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嗯嗯,小湉湉我支持你,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出真相的!」無論如何,容湉一直都站在傅歆這邊,閨蜜不是說假的。

一把拉住容湉的手,「謝謝你念念,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傅歆的眼神里充滿了感謝。

被她這麼一鬧,反而是容湉開始不好意思了,「我也沒做什麼,就是電視劇看的比較多而已啦,幫不上什麼忙。」

「電視劇看多了也能提高智力啊?」傅歆捂著嘴笑了起來。

從中似乎聽出了什麼,容湉又一次打了傅歆的腦袋,「好啊你,小湉湉你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哦,不要以為你是莫琰的老婆我就不敢欺負你。」

傅歆笑道:「是是是,你是誰,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容湉啊,天不怕地不怕。」她連聲附和著容湉。

她們閨蜜倆這樣打打鬧鬧也習慣了,容湉突然安靜了下來,「小湉湉,雖然現在你結婚了,不過你有空的話,也要多回來看看我哦,我一個人在家裡很無聊的。」

「知道了,只要我一有空就去找你玩,放心吧,我不會放下你一個人的!」

聽到傅歆的這句保證,容湉就放心了。實際上,傅歆也只有在容湉面前,才會活潑開朗。她清冷堅強慣了,只有容湉,才能讓她感覺不需要偽裝。

傅歆回來的時候,莫琰已經在家裡等著她了,不知為何,見到莫琰之後,傅歆感覺很安心。

「莫琰,我想回傅家一趟。」傅歆開口說道。這是和容湉聊天之後下的決定。自己是傅家私生女這個問題沒得跑了。或者傅家有什麼東西可以給自己點方向,了解自己的身世。

回傅家?

聽到這三個字,莫琰便放下了手中的報紙,「怎麼?嫌棄我這裡了?」

覺察到莫琰語氣中滿滿的調侃。

傅歆清淡的笑笑,「我回去整理整理我的東西,然後帶過來,不然你這裡很多我也不方便。」

這擺明了就是借口,莫琰不是傻子,自然不會相信傅歆的話,「衣服可以再買,生活用品可以買,你還有什麼東西要拿的?」

為什麼連回趟家都得要說的這麼清楚,傅歆走到他面前,「我就是想用我以前的東西,不可以嗎?」

莫琰撇撇嘴,「好吧,我送你過去。」

「不用了!」

似乎覺得自己過分拒絕了莫琰,傅歆有些過意不去,隨後開口道:「現在整個城市的人都知道我是你莫琰的妻子,回傅家去,不會怎麼樣的。」

莫琰似笑非笑的看著傅歆,直到傅歆臉都紅了,才得意的點點頭。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傅歆準備了下,就準備出去,「回去千萬風頭千萬別被壓下去了!」身後的莫琰悠悠傳來了一句話。

知道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知道了。」回復了這句話后,傅歆便出了門。

不過以她現在的身份,和她與生俱來的伶牙俐齒,應該也是吃不了虧才對,莫琰呢喃自語。

傅家

「金睿,你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跟我說好看,你這是在敷衍我么?」

傅曦身上穿著一件新買的名牌裙子,本想讓金睿看看行不行,沒想到他瞧都沒瞧上一眼就直接回答,這不是敷衍是什麼。

而金睿,本身因為公司事情而忙的不可開交,一方面還要討好奶奶,已經很不容易了,來到這裡,還得受傅曦這個千金小姐的壞脾氣,是誰都受不了。

「你能不能講點道理,有你這麼對待老婆的嗎?」

老婆?

金睿微微一笑,「傅曦,你搞錯了吧,現在你還不是我老婆呢,我們還沒結婚。」

一句話,更讓傅曦火冒三千丈,這個金睿真是越來越膽大包天了,這種話都敢說出口,「金睿,就算我們還沒結婚,也是未婚夫妻,我肚子里都有你的孩子了,你居然還敢這麼說?」

當初他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傅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上了她什麼,搞得現在一團糟。

「傅曦你夠了,我奶奶至今都不肯承認你這個兒媳婦,你別老拿肚子里的還在說事,而且你說你,你都快成一個孩子的媽了,還整天買新衣服,買高跟鞋,你是孕婦哎,穿高跟鞋也不怕摔了?」

「金睿,你這個王八蛋,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到現在都還妄想著傅歆那個小賤人,我告訴你,你別痴心妄想了!」

一提到傅歆,金睿就更激動了,「都是你,當初要不是你勾引我,我跟傅歆也不會解除婚約。」現在想想,傅歆比這個傅曦可好太多了,尤其是那皮膚,白白嫩嫩,細細滑滑,光想都會流口水。

