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也會關心我,可真稀奇!沒事,習慣了。」

莊語詩的聲音不單單是疲憊,還有些沙啞,這讓天奇心中不是滋味。「昨晚你怎麼沒把你今天出國開會的事告訴我,你身邊帶了多少人?安全嗎?」

每一次打電話,天奇都是跟莊語詩吵,可這一次,他出奇的很平靜!淡淡的關懷聲讓萬里之外的莊語詩嗅到了一抹酸酸的味道。

「混蛋你怎麼了?怎麼感覺你不高興?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就是我感覺我二姐的女兒怪怪的,葉藝是你的粉絲,然後你知道你是我老婆,非吵著要聽你的聲音!」

「多大了?還對你撒嬌!不過你是她小舅,撒撒嬌沒什麼!」

天奇心中一陣苦澀。「快二十四了吧!對了富婆,聽說你在國外的追求者多不勝數,等一下把你的詳細地址發給我,我派人連夜趕過去監視你,免得別人挖老子的牆角,拐跑你個小蛋殼。」

「林天奇你個臭流氓,你能不能給我說點好聽的,我追求者多又怎麼了,我這朵花現在還不是被你給摘了,你說我現在嫁給誰!你個混蛋。」

心中明明就高興,可莊語詩還是收起外人看到的嚴肅,沒有一點矜持的罵著林天奇。

「我說你省點力氣吧!你要不嫁給我我就殺回京都。」

「誰說我要嫁給你了!你給我求婚了嗎?你下聘禮了嗎?你個混蛋,不提這事我還不說,我莊語詩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對你以身相許了!」

每一次打電話都會吵!可這種感覺似乎都是林天奇和莊語詩表達思念的一種方式,語氣是生氣,可兩人的心底都清楚她們很想念對方!只是誰都不願意開口說那些肉麻的話。

「那簡單,你回國之後來找我!我用狗尾巴草給你編一個世界上最淳樸的戒指,晚上咋們再努力努力,我兒子就是聘禮!」

「你去死…..」嬌喘呼吸聲清晰傳到林天奇耳朵里,在林天奇哈哈大笑的時候,莊語詩那嬌媚怒意聲音便是響起。「我說林天奇你能不能正常一點,不噁心我你會少塊肉嗎!還狗尾巴草?孩子?你想氣死我嗎!」

粲齒一笑,站在窗前的天奇握著手機凝望天幕繁星,不耐煩的說:「行了你別惹我生氣了,趕緊掛電話把詳細地址發給來!」

「林天奇….我恨你….不要再打電話給我,我不想聽到你這噁心鬼的聲音。」

喊了一聲,莊語詩差點沒被天奇的話氣死!

每一次,天奇都是惹莊語詩生氣讓她先掛電話,這一次也是!天奇不是有意的,他只是不想讓后掛電話的那種失落感覺在莊語詩心頭升起。她,很累,天奇實在是不忍心讓她肩負著太多的東西。

而莊語詩呢!每次掛電話之前她都罵林天奇,讓林天奇不要打電話煩她,可每一次接到林天奇的電話,她心裡都很開心,縱然很累很累,即便是半夜接到電話,她都不會不接電話。

這兩人的感情,越吵越深!似乎,不拌嘴兩人都不習慣。

凝望蒼穹,天奇這傻小子握著手機一味的傻笑!完美唇角那一抹笑容,此刻是如今的淳樸,俊秀。

叮….

信息來了!

