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夫人,你們怎麼來了?天奇少爺他知道嗎?」

「還沒告訴奇兒呢!對了冰丫頭,怎麼才能見到奇兒啊,這裡好像不能進去。」

「老夫人您們一路都累了,先去上面休息一下,我也不知道天奇少爺在不在上面,我剛從外面回來。」

「那好!」

有冰藍帶路,各道防線上的兄弟自然不會阻攔什麼!上山,冰藍一邊擰著紙頁,一邊跟著扶老夫人,畢竟這路不好走。

「冰藍把你這東西給我,我給你擰著,你扶老夫人!」

「嗯,好!謝謝豐叔。」

上山的路不好走,老夫人年紀大了,若不是為了見小兒子,她什麼時候受過今天的這種罪了!

山路四周到處都是站崗的兄弟,這突然出現一群陌生人,守衛老大都很疑惑,可在看見冰藍帶路,他們便沒多問。

邊走便歇腳,可是快接近臨時總部的時候,神衛精銳的兄弟攔住了冰藍。

「冰藍小姐,沒有天尊的命令不能帶陌生人上去。」

站到前面,冰藍嬌喘著說:「他們是天奇少爺的家人,快放行,不然…天奇少爺知道後會怪你們的。」

「這…冰藍小姐,這要是出了事會連累一大批兄弟被砍頭的。你….」

「冰藍,這裡的守衛這麼這麼多?」 最強棄兵 老夫人不得不問了。

回眸,冰藍神色頗為低落,咬著粉唇道:「自從葉藝對天奇少爺動手之後,守衛就多了!不管是誰都不能把兵器帶上來,沒有天奇少爺和兩大神衛首領的允許,陌生人一縷一得靠近下面的小路,擅闖者,殺!」

聞言,眾人都嘆了口氣!老夫人抬眼對攔住去路的大漢說:「老身是你們門主的母親,快去通報。」

天尊的母親?

這下,神衛兄弟明顯愣了一下!躬身道:「老夫人您請稍等!」隨即,扭頭對身後的兄弟說:「趕緊去通報。」

那兄弟急忙往山腰上跑!天尊的母親到來,兄弟們卻把老夫人攔在這裡,這……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逝,攔住去路的大漢不時摸一把冷汗。

林天濤和林天海小聲的聊著,老夫人也趁此歇歇腳。不大會兒,山腰那邊一道身影大步而來,轉瞬間,便到了這邊。

「神算…」

「還不退下!」

接到通報的褶子山也沒想到林家老夫人會親自過來,喝退自己衛下的兄弟之後,上前躬身道:「儒生小子褶子山見過老夫人,手下兄弟妄自攔老夫人,請老夫人恕罪!」

「何罪之有!」

至尊毒妃 「老夫人請。」

側身,褶子山暗令手下兄弟趕緊去找天尊,但是不要把老夫人到來的事說出去。

越是往上,守衛不但越多,全都是高手!林家的這些護衛看到這種場景,愈發的敬佩他們的十少爺。

上山的這一路上,每一個死角都是重兵把守!靠近臨時總部的房舍,守衛更是嚴密防範。

進入小廳中,老夫人打量著簡單的房子,中間那呈橢圓形的長桌!首位上的木椅上正搭著一件破舊的外衣。

看見這件衣服,老夫人邁著蹣跚的步伐走上去,拿了起來!當發現是自己幾年前給小兒子縫的衣裳,她老人家鼻息一酸,心痛便是湧起一抹熱氣。

「這都好幾年了,奇兒他還在穿!」

「老夫人您快坐!」冰藍這丫頭端著一盆冒著白霧的熱水放在老夫人面前。「泡泡腳要舒服一點。」隨即搬來把椅子給老夫人坐下。

褶子山招呼著林天濤和林天海,三嫂也左邊一邊,邊歇腳邊打量小廳中的環境。

冰藍笑呵呵蹲在老夫人面前,給老夫人脫鞋!她雖然的冰藍,可她的笑容永遠都是那麼甜,給人一種具有魔法的親和力。

「冰丫頭,你天奇少爺沒在嗎?」

「回老夫人,天尊他昨晚就出去的,不知道在哪裡,已經派人去找了!」旁邊的褶子山起身回道。

這時,溫柔可人的衛佳端著水從側面進來,她只知道有客人來的,但卻不知道是誰!這突然間看見冰藍正給一位老太太洗腳,她有些驚訝。

「冰藍姐,飯菜已經在開始做了!」

「好!對了衛佳,這是天奇少爺的母親。」

「啊…」

少女一驚,清澈明眸乍然睜大!急忙上前,行禮。

「衛佳見過老夫人!」

到了這裡,縱然是陌生人的環境,可老夫人卻有種溫馨感。瞧著少女給她行禮,笑了一笑,慈祥的道:「好水靈的丫頭!快起來。」

「謝老夫人!」

起身一一給其他人倒水潤潤嗓子。

「冰丫頭,怎麼沒看見鑰欣,那丫頭呢?」

「本來我、鑰欣、衛佳三人在後勤的,可天奇少爺不是要修路嗎,就讓去管理這一塊了!鑰欣和衛佳忙著後勤的事,每天都有很多進出賬目要核對,加之北部那邊的旅遊管理,我們這邊是嚴重缺人,他這會兒估計在忙吧!」

