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過,那柄方傘上的花紋卻有些奇怪,蕭瀟總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傘面上畫的那個圖紋看著特別眼熟,眼熟的讓她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盯著方傘上的花紋瞪了半響的眼睛后,蕭瀟一拍腦袋想起來為什麼覺得眼熟了,因為她老爹留給她的那枚寫有『九』字的蘊神木上就就刻有這個花紋,是古文字的『蕭』。

「難道這方傘跟我的蘊神木有關?」蕭瀟抓著臉,小聲的嘀咕道。

抬步下意識的朝方傘走過去的時候,蕭瀟愣了一下,腳步輕移,身形出現了另一排架子的一隻小鍾前,手背上的圖紋散發著隱隱光芒。 呈環形的架子前,一隻小鍾安安靜靜的擺放在那裡。

小鍾很小,只有手指那麼大,看不出來是什麼材質,看上去也很普通,但是,蕭瀟手背上的小塔圖紋卻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小塔圖紋對這隻小鐘有反應,那是不是就是說,小鍾其實也是小塔的一部分?!

蕭瀟想了想后,將手伸向了擺在架子上的那隻小鍾。

小鍾入手,帶著一種溫潤的觸感,小塔圖紋散發著更加柔和的光芒,讓蕭瀟有種想把小鍾塞進手背的衝動。

可惜大白不在這裡,不然還能知道這小鍾是不是小塔的一部分,怎麼裝回去!

腦補了下塔的模樣,蕭瀟發現,小鍾應該是被掛在塔頂的,但是,她現在還沒有塔尖的部分,所以說,其實小鍾還掛不回塔頂。

抓著小鍾看了一會兒,蕭瀟在心裡默念著,放回小塔里吧,隨便哪裡。

然後,眼前畫面一閃,待蕭瀟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一片青草地上,不遠處,一群奇形怪狀的傢伙正聚集在一起吆喝著。

蕭瀟:「……」

蕭瀟懵逼臉,不是說把小鍾塞回塔里嗎,為什麼她自己跟小鍾一起出現在塔座的凶獄里了!

「哇哇哇,小丫頭來了,」瘦高個的傢伙在人堆里發現了站在不遠處懵逼臉的蕭瀟,異常興奮的撥開人群沖了出來,三步並作兩步奔到蕭瀟面前,大吼道:「要打架嗎?選我選我選我……」

瘦高個的傢伙出現后,其他傢伙也跟著蜂擁而上,圍住蕭瀟后,拚命的往前擠,甚至開始報自己出場費的價格,大有一副價錢好商量的模樣。

蕭瀟懵逼臉中,她還沒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凶獄里,尤其是凶獄里這群傢伙的熱情勁實在是太嚇人了。

「我不是來找幫手去打架的。」蕭瀟開口說道。

「啥?不打架?」

「你是來請我們吃飯的嗎?」

「不打架就不好玩了,散了吧散了吧……」

然後,剛才還是人情高漲,眼看就要擠得頭破血流的傢伙,轉眼間就作鳥獸散,又聚回去開始賭靈石玩了。

蕭瀟看著這群遊手好閒的傢伙,嘴角抽搐,這裡是凶獄啊,為毛這群傢伙一個個生活得那麼慵懶,晒晒太陽,聊聊天,賭賭靈石,喝喝酒,簡直跟養老一樣一樣啊!

其他傢伙都散了,唯獨瘦高個的傢伙還在,湊在蕭瀟面前目光灼灼的盯著蕭瀟,嘴裡還不斷的大吼著『選我』。

蕭瀟感覺他的口水都噴到自己臉上了,下意識的伸手抹了把臉,另一隻手中的小鍾就露了出來。

緊接著,瘦高個的傢伙就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嘶吼,「暮晨鐘!」

瘦高個的傢伙這一嗓子嚎完,其他圍著賭靈石的傢伙也愣了下,然後,大一群傢伙齊刷刷的退出了百丈開外。

蕭瀟更加懵逼臉了,我了個大草,這是什麼節奏,這鐘很恐怖?!