「瘋婆子,我懶得跟你吵。」 傅歆剛踏進傅家大門,就聽見了這兩個人的爭吵,嘴角上揚一絲弧度,帶著些許的戲謔,「幾天沒回來,家裡可真是越發熱鬧了!都吵到家裡來了。」

看到傅歆,可謂有人歡喜有人哀怨,她緩緩走了進來,如此高貴冷艷,白皙的肌膚令人垂涎欲滴,沒想到婚後的傅歆,更加楚楚動人了,金睿看得眼睛都直了。

沒出息的傢伙。

看金睿花痴的眼神,傅曦氣上心頭,對傅歆更沒好臉色,「呦,這不是我那好姐姐么,怎麼突然回來了,是不是人莫少不要你了?」

字字句句都針對著傅歆,以為傅歆會因此大發雷霆,但她沒有,反而笑道:「我的好妹妹啊,你的罵人功夫跟以前可沒什麼兩樣,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你……」傅曦被堵的啞口無言。

反倒是金睿,慢慢走近了傅歆,「小歆,歡迎你回家,莫琰不要你沒關係啊,我要你啊,我不介意你結婚了,我還是可以接受你的。」

這個男人,還是跟以前一樣風流花心。

傅歆上下打量著他,「金睿,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混蛋!」

「隨你罵,隨你罵,我知道以前是我對不起你,但是現在我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吧小歆,我們和好,嗯?」

傅老太太至今承認的還是傅歆,要想得到他想要的,就必須要得到傅歆的心,這樣傅老太太才會把所有一切都交到他手上。

但傅歆,可從來不吃回頭草。更何況是沾染了一坨大便的那種草。

「我的小蕊妹妹還在等你呢,你怎麼捨得拋棄她呢?」傅歆看了看站在一旁早就氣炸了的傅曦,「她肚子里還有你的孩子呢。」

「管她什麼孩子,我愛的人是你不是她,一切都是她勾引我的!」

傅曦上前對著金睿就是一巴掌,「混蛋,你居然敢這麼說我,你以為我是好惹的么,我告訴你金睿,你以為這個女人身家清白呢,一個連親生母親都不在哪裡的女人,有什麼資格被愛?」

聽她這麼說,難道傅曦知道些什麼?

為了從她口中套出自己的身世,傅歆氣憤,「傅曦,我忍你很久了,你不要血口噴人。」

「我血口噴人?」傅曦仰頭大笑,「你當真以為你是傅家的私生女么,你以為傅肇新就是你的親生父親么,我告訴你,大錯特錯,你只不過是個被人拋棄的孤女而已!」

被人拋棄的孤女?

傅歆瞪大了眼睛,原來她不是傅家的私生女,傅肇新也不是她的親生父親,而是另有其人,看向傅曦,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我不相信,這些只是你的胡言亂語而已。」

「我胡說?整個傅家有誰不知道,只有你傅歆,被人蒙在鼓裡而已,要不是你母親是爸爸的妹妹,他才不會把你抱回來,如果沒有你,我就是這個家裡唯一的千金小姐,而你奪走了我一半的東西,我恨你!」

所以她的母親是傅肇新的妹妹,所以傅肇新才會把自己抱回來撫養,可是這對他有什麼用呢?

那麼她的母親現在在哪裡,傅歆想知道,「傅曦,我們好歹是姐妹,你連這種話都講得出來,我真是看錯你了?」

「姐妹?」傅曦冷笑,「誰跟你是姐妹,我爸媽都在我身邊,但你呢,你根本不知道你的父親是誰,你的母親到現在都下落不明,你還說我跟你是姐妹么?」

她的母親下落不明,原來如此。

關於她的身世,傅歆已經全部了解了,那就不必再尋找什麼證據了,看來今天回來,收穫不少。

原來,自己從小就得不到真正的寵愛,是有理由的。

見她閉口不說話,以為是怕了,傅曦更加得意猖狂,「傅歆啊傅歆,沒想到你竟然是個沒人要的孤兒吧,長得一臉狐媚樣,四處迷惑男人,惹得現在金睿都還對你不死心!」

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那再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了,傅歆笑了笑,她本不想撕破臉,但現在似乎不行了呢。

「傅曦,既然你說我們不是姐妹,那我也就不再顧及什麼姐妹情感了,我告訴你,最好別惹我,我不會再對你們客氣了。」

她的眼神開始變得陰狠,連周圍的氛圍也都變得十分詭異,一切事物都像被籠罩進一個大籠子一般壓抑。

這個傅歆,氣勢怎麼變得這麼強大,傅曦張了張嘴,卻始終說不出一句話來。

金睿見狀,連忙上前討好,「小歆,我們和好吧,先前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下次,以後我一定好好對你。」

見到這樣子的金睿,傅歆只覺得一陣噁心,「金睿,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啥樣,以前我跟你有婚約,我也是千方百計想解除的,現在好不容易解除了,我幹嘛要自討苦吃,重新又跟你扯上關係?」

