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韓盛明忍不住輕咳了一聲:"蘇蘇啊,既然你要住院,那就安安心心的住院,我們在醫院觀察幾天,如果沒事的話,再出院,好不好?"

韓蘇蘇看著父親,立馬點頭:"謝謝爸爸!"

她說完話,還對著韓盛明身後的韓振陽冷哼了一聲:"還是爸爸最愛我,不像某些人!"

韓振陽看著韓蘇蘇的樣子,無奈的搖搖頭。

這天晚上,韓盛明在醫院照顧韓蘇蘇,韓振陽沒過多久,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戚薇薇剛上班,蘇寒就交給她一個艱巨的任務。

當時情景是這樣的。

一大早,戚薇薇剛上班,就被蘇寒叫到了總裁辦公室。

一想到昨晚,蘇寒那不陰不陽的樣子,戚薇薇就覺得,蘇寒肯定要給自己找茬。

她忐忑不安的走進總裁辦公室。

沒想到,蘇寒非但沒有發脾氣,反而非常的和顏悅色。

他看著戚薇薇,那目光,笑中飽含深意。

蘇寒對戚薇薇說:"你幫我去醫院看個病人!"

戚薇薇看蘇寒態度這麼好,而且,她一想,是看病人,當然沒問題啊,她立馬點頭同意。

這麼輕鬆的差事,她當然非常樂意的。

拿著蘇寒給自己撥的款,戚薇薇邁著輕快的步子,離開了醫院。

她沒有看到,自己離開蘇寒辦公室后,蘇寒詭異的目光。

沒錯,蘇寒就是故意的。

韓蘇蘇那個大小姐,一看就很不好伺候。

當然了,她也不敢讓自己伺候她。

只不過,昨晚她說讓自己去看她,他才沒有那份閑心呢。

所以,他就讓戚薇薇去了,順便讓戚薇薇轉告她,自己很忙,今天不能去看她。

蘇寒之所以讓戚薇薇去看韓蘇蘇,肯定沒有安什麼好心,她們兩個人本來就不對頭,戚薇薇這幾天,又各種惹他不開心,這就算是一點小小的懲戒吧。

蘇寒在辦公室內想的很是開心。

市中心醫院門口,戚薇薇手裡提著一袋水果,一個手裡,還拿著一束百合。

她徑直走進醫院。

病房號蘇寒已經告訴戚薇薇了。

戚薇薇直接上樓,到了病房門口,她站住,努力露出一個最甜美的笑容,這才伸手敲門。

裡面傳出一個熟悉的女聲:"進來!"

戚薇薇雖然聽著聲音熟悉,可是,她並沒有猜出來是誰。

只不過,等她打開門進去,看見裡面躺在病床上的人時,她就徹底呆住了。

韓蘇蘇,怎麼會是她?

蘇寒為什麼會讓她來看韓蘇蘇?

而且,韓蘇蘇昨晚在酒會上,不是好好的嘛,這會,怎麼就躺在病床上了。

雖然蘇寒口中的這個病人是韓蘇蘇。

戚薇薇很不待見她。

但是,來都來了,蘇寒交代的任務,她還是要完成的。

戚薇薇硬著頭皮走進去。

韓蘇蘇一看到戚薇薇,眉頭一皺,立馬就想到了什麼。

她頓時生氣的看著戚薇薇:"怎麼會是你呢,蘇寒人呢?"

戚薇薇頓時笑了笑:"哦,韓小姐,是這樣的,我們路總今天非常忙,根本抽不出來時間看你,他讓我轉告你,你在醫院好好養病,我今天代他來看你,他要是有時間的話,肯定會親自來的!"

韓蘇蘇很不開心:"就算是他不來,我也不想看見你,看見你,我的傷口就更疼了!"

聽著韓蘇蘇的話,戚薇薇有點不開心。

可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儘力讓自己的臉色沒那麼難看。

她說:"既然韓小姐不歡迎我,那我就走了,反正,路總的話我已經帶到了,韓小姐不喜歡我,說句實話,我也不怎麼喜歡韓小姐!"

戚薇薇說完,放下手裡的花,還有水果,轉身就要走。

韓蘇蘇氣的抓狂。

她在病床上,大聲的喊道:"戚薇薇,你給我站住,你算是什麼東西,在我面前囂張的吆五喝六,別以為蘇寒用什麼態度對我,你就可以怎麼對我,說句難聽的,你只不過是蘇寒身邊的一條狗,替他來傳個話而已,你囂張什麼呢,你這種低賤的人,給我提鞋我都不要,你還是不要在我面前,露出一副高傲的樣子,這個樣子,我看了只會噁心!"

