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陳雲峰捏了捏拳頭,「做為若斯妹妹的男朋友,當然有責任驅趕像你這樣的蒼蠅咯!」

齊雲圖突然沖了上來。

陳雲峰沒想到就這麼動手了,有些措手不及。齊雲圖像發了瘋似的猛攻陳雲峰,拳腳相加,這小子雖然有些娘娘腔,不過速度力量卻還真不含糊,而且似乎有些跆拳道的架勢!陳雲峰被打得節節後退!

樓道上擠滿了人,吼叫連連,大家都非常興奮的樣子。「雲圖加油!」有女聲為齊雲圖打氣。旁邊的龐源登時氣不打一處來,瞪了她一眼,扯著嗓子吼道:「老大加油!揍死那個娘娘腔!」這話一出,立刻引來眾多女聲憤怒的目光。

陳雲峰處於被動境地,感到非常窩火,他那股瘋勁不禁上來了!只見他猛然大吼一聲,隨即開始瘋狂反撲!完全不顧對方拳腳打在自己身上只管進攻!那股子拚命的氣勢令齊雲圖心驚不已!不過齊雲圖的拳腳並沒有放緩意思!

雙方拳腳你來我往,齊雲圖的跆拳道技巧表現得淋漓盡致,每一腳踢出都顯得那樣的力量不凡!陳雲峰完全沒有任何搏擊功底,不過那股子瘋勁卻非常驚人!竟然在氣勢上絲毫不落下風!

兩人互蹬了一腳,均失去平衡,向後倒退數步才站穩。

齊雲圖盯著陳雲峰,緊抿著嘴唇,神情已經沒有剛才那麼囂張了,反而隱隱流露出害怕之色,剛才陳雲峰表現出的氣勢有些嚇著他了!這就叫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他齊雲圖雖然囂張,但碰到陳雲峰這種瘋子,還是不免心裡發憷!

陳雲峰學著電影里太極拳的模樣擺出一個架勢,朝齊雲圖勾了勾手指頭,挑釁道:「再來!看我一招收拾了你!」

周圍的眾女生大罵陳雲峰囂張!陳雲峰呵呵一笑,沖齊雲圖道:「小白臉,你可真是母豬殺手啊!」他這話一出,不僅齊雲圖氣青了臉,那些女生們也都氣得不得了,因為陳雲峰的話分明就是說她們是母豬,這對於女人來說絕對是不可接受的侮辱! 邪獵花都 陳雲峰其實也不想侮辱她們,不過這些花痴實在是太討厭了!就像一群圍著你腦袋嗡嗡打轉的蒼蠅一般!

「小白臉,怎麼還不動手?難道你怕了?」陳雲峰一臉輕蔑的模樣。

齊雲圖被陳雲峰氣得完全失去了理智,朝陳雲峰衝來。陳雲峰嘴角一挑,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齊雲圖衝到陳雲峰面前,陳雲峰突然雙掌向前一推,同時口裡大喝道:「降龍十八掌戰龍在野!」

啊!齊雲圖竟然慘叫一聲,倒飛了出去,飛過一群人的頭頂,重重地摔在樓道上!

現場鴉雀無聲,全都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所有人看陳雲峰的眼神都變了,有那麼些敬畏的味道!剛才那一幕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誰見過有人能將一個人打飛出這麼遠?就算是世界重量級拳王都不可能做到啊!難道這個平時不顯山露水的傢伙竟然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陳雲峰拍了拍手,一臉輕鬆地道:「搞定,收功!」

所有人都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齊雲峰的狗腿子們慌忙奔到齊雲圖身旁。齊雲圖在他們的攙扶下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一臉驚駭而又怨毒地盯著陳雲峰。

人群中突然出現了騷動!接著一個頗具威嚴的聲音傳來,「誰在打架?」原來是教導主任趕到了!有人流露出興奮之色,暗道:這下有好戲看了!

有人指著陳雲峰道:「高三二班的陳雲峰把齊雲圖打了!」

教導主任吃了一驚,看到齊雲圖被人攙扶著站在不遠處,連忙奔了上去,一臉關切地問長問短。隨後轉過身來面對陳雲峰,換了一副嘴臉,指著陳雲峰喝道:「陳雲峰!你居然敢在學校里打架?我要處分你!」

