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開始開雜貨鋪她就沒想玩玩,要做就要做大做強。

多掙錢是為了未雨綢繆,等周夢純即將爬上人生巔峰之時給她雷霆一擊,讓她啪唧拍地上,順便再在她臉上留倆腳印。

可是……她高估了周夢純的能力和智商。

周夢純像豬一樣蠢,還沒等她動手,自己都快把自己做了死了。

現在要怎麼辦,周夢純的生意搖搖欲墜,而她卻越做越大,周夢純還沒有嘗到勝利的滋味,這個時候攻擊她不夠爽。

再等?

憑周夢純的智商,在有生之年能等她掙大錢嗎?

哎呀,對手太弱,愁啊。

店裡有員工看著,沅芷蘭當起了甩手掌柜,百無聊賴地坐在門口,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計劃接下來該怎麼做。

「沫沫。」這兩年徐衛青隔三差五就來找沅芷蘭。

之前,在和她提及他做的東西時,無意間發現她有很多奇思妙想,常常能給出新建議,每次和她聊完就茅塞頓開,做出的東西很少出錯,所以一有空他就來找她聊。

沅芷蘭抬頭,看到是他,喜笑顏開,「哥哥,你忙完了嗎?」

「嗯。」徐衛青停好二八大杠,把她喜歡吃的芋頭放在櫃檯上,「剛才愁眉苦臉的,在想什麼?」

難道是她的腿?

都這麼多年了,她的腿不知道能不能好?

沅芷蘭搖搖頭,「沒什麼,我在思考人生。」

哥哥還是和以前一樣,很粘人,分開的時間不超過兩天他準會來。

徐衛青感覺到她有心事,猜測可能因為腿,但她不說他也不能直接問。

「想不想去逛逛?」

她喜歡去外面,叔嬸的生意離不開人,只能他經常抽時間來帶她玩。

「去去去。」向店員交代好店裡的事,兩人出發了。

感受著微風在臉上拂過,暖洋洋的陽光從行道樹穿透,照在身上,沅芷蘭舒服的眯起眼睛。

嗯,還是外面的空氣新鮮。

「哥哥,我想去看看姐姐。」

周夢純搶妹夫那事當年傳的沸沸揚揚,兩家算是徹底撕破臉,兩年來互不打擾,沅芷蘭沒去看過周夢純,張家那邊也不來她這邊逛。

沅芷蘭自覺生意做得全縣皆知,張家不來這邊應該是刻意避著她。

他們不來看她,她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去看他們。

看他們生意到底慘淡到什麼地步,有沒有補救的機會。

在擊垮敵人之前,還要想著怎麼讓她先過過好日子,這年頭像她這麼好心的反派不多了。

這麼久,她還一次沒去過他們的服裝店,知道哥哥不希望她見周夢純,又說:「順便可以買幾件衣服。」

「好。」既然她想買衣服,他就帶她去。

沫沫太善良了,惡毒女人對她再不好,她還是惦記著那個姐姐。

張家有兩個服裝店,張澤陽和周夢純一人管理一個,徐衛青知道周夢純在哪個店,直接繞過張澤陽去了周夢純那邊。

經過張澤陽的店,徐衛青走得很快,不是很平坦的路險些把沅芷蘭雙下巴抖出來。

張澤陽在打掃店鋪,擦玻璃時瞥見他們,還沒來得及打招呼,便見他們匆匆離去。

他搖搖頭繼續擦玻璃,他們鬧成這樣,見面能說什麼,她曾是她的未婚妻,兩人見面只有尷尬。

那個姓徐的還跟著她,想必他倆會成一對吧。

不知怎麼的,心裡有點堵得慌。

沅芷蘭隔的遠遠的就看見周夢純的店外圍了好多人。

外室之妻 怎的,生意突然好到爆?

「姐姐的生意比我的好太多了。」

不過……這是不是爆得有點厲害?

