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周友安與他說話了,宋大平更是激動萬分。

宋靜書抬頭看了他與劉氏一眼,語氣生硬,「在房子修好之前,你們都在這裡住下。」

「你們就住在閣樓上。」

聽到宋靜書果真給他們安排住處了,劉氏與宋大平欣喜的不住點頭,「哎,哎。」

在城裡有地方住,回到宋家村也能好好顯擺顯擺了。

如今他們的女兒,當真是越來越出息了啊!

「醜話我先撂在前頭,在我這裡住,不能出去惹是生非。倘若又惹出什麼事兒來,你們就即刻收拾東西回去,往後就再也莫要來找我了。」

宋靜書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會,絕對不會!」

宋大平拍著胸脯打包票。

周友安在呢,宋大平與劉氏也不好站在這裡杵著,於是兩人趕緊上了閣樓去收拾東西。

收拾東西后,劉氏十分自覺進廚房,幫李媽媽與翠荷一同做事。

宋大平招呼客人,幫忙擦桌椅掃地。

宋靜書看著眼前這一幕,只覺得心裡的怒火總算是消散了一些。

「小文,晚上想吃什麼?」

宋靜書問道。

「姐姐,姐夫已經帶我吃了點心了,我一點也不餓!姐夫說我還在生病,所以不能吃其他的東西。」

宋小文眨巴著眼睛說道。

沒看出來,周友安居然還這麼細心呢。

宋靜書輕笑一聲,這才轉頭看向他,「那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

周友安不假思索的答道。

靜香樓的食物,當真是隨便什麼,周友安都能吃得開懷。

如今在周家,周友安已經到了食不下咽的地步。導致廚房裡那一群婆子整日里愁眉苦臉的,心想自家少爺已經不在家中吃飯了,她們是不是哪一日就要被掃地出門了……

宋靜書沉吟著說道,「那,咱們就隨意吃點吧!」

「明兒我把火鍋弄出來,咱們明兒夜裡吃火鍋咋樣?」

火鍋?

對於這個新潮的詞語,不說宋小文從未聽說過,就連周友安也感到很是好奇,「火鍋是什麼?」

「是一道,能讓你好吃到懷疑人生的美食!」

想起香噴噴的火鍋,宋靜書就忍不住咽口水。

天知道,她可是火鍋的超級迷妹!

雖然不知道什麼是火鍋,但是瞧著宋靜書都被饞的直流口水。加之她每次弄出的新菜式,都沒有讓周友安失望過,因此這一次周友安也抱著極大的期待。

今日白天奔波勞累了一趟,宋靜書晚上沾床就睡,連句多餘的話都沒有。

瞧著她疲憊的模樣,周友安心疼的將她摟進了懷裡。

次日,宋靜書仍是天不亮就起床去了靜香樓。

誰知還不等她開門呢,就瞧見裡面亮著光。

咦?

李媽媽她們來得這麼早嗎?

宋靜書滿腹疑惑,誰知打開門一看,竟是劉氏在廚房裡忙活!

見宋靜書來了,正在揉面的劉氏頓時神色有些尷尬,解釋道,「我,我雖然不會做你們做的那種包子。但是我想,這揉面的功夫,我還是會的……」

看著案板上已經發酵好的面,宋靜書心中五味雜陳。 沒想到,劉氏如今當真改過自新了?

