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相智強腳下不動,鼻中一聲輕哼,那正在下沉的長刀,剛好盪開了長槍。

同時,一朵斗大的刀花一閃而逝,大刀直奔石波的面門,兩人一來一往,斗得旗鼓相當。

兩人出招雖然快速,但都是未慮勝先慮敗,線路十分清晰,先把自己的破綻護住了,然後再找對方的破綻,場面反而沒有龔力和吳澤相鬥那樣緊張激烈!

辰溪部落的姓氏,以石、時、易、余、秧、施、廖、彭等為主,但以石家的人口眾多,一家獨大。

辰溪部落的酋長,數百年來,一直由石家的人擔任,相當於世襲罔替,但又是通過實實在在的爭奪而得到的,因而石家在部落很得人心!

石家的底蘊非常深厚,人才濟濟,最主要是因為石家的槍法非常高深,辰溪部落的酋長,都是整個五溪蠻的槍王。

石波是石家這一代的傑出人物,石波的武功,在石家雖然未必是最高的,但他的槍法,絕對是最好的。

石波因為槍法高強,順理成章成為了酋長繼承人,主要是石家祖訓要讓槍法很好的傳承下來,維護槍王的榮譽! 雖然石家人才濟濟,家族天驕實力強勁,但參加蠻王之爭的選手,石家也只有石波一人。

因為一個部落畢竟不是一個家族,還是需要照顧了其他幾個大家族的面子的,畢竟參加蠻王之爭,是百年不遇的盛事!

因此,辰溪部落實力比較雄厚的易家、余家、施家、彭家,分別選撥出易俊、餘糧、施令和彭佳參加蠻王之爭。

因為這幾個家族的底蘊很深厚,選拔的人員武功高強、各有特點,團隊的整體實力排名第二。

這幾個選手的武功,或許比石家個別的俊傑略有不如,但相差非常有限,平常的切磋比試中也是互有勝負,不至於影響團體比賽的結果,也不完全算是照顧。

酉溪部落的姓氏,以麻、歐、章、張、符、胡、相(向)、田、王、梁、洪、馮、陳等為主。

無獨有偶,酉溪部落的酋長,這兩百年來,也都是在相家挑選出來的,但相家的實力並不是一家獨大,而是相家的刀法大大有名,一枝獨秀。

兩百年前,相家的傑出天才相單程,不但號稱刀王,還是五溪蠻公認的第一高手。

他曾經帶領以酉溪部落為主組成的蠻族軍隊,多次擊敗朝廷大將。

據說東漢開國功臣,威名赫赫的伏波將軍馬援,也是敗在他的手下,後來與朝廷和談以後,被官軍用計射殺,但他在五溪蠻的威名不減。

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辰溪部落酋長號稱蠻族槍王,部落的勇士都偏愛槍法,這次他們參加比試的團隊,全部都是用槍好手!

酉溪部落的酋長,號稱蠻族刀王,部落勇士,十有八九都是練刀的。

這次參加蠻王之爭,酉溪部落選拔出來的四名勇士,分別是張山、胡天、田石、陳慶,也都是刀法行家。

這次兩個部落的比拼,頓時演變成了「刀槍之戰」,為了兩個部落和兩大家族的榮譽,擂台上的石波與相智強的比斗,也漸漸打出了真火。

石家的槍法和相家的刀法,本無高下之分,但與使用刀法和槍法的人有很大關係。

石波和相智強,同樣的武藝嫻熟,但因為身體條件和天賦有很大的差異,就有了高下之分,石波因為身材不高,舞動長槍就有些吃力!

