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只要我喜歡,家世背景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再一次抓住木兮的手,看到湯家樂還愣在那裡,湯家老太太一臉不樂意,「小樂樂啊,你還木楞著幹什麼,趕緊過來打招呼啊。」

他雖然聽話,但不代表盲從一切決定,更何況,他用了五秒時間,根本無法從木兮身上找到自己喜歡的地方,為了讓奶奶打消這個念頭,湯家樂也不怕傷木兮自尊,直接開口說道:「奶奶,以我的身份,要娶的定當是名門世家的千金小姐,木小姐就算再優秀,那也不適合我。」

「怎麼不適合?」湯家老太太看木兮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中意的一件寶物,「我瞧著,小兮這旺夫相,不止旺你,更旺我們湯家。」見湯家樂還是聽不懂她的話,湯家老太太就一臉恨鐵不成鋼,「你就是太年輕了,眼珠子淺,不懂的好東西,這要是抓不住了,可就讓紀家那搓板老二撿了大便宜了。」

這個湯家老太太的熱情,實在是讓木兮有點……

木兮保持一臉僵硬的笑容,用手推開湯家老太太的手,想要離開。

一旁的紀優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就憑湯家樂也想娶他木姐姐?

門都沒有!

紀優陽直接上前一步,伸手抓開湯家老太太抓著木兮的手,「得了您,再好再旺夫,那也是我紀家的人,我二哥要不娶,還有我大哥和我,取號排隊,等個三年五載也輪不上您湯家占這點好事。」說完后,紀優陽拉著木兮上車。

紀優陽這脾氣,跟紀家那個老太婆一個樣,目中無人。

木兮上車后,紀優陽見湯家老太太過來了,開車門的紀優陽回頭看了眼湯家老太太,「怎麼著,還打算一塊走?」

「紀家老四,回去告訴你二哥,我湯家看上木兮,要讓她做孫媳……」

紀優陽揮手打斷,一手推湯家老太太的肩膀,一手比請,不失禮貌,「來,您再往後退退,再退退。」

等拉開安全距離后,紀優陽立即上車,關門,臨走的時候,還連轟了幾腳油門。

一旁的湯家老太太被紀優陽如此傲慢無禮氣到捂著胸口大喘氣。

「奶奶,你沒事吧?」趕緊攙著人,以免人倒下。

湯家老太太用手指著開車離開的紀優陽,「這小兔崽子,居然敢轟我,瞧瞧,瞧瞧,這目中無人,傲慢無禮就是紀家祖傳的臭德行!」

「好了,奶奶,這要是換做是我,這麼做算輕了,誰讓你拆人家哥嫂,我看著木兮跟紀總也不容易,你做什麼不好,幹這種事情。」

聽到湯家樂到現在還不理解自己的苦心,有些話又不好講,急的湯家老太太直嘆氣搖頭,「你啊,就是道行淺,看不透,總有一天,你會後悔不聽我話,沒娶她過門。」

湯家樂笑著攬住奶奶的肩膀,開了句玩笑,「怎麼,難不成她還是流落民間的公主?」

聽到這話的湯家老太太什麼都沒說,只是又嘆了口氣,隨後轉身上車。

在前面掉頭的紀優陽,本想看看湯家老太太有沒有被他氣到頭頂冒煙,沒想到他居然意外看見一個剛剛因為木小寶沒能上前查看疑是紀澌鈞的身影。

紀澌鈞?

那真的不是身影,是紀澌鈞沒錯!

剛剛還以為紀澌鈞沒出現,在心裡怨恨紀澌鈞無情無義的紀優陽,此時卻對紀澌鈞的舉動充滿疑惑。

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讓紀澌鈞來了都不亮相?

難道,這背後另有隱情?

