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四周各大宗門之人,此時不禁低聲議論。

而唯有那些劫境強者,才能一眼看出其內的端倪,顯然那把九彩仙劍,絕不是那麼好拿的。

聖靈寶地群島,雷音宗。

「雷爺爺,那小輩無疑是在找死,他難道沒發現,連古獸宗的大長老李默,都不敢輕易靠近那件極品仙寶嗎?」

雷隱宗內,那位白衣青年,此刻忍不住輕輕搖頭,目光掃向遠處的葉飛,如同在看待一個智障一般。

前方的白髮老者聞言,只是淡笑一聲,並沒有說些什麼,而他的目光則是始終凝聚在前方遠處半空,那位身穿淡色長袍的青年身上。

……

古獸屏障海島,此時的半空之中,李默的臉上劃過一絲輕笑。

「小輩,此劍你若能手下,老夫送你又何妨。」李默此時緩緩開口說道,話語中滿是嘲諷之色,此刻也是絲毫沒有要動手阻止的意思。

而一旁的四位劫境強者,此刻也是同樣如此,那極品仙寶若是這麼好拿,他們有豈會等到現在。

此時的仲黎,見此情景隨之轉頭,望著遠處的九彩靈光,他的靈識掃過之後,心中也是不免一驚,那其內的仙劍之上,散出出來的劍意,讓他都不禁為之心驚。

「師尊,小心。」

「此劍內,有一道不滅殘靈……」仲黎此刻連忙開口,他只是開口提醒,但身形卻是沒有移動分毫。

前方李默等人虎視眈眈,早在進入屏障海島之前,師尊就曾交代過他,讓其擋住古獸宗等人。

遠處葉飛聞言,嘴角泛起一抹淡笑。

他沒有開口回應,此刻身形已然臨近前方的九彩靈光,空氣中恐怖的凌厲之勢,讓他體內的靈力,此刻都有些難以遠轉。

「好劍!」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微光,此刻心中不免有些激動。

他踏入武道界以來,用過仙劍不在少數,但無論是斬痕劍,還是蓮華冰劍,相比起前方那把九彩仙劍而言,無疑都要弱上幾分。

此劍劍身上傳來的,那是最為純粹的劍意。

劍內殘靈,散發著恐怖的凌厲之意,哪怕被封印不知多少歲月,此刻破墓而出,一樣劍指蒼穹,劍意衝天,就算是五重劫境,也不敢上前半步。

「雷界,凝。」葉飛淡笑一聲,此刻頓住身形。

只見他抬手一指,周身雷霆之力爆發,一道翻滾的雷幕,隨之遮掩的天空。

「砰,轟隆……」雷爆聲,開始在雷幕中凝聚。

隨著葉飛掌中掐訣,他身上的雷龍,同時從體內的衝出,化作一道虛影直入雲霄。

而此時,奇異的事情隨之發生,只見前方的九彩仙劍,竟是忽然停止了在半空之中胡亂划動,而是直挺挺地矗立在了雷幕之下。

這個督主,爆寵的! 九彩仙劍之上,爆發出驚人的劍意,那氣勢直衝天幕。

「呼……呼嘯!」半空之中,在眾人震驚目光之下,只見那把九彩長劍,此刻方才有靈一般,向著頭頂的天幕猛然斬出一道巨大的劍芒。

這一劍斬下,海島四周的屏障,幾乎是瞬間碎裂,連空間都彷彿要被其撕裂一般。

劍芒落入雷界之中,同樣的那道雷幕,也是在瞬間被撕開一道裂口,但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裂口隨之合攏,天幕完好如初。

而那把九彩仙劍,其上的威勢,隨之方才一劍落下,明顯變弱了幾分。

「很好,繼續。」葉飛淡笑一聲,隨即再度抬手一指。

半空之中,只見那雷幕內,閃動的雷弧隨之爆發,威勢儘管看似不俗,但此刻看到此情景的劫境強者,都能夠一眼看出,那道雷霆天幕,其內的力量實際並不強。

僅僅只是一道簡單的界脈之力,方才那仙劍一劍斬下之時,界脈之力隨之散開,並沒有選擇與之碰撞。

「這……怎麼回事。」

「雷爺爺,此劍為什麼會選擇攻擊雷雲?」遠處雷隱宗海島內,那位白衣青年,在看到這等情景之後,臉上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他能夠隱約感覺到,那把九彩仙劍之上,散發的力量正在慢慢減弱,若是在斬出幾劍,說不得劍身上的反噬之力,真的會隨之平息。

