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導購眼睛一亮,急忙去打包,肖雅和林尚志臉都綠了。

喬如安沒想到他這麼能買,但是考慮到是給他妹妹買的,她又覺得他一定很寵他妹妹。

導購很快打包好了衣服,鳳沉希把卡遞給導購。

肖雅滿眼嫉妒的看著喬如安,要知道這個品牌的衣服每一件都要五位數,這麼多,那得多少錢?

喬父開的是一家小公司,勉強算是中產吧,平時給肖雅的零花錢其實沒有那麼多,所以她看到林尚志,才會覺得這是個金主,好不容易擠走了喬如安,央求林尚志帶她來買衣服,誰知道喬如安又傍上一個比林尚志更有錢更帥的男人。

肖雅攥緊了拳頭,而林尚志也察覺到她的想法,又看向喬如安,他感覺此刻,自己被兩個女人嫌棄了,而主要原因是因為自己不如眼前這個白頭髮,鬼眼睛的小子

林尚志怒火中燒,他看著鳳沉希冷笑:「買那麼衣服有什麼用,還不是玩我玩剩下的女人!「

「林尚志,你無恥!」喬如安首先怒了。

鳳沉希拉住她:「沒事,我們走吧!」

喬如安點點頭,兩個人往外走,路過林尚志的時候,鳳沉希忽然停下來,朝他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林尚志覺得肩膀上想被什麼扎了一下的疼,他抬頭憤怒的看向鳳沉希,卻發現他已經走遠了。

「喬如安那個賤人,有什麼好囂張的!不就是傍了個金主么,有什麼了不起的…「肖雅這麼說著,一回頭就注意到林尚志正陰沉的盯著她。

聯想到自己剛剛到行為,肖雅急忙貼上去,在林尚志耳邊撒嬌道:「尚志,我們繼續選衣服吧!」

林尚志冷哼一聲:「你自己選!」說完甩開肖雅自己走了。

肖雅氣的跺腳,旁邊幾個導購看笑話似的看著她,都在慶幸自己剛剛沒有接她的話,這個女人說了這麼半天,原來她才是那個買不起的人啊。

肖雅回頭瞪了幾個導購一眼,轉身也走了。

鳳沉希和喬如安出來,鳳沉希問:「這就是你的前男友和表妹?」

喬如安點頭:「讓你看笑話了…」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這兩人挺有意思的!」

喬如安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什麼意思。

鳳沉希眼底卻閃過一抹冷意。

兩個人逛了一會兒,眼看著中午了,又在旁邊的餐廳吃飯,鳳沉希問:「你愛吃什麼?」

喬如安搖頭:「我沒有什麼特別愛吃的!」

鳳沉希卻饒有深意的說:」我愛吃包子,從前有人給了我一個包子,那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包子!」

喬如安不明白他說什麼,總感覺饒有別的意思,可是她又想不明白。

鳳沉希見她毫無反應,眼底有淡淡的失望,不過很快他收斂了情緒。

兩個人點了菜,喬如安沒什麼胃口,慢慢吃著,她抬頭,見鳳沉希吃飯很專註很好看,喬如安忍不住問:「你為什麼要跟著我?」

喬如安總感覺他另有目的,她想起網上看到好多可怕的案例,便覺得後背發冷。

鳳沉希抬頭看了她一眼問:「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喬如安一怔,仔仔細細的看了他半晌,搖頭。

