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特種兵退伍,身高一米九幾,高大威武的傑森被陳叔這麼一說,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他漲紅著臉,將看熱鬧的其他人全給哄散了。

清冷了很久的厲家,似乎頭一回,有這樣生動的人情味。

只因一個調皮的惡作劇,所有人都被感染。

兩人在房間里膩歪了很久才出來,厲司承說:「我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裡?」楚阮有點後悔剛才的惡作劇了,她可被大魔王收拾慘了。

「去銀行。」

「銀行?」楚阮愣了下,隨即淡淡一笑:「搶劫銀行可不好玩。」

厲司承瞥了她一眼,「你想太多了。」

兩人來到岳市的銀行,銀行經理親自出來迎接。

厲司承是這間銀行的大客戶,所以銀行對厲司承的來到很是重視。

「厲總,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的?」

銀行經理是一個優雅成熟的中年人,一看面相就是特別值得人信任的那種人。

「我要開保險箱。」厲司承說。

「好的,樂於為您服務。」

銀行經理彎腰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帶著他們一路往銀行里走去。

走進一間VIP專用的電梯,上面並沒有顯示樓層的按鈕。

只見銀行經理對著電梯門上的一個小孔,通過瞳孔特徵比對,然後電梯才啟動。

因為沒有層數,所以不知道下了有多深。

但是楚阮能肯定,至少超過了五十米。

連續通過好幾道厚重的金屬大門,和眾多的指紋密碼驗證。

每一道門口都站著兩名端著槍的,身材高大的銀行護衛。

艾梅達斯戰記 楚阮四下打量,發現這裡除了攝像的監控裝備,還有一些紅點。

根據她以往的經驗,知道這裡肯定是設有紅外線熱能探測。

銀行經理為他們講解道:「厲總,我們銀行有全世界最安全的保險庫,專門為尊貴的客人,保存他們珍貴的物品。

正是因為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完美的保安系統,把東西放在我們這裡,可以說比放在任何地方還要安全,連職業特工都不可能進得去。」

銀行經理最後的一句話,讓楚阮微微挑眉。

不過她也不得不承認,這家銀行的安保的確有世界一流的水平。

「我們的保險庫里裝了生物熱能探測器,有任何生物走進來我們都會知道。」銀行經理跟楚阮和厲司承解說著。 「最重要的是,當這個保險庫被關閉十分鐘之後,就會進入真空狀態,任何生物必死無疑。」銀行經理語氣驕傲地說道。

厲司承滿意地點頭道:「難怪連瑞士銀行都推薦你們。」

楚阮在心底暗想,就算是自己這樣的王牌特工,也未必有辦法能夠進得來。

「這邊請。」銀行經理恭敬地說道。

他們被帶進了一間很大的保險庫。

整面牆壁都是泛著銀色光芒的保險箱櫃,一看就知道裡面存著價值不菲的東西。

整個岳市的富人們的財富,應該都在這裡了吧?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厲司承要把她帶到這裡來?

楚阮滿眼疑惑。

銀行經理將其中一個保險箱打開,禮貌地說:「不打擾二位了。」

然後就退了出去。

「好吧,你到底要給我看什麼?」楚阮挑眉道。

現在謎底應該揭曉了吧?

厲司承到底把什麼貴重的東西,竟然存在了如此安全的地方。

厲司承笑笑,沒有說話。

朗情曼意 他伸出手,從保險箱里取出了一個,黑色絲絨的盒子。

盒子並不大,只比一張CD光碟稍稍大些,但是做工極為精美。

在盒子上面有著天使的金線刺繡。

而且楚阮還敏銳地觀察到,有一根金線有些鬆動地散了出來,這個盒子應該有些年紀了。

「這到底是什麼?」楚阮好奇地問道。

厲司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後極為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盒子。

楚阮幾乎是屏住呼吸,眼看著厲司承鄭重小心地打開了,那個黑色絲絨盒子。

然後,她看到盒子裡面,靜靜地躺著一條項鏈。

那是一條銀色材質的項鏈。

上面有一個小小的,紫色的心形寶石吊墜掛著。

散發出一種純潔的光芒,能看到透出來的,淡淡的晶瑩剔透的紫色。

吊墜上有一個暗扣,打開之後,裡面是一個小小的聖母的鏤空雕像。

項鏈的寶石雖然算不上是極品,但是設計精巧。

而且楚阮很喜歡,項鏈那種低調的淡淡的紫色。

厲司承既然珍而重之的,把這條項鏈放在這麼安全的銀行保險庫。

那麼想來,這條項鏈必定是有特別的價值所在。

厲司承雙手輕輕地拿起了項鏈,看著楚阮滿眼不解的眼神,他鄭重地把項鏈戴在她的脖子上。

「這條項鏈是?」楚阮滿眼疑惑地問。

他這樣鄭重珍藏的物品,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條項鏈是我母親留下的。」厲司承淡淡地說。

「你母親?」

楚阮想起曾經雲浪跟她說過,關於厲司承父母的事情。

厲司承問:「你大概知道一些吧?」

楚阮也不隱瞞,說:「雲浪說過一些。」

美男的誘惑 厲司承一邊用修長的手指,幫她把項鏈整理好,一邊說:

「我母親以前的夢想,是做一個珠寶設計師。這條項鏈是她設計的第一條項鏈,當年還得過獎呢!」

楚阮好奇地把玩著項鏈心型的墜子,很精緻的設計,「可你為什麼要把它送給我?」

厲司承拉著她的手,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

他蹲下,半跪在她的面前。

楚阮被他突然這麼一下,驚得不知所以,「你幹嘛?快起來!」

「楚阮,嫁給我吧!」

厲司承堅持半跪在她的面前,拉著她的手,凝視著她的黑眸,認真地說:「我用我一生以後所有的運氣來發誓,我會令你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女人。」

她的回答將會是什麼?

