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夏冉冉不肯說,可慕初笛卻擔心夏冉冉的情況。

與夏冉冉相識那麼久,慕初笛怎麼會看不出夏冉冉的強顏歡笑和真心實意的笑容呢?

剛才在片場,夏冉冉就是為了不讓她擔心才故裝沒事而已。

慕初笛只是看破不點破。

她不知道冉冉為什麼那麼害怕,卻擔心因為自己的問題而使夏冉冉再次回憶起一些不好的畫面,而且慕初笛不想讓夏冉冉為難。

她只能命人暗地裡調查。

電話那邊的人接到慕初笛的電話似乎十分的興奮,「好的,少夫人。」

「不,慕小姐,你好久都沒給我們電話,我們以為你要把我們都給忘記了。」

「人家超級不捨得的。」

電話那頭的女人聲音黏黏的軟軟的,話語里充滿濃濃的思念。

「最近挺太平,所以才沒找你們。」

慕初笛解釋了一小會。

其實真正的原因並不是這個,而是因為這些人是沈京川給她留下來的,慕初笛擔心會讓霍驍不開心,所以一直都沒有用。

這次也是迫不得已。

因為她還有第二個要調查的事情。

粉嫩的唇瓣微微張啟,「另一件事需要秘密行動,不許讓任何人知道,包括沈京川。」

這些人都是沈京川的人,雖然知道沈京川不是會刺探事情的人,不過慕初笛還是想要提醒一下。

「是。」

女人沒有任何的遲疑,因為他們被派過來的時候沈京川已經交代過。

慕初笛所需要調查的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告訴他,還必須依照慕初笛的意思去做。

除非調查的事情會影響到慕初笛的人生安全,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那個時候才需要告訴他。

他不想要插手她的自由。

慕初笛相信沈京川的人,於是繼續說道,「我要知道霍驍最近的情況,特別是他與賀易生,宋唯晴之間的所有事情。」

慕初笛知道霍驍有事在隱瞞她,雖然之前霍驍拿出宋唯晴來當煙霧彈,可慕初笛深思了片刻,就發現到幾個漏洞。

感覺不一樣,那個時候沖她開槍的霍驍,似乎有所不同。

而且最近好些奇怪的事情牽連到一起,慕初笛心裡那種異樣便越發的濃郁。

「好的,慕小姐,我們馬上進行調查,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對了,不知道慕小姐有沒有久久小姐的消息,她逃出古曼,先生一直在找她。」

久久?

久久是逃過來的?

慕初笛還真沒想到向來乖巧聽話的久久會做出這種事情。

「有,久久現在就跟我住在一起,所以告訴先生,不用擔心。」

電話那頭一陣雀躍,「那就太好了,相信先生一定會很開心的。」

「先生他,現在還好嗎?」

慕初笛好久都沒跟沈京川聯繫,也不知道沈京川的情況如何。

「挺好的啊,慕小姐不用擔心。」

「哎喲,我的小寶貝不開心了,我要哄他,等下有調查結果我再找你哈。」

女人很快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沈京川的人,就是這樣的任性。 慕初笛還有一些話還沒來得及問呢。

慕初笛總覺得有點奇怪,如果說久久是逃出來的,那為什麼至今都沒人來找她?

沈京川那樣重視久久,不可能不來。

有這麼的疑問存在心裡,慕初笛忍不住給沈京川撥打了電話。

電話那頭響起的只是忙音,並沒人接聽電話。

另一房間的浴室里

霍驍脫掉身上的衣服,赤身暴露在空氣之中。

浴室里的鏡子映出那結實的肌肉,誘人的小米色肌膚,只是肌膚上布滿了數條傷痕,看上去破壞了整體的美感。

傷痕有的開始結痂了,新生的肉嫩色的,更顯醜陋。

霍驍獨自拿著葯,慢慢地撒了上去。

他一直不肯讓慕初笛看,就是不想讓她嚇到,不想讓她傷心難過。

目光碰觸到這些傷痕后,冰冷的眸色越發的陰沉,就像那即將打開的潘多拉盒子。

宋唯晴?

霍擎天?

還有跟陸延所約定的協議。

這一切都使霍驍氣場陰沉下來。

整個浴室,似乎瀰漫著冰渣子,低氣壓使人難以呼吸。

就在此時,一道鈴聲打破了這讓人窒息的低氣壓。

霍驍看了下電話號碼,那是周助理的來電。

接聽了電話。

「嗯?」

輕輕的上揚的尾音。

周助理隱隱之中也能察覺到霍驍的不悅,他連忙把自己調查到的事情彙報給霍驍。

「霍總,你讓我調查宋唯晴的事,經過你提供的時間和地點,當天宋唯晴是受到致命的重傷,醫院那邊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後來宋唯晴並沒在醫院做手術,而是被送走了。我們的人拍到接走她的其中一個人的照片,我們對應過公安廳這邊的信息,查無此人。」

「從國際警廳那邊就查掉這人的信息,他是一個國際通緝犯,隸屬櫻花國的一個組織。」

「根據調查,宋唯晴這些年每年都會有一段時間在櫻花國附近的國家出現。」

「還有,六年前,宋唯晴失蹤被禁錮后,這個人也曾經出現在同一個城市。」

「初步的調查結論是,宋唯晴跟櫻花國組織的人有一定的聯繫。」

周助理只能根據自己調查的結果來下判斷,不過他對這個初步結論十分的有信心。

只是不知道宋唯晴為什麼會跟櫻花國的人有聯繫,畢竟那個時候,她可是華國的大校。

華國跟櫻花國可是勁敵,在外交上總是被厚顏無恥的櫻花國壓著。

泱泱大國讓著他們這個小國,已經很給面子了,誰知道這小國竟然還得寸進尺。

所以這些年來,華國軍部與櫻花國的軍部可是勢同水火,內部不允許相互有任何的接近。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宋唯晴還沒死?