前方白髮老者此刻,忍不住摸了摸嘴角的長須,望向葉飛的目光之中不禁多了幾分欣賞之色。

「秋兒,那九彩仙劍,當初的主人,定是憑藉此劍,渡過數次劫境天劫,以至於仙劍之上,殘留著極強的天劫之力,一旦遇到雷威便會相應的做出反應。」

「不過想要藉此收服仙劍,還差了一點。」

白髮老者面色如常,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差了什麼?」前方白衣青年,此時臉上露出稍有的好奇之色。

他在不覺之中,似乎對那個通神小輩,越來越感興趣起來,膽敢在古獸宗眾位劫境強者面前,搶奪仙寶這等魄力,絕非常人所能媲美。

「雷煉之術。」

「以他實力,想要掌握那把仙劍,必須當場煉化才行,否則就算那把仙劍的力量耗盡,一個通神中期的武修,仍舊無法將其握入手中。」

白髮老者的聲音,此刻緩緩傳來,抬頭望向遠處的半空之中,他的眼中竟是露出一絲期待之色。 這在古獸宗的眼皮子底下,選擇煉化仙寶之人,無疑有著一顆極大的心臟。

儘管雷煉之術,乃是雷隱宗的秘術,縱觀中原之地知曉之人甚少,但此術施展的難度,同樣也是極大的,但凡有一絲雷弧不穩,定會煉化失敗。

在方才那種情況之下,這白衣青年雖說心高氣傲,但也不敢保證能夠一次煉製成功。

「嗯,算成功了。」

「只是此子本身的實力有限,只能勉強壓制仙劍,今後恐怕還需一段時間煉製。」白髮老者緩緩開口,臉上同時露出微笑。

總裁總裁,真霸道 白衣青年聞言,目光這才忍不住,此刻聚焦在了前方半空之中的葉飛身上。

裝在殼子里的女人 此時不光是他,四周各大宗門,無論是劫境強者,還是宗門弟子,此時目光同時轉向葉飛,眾人心中驚嘆之餘,臉上也是不免露出古怪之色。

「這次,古獸宗的臉可是丟大了!」

「那李默,若是能夠早點出手,相比也不至於如此。」

「……」

聖靈群島,各大宗門之人,此時也是忍不住紛紛議論,他們的目光,此時也是捨不得移開半分,事已至此,古獸宗顯然不會善罷甘休。

而相反之下,葉門佔據海島這邊,門主葉方與各大那幾位長老,此時臉上均是露出興奮之色。

那可是一件實打實的極品仙寶,只要葉祖二人,能夠平安回來,葉門的整體實力,無疑會提升一大截。

古獸宗海島,此刻半空之中,李默的面色,頓時變得鐵青,他在稍有遲疑之後,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同樣轉頭望向遠處的雷隱宗。

「雷老怪,此事我古獸宗記下。」

「今日,那小輩必死無疑!」李默低喝一聲,隨之周身氣勢一凝。

海島四周,一道赤色的屏障,隨之再度升起,下方古獸宗的強者,此時也是紛紛踏空而起,將前方的二人牢牢包裹在了其內。

李默此刻顯然是真正動了殺心,欲要將眼前二人都留在此地。

前方不遠處半空之中,仲黎已然回到了葉飛的身旁,此刻擋在他的跟前,體內的力量,還在不斷的凝聚。

「師尊,你先走,這些人弟子一人可擋。」仲黎臉上露出決然之色,此刻低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隨即輕輕搖頭。

「一起走。」

「為師帶你殺出去。」葉飛目光一寒,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話音落下,他此刻向前移出一步,手中的九玄劍爆出耀眼的光芒,此刻劍上的餘威未散,此時的葉飛還能藉助劍內殘靈一戰。

