根本無法敲擊了。

「什麼?」神鼓也愣住了,楊柏中毒的情況下,憑藉神念,就鎮壓薩滿之術,這讓神鼓有點黯然,楊無敵無法戰勝,如今的楊柏也無法戰勝。

「神鼓,一起!」腰玲也憤怒了,手中鈴鐺又一次而起,配合皮鼓,天地有靈,萬物消融,一股奇特之力,在山中而來,從風中而來。

天地飄出雪花,萬獸都在後退,這裡已經化為冰雪之地,神鼓和腰玲,好像在跳舞,每一個動作,每一個鼓點,每一個鈴聲,都震撼人心。

就在這時候,楊柏神念真正的破體而出,在虛幻之威當中,在薩滿教秘術的面前,一條金龍扶搖而起。

「什麼?」萬獸在臣服,一條巨大的金龍,通體猶如黃金澆築一樣,楊柏的神念徹底的爆發出來。

「嗷嗚!」巨大的龍頭面對神鼓和腰玲,龍吟不斷。這世上龍的出現,絕對的震撼所有人。尤其在薩滿教面前,萬靈之王,神龍出世。

「不可能!」神鼓一口鮮血噴出,皮鼓被龍吟吼出一個窟窿,腰玲手中的鈴鐺頓時暗淡下去,上面裂開一道道縫隙,再也無法傳來清脆鈴聲。

兩人臉色蒼白無比,在金龍面前,兩人才是螻蟻,只能夠仰視金龍。

神衣臉色也變了,楊柏的神念太強大了,也太凶了,堪比金丹後期,好像只有半步元嬰的大能,才能夠對抗這股神念。

而且神念化龍,這簡直就是神跡,神衣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神念之威。神龍,只有崑崙的龍道術,才有可能,楊柏這個年輕人難道跟崑崙有關,怪不得王冥要得到楊柏的一切。

金龍在遊走,漫天都是金色龍雲,龍爪所過的地方,眾靈退避,冷衛早就被神念給鎮壓了,一個個當場昏迷過去,冷家莊園,一片死寂。

「神龍!」冷凝川也仰望虛空,金龍出世,楊柏的神念徹底的爆發,如果不是中了七星海棠,楊柏是覺得強者。

「他到底為了什麼?父親,冷狂是去救你嗎?」冷凝川已經激動的想著,全然沒有看到,身後的冷天絕死死的看著這一切,眼神中有了其他的變化。

「楊柏,我小覷你了!」神衣沉默了,神鼓和腰玲已經受傷,楊柏的神念太過恐怖了,不過神衣也發現楊柏的臉色也蒼白起來。

「你真的能夠堅持多久?你的命運已經註定了,神念化龍,這才是你隱藏的秘密吧。」神衣也貪婪起來,如果能夠得到這樣的功法,神衣會成為薩滿教的大長老,或者可以取代那個封印許多年的神女,成為薩滿教傳承者,永遠統御薩滿教。

「出馬仙,何在?」神衣殺機頓起,而此時的神衣身上的衣裙轟然獵獵作響,手中已經出現一枚令牌。

「楊柏,小心!」冷月秀已經尖叫起來,出馬仙終於要出現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