坐在副駕駛的木兮,根本無暇理會湯家老太太,而是一直盯著手機看,在等待紀澌鈞回複信息。

當她再次抬起頭的時候,木兮見車子已經離幼兒園有一段路了。

看到有坐車的地方,木兮便開口說道:「前面停一下。」

「為了你的安全,我還是送你回江山一號,省的我二哥還把你出事怪責到我身上來。」也不知道紀澌鈞會不會跟過來,出於好奇,紀優陽想送木兮回去,順便留意下紀澌鈞的舉動。

紀優陽的話雖有道理,但木兮卻不想跟紀優陽過多接觸,畢竟,她怕紀優陽又耍什麼手段,在木兮準備再次叫紀優陽停車時,木兮先為剛剛的事情跟紀優陽道謝,「剛剛的事情,不管你是抱著何種目的,都很感謝你在講台上替我們母子說話。」

他的木姐姐總是心地善良,哪怕知道他是壞人,還是時常會感謝他做的某些事情,紀優陽笑著回了句:「舉手之勞,不用客氣。」

或許是,剛剛湯家老太太那番話,讓紀優陽有些擔心,話音落下的紀優陽又重新開口說道:「我看你還是避著那位湯家老太太,不然,我二哥又得吃醋,以為你跟哪個男的有瓜葛。」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紀優陽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在為她和紀澌鈞著想,當木兮重新抬起頭看向紀優陽時,紀優陽那弔兒郎當的樣子,讓木兮清醒過來,她一定是腦子錯亂,才會有這種錯覺。

就在木兮準備說話時,紀優陽放在一旁的手機響了,紀優陽拿起藍牙耳機,接電話,「喂?」因為是連著藍牙,外放的音量不大,所以紀優陽不擔心木兮會聽見。

「Augus,我拿到了黃印香的股權轉讓書,一會課程結束了,我就直接回家裡,你今晚要過來拿東西?」

單手撐在窗戶的紀優陽,聽到這話想了一會,餘光不自覺看向一旁的木兮。

似乎有點捨不得那麼好的機會,他把木兮送回江山一號,說不定還能在江山一號蹭頓飯再走。

電話那頭的沈呈見紀優陽不說話,還以為紀優陽不方便,「另外,你跟我說的那件事,我讓泰勒查了,楊威確實是在賣那間公司,我擔心李威會連累到沈氏,需不需要做些防禦措施?」

「不用了,這件事,一會再說吧。」這件事,在沈呈去查的時候,他已經知道準確的答案,所以一早就給祁任興發消息,以祁任興的性格,是絕對不會願意讓祁至插手這件事,公司沒賣成自然不會影響到沈氏。

紀優陽說話的語氣和平時完全不一樣,看來是在不方便多說話的場合,「那好吧,我先掛了。」

「嗯。」

電話掛斷後,副駕駛的木兮看了眼紀優陽,本來是要說下車的事情,沒想到紀優陽居然跟她解釋,「不是女朋友,也不是金屋藏嬌的女人。」

「那是你的事,我不感興趣,前面停車吧,謝謝。」

「你對我的感情情況不感興趣,那對我二哥的初戀對象是不是有興趣?」

紀優陽肯定是想挑撥離間,木兮才懶得搭理紀優陽,「趕緊停車。」

不理會木兮的話,紀優陽自言自語,「這個女人,長得可不是一般的漂亮,身段柔美,皮膚白皙,那雙眼睛,簡直就是把我二哥的魂魄都勾走了,最關鍵的還是,她不止是我二哥的初戀對象,還是我二哥的第一個女人。」

紀優陽描述生動,好像真是有那麼一回事,明明心裡已經開始吃醋,但木兮還是故作不理會,抱著胳膊直接轉身背對著紀優陽。

紀優陽看了眼那個向著自己這邊的耳朵。

嗯,看來,他的木姐姐是很在意這個問題。

「最關鍵的還是,這個女的,還壞了我二哥的孩子,我算算,這孩子到現在,應該有二歲多了吧。」

一聽到懷了孩子,木兮就覺得紀優陽口中的這個女人,怎麼好像是在描述她?回頭瞪了眼紀優陽,「再胡說八道,我就撕爛你的嘴!」

「沒想到吧,我二哥一個三十好幾的大男人,居然還是新手上路,便宜你了。」

「紀優陽!」一想到自己居然因為紀優陽的話,在這裡胡思亂想還吃醋起來了,木兮就羞憤到恨不得拿東西去打紀優陽。

開車的紀優陽,趕緊用手擋著,目光看向前方,「別亂來,我可不想跟你雙雙命喪黃泉。」

「哼!」

木兮冷哼一聲后,再一次用背對著紀優陽。

車裡的氣氛陷入安靜后,想起自己剛剛的話,紀優陽開始反思,他剛剛是不是替紀澌鈞說好話了?