看完信息的天奇,笑得更加燦爛!轉身,行至迎賓館大門前,將天邪叫到一邊,小聲道:「天邪,阿羅他們在什麼地方?」

阿羅?天邪心中一顫,不明白自家少主為為何突然間問起這事。

「不清楚,阿羅他們屬於幾大頂尖高手,屬下無權過問他們的事。」

阿羅的身份還要在天邪之上?這可讓天奇有點兒驚訝了!沉吟片刻,天奇如墨似箭的眉頭輕微一皺,抬眼望著這張銀色面具,面具在大紅燈籠照射下略有發光線條。

「能聯繫上嗎?」

「能,但若沒有重大的事,屬下擅自找他們那就是死罪!」

「誰規定的?老子不讓你死我看阿羅他敢!真*急了,他媽的老子就六親不認。」

沉喝一聲,天奇對阿羅他們心裡可是不痛快的!這麼多年了,竟然神出鬼沒的,什麼事都不告訴自己。

林天奇一直都是溫和待人,天邪這是第一次看見小主人這般生氣!心驚膽戰的他,道:「這是十八年前我們逃出中長風的追殺后統領規定的。」

「你們的統領是誰?」

「中長谷!」

師父?目光驟然一怔,眼眸猛然睜大,天奇有些哭笑不得!望著天邪有些為難,林天奇擺擺手,道:「聯繫阿羅,就說我有事!」

點點頭,天邪像是變戲法似乎,袖口中突然劃出天奇不曾見過的通信設備。按了幾下,嘀咕幾聲,把設備雙手捧上。

拿過這像根木頭的設備,湊到耳邊,天奇笑呵呵的問:「請問是阿羅大哥嗎?」

「屬下阿羅給少主請安!」渾厚有力的聲線極為恭敬的傳近天奇耳里。

天奇一聽,苦笑一聲。道:「別..別別….林天奇承受不起!林天奇算得了什麼!」

「少主,屬下罪該萬死…罪該萬死….」這下,響起的聲嗓音顯得很是恐懼。

嘴角一抹冷笑泛起,天奇聲線漸漸冷了下來。「罪?何罪之有!阿羅大哥嚴重了!林天奇受不起。」

「少主,阿羅死不足惜!斗膽請少主息怒,這些年若不是無奈,阿羅也不敢隱瞞真相,少主要殺阿羅,阿羅隨時都能把向上人頭奉上!只是希望少主以大局為重。」

那頭的阿羅早就預料到小主人會找他麻煩,畢竟這些年見面的次數不少,卻不曾告知身份一事。

「別給我扯*蛋,阿羅,你們所有人隱瞞我一事我全部記著!現在有件事想請你辦,辦好了這些年你對我隱瞞的事我給你減掉十分之一的罪行,辦不好咋們新賬舊賬一起算!」

「阿羅恭候尊令!」

「我老婆在國外,詳細地址和她的名字、照片待會兒我會讓天邪發給你!你收到之後立即派人去保護她。」 想了一下,天奇補充道:「不管你派多少人去,最好挑兩個身手了得的女孩子對她實行貼身保護!她要是少了根汗毛,你明白的…」

「是,屬下萬死也不敢讓少夫人受半點驚嚇!屬下親自去,還望少主息怒。」

「還有,除了保護她之外,不得干預她的任何事,也不得打聽她的事!你們只負責她的安全,派去的人護她周全便可。」

「屬下遵命。」

……

把設備還給天邪,讓天邪將莊語詩的詳細地址發給阿羅,以及照片,天奇這才轉身回迎賓樓。對於莊語詩的安全,他一直都上心。之前莊語詩在京都他不怎麼擔心,可現在那富婆竟然去國外,這要是出了點什麼事,豈不是要了他林天奇的命。

同時,天奇也想經過這次的事,看看尊皇衛中那些不曾露過面的人究竟有多強。

尊皇衛?

這是他林天奇的親衛軍隊,可他卻不知道這隻軍衛有多少人?又是怎麼樣的一個編製!到目前為止,他也只知道天邪是尊皇衛下轄屬右軍驍騎戰將,還有幽月幽然兩少女,其他的並不知情,師父也不肯透露。至於燕雲十八騎和辵、冽,是他自己硬塞進入這個神秘軍衛中去的。

其實,天奇心中不但納悶,還很震驚!一個天邪足以滅掉五尊衛頭領,而這個天邪竟然只是一個驍騎戰將,可見,尊皇衛的實力有多強。

可強又怎麼樣,他林天奇還不是不知道人家有多少人!

立在迎賓館大門前的天邪,親耳聽到少主與阿羅的對話,他表面雖然平靜,可心裡卻是一陣陣的浪駭湧起!

阿羅那種牛P人物竟然被少主盯上了,這次的事阿羅要是出了蛛絲馬跡的錯誤,只怕少主會直接砍掉他的向上人頭。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欺君之罪,這是要掉腦袋的。

一時間,天邪心裡湧起一抹顫慄之意,好在這一次的事少主沒追究,不然,他這顆腦袋怕是在昨晚就已經搬家了。

回到側廳,見林鑰欣正數落葉藝!天奇當作什麼都沒看見,管她們這些小輩說什麼;可剛坐下來,葉藝便起身走向天奇,邊給天奇按摩邊說:「對不起啊小舅,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