韓蘇蘇憤怒的說完,戚薇薇的腳步,徹底定住了。

看來,韓蘇蘇還是賊心不死,昨晚侮辱自己,被她教訓了一頓,現在,又學不乖了。

當然了,她也只是替蘇寒來看韓蘇蘇的。

但是,她可不是來讓韓蘇蘇罵她的。

她轉身看著韓蘇蘇:"韓小姐,我勸你還是積點口德吧,你這麼噁心,怎麼不吐啊,再說了,我是什麼,輪不到你這樣的貨色來評判,你對蘇寒,是個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是你想倒貼,粘著我們路總不放,你作為一個女人,該有的矜持呢,你害臊嗎?我告訴你實話吧,我都替你臊得慌,還有,我用什麼態度對你,跟我們兩個人的身份,沒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單純覺得,你這個人的思想道德有問題,如果你還如此出言不遜的話,我勸你還是儘早回娘胎,重新投胎一遍,不然的話,遲早會有人收拾你的,最後,我再奉勸你一句,我們路總不喜歡你這種太主動的女人,你這個樣子,只會讓他覺得,你很賤!"

戚薇薇說完,勾唇一笑,轉身,風一般的離開。

韓蘇蘇被罵的瞠目結舌。

她看著被摔上的病房門,整個懵逼臉。

門外,戚薇薇剛打開門,就看見一個中年男子,一臉鐵青的看著自己。

只不過,在看到自己的時候,他的臉色卻變了變。

韓盛明出去給韓蘇蘇買吃的,他剛一上樓,走到病房門口,就聽見戚薇薇罵人的話。

她現在走出來,韓盛明本來打算教訓一下這個不懂事的丫頭。

可是,在看到她的時候,韓盛明卻徹底鎮住了。

這個丫頭,跟他的前妻,長得太像了。

韓盛明都沒有心思去追究,剛剛她怎麼罵的韓蘇蘇。

他忍不住開口問道:"孩子,你叫什麼名字啊,今年多大了,是我們蘇蘇的朋友嘛?"

看著韓盛明,不知道為何,戚薇薇的心理,生出一種戒備來。

父親戚風說過,他早年得罪過一些人,他們會找他們父女倆的麻煩。

所以,當年她才會改名,跟著戚風,一起被迫離開南山村。

看著面前的人,第一次見面,就問自己的年齡。

戚薇薇覺得,很不對勁。

她估計謊報了兩歲:"我今天二十三了,叫戚薇薇,我跟韓小姐,其實,算不上朋友,先生您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離開了!"

韓盛明皺了皺眉,二十三了,那個孩子,現在應該二十一啊,年齡上,對不上啊!

他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失落的神色。

他說:"戚小姐是吧,那我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好的,您情說!"戚薇薇開口說道,看著這個中年男人這麼禮貌客氣,戚薇薇頓時也收起了身上的戾氣。

韓盛明說:"是這樣的,戚小姐剛才不是說,跟我家蘇蘇算不上朋友關係嗎?那你為什麼來我們蘇蘇的病房,我剛才似乎聽見你罵她什麼!"

戚薇薇臉色一白,果然還是聽見了。

韓蘇蘇的父親,這是來興師問罪的么?

她嘲諷的笑了笑:"是啊,我是罵韓小姐了,可是,你也問問韓小姐,她一開始罵我什麼了,我只不過是代替路總來看望她,她就說我是路總的一條狗,我是路總的秘書,我只是希望,請她搞清楚措辭!"

韓盛明一聽戚薇薇的話,就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韓蘇蘇是什麼樣的性格,自己的女兒,他比誰都清楚。

就是被他慣的有點無法無天,這樣罵人,他都能想象到。

他不好意思的看著戚薇薇:"戚小姐,實在對不起,是我教女無方,還希望你能諒解。"

韓盛明這麼一說,倒是弄得戚薇薇有點不自在。

畢竟,韓盛明是個長輩。

她扯了扯嘴角:"韓先生言重了,我一個小輩,也不敢要您的道歉,只是韓小姐出言不遜,我一時生氣而已,韓先生怎麼教育女兒,那是您的事情,我先走了!"

戚薇薇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韓盛明站在病房門口,久久不能回神。

他如果聽到一般人這麼說韓蘇蘇,他肯定是偏袒韓蘇蘇的。

他會用自己的手段,先將人教訓一頓。

可是,對於戚薇薇,他做不到。

這一張臉,跟前妻那張臉,簡直像到了極點。

就連性格,都如出一轍。

只不過可惜,年齡對不上。

不然的話,他肯定要好好調查一下這個戚薇薇。

韓盛明站在原地,無奈的搖搖頭,這才轉身,走進病房。

韓蘇蘇一看是父親回來了。

她立馬委屈的開口:"爸爸,你幫我教訓一個人,好不好,她出言攻擊我,罵我不嫌臊,還罵我犯賤!"