不可能吧。

他可是絕對不支持紀澌鈞和他木姐姐在一起的,怎麼會替紀澌鈞說好話呢。

嗯,沒有,他一定沒有替紀澌鈞說好話。 百葉聽到小白的話,呼吸猛地一窒。

他在說什麼,他怎麼能這麼聽話懂事呢?

自己欠了他這麼多的愛,怎麼能不對他好呢,她的傻孩子。

百葉感覺,自己眼睛里,似乎都有淚水溢出。

她擦了擦眼淚,扭過頭去,低聲開口,生怕小白聽出她聲音不對勁。

她說:"傻孩子,你在說什麼呢,阿姨喜歡你,是因為你乖巧懂事,值得人心疼,阿姨剛開始並沒有不喜歡你,只是你爹地惹了阿姨生氣,阿姨故意給他找事呢,沒有針對你的意思,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好嗎?小白,阿姨以後都會對你這麼好的!"

小白有點吃驚,阿姨真的會一直都對自己這麼好嗎?

"那阿姨,你現在還生我爹地的氣嗎?"小白天真的問道。

百葉快速的搖頭:"不生氣了,一點都不生氣了!"

當她知道,她的孩子還活著的時候,她對這個世界,就充滿了感激。

對於蘇凜,想到他這些年對孩子的照顧,其實,就算是心裡有怨有氣,也都消散了。

小白低著小腦袋,想著,看漂亮阿姨的樣子,好像真的原諒爹地了呢!

這樣的話,他們是不是就能在一起了,這樣,自己就跟別的小夥伴一樣,也有爹地媽咪了。

小白猛地抬頭,驚喜的看著百葉:"那阿姨,你能做我媽咪嗎?我爹地喜歡你,你對我也這麼好,我們能做一家人嗎?別的小朋友都有媽咪,可我什麼都沒有,爹地那天說了,我是撿來的孩子,可是,爹地還對我這麼好,現在只要阿姨跟爹地高興,我真的沒事的!而且,我也好想有個媽咪!"

看著小白眼淚汪汪的樣子,百葉心裡難受的要死。

她伸手,一把抱著小白:"小白,你怎麼能這麼乖呢,你知道嗎?能當你的媽咪,是我三輩子修來的福氣,我當然願意啊!"

小白一聽到百葉答應做自己的媽咪了,頓時高興的從百葉懷裡跑出來,激動的在房間里大喊:"我有媽咪了,我有媽咪了!我現在有爹地有媽咪,我再也不是沒娘疼的孩子了!"

小白在房間里轉了一圈,走到百葉的旁邊,小小的身子抱住百葉的胳膊,激動的看著百葉:"媽咪,你永遠不會不要我的,對嗎?"

百葉眼淚差點再次奪眶而出,她連連點頭:"不會的,媽咪永遠不會不要小白,小白最乖最懂事了,媽咪怎麼捨得不要你呢!"

看著百葉熱淚盈眶的樣子,小白也高興到掉眼淚,他眼淚汪汪的看著百葉,百葉的心臟,柔軟的不可思議。

百葉陪著小白完了一會,小白說她困了,想要睡覺。

百葉將她帶到他的房間,哄他睡覺。

小白可能是太高興了,畢竟,這麼多年,他都沒有體會過,有媽咪的孩子,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

他睡著了,都死死地拉著百葉的手,百葉難過的差點哭出來。

小白髮出輕微的呼吸聲,百葉心疼的彎下身體,親了親他的小臉。

她的兒子,多麼可愛啊,多麼惹人心疼啊!

以後的以後,她都要好好疼愛她家小白,不讓他受一絲一毫的委屈!

