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聽到小弟弟這三個字,童蘇喬的哭聲立刻止住,「小弟弟,什麼小弟弟?」

「就是爹地和媽咪造出一個弟弟來給你,當玩具玩。」

「慕淵臨你在胡說什麼!」童阮阮咬牙切齒,「你給我閉嘴,沒有什麼弟弟。」

慕淵臨伸手堵住童阮阮的嘴。

門外的童蘇喬說,「弟弟好不好玩呀?」

「當然好玩啦,比什麼都好玩,難道你不想當姐姐嗎?」

「哎呀。」童蘇喬捂著自己的臉,「想,著人家想要當姐姐。」

「那喬喬就乖乖的,先跟哥哥去玩,爹地跟媽咪慢慢的給你做一個弟弟,是需要很長時間的好不好?」

「嗯。」童蘇喬想了想說道,「好吧,不過,媽咪要向人家道歉。」

慕淵臨說,「知道了,你的媽咪她非常的慚愧,這不是要造一個弟弟來補償你嗎?「

「那好吧,人家想要小弟弟,那你們就慢慢造吧,人家跟哥哥去玩了。」說完,童蘇喬跟童嘯卿就走了。

童阮阮拚命的想說話,可是慕淵臨卻用手死死的堵著她。

直到兩個小傢伙離開,童阮阮直接給了慕淵臨一巴掌。

慕淵臨捂著火辣辣的臉,有些委屈,「你這是幹什麼?」

「你在胡說什麼呢?誰要跟你造個弟弟!」

慕淵臨輕輕揉了揉自己的臉,然後說道,「我只是哄孩子而已,又不是真的,我知道你不想再給我生孩子,再說了,咱們已經有兩個孩子了,很好了,我不想讓你受罪。」

慕淵臨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然後他伸手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盒套。

童阮阮無語了,不知道之前是誰逼著她,要她再生個孩子,那會兒他跟個惡魔一樣,現在倒好,他成了一個忠犬包子。

……

慕淵臨和童阮阮連晚飯都沒吃,任憑童阮阮怎麼掙扎,慕淵臨怎麼也不肯放開她。

而僕人們也很識趣,所以晚飯的時候並沒有來叫他們。

結束之後,天色已經很晚了,童阮阮氣喘吁吁,連罵他的力氣也沒有了,現在只想睡個好覺。

慕淵臨就像一頭吃飽喝足的野獸,愜意的躺在那裡,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他握住了童阮阮的手,轉過頭,「寶貝,我現在身體還沒完全恢復,等我恢復好了,會比剛才還要厲害。」

童阮阮本就紅潤的臉蛋,此刻更是像火燒一樣,她皺了皺眉,縮回了自己的手。

「阮阮……」慕淵臨喚著他的名字,手臂撐著身子抬了起來,然後另一隻手摟住了她,「我愛你。」

他在她的肩膀上吻了一口,「如果你內心真的不能完全接受我,那我也不想逼你,只要你能讓我留在你的身邊就行了。」

「……」

這樣卑微的話,這輩子他只說給阮阮一個人聽,而且是一次又一次。

童阮阮輕輕吐了一口氣,轉過頭,她張了張嘴,似乎想跟他說些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些殘忍的話,她已經說煩了,對慕淵臨來說也沒用,他肯定都已經免疫了。

他死皮賴臉的功力已經無人能及。

永恆元年 慕淵臨抬手,輕輕擦拭她額頭上的汗珠,「我們去浴室洗個澡吧,一身的汗,待會睡覺不舒服。」 說完,慕淵臨掀開被子下床,然後將童阮阮從床上抱了起來,走進了浴室里。

……

浴缸里的水很溫暖,童阮阮在慕淵臨的懷裡睡著了。

慕淵臨小心翼翼的為他擦拭身體,輕輕在她耳邊喚著她的名字,「阮阮。」

童阮阮輕輕地「嗯」了一聲。

慕淵臨溫柔一笑,在她嘴邊啄了一口。

他頓時感覺自己成了人生贏家。

兩個寶貝叫他爹地了,阮阮在他懷裡這麼乖巧,自己怎麼這麼牛逼,他再也找不到比自己是更牛逼的男人了。

自己一定要找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跟阮阮把結婚證領了,這樣的話,他心裡才能徹底的有安全感。

洗好澡之後,慕淵臨將昏昏欲睡的童阮阮從浴缸里抱出來,為她擦乾淨身子,又抱她回到房間里,放在床上。

兩個人什麼也沒穿,就這樣躺著。

他們晚飯沒有吃,晚上,阮阮的肚子也不知道餓了沒有,可是她已經睡著了,他也不忍心叫醒她。

慕淵臨熱情的摟著懷中的女人,趁著她睡著佔盡了她的便宜。

其實,童阮阮並沒有完全睡著,她只是特別困,不想睜開眼,慕淵臨你對她做什麼她都知道,只是懶得反抗。

正在這時,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正在忙活的慕淵臨將頭從被子里伸出來,有點不耐煩。

