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現在雖然有著一千五百畝地的規模,但相對於世界上其他大型的農貿公司,這點還差的遠內。

尤其是,目前大仙農集團的市場還太小了。

只要種子能供應出來,擴大十倍都完全不愁賣!

到目前為止,大仙農的市場供應也就僅僅五六個城市而已!

全國的市場,多的是,為此發展空間極大。

尤其是國外市場那一塊,更是能掙取大量的外匯,為人民服務,這個必須要大賣特賣,造福國內。

除此之外,關於國內的價格問題,這一次也終於可以適當降低了。

以前是一瓶進化液可以種植三畝地的蔬菜瓜果,而此刻是一百畝。

三十三倍的差距,無疑能讓林楠省下很多靈氣值。

自然而然,這價格也能降低不少。

如此一來,也能讓更多的人受惠,更多的人接受大仙農品牌,能讓它真正走進難千家萬戶。

這是一個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哪怕是楊瑾聽到這個消息也激動不已。

身為大仙農集團的掌舵人,楊瑾自然知道很多秘密,種子的事情是其中最關鍵的部分,一直被凰氏一族嚴格把控。

而這個凰氏一族和林楠的關係,其他人不知道,但他隱約知道一些。

而且即便是如此,種子也是極其珍貴的,大仙農集團的產品賣得那麼貴,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種子的成本問題。

而今,既然能真正量產,那就說明成本下來了。

這價格,自然而然也就下來了。

「老闆,這下可就好了,你看這擴展的問題?」楊瑾坐在辦公室內,充滿了激動之意。

「擴產問題你看著來解決,另外最好留一部分種子作為扶貧項目之一,也剛好可以讓我們大仙農集團的產品在全國各地擴散開來。」林楠交代了一聲,掙錢現在反倒是沒什麼興趣,但幫助更多的人才是林楠想做的。

「價格問題,你看著重新定價,按照各地的生活消費來定價,適當降價,讓更多的人可以吃的起我們的產品。」

楊瑾明白老闆的意思,他現在也不在意這些錢。

「好,我這就去安排。」

辦公小樓內,楊瑾安排好這邊的事情之後,第一時間在產業園內做出調整,眼下擴大的的產業園還不曾正式建成,適當增加一處位置作為種子加工廠倒也可以。

而且不僅如此,楊瑾更是準備趕往省城一趟,好好談談這件事。

能儘早將種子投產,對於大仙農集團而言,意義重大。

回到雙石村,林楠簡單的安排了一番,第二天一大早便直接趕往長安市,他這位武大校長終於要開工了。

長安市,城南一座小山下面,今日顯得格外的熱鬧,林楠趕到這裡的時候,這裡已然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足足一萬多名年輕男女。

這些,便是各自通過省考的的武大考生們。

通過第二道考核,在這長安市武大校園內,他們將迎接他們的終極考核。

包括林楠在內,此刻的武大校園內聚集了足足十五位宗師境高手,二十多名大修士高手,就連高品都調集了四五十名。

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作為終極考核的的教官。

一萬多名年輕人們,將分別被林楠等一群高手真氣疏通經脈。

毅力韌性考核結束,體能這些人也都考驗出來了,剩下的便是這一關。

他們的體質也很重要,能否疏通經脈,這才是關鍵。

否則即便是他們很有韌性,但經脈不通,也完全無用。

所以,今日開始,為期三天的時間,林楠便要開始忙碌了。

中華武術大學,前後不過一兩周的事情,但在兩位副校長張濤和荊昭林的努力下,武大的建設浩浩蕩蕩的進行了。

基建狂魔在這一刻也展現而出,長安市調集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原本普通的中轉院校,此刻成了中華武大的新校園。

原本就有幾座教學樓,幾座宿舍,而今幾座小樓也隨即拔地而起,幾座按照張濤要求建立的修士練武場也拔地而起。

尤其是學校後面的那座小山,也直接開拓成武大的一部分。

山中,也開闢出幾座練武場,幾座訓練館,這也是武大最重要的部分。 武大學生,最重要的自然便是修鍊,但同樣的文化課也不會落下,依舊會有文化課的部分,國家要的是文武雙全的高手。