陳雲峰大為不滿,「你就這麼定了我得罪了?你怎麼不先了解情況?」

「哼!難道人家雲圖會冤枉你嗎?」

龐源撇了撇嘴,陰陽怪氣地道:「雲圖雲圖的!叫得真親熱啊!我看你是想巴結人家父母吧!」

現場的學生們立刻起鬨。教導主任大為惱火,指著龐源威脅道:「龐源,你污衊老師!難道也想挨處分嗎?」

龐源根本就不甩他,「我就這麼說了!你怎麼著?」

教導主任沒想到一個學生竟然敢這麼跟他說話,氣得不得了,不過卻又不好因此發作,於是把目標對準了陳雲峰。只見他冷著臉走到陳雲峰面前,很有氣勢地道:「跟我到辦公室來!」陳雲峰看了一眼滿臉幸災樂禍的齊雲圖,「那他呢?」

教導主任使勁推了陳雲峰一把,「我叫誰就是誰!究竟你是教導主任還是我是教導主任?」這傢伙擺明了要護齊雲圖。

辦公室內,教導主任圍著陳雲峰轉了一圈,「你的事大了!居然在學校打架!按照校規,我可以將你開除!」

陳雲峰憤憤不平地道:「這件事明明是齊雲圖挑起來的!你居然不調查就要處罰我?」

教導主任冷笑一聲,「這件事我已經查清楚了!你再說什麼也沒有用!」陳雲峰急眼了,怒喝道:「你想害我?」

教導主任感到有些意外,按照他的一般經驗,被他這樣一番話嚇唬之後,對方應該緊張恐懼得不得了,可是眼前這位除了憤怒之外似乎既不緊張也不害怕! 「鄧大哥,那小子被教導主任帶走了。」一名墨鏡男向老鄧報告道。

老鄧呵呵一笑,「這小子也不是個安分的主!」

「鄧大哥,我們要插手嗎?」

老鄧搖了搖頭,「這種事情不該我們管!」

一個如同瓷娃娃般可愛的女生風風火火地衝進了圖書館,「若斯姐若斯姐!」正在窗戶邊溫習功課的李若斯抬起頭來,看到那個女生,不禁一笑,「是小月啊!怎麼這麼急急忙忙的?」小月,全名黃小月,與李若斯一樣都是高三一班的學生,從上幼兒園開始就是兩人就是最要好的朋友,感情非同一般!黃小月長得非常萌,雖然已經十七八歲了,但卻像個小孩子似的,學校里的老師們都非常喜歡她!

黃小月奔到李若斯對面,獻寶似的道:「若斯姐,那個齊雲圖向你的男朋友發起了挑戰呢!」

李若斯愣了愣,沒好氣地道:「胡說什麼呢?什麼男朋友?我哪有男朋友?」

黃小月一臉詫異地道:「若斯姐你怎麼忘了?你不是當眾說那個採花大盜田伯光是你的男朋友嗎?」

李若斯這才想起之前的事情,不解地問道:「他怎麼成採花大盜田伯光了?」

黃小月抿嘴一笑,「若斯姐你不知道!前幾天,那傢伙走進教室的時候,居然滿臉的口紅呢!」 沒有如果 黃小月手舞足蹈地道。「有傳說說他那天與十幾個女人大戰了幾百回合!所以大家就送了他這樣一個外號!」隨即憤憤不平地道:「哼!做為若斯姐的男朋友居然敢在外面鬼混!下次見到他,我一定替若斯姐咬他!」說著還露出了她那可愛的小虎牙。

李若斯揉了揉額頭,沒好氣地道:「小月,你一個女孩子怎麼好關心這些事情呢?」

黃小月很可愛地歪著腦袋,一臉疑惑地問道:「難道不可以嗎?」

李若斯嘆了口氣,苦笑道:「真拿你沒辦法!」頓了頓,「對了,你剛才說齊雲圖找他決鬥?這是怎麼回事?」

黃小月彎著月牙眼笑眯眯地道:「還不是為了若斯姐嗎?」隨即手舞足蹈地道:「田伯光好厲害啊!居然把那個小白臉給打飛了出去!」

「結果呢?」

「結果田伯光被教導主任帶走了!」

「完了?」

黃小月很老實地點了點頭。李若斯打開面前的教輔資料,開始做起來。黃小月非常意外地問道:「若斯姐,你不去看一看嗎?」

李若斯拿鋼筆尾部輕輕地敲了一下黃小月的腦門,沒好氣地道:「這關我什麼事啊?」

黃小月眨著大眼睛,「他們兩個可都是為了若斯姐呢?」

李若斯翻了翻白眼,沒再理會黃小月了。

教導主任的辦公室內,教導主任還在威脅陳雲峰。陳雲峰氣憤地道:「教導主任,你想要討好齊雲圖的父母,也不至於如此下作吧?」教導主任雙眼一瞪,怒喝道:「你可真頑固!不要以為你不承認,我就治不了你!找幾個證人很容易的!」

