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群村民的態度這一刻完全變了,若是說之前因為林楠一兩年的失敗,甚至把整個家庭都陷入了貧困之中,那麼這個時候大家也都因為這突然間的發現,再度讓林楠重新成為當初的那個被所有人都看好的有出息的後輩。

「長河,你們有個了不起的兒子!」一群人稱讚。

錯惹花心首席 這個時候,林楠笑了,林長河夫妻二人也都笑了。

兩年了,他們一家都被嘲諷了太多,甚至日子都快要過不下去,所有人都不理解林楠,甚至一些長輩將責任怪在了他們身上,夫妻二人也這般被人責怪嘲諷了一兩年。

甚至一些村裡的人都懶得再理會他們這一家。

但是而今,他們笑了,再度看到了這一幕,再度被村民們所理解,被認可,林母只覺得自己委屈了那麼久,終於一切都給還回來了。

大棚內,很是熱鬧,林楠一家熱情的接待了所有人,甚至讓他們在大棚內參觀,更是送出了不少剩餘的黃瓜和西紅柿給大家,這東西在市面上那麼貴的價格,但他們不缺,基本上每個人走的時候都帶著一點。

等到這些人回到村裡之後,可想而知會引起多大的轟動,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了。

鬧得沸沸揚揚,名動方圓七八個集市的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竟然是林楠在鳳凰山腳下的大棚內種植的,而且就是林楠這個一直被嘲諷的傻子研究出來的新品種。

這個消息,不可謂不震人,一時間許多人聽到這個消息后第一時間跑到鳳凰山腳下查看,然後和其他人一樣,基本上都傻眼了,哪怕是村長林長福一開始也不例外,完全是不相信。

「這怎麼可能,那三畝地他才剛剛租下沒多久,哪怕是要種植,也不可能那麼快的。」林長福對村裡的會計說道,正是這位會計第一時間跑來給林長福報告。

「村長,這咋可能有假,俺家老二剛剛也從林楠那個大棚里回來,確實是如此,他就是這短短時間內把黃瓜和西紅柿種出來了,而且還是這麼好的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村會計也是難掩的不可想象之色,但事實如此,自家老二專門給自己說的,先前來的路上他也聽其它村民談論這個事情,甚至他還順帶要了一個黃瓜,確實和大街上那種很貴的鳳凰牌黃瓜西紅柿完全一樣。 老郭的專場一向火爆,一票難求是很正常的,易陽帶著大霖開車到劇場就發現粉絲票友早就到了,有舉著牌子的,還有拿著燈的,捧著花兒的什麼都有,從人群中易陽還掃到了有人舉著自己的照片,數量看起來也不少。

「呦呵,大霖,你看那個牌子好像是你最胖的時候吧,一看就是真愛粉。」

大霖往人群一看,可不是,有兩個女粉絲一起舉著照片,這照片放大了看好像裡面這人得有兩百多斤,不過他也習慣了,知道有粉絲就愛開這個玩笑。

進了後台,他們倆個竟然是最後一個,要是往常大霖打死也不敢最後一個到場,這回沒辦法,易陽不開車他就走不了,只能在那兒干著急。

「眾位師兄來的好早啊,唉,大霖這孩子還是年輕,睡懶覺,沒辦法,也得體諒體諒,你們別怪孩子啊,千萬別怪。」

易陽一臉為大霖擔憂的樣子,再看大霖,就差沒吐血了,神它么睡懶覺,明明是他早上去喊師叔,結果這位說什麼都不起,說是喝多了頭暈,磨蹭了一個多小時才起來,要不然也不能到這麼晚。

「師叔,你這……」

「閉嘴,這孩子,大人說話插什麼嘴,一點兒禮貌都不懂,各位別見怪,別見怪。」

大霖話被憋回去了,索性打個招呼跑邊上坐著去了,另外幾個人看著易陽拙劣的表演也都是笑,知道他這人就這樣,誰都沒搭理他,倒弄的易陽自己感覺無趣兒了。

「哎呦,這不是總隊長嗎?少見哈,傳說中的二爺也來了,比賽怎麼樣了?倒數也沒關係,說出來,師叔絕對不笑話你們,真的。」

大的不搭理他,他又找小輩兒的了,今天助演的除了他們兩個還有張雲磊還有高老闆兩組,其中號稱欒懟懟的總隊長其實年齡比他還大,但是沒辦法,輩分在那兒放著呢,幾個人只能認真的問好,至於易陽的問題壓根沒人回答他。