能夠斬仙的至寶,他也是想看看,此劍到底有多強。

說罷,葉飛目光一凝,身上的氣息陡變,界脈之力融入劍身,此刻與劍內的殘靈融合,他身上的氣勢隨之不斷攀升。

身形閃動,面對一宗強者,葉飛毫無畏懼之色。

「擋我者,死。」

「給葉某破!」葉飛大喝一聲,眼中爆出血芒,此刻體內的靈力,遠轉到了極致,借著仙劍殘念之威,猛然斬出一劍。

耀眼的九彩劍芒,隨之劃破半空。

那恐怖的威勢,使得四周實力不足古獸宗弟子,均是忍不住向後退了半步。

「哼,小輩,你煉化了仙劍又如何?以你通神中期之力,此寶在你手中,那也是暴殄天物。」前方半空之中,那位三長老此刻一馬當先。

他的眼中露出輕視之色,三重劫境之力隨之爆發,一道金色防禦屏障陡現,同時他的右手中,已然出現一把銀色的靈劍。

擋下這一擊之後,此人便會立刻反擊,即時前方小輩必死無疑。

前方半空,那九彩仙劍的一劍之威,此時已然臨近,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那道劍芒竟是直接穿透了三長老的防禦屏障。

在劃過其身形之後,依舊沒有停頓下來,最終斬在了後方海島剛剛升起的屏障之上。

「轟,咔擦……」

「砰!」

反震之力橫掃,下一刻封鎖屏障隨之碎裂。

前方半空,那位三長老的身形,此刻依舊矗立,只是身上的氣息已然消散,不多時他的身軀,從半空之中直直地墜落。

「砰。」又一聲悶響,砸入海島的岩地之內。

霎時間,四周陷入了一片安靜。

這一劍之威,顯然是有些超乎了眾人的想象,一位三重劫境的強者,就這樣被直接秒殺,場面著實過於有些震撼。

別說那些宗門小輩,就連一些一重劫境的強者,此時也都是沒有反應過來。

「雷爺爺,那人好像是古獸宗的三長老賀於州,傳聞此人是三重劫境的強者,那把極品仙劍,居然強到了這個地步!」

雷隱宗內,那位白衣青年,此時臉上露出少有的吃驚之色。

「秋兒,不要輕易相信你的眼睛看到的,很多時候那都不是真的。」

「仙寶雖強,但也遠遠無法到達這種程度,他那一劍之力,依靠的是仙劍上的殘存之意,也只有一劍之力而已。」

白髮老者眼中有精光閃過,他竟是輕易看透了葉飛的手段。

而相比其他人而言,似乎只有這位白髮老者看的真切,前方半空之中,古獸宗的眾人,此時均是愣在了原地。

就連那李默的臉上,都是忍不住露出忌憚之色。

海島半空,古獸宗一宗之人,此時竟是被嚇得不敢貿然出手。

「走吧。」葉飛淡笑一聲,他身上氣勢並未消退,此刻移步向前,竟是無人敢當。

仲黎見此情景,他抬頭望向前方的師尊,眼中忍不住露出狂熱之色,正如同三百年前,他還是個通神小輩一般,眼前之人任就強如天人。

「弟子領命。」仲黎此時上前一步,隨之在四周各大宗門,一臉震驚的目光之下,此刻向著前方之人彎身一拜。

隨之很快移步跟上,恭謹地跟在其身後。

而這一拜,更是讓此刻古獸宗的眾人,只感覺背後一陣發涼,那位葉門老祖葉黎他們有所聽聞,而此時向著一個青年人彎身拜禮,此事可謂是細思極恐。

前方半空,李默在遲疑了許久,最終還是忍住沒有出手。

一個葉黎,便是讓他頭疼不已,在加上葉飛方才那一劍之威,著實讓李默心中有些震撼,他此刻是想不到,此時的古獸宗內,除他之外還有誰能夠接下那恐怖的一劍。

「小輩,聖靈寶地結束后,葉門必將會準備迎接,我古獸宗的怒火。」李默冷哼一聲,盯著前方二人沉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眼中有寒芒閃過。