瞧著劉氏滿頭大汗的模樣,宋靜書深知這揉面的功夫可不簡單,也是最費力氣的。

她忙輕咳一聲,轉身去準備肉餡兒,藉機掩飾自己心中的複雜,「既然你要揉面,就先揉著吧!等李媽媽來了,就可以換你去休息一會兒了。」

見宋靜書並未生氣,劉氏這才用衣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笑著應了一聲。

宋靜書一邊剁肉,一邊用眼角餘光去看劉氏。

只見她臉上帶著欣喜的神色,似乎就連揉面也還是一件高興地事兒。

這是母女倆第一次,同處一地兒時,劉氏沒有沖宋靜書嚷嚷、宋靜書也沒有對她怎麼樣。

只是,這廚房裡的氣氛有些怪異。

宋靜書只覺得,自己渾身都不自在。

就在她渾身不自在時,李媽媽與翠荷也進來了。瞧著那發好、揉好的面,李媽媽十分詫異,「這,這……劉大姐,這都是你給揉好的面?」

劉氏比李媽媽大兩歲,昨兒兩人在廚房裡已經交談過了。

因此,李媽媽才稱呼劉氏為劉大姐。

「哎。」

劉氏笑了一聲,「反正我就住在閣樓上,就先幫你們做點事兒。」

「這怎麼使得?」

李媽媽心想,劉氏好歹是自家老闆的娘,做這些事兒不合適,便連忙上前接過劉氏手裡的面,「還是我來吧!你忙活了這麼久,趕緊出去歇歇,喝口水!」

翠荷也有些詫異,「是啊劉嬸,你出去歇歇吧。」

劉氏拗不過她們,也當真有些口渴,便洗乾淨手出去了。

原本準備出去的宋靜書,連忙停下腳步重新開始和餡兒。

瞧著宋靜書不自在的模樣,翠荷擠眉弄眼的問道,「宋姐姐,你這是不知道怎麼與劉嬸相處吧?」

「你說呢?」

宋靜書斜了翠荷一眼,「這麼多年來都當我是垃圾堆里撿回來的,對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突然之間就變了態度,我怎麼知道她怎麼回事!」

讓她與劉氏掐架,她專業的,表示在行;

但是若讓她與劉氏母女情深……宋靜書忍不住抖落了一地的雞皮疙瘩,那場景一定又肉麻又恐怖吧?

見宋靜書打了個哆嗦,翠荷捂著嘴笑了起來,「宋姐姐,你與劉嬸的相處方式,真是有趣!」

回想起來,當初劉氏第一次踏進靜香樓時,可沒少讓翠荷翻白眼呢。

卻沒想到,這兩日相處下來,翠荷竟然覺得劉氏還算是可以……

不一會兒,廚房裡面的忙碌就漸漸停下來了。

這期間,劉氏只要進廚房,宋靜書絕對去櫃檯坐著;

劉氏要是出來坐著歇會兒,宋靜書就進廚房瞧瞧有沒有什麼需要忙活的。

總之,她才不想與劉氏單獨待在一處呢。

劉氏許是也發現了宋靜書這是故意在避開她,心下無奈的同時,又深感歉疚。因著廚房裡有些悶熱,劉氏為了不讓宋靜書進來,便一直在灶台後幫忙燒火。

逼近,除了揉面之外,燙米粉、熬牛肉湯等,劉氏是一樣也不會。

唯一能做的,便是燒火了。

劉氏熱的滿頭大汗,身上衣裳都被汗水打濕了。

宋靜書坐在櫃檯后,看著青玉幾人將桌椅擺好,心裡思緒萬千。

劉氏是突然開竅了?

還是又憋著什麼大招要整她?

礙於劉氏這麼多年來的表現不佳,宋靜書心裡還是會懷疑她的。

天色漸漸亮開了,食客們紛紛上門,劉氏這才出了廚房。上樓去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后,下樓時神色還有些惴惴不安,小聲對青玉問道,「我這樣子,不丟靜書的臉吧?」

她方才穿著的,還是宋大平給她扯了布做的新衣裳。

穿了兩三日不說,從半夜揉面到現在,濕了又干、幹了又濕的,散發出一股子惡臭味。

這會子食客們進進出出的,劉氏也不想給宋靜書丟人現眼。

可是,他們進城來,帶著了所有的換洗衣裳,清一色的舊衣裳。有的上面還打著補丁,與城裡這些人相比,卻是有些上不得檯面。

劉氏挑選了唯一一件沒有補丁的舊衣裳,但是與這些人的穿著打扮相比仍是遜色不少,一眼就能看出穿著舊衣裳。

想起那一次去宋家村的時候,劉氏可厲害著呢。

也算是青玉這輩子,認識的最厲害的「潑婦」了,去沒想到眼下這「潑婦」,居然會為了自己的女兒,在乎這穿著打扮。

於是,青玉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會。」

劉氏得到肯定答案,這才惴惴不安的下了樓,繼續去幫忙搭把手。

瞧著劉氏身上穿著的衣裳著實破舊。

在宋家村可能不算什麼。

但是眼下是在城裡,幾乎也沒有哪個婦人這樣穿吧?

想著宋小文穿得衣裳也不像是一回事,宋靜書心下有些心酸。

送走所有的客人後,宋靜書他們才開始吃早飯。

瞧著宋小文今日食慾增長不少,宋靜書這才鬆了一口氣,對他說道,「小文,等會子跟姐姐出去,給你做兩身新衣裳怎麼樣?還有你想想,還想要什麼?」

反正,如今對宋靜書來說,銀子是最不缺的東西了。

有周友安在,她還需要什麼銀子?

