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厲霆哥哥,我們走吧,等洗好了照片送來就能掛在家裡了。」

顧錦已經很期待成品會是怎樣,司厲霆將她拉回來。

「蘇蘇,不急,我們還要照一張,只有你和我,沒有錦諾。」

「好吧。」

顧錦將錦諾交到一旁的林均手裡,林均看著兩人在鏡頭下微笑,他也不由得跟著笑起來。

真好,爺終於如願以償。

照完了照片,兩人又去了下個地方,看車子的方向不是往家裡開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

大概是去吃飯吧,顧錦也沒有太過於在意,前排的林均咳嗽了一聲。

這樣尷尬的聲音提醒了顧錦,顧錦突然想到自己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司厲霆正在給錦諾換尿布濕,她就不明白了,一個男人怎麼那麼喜歡換尿布濕。

大概是和他潔癖的緣故,每過一會兒必然會給小錦諾換。

「咳……厲霆哥哥,我聽說你想要給小錦諾建一個遊樂園?」「對,蘇蘇,這個想法你覺得怎麼樣?」司厲霆滿眼都在閃著星光。 這樣興緻勃勃的司厲霆,顧錦也不太好直接潑一盆冷水下來澆熄他所有的熱情,畢竟他的出發點是為了寶寶。

看來自己現在不僅要照顧錦諾這個小寶寶,還得照顧司厲霆這個大寶寶。

「厲霆哥哥,你的想法當然是好的,咱們小時候並沒有陽光,只希望給諾諾一個美好的童年。

不過我聽林助理說你打算將遊樂園建在帝凰?」顧錦說話十分有分寸,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厭煩。

「嗯,留兩樓和樓頂出來,這樣就可以滿足諾諾從小到大的娛樂活動,蘇蘇,你覺得棒不棒?」

「當然棒了,只是厲霆哥哥我很疑惑,你將屋子騰出來做寶貝的休閑區沒問題,那你去哪工作呢?」

「往下移就是了,帝凰那麼大,難道還容不下我?」司厲霆回答得理所應當。

「容肯定是容得下的,不過厲霆哥哥你有沒有考慮一個問題。

首先搬家會給公司的其他職員帶來很多麻煩,而且你要重新動工的話會要重新裝修,還是一個大工程。

花不花錢先不說,修建也不是三天兩夜就能完成的,你要你的職員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砰砰的雜訊中度過?

你把停機坪都給鏟了,以後隨時要出行的時候怎麼辦?

再說我們的寶寶才兩個月,他以後會在國內生活還是美國都不一定。

你勞神費力做了這麼多,將來他卻沒有使用的機會,設備空置在那裡還需要有人精彩維修。

厲霆哥哥,你從來都是一個講求效率的人,我知道你是為了寶寶好,但我們可以將地點換在其它地方。

例如家裡,或者美國的家裡,甚至你要單獨買地給寶寶修我都同意。

帝凰是你一手一腳才發展到今天的地步,難道你想要讓人將你評價成一個昏庸無道的總裁?

我知道你不在乎,別人還有可能說咱們寶寶的不是,甚至是我,你也不在乎?」

「不,不可以。」

司厲霆唯一的弱點就是顧錦和寶寶,不要說傷害她們了,就算是別人只說一個字他都不會同意的。

一想到那些無良媒體為了收視率就亂寫一通,把他的心肝寶貝寫成什麼樣子他就很是不爽快。

「厲霆哥哥,如果只是為了自己一己私慾卻給別人造成很大的麻煩,過去你不是最不喜歡這樣的人嘛?你覺得我說得有沒有道理?」

顧錦小鳥依人的靠在司厲霆的懷中,嘴角笑眯眯的問道。

司厲霆想也不想的點頭,「蘇蘇,你說得很對,是我太草率了。」

前排的林均氣得都快吐血了,這些話先前他也說過了,然而某位爺可是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現在自己老婆說什麼他都說對,也許就算他什麼都沒有聽進去,只要是顧錦說的,他就會覺得很有道理。

