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嗯,好好吃啊,外婆,你嘗嘗。」亮亮趕忙說道。

看著孩子吃的香甜的模樣,趙以諾笑了。

旁邊的顧忘,雖然也一直說著笑著吃著,但是趙以諾能看的出來,男人有心事,並且他還一直在看手機。

「叮叮叮……」顧忘的手機,已經響了很多次了。

終於,趙以諾忍不住了。

「顧忘,別掛了,接吧。」趙以諾看了看男人的手機。

山貓能連續打這麼多電話,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顧忘看了看面前的幾個人,拿起手機走出包廂。

「大哥,那個人耍無賴,非得今天晚上見你。」山貓著急地說道。

顧忘看了看裡邊的幾個人,一個拳頭直接打在牆上。

怎麼這麼趕巧!

「不能推到明天么?」 我的私家星球 顧忘低聲問道。

「對方很堅持,必須今天晚上,過時不候。」山貓有些焦慮。

「媽媽,爸爸怎麼了?」包間里的亮亮突然問道。

趙以諾愣了愣,立即恢復以前的表情。

「亮亮乖,爸爸比較忙。」趙以諾趕忙為孩子夾了一塊肉。

看著顧忘的空座位,亮亮臉上一片陰霾。

「爸爸今天晚上就要走?」亮亮抬頭看著趙以諾,一副不舍的模樣。

「或許吧,不過你放心,只要爸爸忙完,一定會回來看你的。」趙以諾笑了笑。

果然,還是這句話管用,亮亮突然興奮起來。

顧忘掛掉電話,回到包廂,一副惆悵的表情。

「顧總,如果公司里有事,您先去忙吧。」林夫人突然說道。

打了這麼久的電話,是個正常人都能想到,一定發生什麼重要事情了。

顧忘看了看旁邊的趙以諾,又看了看亮亮,臉上全是愧疚。

「沒事的爸爸,你先去忙吧,媽媽說你忙完后就會回來了。」亮亮說道。

看著如此懂事的孩子,顧忘笑了笑。

囑咐了幾句以後,顧忘便離開了飯店。包間里,只剩下她們三個人。

瞬間,氣氛安靜了很多。

「來來來,我們吃飯,亮亮,今天可是媽媽專門為你請的客,你可要多吃點。」林夫人笑著說道。

「那當然……」

林夫人和亮亮交談的空隙中,趙以諾走進了衛生間。

「喂,顧忘,天色不早了,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趙以諾輕聲說道。

「沒事,放心吧。」

寒暄了幾句之後,兩個人便掛了電話。

不知道為什麼,顧忘走了以後,趙以諾心裡總覺得隱隱地有些不安,心跳越來越快。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趙以諾洗了把臉,直接走出衛生間。

突然,迎面走過來一個油光滿面的禿頭男人,一副醉酒的模樣。趙以諾心生警惕,試圖悄悄繞過去,可是就在她拐彎的時候,男人故意一個踉蹌,直接倒在趙以諾的身上。

「哎,先生。」趙以諾趕忙扶著那個男人。

「你他媽的誰啊你,竟然敢絆老子!」男人大聲罵著。

趙以諾看著面前已經醉的不成樣子的男人,深呼吸一口氣,不想和他計較。

「不好意思,您慢點。」趙以諾將男人扶正,打算離去。

可是男人一個用力,直接將趙以諾丟到牆角。

「你想做什麼?」趙以諾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這個人看起來很是面生,不像是小山村裡的人。

「你把我絆倒了,就想直接走?」男人漸漸逼近趙以諾。

突然,男人看著牆角處像受了傷的小兔似的趙以諾,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先生,這可是公眾場合。」趙以諾提醒道。