他伸手將手機拿了過來,「喂。」

手機那頭不知說了些什麼,頓時,慕淵臨從她身上起來,坐在了床邊,「你說什麼?」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說完,慕淵臨掛了手機。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人,有些猶豫要不要叫醒她。

正在這時,童阮阮睜開了眼睛,「發生什麼事了?」

她感覺慕淵臨的聲音似乎有點著急。

「我奶奶快不行了。」

童阮阮頓時將眼睛睜得很大,然後從床上坐了起來,「你說什麼?」

慕淵臨的臉色十分嚴峻,現在也顧不得說那麼多,「我得過去一趟。」

說完,慕淵臨掀開被子下了床,走進了衣帽間里。

童阮阮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思索片刻后,也下了床,跟著走了進去。

慕淵臨正在換衣服,看阮阮走了進來,他說,「你先睡吧,我過去就行了。」

畢竟這是他的奶奶,阮阮對他們家有沒有什麼感情,她不想去,他也不會勉強她的。

童阮阮說,「我也去一趟吧,怎麼說她也是孩子們的曾祖母。」

慕淵臨正在穿外套的手微微一頓,目光有些差異,然後,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他抬起手輕輕觸摸上童阮阮的臉,「謝謝你。」

童阮阮握住他的手推開,「別煽情了,我換衣服,你去找兩個孩子吧。」

說完,童阮阮從衣架上隨便拿了一套衣服開始換上。

慕淵臨很感動,不過現在也來不及說太多,於是他離開了衣帽間,去找孩子。

……

童阮阮,慕淵臨,還有兩個孩子,他們已經到了,慕凱岩也來了。

老太太躺在床上,正在跟慕凱岩說話。

「昨天晚上,我夢到你爸了,他說,他好孤單,他告訴我,我的時間到了。」

「媽,你別說這些了。」慕凱岩眼淚不停的往下掉。1234小說

今天晚上非常突然,她就這樣快不行了,醫生已經來過了,醫生的建議是,讓老太太安安心心的躺在家裡,度過最後的時間,沒有必要把時間浪費在醫院了。

「你哭什麼呀?五十幾的人了,哭的跟孩子似的,真是丟臉,把眼淚擦乾。」溫容禎是要死的人了,可是這一刻她卻顯得很坦然。

慕凱岩抹了抹臉上的淚水。

這時,幾個人走了進來。

慕凱岩轉過頭看了他們一眼。

溫容禎也看到了他們,十分開心,「哎呀,你們都來了,阮阮,你也來了,哎呦,還有兩個寶貝。」

溫容禎溫柔的看著他們,尤其是兩個孩子,她覺得唯一遺憾的是,或許就是不能跟這兩個孩子有更多時間相處。

慕淵臨大步走上前,「奶奶,我現在送你去醫院,您別擔心,一定會沒事的。」

溫容禎搖了搖頭,「別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去醫院還不如躺在自己的床上舒舒服服的死去,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可是……」

「好了。」溫容禎的聲音十分虛弱,可是卻透著一股無法反抗的威嚴,「阮阮,孩子們,來我這裡好不好?」

所有人的視線落在她們母子三人身上。

童阮阮對兩個孩子說,「過去吧。」

她牽著兩個小傢伙的手也來到了床邊。

兩個小傢伙趴在床邊看著溫和的老太太。

「我的曾孫和曾孫女,你們兩個真是可愛,一段時間不見,你們又長高了。」

「曾祖母,你這是怎麼了?」童蘇喬疑惑的問。

溫容禎說,「我要去一個很好的地方,不過這個地方很遠,去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是嗎?」童蘇喬說,「那可不可以不要去呢?」

溫容禎握住小丫頭的手,「每個人都是要去那個地方的。」

童蘇喬咬了咬唇瓣,眼淚忽然掉了下來。

「小丫頭,乖,別哭。」溫容禎連忙安慰道,「曾祖母是去一個好地方,別哭。」

她心裡很欣慰,她的曾孫女竟然為他流淚。

「曾祖母。」童嘯卿開口道,「你在那個地方可以遇到曾祖父嗎?」

溫容禎輕輕嗯了一聲,「當然可以了,我啊,很快就能見到他了,所以我也很想去。」

「……」

現場氣氛十分沉重,慕淵臨的眼圈都紅了。

童阮阮在一旁說不上悲痛,但是,這氣氛也讓她十分感傷。

「淵臨……」溫容禎喚著他的名字。

「奶奶,我在這裡。」慕淵臨握住她的手。

溫容禎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童阮阮,然後說,「好好愛他們,不要再做出任何傻事了,一定要珍惜,你知道嗎?」

慕淵臨溫柔的看了一眼童阮阮,然後對溫容禎說的,「我會好好愛他們,阮阮和兩個孩子,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