「小歆,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我跪下跟你道歉,你原諒我好不好?」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這金睿還真沉不住氣。

這也怪不得金睿,是金家老太太太強勢了些。

傅歆輕輕一笑,笑得那樣冰冷,「你覺得你比莫琰好么?」

莫琰,莫家二少爺,並且有自己的公司,論家世,論樣貌,金睿樣樣都比不過他,傅歆不是傻子,自然會選擇這池家二少爺。

「所以麻煩你,金睿,就算我求求你,以後再也別來糾纏我,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關係!」

撂下這句話,傅歆就要離開傅家,最後她突然轉過身,看向傅曦,「管好你的男人,別讓他再跟別的女人跑了!」

而後,她揚長而去,以後這傅家,恐怕跟她再無聯繫了吧。

望著她的背影,金睿是又後悔又氣憤,當初如果不被傅曦誘惑,說不定現在他早就跟傅歆結婚了。

「別看了,人都走遠了,都說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還不信,人家現在是莫家少奶奶,哪還看得上你?」

傅曦話雖然這麼說,心裡卻是滿滿的嫉妒,憑什麼所有好處都被她佔了,她有什麼資格,這個金睿跟莫琰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傅曦是越想越氣。 不行,他不能就這麼放棄,這麼一個天仙小姐,不到手他絕對不甘心,這麼想著,金睿竟然追了出去。

「金睿,你給我回來,金睿!」

任憑傅曦在後面大喊,他就是不為所動,依舊朝著前面那抹纖細的身影追去,金睿你這個王八蛋,我非讓你跟我結婚不可!

走出傅家后的傅歆,心情格外輕鬆,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跟傅曦攤牌了,這麼多年來埋藏在心中的怨念消了不少。

只是沒想到金睿會追出來,傅歆看見連忙加快速度,但始終比不過金睿,他追上傅歆,百般死纏爛打,「小歆,我對你是真心的,我跟傅曦是逢場作戲,你原諒我吧,小歆,我們和好吧?」

「金睿,我都告訴過你了,我現在是莫琰的妻子,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聯繫,你放過我吧。」傅歆的臉色冰冷的嚇人,沒想到金睿會在傅家,這麼不要臉面。

「小歆,我對你真的是一心一意,你原諒我吧!」

不想再搭理金睿,傅歆往前走去,誰料到金睿竟拉住了傅歆的手,不讓她離開,「如果你不原諒我,我就不放手!」

這個男人,怎麼這麼死皮賴臉,好歹也是金家少爺,竟然如此丟人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霍少爺,你放開我。」

就是這樣一來一去糾纏下,兩人全然沒注意旁邊有輛車疾馳而過,正因為兩人的撕扯,傅歆被那車子刮到,摔倒在地。

見到這個狀況的金睿匆忙道,「小歆,你沒事吧,我送你去醫院。」

而這被匆匆趕到的容湉看在眼裡,她跑上前一把推開金睿,將傅歆扶了起來,「小湉湉,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稍微刮到而已。」傅歆還沒感覺到手上的疼痛感,連連擺手,結果一動,感覺整隻手都疼了起來,「嘶。」

看的容湉滿滿的心疼,「還說沒事,都流血了,走我帶你去醫院。」

「我跟你們一起去,」

金睿還沒說完,就被容湉打斷,將傅歆護在身後,「我說你這個男人是不是下賤啊,人家都說不要你了,你還在這死纏爛打!

人小湉湉現在是池二少的老婆,池二少知道是誰吧,莫琰啊,跟他你完全不能相提並論,所以請你有點自知之明,不要再纏著我們小湉湉了,否則別說他不饒過你,我都不饒你,小湉湉,我們走!你再跟來,我就打電話給莫少了!」

容湉一出馬,果然就不一樣,金睿整個都不敢再追上來了,「看吧,這種男人你不說狠點,完全起不到作用。」

對於她剛才說的那番話,傅歆真想給她點贊,「念念,你太棒了,剛才那些話,說的我心裡很舒坦。」

「是吧,這還得多虧了我平常愛看電視劇的結果,知道男人啊最愛面子,最怕攀比!」容湉一臉得意。

「好了啦,誇你幾句就飛上天啦?」傅歆笑了笑,全然忘記了手上的傷。

容湉倒還惦記著,「好了啦,你悠著點,手上還有傷呢!」

「醫生,你能不能溫柔點啊?」容湉的聲音急促,彷彿忍受痛楚的人是她。

在一旁看著,也心驚膽戰的容湉,見好閨蜜叫得那麼凄慘,她都不忍心了,「醫生,你就輕一點吧,你看她叫成這樣,人還以為你虐待病人呢。」

虐待病人?

