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聽到了陸方的話,女孩向著一旁走去,對著自己的哥哥說道:「哥哥,我覺得面前他說的很對,如果這真是病症,那麼我這病情應該早就可以治好了,我們花了這麼多的錢。」

女孩的哥哥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只是這男子會不會是個騙子?如果真是騙子的話,那我們的所作所為不就虧大了?」

男子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縷苦笑,似乎是沒有想到事情,可能會往這個方向進行發展。

他眼眸之中帶著些遲疑:「你忘記了,在之前的時候我們找的那個高人,他說你這可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病症,而且會不斷的蔓延你的全身,對你的身體造成腐蝕,花錢才能夠治好。」

男子帶著些遲疑,似乎還在思考要不要相信陸方。

可就在這個時候,女孩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你覺得我們身上還有什麼價值嗎?」

聽到這裡,男子渾身一震,兩行淚水就從眼睛之中流了下來,對著面前的女孩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那不就是了,我根本就沒有什麼價值了,所以他又能從我身上騙取什麼呢?而且他的修為程度,比我們之前所接觸的那個高人厲害多了。」

女孩一臉凝重的說道,她對陸方是10分相信的。

「可是他身上所穿著的衣服分明就是剛入門的弟子的衣服,可能是門派中的一個底層。」男子這樣說道。

「可是你見過實力如此可怕的入門弟子嗎?」女孩開口說道。

男子搖了搖頭說道:「在我看來他們的其實是差不多的,我…」他一下子愣住了,他知道自己妹妹雖然不能夠修鍊,但是卻天生十分的敏銳,對著修為層次十分的敏感。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兩人才能夠進行招搖撞騙,不會碰上什麼大人物。

雖然更換了不少的身份,但依舊混得十分的好。

也有些人在搜查兩人,但是最終因為沒有結果而放棄了。

「你說的對!」男子對著女孩說道。

女孩兩行淚流了下來,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淚,對著自己的哥哥說道:「哥哥,其實這些年都是我拖累你了,不是因為我的緣故,你在他就已經加入了逍遙門之中,而不至於現在修為才處於煉神二重。」

「這不算什麼,你不是我妹妹嗎?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他張了張自己的嘴巴,最後什麼話都沒有說出來。

聽到這裡,女孩哭得更加傷心了。

男子擦掉自己妹妹臉上的淚水,對著她說道:「出去吧,既然這男子要你拜他為師,也是你的一個機遇!」

兩人商量好了之後,這才走了出去。

女孩跪在了陸方的面前:「前輩,我願意拜你為師,師父在上。」只見女孩開口說道。

陸方只是想要把女孩培養起來,並不打算把他收做徒弟,於是開口說道:「我可沒說是我要收你為徒。」

「什麼?」

女孩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抬起了自己的頭是會有些疑惑,不明白陸方為什麼這麼說。

陸方看著面前女孩的表現,抬起了自己的手,就在他的手上,有著一顆丹藥。

「把這個丹藥服下,先調理一番你的身體再說,等會就跟在我的身旁,我告訴你具體的事情。」

陸方開口說道,帶著女孩離開。

男子也跟了上來我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卻直接丟了一袋的神晶過去,然後開口說道:「這是一袋子的神晶,拿去吧。」

隨著陸方的話,男子的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前輩,這是?」男子的一雙眼睛之中帶著一些疑惑。

「別買寶貝的神晶,以後如果你想看你妹妹就化龍山,有些事情我要單獨跟你的妹妹說。」陸方解釋著說道。

「好的,前輩,那你慢走。」男子打開了這儲物袋,看了一眼裡面的神晶,一時間眼睛就亮了。

他就算是騙上好幾個人,也不一定能夠得到這麼多錢。

新入門的弟子,那可都是窮人,因為方方面面都需要花錢,除非是出自這名門大家。

走在路上的身旁,女孩聽著陸方在講述著她身上的問題。

「你以為你自己得的是病,其實完全不是,你身上的這種情況,其實是一種血脈復甦的情況,不管你怎麼修鍊,你體內的元力都會被血脈所吸收掉,導致你無法修鍊,必須要用足夠多的丹藥為你補足元氣。」