外面圍的水泄不通,還有好些人抻著脖子張望。

周夢純這樣下去很快就能做大,就在她為她很快能動手感到高興時,兩人來到店鋪外。

裡面聲音太大,徐衛青沒把她推進去,就在人群外聽了會。

結果令沅芷蘭失望,不是生意火爆,是周夢純在和人扯皮。

財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以為周夢純生意好就開心,發現是在吵架轉而變得落寞,徐衛青把沅芷蘭的表情盡收眼底,一個勁感嘆她太善良。

似乎不止一個顧客,七嘴八舌,好多人在說周夢純賣的衣服傷風敗俗,穿在身上像騷貨,帶壞了好多年輕人,讓她把那些不合適的衣服下架。

周夢純不肯,兩邊鬧得不可開交。

寶寶聞到氣息,飄出人群,來到沅芷蘭身邊。

他眼睛亮晶晶地看著沅芷蘭,「娘親,我正要給你傳音呢。」

「這麼多人,想必開戰好一會了吧,我來都來了那麼久你才發現,是不是看戲看得太投入了?」沅芷蘭也是才發現寶寶和她一樣八卦,愛湊熱鬧。

寶寶不好意思的笑笑,「嘻嘻,娘親~」

當視線觸及到她身後的徐衛青,寶寶小表情滿是唾棄和恨鐵不成鋼。

這一世的父王怎麼有點憨憨的,總是做那些破木頭,人都做成了榆木腦袋,難不成這一輩子都準備和母妃做兄妹?

不行不行,這樣完不成任務的。

女配改命里除了報仇還要幫女配找到另一半過幸福日子,母妃的另一半只能是父王,除了父王誰也不行。

「走走走,不買衣服就走,我是賣家,這是我的店,我想賣什麼賣什麼,我沒有強買強賣,你們不喜歡我的衣服去買你喜歡的就行,我賣我的,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反對她賣那些衣服的人太多,周夢純一張嘴根本應付不過來,只有趕人。

「走,不買的都走,別耽誤我掙錢。」這些老古板,什麼都不知道,就是為了找茬,懶得跟他們說。

「你今天不下那些衣服,就別想賣出去,你掙的都是黑心錢,不掙也罷。」

她不動,他們自己來,說著,這些人開始動手。

「哎……住手……停下……給我停下……不許砸……」

周夢純寡不敵眾,站在人群中手忙腳亂,顧得了頭顧不了尾,只能站著干著急。

突然看見人群外的徐衛青,周夢純像是看到了救星,「徐衛青,你杵在外面幹什麼,沒看到有人砸我店子,快把他們趕出去。」

她命令的理所當然,讓徐衛青一愣。

這婆娘腦子有坑,他憑什麼幫她,他們熟嗎?

見他不動,周夢純沖他大吼,「你沒聽到嗎徐衛青,我叫你把他們趕出去!」

徐衛青確定她不是腦子有坑,肯定是瘋了,他沒有理她,轉身就走。

「沫沫,看來我們來的時間不對,她賣的衣服也不適合你,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

「徐衛青!!」周夢純著急忙慌追出來,看到輪椅上的沅芷蘭,愣愣道,「沫沫?」

每次她出現都是她狼狽的時候,她不希望自己狼狽的一面被她看到,貌似心裡還有點不想徐衛青看到。

沅芷蘭回頭,沒來得及打招呼,周夢純快速轉身走進店鋪。

「寶寶,走了,不關注她了,一灘扶不上牆的爛泥。」二十一世紀回來的人居然都不知道一句話叫顧客就是上帝。

那些衣服不是當下人能接受的款式,人家顧客好心跟她提意見,奈何她腦子有問題,偏不聽。

但凡她聽進去一點,進目前那些普通款式回來賣,分店都不知道開多少家了。

就這樣的傻子,完全不用再費心關注,隨她作死,先回去過過自己的快樂日子,以後閑了再收拾她。

「她不是今年才賣那些破洞牛仔褲,超短褲的款式,為什麼今天那些人才來鬧?」 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 沅芷蘭問寶寶。