「給你十塊靈石,你告訴我這暮晨鐘是什麼?取暮鼓晨鐘的意思嗎?!」蕭瀟從儲物袋裡取出十枚靈石,沖瘦高個晃了晃,引誘道。

瘦高個盯著那十枚靈石,咽了口口水,然後壓低聲音中的顫抖,道:「你保證不用暮晨鐘砸我。」

「我為什麼要砸你?」蕭瀟反問道,看看的幹嘛砸他啊?!

「你不想給靈石不就要砸我!」瘦高個的傢伙轉了下眼珠,找了個非常貼切的理由回道。

「我還不至於捨不得這十塊靈石,快來過來,你不來我就換人了。」蕭瀟拋了拋手裡的十枚靈石,不耐煩的說道。

瘦高個的傢伙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身旁的傢伙給推了一把,然後骨碌碌的滾到了一旁,那推瘦高個的是個穿著斗篷披風的美艷女子,女子咯咯笑道:「小妹妹,靈石給我,我告訴你這暮晨鐘是什麼鬼東西!」

蕭瀟把手中的靈石扔給了美艷女子,美艷女子收到靈石後分成三份,四枚靈石丟給一堆傢伙中的一個,三枚丟給另一個,自己留了三枚,道:「賭債還請了哈!」

蕭瀟:「……」突然好不想說話,這賭債就幾枚靈石,真是好小的賭債啊!

「暮晨鐘的確是取暮鼓晨鐘的意思,這暮晨鐘是這塔里唯一一件攻擊利器,同時,」美艷女子頓了頓,繼續道:「同時,這暮晨鐘當初就是它鎮壓了我們。」

「鎮壓了你們?」蕭瀟低頭看了眼暮晨鐘,問道:「你們不是被小塔鎮壓的嗎?」

美艷女子搖搖頭,「暮晨鐘是殺器,塔座是一座凶獄,塔身據說含無數小千世界,塔尖據可靠消息稱是藏書閣。」

蕭瀟愣了下,這樣看來,自己還真是撿到了好東西啊,竟然找到了小塔里的唯一一件攻擊利器,還是件大殺器!

「那你知道塔尖在哪裡嗎?」蕭瀟開口問道。

美艷女子搖頭道:「妾身怎麼知道塔尖在哪裡呀,妾身都在這塔里住了近萬年了。」

「噢,謝謝。」蕭瀟道謝道。

「你要真心道謝,就拿靈石謝好了。」美艷女子咯咯的笑了起來,斗篷上的帽兜被她笑得震了下來,露出一頭紫色的長發,很是驚艷。

蕭瀟打量著美艷女子的紫色長發,一臉羨慕道:「姐姐頭髮真漂亮,送你靈石,不謝。」

美艷女子笑吟吟的接過蕭瀟扔來的五枚靈石,在一群傢伙羨慕的神情中,施施然的走了。

蕭瀟記得瘦高個曾說過,靈石不能給太多,不然容易引起通貨膨脹,所以,蕭瀟就送了美艷女子五枚靈石,不過美艷女子還是非常開心的走了。

在蕭瀟以為事情圓滿解決的時候,圍觀的那群傢伙一個個眼睛滴溜溜的轉著,,然後其中一個長得粉嫩好看的小傢伙從人堆里鑽了出來。

小傢伙粉嫩粉嫩的,比起遲墨那張正太臉來也是絲毫不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沖蕭瀟一臉單純的笑道:「姐姐,我給你跳個舞,你看著打賞吧!」

然後小傢伙在蕭瀟面前開始跳舞,看女子跳舞是種享受,看正太跳舞,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但是,眼前這小正太跳舞實在是有些辣眼睛啊!