「什麼?」 淺淺心事,賦予情深 女孩聽到這裡,一時間眼睛之中露出了震驚。

難怪為什麼她的身體總是那麼虛,為什麼她總是沒有辦法修鍊成功,而且任何的補藥對她說都沒有任何的效果,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感覺自己似乎快要死了一般。

「原來是這樣。」她喃喃說道。

「對,就是這樣!」陸方開口說道。

「比如剛才我給你服下的那顆丹藥,就是培元丹,鍛神期服用的,但是對你來說,最多只能夠維持兩三天左右。」陸方開口說道。

「那我要花費多久的時間才能夠恢復?」女孩問道。

「我也不知道。」陸方搖了搖頭。

「血脈的成長,就是這樣艱難。」陸方嘆息了一聲,說道,說完之後轉過頭看向的女孩。

面前這女孩長相十分的清秀,帶著一些柔柔弱弱的味道,在這眼罩之外的另外一隻眼睛,顯得10分的堅毅。

「我叫白玲瓏!」她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陸方!」陸方開口說道,這是兩個人第一次見面。 走在路上,白玲瓏聽著陸方講述了一番,她才明白過來自己到底是什麼情況。

「咕嚕!」她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眸之中帶著一縷震驚,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血脈居然會如此的珍貴。

看著面前的陸方她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說,我的血脈是那麼的珍貴嗎?會有無數的人盯上我的血脈?」

她恐懼的問道,似乎是不敢相信。

「那是當然,所以對於其他人你誰也不要說,就算是在逍遙門內,面對著長老掌門都不可以說。」

白玲瓏看著面前的陸方,一下子似乎是明白了什麼,連忙左右緊張的向四周看了一眼。

周圍人來人往,她緊張的說道:「那我們在這裡聊天不會被其他人聽去嗎?」

「哈哈!」

陸方笑了一聲:「放心好了,我用了一個法術屏蔽了我們的聲音,除非是長老級別的人物,這否則是沒有辦法從我們這裡聽去,而且你這情況還沒有成長,也不會被人重視。」

「哦!」

女孩聽到這裡,對著陸方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她其實有一點慌張,聽到陸方說了之後,她其實很害怕,因為如果真按照陸方所說,那她就是被人盯上的魚肉。

突然想起了什麼?她剛準備開口說話,就在這個時候有幾個人向這邊走了過來。

只見這幾個人身上都是外門弟子的服飾,臉色有些不大好,目光放在了陸方和她身旁的白玲瓏的臉上。

白玲瓏長得並不是非常的漂亮,甚至還有著一隻眼睛戴上了眼罩,就這樣站在陸方的身旁,本來就非常不出眾。

可是這些人似乎就盯上了白玲瓏,向著她走了過來。

「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我今天居然會在這裡碰見你,你這個騙子,當初你從我的手中騙走了那麼多的錢,現在立刻給我交出來。」

陸方已經發現了這些人,停了下來從這些人的臉上掃過。

帶頭的是一個劍客,背上背著一把劍,身上瀰漫著一些劍意,此時十分的生氣,那一雙眼眸之中也死死地,盯住了白玲瓏和他。

本人是幹了什麼天大的惡事,要狠狠的教訓兩人一般。

這劍客的身旁,跟著幾個已經是煉神三重的男子,這幾個男子都有些生氣,手中也是握有各種道器,雖然看上去不怎麼珍貴,但是也能給人帶來壓力。

「哈哈!」

陸方就在這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十分開心。

「白玲瓏這是你的熟人?」陸方斜過了頭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縷詫異之色。

只是白玲瓏渾身都在顫抖著,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恐懼,根本不敢抬頭去看面前的人。

