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哥哥!我不能要你錢!」王萌萌倔強的道。

「我真想給你一巴掌!人不大脾氣倒挺倔!趕緊拿著!要不然就別叫我哥!」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快拿著!你哥哥真的生氣了!」周憐惜將支票和自已的名片塞到了王萌萌的手裡。

王萌萌看一眼一臉嚴肅的金清石,含著淚把支票和名片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已的口袋裡,然後小聲的道:「哥哥!別生氣!我只是不想總是給你添麻煩!」

「傻丫頭!我可是你哥哥!有困難你不找我還找誰啊!就是玉皇大帝得罪了你,我也要把他從龍椅上拉下來!」金清石心疼的道。

「你怎麼從來沒有跟我說過這句話呢?」周憐惜鬱悶的道。

「你是王母娘娘!誰敢得罪你啊!」金清石笑了笑道。

「同人不同命啊!妹妹!你就好好珍惜吧!你哥哥可不是一般人!」周憐惜笑著道。

金清石從包里將自已的寶馬X5的車鑰匙拿出來遞給了王萌萌道:「那個車還放在老地方!你開著它直接去找那裡的派出所所長,直接告訴他,這個車的主人給他三天時間查清楚這件事情,如果辦不到你直接給我打電話,我讓方平國處理這件事情!」

「哥哥!這樣不好吧?」王萌萌小聲的道。

「你就別為難你妹妹了!搞東城區房地產的,一定和區里領導有關係!還是等你回來處理吧!」周憐惜小聲的道。

金清石看了一眼為難的王萌萌嘆了口氣道:「唉!車你先開著!他們看到這個車應該不會再為難你們!等我回來再說吧!」

「嗯!」王萌萌眼含熱淚用力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拍了拍王萌萌的肩膀和周憐惜走進了機艙里,吳紫薇看著兩個也跟了進來,冷哼一聲閉上了眼睛。

兩個人坐在頭等艙的座位上,周憐惜小聲的道:「那個女孩有沒有跟你上過床?」

「萌萌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我從來都沒有往那方面想過,只想好好保護她!」金清石認真的道。

「你對她這麼好,她不以身相許才怪呢!不過個小姑娘五官長得很精緻,讓人看著就很舒服!」周憐惜笑著道。

這個時候飛機開始緩緩動了起來,廣播里響起了王萌萌悅耳動聽的聲音,金清石看著站在機艙口拿著話筒用中英文說著廣播的王萌萌,心裡嘆了口氣道:「這丫頭!小臉都瘦出坑了!遇到困難也不打電話向自已求助,用自已瘦小的肩膀把一切都扛下來,如果把她介紹給小志怎麼樣呢?」

飛機開始進入了跑道,王萌萌坐在椅子上看著哥哥一直在盯著自已,她舉起右手偷偷的做了一「V」字,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也向她做了一個「V」字。

飛機直衝雲霄,在12000米的高空開始平穩的飛行著,漂亮的空姐開始忙碌起來,為客人拿各種飲料、報紙、毛毯。

金清石向著王萌萌招了招手,王萌萌連忙走了過來,蹲下身體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哥哥!你需要什麼?」

「你到了南海省是馬上飛回來,還是明天飛回來?」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到了那裡休息一下,下午六點會再飛回來!」

「嗯!到了南海省跟我一起去吃飯,都瘦成這樣了,一定要好好補一補!」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哥哥!我身體真沒事!不用補的!」王萌萌連忙搖頭道。

「我不是徵求你的同意!而是在通知你!」金清石瞪了一眼王萌萌道。

「那..那…那好吧!」王萌萌小聲回答道。

「這才聽話嗎!我在機場門口等你!記得早點出來!」金清石微笑著道。

「嗯!」王萌萌這次立即點了點頭道。

王萌萌站起來回到了工作崗位上,周憐惜笑著道:「這個小丫頭越看越可愛!小鳥依人、楚楚動人!你們男人都喜歡這樣的小女人吧?」

「那也不一定!像你這種艷光四射的類型我也挺喜歡的!」金清石小聲的道。

「切!大門敞開你都不進來!還說什麼喜歡啊!心動不如行動!」周憐惜撇著嘴道。

「你的豪門不好進啊!」

「有什麼不好進的?是不是怕進去了出不來啊?」

「嗯!進去容易出來難啊!」

「我的豪門你可以自由出入!而且還可以倒貼!」周憐惜笑著道。

「倒貼就免了吧!這樣會讓我得軟骨病!」

「我的要求也不高!跟沈雅一樣就行!」

「啊?你也不想結婚?」金清石吃驚道。

「結啊!不結怎麼生孩子啊!不過就是結婚了你也別想躲開我!」

「這帽子能隨便帶嗎?會出人命的!」

「你給麗莎戴的時候怎麼不說這些?我看你戴得挺來勁的啊!」

金清石張了張嘴然後緊緊閉上了嘴巴,周憐惜這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啊!自已真的要赴湯蹈火嗎?