陳雲峰見對方撕破了臉,也就沒什麼好顧忌的了,「別以為你是教導主任,就可以一手遮天!你要真敢這麼干,我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鬧得全天下皆知,我看你怎麼收場?」

教導主任鐵青著臉奔到陳雲峰面前,「你敢威脅我?」

陳雲峰冷笑一聲,「你不是也威脅我嗎?」

教導主任冷哼一聲,「你說什麼都沒用!這一次我還真就要辦了你!」

「好啊!那你就辦吧!到時候我不介意把你的醜事全都在網上抖出來!」陳雲峰這完全是在賭!教導主任就算有什麼事情,他一個學生又怎麼可能知道?不過他推測像這種馬屁精,十有八九肯定屁股不幹凈,因此打算賭一賭!

教導主任面色一變,「你說什麼?」

陳雲峰看見教導主任的神情,不禁暗道:有門。「哼,你做的那些事還要我一一說出來嗎?你要真想魚死網破,我奉陪到底!看到時誰更倒霉!」

教導主任氣急敗壞,揮起巴掌想要扇陳雲峰,卻沒有扇下去。陳雲峰盯著教導主任的眼睛,一副咱們走著瞧的神情。教導主任最終心虛了,放下了巴掌,色厲內斂地道:「我行得正,坐得端,沒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陳雲峰好整以暇地道:「那咱們就走著瞧!」語落竟然轉身朝門口走去。

教導主任慌了,急忙叫道:「你要去哪?」

陳雲峰轉過身來,「你說呢?」

教導主任軟了下來,急步走到陳雲峰的面前,一臉和氣地道:「小陳,剛才只是一個誤會!你何必這麼生氣呢?按照程序我也該向你問一問情況不是?」

陳雲峰嘲諷道:「怎麼?難道教導主任不打算處罰我了?」

教導主任搓著手一臉為難地道;「這件事情很難辦啊!齊雲圖的父母你是知道的,我可不敢得罪他們!我想做做樣子給他們看,希望小陳你能體諒!」

陳雲峰沒好氣地問道:「那你還是要處分我咯?」

教導主任連忙解釋道:「只是做做樣子!只是做做樣子!小陳你看……」

陳雲峰覺得對方畢竟是教導主任,要是得罪得太狠了,恐怕得不償失,「那你想要怎麼樣?」

「這個,嗯,我公開對你進行批評!不過絕不會記入學籍檔案!小陳你看……?」

陳雲峰譏諷道:「聽你這話好像我還佔了便宜似的?」

教導主任有些難堪的樣子,低聲下氣地央求道:「小陳你就幫幫忙吧!」

陳雲峰想要拒絕,不過心念一轉,看向教導主任,「幫忙可以!不過做為交換,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教導主任連忙點頭道:「可以可以當然可以!」雖然答應得很爽快,不過卻一臉擔憂的模樣。

陳雲峰沒好氣地道:「你不用這副樣子!我不會要你當眾跳脫衣舞,也不會要你去爬樹摘果子!我只要你給我開一個證明,能隨時離開學校,並且可以遲到早退!」

教導主任鬆了口氣,意氣風發地道:「「這好辦!我馬上就辦!」 「你說他會不會被開除啊?」一個學生好奇地問同伴。同伴搖了搖頭,「難說啊!教導主任擺明了要討好齊雲圖,說不定真會開除陳雲峰!」

陳雲峰的死黨,龐源和肖邦兩個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教導主任辦公室的門突然打開了,整個校園彷彿一下子安靜了不少。看見陳雲峰雙手插著褲袋優哉游哉地從辦公室里走出來,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難道教導主任沒有處分陳雲峰?這不可能吧?

龐源、肖邦連忙奔了上來。「老大,怎麼樣了?」龐源關切地問道。

陳雲峰呵呵一笑,「沒事。走,回教室去!」龐源和肖邦交換了一個詫異的眼神。

一節課後的課間休息時間,廣播里公布了對陳雲峰的嚴厲批評。黃小月拿手肘撞了撞旁邊的李若斯,一臉壞笑的神情。李若斯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陳雲峰雖然受罰了,不過齊雲圖並不解恨,他想要用來另外的辦法教訓這個落了他臉面的傢伙!

