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張誠放手的話,電影產業也逐漸走向正軌了,收購的二十九家中小型電影公司中,不乏好的導演人才。

以前這些人不怎麼出名,是因為沒人捧。不然在好萊塢立足不是這麼容易的,當年剛開張就關門大吉的影業公司比比皆是。能活下來的影業公司怎麼也有幾把刷子。

這年代既有翻譯成為名教練的,也有卡車司機成為名導演的——某某躺槍。而張誠公司這批導演不少都是科班出身,最少是正規軍。

張誠對自己的能力分析看,不算賺錢行業的話,其實做偵探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密室殺人案,轉一圈后就可以叼著煙說:「以我三十年的辦案經驗,這是自殺。」

想起自己英文名字是夏洛特,張誠就覺得自己和偵探這一行實在是有緣。說走就走的旅行張誠沒做過,不過,說轉業就轉業的事情,張誠做得多了。

在日落大道,張誠租了一間二層門戶房,雇了門衛、前台招待、保潔、沏茶小姐、個人助理后,沉睡的夏洛特偵探社就這麼匆匆忙忙開張了。

如果老中醫的廣告是專治疑難雜症,那沉睡的夏洛特工作室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廣告詞是專破疑案、懸案。

美國偵探社業務繁雜,從跟蹤、監視、竊聽到尋人尋物甚至尋回寵物,像張誠這樣擺出一副真要辦案架勢的倒是真少見。畢竟破案是條子的事情,當然也有人雇傭私家偵探破案,但是這種私家偵探以前往往是知名探員,受不了局子里的規矩才出來單做的。

除了從個人手中接業務,張誠還接局子里的懸賞。辦案是要經費的,辦案經費不夠怎麼破?答案就是業務外包。

局子里有很多案件,其實已經查到嫌疑人是誰了,但是大規模搜捕的話,成本太高。乾脆貼出一張懸賞,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捉回來領賞了。美國吃這碗飯的人不少,一般被稱為賞金獵人。和一般偵探已經有本質區別了。

剛成立的偵探所雖然牛皮哄哄,但是知名度不高業務不多,所以,張誠成立偵探所在裡面枯坐了兩天班之後,就忍不住帶著人上街去抓歹徒了。

張誠在車裡用望遠鏡觀察著行人,一邊的助手安娜和沏茶小姐弗蘭妮在車裡嗑零嘴,聊天。

觀察了四十多分鐘,張誠等的目標終於來了。

張誠叫兩個小妞:「喂喂,你們兩個注意,看那個嬉皮士了沒有。走路一扭一扭的,這個傢伙叫做吉米。因為傷人和搶劫被通緝,花紅是兩萬八千刀。一會你們上去,用電擊槍從後面給他一下,然後拴住他的拇指,膠帶封嘴后押上車裡。然後送到局子里后,你們就可以平分花紅了。」

一聽有花紅,安娜和弗蘭妮立刻上來了:「哪個,哪個?」

張誠讓出望遠鏡點出那個人:「小心這個傢伙的右手口袋裡有槍,別讓他有機會拿出來就行了。」

吉米知道自己被通緝了,有道是人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是、作為一個已經有二進宮經歷的老手,吉米知道,自己再進去,就不是那麼容易出來了。所以這段時間,吉米拋棄了以前的生活地點,跑到無人認識自己的洛杉磯。反正之前小小賺了一筆,暫時還有錢花。

為了減少出門,一般吉米都是叫外賣送來出租房。這次出門是因為吉米帶的葯吃完了,要去買些。

大農 雖然以前沒來過洛杉磯,不過在這裡和別處區別不大,和附近幾個同樣的癮君子嬉皮士混熟后,就知道哪裡是拿貨的地方了。

走在路上,吉米看到身邊走過兩個身材火辣只穿著熱褲T恤的白人金髮女郎,路過吉米身邊的時候,吉米還忍不住吹了一個口哨。

就在吉米得意間,後背頸部一陣酥麻刺痛的感覺瞬間遍布全身和頭部,吉米連口袋中的手槍都沒有機會來得及掏出來,身體就軟倒在了地上。

弗蘭妮和安娜一個封嘴,一個捆手,兩人協力合作,不足十秒時間,就把吉米扔進加長林肯的車廂里。張誠等兩女上車后,開車去了最近的局子。

到了局子里,張誠出示了一下偵探社的名片。兩個靚女壓著還沒清醒過來的吉米到裡面認人領賞。

如果是一百年前,兩個靚女可能還要拿著一袋金銀幣從局子出來。現在只是卡里的錢多了一些數字,兩個人就興奮地不行了。已經算計著,下班后要去哪裡血拚。

張誠開車回到偵探所后,對助手和沏茶小姐說:「以後這樣的機會還有的是,今天我們這只是練練兵。」

回到辦公室,張誠打開報紙,看的卻是明天的新聞,在一處不顯眼的位置,一條新聞寫道:慣犯吉米.懷特.布萊恩在昨天下午兩點四十分,被沉睡的夏洛特偵探社於XX街當場擒獲送交警局。