「不要做任何傷害他們的事情,絕對不允許,知道嗎?」溫容禎擔心自己孫子的脾氣,所以千叮嚀萬囑咐。

慕淵臨點點頭,「知道了,我會的。」

不需要任何人叮囑他,他都會這麼做的。

「好,你是個好孩子。」溫容禎欣慰的說,然後她又看向慕凱岩,「兒子,這些年,你一直沒有結婚,我知道,你是為了你兒子,所以我希望你們父子兩個人可以好好相處,不要再有矛盾。你們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

慕凱岩跟慕淵臨父子兩個人互相望了一眼,彼此都沒有說話,可是都已經心照不宣。

他們心裡都清楚對方是在乎自己的,可是有時候會說出來氣話,但並不是自己真心的。

「媽,您放心好了,一家人哪有不鬧矛盾的呢,可是矛盾之後,我們還是一家人。」慕凱岩哽咽的舒服。 溫容禎笑了笑,「很好。你們父子帶兩個孩子先出去一下,我有話要跟阮阮單獨說。」

「……」

童阮阮忽然有點緊張。

慕淵臨和慕凱岩,不想違背她的話,於是將兩個孩子帶了出去,將門輕輕帶上。

房間里只剩下了她跟童阮阮的兩個人。

童阮阮坐在了床邊,「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阮阮……」溫容禎張開了手。

童阮阮將手伸了過去握住了她。

溫容禎說,「我知道你以前受了很多的苦,都是淵臨不好,我沒有辦法想象你承受了什麼?肯定很難熬。

玄黃方真劫 童阮阮眼底閃過一絲落寞,她說,「那些都已經過去了。」

「不。」溫容禎說,「我能看得出來,那些事情在你的內心深處落下了深深的陰影,沒有辦法那麼輕易過去,你心裡還是怨他的,沒有辦法徹底原諒他對不對?」

童阮阮輕輕吐了一口氣,沒有回答,她的沉默已經代表了一切。

溫容禎說,「阮阮,無論你相不相信,我想告訴你,淵臨那個孩子,我很了解他,他的性格很拗,和他的爺爺一模一樣,我當年也吃了不少苦頭,可是他們一點認定了什麼東西,會非常忠誠。以前,淵臨認錯了人,所以他對童雨馨忠誠,可是後來他知道他錯了,你才是他一直以來愛的人。所以奶奶向你保證,他是一個非常忠誠的男人,你原諒了他,他以後會好好愛你的,絕對不會做任何背叛你的事情,他跟別的男人不一樣。」

溫容禎一口氣說了很多,幾乎都已經喘不上氣來,童阮阮有點害怕,「你別再說話了,要不然我讓他們進來吧。」

「不。」溫容禎說,「這些話我想跟你一個人說,阮阮,我不求你能徹底原諒他,但是我求你,照顧他好不好?」

「你讓我照顧他?」童阮阮聽到這話,覺得有點強人所難。

溫容禎說,「我知道我這麼說,有點不太厚道,可是我說的照顧,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和他在一起,他會照顧你,保護你的,我所說的你照顧他,意思是,希望你可以留在他的身邊,讓他好好的愛你,這就是對他最好的照顧了,他一輩子都會感謝你的,奶奶也會感謝你。淵臨他就像一個孩子一樣,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不要再讓他痛苦下去了,你也不要太痛苦了,好不好?」

「……」

童阮阮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如果拒絕,顯得她太沒有人情味,可如果接受,她又說不出那樣的話。

看到童阮阮猶豫的樣子,溫容禎知道她在想什麼。

阮阮也和自己當年一模一樣。

「我不想你現在可以答應我,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給他一點機會,慢慢的接受他,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徹底敞開心扉的。」

「……」

「答應我,阮阮,你會慢慢的給他機會,讓時間證明一切,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做了什麼背叛你的事情,那奶奶絕對不會強求你再跟他在一起,可是,如果他一心一意愛著你,對你沒有二心,把你當寶貝一樣疼,那麼,希望你可以給他機會。」

「奶奶知道,沒有淵臨,你還可以找別的男人,他們不一定比淵臨差,他們也會愛你,因為你是個好女人,更重要的是,其他男人沒有傷害過你。可是,希望你給淵臨一個機會。你可以有很多的選擇,可是對他來說,他只有你一個了,如果你都不要他,他這輩子只會孤獨終老。」

童阮阮說,「你別這樣說,他那麼優秀,會有很多女人喜歡他。」

老太太忽然笑了,「你明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他那麼愛你,又怎麼可能會接受別的女人?要不然這4年,他為什麼不跟童雨馨結婚?」

「……」

「答應奶奶,慢慢來,好嗎?」溫容禎不想逼她,可是,如果不答應她這些,她心裡是不會安心的。

看到憔悴的老人,童阮阮心裡有些軟,最後她點點頭,「好的,我答應你。」

「那就……好……我……我得去見……我家老頭子了。」老太太嘴角掛著笑容,漸漸的閉上了眼睛。

童阮阮心頭一顫,「老太太,老太太,你怎麼樣了?」零久文學網

她顫抖的將手伸到老太太的鼻子下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