「沒事!」

「怎麼會沒事呢!小舅,我知道你心裡肯定不會受,藝兒我…畢竟你和小舅媽身份懸殊太大,我…」

瞧著葉藝這張驚俗紅顏呈愧疚之色,天奇偏頭淺笑一聲,看了林鑰欣她們幾女一眼,淡淡的說:「都能理解的!像當初我認識你那富婆的時候,也不曾想到她竟然是華夏高高在上的經濟女皇,其實站在藝兒你的角度,一味的質疑小舅,小舅心裡是不舒服,可仔細想想,那也屬於正常。畢竟我是邊陲林家的人,林家連三流家族都算不上,而莊語詩她….」

「小舅你別說了,藝兒心裡難受!」繞到前方,聲線哽咽的葉藝撲進天奇懷裡,抽泣道:「葉藝不知道這些年小舅過得不好,葉藝對不起小舅!小舅你別生氣好嗎。」

「臭丫頭,小舅怎麼會生氣呢!好了,這麼大的姑娘給我矜持一點,別動不動就給小舅身上擠,這要是讓別人看見,誤會了你嫁不出去怎麼辦?」

「才不呢…小舅你把我叫來,你就得給我找男朋友!反正我終於大事就交給你了。」

見外甥女破涕為笑!天奇之前的陰霾一掃而空,翻了個白眼,扭頭對無雲說:「無雲,今晚你們好好休息,明天隨我回藍天之巔,我會讓人把秦州北部的資料找來給你們,關於這邊旅遊業的事會有人帶著你們。」

「好!」無雲輕點頭,面對這個比自己小几歲的人,她萬萬沒有想到會是經濟女皇的男人,這…她真的很驚訝!

是的,無雲很震驚…

「對了小舅!」葉藝似乎想到了什麼,直接坐在天奇的大腿上,勒著天奇的脖子,笑嘻嘻的說:「憑著小舅媽那邊的實力,要發展這邊絕對沒有問題,可『神州通信』的乜沛你要想點辦法,像乜沛那種女人,小舅媽肯定認識!」

沉吟了一下,天奇搖頭說:「我沒想過要全靠你小舅媽來發展,她雖然是我老婆,但你們在生意上,必須按照正常程序走!她也不容易啊,別讓她為難。至於龍泉那邊,我再想想吧!直接找乜沛那是不可能的,不過我倒是認識一個跟她走得很近的人。」

「什麼?小舅你認識乜沛身邊的人!」

點點頭,天奇沒有正面回答葉藝,而是扭頭問:「鑰欣冰藍,你們還記得辛空月那妖女嗎?」

「怎麼不記得啊,那天晚上她跟嬸說的話都怪怪的!」林鑰欣就是想不明白小叔叔怎麼會認識那些權貴人物。

天奇沉吟著說:「辛空月那妖女是一流家族中辛家的大小姐,乜沛的媽媽就是她的親姑姑!」

「啊….」

眾人驚呼一聲,看天奇的眼神都變了,特別的葉藝和無雲。

林鑰欣驚愕道:「那小叔叔,你就找找辛小姐,她那麼喜歡你,只要你開口她一定會幫你的,有辛小姐出馬,『神州通信』就沒有問題了。」

「什麼?表妹你說什麼?華南第一妖女辛空月喜歡小舅?」葉藝差點沒一根頭栽下去。

林鑰欣淡淡的說:「是啊!小叔叔在京都的時候辛小姐就不斷伸出援手,那天晚上的聚會,辛小姐直接當著咋嬸的面說要搶小叔叔,讓小叔叔做她的男人!」

「哎呦媽….這可真是一大新聞啊!小舅,你什麼時候成香餑餑了,辛空月在華南可是出了名的妖女,她手中的權勢也很大啊。」葉藝一驚一乍的,今天所知道的事,對她的震驚遠遠超過這些年了。

「得了,你們就別想著讓我去找那妖女了!我欠的人情已經夠多了,再找她幫忙,人情欠多了我估計得以身相許才還得完。」

「噗哈哈….」

望著一臉鬱悶的天奇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像是受到幾大委屈似的,葉藝和林鑰欣大笑起來,易冰藍和無雲則是忍著笑意,這兩女刀削般的雙肩連連顫抖,忍著笑意的她們,那輕靈的月牙兒都彎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腳步聲急速而來,在門外停頓之後,大步走進側廳。

「五哥…五哥….」

聽到聲音的天奇他們側臉,看見是三十六天罡星衛頭領之一的大奎!天奇起身道:「出什麼事了?這麼著急?」

大奎緩了口氣,躬身道:「大奎奉神算之命從藍天之巔趕來,五哥,中午神算接到來自邊陲的信息,說是明日中午林家那邊會來人,給你把你的寶貝送來!」

「我的寶貝?」天奇有些納悶,心裡自己沒有什麼寶貝啊!隨即,問:「沒說是誰要來嗎?」

「沒有!對了五哥,藍天之巔很多大事需要您做主,神算讓我問問五哥你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是啊,藍天之巔需要自己!褶子他們縱然再有能力,有些事是不能擅自做主的!