張誠在紙上抄下這段話后,按鈴叫來助手安娜:「將這個發給洛杉磯日報報社,讓他們登載在廣告欄目就可以,我出錢。」 是的,張誠背不下來那麼厚的通緝懸賞名單。更別說張誠對非亞裔人有嚴重的臉盲識別。

張誠只是大略的瀏覽過網上通緝令,最後給張誠提供線索的是張誠自己。為了保險起見,張誠在電腦本裡面做一份備案,又讓報紙發一份廣告式的聲明。

錢的話,張誠不在乎,但是打擊犯罪提高偵探社聲譽的事情,張誠從不放過。張誠知道自己的一生不會被一兩個職業所束縛,但是起碼的敬業精神干一行愛一行的熱情還是要有的。

轉過天來,張誠開車帶人到了洛杉磯市區蹲點,這裡十點左右,將有一個在逃被通緝的殺人嫌疑犯路過。

張誠讓兩個女人實施抓捕,其實只是利用人心裡的弱點,總以為女人是弱者,其實什麼人用電擊器的效果都一樣。這都什麼世道了,不過,一般人腦子總是不怎麼轉的。要是五大三粗的婦女或者還會警惕一下,面對身材火辣的靚女一般人的警戒心都會降到最低的。

張誠聽說過很多米國老兵,在國外執行任務的時候最後都是栽在婦女小孩手中。

只一次的抓捕,出現了一點意料之中的事情。安娜和弗蘭妮剛用電擊槍擊倒嫌犯控制了之後,本地的原本在街頭無所事事的黑人們圍了上來——被抓的嫌犯也是黑人,而安娜和弗蘭妮是純血白人妞。

黑鬼1:「嘿,寶貝,帶上我怎麼樣,我看他一個不夠啊。哈哈哈。」

黑鬼2:「敢在我們黑人的地盤這裡抓黑人,你們兩個今天是要爽死了。嘻嘻嘻。」

黑鬼3:「寶貝來吃我大迪克,包你滿意。」

黑鬼4:「小子,沒你事。我,啊!我的蛋,我的蛋碎了……」

張誠看見黑鬼圍上來,就下車了,對著那個喊自己的傢伙就是一腳斷子絕孫腿。其實如果這個傢伙練過少林鐵襠功的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當在地上捂著蛋蛋打滾了。

倒下的黑鬼4完全沒有影響那些黑鬼們繼續圍上來,和白人百多年的抗爭中,黑人明白要抱團才有用。

看見一個倒地無效后,張誠無奈的晃晃脖子,又飛起一腳踢中了一個黑人1的大腿,借力一閃,另一腳踢中了黑鬼3的肚子,再次從黑鬼3的肚子借力,左腳再踢黑鬼2的胸口,最後右腳飛踢黑人1的側臉。一個連環腿將迎面而來的三個黑鬼都擊退了。

最後張誠借力一個鷂子翻身,落在地上。一動不動,這個落地動作有0.2分的加權。

這時候,安娜和弗蘭妮已經處理好了嫌疑人。張誠趁勢給了還想上前的黑鬼2一記掃堂腿掀翻這個黑人大漢之後,上車啟動,汽車疾馳而去。至於後面黑鬼們的咒罵,那就懶得聽了。要總是人罵我一句,我給他一槍,這就沒完了是不是。

將這個五萬花紅的嫌犯送回局子去回到偵探社沒多久,偵探社第一筆正式生意來了。

來人是一個三十齣頭的白人婦女。是來委託偵探社幫忙找女兒的,雖然這位丟了女兒的媽媽已經報了案,但是,嘿嘿,還是那句話,辦案也得有經費不是,又沒什麼線索,總不能洛杉磯幾千條子挨家挨戶的去給你搜女兒去——當然,如果富豪的女兒失蹤了,這種事真做的出來。

