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其中有十幾名武聖門的傳人已經臉色雪白,因為他們都從迦葉的嘴角上看到了一抹猙獰的笑意。

「速退!這魔頭要來真的了!」一些武聖門傳人喝道,凌空飛起,想要逃遁出去。

「誰也走不了!」迦葉大喝一聲,天地一氣爐祭出,爐口倒扣下來,將十幾名武聖門的傳人全都卷了進去,一個不留。

這些傳人修為並不到大神通境界,進入天地一氣爐中,頃刻間就會被化為飛灰,難以生存。

「小畜生!我武聖門和你不共戴天!!」武聖門的另一名長老大聲嘶吼,不過他的身上已經傷痕纍纍,被嫖萬人以麒麟聖刀所斬傷。

「嫖爺,把他送過來!」迦葉喝道。

「好唻!」嫖萬人咧嘴一笑,麒麟聖刀一掃,一道璀璨的刀芒將這位武聖門長老掃飛出去。

迦葉張開天地一氣爐,再次祭了出去,將這位長老也收了進來,武聖門的三大長老降臨,現如今已經有兩位被迦葉給鎮壓,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大氣概。

「常前輩,先退走!」迦葉朝著高空中喊道。

高空之上,風家的常叔正在和木青行頑力對抗,木青行是大神通三階的高手,而常叔不過是二階,即使有神器相抗,也依然不是木青行的對手。他苦苦堅持了上百個回合,已經是傷痕纍纍,再也堅持不下去。

聽迦葉喊出這麼一嗓子,這位風家常叔終於撐不住,以神器破開空間遁了進去。

「你們都走不掉了!!」木青行雙目赤紅,他近乎瘋狂了,本想著可以把迦葉等人留下,然後從迦葉口中套出洪荒廟宇的消息,卻沒想到損失這麼嚴重,數十名傳人的性命,甚至還加上兩位長老級別的人物,這對武聖門來說是個重大的打擊。

迦葉露出嫦曦,神行術強行提升到極限,化作一道光影沖向了遠空,嫖萬人也已麒麟聖刀護身,跟著迦葉逃遁出去。黑妖更不用說了,在迦葉喝出那一嗓子之後,它就展開惡魔羽翼飛走,若是晚了,只怕要拖後腿。

「你們……老夫饒不了你們這群小孽障!!」木青行近乎發瘋了,武聖門這次損失的實在是太嚴重了,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當下,木青行不顧一切的追了上去,黃金戰刀欲要斬破蒼穹。

神行術號稱世間極速,乃是神明的身法。

十幾分鐘后,迦葉他們出現在一座山丘之上,在這裡風雪月和那名內向的少年已經等候在那裡,看兩人臉上的喜悅之色,顯然他們這次潛入武聖門已經得手了。

「怎樣了,月公子得手了嗎?」常叔一見到風雪月,便不顧身上的傷勢問道。

「恩,在這呢。」風雪月笑道,揚了揚手中的金葫蘆。

「這是什麼東西?」嫖萬人好奇的問道。

「是我風家偶然得來的一粒仙丹,可以強行助人突破一個大境界,不過不久前被武聖門用卑鄙的手段盜走,現在我們再盜回去,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風雪月說道。

「恩,沒事兒就好,這次的作戰總的來說還算是成功的,武聖門損失嚴重,數十名傳人包括兩位大神通二階的長老都被迦葉小友給收服了。」常叔說道,臉上掛著喜色,雖然受了重傷,但戰果卻令人很興奮。

「嘿,不過就這麼走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誰知,迦葉卻冷不防的又來了一句。

「你又想幹什麼?」嫦曦望向迦葉,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眉頭不自覺的皺在了一起。

迦葉冷笑道:「反正已經做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個大長老也給解決了。」

此言一出,幾人頓時無語,愕然的看著迦葉。 如果,這都不是愛 這樣做未免太瘋狂了,已經殺了武聖門的兩位長老,若是再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木青行給殺了,那武聖門上上下下還不瘋了?

「你是說…..這樣一來,算是徹底和武聖門對上了!」風家常叔道。

「這樣也好,反正已經得罪了,乾脆就得罪到底。」這時候,反倒是風雪月比較看得開,眼中閃過一抹嚴肅說道:「若是放任這個木青行活下去,以他在武聖門的權威,一定會滿世界的追殺我們。」

「好!殺!我們一共兩口神兵,我還就不信弄不死這老小子!」迦葉一咬牙,下了死心。

「對!弄死他!這件神兵我用的越來越順手了。」嫖萬人笑嘿嘿道。

…….