「行了,一點兒也沒有長輩的樣子,過來坐。」

老郭發了話,小楊同志趕緊給搬了把椅子,只要師叔不禍禍他們,怎麼著都行。

「師兄,我看你這臉可更黑了,是不是腎功能有問題啊,不行調理一下吧,老爺子原來那個醫生就不錯,趕明兒我給你介紹介紹。」

一坐下易陽就在那兒沒事找事,反正他這兩天心情不好,所以看看別人心情不好沒準自己心情就好了,這種人還真是可氣。

「別說沒用的,你怎麼就沒個正形呢,什麼時候你能穩重點,快三十的人了,女朋友怎麼樣了,有沒有目標呢。」

得,老郭也不是省油的燈,上來就是殺手鐧,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這個問題現在就是易陽的死穴。

「師兄,咱們還是換一個話題吧,對了,你和嫂子……」

「咳。」

話沒說完,老郭一聲咳嗽打斷了他的話。

「那個你和嫂子什麼時候有時間,到時候我請你們吃飯。」

顯然,這個問題並不是最開始易陽想問的問題,不過既然老郭沒想說,易陽自然也不會繼續說下去,畢竟這種事情,還是當事人自己說的好。

「到時候再說吧,你的新戲什麼時候開始,老林那天給我打電話,都著急了,說你這邊沒有動靜,也不好意思主動問你。」

易陽都快忘了老林還管著這事兒了,實在是油豆網的人都很沒有存在感,真的是完全放權易陽自己去弄,易陽都不敢相信這些人竟然這麼信任自己。

「快了,咱們這個完事兒就去拍攝了,估計小兩個月吧,完事還要拍下一步,演員都選好了,今年下半年可能要忙一點。」

「師叔,又有新戲了?有我的角色沒?」

聽到易陽說到了另一部新戲的事情,大霖立馬就精神了,也不顧老郭在那坐著了,直接衝上來就問。

「坐回去,一天沒樣子,你師叔不是答應你了嗎,下一部戲一定給你角色,這點小事兒他還能忘。」

易陽還沒說話,結果這父子倆一唱一和就把事情定了,不過他倒是無所謂,本來就給大霖留了一個角色,能用自己人的時候當然他還是希望用自己人的。 片刻之後,林長福跟著村會計也一起來到鳳凰山後山位置,此刻依舊有不少村民在大棚外,對於林楠這突然間冒出的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充滿了好奇,尤其是他種植的速度,更是讓人驚嘆。

根本不需要進入大棚,林長福已然得到了答案,盯著大棚注視了很久。

「回去!」林長福開口,轉身回村,臉上露出一絲若有所思之意。

「爸,外面幹嘛呢,離的老遠都能聽到不少人的談論。」林長福剛到家,林宏便從樓上下來,疑惑的問道,這兩日回到家的林宏可謂是很是老實,總算是讓自己老婆不再暴怒,對於外面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的事情並不知道。

甚至,連帶著找林楠麻煩的事情也都拖延了下來。

在集市上的那一腳,可謂是讓林宏足足痛了兩日,算是被林楠狠狠的教訓了一次,這個仇,他林宏如何能夠忍得住,早就暗自琢磨著什麼時候找林楠的麻煩,定然要好好教訓林楠,教教他如何做人。

看到林宏,林長福臉色不是很好,越看越不是味,怎麼人家的兒子這般上進,一直在發憤圖強,自己的兒子就這般跟個大少爺一樣,整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雖然以前他看不上林楠,但不得不說,林楠一直都在努力,哪怕是被無數村民罵是傻子,被嘲諷,但對比下來,也比村裡很多人都強,自然也包括林宏。

黑色豪門,女人誘你成癮 「你前幾天買的那個黃瓜西紅柿多少錢一斤?」林長福忍住教訓兒子的衝動,轉而開口問道,之前他還以為是林宏忽悠自己,張開就是幾百塊錢。

林宏不解為何會這麼問,但還是老實的回答。

「爸,這東西好吃吧,叫鳳凰牌,我一斤五十塊買的,老貴了,您想吃的話我再去給你買!」林宏一副顯擺的說道,還以為林長福還想吃,琢磨著要不要從老頭這裡再搞點零花錢。

聽到林宏的話,林長福心中一陣不平靜,先前出去的時候他已然了解了不少,每天林楠的大棚內能出產兩貨車的量,少說也要一兩千斤的產量,按照這個價格算的話,一天就是數萬的收入!

「老天!」哪怕是林長福這個一村之長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著實是被嚇到。

「爸,你這是咋了?」看到林長福這副表情,林宏開口問道。

林長福直到少卿之後才算是平靜下來,隨即白了兒子一眼,怎麼好兒子都是別人家的!