鳳沉希有點失望,不過還是說:「沒關係,總會想起來的!」

喬如安皺眉,她是真的不認識他,也不記得什麼時候見過這麼一個人。

鳳沉希道長相很特別,若是見過她一定會記得的。

兩個人吃了飯就回了家,晚上有畢業典禮晚會,喬如安本來不想去了,可是蔚藍打電話說寢室里大家都來了,喬如安想了下,大家大學四年室友,情分總是有的,便也決定去。

她剛洗了把臉準備換身衣服去,門就被敲響了,她開門,果然又是鳳沉希,他手裡提著今天買的衣服,很無奈的說:「不好意思,這個給你吧,我妹妹出國了,用不著了!」

喬如安皺眉,懷疑的看著鳳沉希,鳳沉希笑了下:「我本想退的可是購物小票不見了,真是難辦,扔了吧又可惜了,正好是你的尺寸,你能幫我把它解決掉嗎?」

喬如安聽他話,感覺是假的,可是他的表情又很真,她半信半疑。

鳳沉希又說:「這樣吧,你如果覺得不好意思拿,不如讓我蹭一個月飯吧,我這人不挑,什麼都吃,而且我胃不好,醫生說我適合吃軟飯,但是我自己又不會做,外面的我又覺得不幹凈…」

「好了,我同意!「

喬如安覺得,如果在讓他說下去,她頭都要痛了。 第871章撞鬼了吧

畢業晚會對於喬如安來說是新鮮的陌生的,她已經很久沒有參加這樣的活動了,畢竟,她整個大學期間都在勤工儉學。

等她到的時候就看見蔚藍還有其他兩個室友在等著她。

「怎麼才來啊!」蔚藍說。

喬如安笑笑:「開始了嗎?」

「快了!」蔚藍看了看手錶。

「還不進去?」

「還在等人啊!」蔚藍朝她眨了眨眼睛。

喬如安也沒問等什麼,過了一會兒,一個人出現在面前,不僅是喬如安就連其他的兩個室友都是一臉驚艷。

是鳳沉希!

事實上,他的出現,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畢竟這樣級別的帥哥,在學校可是沒見過的,當然也否認,或許就是學校的,只不過人家不出門沒人見過而已。

「你們好!」鳳沉希笑道。

蔚藍點點頭:「你怎麼來這麼晚?我還以為你要和如安一起來呢?」

其他兩個室友看了一眼喬如安問:「這是如安男朋友?」

「不是!」喬如安搖頭否認:「我鄰居!」

鳳沉希看了看她,沒有否認。

兩個室友笑笑,多看了一眼鳳沉希。

「好了,我們進去吧!」蔚藍說。

鳳沉希道:「你們先進去,我去買點吃的什麼的!」說完他看了一眼喬如安:「你和我一起拿東西!」

喬如安皺眉,不過還是點點頭。

兩個人在學校的超市挑了一些飲料什麼的,喬如安想付錢,可鳳沉希已經付了。

喬如安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兩個人一起往禮堂走,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校園裡不時有人走過來,假裝回頭看一眼鳳沉希,要麼就是假裝拍照,拍一張鳳沉希的照片。

「你在哪都這麼吸引人!」喬如安說。

鳳沉希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道:「我之前頭髮不這樣!」

喬如安一怔:「黑色的嗎?」

鳳沉希點頭。

「為什麼變白了!」喬如安忍不住問,畢竟鳳沉希看起來不像是生了病的樣子。

鳳沉希抬頭看了看天空,舒了口氣道:「沒什麼,就是突然就白了!」

喬如安知道他沒有說實話,然後她說:「其實你可以戴美瞳,或者把頭髮染了的!」

鳳沉希一怔,隨即道:「是啊,我這個樣子看起來很怪吧!」

「也不是,我只是提個建議!」喬如安急忙說。

「嗯!」鳳沉希點點頭。

兩個人說著話,進了禮堂,節目已經開始了,兩個人找到座位做好,才發現台上在跳舞,幾個人正看著節目,忽然一個紙條遞過來,上面寫著給白頭髮的帥哥。

喬如安知道是給鳳沉希的,應該是那個女生表達愛意,她也沒有在意,鳳沉希拿到紙條,也沒有在意,打開看了看,確實是有人約他,上面寫了個電話號。

鳳沉希將紙團一揉扔掉了。

喬如安看到他的動作也沒有說什麼。

幾個節目后,主持人報了一個節目,這個幾節目的表演者,居然是肖雅。

喬如安一怔,她才想起來好像之前是聽肖雅說要跳舞的,她從小學舞,跳的很好,因為這個,肖雅一直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不像喬如安,她就是個小透明。