話又說回來了,富豪家的孩子出入總也要有保鏢吧,莫名失蹤無疑和綁票等同,到時候等綁匪電話就好。而且根據某部電影的經驗,與其給綁匪贖金,不如用這筆錢成立一個復仇基金,給孩子復仇。畢竟這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為了錢,綁匪內訌是妥妥的事情。

面對丟了女兒的媽媽,張誠問道:「你女兒失蹤前,和誰聯繫過知道嗎?」

丟了女兒的媽媽:「我拿了她的通訊記錄。失蹤前是和一個同學聯繫過出門前她說是和這個同學去玩的,她的那個同學來過我家幾次。我見過的。但是,這次她的同學也失蹤了。」

張誠:「失蹤超過四十八小時了?」

丟了女兒的媽媽:「現在已經超過六十小時了。」

看了看丟失女子的照片,以及和她同學的合影。張誠:「好吧,帶我去你家。我們去找你的女兒。安娜、弗蘭妮。出任務了。」

丟了女兒的媽媽坐在加長林肯上,問那助手安娜:「這裡是怎麼收費的,我都不知道呢?」

安娜:「因為是第一筆生意,我們老闆決定開業大酬賓,免費幫您找到女兒。」

丟了女兒的媽媽:「真的能幫我找到嗎?」

安娜:「只要人還在國內,一天內肯定能找到。我們老闆有自己的私人飛機。」

丟了女兒的媽媽雖然不知道哪來的這麼大信心,不過,還是暫時相信吧。

到了這位丟了女兒的媽媽的家中,張誠掏出塞滿上等古巴煙絲的煙斗,弗蘭妮用加長的仿古火柴給點火后,名偵探張誠深吸了一口。

然後張誠拿著煙斗吞雲吐霧后說道:「我已經有線索了。來,跟我去上車找人。上車后,這次由安娜在張誠的指揮下開車,車開到波莫納后,在一處公寓外停下。」

然後,張誠帶人下車,來到公寓外,張誠也不叫門,而是拿出一支充電式的手電筒鑽,開啟開關后,上面細細的鑽頭高速旋轉起來,張誠將鑽頭插入鑰匙孔中,兩秒鐘后就推開了門。

張誠並沒有學到半包速食麵開一個小區防盜門的本領,不過,蛇有蛇路,鼠有鼠路,能隨時撬鎖開門就是好樣的。

收起手電筒鑽,張誠拿出一根雙節棍開路,將裡面一個迎面搖搖晃晃走來的沒穿任何衣服的白人男子用雙節棍瞬間擊倒。

安娜和弗蘭妮以及丟了女兒的媽媽跟上,在張誠踢開的一間屋子裡,橫七豎八的躺著七八個人,男男女女幾乎各佔一半,這些人身上的特點是身上的衣服那是一點都沒有,倒是各種白色營養液的乾燥物遍布全身和整個房間。

除此之外,屋內詭異的味道也讓安娜和弗蘭妮作嘔。不過既然是來幹活了,那也不能嫌臟。安娜和弗蘭妮以及丟了女兒的媽媽入房后,很快找到了失蹤了近三天的女兒和她的同學。

這時候,張誠從另一個屋子找了兩張還算乾淨的毯子來,四個人聯手,將這兩個人用毯子包上,然後送回車中。

回到車上,張誠試探了一下迷迷糊糊醒來的兩個女孩的呼吸和心跳,對那個已經找到女兒的媽媽說:「身體沒什麼大問題,看來是派對上藥嗑多了,玩的忘了時間。」

對這位媽媽來說,雖然回去后可能還有各種說教,現在嗎,人活著就好。 有道是,壞事不出門,好事傳千里。

自從開門紅后,偵探社慢慢的也就能接到一些尋人的案子了。美國每年失蹤案居多,很多都是,抓了一個罪犯后審出一串官司——國家大了,以職業犯罪維持生活的也在自然增多。

這一天,張誠帶隊出發,幫助一位夫人尋找她失蹤了五天的丈夫。

然後張誠從她家開始沿著蹤跡在她丈夫的一家空無一人的友人家中的冰箱中找到了她的丈夫,或者說,是她丈夫生前的大部分零件。

然後,自然是打電話叫條子叔叔來,後來張誠才知道,這位夫人的丈夫和這位朋友間有一些債務糾紛。大致也就是些借錢債務糾紛九出十三歸什麼的。現在看,黃世仁也不好做啊。

華人互助會早就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在華人互助會主要是幫忙找工作以及對無工作能力的人進行按實補貼。每個星期送過去少量的錢和米面糧油肉菜蔬果。