「那裡有個女的她老公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了,據說她去跟蹤,發現那第三者穿的既顯身材又暴露,是她店裡的衣服,就帶人來罵她。」其實他還想看戲,但娘親不讓,他是聽話的好寶寶,只能乖乖離開。

沅芷蘭完全沒想到是這個原因,她以為是顧客接受不了來給提意見,搞了半天是遭了無妄之災。

嘖,看來不管哪個年代,都不缺奇葩。

明明是那女人的老公出軌不對,她不找老公和小三鬧,跑來怪賣衣服的,這……

她對周夢純表示深切的同情。

不過即使那女人的動機不對,但她說的大實話確實代表了大多數人的心聲,看那些贊同的人就知道他們也那麼想。

聽人勸吃飽飯,一意孤行沒有好下場。

周夢純及時改正,生意還能挽救一下,若時間一長徹底把名聲搞臭,再想挽回就為時已晚。

看著他們離去,周夢純心中出現異樣的感覺,似乎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了。

不得不承認,剛剛看到徐衛青的一瞬間,她的思緒彷彿回到了上輩子,恍惚間以為她和徐衛青是兩口子,這才脫口而出叫他趕人。

當走出來看到輪椅上的人,思緒立即被拉回了現實。

在現實與曾經的回憶里來回穿梭,周夢純精神恍惚,看著店裡亂成一團,吵鬧聲不斷,腦子一片空白暈了過去。

暈過去時,周夢純下意識叫了一聲,「徐衛青。」

砸店的人嚇了一跳,見人被逼得暈倒,個個扔了東西趕緊跑人,有人還強裝鎮定說她裝模作樣。

好在有良心未泯的人,把她扶起來給她掐人中,又找人通知張家人。

周夢純陷入黑暗中,上輩子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靠著徐衛青的小發明,她在村裡也是被巴結仰望的存在,從來沒有遇到過一件麻煩事,一生也算順風順水。

這輩子嫁進張家,除了不斷的麻煩,沒有過過一天安寧日子。

老天讓她回來不是看她可憐,讓她重新選擇人生?

難道她選錯了嗎?

她的聲音虛弱而飄渺,無人聽到,只有趁著沅芷蘭和徐衛青在路邊吃東西閃現回來的寶寶聽到了。

寶寶心中警鈴大作,徐衛青?

好啊,這女人都嫁人了還不安分,竟然惦記著父王。

他可忍,娘親不能忍。

「娘親,周夢純好像沒有忘記徐衛青,她眼中戀戀不捨,嘴裡念念有詞,喊著徐衛青。」一回來寶寶就告狀。

父王一日不和娘親結婚,他就一日不叫他爹爹,徐衛青,徐衛青。

沅芷蘭:……間諜當上癮了?

「行了,我知道了,小孩子別那麼八卦,以後在我身邊好好待著,沒有我的允許,哪也不許去。」

真怕他在壞蛋身邊待著待著被教壞了,或者把好好一男寶寶養成了村裡大媽氣質,以後見到他奶奶不好交代。

沅芷蘭本來也不是來買衣服的,看了場鬧劇就回了店子,中午兩人一起吃了飯。

周夢純不知是不是積怨已久,這一鬧一暈就病了,醫生說疲勞過度讓在家好好休息。

心中有結的人是不能閑著的,心結必須要解開,否則越閑越胡思亂想。

這一閑下來,周夢純頻頻回想上輩子,然後和眼前的生活做對比。

徐衛青是個只愛搞小發明的人,他們一起住在農村,公公婆婆住鄉鎮上,偶爾帶著孩子去一次都會受到熱情的寬待,還經常幫她批評徐衛青不幹正事,雖然徐衛青從來沒聽進去,但明顯公婆和她是站一條線的。