男人冷笑了一下,一臉不屑的模樣。

「就你們這個破山村,我來就是給你們面子!」男人甩了甩胳膊。

「不過,這次倒是沒有白來,沒想到,這個破山村裡,竟然還有這麼漂亮的女人。」男人摸著自己的下巴猥瑣的道。

看著面前噁心又令人作嘔的男人,趙以諾真想給他兩巴掌。

「不好意思,先生,我兒子還在等我,我先走了。」趙以諾趕忙說道,要離開。

「兒子?你都有兒子了?真是可惜了,不過沒事,我可以養你……跟你的兒子,哈哈!」男人笑著。

趙以諾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心中一陣憤怒。

她不想再和這個男人浪費太多的時間,於是將男人使勁一推,直接推進衛生間,趙以諾徑直離開,走向包間。

「怎麼這麼久?沒事吧?」林夫人擔心的看著趙以諾。

「沒事,遇到了一個奇葩。」趙以諾笑了笑。

衛生間里的男人,靠在牆上,吃力的站穩,徑直走向服務台。

「你們什麼態度!快,給我找出來!不然,我就拆了你們飯店!」禿頭男人大聲喊著。

飯店負責人趕忙跑過來,低三下四的挨著男人的數落。

「這位先生,有什麼事情,我們好好說。」飯店負責人討好的說道。

「說什麼說,把人給我交出來,什麼都好說,否則,一切免談!」男人狠狠地拍著桌子。

「媽媽,外邊什麼聲音?」亮亮狐疑的看著趙以諾。

趙以諾仔細聽了聽,隨即明白了。

看來,那個男人又要搞事情了。

「事情是我做的,我一個人負責!」突然,趙以諾出現在男人面前。 「就是她,來人,給我帶走!」突然男人大聲指著趙以諾喊道。

背後的幾個小弟趕忙上前抓住趙以諾的胳膊。

「放開我,你們想做什麼?」趙以諾掙扎著,目光凜冽。

「你們放開我媽媽!」突然,亮亮跑了出來。

「啪!」

孩子被一個狠狠的巴掌打在地上。亮亮癱坐在地上,雙手捂著臉頰,眼神有些恍惚。

「亮亮!」趙以諾拚命的喊著。

「小孩子,不關你的事,馬上給我滾!」禿頭男人冷冷的踢了亮亮一腳。

頓時,周圍的人多了起來。

「這是誰啊,怎麼這樣,打孩子……」

「就是啊,好像不是咱們村子里的人,我們這裡怎麼會有這麼沒素質的人。」

幾個人在禿頭男人背後議論著,很是難聽。

關門,放總裁! 突然,男人一個轉身,看著面前的幾個女人,目光兇狠。

「如果想好好的,那就閉上你們的臭嘴!」

幾個女人立馬退後了幾步。

角落裡的主管,嘴角處勾起一抹幸災樂禍的弧度。

趙以諾啊趙以諾,不是很能耐嘛,看你怎麼周旋?

主管躲在人群背後,看著面前的一出好戲。

「還等什麼,給我帶走!」禿頭男人大聲喊道,語氣有些不耐煩。

「等等!」突然,林夫人出來了。

「誰允許你帶走的?」林夫人冷冷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禿頭男人轉過身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夫人,眼睛里有一些不屑,隨即只是嫌棄的撇了她一眼,沒有說話,打算離開。

「怎麼?你爸媽沒有教你要老實做事,寬厚待人么?」林夫人大聲喊道。

這一聲,把周圍的人給嚇住了。

村子里的哪一個人不知道,林夫人雖然在小山村裡名聲不及其他,但是所有的人都很尊重她。

「別想嚇唬我,你誰啊你,就一個老太婆而已。」禿頭男人吐了口痰。

還真是一個沒禮貌的傢伙!瞬間,林夫人火了。

「今個,這個女人你要是帶走了,我保證,你的日子到頭了。」林夫人信誓旦旦的回答。

趙以諾愣了,周圍的人唏噓一片。

林夫人一般不出手,但是一旦出了手,一發不可收拾。

禿頭男人看著面前的林夫人,「呸」了一聲,緩緩走到林夫人面前。逼人的氣勢,凜冽的目光,並沒有把她嚇到,反而微微抬起了下巴,宣示自己的主權。

好一個老婦人,竟然敢公然和他作對!