「這樣吧,你速速趕回藍天之巔,就說我明日回去!」

「是,大奎這就趕回去!」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大奎領命轉身速速離開。

坐了下來,在葉藝和無雲的茫然中!天奇沉思之後,抬眼大聲道:「老魯!」

聽得天奇泠泠聲線的耶魯吶,大步走進側廳,躬身道:「奇少!」

「傳我命令,奇門下至七十二地煞衛,上至兩大神衛,除程翀和留守各鎮部分人員外,其餘眾人明日速速返回藍天之巔,違令者,尊皇衛將持令處死!」

「是,屬下這就發尊令!」

耶魯吶躬身離開!天奇沉思起來,奇門搬遷至藍天之巔,有些事需要親自警告各衛,特別是林峰那小子,必須問清楚他到底在莊語詩那裡弄了多少殺傷力極強的武器。還有就是要儘快點清蕭家的儲藏在藍天之巔的那筆財富!

PS:今天依舊是三更,明天爆發! 如今的奇門,光靠贏來的那幾百億,是很難發展起來的!再者,秦州北部這邊必須儘快穩定下來,否則,沒有龐大的資金支撐,別說發展,奇門都很難維持現在的生活。

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各衛精銳兄弟和主力部隊的實力的提升,這是重中之重。秦州北部一旦穩定下來,奇門必須採取下一步的動作,而採取動作,那就需要提前把路鋪好。

觀今華夏局勢,混亂不堪!藍天之巔才是最佳大本營,這個地方雖易守難攻,可沒有足夠的儲備,大本營不穩定,一旦出現任何的變故,後果不堪設想。

沉思著…..天奇為奇門的將來正做打算!

而一直在旁留意天奇神色的葉藝和無雲,聽到林天奇下達命令的那種氣勢,這才葉藝心中很納悶,心想小舅在奇門究竟是什麼位置,竟敢下達這樣的命令!還有,奇門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勢力。

「小舅….我們先上樓休息了啊!」

從沉思中,天奇淡笑著說:「鑰欣冰藍,替我招呼無雲她們。」

「好的!」

四女起身上了吊樓!留下天奇一個人在側廳沉思著。

二樓古典房間中,四女圍在淡紅圓桌前,一杯清茶慢慢品著!不等葉藝問什麼,林鑰欣縴手端著白色陶瓷茶杯,清澈目光掃過一臉無雲,落在葉藝欣喜的臉頰上。

「表姐你不應該去懷疑小叔叔的,他的年紀是比我們都小,可他還是我們的長輩,表姐你若是把小叔叔當成你離開時的那樣,你會吃虧的!」

聞言,葉藝面色變了一下!低聲道:「表姐已經看出來了,小舅他確實了變了很多,可你說吃虧,什麼意思啊?鑰欣表妹,給表姐說說小舅的事吧!今天挺愧疚他的。」

「當年你出國的時候小叔叔是還小,可這些年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你也知道小叔叔他是個很節儉的人,對我們這些小輩他一直照顧著!你別看小叔叔那麼堅強,其實他很累的,我們跟他一樣年紀的時候,想想我們在做什麼。」

想到自己的小叔叔,林鑰欣心裡酸酸,在葉藝、無雲兩女的茫然神色中,淡淡的說:「小叔叔這一生都不容易,今年他西南幾州總分第一進入京都大學,可命運總是那麼的捉弄人,京都很多幫會都容不下小叔叔,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小叔叔差點失去性命為代價,剷平了京都四大幫會。*得狄家不得不把京都讓給小叔叔,小叔叔身陷囹圄,他的那些兄弟千里救援,犧牲了不少人!」

「你是說小舅跟一流家族的狄家斗過?」

「是啊,那場戰鬥可真兇險!奇門成立,小叔叔的各方兄弟毫不猶豫的加入,在奇門中,有很多勢力是你么都想象不到的。表姐,以後你可千萬不要當著奇門高層的面公然讓小叔叔下不了台,不然他們會針對你的!」

愣了一下,葉藝大大咧咧的說:「怕什麼,他們針對我我不會採取反擊啊!」

聞言,林鑰欣連連搖頭,一直沉默的易冰藍淡淡開口:「葉藝你知道天奇少爺在奇門是什麼位置嗎?」

「還沒來得及問呢?」

「那你覺得他會是什麼位置?」

經過莊語詩這事,葉藝可不敢擅自去揣摩了!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表姐,在奇門中!你認為有誰敢下小叔叔剛才在側廳下達的命令?算了,我還是直接告訴你們,小叔叔是奇門門主,手掌一萬八千多的兵力,人們都稱呼他為『天尊』!」

天尊?

