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穆七看了一眼約翰,約翰更多的是對她進行指導,並沒有禁錮過她的思想和畫法。

平時沒有比較也就算了,如今有人說她奇怪,穆七自己也不知道哪裡算奇怪。

「我就是隨便畫的,老師說只要用心畫的東西就是好東西。」

「那你教教我,你這樣的畫法太帥了!」

「你想學的畫也可以。」穆七很耐心很仔細的告訴楊眉自己的經驗。

她的溫柔體貼讓男生們全都移不開眼睛,好漂亮的女孩子,性格還這麼好。

眼看著下課時間快到了,同學們都已經畫好,這時候穆七的畫被周瑤路過的時候將畫板踢倒,旁邊水桶里的水全都潑灑了出來。

「周瑤,你太過分了,小七的畫就這麼被你糟蹋了!」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周瑤說著抱歉的話,臉上卻沒有半點抱歉的意思。

「你就是嫉妒小七畫得好看,如果是她的畫一定會被選中的。」

「周瑤,你這麼做簡直不是人。」

周圍的同學群起而攻之,大家吵吵嚷嚷,周瑤卻無所畏懼,反正她自己的畫已經沒機會了,她也不會讓穆七好過。

同學們都在責怪周瑤,穆七卻是沒有一句怨言,「眉眉,借你的畫板用一下。」

「小七,還有五分鐘就下課了,時間根本來不及。」

之前穆七的速度雖然很快,但也不止五分鐘,想要在五分鐘裡面畫一副那麼精緻又靈動的畫作並不簡單。

「沒關係。」穆七淡定的拿起畫筆,和周圍吵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大多同學陸陸續續將畫卷交了上去,只有穆七安靜的坐在湖邊。

她在畫畫,然而她自己更像是一副美麗的畫卷。

路過的男生都會停下腳步多看她幾眼。

「看什麼看,沒見過女人啊?」一對情侶的女朋友十分不開心,揪著男生離開。

高傳佇立在樹下,看著湖邊坐著長發飄飄,手持畫筆,美得一塌糊塗的穆七。

陽光靜靜灑落在她的身上,為她鍍上一層奪目的光芒。

「小仙女,我的小仙女,你看到了我的小仙女嘛?」

「呸,你的小仙女,不要臉,我看人家氣質這麼出眾家裡又有錢,說不定早就有多金的未婚夫了,哪看得上你這個窮小子。」

「盡胡說,我就要追到小仙女給你看看。」

高傳揚了揚拳頭,一臉堅定的模樣。

只剩下幾分鐘的時間,穆七的手法顯然比之前快了一倍多,甚至是幾隻畫筆同時進行。

「天吶,這是什麼手速,要沒有多年的經驗絕對無法做到。」

「太厲害了,我們老師都無法達到她現在的水平。」

「天才,絕對是天才。」

在周圍人的誇讚下,周瑤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恨不得將穆七撕成兩半。

她越是優秀就顯得自己越是無能。

五分鐘不到,一副嶄新的寫生圖出現,和之前的不同,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畫的。

「周瑤,你還有什麼話可說?」楊眉一副得意的樣子,彷彿這話是她畫的一樣。

「不就是一幅畫。」

穆七在交卷時間之前遞給了約翰,約翰欣慰的看著這個外表和當初沒有太大變化的小女生,她的畫卷反映出她長大了。

「很厲害。」

「都是老師教的好。」

兩人相視一笑,以前他是她的老師,現在依然是。

這一聲老師也不會讓人懷疑。

其他人對周瑤又是一番奚落,對穆七則是恭維和誇獎,「穆同學,你學畫畫多久了啊?」

「唔,好多年了。」從她很小的時候她就開始抱著畫板畫畫了,那是她唯一的樂趣。

「我也是從小學畫畫的,怎麼就沒有你畫的這麼好?」

「這叫天賦,穆同學是天才畫師。」

周瑤本來是想趁機打擊穆七,哪知道幫了倒忙成全了穆七。

很快關於穆七是天才畫師的消息就傳了出去,誰都知道新生裡面有一個超級厲害的畫手。

穆七不想高調也沒辦法避免,一周之內她已經收到了一大堆情書和表白。

「小七,你情書應該都收得手軟了吧?」楊眉一臉羨慕的看著她。

穆七苦笑,「可我一點都不喜歡啊。」

「不是吧,咱們年級那麼多優秀的帥哥你都看不上?再不濟還有一堆富二代呢,例如那天給你送金玫瑰的那位。」

那人將紙幣折成玫瑰,還特地在上面撒上了一層純金的粉末,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放在穆七的宿舍樓下告白。

