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小女孩穿著一個紅肚兜,臉上帶著憤怒的神色,死死地盯住了胡玉。

「你個壞蛋,你快放開我,你個壞蛋,你快放開我!」天參所化成的小女孩在不斷憤怒大吼著,可是始終擺脫不了這胡玉。

而且,天參的身上還有這遁光閃爍,似乎想要逃走。

可是這金絲網上面卻黑氣,這些黑氣牢牢的將天參困在其中,他頓時就不能夠發揮作用。

原本出手的三人,瞬間向著胡玉倒退而去。

「沒想到得來這麼容易。」李琛說道,臉上露出笑容。

「是啊,得來全不費工夫。」只見胡玉笑著說道,一雙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縷殺意。

下一刻,李琛卻感覺自己的胸前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一柄劍從他的胸前穿過,似乎是不敢置信,他感覺到這柄劍之中傳來的那股殺意,還有那股破壞的力量。

那是來自於道器的破壞力,他的生機已經被破壞了。

這一柄劍帶著一些腥紅,就在捅殺了李琛的那一瞬間,他就瞬間死去,只留下了一雙憤怒的神色。

身體緊接著就開始漸漸的乾涸,似乎在他的身體之內,鮮血在不斷的被抽走。

這柄劍在不斷的變紅,緊接著李琛只變成一具乾屍,這一切只不過是在片刻之間發生的事情。

還有著數根針形法器,已經向著李雲打去,就要擊殺李雲。

「可惡!」

李雲的臉色大變,一雙眼眸中帶著憤怒,瞬間就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長劍,就想要阻擋。

可是他手中的劍根本就擋不住這銀針,直接就被銀針刺過了身體。

「噗!」

一口鮮血噴出,他的一雙眼眸之中,只是留下了遺憾,瞬間就倒了下去,重重地砸在地上。

「為什麼?為什麼?」

他這樣的說著,似乎是不敢置信。

下一刻,胡玉走了過去,一劍捅殺了李雲,隨著劍穿過,李雲身體瞬間就開始乾咳了起來。

「為什麼?」在臨死之前,李雲問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超甜CP:金主,求官宣 「那是因為你們太弱了,而且你們也只不過是散修而已,沒有家族的你們,我不這個時候剷除你們,難道還讓你們創建一個家族,成為我們的敵人嗎?哈哈哈!」

胡玉臉上帶著得意,大聲的笑道。

「剷除了兩個隱患真是太開心了,又得到了天參,這次恐怕我的修為可以再進深一步了,突破靈神二重有望,哈哈!」

就在胡玉笑著的時候,陸方往前面跨出一步。

「原本我以為你會晚一點動手,沒想到你會這麼急匆匆的動手,就那麼等不及嗎?」

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看著面前的胡玉問道。

「其實我也不想,只是你已經發現了,那我可不能夠留給你任何機會跟他們聯絡,你和這兩個傻子不一樣,你太聰明了,所以我不得不提前出手來防備你。」胡玉冷笑了一聲說道。

這三隻妖獸並沒有立刻攻擊兩人,反而在一旁看戲。

只是那眼神中兇狠的光芒,卻顯示這三隻妖獸根本就沒有放過兩人的打算。

「啊鷹,小猴,小狗,快來救我。」

這個金絲網之中的天參化成的小女孩,大聲的喊道。

「小參,你不用著急,我們馬上就會過來救你的,我們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們抓走你的,只不過面前這兩個傢伙先讓他們火拚,我們在這裡等他們拼死拼活之後,再來救你。」

只見這三隻妖獸用著獸語說道,天參聽到了三個妖獸的話,立刻就反應過來了,連連點頭。

「把天參給我,我就放過你,我會立刻就走。」陸方開口說道。

婚然天成:景少的祕製愛妻 「那可不行,這東西可是我經歷了不知道謀划才得到的寶物,又怎麼會交給你呢?」胡玉笑著說道。

在那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寒光,胡玉往前面走了一步,對著陸方說道:「要不我們打一個商量?你把你的命給我,你覺得怎麼樣?」

