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徐銘無時不刻在釋放分身,很快便突破了第四級分身術。

滿滿外城全是徐銘,讓碎滅看到這瘦巴巴的身影難以計數,頭都大了。

於是,碎滅下令。

「見到一隻殺一隻,直到殺完為止!」

「遵命。」

士兵如花一般的散開,而這樣地毯式的搜查也中了徐銘的計。

下水道中。

徐銘笑了。

「看我不整死你們!」 胖子一見漸鬼入穴,馬上說道:“快點兒把汽油澆下去,給老狗日的來個痛快!”

趙警官會意馬上命令手下將慢慢一桶汽油都澆了下去,接着胖子扔下了一根兒火柴

“轟”一傢伙,一股巨大的火焰噴射而出,地下深坑之中成了一片火海。

那些紙人兒瞬間燃燒了個乾乾淨淨,火勢兇猛,胖子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老馬,這下這個老狗日的終於可以死掉了!”胖子笑道。

“那寫孤魂女鬼呢?是不是也都變成聻鬼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胖子搖頭道:“不會的,那些女鬼只是個引子,我用這個辦法只是讓這個聻鬼從那個武警的身上脫離而已,只要找不到新的依附體,聻鬼自然而然就會死掉了。”

一把大火,把深坑兒給燒了乾乾淨淨,我們似乎都能感覺到腳下的滾滾熱浪,直燙腳面。

胖子將具體情況告訴了趙警官,一切似乎都恢復了平靜,老陳公司裏的怪事終於有了個結果。

老陳將公司的基礎設施重新翻新了一遍,又安裝了全套的製冷設備,至此以後,在他的公司裏面兒再也沒有出現過死人的事件。

我和胖子經過這件事兒後,好幾年也沒有碰到過任何的邪乎事兒,好像那些一幕幕過往就像是一場場的噩夢一般,在我們的腦海裏漸漸的成了回憶。

老陳的生意也漸漸的穩定下來,其實只要是本本分分的做人,踏踏實實的做事而,就不會招惹那些不乾淨的東西。

孩子漸漸的長大了,也讀了中學,以前胖子說他是什麼什麼佛爺轉世,但是從學習成績上看,一點兒也看不出來,熊小子每天就知道踢足球,一點兒也不愛讀書學習,但是這也沒有什麼不好,我並不喜歡他們說的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一套,我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成爲一個熱愛生活,真誠待人的正常人而已。

麗麗還是那麼年輕,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似乎一點兒也沒有發生變化,而我卻已經成了一箇中年人,在兒子十三歲的時候,麗麗又懷孕了,這次她給我生了個女兒。

胖子跟着老陳混了一些年後,攢了一大筆錢,王佳佳給他生了一對兒雙胞胎的兒子,全家和和美美的過着小日子,去年拿到了綠卡,全家遷到了美國定居。

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忙着探險,根本就沒有時間會東北,眼看着兩個孩子漸漸長大,我也全家又回到了溝子村祭祖,看着自己親孃的墳,我心裏百味橫陳。

我的娘給了我生命,卻不幸的橫遭罹難,也正是因爲那次劫難,讓我的一生都發生了變化,我想到了自己這些年經過的每個人,每每想起之時,心中都頗有感觸。

我想到了老陳的爸爸,我也想到了那個我一心當成親自的王姑娘,甚至我還想到了在餓鬼界救我們出去的大和尚,這些經歷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嘗試的,總的來說,我對我們的人生十分的滿意,這輩子算沒白活了。

然而,我自己卻也給自己找到了人生的定位,我不再去探什麼險,我決定利用自己空餘的時間多研究研究算命理的知識,這東西跟修爲實力沒有太大的關係,一切全部都是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愛好。

修道,其實並不僅僅在於自己多麼的能打善鬥,更加在於一個人內心世界的提升,通過觀察每個人的命理,可以更加深刻的感悟到因果的關係。

漸漸的,我在京城也有了一點點名氣,我並不爲錢,只是喜歡幫人解除困局,助人爲樂,不再讓人着急上火而已。

老陳以前就是大企業家財閥,現在更是了不起,直接控股了幾個大公司,成了胡潤排行榜上的人物。

這小子再也不提什麼陳家的祖傳祕籍,只是陳老爺子的那兩本書,我是一直留在自己的身邊而,他不要,我要,我要讓我的孩子,世世代代的將玄學的知識傳遞下去。

如果說,我一切都十分順心如意的話,卻也不是,我還是有一件事情令我着急上火的,那就是我的小閨女,這孩子生下來的時候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跟其他家的嬰兒一般無二,但是到了滿月以後,就漸漸的呈現出狐狸的模樣來,這一點跟他的哥哥十分不同,我家的老大可是一直活潑可愛的胖小子。

