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陸方卻沒有聽到聽老說的這樣的一段話,眼眸之中帶著炙熱之色,直衝而上,他的速度是那麼的快,片刻之間就已經沖了出去。

「殺!」

只見陸方這樣大吼了一聲,只是下一刻他卻捂住了自己的頭,感覺到自己的神識受到震蕩,一下子就蒙掉了。

「這陰人的精神怎麼會這麼強?」 陸方的面前有著一層接著一層的陰氣鬼霧在面前,這一層層的黑影連接在一起,帶著一種恐怖。

這些黑影懸浮在空中,它們眼睛,嘴巴,鼻子緩緩的在這虛空之中浮現,它們笑著。

似乎是對面前的陸方無聲的譏諷,這讓面前的陸方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皮膚都發紅了,只見他帶著不甘心大吼了一聲:「你們這些東西嘲笑我么?嘲笑我么?」

逃婚100天:甜妻偷生一個寶 陸方這樣的怒吼著,甩著自己手中的龍鱗劍,那一雙眼眸之中帶著猩紅之色。

「桀桀桀!」

「用精神力攻擊我們?難道不知道我們是最擅長於精神力的么?」只見這虛空之中,一隻陰人這樣的笑著說道。

陰人的聲音直接傳入了陸方的耳朵之中,讓他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

他知道周圍的這些陰人沒有那麼簡單,不過天老是不可能欺騙他,也就是說自己雖然受到了強烈的反噬,但是面前的這些陰人們也絕對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輕鬆。

他的一雙眼眸就在這一刻變得明亮了起來:「我知道了。」

下一刻,陸方再次聚集起了自己的精神力,向著四周碰撞了去。

他的精神力是那麼的渾厚,只是撞擊到面前這些陰人的時候,他也受到了影響,整個人都是飛了起來,又再一次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之上。

「咳咳!」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有些要發瘋了,而且同時有些頭痛欲裂。

「到底哪裡不對?」陸方在自己的心中疑惑的想著,目光直視著面前的陰人,似乎是想要看穿。

「這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呢?」陸方有一些不服氣,不過這時,他對著天老說道:「天老,我為什麼對面前的這些陰人的影響不夠?我分明攻擊他們了,但為什麼他們可以反噬我?」

陸方帶著疑惑問道,似乎有些懵懵懂懂。

「嘿!」

天老帶著一些嘲諷的語氣說道:「看來你是越修鍊越回去了,你直接拿精神力去撞,你不知道精神力的應用嗎?」

陸方聽到天老這麼一說,就在這一刻恍然大悟。

他剛才就是直接用自己的精神去撞擊面前的這些陰人,自然根本就不是這些陰人的對手。

也就是說,應該要用凝聚精神力的招式去攻擊。

他想到這裡整個人就是一顫,一下子想到了劍招,他在劍道上的修行也不弱,一時間呼吸有些急促了起來,一雙眼眸有一些炙熱。

「既然你們這麼厲害,那你們就嘗一嘗我的劍招。」

陸方臉上帶著一些得意對著面前的這些陰人們說道,陰人們有幾個就直接跑了,它們似乎有些恐懼和害怕。

但是剩下的這些陰人他們一個個都顯得事分的貪婪,再一次撲了上來。

他們結成了陣列,有幾隻在後面釋放出精神能量,在前面的幾隻,則是發出了怒吼,已經衝到了陸方的面前。

只是就在下一刻,這些陰人們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面前的陸方就好像是一個超乎尋常的怪物,身上出現了無數的劍,隨著陸方身上的劍在這四周一掃而過,這些陰人們發出了慘叫之聲,一隻只的陰人眼眸之中都帶著一些恐懼。

它們沒有想到陸方居然這麼快就開始反擊了,讓他們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壓力。

它們的精神力是連在一起的,因此根本就不會害怕陸方精神力的攻擊。

而且他們還有著自己的陰術,對比之下,陸方就吃了好幾個大虧。

可是它們卻沒有想到陸方在吃了虧之後,居然迅速的就調整了過來,反而對他們進行了襲擊,而且是以他們沒有想到的方式,進行了襲擊。

他們眼中,這些劍氣所依附著的精神實在是太過於強大,讓他們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找死!」