蕭瀟從儲物袋裡掏出五枚靈石扔給了小傢伙,道:「跳的非常好,拿靈石玩去吧。」

小傢伙接過靈石后還非常有禮貌的道了謝,然後一蹦一跳的走了。

緊接著,蕭瀟還沒動,一群傢伙就沖了上來,這個說要來個詩朗誦,那個說要講笑話,還有的直接脫衣開始秀身材。

蕭瀟:「……」不知道為毛,突然好想揍他們啊!

說揍就揍,然後,蕭瀟揮起手中的暮晨鐘砸了過去,瞬間砸翻了一片,蕭瀟丟下一把靈石,抱著暮晨鐘倉皇而逃。

凶獄不能來,這裡的傢伙腦迴路都是不正常的!!!

就在蕭瀟準備離開凶獄的時候,一聲輕咳從身後傳了過來,「小傢伙,你是昊天塔的新主人嗎?」

「誒?!」蕭瀟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出小塔的全名,轉過身,看到身後不知何時站了一個老者。

老者銀須白髮,紅光滿面,看上去精神非常的不錯,看到蕭瀟的時候,還面帶微笑,只是,他臉上的那道疤實在是太觸目驚心了,貫穿整個臉龐。

看到老者過來搭話,蕭瀟很是意外,這老者看起來同普通人一般無二,可湊一起的那些傢伙看到老者后直接閃退出了五百丈開外,顯然這老者比起暮晨鐘來,還要恐怖得多啊!

「勉強算是小塔的新主人吧,老爺爺有什麼事嗎?」蕭瀟非常有禮貌的問道。

聽到小姑娘喊自己老爺爺,老者感覺心情很是愉悅,笑眯眯道:「也沒什麼事,看到你,突然想起了曾經的一個老朋友,於是,就是想請你去我家喝杯茶,賞幅畫。」

「誒?!」蕭瀟懵圈了,老大爺請她去他家喝茶賞畫,這是什麼個節奏?!

「不願意嗎?」老者見蕭瀟遲疑,面露難色,便長嘆了一口氣,語氣裡帶上了幾分懷念和感傷,「說起我那曾經的老朋友,他也很是可憐啊,說要復興家族,最後生死不明……」

蕭瀟:「……」為毛跟我說這個啊,為毛?!我完全不想知道啊!!!

「唔,仔細一看,你眉眼長得有些像我那老朋友啊,」老者說到一半,仔細打量了眼蕭瀟,又道:「唔,看來你是他的後人啊。」

蕭瀟:「……」什麼鬼!!!

「第八天現在如何了?」老者見到了故人之後,想著故人不在了,便好心詢問下故人家族如今如何了,看小姑娘這模樣,想來故人家族現在實力不弱啊。

「什麼第八天?」蕭瀟一臉懵逼的反問道,她完全沒聽明白老者的話!!!

