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路彥昭點了點頭:"去吧,準備好了,跟我一起去地下拍賣場!"

林彬點了點頭,快速的退出去。

話說,秦未央從路彥昭房間里出來,還是感覺跟做夢一樣。

打死她都沒想到,一年前,自己稀里糊塗的救了的男人,居然是暗夜組織的老大,要不要這樣巧合。

她像是一縷幽魂一樣,飄回到衛生間,換上了自己的衣服,這才回到拍賣場。

她剛在座位上坐下來,旁邊的富商邁克就轉過頭來:"怎麼去了這麼長時間?"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開口道:"我拉肚子,你有意見嗎?"

之前還溫柔,小鳥依人的美女,突然就變成了粗野風,邁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他愣了幾秒,才皺眉道:"你這是……?"

秦未央已經得到了路彥昭給七彩琉璃盞的承諾,路彥昭那樣的人,說話自然是一諾千金的,秦未央心想,她不用再費心費神了,她自然不用刻意逢迎這個富商。

她的態度很拽:"我什麼這是?我不懂你的意思,既然是來拍賣的,就好好拍賣,不要管不該管的事情!"

邁克的神情,簡直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

他怎麼都沒想到,秦未央居然這樣說話。

自己帶著她來參加拍賣會的時候,她那個馬屁拍的,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他皺眉再皺眉,最終深吸了一口氣,有些生氣的開口道:"秦小姐,你變臉可真快!"

秦未央勾唇笑了笑:"還湊合吧,我現在是心情好,才會這麼跟你說話!"

她說的都是實話,她雖然性子桀驁不馴,但是,真的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她都是收斂著性子的。

當她偽裝成另外一個人的時候,那就代表,她心情不好。

因為那個時候,她不能真的做自己。

今天晚上的拍賣會,她就放肆的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這還是她出任務,第一次這麼肆無忌憚呢!

拍賣會開始了,秦未央心情頗好的看著展品一件件被拿上台,一件件被拍賣。

秦未央現在想到路彥昭,還是莫名的開心。

一隻貓妖出牆來 果然,救人一命,還是會有好報的。 十分鐘后,東海上空,虛空神殿屹立虛空,降低到數丈高位置,一道道身影出現在神殿之中,看向下方同樣快要變成黑色的小島,一個個充滿了駭然之意。

幾分鐘之前,林楠攜鎮魔塔強勢出擊,鎮殺滕王,斬殺鵬王,而後數千人類高手撤出異境。

黑霧席捲而至。

剎那間,整片異境天地遭到毀滅,一頭頭異獸哀嚎,而後成為乾屍,一切的能量都被黑霧吞噬個乾淨,無論是活著的,還是死的,一切都不能倖免。

對於它們而言,這也是滅世。

異境被毀滅,它們被毀滅!

林楠等人退出異境的瞬間,前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上千頭異獸跟著沖了出來。

然而,面對華夏一眾高手,這些異獸根本沒有活路,眨眼間被斬殺乾淨。

但是緊隨其後,整個小島也發生了巨變,就是眼前這般,變成了黑色,被異境內的那種黑霧所化一般,讓林楠等人大駭,連忙吩咐所有人退入到虛空神殿中。

待不下的,一位位宗師境尊者境高手攜帶一群人一通在天空中站立,反正是不敢站在小島上,擔心出現什麼異變。

異境的突然間毀滅,看的所有人是觸目驚心,膽寒!

太快了!

從源地被毀到此刻,前後不過半個小時而已,過半個異境被毀了。

毫無疑問,要不多久,整個異境都將毀滅!

裡面的一切,都將消失!

「可怕!」一群人懸在半空中,看在這一幕,紛紛開口。

「是可怕,不過也幸虧我們之前動手,收集了大量的天材地寶,否則這一戰可就虧大了!」一些人震撼之後,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萬幸之前提前收集天材地寶,而不是先破掉源地。

否則就麻煩了!

