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住在市三醫院裡的病人名叫葛風華,市場部二把手,也是傅歆的得力下屬。不過他目前的情況看起來有些糟糕,腰椎間盤突出,正在一邊嗷嗷一邊做理療。

「這是市場部新來的實習生。」傅歆做介紹,「叫莫琰。」

葛風華奄奄一息,聲音顫抖:「傅總,也不用在這裡讓我面試吧?」人性呢?

「你不用面試,他已經入職了。」傅歆說,「我來是要告訴你,十月份的秋冬服飾秀,交給他做。」

葛風華聞言一愣,莫琰也挺意外:「秋冬服飾秀?」

「以前有過相關經驗嗎?」葛風華艱難地挪了挪。

莫琰搖頭:「沒有。」

葛風華被噎了一下,這也答得太乾脆了,不然你再想想?

「你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傅歆站在床邊,整個人被黑雲籠罩,「要麼讓你倒霉的椎間盤快點正回去,要麼儘快教會他,總之別再讓我看到你的下屬從垃圾堆里撿方案!」

葛風華神情一凜:「是!傅總!」

傅歆語調放緩,又問莫琰:「有錢打車回家嗎?」

「有的。」莫琰趕緊點頭。

「別太晚了,路上注意安全。」傅歆拍拍他的肩膀,「好好乾。」

莫琰稀里糊塗答應了一聲,直到對方離開,也還是沒能弄明白,這個「秋冬服飾秀」到底是什麼工作內容。

葛風華撐著胳膊猛一發力,表情扭曲猙獰地坐了起來:「啊!」

莫琰看得心驚膽戰,趕緊扶住他:「我去找護士?」

「別了,我這是老毛病。」葛風華擺擺手,「你叫莫琰是吧?我是市場部副經理,你以後叫我風哥就行。」

「嗯。」莫琰幫他放好靠墊。

「一點工作經驗都沒有?」葛風華又問。

莫琰說:「這是我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

葛風華嘆氣:「那你可有得忙了,不過也算是個難得的機會,傅總應該很看重你,就辛苦這兩個月吧。」

夜色漸深,醫院走廊也漸漸安靜下來。

考慮到對方是新人,所以葛風華特意放慢語速,恨不得把每個重點都重複三遍。不過莫琰倒是很快就理清了頭緒,所謂「秋冬服飾秀」,

其實就是把購物廣場里的服飾品牌集中起來,每家出幾套當季新款,在一樓中廳舉辦一場T台秀,第一聚集人氣,

第二促進銷售,第三媒體寫出來也好看——畢竟就目前來說,其餘商場的促銷大都是打折送券,能用秀場來吸引顧客,也算是個不小的亮點。

「這事聽起來簡單,要操心的地方還真不少。」葛風華強調,「從活動方案策劃到執行,芝麻大的細節你都得考慮到。」

「我明白。」莫琰點頭,「那現在進行到哪一步了?」

「方案還沒通過。」葛風華如實回答。

莫琰沉默了一下,所以基本等於還沒開始?只剩下了不到兩個月時間?

但葛風華心裡也很苦,往年的秋冬促銷都是會員折扣,只需要改一改舊方案就能直接用。誰知今年傅歆突然就有了新想法,

「秋冬服飾秀」五個字在會上提出來,市場部都有些懵,一群人沒什麼相關經驗,別說後續執行,光是活動主題就改了七八次還沒合格。

「我能把這些資料拷走嗎?」莫琰問。

「當然,你不說我也得給你。」葛風華讓他自己輸郵箱,又不放心地問,「我剛才說的你都聽明白了吧?」

「聽懂了。」莫琰點頭,「我大學專業就是服裝相關,應該沒什麼問題,下周一先交一份草案行嗎?」

太行了啊!葛風華聞言熱淚盈眶,搞了半天原來是個會做題的專業人士?怪不得才剛進公司,就成為了被傅總經理選中的男人!