「你不是從第八天來的?」這回輪到老者驚訝了。

蕭瀟茫然的搖頭,「我不知道什麼第八天,不過,我聽說過九重天,我生活的世界叫女媧仙界。」

老者愣了下,一臉不可置通道:「你們家族已經沒落到這個程度了?」

「我感覺,蕭家現在還很鼎盛啊,怎麼說也是女媧仙界三大古老家族之一,雖然我發過誓要滅了蕭家,但不可否認,蕭家的確很強大。」蕭瀟懵圈的回答道。

種仙根 老者呆愣了半響,然後朝蕭瀟豎起大拇指道:「果然是故人之後,行事風範都有故人的風格,能做出滅自己家族這種事的人,看來也只有他的後人了。」

蕭瀟拿眼睛斜老者,「你這是諷刺我還是嘲笑我?!我只知道蕭家害死了我父母,血債血償。」

「我是在誇你啊,我記得我那朋友經常做下天怒人怨的事……」老者一臉正色道。

蕭瀟突然有種不想跟老者說話的衝動,無力道:「謝謝,不過這種誇讚還是算了,雖然我也知道滅自己家族的確是有些大逆不道。」

老者看著蕭瀟,思索片刻,自言自語道:「為什麼我明明記得蕭家是在第八重天啊,好像聽他說過,啥仙界是蕭家祖地,女媧仙界? 寵妻入骨:酷冷總裁溫柔點 還是什麼仙界?」

聽到老者的自言自語,蕭瀟呆若木雞,信息量好大,她腦子卡殼了。 蕭瀟從凶獄里出來的時候,腦子還是暈乎乎的。

雖然被老頭伏澤請去洞府喝了啥碧靈茶,又賞了啥山海圖,但蕭瀟的關注點還一直停留在九重天蕭家和蕭家祖地上。

掃了眼明亮的石室,蕭瀟才想起來自己是在琉璃光樹裡面,手裡還抓著暮晨鐘。

暮晨鐘塞不回小塔里,蕭瀟只能帶在身上,反正照紫發美艷女子說的,這暮晨鐘是大殺器,回頭打架肯定用得著,裝身上還更方便些。

收好暮晨鐘后,蕭瀟就開始對石室架子上的各種奇形怪狀的法寶法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既然這琉璃光樹的主人能收藏著暮晨鐘,那這架子上的東西也肯定不是凡物啊。

法寶法器不可貌相,雖然怪丑看著普通,但沒準真的是好東西呢!

蕭瀟帶著興趣看過一排架子后,她就發現了問題,這些架子上的東西雖然都不是凡品,但基本上都是屬於殘缺不能用的狀態,敢情這洞府的主人留著這些是打算慢慢修補起來的啊!

再一看石室正中心擺的那張大圓床,蕭瀟只能感慨,洞府的主人品味果然特殊,對著一排排殘缺不能用的法寶法器都能睡得著,真乃奇人也!

看完一排架子后,蕭瀟便興趣缺缺了,但還是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她把那些殘缺不能用的法寶裝進了須彌戒里,打算帶出去讓秦慕白和遲墨都給修補修補,然後就可以給師兄師姐們用啦,修補好的可都是好東西呢!

掃完一排架子後接著掃下一排架子,架子上的法寶法器,蕭瀟是看一件裝一件,雖然不知道是什麼,起碼能過個目。

掃到一半,蕭瀟看到了一架琴,琴弦只有三根,看兩端應該是還斷了三根弦,琴尾是一片焦黑,看起來像是毀壞了一般。

「這看起來毀壞程度很大啊,不知道能不能修補,要是修補好了,可以給小白哥哥玩玩,嘖嘖,美人撫琴,美得很啊!」蕭瀟抱著那把琴看了又看,感覺還挺喜歡的,一想起秦慕白撫琴的模樣,就有種流口水的衝動。

滿心歡喜的把琴裝進了須彌戒中,接著掃下一件法寶。

接下來的這件法寶就有些少見了,竟然是一把杵,兩端粗大中間細,可單手握,蕭瀟伸手抓住杵的時候,發現竟然有些吃力,可見這杵的份量著實不輕。

法寶兵器經過更新換代后,現在大部分的兵器選擇的都是比較常見且實用的,像蕭瀟的龍雀狂刀這種大刀都屬於比較特立獨行的一種了,不過,像杵這種的,倒是可以當副兵器用。

把玩了會兒杵后,蕭瀟便收了起來,雖然這杵的份量有些重,但雷修體魄強大,不管是給師兄用還是給小徒弟們用,都是很不錯的選擇。

又掃光了一排架子后,蕭瀟心情好轉了不少,雖然都是些殘缺法寶,但法寶都是很不錯,種類也多,正好可以給小徒弟們補充兵器法寶。

走到第三排架子那裡,不知為何突然心神一震,蕭瀟下意識的往架子中間走了去。

這排架子的正中間,擺著一面黝黑如大圓盤一般的東西,這東西如果是兵器的話,難道是直接丟出去砸人的?如果是法寶的話,難道是轉著用的?不管是哪一種用法,畫面都很美啊!

