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經過這五分鐘的問題搶答,最終紅隊得8分,藍隊得4分。獲勝方是我們的紅隊!」

其中尤以安暖的表現最為突出,一個人就答對了四題,佔了紅隊一半的得分率。

宣布完最後的結果,主持人也難免多看了安暖幾眼。

其他人或許會懷疑這其中的真實性,但主持人自己很清楚,這些題目都是上場之前他親自抽取的,別人絕對不會知道答案,換言之,安暖能答對,全憑藉的是她的實力。

「怎麼樣,我表現得還不錯吧?」

宣布得分后,安暖笑嘻嘻地一扭頭,眼帶戲謔地看向之前那個說小話的女星……呵呵,瞧瞧看,誰答題不行了?只是姐之前還沒來得及發揮自己的實力好么?!

腹黑碰上傲嬌 她都不屑反駁,直接用事實說話!用實力踩扁碾壓你!

要不然,你還真以為她這兩萬多年是白活的啊?

瞧見安暖這幅樣子,女星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了起來。

就跟吞了坨翔一樣,又憋屈又噁心,偏偏安暖的成績擺在那兒,她還沒法反駁,只能硬吞下這口氣。

偏生這個時候鏡頭也跟著移了過來,女星只能打腫臉充胖子,甚至還得硬擠出個笑臉,好在眾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和善,這不,就從齒縫裡憋出幾個字來,「好,非常好啊。」

「謝謝誇獎。」安暖眼神亮晶晶的,一點兒也不客氣地接受了這個點贊。

女星:……媽蛋!老娘氣得快吐血了,怎麼辦?!

……

「既然已經確定了獲勝方,我們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就正式開始,」說著,主持人沖安暖揮了揮手,「剛才你答題數量最多,這一輪就由你來轉吧。」

「好啊。」剛剛才小懟了別人一頓,安暖瞬間心氣平了,笑呵呵地就走上前來,白嫩纖細的手指往轉盤指針上輕輕一勾。

然後,堅固的指針轉了兩圈,還沒來得及發揮作用,就聽見「哐當」一聲,直接從轉盤上脫落下來,光榮犧牲了。

安暖的臉色一下子僵硬住了:……完了,剛才玩得太開心,忘了控制手上的力度了。

鮑國一行人:呵呵,他們就知道不能誇得太早,這不,出事了吧。

與此同時,憤怒的編導在耳麥里狂喊:「道具組,你們怎麼回事?錄製節目就挑這種質量的道具上場?」拜託,大哥,他們可是在做直播啊!

道具組也是無辜垂淚:明明在錄製之前,他們已經檢查過所有道具了,都沒問題,怎麼這會兒還會出這種事故呢? 關鍵時刻還是安暖站了出來,不能讓人家道具組為她無辜頂包啊,遂坦然開口道,「那個……不好意思,是我力氣太大了。」

……

喲?

聞言,底下的觀眾忍不住詫異地抬頭。

沒看出來啊,安暖這丫頭的情商還挺高?

這擺明了就是節目組的直播事故,結果被安暖這麼一抹平,至少面子上過得去了,等這事擺平之後,節目組還能不記她一個好?

其他大多數嘉賓則是憤憤不平:靠!這丫頭果然是個心機婊。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安暖還彎身撿起了地上的指針,大大咧咧地開口道,「沒事,我重新裝上去就行。」

「不用了……」等會兒直接重新換一個轉盤就行……

主持人話還沒說完,就瞧見安暖把指針對準中間的位置,白嫩的小手緊握成拳頭,咚咚往上面使勁兒錘了兩下,然後後退了幾步,滿意地點點頭,「行了,完活兒。」說著,還煞有其事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主持人的視線跟著挪到轉盤上。

這一看,忍不住微皺了皺眉頭……這指針……好像是修好了?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要知道,之前轉盤上的指針是用螺釘固定在上面的。

現在那脫落的螺釘還在安暖腳邊轉著圈吶!

安暖什麼工具都沒用,就憑一雙手……就把東西修好了?

完全不可能啊!

下意識地走近幾步,主持人再定睛一看,這才猛然發現……卧槽!安暖這壯士哪兒用得上什麼螺釘螺絲,人直接是把指針給硬捶進去的!

沒錯,用拳頭直接把指針砸!進!去!的!

手段那叫一個簡單粗暴。

效果那叫一個別出心裁。

大神引入懷:101個深吻 負責機位的工作人員似乎也捕捉到了這一幕,立刻就把鏡頭對準了過來。

於是,安暖暴力修理好的「傑作」就這麼曝光於眾人的眼皮子底下,大屏幕上高清無碼地顯示出指針被硬砸進去的立體效果圖。

當然,旁邊主持人那一幅懷疑人生的震驚模樣也半點沒落下。

……

原本還覺得安暖情商高的觀眾,這會兒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的媽啊!