丫鬟青曼 而相智強身高臂長,施展長刀刀法就更加順手,剛開始還看不出什麼,但三百個回合之後,石波開始落入下風,五百回合以後,石波的身形開始慢了下來。

一見取勝無望,作為槍法名家,也不好死纏爛打,石波跳出戰圈,直接認輸了。

本來石波上來開始搶攻,就是想搶得先機,逼迫相智強出現破綻,但沒有如願,還是被拖入了漫長的持久戰。

好在這第一輪是循環賽,五個部落只淘汰最後的一名,石波雖然輸了首場比試,但辰溪部落還有機會進入決賽。

後面四個人的比賽,辰溪部落終於亮出了整體實力高出一籌的優勢,後面的比試呈現出一面倒的現象。

首先是辰溪部落的易俊戰勝張山,接著是餘糧險勝胡天,把比分反超。

但酉溪部落的田石,終於止了他們的連勝勢頭,雖然最後彭佳戰勝了陳慶取得三場勝利,還是沒有幫助辰溪部落獲勝。

總比分是三比二,雖然辰溪部落在後面多勝了一場,但因為主將石波失敗了,按照比賽規則,這樣的結果,只能算做是平局,雙方都能接受。

比賽結束以後,天還沒有黑,但今天的比賽就到此為止了,現在已經到了農閑季節,大家都不介意比試多舉行幾天,再說在晚上挑燈夜戰,畢竟還是對比賽有影響的。

晚上回到住處,馬謖雖然只是充當一名合格的觀眾,但還是有些疲勞,他是因為觀摩十個人的武功,還要與自己的功夫相印證,收穫頗多,心神的耗費自然不小。

而馬良也是相當疲勞,他是因為關心比賽的結果,心情太過緊張所致。

在現場,馬良排兵布陣,指揮若定,一派高人形象!

但拉著馬謖回到自己的房間以後,立馬顯出憂色,開始向馬謖詢問他對比試的看法。

馬良留下來勞心費力,主要是看好沙摩柯的前途,想要幫沙摩柯當上蠻王,他可不想白忙乎一場!

馬謖當然知道兄長心中的疑慮,他本來想把自己的看法和盤托出,猛然又想起了夢中那「言過其實,不可大用」的評語,不由把要說出來的話頭,又咽了回去。

看著兄長急切的表情,他也不想兄長太過擔心,就模稜兩可的回答道:

「我看沙摩柯取得勝利的幾率還是很高的,他在今天的比賽中,應該是保留了實力,他是想麻痹後面的對手,這個戰術的運用,還是非常成功的!」

聽了馬謖這話,馬良雖然還是將信將疑,但臉色卻緩解了不少。因為馬謖從小學文習武,雖然喜歡錶現自己,給人不太穩重的印象,但見識還是不錯的,料事也很准!

馬謖晚上的覺睡得更外的香甜,破天荒一個晚上都沒有做夢,第二天早上起來精神抖擻,他抄起自己的長槍,在院子里練習了一遍馬家槍法,自覺進境頗大。

沙摩柯隨馬良走了過來,情不自禁叫了一聲:「好!」他這可不是奉承之語,作為行家裡手,他自然是看出了馬謖的槍法不凡!

三人一起共進早餐,然後又一起早早來到了沙場,馬謖和雄溪部落的選手坐在一起,準備繼續觀看比試。

這次馬謖夢中出現的情景,是一個連續的過程,對他的影響頗大,他安靜的坐在那裡,聆聽著沙摩柯指點選手們的武功和相互交流經驗。

要是以前,馬謖肯定忍不住,絕不會放過出風頭的機會,會搶著發表意見,對昨天的比試很中肯的品評一番,甚至把自己武藝長進的事情,都會亮出來博取眼球。

馬謖多次仔細回想了夢中的情景,並反思了自己的性格缺陷,決心要下大力氣,改變自己的命運,從改變性格開始。 五個部落參加比試的選手,都早早到場了。

但主席台上的貴賓,有幾個卻姍姍來遲,等到主席台上的貴賓都就坐了以後,沙酋長才宣布開始。

第二天的比試繼續進行,首先進行的是樠溪部落和武溪部落的比試,實力排名第三的武溪部落,還是第一次亮相,大家都很期待。

武溪部落的姓氏,以田、彭、雷、賴、秧、楊、陽、羊等幾大家族的人數最多,武溪部落的酋長繼承人叫楊峰。

楊家在武溪部落的情況,和沙家在雄溪部落的境況非常相似。雖然楊家族長成為酋長已歷三代,但楊家本身的實力,因為受族人數量不多的限制,並不十分強大。

但楊家近幾年的人丁較旺,尤其是這年輕一代,連續出現了幾個練武奇才。

要是擱在以前,楊家這幾個後輩雖然資質出眾,但受限於家族徹底傳承武功秘籍的檔次不夠,就算把家傳的武功練到極致,也很難躋身頂級武將的行列。

但現在不同了,楊家族長成為酋長以後,本來底蘊不深的楊家,已經今非昔比了。

因為掌控了部落的那些頂級武功秘籍,楊家這兩代人中,出現不少的武功高手,在五溪蠻的名聲不弱。

這次參加「蠻王之爭」的酋長繼承人,是一個叫楊峰的天才,年齡只有三十歲出頭,比沙摩柯還要年輕不少,是酋長繼承人里最年輕的。

參加比試的其他人,選拔方法與其他部落差不多,每個家族先限定一個人參加角逐,武功最強的四人,就是參加比試的人。

這次武溪部落的另外四名選手,分別是雷樹、賴春、白水和楊榮。

武溪部落除了主將楊峰,這次參加蠻王之爭的另外四名選手,還有一名叫楊榮的高手,也是楊家的選手。

這次楊家有兩名選手參加,屬於多吃多佔,但得到武溪部落各大家族的認可!

