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再不起來,要趕不上飛機了。」莫琰一下一下的吻著她。

傅歆疑惑:「飛機,去哪?」

第12章獎賞

「KanLin集團此次為獎賞內部員工,決定讓他們去巴厘島旅遊度假,帶你只是順便。」

傅歆並不介意他這麼說,匆忙推開他的臉,就要起床,「幾點的飛機,我要趕緊起來!」

不覺中她身上的薄毯滑至腰間,自己卻毫無所知,還嘰嘰喳喳的說著。突然胸前一熱,莫琰一隻手已經覆在上面。

傅歆一頓,還來不及抗議,又被莫琰撲倒。

昏昏沉沉中,她只記得問了一句話,「幾點的飛機?」回答她的只有莫琰有力的撞擊。

等她再次醒來,是在莫琰的車上,感覺身體清爽,應該是莫琰幫她清洗過,想到這一夜的瘋狂,她不禁羞紅了臉。

再看莫琰,神清氣爽,對比自己,腰酸背疼,她又瞪了莫琰一眼,一張怨婦臉。

「臉這麼紅!」莫琰看著這個女人一會臉紅,一會瞪他,揶揄了一句。

不理他,就不理他。

莫琰也不生氣。到了機場,辦理了登機手續,莫琰帶著她來到機場貴賓休息室,問服務員要來毛毯,讓她躺在他腿上補眠。

看著她側躺的臉,莫琰一向冷硬的臉上漏出一抹溫柔。

他清楚的記得她說他不愛金睿,還說自己只能是她的,他真的很高興,儘管之前求婚被她拒絕。他突然想,這樣也挺好,至少她在自己身邊。

候機室的服務員來提示他們該上飛機了。莫琰輕輕叫醒傅歆,帶著還有些迷糊的她,坐進了頭等艙。

傅歆直抱怨,同樣都是一夜,自己都快困成狗,某人卻是紅光滿面,不公平啊,不公平。

她倒頭繼續睡,剛要睡著,就聽見一個討厭的聲音:「姐姐,小叔,你們也去巴厘島旅遊啊?」

傅歆不禁感到一陣頭疼,真是陰魂不散。

莫琰自是不會理會,傅曦討了個沒趣。

不過她想到今早母親給她打電話說的事,她又覺得無比高興。

「金睿,媽媽今早給我打電話說給姐姐物色了個對象,也不知道長什麼樣?」

金睿看了看那邊,「聽說條件還不錯,傅歆,什麼時候讓我們見見?」

還是沒反應。

「姐姐啊!媽媽說昨晚丁先生送你回家了,也不知道你們談的怎麼樣?」

就在傅曦和金睿兩人自說自話的時候,飛機起飛了。

傅曦見誰也不理她,氣的要死,臉上還掛著笑。

「小叔,你還不知道這事吧!媽媽說他們昨晚他們一起走的,說不定兩人已經那什麼了,你可別被姐姐蒙在鼓裡了。」傅曦「好心的」提醒莫琰。

莫琰瞥了她一眼,「她昨晚在誰的床上,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傅曦這才發現傅歆一直睡著,脖頸處隨著她的呼吸隱約可見清晰的吻痕。

再看莫琰一臉氣定神閑,結果不言而喻。

傅曦快要內傷了,自從莫琰回來,傅歆一直被他保護,好不容易說動母親幫助自己,結果還是失敗了。

她看著莫琰的側臉,她覺得自己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他,她不禁幻想著睡在他懷裡的女人就是自己。