胡玉說完,陸方就看見一雙猩紅的眼眸。

就在下一刻,胡玉瞬間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劍,一劍就向著陸方劈了過來,速度之快,讓人不敢置信,看過去,隱隱約約似乎只看到一道影子這樣一閃而過,來到陸方的面前。

「你看行嗎?」胡玉的一張臉帶著一些猙獰,對著陸方猙獰的笑著,都已經從上方劈了下來。

「那就沒辦法了,為什麼就不能和和氣氣的?」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就在下一個瞬間,渾身都是膨脹了起來。

緊接著,陸方整個人都變得那麼強大,身體瞬間就高大了起來,手中握著長槍看上去帶著一種強大的殺傷力。

一雙眼眸隱隱約約閃過金色的光芒,長槍直刺。

「轟!」

陸方並沒有留力,直接爆發萬生摩羅經修鍊出來的法門,下一刻渾身的實力,提升了三倍。

兩者碰撞在一起,空氣發出震蕩。

天參被掛在了胡玉的腰間感受到了這樣的震蕩,嚇得臉色有些發白,哇的就是哭了起來。

哭出來的淚水散發著一種濃烈的香味,讓人一聞就覺得心曠神怡,其中還蘊含著龐大的元力,就這樣滴落在地面上。

「不錯,沒想到你居然也不是普通的靈神初期,在你的元神之中,居然已經有了道和理的勾連,你果然不是普通人,這樣我殺了你才會更加的激動啊。」說到這裡,胡玉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此時的他好像是一個變態殺人狂,一雙眼睛帶著一縷猩紅,瞬間再次舉起了手中的劍。

出手的那一瞬間,陸方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胡玉身上的氣息,似乎就在剛才的一瞬間,膨脹了數倍,又直接碾壓了自己。

這速度有一點超乎陸方的想象,連忙用自己手中的槍擋在了頭頂之上。

同時爆發出了天魔大法,就在下一個瞬間,陸方手中的槍瞬間就破碎,被斬斷成兩半。

一股龐大的劍氣,向著陸方直刺而來。

這股劍氣是猩紅之色光芒,隱隱約約還帶著血腥的味道,讓人不寒而慄,要將陸方直接斬殺。

此時爆發了全力的陸方,整個人身上肌肉膨脹,一雙眼眸之中,也帶著一縷猩紅之色,渾身上下,更有著一些隱隱約約的黑氣瀰漫在周圍,刺激著陸方體內的血脈在燃燒。

「你找死!」

燃燒的那一瞬間,陸方感覺到自己身體始終被灌輸進去的那一股生機,根本沒有消耗完。

恐怖堡 此時在陸方的催動之下,這些生機也在勃勃燃燒著。

陸方爆發出了靈神期一重七倍的力量,隱隱約約已經抵達了靈神期二重左右的實力。

那一雙赤紅的眼睛,是那麼的令人感到恐懼。

這一劍,已經斬殺到了陸方的頭頂之上,只要再往下一步,就可以將陸方徹底斬殺。

「你慢了一步呢。」陸方冷冷的說道,一拳打出。

在這一拳之上,似乎帶著一股毀滅的道韻,這穩定的空間似乎也開始不穩定了起來,掀起了一陣波瀾。 這一劍懸浮在空中,散發著濃烈的元力波動,陣陣的波動向著周圍衝擊而去,但是卻始終傷不到陸方。

周圍的三隻妖物,頓時睜大了自己的眼眸,紛紛向著四周倒頭而去。

因為這裡的空間波動似乎都有些不穩定了,讓這幾隻妖獸感覺到驚恐,在過去的年月之中,它們雖然見識過凶獸,但是卻從未見識過如此可怕的這些東西,紛紛躲避著衝擊。

周圍的這些樹木,以及這在這些元力波動的衝擊之下,瞬間被撕碎,四濺而去。

只是很快陸方打出去的拳頭已經佔了上風,逼得胡玉連連後退。

「陸方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做法已經得罪了我們胡家?只要我回去,你就會受到我們胡家的追殺,不死不休,而且在我們天龍城,幾家都是一家人,你死定了。」