我女兒還跟麗麗吃了九尾狐內丹強行變化成人形而之前一樣,渾身上下都是淡白色的毛髮,我們也不敢帶她出去見人,只有張叔張嬸在家裏照顧她。

看着這個孩子連幼兒園也不能上,我心裏着了急,尋思着再找一顆九尾狐的內丹來救自己的女兒,麗麗的意思是看能不能求求黑貓老太太,她是東北衆妖精的頭,可是這種東西哪裏是你想要,人家就給的。

我家老大對自己的妹妹也很嫌棄,認爲她長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沒到這個時候麗麗就會揍他,搞得全家人不開心。

本來我計劃重新出山再去尋找九尾狐內丹,麗麗則說不用,孩子現在還小,受不了那麼強妖氣的刺激,等到孩子稍微大一點兒了,她就把自己的內丹給女兒,讓接自己的班兒,成爲新一代的九尾狐。

後來胖子告訴我,他在美國並沒有閒着,跟着王佳佳,繼續在美利堅合衆國的土地上繼續自己的探險生涯,而且取得了輝煌的碩果。

胖子還跟我講,這美國的殭屍跟中國的有很大的不同,雖然同爲糉子,但是美國殭屍則更加的兇猛,而且還兼具吸血鬼的特性,讓我有機會一定來神祕的美洲大地和他一起去探險。

對於胖子的盛情邀請,我只能是敬而遠之,我對這種探險的事情已經有了恐懼心裏,以後再也不想涉足這些,王佳佳和胖子兩個人似乎永遠不知道疲倦,這樣不停探險的生涯還是留給他們繼續去做吧。

偶爾,我也會碰見一兩件離奇的鬼事兒,也幫人去看看什麼鬼屋之類的東西,但是能化解了我儘量化解,在我的觀念裏,鬼也是一種生物,應該給予足夠的尊重,但是前提是他願意放下執念不再害人,若是碰見死纏爛打的惡鬼,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陳老爺子的奇門遁甲之術,雖然晦澀難懂,但是這些年研究下來,我也漸漸的參透了其中的玄機,裏面兒講的雖然是陣法之術,但是那只是表面,更深一層的則是預測之術,對未來的天機預算。

雖然我自己潛心的研究,能夠窺探到一些未知的先機,但是這些都是一些敏感的機密,我是不會輕易透露給別人的,因爲天機泄露太多是一定會遭到報應的。

但是我能看到別人遭到災禍的時候,還是會善意的提醒一句的,總之凡是盡心就可以了,很多事情還是要看緣分。

2008年奧運會後,我帶着麗麗去了趟美國,和胖子一起住了三個月,期間,他向我展示了這些年他收藏的稀奇古怪的東西,還跟我講,沒有我,即使是再刺激的探險,他也覺得索然無味,而我則是覺得,他是少了一個罵人鬥嘴的對象而已,在王佳佳哪裏,他能得到的只是批評和教育,我們哥倆作爲老搭檔,那是任何人都無法代替的。

胖子繪聲繪色的跟我講着自己在南美洲金字塔裏發現的血祭匕首,還講着印第安人的神祕人偶,還有古歐洲海盜留下的神祕詛咒,諸如此類的種種,另外胖子還向我展示了他收藏的水晶骷髏頭骨,說是這個東西是他最大的祕密,即使在美國也是高級的文物,是一定要收藏在博物館裏的。

胖子永遠是那麼熱血澎湃,永遠是那麼充滿激情。但是我卻再也找不回那樣的激情了,從美國回來後,我更加沒有心勁了,全心全意的投在孩子的功課上,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長大。

到了後來,我也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所掌握的道法,寫了一本兒書,雖然深度一定是比不上陳老爺子那兩本兒了,但是裏面兒所描述的經歷可不是老爺子那兩本兒書能夠比擬的,從地獄,到餓鬼界,還有修羅界,以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各種怪物,經歷了其他國家宗教裏的另類世界,也瞭解了他們行爲意識中的愛恨情仇。

六道之內,一起都是因果,無論是那種文化,那種背景,都強調人間正道是滄桑,雖然有荒誕,有離奇,但是也有歡笑和淚水,其實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的對與錯,除非你是那種大偉人,人這一輩子就是三萬天,幾十年後,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過你,也從來沒有過我,任何事情都不必過於執着,活在這個世界上,平平淡淡就是真!