聞言,老夫人嘆了口氣。「為難你們幾個丫頭了!」

「也沒什麼呀,現在大家都忙,天奇少爺幾天都看不到人影!他更忙,奇門的重擔都壓在他身上,好在有神算和翀姐他們幫忙。」冰藍解釋道。

這些天是累,可不是她一個人累,所有人都累。

這時,門外腳步聲響了起來!小廳中眾人不由投出目光。 片刻,一道淡黃妙影出現在小廳!一雙縴手皓膚如玉,映著綠波,便如透明一般,正抬著一盆剛洗過的衣服。

小廳中除了奇門高層開會,不曾出現這麼多的人,淡黃衣衫的倩影瞧著廳中極其陌生的人,愣了一下。

而淡雅長衫的她,呆立在廳門前,感覺象是有一股清新的芬芳在整個廳內悄然的散開,慢慢的蔓延在每個人心頭。

縱然看不清她黃絲巾下的驚鴻美容,但僅憑這如描似削身材,就能斷定她絕對是一代傾世美人。

看見雅爾,冰藍不知道該如何去介紹!畢竟天奇少爺跟雅爾的關係總讓人看不懂。

同為女人的三嫂馮佳碧,眼帘出現的黃衫女子,令得她心中盪起陣陣浪駭,或許男人與女人的審美觀不一樣吧!三嫂就感覺門前此女是發自骨髓的美,而這種美,與十弟妹莊語詩竟不相上下。

廳中的空氣似乎有那麼一瞬是凝固的。

「冰藍,她是…」三嫂馮佳碧出聲道。

「這…她叫雅爾,好像是天奇少爺的…的…」冰藍語塞了!

瞧著冰藍嬌容苦澀,不知該怎麼說!三嫂眼眸一亮,上前,發現雅爾懷中盆里的衣服是十弟的,咯咯一笑,道:「我是天尊的三嫂。」

奇少的三嫂?

雅爾娥眉蹙兮,驚鴻杏眼之下,皙白肌膚明顯愕然!那美麗誘人的紅潤雙唇微張,俏臉之上,泛起酡紅之色。

見狀,三嫂心底再一次震撼眼前之人的美。

冰藍低語把雅爾和林天奇怎麼認識的事大致說了一下,聞言后的老夫人,面頰上的皺紋線條更為明顯。

「這個奇兒,不談對象的時候一個都沒有,這談了就是兩個!」

「是三!」

望著冰藍豎起在胸脯前的三根青蔥玉指,焉熙俏臉上的甜甜媚笑,老夫人下凹瞳孔不禁一縮。道:「三個?這個奇兒,胡來!還有一個呢?」

「不知道,她是我奇門七大星衣衛之一的首領!」

「胡來,奇兒這是胡來!不過…」老夫人遲疑了一下,擔心道:「你十夫人那邊知道嗎?這要是讓詩詩知道,唉…」

發現老夫人一臉的擔憂,鬆弛面龐掃除深深的皺紋線,冰藍啟顏一笑,輕靈聲線小聲響起。「老夫人您不用擔心,我聽神算說十夫人知道這些事的。」

「詩詩她知道?那她那邊…」

「沒生氣!」

「這個奇兒,真是胡來!」

嘴上這麼說著,可老夫人心裡卻不這麼想,如果奇兒多有幾個媳婦,而且都能相處,那真是太好了!可是…華夏是一夫一妻制的,這事不能張揚!

老夫人心裡盤算著。當然了,這也就是林天奇有這種待遇了,換著林家其他兒子這樣,非被老夫人家法處置不可。

佇立在門前的雅爾,聽三嫂馮佳碧說了幾句,她輕語回話之後,將盆放下,邁著幽然蓮步來到老夫人面前。

「雅爾給老夫人請安!」

嗅到她散發出的那一縷縷甜香,再聽到這銷魂盪魄的柔語。老夫人不禁聚光,打量著嘴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的雅爾,不由一嘆。道:「絕代有佳人,幽居在藍天吶!我奇兒承認你沒有?」

聞言,雅爾莞爾!美目眇兮,鑲嵌在梨渦的笑容,羞澀;縱然隔著一層透明黃絲巾,但臉頰忽然間浮現的緋紅,卻是令得廳中幾位異性陶醉起來。

輕點偏鴻紅顏!