百葉輕輕的揉著小白小巧的手,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就好像看不夠一般。

聽到房門發出輕微的響聲,百葉轉身看了一眼,蘇凜默默的站在房間門口,靜靜的看著她。

百葉想了想,將手從小白手裡,輕輕的抽出來。

只不過,當她把手抽出來的時候,她看見小傢伙不舒服的皺了皺眉頭。

百葉頓時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生怕驚醒了小白。

看見小白砸了咂嘴,又翻身繼續睡覺了,百葉這才放心。

她轉身,從外面走出去。

蘇凜站在小白卧室門口,看見百葉出來,將門輕聲帶上。

百葉面無表情的看著蘇凜:"你有事嗎?"

蘇凜點頭,輕聲道:"我有點事跟你談談,我們去那邊談吧,別驚醒了小白!"

百葉想到兒子,臉上的表情,不自覺的柔軟下來,她點了點頭。

兩個人走到客廳里,隨意的在沙發上坐下來。

百葉再次開口:"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吧,不用拐彎抹角!"

蘇凜想了想,開口道:"百葉,為了小白,你現在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百葉愣了愣,說是讓他不要客氣,他還真不客氣。

百葉搖搖頭:"蘇凜,我實話告訴你吧,就算是為了孩子,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我的確會留在孩子身邊,陪著他,我們以往的恩怨,看在你照顧小白這麼多年的份上,我也可以跟你一筆勾銷,但是,我們在一起的事情,還是免談吧,而且,我也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在回國之前,已經答應了威利斯,這次回去,就跟他在一起!"

百葉說完,蘇凜頓時臉色大變,百葉竟然要跟威利斯在一起!

蘇凜快速的開口:"百葉,你有沒有想過,我那麼想跟你在一起,當年怎麼可能調換小白,而且,小白在我身邊呆了六年,我們全家都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如果不是你這次回來做親子鑒定的話,我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既然小白的事情,不是我做的,那當年還有誰值得懷疑,你好好想想,當年的事情,是威利斯和穆穎兒一手設計的,威利斯的目的是得到你,穆穎兒的目的是拆散我們,到最後,得益的是誰?除了威利斯,沒有別人,如果你還有孩子的話,他怎麼能忍受,我和你的孩子,日日夜夜的夾在你跟他中間,更甚至,他會覺得,看到孩子,就會想到我,想到我們當初的感情,所以,我再三思慮,最有可能調換小白,欺騙你,小白已經去世的人,就是威利斯,你怎麼還能跟他在一起呢,百葉,你清醒一點,好嗎?"

百葉看著威利斯,冷聲道:"蘇凜,你多慮了,我比你想象中,要清醒的多,我的確答應了威利斯,等我這次回國辦完事情,就要回去跟他在一起,可是,在南希市發生的這些事情,根本是我沒有預料到的,所以,現在就算是我不會跟威利斯在一起,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我們之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你自己認為,還能回得去嗎?我現在只想好好陪在小白身邊,調查清楚當年發生的事情,至於別的,我一概不想考慮!"

蘇凜無奈的看著百葉,還想繼續說點什麼。

這個時候,百葉的電話突然響起來。

百葉看了蘇凜一眼,舒了一口氣:"我去接個電話!"

百葉說完話,拿著手機,向著窗邊走去。

電話是越洋電話,一看就知道,是威利斯打過來的。

百葉的聲音,在電話里,非常冷淡:"怎麼了?威利斯,你打電話有事嗎?"

威利斯沉聲:"百葉,你什麼時候回國,我好想你啊!"

百葉根本不理會威利斯這套,她冷冷的開口:"威利斯,當年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威利斯在電話里,苦笑了一聲:"你都知道了啊!"

百葉眸子微縮,神色冷然又憤怒:"這麼說,當年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是你把我的孩子,換成死嬰,讓我這麼多年,痛不欲生,是嗎?"

面對百葉的質問,威利斯沒表現的很是淡定。

他說:"百葉,你聽我解釋,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當年,孩子不是我換的,是醫院的一個小護士換掉的,我怎麼會有那麼喪心病狂,用死嬰換掉你的孩子,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那個護士換掉了你的孩子,我當時非常憤怒,但是,想到你當時也相當的恨蘇凜,所以,我就沒有告訴你事實,但是,你的孩子,我絕不允許他流落在外,我便讓那個小護士,將孩子送到了蘇凜身邊,百葉,我這麼盡心儘力的為你,難道你還感受不到嗎?"