坐在對面後排的吳紫薇看著周憐惜和吳紫薇在那裡竊竊私語,她心裡冷笑著道:「吳紫薇!這個男人還會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要讓你一輩子都嫁不出去!」

四個小時候飛機緩緩的降落到了蘭美機場,金清石一出機場的大們口,一個五十歲左右,頭髮梳的整整齊齊,穿著白色的長袖襯衫,黑色的西褲的男人帶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年人快步走到周憐惜的身前微笑著道:「憐惜!你可是越來越漂亮啦!」

「李叔叔!你怎麼親自來接啊!這要是讓我爸爸知道了,一定會罵我的!」周憐惜微笑著道。

「你可是第一次來南海省,我不親自接也不放心啊!你嬸嬸已經做了你喜歡吃的海鮮,我們現在就回家!」南海省組織部長李國領笑著道。

那個年輕人連忙接過周憐惜的行李,向著停在門口的一輛奧迪車走去。

周憐惜向著身邊的金清石微笑著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大餐啊?」

「改天我請你!今天我不能放我妹妹的飛機啊!」金清石微笑著搖了搖頭道。

「哼!重色輕友!你請我吃龍肉我都不去!」周憐惜白了一眼金清石轉身向著奧迪車走去。

李國領向著金清石微笑著點了一下頭然後跟著周憐惜上了汽車,他向著周憐惜小聲的問道:「這人是那家的子弟啊?沒人來接他嗎?」

「他不是那家的子弟!這個人叫金清石,他準備在南亞市買一小島搞一個療養度假的地方!你可不要小看他,這個人不但是一個將軍而且還是你們王省長的乘龍快婿!」

「哦?王省長的女婿?怎麼沒聽王省長提起過?」李國領吃驚的道。

「李叔!這件事情先不要外傳!不過兩個人已經買了婚戒,應該快公開了,金清石還是省長夫人的得意門生,兩家交情很深!他不但是第一夫人的私人保健醫生,而且跟軍委的兩個副主席關係極其親密!今後就是不能幫上忙也不要去得罪他!」周憐惜認真的道。

「嗯!這次南海省可要熱鬧了!不但李家、吳家都過來了,連徐副總理、田副總理的子弟都過來了!」李國領點了點頭道。

「貓聞到腥味能不撲過來嗎!常委會上爭議很大吧?」

「是啊!都想著為背後的勢力出力!可是誰都不是那麼好惹的!大家現在沒有訂出一個方案來!」李國領苦笑著道。

「哦?李書記是什麼意見?」

「他想把黃金地塊給大家分一分,內部悄悄的解決了!可是李省長的意思是要進行公開招標!」

「那其他常委的意思呢?」

「本來大家都是支持李書記的意見的,可是李書記把最好的黃金地塊全部放到了自已的名下,吳書記第一個表示了反對,大家也跟著提出了不同看法,現在還沒有把方案敲定下來!」

「哼!李家喂口也太大了吧?竟然想吃獨食?他也不怕撐死!李叔!如果我們得不到好地塊,你就支持拍賣!把水攪渾了再說!」周憐惜冷哼一聲道。

「好!」李國領立即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拉著行李箱坐在機場的大廳里拿著手機一邊看著新聞一邊等著王萌萌,這個時候一雙修長雙腿出現在了眼前。金清石連忙抬頭一看,竟然是吳紫薇一個人站在他的身前,在她不遠的地方那個中年人和年輕人正盯著這裡。

吳紫薇坐在了金清石的身邊微笑著道:「帥哥!怎麼沒跟周憐惜一起走啊?」

「有人請周董事長吃飯!我也事要辦,所以就沒跟著一起去!」金清石平靜的點了點頭道,這個吳紫薇雖然長得也很漂亮,可是金清石現在卻有一種反胃的感覺,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公交車!誰上都行啊!