對於這個寵妻狂魔,林均只想用幾個字來形容。

呵,男人。

「那厲霆哥哥就不要去折騰其他人了好不好?再說我最喜歡你的辦公室了,你要是鏟了豈不是將我們過去的回憶也一起鏟了?我不要嘛。」顧錦挽著他手撒嬌。

這話說的,司厲霆徹底打消念頭,那個辦公室可承載了很多他和顧錦的回憶。

「蘇蘇,我不鏟了,你別生氣。」

「我哪有生氣,我只是怕厲霆哥哥你太衝動。

你喜歡諾諾,心疼諾諾,我和你一樣的,不過咱們不應該拉著全世界的人一起來心疼他呀。」

被顧錦教育的司厲霆垂著頭,他確實是不計後果了一些。

「蘇蘇,以後我會注意分寸的。」

「嗯,厲霆哥哥已經做得很好了,不管是一個丈夫還是爸爸,你都很好。」

所以說情商高的人就是好,顧錦這一番話說得讓人很舒服,司厲霆喜歡和心疼都來不及呢。

林均看到在自己面前就是叛逆的初中生,在顧錦面前變成了幼兒園乖乖兒童。

呵,男人。

車子再次停了下來,顧錦本以為會停在什麼用餐一類的地方,然而卻是停在了民政局門口。

顧錦還沒有反應過來,「厲霆哥哥,是要到附近的餐廳吃飯嗎?」

「不是,就是去民政局,你我的身份早就失效,如今我是史密斯,而你是顧錦。

那張結婚證並沒有太大的用處,所以我們需要重新領證,上一次領證太過於匆忙,這次不會了。」

說不感動是假的,司厲霆總是會默默做出一些讓她很感動的事情。

上一次兩人領證的確是在很艱難的情況下,唐茗偷偷辦理了結婚證。

司厲霆為了逼他離婚做了很多誇張的事情,後來唐茗在各種壓力打擊下走投無路,只好選擇離婚。

司厲霆害怕夜長夢多,也就在那一天選擇和顧錦辦理了結婚證。

結婚證拿得匆忙,她們也並沒有提前宴請賓客一類的,顧錦緋聞纏身。

兩人再次重聚,顧錦幾乎都忘記了這件事,司厲霆卻一直記在心中。

以前兩人的身份讓他們不能公之於眾,好不容易能夠公布的時候又遇到各種阻礙。

他欠她一張結婚證,一個訂婚宴,一個結婚宴。

從今往後他會將欠她的東西全都補給她!

將諾諾交給林均,他下車主動給顧錦拉開了車門。

「蘇蘇,走吧。」

顧錦此刻心中十分複雜,又是喜悅又是激動又是感動。

將手放到了他的手心中,還順便吩咐了林均一聲:「林助理,麻煩你好好照顧諾諾,我們很快就出來。」

「好的太太,你放心吧。」

司厲霆牽著顧錦的手進入民政局,顧錦這才反應過來,為什麼最後會單獨給她和他照相。

原來今天照全家福只是順便,為了辦理結婚證才是真的。

司厲霆早就將護照等材料準備齊全,司厲霆看了一眼手中的資料。

「蘇蘇,你說神不神奇,如今你不是蘇錦溪,而我也不是司厲霆,但我們還好好的在一起。」

顧錦嘴角輕揚,「是啊,這就是緣分吧。」

也不知道司厲霆做了什麼,今天的民政局大廳居然沒有一對情侶。

看著空蕩蕩的大廳,司厲霆解釋道:「本來我們不用跑這一趟,讓人到家裡來蓋章就是了。

不過我覺得進來簽字蓋章領證也是一個儀式,上一次匆匆忙忙,這一次我們走個全套。」

顧錦點點頭,難得他這麼有心,想得也這麼細緻。

工作人員很熱情的接待了兩人,「司先生,司太太,這邊是兩張表格,你們確認填好籤字就可以了。」

顧錦很喜歡司太太這個稱呼,只要冠以他的姓氏,就像是兩人合為一體。

「好的,謝謝。」

上一次的手續是由唐茗找人代辦,她沒有這樣好的機會可以親自體驗,

顧錦一個字一個字的閱讀,最後簽下了自己的姓名。

顧錦,一個即將和他成為一家人的名字。

等她簽好的時候發現司厲霆看都沒看早就簽好了,那樣迫不及待的樣子,生怕有人搶走了顧錦似的。

顧錦輕笑一聲:「怎麼這麼快?」

「娶老婆怎麼能慢?蘇蘇,你日期忘記填了。」

司厲霆拿過她的表,認真的填下年月日。

顧錦清楚的看到他寫下,5,20.

她這才反應過來,今天是五月二十號。

怪不得他非要提前回國,怪不得他今天要在今天領證。

打從在美國開始他就在計劃一切了,不,有可能在很早以前他就在計劃了。

520,我愛你。這是他對她愛的宣告,她最討厭、最恐懼、最不想要見到的大魔鬼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一個暖男呢? 很快證書就辦理好了,當工作人員將證書交給顧錦的時候,顧錦已經激動得熱淚盈眶。

「怎麼又要哭了?」司厲霆看到她眼眶裡面的濕潤,小東西似乎比過去更加感性了。

這就是生完孩子后的特別么?