漆黑的夜晚,月黑風高。

木青行帶領著上百名武聖門的精英修士追到這裡,望著一望無際的黑夜,木青行仰天悲吼一聲,緊緊握住黃金戰刀。

他老人家這次真的是恨瘋了,原本計劃的天衣無縫,卻沒想到依然沒有留住迦葉,別說從迦葉口中套出洪荒廟宇的消息,連他們自己的兩位長老都被迦葉殺了,這對武聖門來說是巨大的損失。

「大長老,怎麼辦?掌門快要出關了,現如今發生這種事,到時候怎麼給掌門交代?」旁邊一名修士問道,臉色難堪無比。

「找!一定要找,就算把南域翻過來也要把這幾個小畜生給找出來。」

木青行激動的渾身顫抖,估計如果迦葉站在這裡的話,能被木青行生吞活剝了。

「大長老,要不然我們先回去收勢一下殘局,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封鎖消息,這件事絕不能穿出去,不然被其他勢力知道了,我們武聖門以後怎麼立足。」有一個像是軍師打扮的修士建議道。

木清秀額頭上青筋暴起,沉吟片刻,深吸一口氣,道:「好吧,只能如此了,老夫絕饒不了那幫小畜生!!」

說完,木青行轉身準備帶著人回去。

而就在這時,天邊三股強大的氣勢飛快的衝來,神器之威靠近,而且不止一股,當場把準備離開的木青行和一幫武聖門的修士跟震驚住。 「怎麼回事!莫非他們又…..又殺回來了!」

眾位武聖門的修士慌了,之前他們見識到了迦葉的魔威,天地一氣爐祭出,連兩位長老都被收了進去,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抗衡的。

此刻遠遠地,眾人似乎都能感覺到一股魔威,靠近,仿似地獄戰神踏著無邊的黑雲而來,讓人心頭忍不住壓抑。

「遭了!他們又殺回來了!」那名軍師似的修士臉色蒼白道。

「哼!殺回來又如何!?老夫今日就永除後患!」木青行緊握住黃金戰刀說道,他現在可以說是對迦葉恨意滔天,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大長老,還是不要衝動,這幫小輩手中可是有兩大神器啊,還有那個迦葉,神通變幻莫測,他一定是在洪荒廟宇中得到了大機緣,不然不可能鎮殺得住兩位長老大人的,再沒有弄清楚之前,我們還是先避一避吧。」那名軍師修士惶恐道。

而就在這時候,三股氣息陡然靠近,一道貫穿天地的刀芒斬殺過來,化作一頭威風凜凜的麒麟獸,張牙舞爪,咆哮著沖向了木青行。

另一邊,一尊金身獨角銅人壓了過來,滂沱的氣勢將虛空震塌,神器之威,浩蕩天地間。

「哼!我就不信老夫堂堂大神通三階,還對付不了幾個小輩,神器又如何!」木青行發了狠心,不理會那名軍師修士的勸阻,整個人沖了上去,手中的黃金戰刀斬出一道刀芒,與那頭麒麟獸衝撞在一起,破碎天地。

洶湧的氣勢如潮流一般席捲開來。

「鐺!」

一番猛烈的撞擊后,木青行回身再次斬出一刀,與那金身獨角銅人對持在一起,而後雙雙後退開來。

「你們竟還敢回來送死!!」木青行嘴角猙獰,滿頭白髮飛舞,持著黃金戰刀如武神重生一般。

「老賊!今天要死的是你自己!」

一聲大喝,迦葉腳踩著虛空而來,天地一氣爐就懸浮在他的頭頂,彷彿與迦葉的身體融為一體,炙熱的氣息跳動,似是可以把虛空都煉化掉。

「不想死的滾!不然讓你們化為飛灰!」迦葉大聲喝斥,冰冷的目光掃視在場的所有人。

但凡是被迦葉的目光盯住的人,全都忍不住心血冰冷,仿似自己被死神盯住了一般,內心中生出一股無邊的恐懼,靈魂都像是被攝走了。

「誰敢後退一步,老夫先正*法了他!」木青行大聲吼道,眸綻冷光,手中的黃金戰刀不容分說的劈斬了上去,直取迦葉。

「殺!」

「殺!」

嫖萬人和風家三叔衝上來,兩大神兵交相輝映,兩股強大的氣勢威壓上來,瞬間將黃金戰刀的鋒芒給壓制下去。兩大神兵的氣勢合在一起,就算是「武神懲戒」這把傳承了數千年的神兵也不可相抗。