「這黃瓜和西紅柿,都是林楠搞出來的,就在山腳下!」林長福開口說道。

一語出,林宏一愣,一時間都沒有搞明白,直到林長福詳細介紹之後,林宏才算是明白了怎麼回事,敢情這火爆方圓數十里的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都是村裡的?是林楠那個傻子種出來的?

雖然他覺得難以置信,但等到他問清楚之後,也是傻了。

不過很快,他眼中的震驚之意突然間消散,轉而帶著一股濃濃的貪婪之意。

「爸,這林楠肯定是研究出了什麼,倘若被咱掌握了,那咱豈不是就發了?」林宏轉而對林長福說道,心中生出貪婪之意,難以抵擋這種慾望。

他不傻,都明白這其中的利益關係,一旦掌握,真救如同林宏所言,要發了!

林長福也被林宏這一句話提醒了,眼中一亮,不過隨後又微微搖頭。

「林宏,不許給我幹什麼違法亂紀之事,給我老老實實的,人家再怎麼樣也是人家的,你以後也能學學人家上進點我就心滿意足了。」林長福教訓道。

不過,此刻貪婪的種子已然徹底在林宏心底升起,尤其是此刻聽到父親的教訓,更是讓他不忿,在他看來,林楠就是一個被他們經常欺負的傻子而已,算得了什麼。

哪怕是而今有著什麼特殊的秘密,研究出了什麼,只要他動點手段,還不是自己的?

一整天,林楠都特別的忙碌,主要是村裡人大都想看看這個奇迹,來了太多人,林楠自然也要招待,著實累個夠嗆,好在今天有了田二嬸和林忠的幫忙,否則林楠一家更是忙不過來。

到了傍晚,林長河夫妻二人回家準備晚飯了,田二嬸和林忠也各自回去了,林楠則半躺在大棚內的一張躺椅上,身邊則還有那隻小猴。

大棚所在的位置,距離鳳凰山上的那處小菜園不過一幾十米的距離,自從林楠大棚建起了之後,它就喜歡待在林楠身邊,林長河二人也都見過這隻充滿靈性的小猴,不時給它帶點好吃的東西。

「孫猴,你以後若是不想待在山裡,也可以待在這個大棚內,我基本上每天都會來這裡的。」林楠開口對它說道,時間長了,他對這隻小猴也有了感情,非常通靈的小猴,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對林楠產生了一些依賴,林楠也喜歡和它一起玩耍,對林楠而言也是一種不錯的消磨時間。

孫猴聽到林楠的話,連忙點頭,相對於鳳凰山中,它更喜歡在這裡。

一直到晚上七點多,天色都要黑了下來,林楠才從大棚內出來,小猴也所幸跟在身邊,一起回家吃飯。

就在林楠剛剛離不久,幾道人影趁著夜色悄然出現在林楠的大棚前,為首一人,正是林宏,身後幾人則是他的幾個死黨小混混,有本村的,還有兩個是隔壁村子的,都以林宏馬首是瞻,而今被他找了過來。

「都麻溜的,這事若是成了,兄弟們以後吃喝可就都不愁了!」 錯過的誰遇見的誰 林宏低聲對幾人說道,眼中帶著貪慾,在得知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是林楠倒騰出來的之後,他一刻都等不及了,趁著林長福不注意,悄然聯繫了幾個小混混,開始了行動。

幾個小混混也知道這裡面是什麼,同樣帶著極大的期待,想要得到林楠的秘密,一旦掌握了這種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種植的秘密,那他們也都發達了。

按照林楠現在的情況,絕對是日入數萬的財富,對他們有著太大的吸引力! 入侵大棚,林宏等人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在這大晚上的,整個鳳凰山正常而言沒有人來,林楠也剛剛走,撬門開鎖的事情對他們而言,很簡單,很快便直接將大棚的門打開,直接進入其中。

然而卻不曾想到就在他們剛剛推門而入的瞬間,才剛剛走到村口位置的林楠手機陡然間叫了起來。

「怎麼回事?」林楠納悶,這聲音正是他之前讓人在大棚內安裝的警報監控的聲音,這個聲音響起也就意味著大棚有人入侵了。

當即,林楠打開手機,點開了上面的一個視頻軟體,然後剎那間大棚周圍乃至大棚內的情形都出現在林楠的手機屏幕上,自然關於林宏等人的一切也都暴露在林楠的視線之中。

「竟然是林宏他們,這大晚上的跑我大棚里幹什麼?」林楠不解,自己大棚內並沒有其它東西,就那麼三畝地的黃瓜西紅柿而已,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林楠皺眉,少卿之後才算是有著一些明白過來,臉色微冷,雖然之前也擔心過這個問題,但沒想到他們竟然如此光明正大,這才第一天暴露,然後就明目張胆的闖入自己的大棚內。