胡玉的一雙眼眸帶著陰冷,放在了陸方的身上。

一時間居然有一些畏懼了,往後倒退了數步,腳踏在這地面之上,已經連連倒退了。

「那又怎麼樣?」

陸方笑了笑只不過是一伸手,瞬間就似乎是抓到了什麼。

胡玉臉色一變,只感覺到一種驚心動魄的味道,只感覺自己的身旁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衣服,臉色頓時一變。

下一刻,陸方似乎感覺到一種遲緩。

「中招了。」陸方的臉色一變,只見在胡玉的腰間有著一枚紫色的玉,最美紫色的玉,帶著古樸的味道。

「這玉石…」

陸方就在這一瞬間,沉默了起來,感覺到了這玉石之中的獨特的力量,帶著強烈的道韻。

攻妻不備,女人不準離婚 「我就知道你想暗算我,但是像是你們這種新晉陞的靈神期高手又怎麼會明白我們胡家的功法的絕妙之處,就算你想要偷襲我,那也不一定能夠傷到我呢。」只見他笑著說道。

陸方似乎是受到了一種奇異的力量的影響,導致他速度緩慢了下來。

而且元力也變得遲緩了起來,似乎沉甸甸的,壓在了陸方的身上。

「喜歡嗎?哈哈哈!」

胡玉笑了起來,抬手一點,只見他手中的飛劍,瞬間就是飛了出去,化成了數十隻劍。

帶著一種強大的衝擊力,瞬間向著陸方刺了過來。

這些無數的劍,就這樣懸浮在天空之上,隱隱約約瞄準了陸方,讓陸方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呼,呼…」

陸方的呼吸有些急促了,一雙眼眸也變得緊張起來。

「快起來,需要更快,必須要更快才行,必須要擺脫這種能量的限制。」陸方暗暗的想到。

「除非…」

下一刻,陸方直接消失在了原處。

「怎麼回事?」在那裡的胡玉臉色一變,只感覺到淡淡的空間波動,陸方就是不見了,那些飛過去的飛劍,懸浮在這空中,一時間似乎是找不到攻擊的對象。

「該怎麼辦?」

胡玉想到,眼眸之中露出了疑惑。

就在下一個,陸方又出現在了原地,已經擺脫了這種干擾,出現的那一瞬間,整個人手持長槍,一瞬間捅了出去。

「開天!」

陸方吼出了這一招,就在這一瞬間,一股強大的元力在陸豐的手中來迴旋轉,帶著一種異常的光芒,在這一瞬間,濃縮到了極致,彷彿在這一招之中,要開天闢地一般。

但只是元力之間的波動,兩人大戰掀起一陣又一陣波瀾。

在胡玉的腰間掛著天參化成的小女孩,這時已經嚇得哭了起來,捂著自己的臉不斷的喊著。

「好可怕,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你們快來救我啊,鷹…。」

小女孩大聲的喊著,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恐懼。

地狗對著一旁的鬼鷹問道:「我們難道不出手嗎?要是沒有了小參幫助我們,那麼恐怕我們將來修行可就麻煩了。」

從一顆蛋開始吞噬進化 「是啊!」在一旁的金猴也是撓著自己的腦袋說道帶著一些慌張。

「這兩人已經打出了真火,到時候地狗你從地下偷襲,我從天上突擊,金猴等會我們兩個一起出手,同時偷襲抓住了小參的那傢伙,叫那傢伙知道我一點我們的厲害。」

只見鬼鷹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謀划,顯然是這群妖物之中的老大。

「好!」

金猴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一雙眼珠子在滾動著,開始裡面正在打鬥中的陸方和胡玉眼眸中帶著憤怒,已然做出了決定。