「恩…..」木青行悶哼一聲,即使修為高過對方很多,但在兩件神器的作用下,依舊氣血翻騰。

迦葉也適時候出手了,祭出龍刀和女帝斬,兩門強大的上古神通轟出,亂翻天地。

混戰一觸即發,這幾乎又是一場毆打,嫖萬人,迦葉和風家常叔群擁而上來,兩件神兵用來鎮壓,而迦葉則是果斷出手,神通輩出,且他手中的這桿佛門禪杖也不知道是什麼等階的秘寶,毀滅四方,之前連半神器都可以轟碎。

金色禪杖輪動起來,迦葉施展出「魔猿三變」禪杖被他當做棍子一般倫動,劈砸,將魔猿三變發揮的淋漓盡致,每一招每一式都盡顯霸氣,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棍子,但運行軌跡卻在瞬息間變化上百次,玄之又玄。

「轟轟轟轟!」

天空被打得連連顫抖,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木青行境界在大神通三階,且仗有神器在手也無用。三人配合得天衣無縫,木青行被打的連連後退,若不是有「武神懲戒」幫他擋住了大部分的威壓,恐怕此刻他早已就在兩件神器之下俯首了。

這一刻,武聖門的所有修士都不敢上前,別說是幫忙了,他們恨不得全部退走,不想在這裡逗留,不然待會兒那魔頭凶性大發,可能會將他們全部斬殺在這裡也說不定。

他不是辦不出來這種事。

「殺!」

木青行近乎狂暴了,黃金戰刀縱橫劈斬,幾乎不要命一樣的殺向三人。

嫖萬人和風家常叔共同將手中的神器打了出來,兩口神兵氣勢衝天,一下子把黃金戰刀給壓制住,麒麟聖刀之上,一頭神聖無比的麒麟沖了出來,另一邊,那尊金身獨角銅人之上則是飛出了一具青銅人像,但卻活動自如,這是兩件神兵的器靈。

那黃金戰刀在兩大器靈的威脅下,竟然發出了恐懼的嗡鳴之聲,不敢再動彈。

「不要給他機會!」嫖萬人喊道,麒麟聖刀斬落下去,璀璨的刀芒貫穿天地,將木青行掃飛出去。

「戰!」

風家三叔也頗為霸道,倫動金身獨角銅人砸上去,「砰」的一聲像是丟沙包一樣將木青行砸飛出去。

「轟隆!」

迦葉虛空一抓,神通演化出一座座洪荒廟宇,連綿成片,一下子將木青行從半空中震了下來。

堂堂大神通三階的高手,一門中的大長老,平日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如今卻被圍攻的如喪家之犬一樣,這種諷刺實在是太大了。

麒麟聖刀嗡鳴,散發出上古神獸的威壓,壓制住「武神懲戒」。

嫖萬人衝天而起,左手持著麒麟聖刀,右手一把將「武神懲戒」抓在掌心中,兩大神兵抓在手中,嫖爺更加氣勢大增,豪氣外放。

對一般人來說,同時使用兩件神器根本不能堅持的住,但嫖爺是什麼人,蛟龍一族,體魄強大雖說趕不上迦葉,但也不是尋常的修士可以相比擬的。

「豪情在天誰能與我爭鋒,青鋒在手看我一劍屠龍!中原逐鹿方顯英雄本色,武林風氣自當氣吞山河!!」迦葉大聲喝著詩號,手持兩大神兵殺向木青行。

「噗!」

三件神器共同施壓,木青行就算修為再強大也忍不住,被這股威壓壓迫的當場骨骼崩碎,大口噴著鮮血。

「殺殺殺殺!」

嫖萬人左手麒麟聖刀,右手黃金戰刀,兩柄神兵交相輝映,掃出大片的刀芒,霍霍的刀光一道道,一層層,將木青行斬殺的渾身血肉模糊,披頭散髮,哪還有一絲高手的風範,狼狽如喪家之犬。