有病了也簡單,咱們這裡老中醫多得是。中藥治癌症也不是沒有痊癒的例子。(黑人和白人身體底子一般比華人強得多,他們能承受的放化療仍在華人身上等於殺人計量,再說了,就是黑人白人也有死在放化療上面的。)

局子里認定已經失蹤的友人是這起殺人碎屍案的第一嫌犯,發了一張通緝令了事。可是根據附近的鄰居的說法,這位友人和他的狗至少已經失蹤了四天了。

條子叔叔查了一下出入境登記記錄,發現這位估計已經在古巴入籍了。

張誠是很頭痛,要是死神小學生柯南遇到這樣的案件怎麼破膩,古巴可不會給你遣送罪犯的。

後來張成一想,怪不得柯南總是在第一案發時間到達現場,就是怕出現這種問題啊。大家總是說柯南走到哪死到哪,畢竟案發後還能待在案發現場的嫌疑人不多啊,就算有,也是因為劇情需要才留在那裡等待名偵探去破案的。

等回到偵探社,已經有客人等在會客室了,是一位小學生。不過七八歲的年紀,很可愛的一個女孩。

張誠坐下后,問道:「小妹妹,是你的爸爸媽媽走丟了嗎?」

小女孩:「不是,凱瑟琳的倉鼠丟了。我就在附近住。」

張誠:「哦,這樣啊。」

張誠看了小女孩一會,抬手示意小女孩站起來,然後張誠在小女孩的後面褲子口袋裡找出一隻已經被坐扁的死去倉鼠。張誠已經不想說什麼,反正是倉鼠而已,放在人類身上就是謀殺了。

看到小姑娘看到扁倉鼠一副要大哭一場的表情,張誠立刻掏出兩百刀現金:「寶貝,再去買一隻吧。」

米國小孩子也知道錢的好處,興沖沖拿著錢走了,剩下的倉鼠,被張誠在院子里火葬后深埋。

現在張誠明白為什麼科學電磁炮裡面木山春生說小孩子真麻煩了。

當然,張誠自己的妹妹就沒那麼麻煩,小時候,孩子哭鬧的時候,家裡都是哈士奇照料的。哈士奇尤其喜歡小孩子,是個精力旺盛忠於職守的保姆熱選。

弗蘭妮過來安慰張誠:「老闆,你做的已經很好了。」

張誠:「我知道,告訴前台,偵探社不幫忙找寵物。」

一天看見兩件不幸,張誠已經快不行了。

這之後,安靜了兩天。然後來了一個案子,一對新婚夫婦在街區公園裡帶孩子遊玩的時候把孩子丟了。為什麼是新婚夫婦把孩子丟了呢,因為這對新人是奉子成婚的,這樣解釋可以了吧。因為孩子只丟了幾個小時,所以,應該還來得及找。

張誠帶隊來到丟了孩子的街道公園,下車原地查看了一會後,張誠說道:「孩子應該就在附近。我們找一找就有了。」

果然,找了一會,找公園小樹林的邊緣綠地上,一個小孩子渾身泥巴,在地上爬著玩,一隻哈士奇跟在後面,不時的在孩子周邊轉來轉去,時不時的還把嬰兒臉蛋上的泥巴舔掉。

張誠問這對新婚夫婦:「這條狗你們認識吧?」

新婚妻子:「餓,是我家的狗,孩子,也應該是。」

新婚丈夫:「亨利,過來。」

哈士奇亨利:「汪汪。」

新婚丈夫:「好吧,我過去。」

隨著每一起成功的案子在報紙上發表,偵探社的名聲自然是越來越大。哪怕是禁了找貓抓狗的案子,還是有案子,隔三差五的送過來。

案子看得多了,張誠甚至發現,R級電影和B級片之中揭露的社會黑暗面中遠不如社會上發現的多。

有一些失蹤案涉及FBI乃至聯邦警局這樣的官方力量,你能查嗎,你敢查嗎?