飛行一段時間,穿過一陣氣流,有些顛簸,莫琰緊緊的摟著傅歆,防止她碰傷。

突然傅曦對金睿說:「金睿,我去下洗手間。」

「自己小心點。」然後又看起雜誌,傅曦越發覺得金睿不如莫琰,當初要不是因為他是傅歆的老公,自己怎麼會看上他。

哼了一聲,傅曦把手包往他身上一扔,氣乎乎的轉身欲走。

正準備抬腳,就聽見她「哎呀」一聲,眼看著身子就要倒在莫琰腿上,莫琰單手擋了一下,傅曦順勢倒在他腿邊,手扶著在他腿上。

感覺到手心裡傳來的緊實的肌肉觸感,傅曦不禁心神蕩漾起來。

金睿趕緊過來扶她,她卻甩開金睿「小叔,我腳崴了,我現在不敢動,借你的腿靠一下!」

莫琰將腿往旁邊一挪,「傅小姐,請你小點聲,沒看見小歆在睡覺嗎?」

被莫琰這麼一說,她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剛才起身的瞬間,她想到了這個方法,想試探下莫琰,沒想到莫琰心裡只有傅歆,不過她是不會放棄的。

金睿自是不敢惹這個小叔,扶著傅曦起來,然後去了洗手間。

其實傅歆早在她那一聲尖叫的時候就醒了,只是她不想理會。

此時,她睜開眼看著莫琰俊美的側臉,幾年未見,他的臉上再也沒有當年的青澀,有的只是成熟的男人魅力。

她湊上前親了一口,皮膚真好,莫琰卻是不由分說還給她一個法式熱吻。

從洗手間回來的兩人看著這一幕,傅曦恨恨的甩開金睿,罵了句「不要臉!」

「琰,為什麼有人就是陰魂不散啊,走哪跟哪!」

莫琰又親親她的額頭,「你只需要看我就可以了!其他無關緊要的人可以忽略!」

「我也想啊,可是總有不相干的人在眼前晃來晃去!」

「姐姐,小叔,我們怎麼會是不相干的人?」傅歆翻個白眼,就是有人不甘寂寞。

「傅曦,我看你一天到晚穿著高跟鞋到處跑,還化這麼濃的妝,可是對孩子不好啊!不知道的人誰會以為你懷孕了?」

傅曦心裡一驚,有些慌亂的看向傅歆,難道她知道了什麼?

再仔細觀察,傅歆臉色正常,好像只是隨口說說,看來以後不能再穿高跟鞋了。

傅歆看她不說話了,還以為她在反省,卻並不知道自己無意中說出的話在傅曦心中激起驚濤駭浪。

「姐姐,多謝你的關心,我自己的孩子我自然知道怎麼照顧他!」

傅歆不禁多看了傅曦一眼,奇怪她這話竟然有服軟的意味,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妖花 不過她也沒在意,就像琰說的,只看他就行了。

近婚情怯 想想即將開始的旅行,也沒有那個心思去管傅曦了,因為此行她並不是只為了旅行,她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辦。

下了飛機,出了大廳,只見門外整齊的站了兩列人,有男有女,穿著正式的職業套裝,見到傅歆挽著莫琰的胳膊出來,兩列人馬齊刷刷的躬身。

「歡迎總裁!」

傅歆也被這陣勢嚇住了,她瑟縮了一下,莫琰停下看了看他們,點了點頭,正要帶著傅曦坐車去酒店,身後傳來傅曦的聲音:「姐姐,小叔,你們等等!」

傅歆轉身,就見傅曦小跑著追了上來,到了跟前,她將手裡的電話遞給傅歆,傅歆狐疑,接過來「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傳來王素芬的溫柔嗓音:「小歆啊!我本來是不同意傅曦到處亂跑的,不過她的脾氣你也知道,她和金睿在巴厘島人生地不熟的,你可要好好替我照顧她們,可別出什麼意外,知道嗎?」

傅歆看了看傅曦有些得意的臉,似乎在說,想把我甩掉,沒那麼容易!

媽媽,你也只是關心你的小女兒吧!