主要是因為楊榮的武功極高,和楊峰相比是同樣的出色,在酋長繼承人的爭奪中,兩人大戰上千回合,沒有分出勝負。

在平時的訓練和切磋中,楊峰也不能戰勝楊榮,只是場面上略微佔優!

在參賽的二十五個勇士中,楊榮絕對能夠排在第六名,戰勝其他主將,也是大有希望的!

賀然雖然在第一場就敗北,但因為他是輸給了號稱打遍蠻族無敵手的沙摩柯,沒有人敢輕視他。

楊峰上到擂台上,拿出了他慣用的長戟,小心翼翼地與賀然對峙起來。

賀然雖然輸了第一場,但並沒有怯戰,還是主動發起了進攻,楊峰因為已經觀看了他與沙摩柯的比試,對賀然的進攻套路,早就有了對策。

楊峰可沒有沙摩柯那種神力,但武功造詣卻也不弱,但並沒有被賀然的搶攻遏制,很快就反守為攻了。

因為楊峰知道,久守必失,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他舞動長戟,虎虎生風,與賀然展開了對攻。

楊峰與賀然的武功相若,是真正的旗鼓相當!

他們雖然兵器的式樣不一樣,但重量都是七十二斤,而且兩人的氣力也是相當,打得非常痛快,他們兩個慢慢忘記了勝負,全身心投入到比試之中!

賀然的武藝本來到了一個瓶頸,這樣一來,竟然又有了一些進境,而楊峰的武藝,本來還有提升的空間,自然也是受益不淺!

台下的沙摩柯,本來就是一個武痴,一見兩人的招式空靈跳脫,也是腦中靈光一閃,跟著進入了感悟之中。

楊峰的身材可不低,比沙摩柯低了小半頭,但比賀然高了半頭,這身高雖然在武功比試中未必就有優勢,關鍵是楊峰天生一雙猿臂,靈活異常。

楊峰把長戟舞得風雨不透,以快打快,看起來卻也不怎麼吃力,賀然走的是剛猛的路子,不能以力破之,自然是無計可施。

時間過去了半個時辰,賀然因為體力消耗過大,喘息聲清晰可聞,動作也變得有些僵硬,跟不上楊峰的節奏,只能是主動認輸。

明知自己無法獲得蠻王之位,但兩連敗的結果,還是讓賀然一臉的黯然,非常落寞地離開了擂台。

超級手機 辰溪部落雖然獲勝的希望渺茫,但也激起了其他人的鬥志,在上場比賽中立下功勛的伍菊,迫不及待地衝上了擂台。

武溪部落因為楊峰拔得頭籌,其他的選手自然不會示弱,排在第二位的雷樹,與伍菊戰在一起。

雷樹排在第二位,他的武功自然非常高明,在另外三個人中,也確實是武功最好的!

而且雷樹天生神力,性如烈火,擅使雙錘,是武溪部落中唯一使用重兵器的人。

雷雲和賀雲不同的是,他雙錘都是實錘,重量都是四十八斤,在比武場上,是有名的拚命三郎!

但雷樹排在四人的第一位,其實武功較之楊榮,還是頗有不如。

而楊家已經多佔了一個名額,自然不會再在已經定好的排位上斤斤計較,引起團隊內部不和,索性就把楊榮排在了最後一個。

伍菊有了和賀雲雙錘相鬥的經驗,上去以後並沒有急於搶攻,雷樹卻提起雙錘就砸,左右輪流出擊,急若流星,伍菊又陷入了苦苦防守之中。

好在雷樹畢竟是重兵器,並不能持久,連環十八錘打完以後,也是難以為繼,中間有一個短暫的停頓蓄力的過程,才能開始下一輪的攻擊。

伍菊當然不會放過反守為攻的機會,他的波風刀法使將開來,只見銀光閃閃,刀光滾滾而來。

雷樹雖然體力尚存,但因為重鎚跟不少刀光,他只能把雙錘舞開,形成一片錘影,把刀光完全擋住。

這種防守堅持了半盞茶的功夫,雷樹就因為體力消耗而難以為繼,只能非常憋屈地認輸,他其實是輸在伍菊的武功剛好克制他。

伍菊扳回一局,他又一次立功,同時也激勵了後面的幾個隊友!