厲司承有些緊張,有些不自信。

他是第一次像這樣在女人面前手足無措。

然後,他聽到了她的答案。

「接下來的日子還會很長……」楚阮慢慢地開口了。

厲司承屏住了呼吸,然後聽到她輕聲說:「餘生請多指教。」

這聲音比天籟還要動聽!

她答應了!

厲司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激動得連聲音都有些微微顫抖,「楚阮,你答應了嗎?」

楚阮有些羞澀地點點頭。

「楚阮,我太高興了!」

「可是……」楚阮的眉頭輕輕蹙起,「可是你外公那邊怎麼辦?」

厲司承把她擁進懷裡,安慰道:「他會接受的,這點你不需要擔心。」

厲司承做事屬於雷厲風行型。

他求婚成功之後,立刻帶著楚阮,前往厲家老宅去見外公。

厲老爺子本來許久沒有見到厲司承了。

見厲司承來了,厲老爺子的面上雖然並不喜形於色。

但是他的心裡還是很高興的,還特意吩咐廚房晚上加菜。

至於厲司承帶來的楚阮,他直接選擇了無視。

像他們這樣的家世,厲司承又如此年輕有魅力,身邊有幾個女人很正常。

只要厲司承將來選擇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結了婚,那這些個如楚阮這樣的女人,至多也就是情-婦罷了。

他根本就不需要在意,索性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厲司承肯定是不會娶這樣一個沒有背景,沒有家世,甚至來歷不明的女人。

到時候,她最多就是得到些好處罷了。

厲老爺子想到這裡,有些得意地看向楚阮。

可是這一看之下,厲老爺子立刻變色。

因為他看到了,在楚阮細白的脖子上,掛著的那條項鏈!

「這……這條項鏈怎麼會在你這裡?」厲老爺子顫聲問道,甚至還失手把水杯給打翻了。

厲老爺子一眼就認出那是他的女兒,厲司承的母親,厲若蘭的項鏈。

「我把它送給楚阮了。」厲司承說。

「這是你母親的遺物!你怎麼可以隨便送人!」厲老爺子很生氣,大手用力拍打著桌子。

厲司承沒有絲毫的退縮。

他對著厲老爺子,一字一句地說:「外公,我不是隨便送人的。」

厲司承深情地看了楚阮一眼,然後轉頭沖著厲老爺子說道:「我用我母親這條珍貴的項鏈,向楚阮求婚了。」

「你說什麼?!」厲老爺子吃了一驚,「你再說一次?」

「我們要結婚了,外公。」厲司承握緊了楚阮的手,並且不允許她把手收回去。

「我不同意!我絕對不會同意你們的!」

厲老爺子想也不想的就反對。

他是絕對不會同意,讓楚阮這個女人進門的! 厲老爺子苦口婆心地勸說道:「司承,我跟你說過,你要玩,你怎麼樣我都不會管你,但是結婚絕對不行。

你結婚的對象,不管是家世、還是財力,都必須要配得上你的,配得上我們厲家的。」

「外公,楚阮是我最愛的女人,我們在一起會很幸福的。」厲司承的目光中,滿滿都是堅定。

「幸福?」厲老爺子厲聲說道:「你所謂的幸福不過是過眼雲煙,難道你要像你媽媽一樣,為了追求所謂的幸福,拋棄一切,最後跟人私奔嗎!!」

這一句話一說出來,厲司承的臉色變了變。

厲老爺子更是像一下子就變得蒼老了。

外孫竟然和他母親一樣,執著於不切實際的愛情,最後走上了不歸路。

當年的悲劇,難道又要重新再來一次嗎?

他已經經歷過一次喪女之痛了,現在厲司承是唯一的血脈,他不可能再經歷第二次了!

「我來是通知你的,並不是來徵求你的同意的。厲家現在既然由我說了算,那我的婚事也是自己做主。

我向楚阮求婚了,她也答應了,舉行婚禮的那天我會通知你的!」

厲司承全身都散發出黑暗王者般的氣場,每一個字都咄咄逼人。

厲老爺子像是被抽幹了空氣一般,癱軟在沙發上,垂頭喪氣。

「外公,」厲司承耐心地說:「你不會失去什麼,你只會得到更多。楚阮是我下定決心要一生相守的女人,請你接受她。」

「我永遠也不會接受她。」厲老爺子擺了擺手,語氣中透露出極度的疲憊,「你們走吧,我累了,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讓步的。」

厲司承還想再勸說他,楚阮悄悄捏了捏他的手心,暗示他不要再說下去了。

厲司承只好說:「那我們先走了,外公,你好好休息。」

出了老宅,厲司承有些抱歉,但是語氣卻很堅定。

「楚阮,你放心吧,就算沒有外公的祝福,我也一定會娶你的。」

楚阮咬咬嘴唇,「我不在乎的,而且我相信你。」

「老婆,你真好!」厲司承說完用力地摟了摟她的細腰。

「你幹嘛呀!」楚阮推開他,她還不適應他這聲突如其來的「老婆」。

「你真是個傻老婆。」厲司承笑著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天色漸漸暗了,黃昏中卻是華燈初上時,忙碌了一整天的人們開始準備晚飯了。

而在另外一個奢華的上流社會裡,岳市夜晚的熱鬧才剛剛拉開序幕。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了岳市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的大廳外。

門童熟練地彎腰為客人拉開車門。

厲司承那抹高大修長的身影出現在車前,但他立在車旁,沒有立刻走進來。

而是微微彎腰,探身進去,又牽著一個人下了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