音樂響起,肖雅穿一件淡藍色裙子出現在舞台上,她跳的很專註,舞姿很美,一瞬間吸引了所有人都目光。

繞是喬如安看她不順眼,都覺得她跳的很好。

只是,在一隻舞快要結束到時候我,肖雅的動作居然變得古怪起來,直到最後,肖雅忽然大叫一聲跌坐在地上,面上滿是驚恐。

「別過來!不是我…不是我…」

肖雅揮舞著雙臂跌跌撞撞的跑了下去。

禮堂中,一下子就炸了鍋,大家議論紛紛。

「她是不是撞鬼了啊?」蔚藍幸災樂禍的說。

喬如安也詫異。

就聽旁邊的幾個女孩子八卦的說:「肯定是撞鬼了,這個女的啊…」

女生故意拉長了音調說:」我聽說不久前她搶了外校的一個女生的男朋友,還很囂張的去找了女生,把人罵了一頓,那個女生和男朋友談了好幾年,好像是懷孕了,當時氣的不行,加上失戀的痛苦,一時想不開就跳樓了。結果這個肖雅很快就和那個男的分手了,沒過多久,那男的也出車禍死了!」

「是嗎,這個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幾個女生議論紛紛。

這件事喬如安也知道,為此喬父還說了肖雅幾句,結果,安雲楚楚可憐的掉了兩滴眼淚,喬父當即就原諒了她。

喬如安想想還是可笑,那個所謂的她的父親,明明看到安雲虐待她,卻可以裝作視而不見,而對於肖雅,只要她想要什麼都有。

喬如安對他們早就沒有了任何期待,眼下對於肖雅的樣子,喬如安莫名覺得心裡暢快。

這時候,主持人上場說了幾句打圓場的話接著就是下一個節目,喬如安也沒有多想,繼續看下一個節目了。

而一旁的鳳沉希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

節目結束后,喬如安和鳳沉希回了家。

她睡了個好覺,接下來幾天,喬如安都在忙著找工作,鳳沉希按照約定整天的賴在她這裡蹭飯,因為答應了他,又拿了人家的東西,喬如安也沒辦法說什麼。

周末,她正在洗衣服,就接到了喬父的電話。

喬父已經許久沒有給她打過電話了,父女兩個的感情淡的等於沒有。

「什麼事?」喬如安冷冰冰的問。

「這就是你對爸爸說話的態度?」喬父不悅的開始擺譜。

「我們就不要虛偽了,有什麼話就直說,是不是安雲又想幹什麼了?」喬如安冷笑著問。

她可沒有忘記,上一次喬父給她打電話,為了讓她陪他的一個客戶,那一次,她差點被佔了便宜,從那以後,喬如安就覺得,這個男人再也不是她的父親了。

他磨掉了她對他的最後一絲親情。

「明天給你媽上墳,你看著辦!」

喬父顯然也不想和她廢話。

「什麼意思?你什麼時候關心過我媽媽了?」喬如安冷聲問。

「喬如安,別忘了你姓什麼?」喬父大怒。

「原來你還記得我姓喬,不過你最好也讓肖雅跟著你姓,否則我不認你,你就斷子絕孫了?」喬如惡毒的說。 第872章那個他

喬父氣的臉都白了,他冷聲道:「你媽的墳地那塊要開發,村裡讓遷墳,你愛回來就回來,不回來算了,我不管了!」

說完就掛了電話。

喬如安臉色陰沉,媽媽當年葬在了老家,本來應該是葬在祖墳的,可是安怡說媽媽是自殺死的,怨氣重,如果葬在祖墳會給喬家帶來災難,於是村裡那些老人以及喬父聽信了安怡的話,將媽媽葬在了村裡後山的那塊空地上。