直……直接用拳頭砸進去了?!

大伙兒一個個不敢置信地望向安暖,目光大多集中在她一雙小手上,看著倒是白白嫩嫩的,連個傷疤都沒有,結果這力量都能比得上鐵鎚了?

這麼厲害?

「你……你去少林寺練過?」專攻鐵砂掌或者十八銅人什麼的?

主持人又是糾結又是好奇。

等話都問出口了,才驀然反應過來。

不對啊,只聽說過少林寺接收男孩,沒聽說過什麼時候連女孩都可以進去了?

「沒有,」少林寺是什麼?安暖明智地沒把這話問出口,只搖了搖頭,解釋道,「我只是單純地力氣比較大。」

話音剛落,原本還對安暖看不過眼的幾個嘉賓,這會兒一個個秒慫了。

不著痕迹地往後退了幾步,生怕等會兒一不小心惹惱了這小姑奶奶,她一拳頭下來,他們誰承受得住啊?內臟出血估計都是輕的!

……

「完了完了!」宋紓膽子一向比較小,這會兒忍不住擔心地嘀咕起來,「安暖真的沒有暴露嗎?」

瞧瞧這丫頭——

跳高,跳得差點破紀錄了。

力氣,簡直堪稱是天生神力。

奇怪迥異的歌單。

再加上淵博的歷史知識。

這幾個因素全部雜糅在一個人身上,真的不會引起懷疑嗎?

「小松鼠,膽子放大一點兒嘛,」鮑國拍了拍自己同伴的肩膀,臉上沒有一點兒擔憂,「你怎麼能不相信人類的想象力呢?」

大明星超級時代 對這一點,鮑國還是很有信心的。

畢竟他有自己的親身實例作證。

想當年,鮑國剛剛化形成人的時候,還沒法熟練掌握這項法力。

偏偏他那會兒膽子大又調皮,於是就偷偷摸摸跑到人類社會裡來玩了,左看右瞅,盯著這熱鬧繁華的市景,越看越興奮,然後……一個不小心,就把身後的尾巴給露出來了。

於是,人來人往的街頭,就只有他就頂著一根毛絨絨的尾巴,滿臉茫然,關注度和回頭率都高得驚人。

他那會兒年紀還不大,外表看上去就是個四五歲的幼童。

遇上這種事,嚇得差點沒當場哭出來。

他倒是想偷摸跑個偏僻的角落把尾巴收起來,可越是努力,越是起不了作用,到最後,他都只能無奈放棄了。

抱著毛絨絨的尾巴,年幼的鮑國簡直是欲哭無淚。

更可怕的,之前長輩的叮嚀囑咐就在這個時候,恰到好處地響了起來:

「你們化形之後,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要隨便亂跑。」

「萬一被人類給逮住了真身,很有可能會被送到研究所解剖的哦!就算運氣好,被妖管局給找到了,也難逃懲罰,肯定會被鎖在妖管局的小黑屋裡,沒吃沒喝,受苦受難哦。」

聯想到這樣的場面,年幼的鮑國忍了又忍,最後實在沒忍住,直接嘴角一癟,嚎啕大哭出來了。

結果才剛扯著嗓子叫了沒幾句,哭聲就唰地一聲斷在了半中央——

……媽的!

誰扯了他的尾巴?

鮑國含著眼淚,模樣兇狠地回頭一看,結果這一看,就被嚇得狠狠一哆嗦。

就在他的身後,一個小姑娘正滿臉好奇地摸著他的尾巴,旁邊還站了一男一女,看樣子應該是夫妻倆。

完了,他是不是暴露了……會不會被送去解剖了啊?

一時間,鮑國腦子裡只剩下這個念頭,整個妖都有些搖搖欲墜,眼底更是忍不住露出幾分絕望。

就在這時,他耳邊響起了一聲近乎天籟般的女音,「小朋友,你這個毛絨尾巴玩具真可愛,是在哪兒買的啊,能告訴阿姨嗎?」

毛絨……尾巴玩具……

等等。

玩具?

鮑國的抽噎一下子就止住了。

他抬頭仔細看了眼這對夫妻,發現他們神色正常,好像真的沒發現什麼,心頭的恐慌這才稍稍止住。

於是,含著兩包熱淚的小鮑國,伸出手指胡亂地一指,恰好指向斜對面的大型商場……之後,被家人找到的小鮑國,就對人類的聯想力和創造力報以萬分的信賴和肯定!