源地一毀,這裡的一切都毀了,那麼多的天材地寶自然也就都沒有了。

「不錯,萬幸!」一些人聞言紛紛點頭。

那麼多的天材地寶,也算是他們這一戰的收穫。

虛空中,所有人都沒有離去,眼下還看不清這邊的情況,所有人都在等待著。

一直到半個小時后,整個小島的顏色徹底變成漆黑色,完全呈現出那種黑霧狀況,林楠隨手在海中抓了幾條大魚丟了上去。

眨眼間,如出一轍,一縷縷黑霧包裹,瞬間將幾頭大魚化成乾屍狀態,和異境內的情況類似。

「好險!」看到這裡,眾人再度色變。

好在有虛空神殿在,否則單單這數萬大軍,真的要出大麻煩了。

海中現在有妖獸出沒,戰艦早已無法出海,它們過來全靠運輸機送來,但卻沒有辦法在這裡停留,除了小島根本沒有落腳之地,若非虛空神殿,這數萬人估計只能漂泊在大海之中。

有多少會成為海中妖獸的口糧,不得而知。

「轟隆!」隨後沒多久,一道轟響從小島上傳來。

剎那間,海水中一道道悶響不止,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間再度呼嘯不止,沒有風吹動。

但海底不平靜,帶動了數丈的浪潮,在海中呼嘯。

「快看,小島在沉沒!」

隨著一人的高寒聲,其他人頓時也都看了出來。

原本異境口的這座小島,竟然開始沉沒了,海中的悶響,海嘯巨浪,正是因為它而出現。

約莫五六分鐘的時間,海面上再度平靜下來。

然而,小島消失了。

彷彿之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之前這裡赫然有著一座超級恐怖的異境存在,顯示著這裡的恐怖,唯獨虛空中的數萬大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愣在原地。

難以置信!

一座恐怖異境,耗費了華夏最頂級大軍的特殊危險之地,來的快去的也快,就這般消失無蹤了。

沉默許久,終於有人率先喊了出來。

「第四座異境被咱們就這麼給徹底毀滅了?消失了?」

這人顯然不怎麼確定,語氣之中充滿了疑惑,難以置信。

異境的恐怖,所有人都知道,甚至造就了毀滅之災,無數人慘死其中。

但是這座異境,不過十幾日,就這麼完了。

結束了!

做夢一般!

「不錯,咱們贏了,第一次正式毀滅一座異境,這是第一座,以後肯定還會有!」林楠的聲音在天空中響起,鏗鏘有力。

滅一座異境,他們此刻正式做到了,無疑會帶給無數人希望。

「各位,大喜可以通報了,無數人需要這個消息,誰拍的有照片,可以公布出去了,異境並非不可敵,咱們有能力,有實力滅掉異境,守護地球!」

此言一出,現場數萬人沸騰了。

哪怕是一些尊者境高手也顯得激動不已。

「是了,異境並非不可敵,華夏無敵,戰無不勝!」一名老者臉上洋溢著笑容,滿是喜色。

「華夏無敵!」

「華夏無敵!」

一道道吼聲響起,代表著各自的聲音。

而後很快,林楠的名字也被人提及。

「林部長威武!」

「林部長無敵!」

一些人大吼,主要是一群年輕男女,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在林楠的影響加入修士大軍,甚至快速成長為守護這片天地的強者,對林楠的認同極深。

在精神上,在心底,林楠就是領袖,至高領袖!

沒有林楠,很多人都清楚,這片天地或許早就不復存在了。

多少次,都是林楠力挽狂瀾。

故而,這群人激動不已,大吼不止。

極致纏綿:霸寵腹黑妻 而就在這一瞬間,林楠陡然間再度感覺到一股熟悉之力,身上表面隱約間多了一層淡淡的精光。

「嗯?」這一刻,其他人不見得發現,但可能察覺的到。

「皇道之氣?」林楠疑惑,上次在江南異境口,林楠瞬間斬殺一群高手,以華夏守護者身份強勢宣告華夏規則,警告那些秘境小世界高手,從而突然間多出了這股力量,讓他瞬間突破到尊者境巔峰,連老猿都驚動了。

而今,這股力量再度出現! 今天之前,秦未央是不相信這些的,今天,她是真的相信了,畢竟,已經嘗到了甜頭啊!