「既然奇兒承認了你,那就不要見外了!過來,母親看看。

人家都說有了媳婦忘了娘,可老夫人是有了兒媳忘了別人。

……

黃昏,悄然來臨!陰沉的天氣,似乎奪走了原本璀璨的夕陽。

褶子山接到山下的通報,得知葉藝的父母來了,他沉吟之後,讓下面放行。

接到消息林家的電話,老葉和林天雅震驚之餘,聽說母親已經啟程來藍天之巔,他們一刻都不敢耽誤,馬不停蹄的趕來。

對於葉藝在藍天之巔發生的事,林天雅絲毫不知,她相信自己的女兒不會做出大逆不道的事來,可是….婆家那邊會冤枉女兒不成,母親二十年沒離開邊陲了,若不是真實的,母親怎麼可能離開。

氣喘吁吁的來到小廳,望著母親那嚴厲的神情,林天雅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來這裡的路上,她都是渾渾耗耗的,如果女兒真的殺弟弟,那…自己怎麼向母親交代,怎麼對得起弟弟。

咚…

身子趔趄的跑上去,已接近五十歲的林天雅雙腳跪在老夫人面前,淚眼婆娑的說:「母親…母親…這不是真的,藝兒她怎麼會對弟弟出手,要殺弟弟…這不是真的…」

老夫人也不願意相信是真的,讓女兒起來之後,厲喝道:「林天雅,你給老身聽好!如果葉藝她誠心殺你弟弟,那麼老身便要用林家的家法處死她,她不姓葉,但她是林家女兒身上掉下的肉,林家祖訓,忤逆者必殺。」

「岳母,葉藝她….」葉豪心疼葉藝,畢竟是他的女兒。

「住口!這就是你們生出來的好女兒。」老夫人的威嚴,就算是女婿,也不敢去觸犯。

「母親…母親…葉藝在哪裡?弟弟現在又在哪裡?」

快穿:報告宿主任務已崩壞 林天雅比誰都傷心,一邊是女兒一邊是弟弟,她能不痛嗎!

冰藍站了出來,說:「葉藝殺天奇少爺,當場被扣下,關在什麼地方我們不知道!天奇少爺還沒回來。」

「冰藍…冰藍…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我…」

褶子山起身將那天的事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林家的人聽了之後,每個人都驚了!因為他們都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

「逆子…」老夫人怒吼一聲。望著面如死灰的林天雅,道:「看看你生了什麼樣的女兒…林天雅啊林天雅,你生了個好女兒啊!你..咳咳咳….」

「母親…」

「老夫人…」

怒火攻心的老夫人,一口氣提不上來,那咳嗽的老毛病又犯了!

見狀,褶子山急忙將血刃給他的丹露楓倒一點在茶杯中,被老夫人喝下,這才稍微好點。

冰藍淡淡的說:「這些天天奇少爺都在忙,很難看見他!這個時候若還沒找到他,估計他不會知道老夫人你們來藍天之巔了。葉藝小姐的事後,我們都大家都看得出來天奇少爺心中不好受,可他寧願自己受委屈也不准我們把這件事告訴邊陲。」

泛著淚花的明眸從抽泣的林天雅移到老夫人身上,冰藍垂眼又說:「天奇少爺他太在乎親情了,每一次老夫人您們打電話來,他都交代只准說好的,不準說不好的!離開邊陲之後,吃不好睡不暖,整日都在*心,天奇少爺他看起來比之前瘦了一圈。老夫人,天奇少爺他真的很苦!」

淡淡聲線,卻如催淚彈熏噬著每一個人的心靈!廳中氣氛異常壓抑,當心酸的淚兒悄然爬上眼角,再順著臉頰滑下,老夫人他們都哭了!

林天濤、林天海、豐叔也是悄悄抹去那裹滿心酸的淚痕!林家天奇,他這些年吃的苦,是別人想象不到的,在邊陲,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林家。離開邊陲之後,他背井離鄉到了京都,種種遭遇又如何?

林天雅泣不成聲!