她撫了撫額,低聲道:「媽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掛了電話,傅歆眨巴著眼睛看著莫琰,莫琰率先坐進了車裡,甩出一句:「隨你便!」

傅歆跟旁邊來接機的人詢問了一下,把傅曦和金睿安排在後面的車裡一起回酒店。

這邊車子剛走,那裡原本來接機的人立馬炸開了鍋。

「總裁真是太帥了,我一定是上輩子積德,才能跟總裁一起度假!」一個女員工已經開始幻想。

「如果能被總裁看上一眼,我就心滿意足了!」另一個女員工做西施捧心壯。

「總裁真是太有氣場了,估計我們再鍛煉個十年八年也未必會有他那樣的氣度!」幾個男員工也不甘示弱。

大家嘰嘰喳喳正在說著,旁邊傳來一聲輕叱「一群花痴!」

正在興頭上的幾人頓時住了嘴,說這話的是他們這一行人的負責人凱瑟琳,這是個身材高挑,外表美艷的女人。

大家見她走遠,其中一個女員工努努嘴,「哼,一天到晚自命清高,見了誰都愛理不理,這次聽說總裁也要來巴厘島,還不是巴巴的跟著來!」

「好了好了,我們也快回酒店吧!」

到了酒店,安排好金睿和傅曦。一進房間,傅曦就找了個借口讓金睿去給她買東西。

等金睿一出門,她立刻拿起電話按了個號碼。

電話接通后,她有些急躁的說道:「媽,傅歆可能察覺到了什麼,你得幫我!」

電話那邊不知說了什麼,她答到:「我不能冒這個險,如果事情敗露,咱家誰也別想好過,你最好快點!」

掛了電話,她更是心煩氣躁,甩掉腳上的高跟鞋,躺倒在床上,這一次,不能讓傅歆再有活著的機會。

傅歆當然不會知道傅曦的心思,之所以想來這裡旅行,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她要找爸爸生前的好友喬斯利叔叔,請他幫忙。

傅歆知道這個妹妹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尤其是對自己喜歡的東西和人,那是必須要搶到手的。

不過傅歆現在沒有心思去揣摩傅曦要幹什麼,因為她一直都頭疼要怎麼跟莫琰請假。

她幾次想開口跟莫琰說,可是她又怕莫琰非要跟著一起去。

夜幕降臨,傅歆跟莫琰正在餐廳吃飯。

在餐桌上,傅歆一邊吃飯,一邊打量莫琰,但要怎麼開口呢?

「有事就說。」

「呃……」還以為自己偽裝的挺好,原來他早看出來了。

「那個,是這樣,我爸爸生前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就住在這裡,我覺得既然來了,應該去看看他,也算是為爸爸儘儘心。」

「恩,應該的,明天我陪你去!」

「恩……我……我想自己去!」傅歆狠狠心,還是不怕死的說出來。

莫琰放下餐具,不滿的看著她:「我丟你人了?」

傅歆拚命搖頭,討好的笑:「沒,是我丟你人,你現在是黃金單身漢,我們兩個現在這樣的關係實在不方便。」

莫琰看著她狗腿的笑容,冷哼一聲:「看你今晚的表現。」說完繼續吃飯。

「……」傅歆扶額,這個男人,誰說他冷酷無情,在床上就是一頭餓狼。

莫琰果然說到做到,還都要求傅歆主動,不然就不讓她去。

傅歆恨得牙痒痒,但也沒辦法,不得不按莫琰的要求做,最後的結果就是她第二天差點起不來床。

拖著酸軟的身體,心裡不住的咒罵莫琰。

到酒店樓下餐廳吃完飯,莫琰派了車送她去。

傅歆領憑著記憶告訴了司機地址,車子慢慢朝目的地行駛而去。

傅歆坐在車上,看著兩旁快速倒退的樹出神。

也不知道喬斯利叔叔還記不記得自己,她只是小時候跟著爸爸來這裡住過一段時間。

喬斯利叔叔還有個兒子,很淘氣,喜歡扯自己的辮子,每次都把自己惹的哭,然後喬斯利叔叔就揍他,想著想著,她不禁笑出聲來!

突然司機喊了聲:「傅小姐,後面好像有人跟蹤!」傅歆一下緊張起來,看看後面,確實有兩輛車緊緊跟隨。

「是沖我們來的?」

「不知道啊,我發現他們已經跟了一段時間了!」

「你咋不早說?」

「我……」司機說不出話來,他只是個司機,又不是保鏢,他能發現不對就不錯了。 「怎……怎麼辦?」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傅歆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她哪經歷過這種事。

車上只有她和司機,司機也一臉惶恐的看著她,「不……不知道,以前從沒有遇見過!」

「早知道就讓琰給我配個保鏢!」現在說啥也晚了,咋么辦咋么辦?