只是,不缺是一回事,宋靜書想要自力更生,又是另外一回事。

聽到宋靜書這話,宋小文頓時雙眼放光,「真的嗎姐姐?我想要玩具!」

對於宋小文這個年紀的小男孩來說,的確都喜歡玩具。

宋靜書莞爾一笑,「好。」

眼角餘光瞥見宋大平與劉氏欣喜的目光,宋靜書到底是狠不下心,狀似不經意的對他們倆說道,「還有你們兩個,等會子也出去做兩身衣裳。」

「爹」、「娘」這兩個稱呼,對宋大平與劉氏,宋靜書當真是叫不出口。

一時半會兒,也就你我他的稱呼。

聞言,宋大平與劉氏頓時不敢置信,「靜書,你,你這是,這是也要給我們做衣裳?」

「難不成你們自己給錢?有銀子嗎?」

宋靜書頭也不抬的懟了劉氏一句,難得劉氏沒有還嘴,激動地直抹眼淚。 原本,劉氏與宋大平還在瞅著,如今身無分文。

宋小文這一年個頭又竄的很快,這眼瞧著入秋後天氣一日日的就更涼了,若是入冬宋小文哪裡有棉衣穿?

他們也就罷了,從前的舊衣裳裹裹也能禦寒。

難不成,要給宋小文裹床棉被嗎?!

沒想到,他們正愁的不行呢,宋靜書就會提出,給宋小文做新衣裳。

連帶著,居然還給他們做新衣裳?!

這對宋大平與劉氏來說,當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幾人情緒各異的吃過早飯後,宋靜書說話算話帶著他們三人出門了。

宋大平與劉氏雖然也進城來逛過,但那裡像今日這般有底氣呀。畢竟是自家女兒帶著他們出來揮霍,自家女兒可是寧武鎮上赫赫有名的靜香樓老闆。

甚至,很快就要成為周家的少奶奶了!

跟著自家女兒出來,這臉上自然倍兒有光!

就連劉氏方才覺得無臉見人的舊衣裳,此時也感覺並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了。

宋靜書牽著宋小文走在最前頭,只要宋小文覺得好玩兒的、好看的、好吃的,宋靜書一概買下。

不只是不詢價,更不講價!

這麼一路逛下去,還沒有進裁縫鋪呢,已經花去了好幾兩銀子。

宋小文開心的一張小臉紅彤彤的,懷裡抱著好大一堆東西。身後的宋大平與劉氏,懷裡也塞得滿滿當當的,全都是宋小文方才要買的東西。

宋大平與劉氏臉色分外震驚。

早知道宋靜書如今有錢,卻也沒想到她竟然會這樣揮霍!

這也……太有錢了吧?

宋大平與劉氏面面相覷,從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意味深處。

從前,他們是怎麼腦子不開竅。竟是不知道自家女兒能有這樣厲害的掙錢本領,居然還想二兩銀子就賣給周丙作妾來著?

他們是腦子被門給擠了,還是眼睛被黃泥給糊住了?!

早知道宋靜書這麼厲害,就該早點將她送到城裡來做工么!

如此一來,許是也早早的讓他們家過上了好日子。

只是,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再後悔也沒用。更何況若不是當初將宋靜書送到周家,宋靜書又怎能認識周少爺,又怎麼會有後面這所有的事情呢?!

所以說,這都是緣分啊!

宋靜書牽著宋小文已經進了裁縫鋪,直接對掌柜說要訂做好幾套衣裳。

如今在寧武鎮上,怕是沒有人不認識宋靜書了。

見著她進來,原本忙碌的徐掌柜立刻親自迎了上來,「喲!是宋老闆來了?」

「快快請進。」

徐掌柜熱情的將宋靜書迎了進去。

身後的宋大平與劉氏,更是覺得眾人看向他們的目光,都帶著明顯的羨慕。頓時就昂首挺胸,一臉自豪的跟著宋靜書進了裁縫鋪,由掌柜的親自招呼。

「不知宋老闆,今日要訂做什麼樣的衣裳?是秋日的衣裙嗎?京城裡最流行的、最新的款式我已經拿到了,宋老闆要不先看看?」

徐掌柜一臉熱情。

面前坐著的這位,不但是個財神爺,更是周家未來的少奶奶!

將宋靜書給討好了,還愁沒生意么?

畢竟,這寧武鎮上,想要討好周少爺的人,可是一抓一大把呢……

寧武鎮上無人不知,宋靜書可是周友安捧在心尖上的人。只要討好了面前這位,不愁沒有在周少爺面前露臉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