救兵從天而降,身為絲毫不懂秀場潮流的焊接系糙漢,他感覺連醫院的吸頂燈都瞬間明亮了起來!

等莫琰離開醫院的時候,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

剛剛下過一場雨,地面和空氣都是潮濕的,路燈在水窪中倒映出流動光影,被幾個小孩追鬧著踩過去,就會濺起一片細碎的金。

路邊大排檔生意正好,小龍蝦的香氣溢滿整條小巷,莫琰找了個人少的小攤,打算填飽肚子再回家。撒著蝦皮的餛飩湯滋味鮮甜,

只是還沒等他吃兩口,對面就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時尚芭莎新入職的設計總監,也是最近風頭正盛的業內紅人,唐夏。

對方兩道目光太過直接,莫琰掃了他一眼,繼續低頭喝湯:「這麼巧。」

「不算巧,我是特意來萬達附近碰碰運氣。」唐夏說,「我沒有你的新手機號。」

莫琰發自內心地表示:「那可真是太好了。」

唐夏嘆氣:「衝動任性不能當飯吃,我希望你能成熟一點。」

你還希望我能成熟一點?莫琰實在不想說話,他覺得自己受到了百分之百的精神污染。

「這是我的新電話。」唐夏推過來一張名片,「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有很多合作的機——」話還沒說完,莫琰已經叫過一輛黑摩的,風馳電掣直奔地鐵站。

……

兩個小時后,莫琮在電話里知道了這件事,他憤怒地表示這狗賊之所以厚顏無恥反覆發作,多半是肺熱,打一頓就好了。

「有道理。」莫琰把毛巾丟到一邊,「不說這個了,我還得去做方案。」

「這都幾點了?」莫琮看了眼掛鐘。

「還早呢,你先睡。」莫琰嘴裡叼著蘋果,又打開了電腦。

葛風華已經把之前幾版活動草案都發了過來,秀場主題五花八門,從「秋韻秋陽」,「時尚樂園」一路脫韁到「妖精魅惑」「冬日精靈」,

風格基本囊括夕陽紅、殺馬特、不良少女、街頭青年以及鄉村模特隊,倒也不能完全說不好,畢竟每個主題都能找到相應受眾,但顯然和傅歆想要的效果天差地別。

屬於焊接系直男的審美又猛烈又樸實,充塞在方案的每一個角落裡,基本沒有修改餘地,莫琰直接右鍵刪除,新建了一個空白文檔。

凌晨兩點。

城市另一邊。

傅歆拉開櫃門,從裡面隨手抽了一支洋酒。

他習慣性失眠,也習慣性用酒精催眠。琥珀色的液體裹挾著辛辣氣息,給鼻腔和喉嚨帶來最直接的刺激,像是一擊重鎚,並不舒服,不過他喝酒也不是為了享受。

「又睡不著了?」身後幽幽飄出一個白影。

傅歆被驚得心跳一滯,忘了今天家裡還有這麼一地縛靈,險些拎著酒瓶子掄過去。

謝灝「啪」一聲打開燈,雙眼朦朧,臉色慘白,睡衣半敞,胸肌外露。

傅歆:「……」

辣眼睛。

「我說,你還是見見上次那心理醫生吧。」謝灝從他手裡端過酒杯,苦口婆心道,「總這樣下去不行啊,遲早會做作……不是,我的意思是,對你的身體不好。」

「沒興趣。」傅歆打開電腦。

你看個醫生還要等到有興趣?謝灝斟酌了一下用詞,又提出友好新思路:「不然談個戀愛試試?」

傅歆抬頭看他。

謝灝後退一步:「伯母今天給我打電話,說你要是再不結婚,就換我給她生孫子。」你們陸家人還能不能講點道理了,這他媽和我有什麼關係?!