只見一個陰人發出了一聲怒吼,就這樣出招了。

而就在此時,陸方一劍縱橫三千里,劍氣就這樣從天而降,席捲而去,斬殺在這些陰人的身上。

「啊!」

只見一個陰人發出了一聲慘叫,它身上的那些黑霧,全部都是被斬斷。

「我們聯合起來。」下一刻,只見這些陰人們就在這一瞬間開始凝聚了起來,他們幾十個陰人就在這一瞬間之後就要匯聚成一個,就這樣懸浮在天空之上,看上去是那麼的恐怖。

「這是你逼我們的,現在我們已經聯合成了一體,你就乖乖的去死吧。」

陰人匯聚的速度非常的快,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匯聚成了一個,看上去巨大無比。

「你就乖乖的去死吧,接下來我們會吃掉你的血肉,好好享受你的身體的。」

只見一個陰人這樣大笑著說道,笑的是那麼的貪婪。

他抬起手一巴掌向著陸方就這樣抓了過來,那巨大的手上出現了許多的鱗片,這些鱗片是那麼的堅硬。

同時在這鱗片的下面,居然還鑽出來了許多的觸角。

這些觸角帶著一張張小口,似乎就要向著徐浩咬過去了,看上去是那麼的瘮人。

一看就覺得自己渾身發麻,特別是那一個個的人頭,從這黑影的身上鑽了出來,這些人頭都帶著囂張的語氣,在對著面前的陸方喊道:「將軍命令我們要斬殺掉你,你就乖乖的去死吧。」

這些尖銳的聲音向四周擴散而去,給人一種發麻的感覺。

而此時的陸方就這樣懸浮在天空之上,他的臉上帶著一縷冷笑,直視著面前的陰人。

「爸爸,面前這個陰人好像很恐怖的樣子,他身上有著一股濃烈的陰氣,這上面的陰氣如果被碰到的話,很可能會影響到身體,甚至還可能造成身體的損傷。」

小黑龍在一旁擔憂的說道,這小腦袋眼眸之中帶著一些害怕。

在不遠處躲著許多的黑影,這些黑影都是陰人,不過他們並不是屬於陰將的手下,而是一些游兵散將。

他們看見陸方殺了那麼多的陰人陰獸因此一個個都遠遠的躲著,根本就不敢靠近。

可是沒想到陸方居然那麼的厲害,逼迫的面前這些陰兵們聯合在了一起,看來這次陸方已經凶多吉少了。

「他死定了,居然還敢闖到陰界來鬧事,要知道陰將們對這些外來的人簡直就是太喜歡了,他們的血肉可以幫助它們進化,到時候我們能夠吃到一塊血肉,那我們就能夠進化了。」

「別說了,你一說到這個事情就覺得心裡頭有些惱怒,兵將們可以吃他們的血肉,我們就不能夠吃?」

「能不能夠搶到一些血肉就搶的話,那我們可就發財了,絕對能夠讓我們再進化一個層次,到時候投靠在誰的手下不行?」

陰人們紛紛都不看好陸方,認為他是死定了。

「小子,加油,周圍有好的陰人都在嘲諷你呢。」天老也聽到了周圍的這些聲音,於是帶著笑容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只見陸方冷笑了一聲:「這些人到時候一網打盡,一個都不留。」

「你小子倒是果斷。」天老帶著一些讚歎的語氣說道。

就在下一刻,面前的這個巨大陰人已經沖了上來,他衝過來的那一瞬間,抬手對著陸方砸了過去。

這就要砸中陸方的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飛了起來,飛起來的速度是那麼快,片刻時間就已經躲開了這一圈,同時身上還瀰漫著濃烈的劍氣,瞬間向四周擴散而去。

不過在這些劍氣之中,陸方卻在凝聚著自己的劍意。

只見一股強大的劍意就在這一瞬間匯聚成了一把巨劍,陸方對著面前的這陰人一劍斬落下。

這巨大的陰人這一劍發出了一聲慘叫。

「現在知道是你們自己輸了吧?這些小玩意還敢跟我斗,真是不知道好歹。」陸方的嘴角勾了起來,帶著嘲諷的語氣說道。

這陰人有著許多的頭顱,此時依舊還不肯認輸:「我們還沒有輸,我們還沒有死,你想要讓我們認輸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們會直接殺掉你的。」