隨後出場的吳澤,也是憋著一股子勁,上一次與雄溪部落的比斗,在與龔力的比拼中,他的實力不濟,束手束腳,輸的心裡有些窩囊! 吳澤與龔力那場艱難的比試,對他的武藝提升,還是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武藝的提升與蛻變,還是實戰的效果最好!學到的書本知識,如果不經過實踐運用,永遠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也許是巧合,剛好這次與吳澤對陣的賴春,也是一個使長槍的高手。

吳澤回去以後反思,也制定了不少對付槍的招數,現在又見到使槍的高手,不由躍躍欲試。

有了與龔力對陣的經驗,把自己的那些破解招數用出來以後,吳澤表現得遊刃有餘,在一百招以後,就確立了自己的優勢,不到三百招,就取得了勝利。

樠溪部落雖然實力排名最後,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他們開始發威了,以二比一反超,武溪部落的形勢有點不妙。

因為這場比試,實際上是確定第一輪淘汰名額的關鍵之戰,也就是說,誰要是把這場比賽輸了,十有八九就是第一個被淘汰的部落!

楊峰不愧是武溪部落的酋長繼承人,坦然接受這兩場失敗,並沒有怨天尤人,單這份定力,就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他雖然心中焦急萬分,但面色不變,不但沒有責怪輸了的二名隊友,而且還給予了鼓勵。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其實楊峰的心裡,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接受平局的結果,因為他的堂兄楊榮,肯定能夠贏得一場比賽的勝利。

也許是受到楊峰的鼓勵,第三個出場的白水,氣勢如虹,這次是白水的刀對劉洪的槍。

白水受到了吳澤的啟發,現學現賣,把他的那些破解招數,盡數用劉洪你的身上,白水的刀光如潮,一浪高過一浪!

劉洪上次的比試漫不經心,而且是以槍對槍,雖然輸了比試,但在對付槍法方面,多少有些心得。

這次以槍對刀的比賽,他卻是有些措手不及,接招后就被克制住了,只能隨著白水的節奏走,慢慢就跟不少節奏,落入了後手,陷入苦苦防守之中。

槍本來就是善攻不善守的兵器,劉洪也想贏了這場比賽,但因為力有不逮,用盡手段,甚至用出了底牌,也無法反守為攻。

隊長刁蠻妻:老婆說了算 久守必失,不到兩百招,劉洪露出了一個破綻,白水一直在尋找機會,抓住這個破綻,閃電般的一刀劈飛了劉洪的長槍,贏得了比試勝利,為武溪部落帶來了曙光。

白水的這場勝利,對武溪部落太重要了,以楊峰城府之深,都沒有能夠抑制住自己內心的激動,高興得跳了起來。

楊峰情難自禁,發出了爽朗的歡笑,整個武溪部落的人,都沸騰起來了!

雖然還只是二比二平,但大家都知道,武溪部落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何況武溪部落的人都知道,最後出場的楊榮,可是一位武功可與楊峰比肩的高手,他的獲勝應該在意料之中。

樠溪部落雖然失去了直接獲勝的機會,但還是可以戰平,至少不到最後一場,不會早早就被淘汰出局。

因此,樠溪部落最後出場的譚花,今天可是卯足了勁!昨天他直接認輸了,雖然是為了保存實力,但部落里還是頗有微詞。

尤其是部落里的那幾個美貌少女,看向他的目光都變了,不但沒有了以前的那種崇拜,竟然還有一絲鄙夷,讓他心中憤懣難平,但又不能發作!

這最後的一場比試,事關重大!譚花不管是為了部落的榮譽還是為了自己的臉面,他都必需全力施為!