「下半年一堆事,你要生也得等到春節后。」傅歆把燈光調到最亮,「要麼睡覺,要麼加班,我不想再聽廢話。」

謝灝幽幽嘆氣。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不好找對象。 一是爛脾氣,二是工作狂。

而傅歆明顯還要更厲害一點,因為他是個爛脾氣的工作狂。

合二為一,相當無敵。

清晨,天空又飄起了雨。

莫琰查了查天氣預報,往後一周都不見晴,於是他向李芸申請,把所有戶外活動都改成了室內,每天帶著會員走街串巷,聽戲喝茶看展覽,最後人手一份土特產,高高興興踏上了返程的飛機。

「這下可以出來吃飯了吧?」莫琮在電話里問。

「真沒空,下周下周。」莫琰抱著電腦,直奔公司隔壁三醫院,和葛風華一起研究了兩個小時,終於讓大綱變成了初步方案。

「這樣就可以了嗎?」莫琰猶豫,「可我覺得還能再改改。」

「當然得改了,這才到哪兒。」葛風華扶著腰坐起來,「不過也要讓傅總先看過草案,才好繼續下一步。」

「那我現在就回公司,」莫琰合上電腦屏幕,「不然傅總要下班了。」

葛風華也算帶過不少實習生,卻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不怕傅歆的品種,於是強行艱難轉身,硬是從果籃里給他摸了個小蘋果,以資鼓勵。

傅歆還在開會。

時針指向數字「8」,其餘同事都已經下班回家,莫琰趴在桌上,豎起耳朵聽走廊上的動靜。

一分鐘。

十分鐘。

半小時。

……

手機屏幕上「滴答」跳出新聞推送,時尚芭莎新任設計總監唐夏代表集團出席活動,莫琰直接按下刪除鍵,拎著水杯去茶水間接咖啡,結果出門剛好撞到傅歆的助理。

「小顧你還沒走呢?」助理被嚇了一跳,「行行,那快過來,傅總剛開完會,明早還要趕飛機。」臨進門前又低聲提醒,傅總今天心情不好,千萬別惹他生氣。

莫琰深呼吸了一下,抱著電腦踏進傅總經理辦公室。

心情不好就不好吧,工作要緊,再不抓緊時間定主題,後面估計更兵荒馬亂。

傅歆示意助理先下班。

莫琰的草案只有三頁紙,他堅決捨棄了葛風華鍾愛的秋冬時尚都市風,把秀場主題定成「輪迴」,夏秋交替是季節的輪迴,而且今年潮流趨勢盛行復古風,也是時尚的輪迴。

——1926年的小黑裙、1965年的MondrianDress、1977年的襯衫裙、1985年的Mini-Crini……

無數經典款式在經過歲月洗禮后,又在歷史的某個節點重新散發出柔軟光輝,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退,只會在一波又一波的浮華浪潮中,歷久彌新。

「所以呢?」傅歆看完了他的文案。

「所以既然經典是永存的,晚買早買都要買,今年又流行復古風,不如趁著商場有活動,一次性買個夠。

」莫琰「刷拉」把方案翻到最後一頁,「只單純做一場秀太虧,風哥說促銷活動也要一起上,招商部已經算過了毛利,大家一致同意滿500送100禮金券。」

高端復古秀瞬間變成賣場大回饋,傅歆笑著把方案還給他:「就按你這個主題,再細化一下,下周五交給我。」

「好的,謝謝傅總。」莫琰鬆了口氣,「那我就先下班了。」

「開車了嗎?」傅歆問。

莫琰搖頭:「我打車。」

窗外還在電閃雷鳴,傅歆站起來:「走吧,我順路送你回家。」

不用了吧?莫琰趕緊表示自己家離公司挺遠,然而話還沒說完,傅歆已經出了辦公室。

莫琰:「……」

「你家住在哪?」傅歆扣好安全帶。

莫琰心虛:「觀瀾山莊。」我都說了遠,是真的挺遠。

不過幸好傅歆並沒有對此發表意見,直接把車開上了輔路。雨下得越來越大,沿途又有不少紅燈,車子以龜速走走停停,終於成功催眠了莫琰

——雖然他已經很努力地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但這一周都是白天帶著會員旅遊,晚上熬夜做方案,實在有些撐不住,於是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傅歆關掉音樂,順手調高了車裡的空調溫度。