哪怕是不能真正做到文能定國的程度,但至少也要有一定的知識儲備。

尤其是,要政府的特殊教育培訓。

武大學員,實力要強,思想要正,人品也要好。

為此教育也很重要。

自從武大具體位置公布以後,整個長安市都沸騰了,無數人蜂擁而至。

今日,這裡更是彙集了很多人。

一萬多名考生,外加大門口聚集的很多家長們,可想而知有多熱鬧,整個長安市的警察,甚至長安市軍區的上千名荷槍實彈的軍人在這裡維持秩序。

兩位副校長,張濤以前林楠見過,以前大修士初期,而今有著各自靈丹妙藥的加持,也水漲船高的提升了不少。

荊昭林,林楠也是第一次見到,以前燕京某位大學的正牌校長,相當於副部級幹部,但此刻任武大副校長。

不得不說,這這位校長的辦事能力還是不錯的,中年男人,張濤對於這種俗事也是完全不在行,武大能如此迅速建立起來,這位功不可沒。

「林校長,你可來了,我們這忙乎的再好,沒有你這位校長坐鎮,我們還是不踏實啊。」荊昭林見面就打趣了一句,雖然以前是副部級幹部,但完全沒有什麼架子。

當然,在林楠面前,即便有也擺不出來。

豪門總裁的過氣老婆 「荊校長,張校長兩位辛苦了,我這也就掛個名而已,各種事還要麻煩兩位了。」林楠開口笑道。

對於武大而言,林楠更像是一種精神所在。

畢竟,他是一個傳奇人物,也不需要他具體做什麼。

「也是,我們也不指望你這位校長幹啥,只要你能支持我們就夠了。」張濤笑著說道,和林楠也認識,更是了解不少。

一旁,荊昭林也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他這位副校長,其實就是來代替林楠和張濤這兩位不管事的校長幹活了。

「知道兩位不適合這種俗事,以後學校的俗事需要安排的,兩位就直接告訴我行了,咱們武大的希望,就拜託在兩位身上了。」荊昭林笑道。

林楠見狀,對這位副校長又有了一種新的認識,當即也就不客氣了,學校的事情他不準備多管,張濤也是一樣。

隨即荊昭林將武大的事情具體介紹了一下,整體來說一切都井然有序的,武大的建設極為迅速,眼下就等待著五千名武大學生入學了。

文化課老師也已經火速從全國各地調遣而來。

至於傳授修鍊之道的老師,暫時也在不斷安排著。

國安局的一些修士高手有一大部分人會在這裡擔任老師,五千名學生,總共安排近百名修士擔任老師,除去國安局的一部分,還有很多則是從各大修士宗派、家族招募的。

農家醜媳賊旺夫 若是普通的金錢招牌,肯定沒人願意擔任教師。

但是眼下國安局三種靈丹研製而出,金瘡葯也隨之問世,再加上林楠提供的適合大修士高手的靈丹,使得不少國內的修士高手願意來武大執教。

不僅僅有靈丹妙藥的獎勵,更有一些修鍊功法,資源的提供,這也是一眾修士高手答應的原因。

當然,具體的修士老師的招募工作還在籌備中。

了解了一番后,林楠點點頭,何宏等人也都到了,武大內的考核也分配好了。

五十多位高品以上的修士高手,幾乎是華夏的全部高端力量了,分別坐鎮在一座座訓練場與演武場操場等。

一個個的進行,以真氣在他們體內探查他們的體質靜脈情況。

這是最笨,單但也是最有效的方式,真氣在他們體內運轉的越迅速,容納真氣的量越多,便代表著他們的資質。

這些何宏等人早已指定了標準,林楠也得到了一份份標準,親自動手。

當看到林楠一群修士高手聯袂出現,無數年輕男女差點歡呼了,武大的消息一曝光而出,太多的人都查過林楠這位校長,華夏第一宗師境高手的資料,而今正式出現在他們面前,可想而知他們的激動。