林楠臉色難看,帶著怒意,本來打算直接回家的,不過這個時候他決定要適當反擊。

「孫猴,你在家裡等我。」將孫猴送到家門口,林楠直接朝村長家走去,他倒要看看這種情況下林長福這位一村之長還能怎麼說,此刻林宏等人依舊還在大棚內尋找著林楠的秘密,不過搜尋了一圈,都沒有任何所獲,正在大棚內交談。

殊不知,他們交談的一切林楠都能清晰的聽到,對於他們的目的,林楠也是聽的一清二楚。

村長家,林長福剛剛準備吃飯,卻不見林宏,本就有些不高興,正在這時林楠直接走了進來。

「林楠來了,大晚上的有啥事嗎?」林長福雖然對林楠不怎麼喜歡,但眼下林楠種出了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這種東西,還是很讓他信服的,態度也比之前好上了很多。

「村長,你看看這些人在幹嘛?」林楠冷著臉,直接將手機遞到了林長福飯桌上。

林長福對林楠這般行為有些不高興了,什麼時候林楠都能這個態度對自己了,不過當他目光掃過林楠的手機之後,再加上從手機上傳來的聲音,一瞬間林長福臉黑了。

「砰!」林長福大怒不已,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不長進的東西!」林長福大罵道,自然不是對林楠,而是對自己那不爭氣的兒子,剛剛還交代過他不許亂來,但是轉眼間就幹了這事?

更可氣的是幹這種事還被人一點不落的看在眼裡,怎麼那麼混蛋!

「村長說實話,我大棚里並沒有什麼東西,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嚴重點,您肯定知道是什麼情況,我就不多說了,都是一個村裡的人,你晚上和林宏談談吧,再有下次,可就不是給您看了,而是直接給派出所的人看了!」林楠說完,再也沒有多言,拿起手機,直接從村長家離去,留下臉色鐵青之極的林長福。

林宏等人在林楠的大棚內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什麼秘密,這讓他們很是不滿,根本就不曾注意到大棚上安裝的一些攝像頭,還商議著怎麼到林楠家裡搜尋,很不甘心的模樣,讓林楠聽到這話更是眼中露出冷意,他不想讓一個村裡人成為仇人一般,但真若是過分了,林楠不介意讓他們受到該有的懲戒。

先前該說的都給林長福說了,剩下的便看他的了,這也是林楠所能做到的。

回到家,林楠沒有多說,免得父母的擔心,一家人吃了個飯,林楠便準備直接休息了,不過正在這個時候,林楠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號碼,林楠笑了,一陣喜悅之情冒起。

周穎的電話!

雖然上次到省城后,林楠心中有著一些特殊的感情,只是還沒有表達出來。

甚至在周穎身上,他也看到了那份柔情,他相信,她應該沒有拒絕自己,在她身上,讓林楠感到無盡的溫柔,一直無法忘懷。

這幾日雖然林楠和她聯繫不多,但基本上每天林楠都會讓楊老二幫忙帶點菠蘿莓到鄉鎮上的快遞點給周穎寄過去,這是他的心意。

「到家了嗎」林楠輕聲問道,他在準備傾聽對方甜美的聲音。

然而就在下一刻,電話那頭傳來了聲音,雖然一樣很甜美,但卻不是林楠等待的人,讓他微愣。

「我說你就不要這麼溫柔了成嗎?我可不是周穎,我是秦嵐!」甜美的聲音,帶著一絲豪爽之意,直接打趣的說道。

直到少卿,林楠才從反應過來,竟然是秦嵐打來的,不過讓林楠有些奇怪的是周穎的電話竟然在她手裡。

「秦小姐你好,沒想到是您,周穎呢?」林楠打了個招呼,隨即直接開口問道,雖然秦嵐絕對也是一個更讓人容易產生衝動的美女,但林楠卻並沒有什麼感覺。

「哦,這麼想念小穎了?沒想到小表弟你還記得我?」秦嵐在電話那頭開口問道,帶著嬉笑之聲,很是動聽。

不得不說,秦嵐很會撩人,幸好林楠不在她邊上,或許肯定又是臉紅不已,這美女,林楠當真是吃不消,太魅惑。

就在林楠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之際,電話那頭林楠終於聽到了周穎的聲音,正在嗔怒的責怪秦嵐,不讓她再亂說話,並且將手機給奪了下來。