當時喬如安還小,什麼都做不了,而這一次,她決定要讓媽媽離開那塊地方,離開喬家,她要從新選一塊風景秀麗的地方。

下定決心后,喬如安也不忙著找工作了,她上網看了看,吉安市的墓地有好幾處,城東的相對便宜一點,不過風景不好,而城北的那塊藍山墓地,靠近藍山,風景秀麗,只不過價格高昂。

喬如安一時犯了難,她根本出不起那個錢,所以,藍山墓地是不能考慮了,只能考慮城東的天堂墓地了。

喬如安下午就去看了墓地,實地也還可以,起碼比老喬家的墓地好了不知道多少。

喬如安問了,一塊要兩萬塊錢,四萬啊,她身上滿打滿算只有一萬不到,這還要租房子吃飯,生活…

喬如安想了想,喬連戰是她父親,母親的墓地他也得出錢,於是,她打車回了喬家。

喬家在本市的一處中檔小區里,大門緊閉,喬如安敲了半天門都沒有人開,她以為沒人在家,正準備走的時候門開了。

安怡看到是她,眯了眯眼睛,笑道:「如安回來了,快進來坐下,我和你爸還一直念叨你呢?」

「我爸呢?」喬如安問。

「他不在,公司有點事去處理了!」

喬如安看了她一眼:「既然這樣,我們兩個就不要演戲了,你說呢,安怡?」

安怡收起笑容,看著喬如安道:「你來是為了你媽墓地的事情吧?」

喬如安點頭:「我希望你不要插手這件事!」

安怡點頭:「我管這件事做什麼,畢竟我那個可憐的姐姐早就是一堆白骨了,不是嗎?」

喬如安看著她那張惺惺作態的嘴臉就噁心,她冷聲道:「既然我爸不在,我就先走了,等他回來我在過來!」

「好啊!「

喬如安走後,安怡看著她的背影,想起她那張和安雲及其相似的臉,眼底滿是嫉恨。

這時候卧室傳來一陣尖叫,安怡跑進去,就見肖雅蜷縮在被子里,滿臉的驚恐,看到安怡,肖雅急忙跑過來,抱住她:「媽,我怕,他…他又來了…」

安怡四處看了看,眼底滿是恐懼,不過她還是硬著頭皮拍了拍肖雅的肩膀:「沒事…沒事…很快就會解決的!「

「什麼時候能解決,我怕…」肖雅又說。

「快了!」

安怡剛剛說完,聽到開門的聲音,她知道是喬連戰回來了,安怡安慰好肖雅,出來后,看到喬連戰,她迎了上去,語氣溫柔道,「你怎麼回來了?」

「那邊又打電話來了,讓回去遷墳!」喬連戰一臉不悅的說:「真是死了也不讓人安生!「

安怡眼珠子一轉道:「這都值得你親自跑一趟,我去就好了!「

喬連戰一愣,看了安怡一眼:「你去…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的,安雲是我姐姐,說起來這麼多年了,我都沒有去看過她一次,我這心裡啊…」

安怡擦了擦眼睛,喬連戰看到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心都要化了。

「虧你還一直為她著想,想著她!」喬連戰抱了抱安怡:「可惜那個小賤種一點都不領情!」

安怡知道他說喬如安,便道:「如安還是個孩子!」

「這麼大了還是孩子?你不要總是替她說話!「喬連戰想起喬如安就生氣。

安怡看喬連戰在氣頭上又嘆了口氣道:「如安真是命好,不像我們雅雅…」

喬連戰想起肖雅也是一陣頭疼。

「最近他來的越來越頻繁了,我擔心雅雅遲早被他害死!」安怡的眼淚忍不住掉出來。

喬連戰一看安怡哭了,心都要疼死了,可他沒什麼主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