「也許對於其他人結婚證唾手可得,但是對我們來說是歷經多少風雨,如今我總算是你的妻子了。」

「是啊,不過好在最後的最後,我們還在一起,這就是最好的結局,別哭了,今天是我們的大喜之日。」

司厲霆溫柔的替她擦乾臉上的淚水,「怎麼越大越愛哭,跟個孩子似的。」

顧錦手忙腳亂的抹著淚水,「我只是太開心了。」

「其實從很早以前,你就是我名正言順的妻子。」

「司先生、司太太的感情真好,恭喜你們喜結連理,這兩顆棒棒糖是我們為今天領證的情侶準備的,祝福你們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謝謝。」

司厲霆給她剝了一顆她最喜歡的草莓味道,甜甜的味道在嘴裡蔓延開來。

司厲霆朝著她伸出手,「走吧,不要讓諾諾久等,我的司太太。」

顧錦嘴角微勾:「你好司先生,餘生請指教。」

兩人十指緊扣從民政局離開,出了門,她覺得今天的陽光十分溫柔,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顧錦心情舒暢,「厲霆哥哥,我怎麼覺得今天的天氣那麼好呢?」

司厲霆颳了刮她的鼻子,「是你心情好,走吧,難得我不用管公事,你也出了月子,今天帶你去兜兜風。」

「厲霆哥哥,你才回國,帝凰應該很忙才對吧?」

「反正我都一年的時間不在,繼續讓林助理打理幾天,過了這段時間我會給他一段時間休假。」

「你也變懶了。」

要是過去的工作狂司厲霆,還不快點投入到工作之中。

「過去的這些年我一直在工作,現在也是該好好投入到家庭中了。」

人總是在慢慢成長,司厲霆是如此,顧錦更是如此。

比起初見時彼此都變了很多,兩人成熟也長大了。

「也好,厲霆哥哥都這麼瘦了,該好好補補。」

「你讓我多吃幾次自然就補起來了。」司厲霆在她耳邊壞壞道。

這一點倒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變過,比起以前他從不理會她的感受算是好了太多。

如今的司厲霆心疼顧錦都還來不及,哪怕是在床上他也忍著自己的慾望。

小女人身體大不如從前,他得小心的呵護著。

兩人回到車上,林均和小錦諾都玩了老半天,越看越喜歡這個小寶貝。

「林助理,麻煩你了。」

「太太客氣,小少爺真可愛,而且好有趣哦。」林均向來嚴肅的臉上也寫滿了稚氣。

錦諾長得很像司厲霆,完全就是司厲霆的翻版,不過卻比司厲霆要可愛許多,林均當然覺得有趣了。

「你喜歡就趕緊去找個女朋友結婚,以後自己有了小寶貝也可以經常抱了。」

才應付完司厲霆,催婚大軍二號選手又加入了。

林均不好意思道:「太太,哪有那麼容易,現在的女孩子不好找。」

「林助理,別人不好找我不信,但你如今也算得上成功人士了,你可是黃金年齡,喜歡你的女孩子應該不少吧。

公司那個前台,還有保潔的王阿姨一直都想要把女兒介紹給你。」

林均聽得頭都大了,「太太,你是從哪聽到的這些八卦?」

他平時在私下也是很古板的性格,就算有女孩子搭訕也都會被他給懟回去。

顧錦見林均不好意思的樣子,哪裡有平時在司厲霆身邊一絲不苟的作風?

「之前我在公司的時候聽小張說的,你不在的時候他給我說了不少八卦呢。

還說保潔阿姨可喜歡你了,隔三差五就會給你送自己做的糕點過來。」

「太太,你就別取笑我了,我現在沒想娶妻生孩子,只想要好好幫爺打理好帝凰,才能不辜負爺這些年來對我的栽培和信任。」

「你就是一根筋。」

司厲霆打斷顧錦,「你就由他去吧,在沒有遇到你之前,我對生活也不抱希望的。

他和我那時候的想法一樣,等有天遇到了心中所愛就知道了。」

「倒也是。」顧錦點點頭。

林均見兩人的話題轉移這才鬆了口氣,他真的還沒有做好談戀愛的準備。

每天工作那麼忙,要是談戀愛豈不是會耽誤人家。

他又不像是司厲霆這樣是公司的總裁可以任性,司厲霆可以擅離職守,他卻不可以。

林均自認為他是帝凰最後一道底線,他在帝凰便在。

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他從未幻想過自己的另一半。

以前在學生時代的時候他曾經愛慕過一個女孩,不過那都是年少輕狂時內心的悸動了。

如果他要找一定會找一個像是顧錦這樣溫柔善解人意的女生。

在司厲霆還沒有和顧錦在一起之前,林均也挺為他操心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