多少女生羨慕嫉妒,穆七隻是柔柔說了一句:「那個……你不覺得浪費嘛?」

跟著楊眉她學到最大的知識就是浪費,在對方呆愣的眼中,她繼續道:「錢要是撒上了金粉就不能再用,太浪費了。」

說著她搖著腦袋離開,彷彿在意的只是浪費,而不是其它重點。

穆七一臉真摯道:「兩個人在一起的基礎不是要互相喜歡嗎?他們喜歡我,但我不喜歡他們啊,說起來,男女之間的喜歡究竟是什麼樣的呢?」

楊眉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她,「你從小到大難道就沒有喜歡過異性?」

「有啊,我最喜歡的就是爹地和塵哥哥了。」

「小傻瓜,他們是你的親人,只是對親人的喜歡,不是男女之情。」

「那你告訴我,男女之情的喜歡是什麼樣的?」穆七認真的發問。

「喜歡一個人就是看不到他會想著他,隨時隨地都想要知道他在幹什麼,過得好不好,他是不是有新的女朋友了,他有沒有想你。

看到他的時候會不知覺臉紅心跳,既覺得甜蜜又害羞,我說這話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到誰?」

「前半部分我想到塵哥哥了,我每天都會想他是不是又加班不吃飯,他過得好不好。

可我看到他不會覺得臉紅心跳,又甜蜜又害羞呀。」穆七眨巴著眼睛道。

「你啊,笨死算了,他是你哥哥,你當然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了。

算了,你在愛情上就是一個白痴,好好等著你的真命天子出現吧,我的小白痴。」穆七隻得無奈一笑,「我突然也有點期待愛情了呢,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 愛情是什麼樣子的?抱著這個想法穆七等待著穆塵的到來,今天是首周回家的日子。

這一個多星期穆七在學校的所見所聞都迫不及待想要和穆塵分享。

她站在和穆塵約定的地方等待,長裙和黑髮在風中飛揚,這樣的穆七美得沒有半點人間的煙火氣,宛如精靈一般。

正和楊眉閑聊,一輛拉風的跑車載著火辣辣的紅玫瑰出現在穆七的面前。

一人從駕駛室走出來,正是學校有名的公子哥秦辛,換女朋友比換衣服還要勤,一般被他看上的女生就沒有能跑掉的。

因為他出手闊綽,每一任和他交往的女生得到了物質上的滿足,哪怕知道會被他甩還是如同蜂擁而至。

系裡的女生都以成為他的女朋友為榮,當他出現的時候,大家第一反應不是唾棄,而是在羨慕這個被他所看上去的女生。

秦辛不僅有顏又有錢,開著這樣的跑車下來,周圍的女生髮出驚呼聲。

穆七的裙擺搖曳,她撥了撥被風吹亂的頭髮,旁邊楊眉推了推她。

「這人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你不要被他所騙了。」

還不待穆七說話那人已經走近,手上捧著某知名品牌的鑽石手鐲,價值幾十萬。

「穆同學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穆七看了看時間,「抱歉,你可不可以讓一下,站在這裡太礙事了。」

自己和穆塵約定的時間快到了,這人搞得這麼誇張,周圍聚集了不少同學,到時候穆塵就見不到她了。

此話一出,周圍一大堆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穆七居然這麼對秦大公子,這可是破天荒有史以來第一個人。

「你說什麼?」秦大公子懵了,生平第一遭被人用礙事來形容。

他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

「穆七同學,你再說一遍剛剛的話。」

穆七疑惑的看著他,「怎麼,你年紀輕輕的耳朵不太好嗎?那要及時去醫院醫治哦。」

這句話要是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來一定是諷刺,然而穆七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眼睛里一片無辜,根本就讓人找不到一點諷刺的意味。

她好像真的很懷疑秦辛耳朵有毛病。

「你說我耳朵有毛病?」秦大少爺的心又被扎了一刀,這個穆七好大的膽子這麼對他說話。

「如果沒有毛病的話怎麼會讓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呢?

唔,我在等人,你站在這裡太扎眼了,要不要先離開一會兒?」

「這個……」穆七太不按照常理出牌,這讓他這個泡妞高手覺得自己毫無用武之地。

腦袋像是被人打了一下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幹嘛來的。

重拾自信,「穆七同學,初次見面,這個手鐲送給你。」

穆七認真道:「無緣無故你為什麼要送我東西?」

「難道穆七同學看不出來我是在追你嗎?我已經訂好了餐廳,不知道穆七同學能不能賞臉陪我一起去兜風。」

言下之意就是她去了,這個手鐲就是穆七的了,換成是其她女生,誰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好事。