葉藝眼眸猛然睜大,神色獃滯!就連無雲,心底也是翻江倒海。

「這…我的媽呀,在來這裡的路上我還說要找暗中整整奇門天尊的,小舅他….」葉藝只差沒找個地縫鑽下去了。

對於自己的表姐,林鑰欣感覺葉藝她變了很多!不是像四五年前那般好相處,待人誠實。

想了一下,林鑰欣繼續說:「不光如此,奇門兩大神衛、五大尊衛的人除林峰外,其他的都是小叔叔的結拜兄弟,星衣衛七大首領對小叔叔很尊敬,所以你千萬別目中無人啊!她們尊敬小叔叔就不見得會尊敬你,這中間的事一時半會我也很難說清楚,特別是尊皇衛,千萬別去惹他們。」

「鑰欣你把我說得有那麼差嗎!再怎麼說小舅還是門主呢,就算做錯了什麼他睜隻眼閉隻眼。」

說罷,葉藝樂呵呵朝林鑰欣眨眨眼,很顯然,以她的脾氣是不會把林鑰欣的話放在心上的。

發現葉藝不重視這件事,易冰藍急道:「你可千萬別有這種想法啊!好在你們現在還不是奇門的人,在京都時候四公子就因為在戰爭中喝了一點點酒,這事給尊皇衛的人逮個正著,天奇少爺當眾處罰三刀禁閉七天!」

「什麼?小舅他….」

瞧著葉藝這驚錯模樣,林鑰欣笑道:「所以,千萬別抱僥倖的心態!小叔叔身為門主,他若包庇,如何令那上萬人心服!在林峰那小子之前,七星衛中開陽衛首領夏蘭在戰場上擅自離開去救小叔叔,被處罰七刀禁閉十五天!前些天我們聽神算說夏蘭也是我們的嬸子,表姐,我們的嬸嬸戰場因擔心小叔叔的安全,理應去救,可那是命令,小叔叔縱然心疼,也不得不處罰,所以,你千萬別去碰奇門的門規。」

「行行行,我知道了!剛來就嘮叨。」弔兒郎當的一擺手,葉藝笑呵呵的問:「這不是一夫一妻制嗎,小舅除了經濟女皇還暗中找情人?小舅可真*!」

「不知道,小叔叔越來越神秘了!表姐,我們只要記得他是我們林家的叔叔就行了,其他的那不是我們這些小輩應該去過問,甚至插手管的!只要夏蘭嬸嬸和語詩嬸嬸都願意和平相處,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去管呢!」

唉…..

嘆氣的同時,葉藝很難相信小舅的變化竟有那麼大!更難接受自己的小舅同時擁有兩個女人,她就不明白了,像莊語詩那樣的身份,這麼可能答應這種事….

「對了鑰欣,小舅跟小舅媽是怎麼認識的?」

「不知道,小叔叔今年去到京都之後,就認識了小嬸嬸。他們是怎麼認識的小叔叔沒細說,我也沒問!他們已經領證了,小嬸嬸對我們挺好的,只是她太忙了,有時候我和冰藍想她都不敢打電話過去,怕打擾小嬸嬸。」

淡淡語氣,都在訴說著林鑰欣對莊語詩的思念!望著表姐葉藝和這個無雲都在沉思,林鑰欣看了易冰藍一眼,眼紋流波移到無雲白皙臉頰上,道:「無雲,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只針對我表姐,你聽了之後可別往心裡去啊!」

「沒事的,你儘管說,我怎麼會生氣呢!」淡淡一笑,無雲很想知道密友的表妹會說什麼話。

葉藝也是豎起靈敏而過望著自己這個很懂事的表妹。

抿抿紅唇,林鑰欣輕靈聲線平緩而出。「說真的表姐,四五年沒見了我們都想你!可今天見到了,你跟以前大不一樣,或許你在國外呆久了,習慣了那種生活方式,又或者是交友圈子不一樣。但不管怎麼樣,我想作為表妹,有些話我必須提醒你!」

面對肅然神色的表妹,葉藝發現曾經那個總愛搗亂的表妹變得愈發成熟了。

「說吧,表姐聽著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