有時候我會問麗麗,你是九尾狐,我死了以後你還會繼續活好幾千年,好幾千年之後,你還會記得我嗎?

麗麗微微一笑:“你要是死了,我就跟你去地府找王姑娘一樣,追着你,看你投胎到哪裏,纏住你,纏住一萬年!” 厚厚的外城城門下降,震天一響,所有外城的地球人心眼子提到了喉嚨之上。

不敢出門,不敢議論,甚至不敢發出聲音。

一處垃圾堆。

徐銘躲在了一個鐵桶之中,周圍全是自己的分身。

大約有了三百個左右的分身圍繞著垃圾堆。

【報告:精確分析,大概還有一百蟲族士兵,是否滅殺?】

徐銘將分身的控制權利交給了十維。

「滅殺。」

【系統提示:正在執行!】

透過垃圾桶,徐銘掃描了整個垃圾堆。

切切!正好十噸了!

個人面板之上,一串數值不斷的提升,忽快忽慢,終於到了一個點,數據也就成紅色幻化成了綠色。

系統提示如約而至。

【叮!恭喜宿主獲得垃圾大哥稱號,獎勵五次抽獎機會。】

「該來的總算來了!」

徐銘喃喃而語,結果一道光影沖射而來,他太低估碎滅了。

「垃圾堆?真夠聰明啊!」

一刀就分解了垃圾桶,徐銘連忙躲開,可是為時已晚了。

哪一種速度已經超過了徐銘最大的速度了。

隨著刀身的滑落,徐銘牙齒咬緊,陡然雙手合十。

試一試也行!

果然實體的刀刃砍出,就算是帶了刀氣也還是能夠被動的防禦得了的。

毫無意外,徐銘截住了的碎滅的刀。

默念。

「請求快速五連抽。」

【已經抽取,恭喜宿主獲得系統升級版火影忍者查克拉模擬子系統2.0,其他全部是垃圾,兌換積分了,請問是否升級。】

徐銘聞言,內心是崩潰的。

媽的!老子就想要個一次性用品抵過這一次災難,你倒好,給老子把其他的全兌換了!

看著腦海內浮起來的是與否升級兩個按鈕,徐銘猶豫了一會兒。

回想到某一天自己用的被咬了了一半的蘋果的手機,升了一個系統之後,打遊戲成了一種困難,內心不禁汗顏,耐和現在腹背受敵,前有蟲族士兵隊友碎滅,後有他帶領的小弟,徐銘不得已,咬牙按下了升級。

【叮!子系統正在升級中,請勿使用子系統。】

……

什麼意思?

意思老子忍術都無法使用了?

徐銘知道,自己沒有修鍊氣,而且忍術的查克拉也是通過系統運行才能使用的,如若沒有系統,自己就是一普通人,其實這一點,徐銘很早便發現了,但是迫於自己太過懶了,就懶得學了。

碎滅迎了上去,一腳踢飛了徐銘,再次拿著大刀殺了過去。

「好小子!我碎滅認為你是人類中有種的人之一,老子看好你!」

浮在半空中,失去重心的徐銘深知自己失去了任何優勢,而且碎滅已經到了徐銘的眼前,一刀劈下,空間被他的刀壓迫的一瞬間,產生了氣爆聲。

近在眼前,徐銘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這一次,徐銘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害怕這樣的氣息。