「林楠別理她,我沒事正在家裡呢,秦嵐打的電話。」周穎解釋道,抱著電話坐在自家沙發上,有些羞澀與甜蜜的說道。

一旁秦嵐聞言,當即一百個不樂意的大呼冤枉。

「小表弟我告訴你哈,這電話是某人授權我打的。」

然後林楠就聽到各種嬉鬧之聲,顯然這應該是在周穎家裡,否則兩個女神級別的人物,絕對放不開,讓林楠聽不到不少的嬌呼聲,腦海中立刻升起了一些美好的畫面,惹人遐想。 後台簡單說笑了幾句,就各自找搭檔對詞兒去了,別看很多節目都演了很多遍,但是還是要當作第一次演一樣,而且還要有一點小改動,讓觀眾聽個新鮮感。

台上主持人報完了幕,第一個節目就是易陽他們的,在相聲上來說,今天來的幾組,他們倆個只能排第一個上,老郭二四六固定的,張雲磊現在人氣正高,高老闆一直就是這麼個順序,所以他們兩個第一個就上來了。

兩個人走上台,各自接過觀眾的禮物,放下來調話筒,其實話筒並不一定都要調,這也是給觀眾一個反應時間,他們要熱鬧一會兒,等正式開演了再讓他們熱鬧,容易打擾了演出。

「大霖我愛你。」

「易陽你好帥。」

下面喊什麼的都有,當然也是誰出來喊誰名字,現在沒有那個討厭的,直接喊下一個,以前還真有這樣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們都愛我,節目這就開始了,剛才主持人也介紹了我們,但是呢我們還是要自己介紹一下自己,我叫郭奇霖,是一個……」

名字一出,下面就一片掌聲。

「謝謝大家的熱情,讓我說完啊,是一個說相聲的小學生,別看我是小學生啊,旁邊這位可不是,他是我的師叔,那我們呢今天表演的是……」

台下一陣笑聲傳來,這也是很多德雲的演員經常用的包袱,前面說的挺好,然後不介紹捧哏的人,每次還都能響。

「不對,你這不對啊,你得介紹一下我啊,能不能和你爸學點兒好的,凈學這些亂七八糟的,你和你生父……那個師父學學不行嗎?」

「噫。」

「學習調戲女觀眾。」

「噫。」

連續兩個小包袱也都不錯。

「沒有那事兒啊,我生我師父從來不調戲女觀眾,別瞎說啊。」

「誰說的,不是你說的嗎?」

大霖假裝擦了擦汗,這個動作觀眾都笑得不行,後台老郭站在門那看呢,臉上笑著,嘴裡說著等兩個人下台非踢他們不可。

「行了,別鬧了啊,我要隆重介紹下我身邊這位,我的師豬,那個師叔,易陽。」

台下自然還是給面子的鼓掌。

「下回介紹我就介紹我,別老帶著人孫胖子,小心他壓死你。」

開場是歡聲笑語的,一般都是這樣,很少又有上來直接說的,因為開場要調動一下觀眾的情緒,特別第一場觀眾聽的就不舒服,後面的氣氛再好也差著點。

「你們捧哏的不行,別看了,說的就是你們捧哏的。」

「誰啊。」

「你,說的就是你。」

「我好像不是說相聲的,我是個導演加演員,你說的和我沒關係啊,不行就不行吧,要不然我把壯壯給你找來。」

少爺一臉無奈的笑著走到一邊,又走回來。

「師叔,您能按照咱後台對的詞說嗎,各位,這在後台完全不一樣啊,我都沒聽過。」

觀眾笑的都開心極了,雖然知道這是故意的,但是還是很可樂不是,聽相聲嗎,就是聽一樂呵。

「行,別弄那個嬌羞的樣子,你是肥皂撿多了還是怎麼的。」

厲王妃 「噫……」

「那不是和你那回……」

「你可說清楚了,和誰,哪回?」

台下觀眾特別年輕的都快瘋了,他們上車的速度比較快,而且這還是一趟高鐵,手機錄著相的這功夫交了好幾個沒錄像的朋友,都要視頻。

「沒誰,沒誰,誰嬌羞了,別瞎說啊,這都有管理人員看著呢,別給咱倆轟下去,我是說啊,捧哏的基本功不行,相聲說學逗唱,你看演出啊,這些都在逗哏這,捧哏就是什麼,嗯,啊,是嗎,對,什麼,去你的吧,都是沒用的詞兒。」

進入了正題說的就順暢了,時間也快到了,按照之前設計的表演一下就可以下台了,而且觀眾反響也特別好,可以說兩個人的演出成功了,但是,易陽可不能就這樣下台,他還給某人準備了特別驚喜。

「各位啊,捧哏的唱啊什麼的都不行,不信我我問問他有什麼拿手的,他准說不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