「葉某恭候。」那冰冷的聲音,此刻隨之傳來。

說罷,二人已然離開了海底的屏障封鎖範圍,此刻葉飛體內的靈力,已然是消耗了大半,正如那白髮老者所說,他手中仙劍內的殘存之意,隨著方才的那一劍徹底的消散。

就算劍意沒有退去,以他此刻的狀態,同樣也是無法在斬出第二劍。

……

遠處雷隱宗海島內,那位白衣宗主,此時在聽到自己爺爺的話語后,忍不住臉上露出笑容。

「雷爺爺,如此說來,那小子是將古獸宗的那群蠢貨給唬住了。」白衣宗主此時越想越覺得可笑,忍不住笑聲開口道。

白髮老者聞言,此時也是忍不住輕笑一聲。

「古獸宗的李默性格如此,向來行事極為謹慎,他不敢出手。」白髮老者對於李默,似乎也是極為了解,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只是話音落下,那白髮老者目光忽然一凝,臉上隨之露出少有的嚴肅之色。

「不好,這股氣息,是他們……」

「秋兒,跟在老夫身後,一會不可亂來。」白髮老者臉上的神情認真,同時身形踏空而起,向著遠處古獸宗海島的半空靠近。

後方白衣宗主見此情景,此時也是眉頭微皺,他是第一次見到雷爺爺神情這般嚴肅。

幾乎沒有多想,隨即連忙閃身跟上。

……

古獸宗海島半空,葉飛與仲黎二人,在走出海島封鎖屏障之後,本想著直接離開此地,先儘快回葉門。

只是不等二人離去,遠處的天空之中,一陣耀眼的金光,隨之陡然出現,幾乎染透了半邊天空,同時一股無言之勢隨之橫掃而來。

仲黎此時,忽然身形一頓,眼中有黑氣瀰漫,體內的力量不覺地遠轉而出。

「師尊,他們來了。」仲黎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可見其瞳孔之中,隱約有一抹難以察覺的驚恐之色閃過。

葉飛面色一怔,隨之轉頭望去,眼中有微光閃過。

不等他看清楚來者,只見一道金色的寸芒,隨著劃破了天空,那速度之快,瞬間臨近二人身形,有如一根極矢之箭破開而來。

「仲黎!」葉飛反應極快,想要出手抵擋,但已然是來不及了。

這一擊之力,襲來的速度,就連五重劫的強者,那都是極其難以反應過來。

此時的仲黎,僅僅只是在身前,凝聚出一層簡單劫境屏障,顯然根本無法擋住這一擊之力,那箭矢穩穩擊中他的身形。

幾乎是下一刻,只見他的身軀此刻便是被直接震飛,同時一連噴出數口鮮血。 半空之中,仲黎面色慘白,一道道黑霧,從他的體內的穿梭而出,使得他本身五重劫境的試煉,瞬間跌落至了三重劫境。

而且沒有絲毫的停止之意,那一箭之下,彷彿崩碎他的武道根基。

「啊……」

此時的仲黎,彷彿陷入了瘋狂,周身的不但穿梭的黑氣,彷彿在吞噬著他的身軀,讓其意識瞬間出現了混亂的跡象。

一擊之力,廢掉一個五重劫境的強者,來者實力有多強,此時的葉飛無法想象。

而他也同樣,根本來不及多想。

「古印,封。」葉飛面位微變,掌中迅速掐訣。

在回過神來的瞬間,他指尖的古符文之力,此刻隨之凝聚,同時身形閃動,出現在了仲黎的身旁。

古符文之力,隨之瞬間籠罩仲黎的身軀,就如同堵窟窿一般,慢慢的將他周身穿梭的黑氣封鎖,全部封印在了其體內。

直到這一刻,仲黎的身形這才慢慢穩住,他緩緩抬起頭來,眼中已然布滿的血絲,可見其滿臉的疲憊之色。

「多,多謝師尊。」仲黎定了定神,隨即抬手開口道。

葉飛目光微閃,靈識之力籠罩眼前之人,在一番查探之後,他的臉上不禁露出複雜之色。

方才那一箭之力,他只能勉強將其封印,想要徹底清除可謂絕非易事。

而如此同時,遠處的半空之中,那道彷彿踏雲而來金色光芒,隨之越發的臨近,伴隨著一道耀眼的金光,只見一位身穿錦長袍,風度翩翩,長發,劍眉的男子從金光之中落下。

此人器宇不凡,相貌極為俊朗,手持一把赤紅色長弓,那如電的雙目,此刻橫掃而來。

「古符文印記。」

「沒想到,小小的中原之地,還有人懂得遠古印訣。」那男子輕笑一聲,此時緩緩開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