果不其然,這會兒網路上根本沒人把安暖和妖精這個詞聯繫到一起。 果不其然,這會兒網路上根本沒人把安暖和妖精這個詞聯繫到一起。

「哈哈哈,大力女壯士,這個設定我喜歡!」

「長得美,武力還強悍,這分明就是我年少時做的女俠夢啊!」

「突然覺得安暖說她之前不小心把指針弄壞了的事,不是替節目組解圍,而是實打實的真相啊!」

「啊啊啊,外表可愛的大力女VS強悍精英的傲嬌男,感覺好萌啊,這對cp我啃定了!」

「果然是人以類聚,物以群分,這麼看來,安暖的力氣和明珠完全是一脈相承,沒看過她倆直播的,建議去瞅瞅『吃播小站』第一期,絕對會得到巨大的驚喜哦。」

除了大舉讚美旗幟和安利她們直播節目的,也有不甘寂寞、腦洞大開的:

「話說,安暖這能力也太反人類了吧?彈跳力這麼強,力氣還這麼大,這姑娘真的不是什麼外星人或者基因變異嗎?」

「對,我也覺得這姑娘太厲害了點,都有點超出人類範疇了。」

這些在某種程度上觸碰到真相的異想天開,很快就被大多數理智的網友給擋了回去。

「所以說……外星人的目標不是佔領咱們地球而是汲汲想當個網紅?哥們,想象力未免也太豐富了吧。」

「就是,科幻電影看多了吧,還基因變異,想的倒是挺美。」

……

網上的種種議論仍在不斷發酵。

台上的節目流程卻還得繼續走下去。

被安暖粗暴修好的指針,勉強可以正常運作。

「還是安暖開始第一輪吧……不過,稍微小心點。」礙於安暖展示的強大力氣,主持人最後還不忘添上這麼一句。

點點頭,安暖這回控制好力度,輕輕一勾。

指針轉動起來。

幾圈來回后,指針尾巴最後停留在藍隊一名女星身上,指針頭部則指向了紅隊里的陳可可。

也就是陳可可會說出一項內容,對方必須做到。

如果做不到,很好,旁邊6杯苦瓜汁等著你暢飲,畢竟臨近過年了,六六大順嘛!

再加上安暖他們之前搶答贏了,所以這會兒他們擁有絕對的選擇權,紅隊這邊商量了一下,替對方選擇了大冒險。

陳可可來指定內容。

「放心吧,這個項目不會很難的。」

溫柔地笑了笑,陳可可紅唇微張,輕吐出幾個字來,「你就在現場露一下素顏吧!」

……

卧槽!

這話一出,藍方被選中的女星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了幾分,雖然嘴角還努力保持著微笑,但不難瞧出她神色間的勉強。

靠!

這陳可可手夠狠的啊!

誰不知道明星的素顏和她們的身高、戀愛情況,堪稱是娛樂圈三大未解之謎啊!

一開始就上這麼大的重頭戲,也是夠絕的啊!

偏偏遊戲才剛開始,藍隊的女星即便再不樂意,這會兒也只能應承下來,否則就太不給節目組面子了,「好……好啊,當然可以。」

聽見這話,在場的觀眾紛紛興奮起來,一個個都伸長了脖子,翹首以待。

一雙雙眼珠子更是噌地亮了起來。

畢竟他們平常見的女星都是光鮮亮麗、美貌如花的樣子,哪見過她們的素顏啊?

這會兒有這個機會,還不得趕緊抓住時機!

於是很快,一瓶卸妝水、一盆清水外加一條幹凈的毛巾就被迅速拿了上來,全程不超過一分鐘,道具組以實際行動捍衛著他們的尊嚴和能力,剛才轉盤壞了的事,純屬意外好么?

「準備好了嗎?」主持人細心地問道,瞧見女星點點頭,這才開口,「開始吧。」

於是,在鏡頭的聚焦下,女星動作優雅地端起卸妝水,模樣和姿勢標準得像是在拍卸妝水廣告。

心頭卻忍不住在咬牙切齒:媽的!她昨天熬了一晚上刷微博看朋友圈,這會兒臉色肯定不怎麼好,偏偏還要讓她卸妝,這不是故意要弄死她嗎?

只是這會兒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已經到這個時候了,也容不得她說不。

狠狠地咬了咬牙,女星將卸妝水塗在臉上,揉搓了幾下,然後用清水洗凈,再拿毛巾擦乾淨。

三下五除二地完成了這項任務。

最後,對著鏡頭,還拿捏出了她練習了近一個月的最美笑容,這才敢露出了素顏。

要不怎麼說化妝品是女人天生的伴侶呢?

卸了妝的女星明顯沒有之前那般光彩奪目的樣子,眼下的黑眼圈和額頭的小痘痘也都一覽無餘,只是五官依舊秀美精美,看起來還是很不錯的。

「卸了妝,還是美美的,對不對?」

主持人在旁邊捧著場,加上觀眾的應和聲,女星的臉色明顯好了幾分,只是趁著鏡頭沒對著她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狠狠瞪了陳可可一眼,哼!你給我等著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