她急得一頭汗,突然腦袋裡靈光一現。

她拿出電話給莫琰打電話,卻發現手機沒有信號。糟糕,走的太匆忙,國際漫遊沒有開通,在這裡她也沒有需要聯繫的人,就一直沒在意。

她忙問司機要手機,司機手忙腳亂的找到電話,正要伸手遞給她,結果車身劇烈的震動了一下,後面的車已經分至兩旁,都在撞他們的車。

手機一下掉到座位底下,傅歆吩咐司機:「你開穩點,我摸不到手機了。」

司機急得一頭汗,大小姐,我還能握住方向盤你就該笑了,不過他可不敢說出來。

傅歆一邊摸著手機,一邊迅速回憶地形。

突然靈光一現,「司機大哥,這裡的地形你應該比我熟悉,如果我記得不錯,前面轉彎過去就只能並排行駛兩輛車了對嗎?」

司機一聽,頓時明白她的意思,慢慢冷靜下來,集中精神開車。

兩輛車還在不時的撞她的車,她吃力的伸手在座位下勾手機,剛摸到,車身又是一震,她整個人向一邊栽去,一頭撞在車門上,額頭立刻出現一道血口。

她痛的快暈了,但是她知道自己這會不能暈,強忍著疼,俯下身子繼續摸手機。

終於摸到了,司機從後視鏡看了她一樣,嚇得不輕,「傅小姐,你怎麼樣了?」出門的時候BOSS再三叮囑一定要照顧好這位小姐,這下子完蛋了。

「沒事,你開你的車!」

傅歆艱難的撥著號碼,謝天謝地,通了。

可是……沒人接,傅歆快哭了。

「快到轉彎了,傅小姐坐好。」

傅歆緊緊抓住車門的拉手,旁邊的車子一直踩油門想超過他們,幸虧莫琰給她的是輛瑪莎拉蒂跑車,那兩輛車一時都未能超過。

終於在司機一個漂亮的漂移後轉過拐角,最外面的車子車速過快,無法立刻停住,一下子衝下路面。

另一輛車車速明顯慢了下來,傅歆看見車裡的人好像在打電話,之後又提速跟了上來。

傅歆心裡一沉,本來以為可以利用先前那輛車震懾下,如今看來,下令追殺她的人不會罷手了!

她對司機說道:「千萬別讓他從內側超車,不然剛才那輛車就是我們的下場!」

司機點頭表示明白,一直緊貼著內側車道行駛,後方車輛一時也無法超車,傅歆暫時也沒有其他辦法。

她剛才僥倖利用地形收拾了其中一輛車,這一輛,肯定會有防範,再用那一招怕是不行。

她找了點抽紙按住自己還在淌血的傷口,大腦迅速轉動起來,該怎麼辦呢?

突然司機大聲吼道:「傅小姐,你坐穩了!」

傅歆來不及問,下意識的抓緊了拉手,卻眼見前方一輛大貨車拉著震耳欲聾的鳴笛聲越來越近。

傅歆身體緊貼著座椅,拚命向後縮。

我的天啊!司機大哥,你不要命了嗎?我還沒活夠啊,你可憐可憐我啊!傅歆已經哭不出來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往上撞,她不禁扯開嗓門喊著「啊……」

傅歆雙手捂眼,尖叫著……

耳邊傳來「嘭」的一聲巨響,傅歆的心一下涼了。

完了完了完了,這下上天堂了,她還有好多事沒做,早知道就該答應莫琰的求婚了。

「傅小姐,傅小姐,我們沒事啦!」傅歆的尖叫聲還在持續中,突聽得司機的聲音。

她覺得好像天外之音,有點不真實。

放下雙手,她看了眼外面恢復倒退的樹,又看了看後視鏡中司機如釋重負的臉,還是有點不相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