這罪名可不小,這醫生是個男的,憐香惜玉他也懂,可問題是他已經很輕了啊,「姑娘,我動作已經很輕了,你就不要再瞎喊了。」

「鬼喊鬼叫的,大白天也想嚇死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莫琰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看見莫琰,兩人是不同反應,容湉一臉花痴,而傅歆則是一臉驚訝,「你怎麼會在這?」

從門口走了進來,一張冷冰冰的臉正對著傅歆,「我怎麼不能在這?」

「不是,我是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她回傅家有跟他說沒錯,可是來醫院這事兒,他應該不知情啊,可是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在醫院?

容湉悄悄得想退出病房,卻被傅歆逮了個正著,「容湉,你站住,是不是你?」

沒錯,就是容湉拿著傅歆的手機給莫琰發了條信息,說傅歆在醫院,所以莫琰這才匆匆趕到,「嘿嘿,老婆受傷,老公怎麼能不到場呢?」

原來他們兩個是夫妻啊,醫生笑了笑,扶了扶眼鏡,「看不出來你們這麼年輕就結婚了。」

為了給他們兩個人騰出個兩人世界,容湉拉起醫生,就往病房外面走去,「我們先出去啦你們兩個慢慢聊。」

誰知那醫生竟還想著往回走,「我還沒包紮完呢。」

「人家老公會包紮,用不著你去,我們別當電燈泡了!」說著,不由分說將醫生拉了出去,關上了門。

這個容湉,做事情就是這樣風風火火的,傅歆看向莫琰,「那個,這個我自己來就好。」

說著,她便用嘴咬住繃帶的一端,另一隻手準備去拉,結果莫琰直接拿過傅歆的手,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她嚇了一跳,手上的傷口也疼了一下,「你輕點!」

「現在知道疼了?」他的口氣很不好,聽起來貌似是在生氣。

不過他在生什麼氣啊,傅歆一臉疑惑,「話說,你是在生氣嗎?」

生氣?

她到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生氣了么,莫琰手上的動作故意加重了幾分,傅歆疼的再次大叫,「莫琰,你要謀殺啊?」

如果可以,他真想將這個女人的腦殼拆開來看看到底是什麼做的,為什麼不告訴自己,他去傅家是為了搜尋證據,結果現在還因為金睿那個王八蛋搞出了傷口來,真是個笨蛋!

「知道疼就好,這樣才死不了。」

不過他好像真的生氣了,面無表情,說話都帶著憤怒,「莫琰,你到底在生什麼氣啊,我好像沒惹到你吧?」

出門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就完全變了個樣,真是讓人想不通,總不可能是擔心自己,所以生氣的吧?

想到這,她竟鬼使神差問出了口,「你該不會是因為擔心我,才這麼生氣的吧?」

這個傻女人。

莫琰沒有再說話,傅歆卻不停追問,「說真的莫琰,你究竟是為什麼這麼生氣啊?你這樣不說出來,我很尷尬。」 「而且我也會好奇啊,你就直接告訴我唄!」

這個女人,受傷了還這麼多話!

包紮完畢后,莫琰直接丟給了傅歆一疊資料,「給你的,仔細看!」

給我的?

狐疑得拆開這份文件,裡面竟然傅肇新將自己抱回傅家之前的所有資料,「這,你是從哪裡調查到的?」

「還有我莫琰查不到的事情。」

那天梁如眉說出了那句話之後,他便開始著手調查傅歆的身世,到今天才總算得出了結果,本來還想跟傅歆分享這個好消息,結果就接到容湉發來的消息,說傅歆到傅家查找身世證據,結果被金睿糾纏,受了傷,這讓他如何不生氣?

為什麼偏偏要自己做?明明身邊就有個這麼好的幫手,卻放著不用,真是個十足的傻女人。

而傅歆只是單純的不想麻煩別人而已,況且她也不想去求莫琰,誰知道他竟然直接幫自己調查資料,還整理了出來。

望著這份調查報告,傅歆心裡是滿滿的感動,「莫琰,謝謝你,我……」

「叫我阿琰!」莫琰輕輕說著,「這不是你給我取的親昵小名么,以後不管人前人後,都喊這個名字吧,我怕你喊習慣我的名字后,人前穿幫。」

「哦。」

傅歆沒有想太多,只是答應著,這份調查文件對她而言非常重要,她總算能清楚了解,自己還沒到傅家是怎麼樣的,「阿琰,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

感謝?

莫琰心中的怨氣慢慢消了下去,語氣也沒剛才那樣生硬,「想謝我的話,就請我吃飯吧。」

這會不會太簡單了,不過既然是他自己提出來的,那就照做好了,傅歆點了點頭,「好啊,等過幾天我就請你吃頓飯!」

容湉在外面偷聽著,不小心碰到了房門,「容湉,給我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