禿頭男人圍著林夫人轉了好幾圈。

「你想怎麼樣?殺了我?你這個老太婆可真逗,就你這樣七老八十的,只怕連走路都是一個問題吧。」禿頭男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林夫人不想和他廢話,隨即掏出手機,撥了過去。

「我這裡有點事情需要處理一下……」不到兩分鐘,林夫人便掛了電話。

旁邊的禿頭男人,看著林夫人的一舉一動,他倒是想看看,這個老太婆到底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角落裡的主管,有些惶恐。因為她也不知道,林夫人剛才到底給誰打了電話。

「嘭!」飯店的門被狠狠地推開。

只見幾十個人一起走到林夫人面前,一副維她是命的模樣。

「山貓?」趙以諾驚訝的喊道。

「林夫人,嫂子。」山貓打了聲招呼,直接走向旁邊的禿頭男人。

瞬間,男人的臉色鐵青,一陣尷尬。

顧忘誰不知道,顧忘身邊的保鏢山貓自然也已經名傳萬里了。

「誰要帶走我們家嫂子?」山貓冷冷的吼道。

周圍的人,都安靜了,沒一個人敢出聲回答他的問題。

抓住趙以諾胳膊的幾個小弟,立馬放開了女人,趕忙看向禿頭男人,尋求幫助。可是人一旦遇到了危險,永遠想的都是自己!

「那個,誤會誤會,都是我這幾個小弟,他們不懂事,回去以後我一定好好教訓他們。」禿頭男人突然說道。

旁邊的人冷笑著,這不是睜眼說瞎話么!

「是么?」山貓轉過身子,漸漸走到那幾個小弟面前,目光兇狠,手裡緊緊攥著拳頭。

幾個小弟頓時被嚇傻了,渾身哆嗦。

「不是,是他!都是他讓我這麼做的!」幾個小弟一起指向禿頭男人。

禿頭男人撓了撓後腦勺,一陣尷尬,無言以對。

林夫人看著面前的一切,眼光極其寒冷。幸虧顧忘將山貓留在了自己身邊,以備不時之需。

「給我拖出去!」山貓一聲令下,門口的兄弟們徑直走向那個禿頭男人。

「不,等一下,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那是顧總的女人啊,大哥,這次饒了我吧!」禿頭男人突然跪在山貓面前。

趙以諾上前對山貓說了幾句話,山貓點了點頭。

「這次就先放過你,是我們嫂子替你說的情,若是還有下次,不管你非禮的是誰,都不會放過你!」山貓決絕的吼著。

禿頭男人和幾個小弟趕忙跑出飯店。

周圍的人都散了,原地只剩下林夫人和趙以諾還有山貓,亮亮已經被飯店負責人帶去了門診。

「山貓,你怎麼會在這裡?」趙以諾輕輕拍了拍男人的堅持。

「是顧總讓他留下的。」林夫人淡淡的回答。

「我說嫂子,到底有多少人想故意刁難你啊?城裡有,山村裡也有,大哥在回公司之前專門給我打電話讓我來保護你,還給了我林夫人的手機號。」山貓開玩笑道。

瞬間,趙以諾心裡暖暖的,原來顧忘這麼細心。

不過這次,應該只是個意外吧?

「好了,沒事了,辛苦你了,對了,顧忘沒事吧?我看你今天晚上給他打了很多電話。」趙以諾擔心的看著面前的山貓。

山貓猶豫了一下,看著趙以諾的反應,她並不知道大哥在做什麼。

「沒事,大哥能有什麼事,好了,我送你們回家。」山貓馬上轉移話題道。

「不了,去診所,亮亮還在那裡。」林夫人低聲說道。

突然,趙以諾像瘋了似的,趕忙跑向山貓的車。

「山貓,你快點,愣著幹嘛呢,我兒子受傷了,趕緊的!」趙以諾大聲喊道。

「叮叮叮……」

趙以諾看了看手機,隨即接起電話。

「回家了么?沒事吧?」顧忘擔心的問道。

他並不知道飯店裡發生了什麼。

「沒事,剛吃完飯,正準備回家……」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趙以諾著急地看著面前的孩子。

亮亮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嘴角處有些血跡。

山貓看著受了傷的孩子,眼睛里一股憤怒。

「嫂子,這到底怎麼回事?」山貓緊緊攥著拳頭,心中一陣愧疚。

顧忘囑咐他一定要保護好這三個人,現在倒好,孩子受傷了,該怎麼向他交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