那一個個的頭顱這樣的大吼著,但是卻有著兩三個頭顱,帶著一些怯懦的語氣說道:「這傢伙好厲害呀,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要不我們就逃了吧。」

這幾個陰人帶著害怕的語氣說道,只是他們合體了,根本就跑不了,要以多數陰人的意志為主。

「既然你們不肯跑,那我就只好一個個幹掉你們了。」陸方笑了起來說道,面前這可是好寶物呢,只要斬殺之後就能夠獲得精神力,他可不能夠放過他們。

陸方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劍,一劍一個。

沒過幾分鐘,就從這陰人的身上砍下來了好幾個頭顱,這幾個頭顱,被砍下來之後,就化成了一團團的精神力。

陸方抬起自己的手,直接抓住了這些因精神力,就感覺到自己的渾身是那麼的舒暢。

他出手的劍意都變得凝聚了起來,於是更加欣喜的撲了上去。

「不好,他的劍意我們根本就擋不住,居然還有如此深奧的劍意,必須要將軍來才能說服他。」

一個頭顱非常大的陰人說道,眼眸之中帶著恐懼,這個時候就對著其他的頭顱很大:「我們趕緊逃吧,不然我們就要被殺了。」 「我們輸了,我們輸了,你不要再砍了。」這些陰人們匯聚而成的巨大頭顱,一個個對著面前的陸方大聲的喊著。

此時的他們就感覺到自己身上傳來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他們的精神是匯聚在一起的,疼痛感自然是一個都能夠感受到。

看著面前這些陰人陸豐哈哈大笑了起來:「之前的時候你們不是那麼囂張嗎?現在想跑,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陸方這樣笑著說道,一劍一個,又已經消下來了事多個頭顱。

這些陰人們已經被陸豐打破了膽子,轉身就跑,可陸方怎麼可能會讓他們跑掉呢?只見他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劍,這把劍上面帶著一股強烈而又濃郁的劍氣。

「去死吧。」

這是陸方凝聚了自己所有的劍意,形成了一把劍,這把劍上面帶著那麼強大的劍意,居然有著三層,而且他的三層見一枝上還籠罩著許多的紋路,這些紋絡是那麼的獨特。

隱隱約約就可以看到這紋絡之中攜帶著的巨大力量,陸方一劍斬落下。

直接面前這巨大的陰人,瞬間就被打散了,同時也有數事個被斬殺,只剩下了二三十個。

陸方哈哈大笑起來,殺了這麼多的陰人,那可是大收穫。

「爽!」

只見陸方這樣大笑了一聲,笑的是那麼的開心,只感覺到渾身都是異常的舒暢,然後扭了扭脖子。

「你們這些一個都跑不了。」陸方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就露出了驚喜的貪婪之色。

「不!」

剩下的事多個,轉身就要跑,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最大的陰人直接跪倒在地上,他一看就是這些陰人的小隊長,此時看著情況不對,就跪在了陸方的面前。

只見他大聲的喊道:「求求你放過我吧,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是認錯了,我不該這樣的。」

他帶著哭腔哭的是那麼的傷心,然後不斷的磕頭求饒著。

只見陸方的劍意從這上方一掃而過,那些逃走的人都被他一劍斬落,這些陰人都化成了一團團的白色的精神力,就這樣懸浮在半空之中。

在一旁的小黑龍這個時候都看呆了,他沒想到自己的爸爸居然能夠做到這個程度,一時間發出了歡快的聲音。

「爸爸,你實在是太厲害了,居然一下子就把面前的這些陰人給斬殺了,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

小黑龍帶著激動的語氣說道,越來越覺得跟在陸方這個爸爸的身旁,實在是他最英明的選擇。

「去吧,吃了這些東西,我們再多殺一點陰人再離開這裡。」陸方開口說道,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這裡有這麼多的陰人,簡直就是寶山呢。