「彭!」

風家常叔也是時候衝上來,金身獨角銅人砸下,將木青行砸飛出去,血肉模糊,渾身上下的骨節全都變形,甚至化為骨粉。此事的木青行,再不是什麼高手,而是像一隻沒有骨節的臭蟲,被迦葉,嫖爺和風家常叔像是傳皮球一眼傳來傳去。

不遠處,一幫武聖門的修士已經傻眼了,這根本就不是決鬥,而是群毆,而且還不要臉的拿著三件神兵群毆,這種情況下別說是木青行,就算是大神通四階的高手,也休想有好果子吃。

「怎麼會這樣……如此一來,大長老豈不是……」

「天吶,我武聖門怎麼會招惹上這麼一個煞星,失去了大長老,武聖門等於失去了一半的支柱了。」

「怎麼辦?究竟怎麼辦?要不要返回師門,告訴掌教提問前出關。」

「已經晚了,現在我們都在魔頭的手掌心中,難以逃脫。」

一幫武聖門的弟子心灰意冷。

而此刻,木青行更是已經被迦葉他們虐的毫無人樣,最後,迦葉直接張開天地一氣爐,將木青行收了進去。

「啊!!不!!!」木青行凄厲的慘叫,但沒有改變任何東西,爐蓋一合,徹底將他封印在裡面。

以此刻木青行的狀態來看,想要掙脫開天地一氣爐,無疑比登天還難,等待他的,只有被生生煉化掉元神。

迦葉高擎著巨大的爐鼎,掃視武聖門餘下的人,接觸到迦葉的目光,所有人都心寒無比。

「你們的長老已經死絕了,還能指望誰?」迦葉冷聲笑道。

武聖門修士全都傻眼了,木青行平日里在他們眼中至高無上,是可以問鼎大神通四階,成為巔峰強者的人物,但此刻還是落在了迦葉的手中,這種打擊對他們來說不可承受,簡直就像是失去了心中的信仰一般。

「完了…..我們可能全都要死…..」一些人已經露出了絕望之色,沮喪的搖頭。

迦葉惡名昭彰,魔威整個南域誰不知道,他殺人無數,甚至民間的說法更加荒謬,完全把迦葉塑造成了地獄的魔鬼,遇人殺人,遇佛殺佛,沒有一點的人情味兒。試想一下,落到這種人的手中,還能有活下去的希望嗎?

「老葉,這些人怎麼辦?反正都是武聖門的炮灰,全部殺了算了。」嫖萬人冷笑道。

迦葉擺擺手,掃視眾人,道:「你們當我是魔鬼也好,當我是惡人也好,這些都不重要,今日留下爾等的姓名,回去告訴你們的管事的,這就是惹我的下場,我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後武聖門再敢犯我,下一個別殺的,就是你們的掌教…….」

說完,迦葉頭也不回的離開。

嫖萬人和風家常叔看到這一幕,也是相視一眼,跟著迦葉離開,只留下一幫武聖門的弟子傻傻的呆立在原地,殊不知自己已經在鬼門關轉了一圈回來了。 迦葉回來了!

這是南域這段時間鬧得最轟動的一個消息了,每個人都在討論著,一開始大家都只是在猜測,但自從迦葉在武聖門一戰之後,他從洪荒廟宇回來的消息便如球風卷落葉一般傳遍整個南域,連求他大域的人都知道了這個消息。

「聽說了嗎?迦葉回來了!」

這句話,在南域是流傳的最多的一句話。

「這個魔頭果然回來,據說前幾天為了救麒麟聖女嫦曦,帶人殺上了武聖門,殺死了無數的傳人和數名長老,就連武聖門的大長老木青行都被鎮壓了。」

「怎麼可能!木青行在武聖門隻手遮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且還是大神通三階的高手,迦葉能殺得了他?」

「這件事千真萬確,這個人一定在洪荒廟宇中得到了什麼奇遇!」

「說來也奇怪,這洪荒廟宇上萬年來都沒有人能夠成功進出過,這個迦葉到底是怎麼從裡面出來的。」

「上古魔猿去洪荒廟宇營救他只是一部分,迦葉在洪荒廟宇中肯定有別的奇遇,他知道洪荒廟宇的秘密。」

「他現在在哪裡?估計南域的大勢力都會發了瘋似的找他,身懷洪荒廟宇的秘密就是大罪。」

「是啊,洪荒廟宇中蘊藏著無盡的神葬,誰不想得到?迦葉竟然能夠從洪荒廟宇,定然知道神葬的秘密,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看樣子南域他是呆不下去了。」