手指剛觸碰到大圓盤黝黑的盤面上,蕭瀟愣了一下,這種感覺,錯不了,是與龍雀狂刀同材質!

想到又賺到了龍雀狂刀的材質,蕭瀟就開心的不行了,龍雀狂刀吞了大鐵塊,還正處於消化階段,所以對這黝黑大圓盤的東西沒反應。

想了下,打開這秘境的鑰匙是龍雀狂刀,蕭瀟就猜想或許能得到點龍雀狂刀的材料,正好升級下龍雀狂刀。

要知道,龍雀狂刀的材料真的非常難找,五師伯的那柄墨色小尺只有手掌大小,藏有秘境玉簡的黑色鐵塊除掉外皮也只有拳頭大小,現在看到這堪比臉盆大小的大圓盤,簡直不要太開心啊!

蕭瀟毫不猶豫的就把黝黑大圓盤給裝進了須彌戒里,咧嘴哈哈的笑著,笑著笑著突然發現大圓盤底下還有枚玉簡嵌在木架上,便把玉簡挖了出來。

玉簡里寫著,大圓盤叫大衍無極盤,是正在煉製的法寶,因為原材料的稀缺,所以才煉製到了一半。

重生王牌妻:軍少,別囂張! 就這麼寥寥幾句話,蕭瀟看了后一陣抓耳撓腮,洞府的主人竟然沒有說原材料是什麼!!!

既然是煉製到一半的法寶,回頭讓遲墨看看,要是沒啥大用的話就給龍雀狂刀升級用好了,反正有了龍雀狂刀后,在原材料方面就是個坑。

當然,除了龍雀狂刀外,小塔也是個坑,塔尖還沒找到,塔座是殘缺的,塔身也沒好到哪裡去,還需要找材料修補,原先塔座還會自己找材料修補,現在徹底是要等投餵了!

想到還要去學修補的煉器手法,蕭瀟就感覺自己好忙啊!

架子有十多排,蕭瀟花了好大功夫才收了十排,然後,她就看到那把方傘了。

傘是打開的,傘面上的是用古文寫著的『蕭』字,看著那上面的『蕭』字,似乎一筆一畫都帶著特殊的韻味,蕭瀟看著『蕭』字突然走神了。

天地很大,凌冽的風從遠處刮來,卷著風霜,刮在臉上有些生疼,腳下是一片雪原,白色的一片,抬頭望天,天空洋洋洒洒的飄著雪花,是灰濛濛的。

雪地里有一道身影正慢慢的走著,迎風而來,風吹的衣衫獵獵作響,那人正深一腳淺一腳的踩著深雪前進。

當那人站在山巔之時,目光變得深邃沉重起來,而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順著他的目光,蕭瀟看到山下,鮮艷的紅刺痛了眼睛,就像在雪中盛開的曼珠沙華,異常妖艷。

山下,有無數的人手持法寶,正與長相醜陋怪異的生物戰成一團,不時有人隕落,也不時有人將醜陋怪異生物斬殺。

戰爭持續了很久,最終還是那群人修勝利了,但他們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看著無數族人的屍首骸骨,失聲痛哭。

在百花齊放的時候,一個家族徹底紮根在了這片天地里。

又過了無數年,無數天才子弟橫空出世,爭天命,奪資源,這個家族也日益強大了起來。

就在這家族處於最鼎盛時期的時候,這片天地再次迎來了一場戰爭。

無數的醜陋生物從地底涌了上來,戰爭瞬間爆發!

又過了數年,戰爭結束了,這個家族又一次存活了下來,相比上一次,這次存活下來的家族人數也要龐大得多,有人因為失去親朋好友而哭,也有人因為找到至親而歡笑。

而這個家族,在經歷這場大戰爭后,一躍成為了這片天地最大的家族。

畫面的最後,蕭瀟看到,有人用那醜陋生物的血做墨,骨做筆,提下了一個字:『蕭』!