「哼,小子,你是誰?你該不會就是這騙子的頭頭吧?就是你身旁這個女人,可是騙了我不少的錢,如果是你在這背後主使,最好就把錢給我還回來,否則別怪我刀下無情,」

這男子冷哼了一聲,帶著一縷冷笑說道。

他當初可是被白玲瓏和他哥哥騙走了不少錢,原本以為是撿漏,可是卻沒想到居然直接就被欺騙了,就這樣買了一堆垃圾回來。

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他淪為了門中外門弟子的嘲笑對象,而且還丟掉了一大筆的神晶。

但想起這件事情,他就感覺自己心中有著一股憋火。

因此一直在這附近好幾個集市轉悠,就是為了抓住兩人。

現在看見白玲瓏居然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這讓他感覺到了異常的憤怒,就連忙叫上自己的朋友,連忙就趕了過來。

白玲瓏帶著一些慌張,於是連忙對著陸方解釋說道:「都是我的錯,我願意承擔一切。」說完之後,白玲瓏往前面跨出了一步,對著面前的劍客說道:「兄台,我願意賠錢,只是我現在手上沒錢,我可以在以後的日子還給你嗎?」

聽到這裡,這男子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越笑越冰冷。

「沒錢?你這騙子要是沒錢,那就給我去死吧。」這劍客冷冷的說道,抬手就是一劍。

劍中帶著無比的殺意,就在這一瞬間要將白玲瓏斬殺。

「啊!」

白玲瓏看著這一劍斬殺而來,一時間恐懼了起來,她還沒有修鍊,只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在這一劍之下感受到了巨大的殺氣,渾身都在顫抖著,不敢直視。

甚至被這劍氣鎖定了,她連逃走的慾望都沒有,淚水從眼眸之中流了下來。

劍客的劍越來越近,彷彿白玲瓏死定了,只要這女人死了,他大仇就可得報,屈辱就可以解除,他的心中就是一陣暢快。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發現斬殺出的一劍,卻被兩根手指頭給夾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他一下子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彷彿是不敢置信,一雙腿都在不斷的顫抖著,這是怎麼回事?

抬起頭一看,他就看見了陸方。

陸方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抬手一夾,這劍就在這一瞬間破滅了,原本在周圍看笑話的人都是嚇了一大跳,這也太兇猛了吧。

「這是?」

這些人的眼眸之中都帶著恐懼,渾身都在顫抖。

陸方開口說道:「她把東西賣了你多少錢?東西還給我就是了,錢我給你。」

劍客見到陸方出手,居然就在這一瞬間把劍都給毀了,他頓時明白過來,自己是碰見了高人,一時間聲音帶著顫抖,連忙解釋的說道:「我不知道她居然是前輩你的人,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前輩多多原諒。」

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得罪了一個高手,看陸方的打扮,似乎也是新入門的弟子。

他已經入門兩年了,自然比新入門弟子要厲害,所以在看見陸方的打扮之後,他就沒有任何的在意,可是沒想到的是,陸方居然是一個非常厲害的老傢伙,偽裝成新人。

一時間嚇得都快哭了,連忙解釋說道。

陸方輕哼了一聲:「多少錢?難道這你也不肯說嗎?」

劍客看了一眼面前的陸方,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白玲瓏,這才結結巴巴的說道:「一百神晶。」

下一刻,陸方抬手一揮,一百五十神晶直接落在了劍客的手中。

看著閃閃發光的神晶,劍客一時間有一些惶恐。

「前輩,多了,當初我只是花了一百神晶。」他可不敢佔便宜,佔便宜那也是要分人來看,陸方出手之間十分的可怕,抬手投足之間就帶著一股可怕的霸氣,這讓他不得不惶恐。

聽到了面前男子的話,陸方微微一笑。

「那是賠給你的,畢竟當初我這小師妹也只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陸方笑著說道。

「這…」劍客有一些結巴,沒想到這隻不過是前輩們開了一個玩笑,一時間看著白玲瓏也是一陣高深莫測的模樣。

「多謝前輩了。」他咽了咽自己的口水說道。

「嗯!」

如果我們未相遇 陸方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劍客開口說道:「前輩,那我就先行告辭了。」