譚花是用刀的好手,而楊榮用的卻是長戟,與楊峰的兵器相同,但在武藝套路上,卻不盡相同,各有千秋。

楊家兩代族長相繼上位酋長,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十年,但在武功方面,楊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他們雖然可以參考部落的頂尖武功秘籍,但也不能全盤照抄,更不能酒這樣作為家族的傳承武功。

楊家一旦丟失酋長的位置,新任的酋長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收回部落的武功,楊家子弟再也不能修鍊和使用,否則就是惹禍上身。

因此,楊家的才智之士,一直在閉關,準備創立自己的頂級傳承武功,但在選定武器上,頗費思量。

因為常用的武器是刀、槍、戟,再就是那些重型兵器。

而辰溪部落的石家號稱槍王,酉溪部落的相家號稱刀王,如果選用刀槍,作為楊家的家傳武功,難免要出現意氣之爭。

底蘊不夠的楊家,現在很低調,可不敢授人以柄,引火燒身,最後楊家老酋長一錘定音,選定了戟法。

楊家其所以選定戟法傳家,因為楊家的兩任酋長,都是以戟法成名,而且武溪部落的密室,還珍藏了一本殘缺的霸王戟法。

通過楊家兩代族長的努力,加上其他人的參與,以兩個酋長所練戟法為藍本,參照霸王戟法,融合刀法、槍法等其他武功的精髓,創立了楊家的傳承戟法。

經過十年的努力,楊家一十八路戟法的招式已成,但在修鍊方法上,兩代酋長出現了較大的分歧。

第二代酋長正當壯年,體力充沛,他本來也是天生神力,把這戟法使得大開大合,以力取勝,走的是偏向剛猛的路子。

而老酋長本來是技巧型的高手,現在年老力衰,修鍊這套戟法講究身形的騰挪變化,以巧取勝,偏向輕巧的路子。

最後是誰也說服了誰,決定讓下一代修鍊以後,再比試確定優劣。於是,兩人相約各挑了一個三代弟子,老酋長挑的是楊峰,而現任酋長挑的就是楊榮。

就兩個人教出來的徒弟而言,楊峰奪得了酋長繼承人的殊榮,事實說明是老酋長更勝一籌,詮釋了「生薑還是老的辣」這句俗語。

老酋長雖然證明了自己的正確,滿足了他的好勝心,但他可沒有老糊塗,心裡跟明鏡似的。

楊榮的成就也是非常矚目,實際上楊峰修鍊的戟法,並沒有什麼優勢可言。

老族長不為己甚,也認可兒子的修鍊方法。

最後是兩種修鍊方法兼蓄並存,並列為家族傳承武功,怎麼修鍊,由後輩修鍊者自行取捨,戟法也需要後輩不斷去完善。 楊榮作為現任酋長的武功傳人,雖然走剛猛的路子,被人克制的可能性大些,但只在實力相近的情況下,剋制才有用處。

而譚花的刀法,也是偏向於剛猛的路子,他上到擂台以後,就開始了猛攻,而楊榮輕描淡寫就化解了他的攻勢。

兩人相鬥的情形,與賀然與沙摩柯有些相似,但楊榮可沒有想給譚花留面子的打算,耐著性子讓他把十八招刀法使完了。

一看譚花再沒有新招使出,楊榮手中的鐵戟畫了一個圓弧,一挑一磕,就把譚花的長刀打落在地,取得了比試的勝利!

譚花前後不到五十招,就完敗在楊榮的戟下,創造了本次輸得最快的記錄,他自己也臊的滿臉通紅,快速回到辰溪部落的座位,連頭都不敢抬!

對楊榮擊敗譚花使用的武功,幾個酋長繼承人也有些動容,因為他們幾個,面對譚花,也難以做的比他更好。

樠溪部落和武溪部落的比試,有些大起大落,讓人目不暇接,最後武溪部落險勝,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比賽結束以後,雖然還沒有到吃飯的時間,但大家還是坐下來,把帶來的中飯給吃完了。

這次休息時間稍長一些,然後開始下午的比試,是雄溪部落與酉溪部落的比試。

雙方主將沙摩柯和相智強,在擂台上相對而立,兩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凝重。

雖然酉溪部落的整體實力排名第四,但相智強的武功卻是不弱,能穩贏他的估計也就是沙摩柯,他贏下石波,反映出他的武功已經達到前三的水平。

至於最後與辰溪部落打成平手,是因為辰溪部落其餘勇士的武功略高於其他部落。

就算是雄溪部落,如果馬良沒有提前調整勇士的出場順序,估計極有可能被辰溪部落逼平。

雖然所有選手都已經亮相,大家對每一個人的實力也有了一個直觀的了解,但對比試結果,沒有人能夠完全料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