中午放學了,陳雲峰立刻前往約定的那家火鍋店。

半個小時之後,陳雲峰一個人來到那家火鍋店外。這家火鍋店坐落在郊區城鄉結合部,周圍的環境相較於市中心顯得非常惡劣,稱得上是髒亂差!亂七八糟的電線遍布在這片天空中,各種私搭亂建的建築到處都是,很多建築上都被油漆畫了一個大大的『拆』字,不過這顯然並沒有影響當地居民的生活;狹窄的街道上熙熙攘攘,街道兩旁沿街分佈著無數小攤販;不遠處座落著一家髮廊,門口站立著十幾個衣著暴露正在閑聊的女人,這家髮廊顯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陳雲峰要去的火鍋店就位於髮廊隔壁。

陳雲峰雙手插著褲袋走進火鍋店。火鍋店坐了很多人,一眼望去全是黃毛紅毛。火鍋店裡非常安靜,陳雲峰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身上。熊哥坐在當中的一張圓桌前,身旁及後方或站或坐著十幾個混混,其實不止這十幾個人,這火鍋店內的所有人只怕都是熊哥的馬仔!

陳雲峰徑直走到熊哥對面,扯出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熊哥冷笑道:「小崽子,你想怎麼談?」

「按照之前的約定!」

熊哥哈哈大笑,輕蔑地道:「就憑你這樣一個小崽子?」一揮手,「憑你沒資格跟我談條件!」身後的刀疤臉威脅道:「小崽子,識相的把錢交出來,否則你別想走出這個門!」

陳雲峰看向熊哥,「熊哥,你不能不講道義吧!」

熊哥一臉嘲諷地對眾人道:「你們聽見了嗎?這小崽子居然想跟我談道義!」眾人哈哈大笑,笑得非常放肆。

熊哥面色一冷,「我只再說一遍!把錢交出來,你可以離開這裡!否則,哼!」

「那胡瑤的事呢?你打算如何處理?」

熊哥打量了一眼陳雲峰,沒好氣地道:「毛還沒長齊,卻跑來學別人風流?小子,胡瑤的事情你管不著!她早晚會是我的女人!而你的錢只是買你自己的平安!」這番話非常囂張!完全把成與否能當成了任由他們宰割的羔羊!

陳雲峰非常憤怒,對方分明就是在耍他!「看來你根本就沒打算要談!」

熊哥嘲弄一笑,「跟你這種小崽子有談的必要嗎?小子,道上混講的是實力可不是道義!」隨即流露出不耐煩之色,「好了!廢話說完了!你現在只有兩條路,要麼自己乖乖把錢交出來,要麼我的人來取!」眼睛盯著陳雲峰,威脅的意味非常明顯。

陳雲峰取出那張四千萬面額的現金支票,「支票在這!不過我不打算給你!」

熊哥冷冷一笑,「小崽子,我看你是活膩了!動手!」

刀疤臉和旁邊一個黃毛當即便要上前。

然而就在這時,十幾個穿著黑西裝戴著墨鏡的大漢突然闖了進來。店裡的人都不禁一驚。

那十幾個墨鏡男徑直來到陳雲峰身後,顯然就是來給陳雲峰撐場的!

熊哥沉聲道:「居然敢跑到老子的地盤鬧事!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動手!」

店內的幾十號人當即抄起棍棒砍刀便要動手了!

不過他們很快便停了下來,面露驚恐之色。因為他們面前的那些墨鏡男居然全部掏出了手槍,對著他們!

熊哥皺起眉頭,眼前的景象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你們究竟是什麼人?」語氣雖然依舊不善,不過卻顯出色厲內斂的味道。

老鄧看向熊哥,冷冷一笑,「姓熊的,膽子不小啊!居然敢跟我們對抗?」左手打開左側的衣襟,露出一個鳳凰徽章。熊哥一看到這個徽章,登時面色大變,「你,你們,你們是,薛,薛家……?」

老鄧冷冷一笑。

陳雲峰站了起來,朝熊哥走去。熊哥完全沒有了剛才的張狂,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

陳雲峰笑眯眯地問道:「熊哥,你剛才說什麼來著?」

熊哥心慌意亂,「那,剛才,剛才是個誤會!我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也不敢同薛家作對啊!」不由的咽了口口水,心裡鬱悶地不得了,他怎麼也不沒想到,原本十拿九穩的事情居然會踢到這樣一塊鐵板!這可怎麼辦才好啊?!

陳雲峰裝腔作勢地冷冷一笑。熊哥心裡咯噔了一下。

陳雲峰把熊哥的神情看在眼裡,心裡就像是三伏天喝了冰水一樣舒爽!

陳雲峰淡淡地問道;「你說這件事該怎麼了結?」

熊哥連忙賠禮道:「是我有眼無珠!是我混蛋!您大人大量,就不要跟我這種小腳色計較了吧!」熊哥的手下瞠目結舌,他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熊哥居然會如此低聲下氣的!?同時也感到,對方的來歷肯定非同尋常!薛家,究竟是什麼來歷呢?