而今的張家,張澤陽和她離了心,哦不,張澤陽就沒和她同過心,他一直是站在他爸媽那邊的。

他爸媽也不是啥好相處的人,看她跟看仇人似的,有意無意在張澤陽面前說她壞話,在外面又誇她是好媳婦,兩面三刀。

女兒也不懂事老惹她生氣,她嚴厲的教育她,然後女兒就只跟爸爸親不怎麼搭理她了。

這個家真是讓人……一言難盡。

這麼一對比,她心中逐漸埋下後悔的種子,人也陷入迷茫。

費盡心思得到的一切,到底是不是她想到的生活,還是一開始就錯了? 寶寶說周夢純惦記徐衛青,沅芷蘭牢記於心,時刻提高警惕。

她想把人盯住不讓他和周夢純有牽扯,可她不能經常在他身邊,所以必須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徐衛青來城裡說要帶她去逛,她擔心遇到周夢純,都果斷拒絕。

後頭想來想去,沅芷蘭想到個斷絕他和周夢純牽扯的好辦法。

這天,徐衛青來,她便問:「哥哥你今年都二十三了,怎麼還沒對象,是找不著嗎,要不我讓爸爸媽媽幫你問問?」

「不用,我每天那麼忙,不想談這事。」徐衛青下意識的拒絕,打趣道,「你怎麼也加入催婚大部隊了?你們饒過我吧,在家他們催,我可不想出來透透氣連你也催。」

「但你也不能一輩子打光棍,總得找個人吧,工作和結婚又不衝突。」這雖然是任務世界,但卻是真實的人生,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會像所有人一樣活好幾十年。

二十三沒對象確實不合常理,不僅他爸媽,連同村的也在替他操心。

別人說說他沒放心上,可她一提,他就挺鬱悶。

徐衛青無所謂笑道:「沒有合適的我能怎麼辦,一輩子那麼長,也不能因為急就隨便找個人吧,至少要看對眼才行。」

沅芷蘭贊同,那倒也是,婚姻不能將就,家裡擺個看不順眼的人,那將憋屈一輩子。

他那麼說,她也不再執著讓他找對象。

下午回去,徐衛青生起了悶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就挺憋得慌。

讓沅芷蘭始料未及的是,沒過多久,有人來給她提親了,還不止一撥。

李翠萍和周慶國下午不賣飼料,這個時間他們會幫沅芷蘭看著另一個店,吃過午飯還沒出門,兩撥人提著禮品先後來到周家。

兩撥提親的都是熟人,沅芷蘭都認識。

重生之我本純善 一位是周家不怎麼來往的親戚,周家大伯母。

他們一家不是極品親戚,是極其好面子的守財奴,周慶國他們發了,周民國一家就算心裡不甘想要得到點什麼,也從來不會明說。

依照他們那好面子的性格,若是說了等同於問人要,和叫花子沒區別。

因此,周民國他們眼紅周慶國的飼料生意和沅芷蘭的商店生意,卻一次也沒討要好處,反而躲得遠遠的,生怕別人說他們巴結周慶國一家。

可到底心中還是眼饞周慶國他們的財富,躲得再遠表現得再不介意,瞞得過別人瞞不了自己。

這不,不好明著要好處的周大伯一家就把注意打到周陸沫的婚事上,秉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則,周大嫂打算把她的外甥介紹給周陸沫。

外甥人沒來,她先一個人探探李翠萍他們的口氣,把男方具體情況介紹一遍,同意就見見人,合適再繼續處。

她先來,該說的都說了,最後讓李翠萍考慮考慮,正準備離開時另一位來了,她怕這事被攪黃,故意留下來聽後續。

正說的眉飛色舞的是一名中年婦女,這位厲害了,說清楚來意后給沅芷蘭嚇得差點從輪椅上站起來。

她姓劉,叫鳳英,徐衛青的小姨。

而她要說親的男方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外甥,徐衛青。

「不行,我不同意。」沅芷蘭一口回絕。

這輩子她沒想嫁人,只想和哥哥以兄妹的身份互相扶持,以前嫁給他那是她不知道他是哥哥,現在知道了就不能嫁。

這事徐衛青毫不知情,從他爸媽那聽說小姨去周家幫他說親,立馬趕來阻止,當他看到另一撥提親的,又聽到沅芷蘭拒絕時,他腦子一抽,一肚子阻止的話全部餵了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