捏緊拳頭,徐銘內心吶喊。

「快點升級重啟啊!」

可惜再怎麼喊也沒有任何作用。

猙獰的面容上浮現一絲絲快感,碎滅就像是感受到了勝利一般。

碎滅的刀只離徐銘一毫米,奇迹發生了。

徐銘感覺到自己莫名往後一推,一些廢舊金屬居然護住了徐銘。

萌寶1加1 這一點,讓落在了地上的徐銘很驚訝,雖然就是僅僅這一瞬間,碎滅就被逼退了幾步。

徐銘手疾眼快,瞬間半跪在地上,道:「我徐銘投降,願意接受處罰。」

碎滅被徐銘這一手來的搞得猝不及防,差點兒沒有壓住自己的刀。

他眨著複眼道:「反正你也是死刑了,被我殺了還算是光榮,被我們吃了,你算什麼?」

一步而來,碎滅很尊重強者,他容許不了一個強者為了活下去而如此墮落,因此,他眼睛一橫,大吼。

「看你還小就這麼強,我去跟哥哥求求情,看能不能讓你活下去,當一個斗獸場的鬥士玩玩,說不定還能夠每天都跟我能夠切磋切磋。」

碎滅惜才,他說著便點擊了頭部一下,對著空中說道:「大哥,昨天刺殺艾克的人被我抓了,怎麼處置?」

一道聲音響起,就像是魔鬼的嗓子一般,他說道。

「殺了吧,反正留著也是一個禍患。」

「不!大哥,我就要留下他,讓他給我去斗獸場賺錢,尋找樂子,豈不是比殺了他更有趣?」

空中,那一道聲音的主人似乎想了蠻久,他才又出聲了。

他道:「這也是個好主意,按照你的辦就是了。」

碎滅聞言,大喜的對著空氣傻笑道。

「謝謝哥!」

碎滅掛了電話,指著徐銘道:「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你就是鬥士一號。」

那有哥哥不愛弟弟的?那怕是外星人,蛇夫座星的蛇人哪一種冷血生物,他們都知道保護弟弟,讓著弟弟。

徐銘低頭沉著著的,一點兒也沒有反叛的樣子,反倒是嬉皮笑臉的道:「鬥士一號為您服務。」

綁著徐銘,士兵們一路高歌,徐銘不知道蛇夫座蟲族的語言,但是通過系統的強行翻譯以後,徐銘知道,原來斗獸場很恐怖,根本不是說著玩的。

在士兵們的口述中,徐銘得知,有一條徑路可以成為鬥士之神,那就是打破記錄,獲得一千場升級,並且打倒一千隻野獸。

這是,斗獸場唯一的好處。

而壞處肯定是巨多的。

在斗獸場內,擂主一天需要接受不同人挑戰,直到任何人都不敢在說任何一句挑戰的話,鬥士才能夠休息。

每一位鬥士不可是任何蛇夫座星人,徐銘聽士兵們說,有一次正是把蛇夫座的人當了鬥士,官方直接停辦了三個月的比賽,並且賠了一大比錢給殖民地首長。

由於斗獸場幾乎都是有血性的男子,所以徐銘還是比較害怕的,沒有子系統的相助,徐銘感覺不到自己與有什麼不同。

徐銘回想,剛才那一瞬,那怕是瞬間控制了金屬垃圾,那也沒有任何作用,因為徐銘知道這種能力或許還沒有完全開發出來,畢竟大腦開發程度太低了。

徐銘隨著蟲族士兵來到了牢房。

徐銘沒想到自己的牢房是單獨的,而且設施齊全,跟公寓沒啥區別。於是徐銘不由問道:「我這算是坐牢嗎?」

士兵們中走出了一個班長道:「這是碎滅大哥定的,我們不知道。」

徐銘看著他那個樣子,揮了揮手。

「你們走,我一個人再睡會,別吵我!」

說著徐銘便沉入了夢鄉。 “這些霧古怪的緊。”

我防備地盯着慢慢從四面八方包抄而來的粉色霧氣,眼神裏充滿了緊張。

慕桁將爲安全的保護在他身後,取出桃木劍,又捏了一把黃色符籙扔到半空。

“急急如律令·燃·開路!”

我只聽見慕桁一聲遮地有聲的開路兩個字,半空的符籙無火自燃,桃木劍跟有了生命似得自發自盤旋在半空給我們指路。

可這並沒有驅趕掉向我們圍困的粉色濃霧。

那些濃霧反而在沖天的火光中迎難而上,將符籙營造的異火吞噬在粉色的霧圈裏。

看到這一幕,我皺着眉頭跟慕桁背對背盯梢周圍的詭異粉霧。

“沒用,這些霧不怕火,更不怕我們。慕桁,我們該怎麼辦?殺出去?”

我快速地想着相應的對策,慕桁好半天也沒有回覆我。

我等不及地擡起頭就要再問慕桁,突然周圍蠢蠢欲動的粉色濃霧猶如妖邪般釋放出晶亮的流光。

流光毫無間隙地穿過濃霧,遊曳在我和慕桁的周圍上下。

“這是什麼?”

我盯着那粉色的流光,光霧裏流淌着曖昧的影象,我鬼始神差的伸手去觸摸。

慕桁喝令的聲音驟然在身後響起。

“別動它,危險!”

慕桁的聲音裏帶着少有的緊張和害怕。

我聽到的那一剎那立馬收回手,可還是被流光擦過指尖帶起別樣的情愫。

那股情愫裏藏着我深埋心底的情愫,就跟被放大鏡放大了一樣,熊熊燃燒。

尤其是,現在的慕桁就在我身邊,更加燃燒的一發不可收拾。

“慕桁,慕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