「那是肯定的,有人看到迦葉朝東而去,莫非他想要去東域?」

豪門盛婚: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東域?他也要去東域!莫非和獨孤小天,南飛月他們的目的一樣,想要去東域會一會神之子嗎?」

「東域的神之子縷縷犯我南域,半個月前,獨孤小天先去了東域,要去挑戰他們的神之子,後來南飛月,醪青,蘇東河等多位南域奇才進入東域,沒想到現在連那個魔頭都去了。」

「魔行東方,必有大亂。」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討論著這段時間發生的大事。

而此時的迦葉,確實有離開南域的打算,現在整個南域都知道他從洪荒廟宇活著出來了,不少人都會追殺他,甚至可能會招惹來大神通四階的高手,畢竟洪荒廟宇與眾不同,全天下的人都想知道洪荒廟宇中到底隱藏著什麼。

迦葉身上藏有洪荒廟宇的秘密,這是必死之罪,迦葉不是傻子,自然會明白這一點。

此時的迦葉,隨著風家的一行人東行。

本來迦葉是打算與風家分道揚鑣的,不過在風雪月的一再邀請下,再加上風家的主勢力就在東域,而風雪月所在的家族只不過是整個風家的一個分支。迦葉想要去東域,還要和風家繼續合作下去。

「你要離開?」迦葉望著面前的白色身影說道。

「恩。」嫦曦淡淡點頭,背對著迦葉,婀娜的背影似是要乘風而去的仙子,如出淤泥不染的白蓮,神聖,端莊,但語氣卻帶著冰冷:「不要以為你救過我這一次,我就對比感恩,你我還是劃清楚界限的好,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你。」

「無所謂。」迦葉聳聳肩膀:「我也不過是為了還聖麒麟前輩的恩情而已。」

「如此……告辭了。」嫦曦淡淡道,飄飄而起。

「慢走不送。」迦葉也是不冷不熱的說道。

「臨走前在囑託你一句,東域之行需謹慎,神之子我曾見識過他們出手,各個都不是普通角色。」嫦曦一邊升空一邊說道。

「你也要進入東域?」

「有機會的在東域相見吧。」嫦曦說完這句話,再也沒有回頭,腳踩著聖光遠走。

迦葉望著嫦曦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現在忽然覺得對這個女強人有點興趣了,遠不像之前那樣見到就得打打殺殺。幾次合作之後,迦葉感覺和嫦曦還算是比較默契,是個不錯的戰友。

「大哥,麒麟聖女走了嗎?」風雪月走過來,那令女子都要為之羨慕嫉妒恨的臉頰帶著淡淡的笑容。

在他身後,那名比較內向的少年跟著,看向迦葉的目光充滿了莫名的感覺,似是有些崇拜,有似是有些警惕。

「呵呵呵,這是我小弟風寂北,是我風家天資最好的一個,不過就是比較內向。」風雪月說道,將身背後的風寂北拉了出來。

「你……你真的殺了很多人嗎?」風寂北還是很內向,低著頭不敢看迦葉,聲音低沉的像是蚊子在哼哼。

迦葉微微一愣,旋即覺得有些好笑,這名少年不過十四五歲,但生的卻是眉清目秀,是個標準的小正太,尤其是那一對無辜的眸子,讓任何人看到都會忍不住心疼。不過很快的,迦葉忽然眉頭皺了起來,看出了這名少年的不凡。

在風寂北的眉心中,迦葉似乎看到了一點金光益了出來,雖然很不明顯,也很微弱,但這道神光確實存在。

「這是……這少年以後必有大造化!」迦葉內心驚呼,這絕對是個天命人。

這是迦葉的第一感覺,雖然他也不明白「天命人」究竟代表了什麼,但風寂北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過震驚。年紀輕輕,雖然很無辜,卻透出大造化。迦葉修鍊的是上古神法,號稱神明的功法,上古神法修鍊至大成,可以修成神眼,直視人的本源。

迦葉現在現在雖說還沒有修成神眼,但卻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