霍驍放下手中的棉花棒,對著鏡子沉著臉。

當時他身中催情劑,下手的力度雖然是受到了限制,可要殺死宋唯晴並不至於出現意外。

以他對宋唯晴能力的了解,她絕對逃不過他的攻擊。

除非……

聽了周助理的報告,霍驍心裡那種想法越來越強。

他向來靈敏,有些時候第六感比大腦來來得快和精準。 室內瞬間變得寂靜下來。

電話那頭的周助理也知道霍驍在思考,所以並沒有出聲。

等待一段時間后,周助理才繼續開口。

「霍總,你讓我辦的事情已經辦好,需要您和慕小姐去簽名確認。」

「您所要的宴會帖子已經送到江岸夢庭。」

「好。」

霍驍沒再多說什麼,周助理簡單的彙報了一下最近霍氏的情況便掛掉了電話。

周助理的辦事效率一向奇高,霍驍吩咐的事情花不了一天都已經處理完畢。

然而此時,霍驍卻開心不起來。

因為,太快了。

完成這一切后,距離他與陸延的協議的實施也越來越逼近。

他,捨不得。

只是,不能捨不得。

幽深如漩渦的眸子微微收緊,眼底閃過一絲堅定。

浴室外響起了腳步聲。

「驍,你在嗎?」

「你在哪裡了?我們要開始玩遊戲了。」

慕初笛答應過牙牙,為了彌補這段時間沒能陪在牙牙身邊,之後每天都要陪他玩個遊戲的。

房間里並沒人,走了幾步才發現浴室的門關上。

「驍,你在浴室里嗎?」

天價前妻 慕初笛正準備敲浴室的門,倏然,大門被打開。

霍驍換了一聲寬鬆的襯衫和米色的休閑褲,看上去越發的挺拔英俊。

與穿著西裝的嚴謹肅穆不同,此時一身休閑,讓他身上那種生人勿近的氣勢漸漸壓低,變得溫和起來。

「想要投懷送抱?」

慕初笛沒料到大門會突然被打開,所以差掉就撞了上去。

她的目光往浴室裡面瞟了一眼,裡面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只有裊裊升起的熱氣。

可靈敏的嗅覺告訴她,裡面有淡淡的藥味。

霍驍剛在裡面上藥了。

他獨自在浴室里上藥。

肯定是不想讓她看到傷口傷心難過。

慕初笛看破不說破,連忙收回眼神,特意換了個姿勢,唯恐傷到霍驍的傷口。

「霍先生,孩子們都在的,請正經一點。」

慕初笛站直身子,大門口站著兩個小豆丁。

牙牙咬著手指,眨巴著眼睛,「爹地你怎麼那麼慢?」

「堂哥說,男人就是大老粗,如果像女人一樣在浴室里磨磨蹭蹭,那就是娘!」

「爹地你娘嗎?什麼是娘啊?」

牙牙就像個海綿,霍錚說過什麼他都能夠記住,一些該記和不該記的,全都記住了。

霍錚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在凶軍部的人洗澡慢的話會被牙牙記住,而且還用來堵霍驍。

霍驍輕輕地瞥了牙牙一眼,「剛才老宅那邊來電,你曾奶奶想你了。」

曾奶奶想他了?

可是他不想去老宅啊,他想要呆在家裡陪媽咪的,媽咪才剛回來。

「爹地,你壞,你壞。」

牙牙飛撲上去,揮出小拳頭,卻被一把提了起來。

「我可以再壞一點,你想試試?」

對上他家爹地那雙幽深透著認真的眸子,牙牙不敢說話了。

被威逼利誘得不敢再說話。

只能求助地看向慕初笛,「媽咪。」

慕初笛最受不了牙牙這樣的眼神,她沖霍驍道,「霍驍。」

霍驍一把摟著她,手穿過腰肢撫摸到她的肚子上。

「我正經的話,肚子里的孩子怎麼來?」 男人耍起流氓來,還真是臭不要臉的。

慕初笛臉都紅了,嬌嗔地瞪了他一眼。

霍驍撫摸她肚子的動作越發的輕柔,似乎在碰什麼易碎品似的,小心翼翼。

冰冷的眸子也溫柔得能夠擰出水來。

寶寶,他最愛的人懷著他們的愛情結晶,孕育著另一條生命。

生命!

這兩個字使霍驍眸色加深,眼底閃過別樣的思緒。

牙牙一直在動來動去的,畢竟他現在這個樣子太慫了,就像小雞被提著一樣,太沒男子氣概了。

他家老爹真的太過分了,竟然在女生面前損他男子氣概。

牙牙一直記得霍錚說過,男子漢寧願頭破血流也要捍衛男子氣概的。

不然就是個慫包。

嗚嗚嗚,他現在肯定被當成慫包了。

可是他不想當慫包。

牙牙掙扎的力度加大了幾分,然而聽到霍驍落下的話后,掙扎的身子停頓了下來。

納尼?

孩子?

指的是他嗎?

可是他不是在媽咪的肚子里啊?

難道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