膽子如同張誠也要點到為止,為此,已經收到FBI和國土安全局的多次口頭表揚——你也可以看作警告哦。

張誠估計,很多被官方禁言的失蹤人口,不是現代731部隊拿走了,就是關押在類似極黑的布倫希爾德上面的研究機構那裡——其實貌似也沒什麼區別啦。

想起極黑的布倫希爾德這部虐妹大作,張誠順便讓手下影視公司購買這部漫畫的改編電影的版權。

當然,原作內容改一改還是很有必要的,例如原作漫畫上面魔女用超能力輕鬆殺死了美國總統炸掉了白宮。完全可以改一下啊,例如改成,在追殺逃走魔女的過程中,那個嘴發激光炮的魔女可以一路追殺,炸掉日本皇宮,炸死日本天皇一家和日本首相,然後一路炸掉永田町啥的,炸死日本大佬無數。

最後的決戰也不妨在日本的靖國神社展開,反正決戰就是毀掉一塊,沒有哪裡比靖國神社更拉仇恨了。

這樣的情節,想來是全世界人民喜聞樂見的,包括日本。敵在永田町這等口號,日本人也喊了幾十年了。

而且,就算歐美人,也不知道這什麼極黑的布倫希爾德怎麼翻譯,不如直接改成敵在永田町——反正最初要進行這等活人試驗的研究肯定要經過永田町這裡的日本高層簽字撥款同意是沒跑的,更別提涉及數百失蹤人口,甚至包括外國人在日本兒女的。

關於結局,完全可以借鑒佛教因果說的傳統,最後將外星人留下的信息翻譯成二行文字:天作孽,猶可違。人作虐,不可活。 這部戲血腥殺戮的口味比較重,怎麼拍出來也是R級電影了。關於導演人選,這次張誠沒有自己上,而是選了好萊塢R級電影拍的最好的導演,羅伯特.羅德里格茲。

這位羅導是拍攝罪惡之城和彎刀出名的那位。張誠的印象中,彎刀上面美女赤身藏手機的腦洞還是很經典的。

當然,衝突還是有一點的,羅導的電影,大家看過的都明白這位是怎麼直接怎麼上。羅導的風格和日本高中生明知最後還是要靠暴力解決,中間還是各種嘴炮不斷形成了很大的差別。

例如火影,一個忍者世界,最終還是要靠忍術戰鬥解決問題吧,結果就是,線下給豬腳二人起名嘴遁和裝遁二人組。

換了羅導,這些貨廢話的時間,足夠丹尼特喬(羅導的御用演員)殺三十個來回還能抽包煙的。

先是十一區傳來好消息,劇組重金(相對日本而言)買下來劇本的電影改編權力,而且是想怎麼改就怎麼改,不用商量的。霓虹現在的經濟形勢不死不活。有錢的話,什麼都能賣,對於小說漫畫作品能進入好萊塢影視,也是樂觀其成的。

危情 這邊拿下劇本后,先大改了一遍,然後接觸了羅伯特羅導,趕上羅導最近手頭沒有片子拍。就同意了做這部戲的導演,然後拿了公司的預算后,開始招兵買馬。

不過,這部戲的名字,後來被羅導和劇組一致改為《作死就一定會死》,因為敵在永田町這個梗,除了日本人大約很少有人會懂。

起作死就一定會死這個名字,也是比較符合劇情的。這個故事講得本身就是十一區一個類似731的秘密研究所,搞超能力和外星人的人體試驗的。

你搞出超能力者來,沒有供著也就罷了,還搞各種小黑屋監禁以及人體消滅等處分的,問題是,研究員和保安等都是普通人,你這麼玩超能力者,這妥妥的是作死吧。

故事內容大致上尊重了原著,一群待處分的B級超能力魔女在路上遇到車禍逃離,魔女們再用生命中不多的時間,幫助其他人的過程中,遇到了失憶黑貓的青梅竹馬高中生,黑貓用超能力救了應該遭到泥石流死亡的青梅竹馬,將其捲入了整個事件。

一伙人冒著生命危險去搶奪維持魔女生命的鎮死劑,然後救下了更多地逃亡魔女。

至於救助其他魔女的途中炸死天皇一家,其實也就這麼回事。

日本天皇雖然總是號稱萬世一系,但也僅僅是號稱,一休的故事在東南亞這麼火的原因,那就是其實一休才是真正天皇最後的血脈。

足利義滿成立足利幕府後,廢了一休皇太子的位置,之後的天皇,就是足利家的血脈了。

這僅僅是第一次,第二次是近代日本開國倒幕派奪權后,當時的孝明天皇並不待見倒幕派,是個公武合體份子。

於是,孝明天皇及太子就被倒幕派毒殺了。至於後來被推上皇位的明治天皇,已經是軍部某大佬的子侄了——軍部大佬們還沒傻到斬草不除根的地步。反正天皇一家也沒什麼人見過,掌握軍權的大佬都說他是皇太子,他也就是皇太子了。

