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伊琳娜抓著手裡的碎紙,走上前,忽然抬起手,將紙片全部扔在了童阮阮的臉上!

紙打在臉上,比想象中的要疼千百倍,看著一地的碎紙,童阮阮的心都在滴血!

她的設計稿全毀了!

童阮阮抬起頭,目光中再也沒有了半分膽怯,而是滔天的憤怒,「伊琳娜,你憑什麼撕了我的稿子?你以為你是誰?不就是在設計界有點名氣,可最終只能悲哀的找槍手!」

她怒不可遏,曾經她有多喜歡伊琳娜,現在就有多厭惡,原來自己曾經崇拜過的人,居然這麼惡劣,她真是瞎了眼。

慕淵臨也是,伊琳娜也是!

伊琳娜忽然捏住了她的下巴,之前所有的偽裝瞬間消失,剩下的只有兇狠的鄙視,「童阮阮,你算是什麼東西?就憑你還想當設計師?也不看看你這張臉是什麼德性!」

童阮阮咬著牙,憤恨不已,她狠狠地將頭瞥了過去,避開了她的手,怒道:「輪不到你對我說三道四!我的臉是毀容了,可是那又怎麼樣?我會設計這就夠了,就連你伊琳娜都要找我當槍手,我不願意你還惱羞成怒,這就足以證明我可以!」

「哈哈哈哈!」伊琳娜忽然笑了起來,她指著地上的碎紙,諷刺道:「就這些,你也好意思說你會設計?上次那條項鏈,你真以為是你的才華嗎?我告訴你,如果沒有我伊琳娜的名氣,那條項鏈一文不值!」

「那你還找我當槍手,豈不是自打嘴巴嗎?」童阮阮憤怒的幾乎吼出聲,眼睛都紅了。

原來她欣賞的人,全都是垃圾!

「童阮阮,你以為設計界是你這種人想進就能進的嗎?也不看看你是什麼東西,別以為我找你畫了一次圖,你就真覺得自己了不起了!」伊琳娜抬起手,狠狠地指著她的鼻子,囂張道:「你沒有資格進入設計界,我也不會讓你進入,只要有我伊琳娜在的一天,你童阮阮永遠別想當什麼設計師!」

「你……」童阮阮氣的發抖,「你沒有資格阻止我!我想做什麼是我自己的自由!」

她就不相信伊琳娜可以隻手遮天了!

伊琳娜忽然抓起她的一隻手抬了起來,狠狠捏著她的手腕,厲聲道:「不信你可以試試,你以為我會讓一個給我當過槍手的人進入設計界威脅到我嗎?」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伊琳娜也沒有拐彎抹角的必要了,她說的十分直接。

童阮阮也自然知道,伊琳娜肯定是忌憚她,但是也的確是有能力讓她無法出頭的。 為什麼,她的人生,無論哪方面都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童阮阮咬著牙,狠狠地抽回了自己被她抓疼的手,憤怒道:「算是我看走了眼,我還以為你是個很有才華的設計師,可是現在看來,只不過是欺世盜名而已,我真是看不起你!」

伊琳娜握著拳,指甲幾乎要陷入手心裡。

一方面她是受到了童雨馨的威脅,另一方面,她的確是不能讓這個童阮阮進入設計界。

無論是誰,只要敢威脅到她的地位,她什麼都能幹得出來!

這些年她在設計界的人脈資源可不是白白積攢的,所以只要她壓著,童阮阮就不可能出頭!

伊琳娜壓下了怒火,她冷冷道:「你就儘管罵吧,不過我得提醒你,出去之後你要是敢嚼舌根說些什麼關於我的事情,那我一定對你不客氣。」

「……」

童阮阮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伊琳娜這種人,已經讓她對她無話可說了,說什麼都沒用了。

她難受地看著地上被伊琳娜撕碎的設計稿,心如刀絞。

為什麼自己要受到這種待遇?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把她扔出去,我不想再看到她!」伊琳娜的聲音很是尖銳,這樣暴躁的語調,彷彿在掩飾著自己的不安。

說完之後,伊琳娜便轉身就走,高跟鞋踩在地上哐哐作響。

然後,保鏢將已經呆若木雞的童阮阮拖了出去,直接扔出了外面。

童阮阮從地上爬了起來,她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十分心酸。

她今天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想要拿著設計稿去自己心儀的幾家工作室試一試,可是沒想到卻被伊琳娜撕成了碎片。

伊琳娜為了壓制她,肯定是會通告設計界,絕對不會讓她出頭的。

最後的稻草也被壓垮了,她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童阮阮背著包,失魂落魄的沿著彷彿看不到盡頭的路一直走。

……

童阮阮去了一趟銀行,將包里的十萬塊現金存入了自己的卡里。

長生天闕 她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慕淵臨是不是放過她了?所以沒有來找她?