老葉沉默著一言不發,因為他說什麼都是沒有的,就只有在見到小舅子之後,才有機會留下女兒的命。

抽噎著擦去眼淚,眼眶早已泛紅的老夫人,問:「奇兒究竟去了什麼地方,怎麼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不知道,天奇少爺的行蹤奇門所有人都不得過問,而且藍天之巔裡面很大,也不知道他身邊有誰跟著,不然單獨找一個人,太難!」

「打個電話問問!」

「山頂有信號,下面沒有信號!天奇少爺的電話從昨晚開始就一直處於無服務中。」

冰藍的話不假,在沒有信號的情況下,要想找到林天奇,好比大海撈針! 重要的是,沒有人知道林天奇現在在什麼地方!可誰有曾想到他此刻就在臨時總部的下面的,只是在地宮中罷了!

————

地宮的神奇,是林天奇今生所見之最!各衛兄弟都在圈出來的洞廳訓練,天邪和燕雲十八騎都在輪流換班守著,奇門秘密成立一隻隊伍,也在訓練中,而且還是有天邪親自訓練,那幾個洞廳中,所放的元晶石是各衛兄弟所在洞廳的兩倍,靈藥也是天奇根據這隻秘密隊伍的情況而研製。

人數不多,只有五百,且全部是不滿二十歲的女子!

黑色玉女軍。

黑色玉女軍的訓練,不單單是熱兵器,還有冷兵器!世界各種先進兵器都要學,至於武器,天奇已經秘密聯繫了納蘭的哥哥納蘭夏澤。

為了這隻隊伍,天奇可是廢了不少心血!更是在放置秘籍洞廳找了一夜,這才挑出適合黑色玉女軍的功法出來,親自訓練這隻日後震撼天朝的神秘騎兵。

玉女軍使用的兵器,也是天奇親自去兵器庫選的,刀、劍、單槍、雙槍樣式不一。

對於黑色玉女軍,天奇的要求非常嚴格!

天邪雖然訓練黑色玉女軍,但他卻不知道這些人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他不知道天奇正在親自訓練一批強悍軍隊。

不光如此,一個情報網在洞廳秘密成立!黑色玉女軍和情報網直接聽命於天奇,奇門中,無人知曉!

情報網路雖然是閑活,可天奇的要求一樣嚴格,每個人不管是單兵作戰還是團體上陣,兩個月的時間必須超越五尊衛、兩大神衛的殺手鐧。

至於這兩隻隊伍的成員來歷,那就不可說了!

第二季手中是有一個情報網,可天奇還是有必要自己秘密弄一個,以防萬一!

這幾天天奇除了出去透透氣,晃悠一下,又悄悄的從某個隱秘出口返回地宮,幾天的時間,他在地宮中發現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也把地宮全部摸索一遍。

新之劍解 就在老夫人他們來到藍天之巔的時候,天奇那個時候就在地宮倒數的十幾層某洞廳中,早的時候天奇發現地宮不過十幾層,可這幾天的探索,竟然有六十多層,他還發現這個地宮竟然四通八達!

地宮地圖上的沒有標註的,也被他走了一遍,然後自己製作地圖!有一條隧道,高三米寬五米,竟然通往藍家實力的方向,有多長天奇沒量過,但是他走了十幾個小時也沒看到盡頭。

而根據這些發現,天奇敢說,就算是蕭家,怕也不知道地宮下面有這麼多的路。且,還是天然形成的,不是人為所造。

難道,這真是天意!

這一發現,天奇心中高興啊!

此時的他,正在地宮洞廳里睡覺!累了好幾天,困意是不斷襲來,這個小洞廳,宛若一間冷凍庫,岩漿不但凝聚了一張桌子,還有幾個櫈子,岩壁上的床,竟然是上古書籍中所記載的寒冰玉女床。

之所以會知道這些,那是天奇在放置書籍的洞廳中找到的書籍,那些書籍都是寶物。醫術好幾十本,只要領悟學會,那就是超級表態。

躺在寒冰玉女床上,淡淡白霧籠罩身子,枕頭也是玉,人躺在上面,很軟和,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堅硬。

而這樣的玉床,地宮中高達三十多張,這…絕對是個奇迹!

「唉..」

躺在玉床上被白霧裹滿身子的天奇,望著眼前迷茫一片,一聲嘆氣之後,竟發現自己的心突然間有些亂。

這一感覺出現,天奇不敢再在地宮呆了!他擔心外面出事,褶子山他們找不到自己,手機也無法聯繫,所以起身隨手抓過自己的外衣披上,離開洞廳。

出了地宮,夜幕早已降臨,漆黑的夜色攜帶淡淡涼風徐徐吹來!大地進入沉睡之中。

神龍吟天山腳,沒能進入地宮的兄弟全神警戒!可謂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崗。

順著燈光昏暗的小路上山,這一路上,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天奇總感覺自己的心似乎在跳動,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