韓蘇蘇說的很是委屈。

韓盛明一聽她的話,就知道她在說誰。

只不過,他還是問道:"對方是什麼身份?"

"她名字叫做戚薇薇,是蘇寒的秘書,就是一個沒錢還想往上爬的賤女人,她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竟然敢罵我!"韓蘇蘇憤怒的說道。 在他翻找東西的時候,被他綁住的人表情一直都很淡定,但是在他走近床的時候,男人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緊張,意識到什麼的他,立刻掀開被子,發現被子下有一台電腦,還有兩份文件。

趕緊拿起文件翻閱。

望著進來以後,有錢不拿,偏偏翻他文件的人,范勇意識到這個人不是入室搶劫,而是……

感覺到危險的范勇,立即起身往外跑。

正在認真看文件的男人,看到范勇跑了趕緊追過去。

背對房門,用被綁住雙手開門的范勇,剛跑出房門,就被人拖回屋裡。

從電梯出來的保潔員,聽到房內傳來男人的沉悶的哀嚎聲,以為是在做那種事情,表情淡定路過。

拖回房間,把人打暈后,取下口罩的唐坤,立即給董雅寧打電話。

和董佳期剛碰面的董雅寧,看到來電,故意找借口去上洗手間接電話。

「喂?」

「找到人了。」

她關心的不是人!而是!「那東西呢?」

「在我手……」

沒等唐坤彙報完,董雅寧就迫不及待追問:「遺產怎麼安排?」

「不出所料,歸紀優陽所有。」

「紀澤深,老夫人都沒有?」不可能老夫人和紀澤深一點都分不到。

「沒有。」

電話那頭的董雅寧沉默了好一會突然語氣很嚴肅,一字一頓問了句:「你看清楚了,遺囑上沒有別的名字?」

這個結果,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不可能老闆娘不相信這個結果,唐坤清清楚楚回了句:「所有財產歸紀優陽所有,沒有第二個名字出現在遺囑裡面。」

「……」

不……

不可能!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沒有她的名字!

電話那頭的人沒有說話,但是唐坤聽到了董雅寧咬牙切齒的聲音:「老闆娘,人已經被我打暈了,現在是要怎麼處理?」

「把他給我帶回去審問清楚合同里的內容,但是不能打傷,我留著他還有。」

「是,我知道了。」

「另外,你想個辦法,進老夫人的房間看看,她手裡有沒有合同。」

「我不方便過去,建議讓尋夏去。」

「你自己看著辦,我要結果!儘快!」

「是。」

在電梯遇到一張臉嗮得通紅的趙純宇,紀優陽瞥了眼趙純宇的臉,「嘖嘖嘖,這小白臉都變成黑臉了。」

累到快中暑的趙純宇,強忍心中對紀優陽的不滿,笑著回了句:「紀總器重我,把重要客戶交給我接待,只要能接待好客戶,就算是嗮成紅臉,我也願意。」

電梯到了國內計調部樓層,在電梯門打開的時候,紀優陽絲毫不介意門外有人等著,伸手拍了拍趙純宇的臉,「我說三姐夫啊,你這臉皮就是夠厚的,怎麼嗮都不會有事,難怪能做小白臉入贅紀家。」

電梯門打開,在紀優陽嘲諷他的時候,趙純宇對上門外等候的一群同事的眼神時,難堪到滿臉通紅,被人這樣盯著看,趙純宇再想笑也笑不出來,板著臉直接離開電梯。

紀優陽聳聳肩,往後靠在電梯,門外等候的同事根本不敢進來,大家趕緊散了。

真是夠沒意思的,這樣就走了。

回到辦公室拿文件準備去頂樓開會的紀優陽,剛出來手機就響了,是駱知秋打來的電話。

在紀優陽準備接電話的時候,正好遇到回來的方秦。

兩個人沒說話,對視的時候,方秦點了點頭,紀優陽就明白是什麼意思,紀優陽揮手讓方秦回辦公室。

應酬回來公司的紀澌鈞,剛到公司,還沒坐下,費亦行就給他遞過iPad。

「紀總,外網已經傳遍了,說祁至要跟高博文合作,看樣子是真的。」

紀澌鈞看了眼圖片里兩個人坐在餐桌上看合同的樣子,毫不在乎回了一個字,「噢。」

「紀總,難道您有別的辦法?」否則他家紀總怎麼會那麼冷靜。

「沒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