雖然童阮阮不希望慕淵臨找她,可是真的不來找她了,她總覺得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大半天過去了,已經到了傍晚,童阮阮在外面遊盪了很久,天都快黑了,她也一天沒吃沒喝了。

頭好暈啊,就像被火燒一樣想睡覺。

童阮阮感覺自己有點昏昏沉沉,她經過了一家餐廳,看了一眼,不是高級餐廳,她也能消費的起。

她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走了進去,想要吃頓好的。

頭暈,或許是餓的。

一直以來她都很節省,吃的用的穿的全都是最廉價的,毫不誇張地說,買煎餅都不捨得放雞蛋。

連她自己都不愛惜自己,誰還能愛惜她?

現在,她也不需要人愛惜,只求不要有人再傷害她了。哈哈文學網www.hahawx.net

童阮阮走進了餐廳,大概點了一百多元的菜,然後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待。

這是她自己吃過最奢侈的一頓飯了。

童阮阮撐著下巴,獃獃的目光看著車來車往,人來人往,忽然發現自己就像一粒塵埃,沒有自我,沒有方向,連靈魂都快沒有了。

「阮阮……」

童阮阮正走神,忽然聽到有人在叫她,她嚇了一跳,轉過頭一看,眉頭立刻緊皺了起來,「怎麼是你?」

童澤華,她所謂的父親。

童阮阮已經不把他當成父親了。

岳薇雯和童雨馨母女兩個人的確是很噁心,可是童澤華也同樣有錯!

所有的一切都是童澤華造成的,他是始作俑者,所以童阮阮也恨他。

母親死了之後沒多久,父親就把毀容的她趕出了家門,那個時候她的臉還包著紗布,需要進一步治療,如果繼續治療,還有希望,可是童澤華依然聽信了那對母女的話,將她趕出了家門,不聞不問,不顧她的死活。

童阮阮光著腳在路上走了很久,也哭了很久,最後被人帶到了警察局裡,後來姨媽就來把她接走了。

從此她就沒有再回過童家,而童澤華也就當沒有了她這個女兒,十年都不曾問過一句。

「阮阮,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童澤華笑的很生硬,這笑容很明顯就是假裝出來的。

童阮阮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她冷哼了一聲,冰冷道:「你裝什麼?童董事長怎麼會來這種地方。」

童澤華的用意,即便是童阮阮這樣單純的人都能看的出來,他必然是跟過來的,而不是偶遇。

童澤華臉色一僵,畢竟他是童阮阮的父親,女兒這樣跟他說話,他心裡很是不悅,更何況他本就討厭這個女兒。

他的臉色都變得冷了,剛剛裝出來的慈祥也都不見了,「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可是你親生父親!」

「既然當年你選擇這麼對我和我媽,那就別想從我這裡得到好態度,我知道你來找我幹什麼,不就是讓我割腎嗎?我不同意,你可以走了!」

童阮阮的態度十分強硬,誰都別想動她的腎!

她是絕對不會用自己的腎去救童雨馨的!

「你……」童澤華氣惱萬分,臉色都變得綠了,眼中涌著怒火。

可是,他卻並沒有發火,而是環顧了一眼四周,視線落在了某個地方,那裡坐著一個人,手裡拿著一份雜誌,不過在童澤華看過來的時候,拿著雜誌的人,也是朝著童澤華點點頭。

童澤華收回視線,整個過程很短,童阮阮都沒有發現童澤華跟誰有眼神交流,她壓根懶得去看童澤華。

童澤華坐在了童阮阮的對面,臉上的憤怒忽然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慈父一樣的心疼,「阮阮,我知道,這些年來你受苦了,其實我今天來,是要接你回家的。」

「……」

童阮阮忽然覺得自己在做夢,如果不是做夢,怎麼會聽到這種詭異的話?