在陸方的面前,劍客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讓他額頭上都留下了冷汗,根本不敢面對陸方。

「哈哈!」

陸方這事卻哈哈一笑嗎,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

「這就想走了嗎?」劍客一時間露出了恐懼,回想起來自己似乎是對白玲瓏出過一劍,一時間開始恐懼了起來。

「前輩,我錯了,請你放過吧…」劍客嚇得瑟瑟發抖,立刻就跪在地上求饒說道。

要知道他剛才可是砍出了一劍,對這種高人而言,他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犯了天大的忌諱,雖然身為逍遙門之人,不會被殺,但是下場也絕對不會美妙。

有這樣的一個高手隨時盯著,總是會出點問題的。

劍客身旁的幾個男子也都紛紛的跪在地上,向著陸方求饒。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也都在紛紛議論了起來,彷彿是有些不敢置信。

其中有一個熟悉的人,還小聲的說道:「白玲瓏兄妹不就是騙子嗎?什麼時候勾搭上了這樣一位可怕的前輩?」

「是啊!一轉身就是威風凌凌,真是走了狗屎運了。」在這裡一個知道情況的攤主,也是小聲說了起來,彷彿是有些不敢置信。

「哈哈!」

「我的意思是,你把錢都退回去了,東西難道不拿回來嗎?一手還錢,一手還貨,這不是應當的嗎?」陸方笑眯眯的說著。

劍客聽到這裡,這才恍然大悟。

那東西它的確帶在身上,只不過就是普通的道鐵,後來他找了好幾個人幫他看,得出這隻不過是普通的道鐵,而且是用廢了的那種,這讓他感覺到無比的失望和絕望。

自己居然碰見了騙子,這讓他十分的憤怒,這才想要找白玲瓏要一個交代。

那一塊道鐵還放在他的儲物袋裡面,掏出了袋子,把東西給拿了出來。

那是一塊黑色的鐵,黑漆漆一片,似乎什麼都沒有,劍客連忙把這塊鐵,送到了陸方的面前。

陸方之所以會這麼做,其實是因為在之前的時候,在白玲瓏的攤子上發現了一些寶物,後來經過一番詢問之後,才得知這裡面已經有不少的東西賣出去了。

可是這裡面分明就有著不少的寶物,賣出去可就賣虧了。

經過一番詢問之後,陸方才得知之前的時候就曾經賣過一個劍客一塊不知名的黑鐵。

誰知道得來全不費工夫,居然一出門就遇見了。 陸方接過了這一塊黑鐵,拿在了自己的手中,只見這一塊黑鐵外面包裹著一層厚厚的鐵皮,拿在手中的時候帶著一股涼意。

似乎就在這鐵皮之中,似乎是孕育著什麼。

之所以陸方能夠感覺得到,是因為他修為要更加的強大,抬手一道劍氣,斬在了這黑鐵之上。

「哐當!」

火花四濺,居然切不開,而面前的這劍客,就在這一瞬間感受到了陸方所釋放出來的強大氣息,一時間就睜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這也太可怕了吧,強大的氣息,隱約之間似乎能夠顛倒斬斷一切?」

劍客抬起頭再次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陸方,他是一個劍客,自然是清楚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時間有些心驚肉跳,連忙咽了咽自己口水。

一雙眼眸之中是那麼的震驚,此時的他有一些激動,渾身都在顫抖著,呼吸都有些急促。

那麼強大的劍氣,卻斬不斷這手中的黑鐵。

劍客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開始後悔了起來,這塊黑鐵連劍氣都無法斬斷,那麼一定有著非常可怕的價值,他其實是已經賺大發了。

撩婚 想到這裡,劍客就感覺自己的心中有著一個聲音催促著他開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