「哪兒呢?」謝灝打來電話,「剛去你家拿了瓶酒。」

「開車。」傅歆說,「送莫琰回家。」

謝灝沒聽清名字,只顧著驚喜交加「深夜親自送回家」這件事,於是趕緊建議:「這麼大的雨,開車多危險,不如就近找個酒店住。」管他是誰,無所謂了,有總比沒有強。

傅歆:「……」

謝灝還想繼續苦口婆心,電話卻已經被無情掛斷。傅歆看了一眼身邊的人:「繼續睡吧,還要一會兒。」

莫琰心臟「砰砰」狂跳,他剛才先是被雷聲驚醒,睜眼后又撞到一片櫥窗里的明亮光影,閃爍虛幻如同異世界,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半天才清醒。

「害怕打雷?」傅歆問。

「也沒有。」莫琰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傅總,我剛才太困了。」

「每天幾點起床?」傅歆把車停在紅燈前。

「七點,我家附近有快速公交。」莫琰說,「不過也挺浪費時間的,所以我打算等實習期過後,在公司附近租一套房子。」

兩人說話間,傅歆的手機屏幕再度亮起,來電顯示只有一個字——媽。

莫琰識趣地閉嘴。

傅歆卻掛斷了電話。

莫琰:「……」

「我們關係很好,」傅歆簡短解釋,「不過我現在不接電話,她可能會更高興。」

「嗯。」莫琰內心充滿疑惑。

為什麼?

陸太太伸手一推老公:「兒子掛斷了,沒接。」

傅小姐拿下眼鏡:「我怎麼覺得你還挺高興?」

「我是挺高興啊!」陸太太擠在他身邊,喜不自禁——三更半夜,車裡有人,忙得顧不上接電話,這還能是什麼?

不容易啊,真是,眼淚都要流下來。

雨幕沖刷著擋風玻璃,車裡有些過分安靜。就在莫琰考慮要不要找個話題聊,以免氣氛太尷尬的時候,高小德恰好打來一個電話,為了感謝他牽線介紹的畫家。

「吃飯就不用了,我周末還得加班。」莫琰笑著說,「這樣吧,忙完這陣我請客。」

「哪能讓你付錢,行,那你忙完隨時找我。」高小德嗓門不小。傅歆剛覺得聽筒里的聲音有些耳熟,莫琰就已經主動解釋:「是高小德,普東山的導遊。」

「你們還有聯繫?」傅歆問。

「我們加了微信。」莫琰說,「普東山的農家樂想要畫裝飾牆,我正好認識幾個朋友,就介紹過去了。剛剛他說雙方合作得還不錯,要簽長期合同。」

傅歆原本只當對方是個小無賴,不過現在看來,這人還是常年混跡於普東山一帶的老油條,熟人多路子廣,業務範圍也不小,於是對莫琰說:「和他搞好關係。」

「嗯?」莫琰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過來,「是因為集團要收購鑫鑫百貨嗎?我聽好多同事都在議論這件事。」

「是。」傅歆點頭,「不過那些人毛病不少,全是被地方政府慣出來的,估計還要耗一陣子。」

身為剛入門的新人,莫琰知識範圍有限,也提不出什麼建設性的意見,只好說:「但普東山人流量很大,如果購物廣場能開起來,生意一定不會差。」就算不專業,至少也充滿了濃濃的祝福意味,很吉祥。

傅歆笑出聲。

莫琰:「……」

「說說看,」傅歆看著他,「如果萬達成功收購鑫鑫百貨,你想要把它改造成什麼樣?」

我?莫琰頓時陷入沉默,他是真的不懂商業地產,絞盡腦汁想了半天,也只能說出「中低端百貨」幾個字,畢竟普東山地處城郊,市民消費水平不高,應該不會需要每天購入奢侈品。

傅歆卻搖頭:「普東山不需要中低端百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