她錯愕地看著童澤華,一時間晃了晃神,可是僅僅幾秒,她立刻反應了過來,忽然輕嗤一笑,「你沒搞錯吧?為了讓我捐腎,打親情牌?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

童澤華嘆了一口氣,「阮阮,當年是我不好,這些年我也一直挺後悔的,有時候做夢都會想到你媽,她在怪我。」

也不知道他是演技太好,還是真情流露,童澤華低下了頭,臉上一陣難受。

一提到媽媽,童阮阮心都痛了,她想念媽媽,可是卻不敢去想,因為會很痛苦。

「夠了,你不要提到她,你沒有資格!」童阮阮的憤怒被挑了起來,她的聲音都變得哽咽,「媽媽已經死了,再也回不來了,你不要假惺惺的利用她來讓我捐腎,我不會上你的當!」

她覺得噁心,這些人,為了利用她,真的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就算童澤華再怎麼不愛媽媽,人都已經死了,他居然還想著利用媽媽來說服她,真是太可惡了!

「童阮阮,你……」童澤華胸中的怒火越來越濃,可是剛要罵出口的話到了嘴邊,就像想到了什麼,他又咽了下去,臉上沒有暴躁,只有好言好語的相勸,「阮阮,那算是爸爸求你好不好?只要你答應救你姐姐,你說什麼爸爸都會為你做到,好不好?」 童澤華的聲音都變得激動了,眼眶裡含著滾燙的熱淚,這一刻,他彷彿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童氏集團董事長,而是那個為了拯救女兒的慈祥父親。

只可惜,他的的慈祥只對童雨馨。

都是他的女兒,可是差別待遇不是一般的大。

童阮阮看著,只是覺得很虛偽而已,只有虛偽!

「我什麼都不要你做,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你么,童雨馨的死活和我無關,不要再來煩我了!」童阮阮站了起來,她連飯也不想吃了,看到童澤華就飽了,什麼也吃不下了,就算勉強吃下去也是會吐出來的。

眼看著童阮阮要走,童澤華所謂慈祥的目光,忽然閃過一絲狠辣,他也跟著站了起來,追上去,一把抓住了童阮阮的手臂,「阮阮,你別這樣,算是爸爸求你行嗎?只要你答應救你姐姐,爸爸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給你!」

童阮阮轉過頭,拳頭緊緊攥著,目光忽然變得腥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咬牙切齒道:「那你可以把媽媽還給我嗎?」

「……」

童澤華微微一怔,「你說什麼?」

「你要是能讓媽媽起死回生,別說一顆腎了,兩顆你都可以拿去。」童阮阮的聲音冰涼又絕望,還有一絲髮抖。

對上童阮阮的眼神,童澤華心裡忽然一陣心虛,有些不敢面對她的眼睛,他下意識的避開了。

可是一想到雨馨還等著腎救命,他便知道,自己要狠下心來!

周圍,已經有人在往這裡看了,用好奇的眼神在看。

「阮阮,你這不是在為難我嗎?你媽媽都已經死了十年了!」童澤華的聲音透著濃濃的焦急。

童阮阮冷冷一笑,「你也知道她已經死了十年了,不可能再復生,所以我也不可能給童雨馨捐腎!」

「你……」童澤華氣急了,攥著她的力道,都變得更加大了。

周圍打量過來的目光,讓童阮阮產生了濃烈的不適,他們彷彿在看她的臉。

她的左臉,一塊很大的燙傷疤痕,讓她變成了一個醜女人!

曾經,童阮阮用長長的劉海遮住那半張臉,她不想讓人看到她的醜樣子,可是漸漸地,她忽然發現,自己越是遮就越是遮不住,這塊疤痕依然在這裡。

她越是遮擋,別人就越是盯著她的臉看。

久而久之,她已經習慣了別人注視她的目光,雖然可能沒有惡意,只是好奇,但是這樣的目光依然是很噁心的。

但是她也能夠克服了,媽媽去世她都扛過去了,還有什麼抗不過去呢?