入了寶山怎麼能夠空手而歸呢?這自然不是陸方的風格,至少得殺到自己根本不需要了再說。

比如給天參也增加一點精神力,以後說不定能夠產出更多的藥液。

陸方想到這裡的時候,嘴角就露出了笑容,笑的是那麼的燦爛。

小黑龍這個時候非常的激動,直接向著前面遊了過去,它對著面前的這些精神力,一口一個。

只見它吃的十分爽快,身上漸漸的浮現出來了一些淡白色的光芒,看上去是得到了極大的進化。

「好舒服啊!」

小黑龍就這樣長嘯了一聲,渾身骨頭噼里啪啦作響,帶著一種爽快的味道,是不是受到了極大的收益。

「喂,你的同伴就已經死掉了,你就打算這樣投降嗎?」陸方盯著面前這跪在地面上的陰人問道。

只見這陰人渾身都是顫抖著,眼眸之中帶著恐懼之色。

「求求你饒了我吧,我…我可以帶你去見的陰將,只要你殺了他,絕對可以對你有極大的幫助。」

這個陰人跪在地面之上,那一張臉因為恐懼而在不斷的扭曲著。

「哈哈!」

看著面前這陰人的表現,陸方一時間哈哈大笑了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他緩緩低下了自己的頭顱,盯住了面前的這陰人,就你這小玩意兒,還想在我的面前蹦噠?

陸方冷笑了一聲,讓面前這陰人渾身都是抖動了一下,因為恐懼而畏懼。

「其實我根本就沒有那些方面的想法,求求你饒了我吧。」只見這陰人哭著大喊。

「哈哈!」

陸方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抬起的手拍在了這陰人臉上。

「讓我去找你們的那個將軍,那不是叫我去送死嗎?你是想要借你將軍的手殺了我吧?然後再獲得一點好處?既然這樣,那你就沒有任何的用處,我還不如直接殺了你,你體內的精神力對我還有點幫助呢。」

陸方笑眯眯的說著,一雙眼眸似乎是看穿了陰人。

「別殺我,其實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個陰人的聚集地,那裡面有許多的陰人,而且實力並不強,將軍他不可能現在趕過來,他再煉製一個秘寶,所以才派我們過來的。」

只見這陰人就在這一瞬間就已經開始求饒了起來,他的腦袋不斷的磕在了地面上。

「砰砰砰!」

只見這地面被磕的作響,同時還帶著一些恐懼的神色,根本不敢直視面前的陸方。

「哈哈!」

陸方仰頭哈哈大笑了一聲,笑的是那麼的燦爛。

京城再無佳人 「好,要是有什麼高手在那裡,那我第1個就宰了你,你應該也很怕死吧。」陸方笑眯眯的說著。

「砰砰」

這陰人再一次又磕了兩個響頭,似乎十分害怕面前的陸方。

只見陸方整個人都帶著輕鬆的模樣,輕輕的挪動著自己的腳步,向著面前而去。

此時的他根本不害怕面前這陰人做出什麼事情來?周圍的那些陰人陰獸看到這一幕,只感覺渾身發麻。

他們沒有想到陰將手下的這一支陰兵居然就這樣輕易的被陸方給消滅了,一時間眼眸之中都露出了恐懼。

不知道是哪一個陰人大喊了一聲:「快逃啊,只見周圍的這些都作鳥獸散。」

可陸方又怎麼可能會讓他們跑掉?只見他身上浮現出來了許多的劍意,就在這一刻向著四周直接射了出去。

這些正在逃跑中的陰人一個個發出了慘叫,然後摔倒在地面上,陰氣四濺。

「哎呀,沒想到就這麼輕鬆的解決掉了他們,真的是太簡單了,陸方就這樣笑眯眯的說著。

他嘴角微微的上揚,整個人都是帶著一股輕鬆,根本不在意麵前這些陰人們的表現。

「砰砰砰!」

隨著劍氣以無可匹敵的力量橫掃而過,只見這些陰人就在這一瞬間全部都化成了一個個的精神力光團,只是這些光團卻十分的稀薄,因為這些陰人都十分的弱小。

「沒想到這麼弱小。」陸方長嘆了一聲,這個時候他已經看不上這些小光團呢。

只見他伸出手抬手一招,只見這些精神力光團,就在這瞬間就被陸方給吸了過來,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用自己的神識進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在他的戒指裡面,只見這些神晶上面紮根了一支天參。

只見它此時已經長胖了不少,上面許多的根須都扎在了神晶之上。

那密密麻麻的神晶上面都已經被它吸收了不少,此時肥肥胖胖的顯得特別可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