就算穆七家境還不錯,應該也不會拒絕吧。

秦辛很有自信,穆七卻一臉沉著的表情,「我剛剛不是說了我在等人?」

在她眼裡秦辛彷彿是傻子一樣,自己說了這麼多話他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所以……」

「我為什麼要你的手鐲,又為什麼要和你去吃飯?我自己家裡都有。」

這樣的拒絕方式除了穆七就沒有別人。

偏偏她說的一本正經你毫無反駁的餘地,讓追求她的人措手不及,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接。

穆七說完就拉著楊眉走到一邊,這裡人太多,穆塵都見不到她了。

楊眉都傻眼了,饒是見過不少次穆七拒絕人的方式,今天這種還是頭一回,簡直讓人無話可說。

「那個……你就這麼拒絕了?」

「對啊,眉眉不是說過,感情需要兩人真心相愛,我又不喜歡他,幹嘛要跟他吃飯,琳達也說過男人對女人示好一定是有所圖謀。」

「額……你說得對。」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總覺得穆七真的和人大不同。

遠處一輛黑色豪車之中穆塵已經到了一會兒,剛要過去就看到那輛紅色跑車。

這一個星期穆七在學校有多受歡迎他一清二楚,今天一來就看到了現場版。

穆七對物質沒有概念,一般的追求她都不會理會,這種富二代完全不用擔心,他沒有過來就是想要看看穆七的反應。

果不其然,她並沒有答應,甚至臉上沒有一點波動。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周瑤則是不屑道:「自命清高。」

「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穆七來學校多少人追求,也沒看到她對誰高看一眼。」

「還不是沽名釣譽。」

周瑤臉上不屑,眼裡卻有些羨慕那手鐲,那車,那花。

女人都是有虛榮心的,饒是她家境還不錯也沒達到隨隨便便就有幾十萬手鐲的錢。

自己求而不得的東西在穆七眼裡不屑一顧,周瑤心裡都嫉妒死了。

她執著的認為要是沒有穆七,那麼這一切都是屬於自己的,自己的專業成績那麼好,從小老師就說過她很有繪畫天賦。

要不是她質疑穆七也不會被取消資格,那麼送上去的名額一定會有自己,如今穆七的專業水平被所有人認可,更有這麼多富二代換著花樣的追求。

本該自己是明珠卻成了螢火之光,周瑤雙拳緊握,將穆七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剛這麼想著,被打擊的秦辛覺得自己面子上掛不住,有史以來還是第一個女人拒絕他,且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讓他難堪。

「穆七同學,你當真不要和我一起吃飯?」他晃了晃手中的手鐲。

穆七禮貌的搖搖頭,「要是你耳朵不好,要儘早去醫院治療哦,耽誤不得。」

秦辛氣得差點沒吐血,他朝著人群中掃了一眼,「這手鐲送你了。」

周瑤上一秒還在妒忌穆七,沒想到下一秒自己就成了那個幸運兒。

「我?」

「就是你,要不要?」

雖然比不上穆七,周瑤還是小有姿色,不然也不會將穆七視為眼中釘了。

這個時候她也不顧矜持什麼的,誰都想要和秦辛搭上關係,她求之不得。

「這是我的榮幸。」

秦辛將手鐲遞給她,又給她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周瑤得意得像是一隻孔雀馬上就要開屏。

哪怕她只是一個替代品也無所謂,心裡得意至極。

秦辛則是掃了穆七一眼,以為會從她的臉上看到失落的表情,然而穆七壓根就沒有看他,一直在看手機給穆塵發信息。

靠。

氣得秦辛將副駕駛門一甩,一腳踩了油門轟隆隆高調離開,周瑤則是激動的像是嫁給天子的皇后,嘴角喜開顏。

人群散去,楊眉小心翼翼看了穆七一眼,「那個……你沒關係吧?」

「我應該有什麼關係嗎?」穆七壓根就沒明白別人是在做戲給她看,女人的虛榮心都會不舒服。

她倒好,臉上壓根就沒有一點在意。

「沒,沒什麼。」

她只焦急的等待著穆塵,一個星期沒見,真的好想塵哥哥。

「七兒。」

熟悉的聲音響起,穆七一見到是他,臉上的表情立馬就變了,像是一隻活潑的小兔子朝著穆塵懷裡奔去。

「塵哥哥。」

不管是在哪裡,他永遠是她最信賴的人。

穆塵一把擁住朝著他奔來的小女人,「讓你久等了。」穆七則是將頭靠在他的懷中呼吸著屬於他特有的氣息,「不久,就是想你了,很想很想。」 不遠處高傳看著這一切,當秦辛上前追求穆七的時候旁邊的人就在調侃,「你的小仙女怕是也要沾染煙火氣淪陷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