所以,她就不再留劉海了,直接把頭髮全部梳上去,那些人盯著她的看就盯著,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現在,這種目光再次湧來,童阮阮忽然覺得好心寒。

她幾乎用盡全力,想要甩開童澤華的手,可是童澤華就像是早就料到一樣,緊緊抓著不放,童阮阮便掙扎了起來,「你放開我!放開我!」

「女兒,我求求你,救救你姐姐吧,最佳捐獻時間快要過了,你姐姐她會沒命的,她對你這麼好,這麼關心,你就忍心看著她死嗎?她是你的親姐姐啊!」童澤華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大了,好像在故意說給誰聽似得。

童阮阮憤怒道:「你放開我,她不是我親姐姐,她是你跟岳薇雯的女兒,跟我沒有半點關係,我只不過是你們童家遺棄的垃圾而已!」

「阮阮!」童澤華忽然將自己的聲音抬高到了極限,幾乎是咆哮出聲,可是卻沒有憤怒,滿滿的都是悲傷!

緊接著,震驚的一幕發生了,童阮阮眼睜睜地看著童澤華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膝蓋撞擊在了冰涼的地板上,眼神中滿是豁出去的悲壯!

童阮阮整個人都獃滯住了,不可思議地看著童澤華,眼中滿是錯愕!

童澤華依然抓著她的手不放,兩行眼淚落了下來,眼中滿是悲鳴,「阮阮,我給你跪下了,所有的錯都是我犯下的,我來承擔,你不要跟你姐姐賭氣,求求你救救她吧!天合小說網

童阮阮震驚的幾乎忘記了眨眼睛,待到乾澀之時,才本能地眨了一下,回過一些神來。

忽然,她發現來了不遠處,有一個人好像在拿著手機拍攝。

不,那個不像是手機,似乎是攝像機,只是不大。

周圍的人全都往這裡看,有些人進來餐廳,都沒有落座,直接圍了上來。

童阮阮想到童澤華忽然出現在這裡,又一副慈父的模樣,現在更是下跪祈求,難道她被算計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這個父親真是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惡劣!

「你幹什麼?快起來!」童阮阮想要將他拽起來,可是童澤華卻死死地跪在了地上。

雖然童阮阮憎恨童澤華,可是這畢竟是她的父親,父親向女兒下跪,世人會怎麼罵她?

童澤華很明顯就是故意的!

「阮阮,爸爸求你了,你姐姐一直都擔心你,可是你的心怎麼這麼硬,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如果換做你姐姐,她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捐出自己的腎救你的!」童澤華老淚縱橫,整張臉被淚水覆蓋。

在童阮阮的記憶里,童澤華都沒有哭過,可是此刻他卻是淚流滿面,都不知道這些眼淚到底是怎麼流出來的!

「你別胡說八道了,你快起來!別在這裡害我!」童阮阮十分激動,聲音幾乎都是咆哮的。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童阮阮根本就玩不過童澤華。

「女兒,爸爸求你了!給你跪下了,求求你不要這麼殘忍!」童澤華尤為咬中了「爸爸」這兩個字,明擺著就是在告訴周圍所有的人,他這個爸爸在跪自己的女兒!

大家都來看看,這個女兒有多不孝!

周圍的人,已經開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了。

「天哪,爸爸跪女兒,這什麼情況?」

「是啊,你看他哭的,這女兒的心可真狠!」

「太不孝了,會被天打雷劈的!」

他們七嘴八舌的聲音,落在了童阮阮的耳中,她整顆心臟發抖的厲害!

人言可畏啊,童澤華居然這麼陷害她,到底誰會被天打雷劈!

童阮阮悲憤交加,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悲哀地注視著自己所為的父親,心裡蒼涼無比。

為什麼,所有人都要這麼對她?

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或許她錯就錯在,不應該姓童,不應該是童澤華的女兒!

「人品真差勁,還讓她爸爸跪著呢,那女的臉那麼大塊疤痕,肯定也是人品太差的報應。」

夠了,夠了!

童阮阮頭痛欲裂,她實在是掙脫不開童澤華了,又被人像猴子一樣圍觀,指指點點,情緒面臨崩塌,她不顧一切地低下頭,一口咬住了童澤華的手腕!

「啊!」童澤華疼的驚叫一聲,本能地鬆開了手。

「哎呀,你們看,還咬她爸爸!」

「就是啊,這女的真惡毒,看來小孩子從小不能慣著寵著,不然長大了成這樣,就白生了。」 那些不明所以橫加指責的人到底說了什麼,童阮阮已經聽不清,可是即便聽不清,也將她的心刺的好痛。

她要離開這裡!

趁著童澤華吃痛鬆開手的時候,童阮阮轉身就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