「快看,那就是咱們校長,林楠林校長!」一群人激動。

「看到了,好帥啊,林校長真是一個傳奇,好像比我們大不了幾歲,真的太厲害了。」年輕女孩們激動不已,眼冒小金星。

「以後我找男朋友,肯定要找林校長這樣的傳奇人物!」

「得,咱們華夏總共也就這麼一位而已,你這麼決定的話,我覺得你可以當一輩子的終極聖鬥士了。」有人聞言嗤笑了一句。

林楠,那就是傳奇,無數年輕女生都視若偶像,似若白馬王子一般的存在。

「哼,當終極聖鬥士也不將就,就你們這種臭男人。」被嗤笑的女生強力反駁道。

這一幕發生在不少年輕男女身邊。

隨即,終極考核正式開始,林楠所在的位置,足足聚集了五百位年輕男女們,一個個神情帶著激動之意,但卻也帶著一絲緊張之意,。

終極考核,是他們進入武大的關鍵。

一萬兩千多人,只有五千人能夠通過,一樣要淘汰出一大半的人。

這對無數人而言,是天上與地上的落差。

所有人都很緊張,為了衝刺過省考這關,所有人都拼了一口氣,雖然短短大半個月的時間,但所有人都拼盡了一切。

而今,就是出結果的時候了。

一座臨時搭建的帳篷內,林楠盤坐在坐墊上,身前一個十八歲的女孩,當林楠雙手搭在她後背的時候,頓時一股濃郁的真氣狂涌而出,直接在她體內涌動。

對於一個普通人而言,體內經脈並沒有疏通,還處於擁堵的階段。

但是,就在林楠的真氣湧現的同時,一道道擁堵的經脈快速被疏通,在此過程中盤坐的女生露出一絲痛苦之色,但硬是咬牙堅持了下來,沒敢吭聲。

不多時,林楠結束,前後不過三分鐘的時間,但看向身前這個後背已然完全濕透的女孩,微微點頭。

「還不錯,等待通知吧,以後進入武大,好好努力修鍊。」林楠開口。

眼前這女生,資質還算是不錯,至少林楠是這麼認為的。 三分鐘的時間,將這個女生體內經脈疏通,雖然不是全部,也不是徹底疏通,但也已經很清楚了。

普通人,想要疏通經脈,並不太容易。

正常而言,經脈會有一定的擁堵,只不過每個人的擁堵程度都可能不同罷了。

有些人擁堵的極為厲害,可能終其一生都難以疏通,哪怕是有高手幫他們疏通,也極其不易。

這些人,就是不適合修鍊的那種人,也是林楠等人這次終極考核要淘汰的人。

而另外有些人,就和這女生一樣,體內經脈擁堵的不是很厲害,稍微以真氣梳理,很快就能疏通。

這種人,自然修鍊起來也是事半功倍,也是這次武大要招生的好苗子。

聽到林楠這麼說,這名女生頓時顯得很激動,先前的那一刻,她確實覺得很疼痛,不過憑藉著強大的意志力韌性,她堅持了下來。

再然後,她就覺得整個人體內異常的舒坦,充斥著一種暖流。

甚至,整個人都好似輕鬆了很多。

「謝謝林校長,我這算是通過了嗎?」女生激動開口問道,為了這個武大,他們渴望了太久了。

林楠看了她一眼,女生的激動他看的出來。

「算是吧,以後繼續努力,正式通知很快就會通知下去。」林楠笑道。

以她的這種情況,基本上百分之百可以確定錄取。

女生一聽,更是激動了。

「啊,謝謝校長,謝謝校長!」

林楠輕笑,可以理解她這種激動,好不容易安撫了,然後其他的待考者一個個的走了過來,然後依次在林楠身邊坐下,接受真氣梳理經脈。

很快,一個個結果就出來了。

有人讓林楠頗為滿意,第一個的那個女生算是不錯,但卻不是最好的。

最好的一個,讓林楠甚至都忍不住有些大為意外,天生的經脈通透,根本不需要疏通,本就是貫通的,這種人在修鍊一途上,可謂是順風順水,也就是所謂的天才。

這種人,註定會在修鍊一途上走的很遠,是真正的好苗子。

自然,這肯定是武大的學員。

然而這只是個別,屬於天才,並非人人都如此。

更多的,則是經脈擁堵的極為厲害的那種。

一連兩三天,林楠一個個的將他們輪流梳理了一遍,也總算了有了個結果。

這其中,有天才,經脈天生疏通,和小說里的那種任督二脈有些類似,反正效果差不多,但極少極少,五百人之中,就發現一個,讓林楠有些惋惜!

除此之外,五分鐘內能疏通經脈的有兩百人左右,其他三百人就不行了,有些人哪怕是以林楠此刻的實力強行去疏通都沒有可能疏通,堵的那叫一個嚴重。

這群人,只能剔除掉了。

這種人,並不是不能修鍊,而是眼下武大所能招募的人數有限,五千人最多了,剩下的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林楠這邊,哪怕是稍微麻煩一些的,林楠也盡量幫他們疏通經脈。

哪怕是以後他們不修鍊,也足以讓他們身體變得好上不少。

歷史的屋檐 而若是要修鍊,經過梳理之後,也會好上很多,不是沒有希望。

武大一間大會議室內,林楠等人坐在一起,將各自考核的結果都擺在了桌上。

「哈哈,林楠,我這裡前後遇到兩個先天經脈疏通的天才!」何宏很高興,哪怕是以前國安局的人,也難以遇到一位先天經脈自通之人。

這種人,堪稱練武奇才!

這話一出,頓時一個個聲音都傳了出來。

「我這裡遇到一個!」

「哈哈,我這裡兩個!」

「你們都不行,我這裡遇到了四個!」

一群人,突然間因為這一兩個人,一個個的大笑而出。

四五十人,有宗師境高手,有大修士,也有高品修士,作為終極考核的主考官,他們各自經手了上百,乃至四五百位的考生。

林楠能遇到這種人,他們同樣也遇到了。

有人遇到了兩個,有人碰到了一個,甚至三四個的。

但不少人卻是一個都沒有。

最終統計下來,一萬多名考生之中,足足有著二十餘名經脈先天自通的那種。

這個數量,哪怕是何宏這種老輩人物都激動不已,一旦這些人培養起來,都將是中流砥柱。

除此之外,林楠之前給他們看了不少特殊體質的記載,讓他們各自在考核的時候注意點,確實也發現了十幾個,只不過還不太確定,這方面林楠也不懂,還需要後續確認。

再之後,就是自己整體考核成績的排名了。

一萬兩千人,成績全部排了出來,一目了然。

五分鐘之內完全疏通的,只有四千三百人左右。

這些人自然都是苗子,另外七百人則按照成績依次錄取,是武大的首批學生。

「林楠,這些人都是咱們的根基所在了,這些孩子都不錯。」林宏笑道,這次的招生考核,讓他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