百葉也聽到威利斯的話,神色有點恍惚,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威利斯的行為,也不是不能饒恕。

她的確痛苦不堪,可是,卻也不能無緣無故將一些事情,強加在被人身上。

威利斯將小白送到蘇凜身邊,單單是這件事,就能讓百葉原諒他當年的行為。

況且,當時年她傷心欲絕的事情,是威利斯帶著她離開的。

百葉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道:"威利斯,你既然這樣說,看在我們這麼多年朋友的份上,我原諒你,但是,我卻不能跟你在一起,我也不會會米國了,你能再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嗎?"

聽到百葉的話,威利斯神色一陣,心猛地一抽。

自己等了這麼多年,最終,還是沒能等到一個結果嗎?

當年那個美麗的姑娘,他苦苦追求了這麼多年,用了計策,也用了真心,可是,到頭來,還是這樣一個結果!

威利斯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

他努力將自己的情緒調整好,這才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什麼問題,你問吧,但是,百葉啊百葉,我必須要告訴你,你說了不能跟我在一起,但是,你也不能阻止我追求你,畢竟,追求你,是我自己的意願,也是我自己的權利,我只希望,你不要反感我就好!" 賈桐覺得喝醉了做那事特別帶勁,難怪都說酒能亂性,他一邊親綠荷,一邊哄她,「荷啊,睜開眼睛,看,看我……」

女人聽話的打開眼帘,賈桐剎那間跟被鬼打了似的,有片刻的獃滯,奶奶的,怎麼他又看到心悅了……

不能這樣,太齷鹺了,做這檔子事,怎麼能想媳婦以外的姑娘呢,他真不是人,是畜生。他搖了搖頭,想把胡思亂想甩開,可怎麼看,那還是心悅的臉,她睜著眼睛,幽幽怨怨的看著他,不行,不能這樣,他不能對不起綠荷。

賈大人閉上眼睛,更加賣力的動起來,他要用行動證明,他心裡只有綠荷,只有自己的媳婦兒,他是這樣的稀罕她,愛著她。

……

等越過那拔高峰,他精疲力盡的癱下來,輕輕撫摸身下的女人,「荷啊,你歡不歡喜?」

女人不說話,慢慢從他懷裡掙扎著起來,一聲不吭的穿衣裳。

賈桐趴在床上,手還在她身上流連忘返,「荷啊,別著急,咱們有時間,放,放煙花,我給你放一個最大最響的,比宮裡,的還響,響得讓,讓娘娘都能聽到……」

沒有人答他的話,他迷糊的抬起頭來,看到女人下床的背影,他伸手去撈,卻撲了個空,不是夠不著,而是門口站著一個人,怎麼那麼象他的媳婦綠荷?

下了床的女人抹了抹眼淚,一聲不吭的跑了出去,門口的綠荷神情凝重的走了進來,賈大人獃獃看著她慢慢走近,揉了揉眼睛再看,還是綠荷。

不等他想明白,綠荷揚手一個巴掌甩在他臉上,賈大人被這一巴掌甩得猛然清醒,他哀嚎一聲倒在床上,覺得天都塌了!

不是他又把綠荷想像成心悅,剛才與他顛鸞倒鳳的就是心悅,他還強迫她做了綠荷都不願做的那……事。

沒臉見人了,真的沒臉見人了,蒼天啊,讓雷打死他,讓閃電劈死他吧……

家醜不可外揚,綠荷忍著沒罵出聲,手上使勁,拿著雞毛撣子將他一頓暴打,剛好他光溜溜沒遮沒擋,被她打得滿床亂竄,綠荷看著被她抽打的一身的紅印子,稍稍解了些氣。

打累了,她把雞毛撣子一扔,問他,「現在怎麼辦吧?」

賈桐哪知道怎麼辦啊,出了這樣的事,他整個人都是懵的。

見他不吭聲,綠荷火一下冒上來,「說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