回過神來后的蕭瀟感覺心好累,最近遇到的怎麼都是信息量很大的事,而且還都是指向同一件事:九重天蕭家。

很顯然,她看到的那些畫面,應該就是九重天蕭家在經歷過兩次大戰爭后,成為大家族的辛酸歷程,但是,這對她有毛用啊!九重天蕭家跟她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啊!!!

有種想怒摔這方傘的衝動!

看著方傘上的那個古體『蕭』字,蕭瀟突然想起了她爹留給她的那枚蘊神木,然後抓抓臉,自言自語道:「難道說,女媧仙界的蕭家其實跟九重天蕭家是同根同源?!」

想想也覺得不可能的說,沒準都只是湊巧一個姓而已!

蕭瀟在心裡拚命的安慰自己,要真是同根同源的話,她滅了蕭家,該不會惹來九重天蕭家的追殺報復吧?哦,這完全不可能啊,人家在九重天啊!遲墨說了,女媧仙界的法則根本不允許九重天的那些傢伙下來的,所以完全不需要擔心這一點,嗯嗯,滅了蕭家后,她就可以橫著走了!

想著想著,蕭瀟的想法就歪樓了,直接歪到了論怎麼才能正確橫著走上面去了……

方傘上散發的氣息很是恐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原先傘主人修為高的緣故,傘上面散發出來的威壓非常強大,蕭瀟已經站得比較遠了,卻依然覺得方傘如活物般鎖定著自己,如果不是這架子自帶能隔絕法寶威壓的功能,估計自己現在已經趴下了。

「這傘看起來很難收啊。」蕭瀟在心裡嘀咕著,試著朝方傘靠近了一點,從傘上散發出的威壓來看,顯然這柄方傘是件保存完好的兵器。

朝前挪了兩步后,蕭瀟便發現自己不能再靠近了,傘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已經變成了殺意,似乎只要她再向前一步,這傘分分鐘能飛起來把自己戳個透心涼。

看到一件完好的兵器卻不能收走,蕭瀟就不淡定了,急的直抓臉,視線在方傘上來回打量著。

方傘除了傘面是方的以外,傘骨傘架都跟正常的傘一般無二,唯一的區別也就是材質的不同。

突然,蕭瀟的視線落在了傘柄處,傘架是圓形的,傘柄卻是方的,而且,傘柄手把處還有一個正方形的凹槽,那個凹槽的大小尺寸看著老眼熟了。

盯著凹槽看了半響,蕭瀟一拍腦袋,這不是跟她那枚蘊神木的尺寸大小是一樣的嗎?!

從懷裡取出蘊神木后,蕭瀟便發現蘊神木上的『蕭』字正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誒?這是什麼個節奏啊!」蕭瀟有些沒反應過來,這枚蘊神木是爹媽留給自己的,蕭瀟一直貼身戴著,有溫養神識的功效,從來不會拿出來,而且蘊神木也一直都是正正常常的模樣,從來沒見過字會發光!

看了眼蘊神木,再抬頭看方傘,發現方傘上的『蕭』字也亮起了溫潤的光芒,迎合著蘊神木上的蕭字,一閃一閃。

突然,方傘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和殺意瞬間消失不見了。 蕭瀟一臉懵逼的看著跟蘊神木遙相呼應的方傘,打死她都沒有想到,方傘上的『蕭』字會對自己的蘊神木有反應。

方傘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和殺意消失不見后,蕭瀟也就順理成章的靠近了方傘。

靠近后才發現,方傘上竟然還有封印禁制在。

想到這方傘應該是完整無缺的法寶,有封印禁制也就說得過去了。

瞅著那封印禁制,反正蕭瀟是解不開了,只能把方傘帶出去找遲墨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