「哦!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在京城做什麼工作的?我們能交個朋友嗎?」吳紫薇微笑著道。

「我叫金清石!我是一個醫生!」金清石笑了笑道。

「金清石?這個名子我好像在那裡聽到過呢?」吳紫薇愣了一下道。

「我就一個狗皮膏藥的!你怎麼可能聽到過我的名字呢!」

「呵!呵!偏方治大病!你能幫我檢查一下身體嗎?」吳紫薇拋了一個媚眼道。

金清石一愣,然後笑了笑道:「吳董事長的身體很健康!根本不需要什麼檢查啊!」

「我這裡疼!」吳紫薇摸著自已的小肚子道。

「愛你一萬年……..!」這個時候金清石的手機響了起來,金清石一看來電連忙接聽道:「丫頭!你出來了嗎?」

「哥哥!我已經出來了!你在哪裡呢?」王萌萌柔聲的道。

「我就在出口的地方!你呢?」

「我現在走過來!」

金清石向著吳紫薇抱歉的道:「對不起!我要去接我妹妹!有時間再聊!」

「嗯!這是我的名片!我24小時都開著機!」吳紫薇拿出一張紫色的名片放在了金清石的手裡,然後微笑著道。

「好的!」金清接過名片轉身向著裡面走去。

吳紫薇望著金清石的背影冷笑一聲,然後向著門外走去。

金清石看到還穿著一身空姐服的王萌萌立即迎了上去,拉著王萌萌的手直接向著門外走去。

兩個人坐著計程車直接來到了海港市濱海大道的喜來登溫泉度假酒店,這是海港市比較有名的五星級大酒店之一,計程車司機大力推薦的地方。

坐在靠海的包廂里,金清石一邊將一塊塊龍蝦肉、鮑魚、石斑魚夾到了王萌萌的碗里,一邊笑著道:「多吃點!趕緊把小臉蛋補起來!」

「哥哥!我吃不了這麼多啊!」王萌萌苦笑著道。

「吃不了也要吃!先把這顆藥丸吃下去!」金清石說完從包里拿出一顆美容丹里遞給了王萌萌。

王萌萌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將藥丸吃了下去,金清石笑著道:「傻丫頭!你也不怕我給你吃得是迷魂藥!」

「就是老鼠藥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吃下去!因為這是哥哥給的!」王萌萌微笑著道。

「胡說八道!這是美容丹,明天早上起來你就會發現有什麼不同了!」

「哥哥!你和那個周小姐是什麼關係啊?」王萌萌小聲的問道。

「她是我朋友!是來這裡做生意的,我也準備在南亞市買一個島,如果你不想在航空公司幹了,就過來幫哥哥的忙!做一個五星級大酒店的總經理怎麼樣?」

「這可不行!我沒有酒店管理的經驗,怎麼可能當總經理呢!」王萌萌連忙搖著頭道。

「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讓你干你就干,不幹也得干!」金清石笑著道。

「哥哥!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呢?」

「臭丫頭!你是不是心裡在想,哥哥想從你身上得到些什麼?」

「是同事們這麼說的!說是男人為了得到女人的身體才會這麼做!」王萌萌低著頭小聲的道。

「我從來沒想過從你身上得到些什麼!每次看到你我都覺得很舒服、很踏實!讓我有一種保護你的衝動,也許是上輩子我欠你的,這輩子要我來償還!」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第一次見到哥哥也是這種感覺,感覺好親切!那種感覺好像一直埋藏在記憶的深處,突然一下涌了出來!」

「要不我們做一下DNA吧!也許我們是親兄妹呢!」

「這不可能!我可不是撿來的!」王萌萌急著道。

「呵!呵!我是撿來的!我是撿來的!」金清石笑著道。

「哥哥!討厭!」王萌萌紅著臉道。

兩個小時后,金清石又點了一些和樂蟹、對蝦、文昌雞打好包送給萌萌的同事吃,又從包里拿出一台最新款的蘋果手機和筆記本電腦、百達翡麗手錶和一些首飾放放在了王萌萌的手裡,萌萌張張了嘴剛想拒絕,當看到金清石把眼睛又瞪起來的時候,連忙閉上了嘴巴,乖乖的把東西收了起來。

金清石滿意的點了點頭道:「等哥哥再去香港給你帶一些衣服、包包、香水回來,這些都是你們女孩子喜歡的東西!」

天劫雷主 「哥哥!我不要什麼名牌!牛仔褲、T恤就挺好的!」萌萌連忙搖著頭道。

「哥哥都給你買齊了!我妹妹怎麼可能不穿得漂漂亮亮的呢!」

「同事們會說閑話的!」

「她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有本事也去找一個好哥哥!」

「她們也有哥哥!不過都是情人哥哥!」

「萌萌!你有男朋友嗎?」

「沒有!我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重生之一品香妻 「我有一個好兄弟,他現在是國安部的一個處長,而且父親還是雲南省的省長,把他介紹給你怎麼樣?」