就在下一刻,兩人一個碰撞都是倒退。

但是胡玉的嘴角已經流出了鮮血,整個身形都有些站不穩。

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居然被陸方的那龐大的元力給震傷了,這讓他感受到一種難以忍耐的痛苦,胡宇擦了把嘴角的鮮血,眼眸之中帶著凝重,真是太過於強大了。

「原本以為你只是剛剛突破,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你了呢。」

胡玉咳嗽了兩聲捂著自己的胸口說道,陸方氣息略微有些混亂,眉頭一挑:「哈哈!你以為你才是最強的那個人嗎?我真不覺得。」

陸方冷冷的說道,然後跨出了一步。

隨著陸方跨出這一步,突然胡玉所站著的位置瞬間出現了一個陷坑,有著一雙爪子,直接就抓住了他的腳。

天空之上的鬼鷹早已經隱藏在周圍,隱匿了自己的身形。

就在胡玉被地下的那隻地狗抓住腳的那一瞬間,已然偷襲到了他的身旁,金猴猛的跳了過去,向著胡玉的兩隻眼睛刺殺。

那兩根小小的指頭上帶著鋒利的爪子,眨眼之間就要廢掉了胡玉。

陸方以及這三隻妖獸同時向著胡玉殺去,對於這些妖獸也同時出手,他既有些防備,又有些期待。

這些妖獸可不是什麼弱者,一個比一個強。

陸方也不是什麼弱者,身上瀰漫著強大的氣息。

殺到這隻胡玉的面前,就要斬殺他,陸方手猛的一轉,就在下一刻橫掃而過,要將他直接斬斷成兩半。

「滅天雷!」

就在這三隻妖獸殺到他面前的那一瞬間,陸方突然感覺到一種威脅,猛地倒退了一步。

一種強烈的破壞的力量,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那一瞬間,一道雷光劃過,衝過去的金猴還有那天上飛過去的鬼鷹就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些殘肢碎骸,居然真的是片刻直接就被斬殺掉了。

「嘿嘿!」

只見他笑了笑,往前跨出了一步,一劍向著地下刺去。

就在這地下,猛的冒出了鮮血,原來就在剛才那一瞬間,雨然背著一柄劍就刺穿了身體。

地狗慘叫了一聲,瞬間向著地下遁去,已然受了重傷,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你看,就是這樣簡單,我只不過是防備著這三隻妖獸偷襲我而已,這個鞋還有一隻沒有斬殺,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胡玉一步一步向著陸方走來,帶著凜冽的寒意。

「不知道你剛才那一招可以使用幾次呢?」

看見胡玉眨眼之間就滅了強敵,陸方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露出了一縷淡淡的笑容,就這樣靜靜的看著。

「什麼?」

下一刻,胡玉愣住了。

「嘩啦!」陸方變成了淡淡的虛影,隨著風一吹,瞬間就是消失不見了,原來只是用靈符繪製而成的傀儡。

「替身傀儡符?十萬神晶一枚,沒想到你居然用在這裡了。」胡玉可是認得出這玩意的價值,瞬間臉色勃然大變。

替身傀儡符,需要制符師花費極大的精力和珍稀的材料才能夠煉製而成,並不是無上珍品,但是如果要抵達能夠迷惑人的地步,就必須要源源不斷的注入元力在其中,使其暫時擁有著境界。

這樣在交手的時候,才能夠釋放出招式。

當然這樣的元力消耗,如果沒有獲得及時的補充,肯定是會傷害到境界的,所以很少會有人使用。

胡玉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這種符給迷惑了。

「殺!」猛的就是回身一劍刺去,這時居然一劍刺穿了陸方。

但是胡玉卻沒有感覺到一種實感,反而像是刺在了空氣之中,瞬間就是破碎,居然也是另外一枚替身傀儡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