她今天不用在刀尖上行走,還能完成任務,可不就是因為之前的救命之恩嘛,這件事,真的是太讓她開心了。

尤其是想到路彥昭那張英俊的臉,說他要惜香憐玉,秦未央就止不住的勾唇。

只不過,秦未央的好心情,持續到拍賣員喊,下一件拍賣品,七彩琉璃盞的時候。

時光和你都很美 盛世嬌寵:不良王妃撩又甜 她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路彥昭不是說了,這個東西送給自己么,怎麼還拿出來拍賣。

果然,男人的嘴,不是說相信就能相信的。

看樣子,這件東西被拍賣出去之後,她還是得想辦法拿回來。

這會,秦未央的心情前所未有的糟糕,畢竟,落差太大了。

她忍不住伸手敲了一把自己的腦袋。

她什麼時候也變成豬腦子了,居然相信男人的鬼話。

七彩琉璃盞,這麼寶貴的東西,路彥昭能說送就送給自己嗎?

秦未央懊惱的要死,在心裡默默的畫圈圈詛咒著路彥昭。

聽著七彩琉璃盞的價格,被越喊越高,想到路彥昭之前信誓旦旦的模樣,秦未央心裡那叫一個憋屈憤怒。

居然敢騙自己!

她捏著拳頭,如果路彥昭此刻在她面前的話,她肯定一拳打上去,不是要報救命之恩嗎?

老娘真的是白白救了你!

秦未央剛這樣想,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二樓的貴賓拍賣席傳來:"我出五千萬!"

秦未央一下子愣住了。

這不是路彥昭的聲音么?

太熟悉了,畢竟剛剛才聽過不久。

他傻了么,自己買自己拍賣的東西!

凰落九 電石火花間,秦未央似乎瞬間明白了什麼,她像是個傻子一樣的,勾唇傻笑了起來。

原來,他沒想過不拍賣這件東西,只是打算拍賣的時候,買下來,然後,給自己么?

莫名的,秦未央的心裡,就流過一絲暖流。

這樣的感覺,真的太奇妙了,她的心情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的,跌宕起伏。

聽著七彩琉璃盞的價格,被越喊越高,秦未央的一顆心都被提起來了。

這樣的感覺,就好像路彥昭喊這個價格,是為了自己一擲千金一般。

可是,這件事情說到底,也是為了自己。

如果不是她的話,路彥昭應該不會自己去買這個七彩琉璃盞,他本來是打算拍賣出去的。

想到這裡,秦未央的心裡,莫名的有點甜滋滋的。

畢竟,從小到大,還沒有人為自己這樣做過。

儘管路彥昭已經說了,是為了報恩。

可是,這在秦未央的心裡,終究是不同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繼續看著七彩琉璃盞的價格,被喊道一個億,最終才停下來。

儘管路彥昭拿到了這個東西,可是,秦未央聽著,到底是太貴了。

這樣千金報恩,她還是第一次遇到,心裡莫名的有點內疚。

如果不是遇見她,如果不是她之前機緣巧合,救了他。

如果不是她要這個東西,路彥昭應該不會這樣做。

說到底,還是因為她。

秦未央看著七彩琉璃盞被路彥昭拍下,之後的拍賣,她都顯得興緻缺缺。

拍賣進入後半部分,秦未央站起來,想要離開。

結果,她剛站起來,富商邁克就皺眉看向她:"秦小姐,你要去做什麼?"

秦未央看了一眼台上的拍賣,開口道:"拍賣沒意思,難不成我還不能走了?"

秦未央的話很不客氣,邁克的神情有些難看:"秦小姐,華國有個成語叫卸磨殺驢,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跟這個沒什麼區別!"

秦未央一愣,突然捂著唇,笑了起來:"邁克,我以前不知道,原來你還懂得這麼多啊,卸磨殺驢這個成語呢,說的的確是這個意思,只是啊,你既然這麼清楚它的意思,那你就應該明白,你就是這個驢子啊!"

秦未央說完,留下來一臉目瞪口呆的邁克,瀟洒的轉身離開。

反正她搭上邁克這條線,目的是為了掩護,還有幫助她進入這個拍賣會。

現在七彩琉璃盞不用自己危險的去盜取了,這個拍賣會,自己也進來了。

她沒有必要再呆在邁克旁邊了。

秦未央出了拍賣會,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

秦未央剛洗完澡,打算貼個面膜,玩一局開心消消樂。

結果,她的房門就被敲響了。

秦未央皺了皺眉,穿好衣服,走過去打開門。

結果,門外站著一個陌生清雋的男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