不信可以去看孝明天皇和明治天皇的照片,理論上明明是親生父子的兩個人,照片上卻不存在百分之一的相似度。

如果親生父子間的個體差異能達到這個地步,那現代醫院驗DNA的就要排隊幾個月預約才行了。

影片的結局改為,殺了死忠於研究所的魔女瓦爾基里后,一群魔女攻陷研究所,並解放了研究所中被關押的魔女們。

更重要的是,這裡被做實驗的魔女們並非是自願來的,而是研究所動用了國家級的力量偽造了死亡證明后抓來的。這一點,和他們的前輩731部隊並無任何不同。

得到自由后的魔女們開始了各種報復,首先將各種知情的研究員和保安以及研究所的投資大佬,及其家屬上萬人,都被魔女們抓來關進了用來試驗和關押魔女們的基地。

魔女們並沒有親手殺掉他們,而是除了水和電之外,沒有給這上萬人留下任何食物。在通風口和下水道只有老鼠能出去的堅固基地裡面,數萬前研究人員、保安、投資者以及他們的家屬,為了生存發生了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

魔女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他們不把別人的生命當做生命來尊重,那他們和他們的家人的生命自然也不應該得到尊重。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這是很自然的道理。以前他們利用死亡威脅讓魔女們之間互相殺戮,現在魔女們利用飢餓的死亡威脅讓這些人互相殺戮——似乎合情合理呢。

和張誠以及羅伯特都有過合作的戴文青木飾演其中的一個魔女——身材嬌小的戴文青木在裝嫩方面非常有特長,演個高中生完全沒問題。而羅伯特導演的御用演員丹尼特喬在劇中飾演一個來日本找失蹤的妹妹的攝影師大哥。

最後殺入研究所反攻的一幕,也是凶神惡煞的丹尼特喬手持兩把狗腿大刀,第一個沖入研究所大開殺戒,將十一區那些習慣性嘴炮們剛開口就一個個捅死。

在九孤兒暑假上映前,張誠想到了自己想要拍的電影。功夫戲,說實話,張誠不請出自己奶奶這樣內家功高手來演的話,其實都是武術指導指點的好,大家配合的好,加上後期製作的好,僅此而已。

經典電影飛鷹計劃裡面,龍哥展示了最早的跑酷。禿鷹計劃中,元家班展示了怎麼用冷兵器和功夫對抗軍隊級的力量。

張誠也想開了,反正拍電影是用來娛樂大眾的,內容方面真真假假無所謂的,不然怎麼那麼多超級英雄粉呢。

這次張誠決定搞一個大製作,魔法師戰劍仙。相當於東西方玄幻文明的碰撞了。

劍仙嗎,自然是走蜀山的路線,倒不一定要紫青雙劍了,其實張誠比較萌白眉那個天外毒龍鑽的——用這個插伏地魔想想就很爽。

魔法師自然是走當前最火的飛天掃把魔杖流套路,這樣比較有代入感。

整部戲,除了大牌影星的開支,就是後期特效比較費錢了,五毛特效並非不能看,其實好萊塢特效,大部分都是一個個五毛特效組合起來的——好萊塢這邊特效公司轉包工程拿給亞洲工資水平低的同行做是很正常的。 這個魔法師戰劍仙的故事講得是,這個世界的西方魔法師們固然沒有開闢什麼大航海時代,但是卻開闢了一個大搶劫時代。

他們從歐洲搶到非洲,從非洲又搶到亞洲,西亞、中亞、南亞次大陸先後淪陷——而在開拓團必然要去搶劫的東方,幾千年來一直是劍仙們守護的家園。

西方魔法師的開拓團有些類似荷蘭的東印度公司,是一個由全民集資,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股金和身股。

搶到的財富和奴隸按照投入的比例,來確保每一個銅幣的投入都會收到回報。這開拓團成立幾百年中,也的確是這樣運作的。整個西方社會都化作了開拓團的股東,安心享受著開拓團帶來的利益和財富。

這裡當然沒有鄧布利多哈利波特什麼事,講得是更早的魔法師時代,也就是梅林時代的樣子——要是想借哈利波特的西風,指不定要交多少版權稅呢。

至於寫蜀山的還珠樓主,早就死夠免除版權稅的年限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