陳雲峰沒好氣地道:「就這樣?」

熊哥想了想,恍然大悟,連忙取出一疊支票,寫了一張一千萬的單子,雙手交給陳雲峰,一臉諂媚地道:「這點錢聊表歉意,還請陳兄弟收下!」

陳雲峰接過支票,看了一眼支票上一千萬的數字,心裡樂開了花。毫不客氣地收起了支票,冷冷地道:「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我本來也不想逼迫你們,是你們自己不知輕重!」熊哥連忙點頭附和,心裡卻鬱悶得不得了!

「我不希望你們再看見你們騷擾胡瑤!明白嗎?」

熊哥連忙道:「不敢不敢!絕不敢了!今後胡小姐就是我們的姑奶奶!」 五大三粗的熊哥一臉諂媚的模樣,就如同一頭大黑熊在討好主人似的,那模樣很滑稽。

陳雲峰笑道:「自己給你姑奶奶打個電話,把這件事說清楚!」

熊哥連聲答應,好像生怕答應慢了會惹陳雲峰不高興似的!連忙取出手機,撥打了胡瑤的號碼。片刻后,電話通了。陳雲峰清楚地聽見手機里傳出胡瑤有些膽怯的聲音。

「姑奶奶!……」熊哥一臉諂笑地叫了聲。

陳雲峰和老鄧不禁笑了起來,熊哥的那些手下們則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樣,而電話里的胡瑤顯然沒反應過來,停了好一會兒才說話。

……

熊哥結束了通話,來到陳雲峰面前,諂媚道:「陳兄弟,你滿意了嗎?還有什麼吩咐?」

豪門女傭:惡魔總裁寵上癮 陳雲峰拍了拍熊哥的臉頰,調侃道:「你倒是挺乖的!好了,這件事就這樣吧!」轉身朝門外走去。熊哥帶著一大群馬仔恭恭敬敬地將陳雲峰等人送出了大門,從始至終都在點頭哈腰賠笑臉!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站在美髮店門口那些衣著暴露的女郎們看到這一幕,紛紛猜測起陳雲峰的身份來,在她們看來,熊哥就已經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而如今這樣一個大人物居然在那個少年身旁滿臉堆笑地賠小心!那個少年究竟是什麼來頭啊?

陳雲峰等人登上三輛黑色轎車,熊哥站在陳雲峰所乘的轎車旁滿臉恭敬地揮手告別。

轎車離開了,熊哥長長地出了口氣。

「熊哥,他們究竟是什麼人啊?」刀疤臉終於忍不住問道。誰知熊哥轉過身來就給了他一巴掌,「混蛋東西!你不是說他沒有背景嗎?」

刀疤臉捂著臉頰委屈地道:「他的父母確實只是小職員啊!」

熊哥雙眼一瞪,「放你娘的屁!小職員?小職員能調動薛家的精銳好手做他的護衛嗎?」

「也許,也許他是出錢臨時雇傭的吧?」

熊哥狠狠地蹬了刀疤臉一腳,憤怒地罵道:「你當薛家的人跟你一樣,有錢就行?媽的!這小子分明就是薛家的重要人物!」

「熊哥,這薛家是什麼來頭啊?」光頭好奇地問道。

熊哥眼中流露出回憶之色,「薛家,我本來也不知道他的存在,直到三年前,老闆帶我去參加一個會議!在那個會議上,我第一次見到了薛家的人!」看了眾人一眼,「你們肯定無法想象,連老闆那種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都對那個薛家人極為客氣,甚至可以說是奉承!」

眾人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他們是知道熊哥口中的『老闆』的,那可是個黑白兩道都可以橫著走的人物,連他都極為忌憚,那薛家究竟有多大的實力?!眾人不禁咽了口口水。

熊哥掃視了眾人一眼,正色警告道:「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不要去招惹那個女醫生了!要不然沒人救得了你們!」

眾人連忙點了點頭,現在就是給他們借個膽,他們也不敢了!

嘟……熊哥的手機突然響了!熊哥取出手機,看了看號碼,眉頭微微一皺,打開來,「張醫生,有事嗎?」

「熊哥,胡瑤的事情究竟怎麼樣了?這都過去多久了?」電話里張醫生的語氣顯得非常不滿。

「哼!張醫生,你可給我找了個好差事啊!差點沒把自己給賠進去!」

「熊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難道不知道,胡瑤跟薛家有關?」

「薛家?什麼薛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