「啊?哥哥!你……」王萌萌的心一下就碎了,眼淚奪眶而出,一顆顆淚珠噼里啪啦落到了地上,金清石連忙站起來拿起紙巾一邊輕輕的擦著萌萌的淚水一邊苦笑著道:「我只是說一說!真沒有強迫你的意思啊!」

「嗚..嗚…!我不要你介紹!我就是沒人要也不要你介紹!」萌萌哭泣著道。

「對不起!對不起!哥哥再也不說了!你就是成了剩女,哥哥也會養你一輩子!」金清石心疼的道。

「嗚..嗚…!這可是你說的!你發誓再也不說這些話!要養我一輩子!」

「只要你不哭!讓哥哥做什麼都行!」金清石連忙點頭道。

王萌萌看到金清石緊張的樣子,雙手一下抱住金清石的腰,將小臉緊緊貼在他的胸前,梨花帶雨的道:「哥哥!我不嫁人!也不找男朋友!我也不會纏著你!」

「傻丫頭!我不怕你纏著我,就怕你不幸福!」金清石輕輕撫摸著萌萌的秀髮道。

「哥哥!我想跟你在一起!」王萌萌小聲的道。 「傻丫頭!哥哥也沒說不要你啊!你就是結婚了你也還是我妹妹啊!我還會是好好的照顧你!」金清石微笑著道。

「傻哥哥!」王萌萌鬱悶的道。

九段刀 「快別哭了!再哭就把颱風哭來了!」

「討厭!我再也不理你了!」王萌萌崛起小嘴道。

「乖!聽話!收拾一下東西我送你回機場!要不然就遲到了!」金清石看了看手錶道。

「哥哥!你什麼時候回京城?」

「可能要十多天!一號我要參加一個拍賣會!如果你不放心你父親的病,就直接把他送到這裡來,正好在這裡療養一下,我有把握三五天就可以讓你父親站起來!」

「不了!你要忙工作,我還是在京城等著你!」王萌萌搖了搖頭道。

「那好吧!記得有事就給我打電話!別什麼事都自已扛著!回去先把房子買了,過一段時間我要換車,那個X5就送給你!」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嗯!」萌萌聽話的點了點頭。

金清石把萌萌一直送到了機場門口,萌萌手下的三個空姐和那個年輕人已經等在那裡,大家高興的接過打包回來的美食,看著萌萌手裡拿著的袋子,一個空姐小聲的道:「乘務長!你哥哥送你什麼好東西了?」

「都是一些小東西!」王萌萌紅著臉道。

「乘務長!你手上戴著表可是百達翡麗啊!這款表要30多萬呢!」一個空姐羨慕的道。

「這算什麼!剛上飛機的時候,乘務長的土豪哥,刷刷刷寫了一張500萬的支票!眼睛眨也不眨的道:拿去買房子!」那個年輕人學著金清石的語氣道。

「乘務長!你哥哥到底是幹什麼工作的啊?我們董事長和總經理好像都很怕他!」

「我也不知道他是做什麼工作的!不過他的車上有個中南海的通行證!」王萌萌小聲的道。

四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閉上了嘴巴,乘務長的土豪哥不簡單啊!看不只是有錢,還有一個可怕的身份啊!

金清石坐著計程車來到了海港市興國大道8號南海省政府大院,王志華聽到女兒說女婿已經到了海港立即打電話給金清石,讓他晚上來來里吃晚飯。

省政府辦公大樓的後面是一片綠樹成蔭的別墅區,省里的常委大部份都住在這裡面,王志華是南海省代理省長,年底開過人大會議后如果沒有什麼意外,就會正式成為南海省的省長。

在王志華所住的二號樓里,張惠琴買了很海鮮在廚房裡忙碌著,王志華的秘書將金清石送到了家裡,金清石看一大堆海鮮笑著道:「媽!今天家裡還有別人來嗎?」

「省委宣傳部部長周玉俊一家人也會過來!六個人菜少了怎麼行!」張惠琴笑著道。

「哦?爸已經有了盟友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什麼盟友啊!這個人是你大舅的人,現在只能算是臨時合作!一會他們來了,你先別叫爸媽!萬一讓你大舅知道了,搞不好這個盟友就成了敵人了!」張惠琴苦笑著道。

「媽媽!對不起!是我讓你們為難了!」金清石認真的道。

「傻孩子!你爸爸沒有那大的野心!到正部級也經很知足了!你和王瑩要好好的過,你將來就是不當官我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張惠琴微笑著道。

「媽!我師兄年底就會到廣州軍區當司令,省軍區的一票我會爭取過來!」金清石想了想道。

「政治上的事情我也不太懂!等你爸爸回來你跟他好好商量一下!現在幫我打打下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