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顧肖抬眼看著林筱如,饒有興趣地聽著她的計劃。

林筱如看見顧肖肯定了自己,便馬上將自己的計劃,詳細的說了出來。

顧肖越聽,越覺得心裡有戲。

不得不說,有時候,女人看問題和男人是不同的。

他以前想著對付顧遲,總是從商業的角度來考慮,可林筱如的計劃,卻是從另一個角度,雖然在他看來有些小家子氣,但不得不說,林筱如對蘇可歆和顧遲還是很了解的。她的這個計劃如果成功了,那麼對於顧肖來說是非常得利的一件事情。

林筱如的計劃真狠啊!可是,有些過於冒險了。

顧肖有一點點遲疑,沒有開口。

林筱如察言觀色看到顧肖的表情,說:「顧伯父,你不是害怕了吧?放心吧,這個計劃萬無一失,到時候他們就方寸自亂啦!」

顧肖現在算是對林筱如刮目相看,思考片刻后,終於是點了點頭,說:「你這個計劃很不錯,顧遲將會失去重要的東西,蘇可歆也就跟著不算什麼了。既幫我實現了目標,又幫你解恨報了仇,還真是一舉兩得啊。」

「那顧伯父是同意和我聯手啦?」林筱如的心情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當然。我會幫助你實施這個計劃的。」顧肖微笑著說道,語氣莫測。

林筱如很滿意地站起身來,囑咐顧肖說:「那顧伯父也要答應我,不要把這個計劃告訴阿寒,好嗎?」

「那是自然。阿寒這個孩子,就是心太軟。」顧肖心裡本來就是那麼打算,立刻就答應下來。

林筱如很滿意今晚和顧肖的談話,應該早跟他聯手就好了,就不會讓蘇可歆這個女人得意那麼久了!

她暗自盤算著計劃,事不宜遲,今早著手準備為好。

林筱如回到房間,發現顧以寒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燈還亮著,手機扔在一邊。

她看著顧以寒熟睡的表情,想著,阿寒,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為了讓你看清楚蘇可歆的真面目,為了讓你徹底地忘記她!別怪我狠毒,誰讓我那麼愛你呢!

另一半,顧肖的書房內,待林筱如走後,特助再次出現了。

特助說:「顧總,林筱如的計劃真的是萬無一失嗎?」

顧肖笑了笑,說:「就算不是萬無一失,顧遲這一次也會死得很難看。再說了,林筱如的計劃失敗了,我又能損失什麼?到時候爺爺怪罪下來,我就說我是心疼兒媳婦,一心想撮合兒子的婚姻,才一時犯了糊塗,爺爺也不會說什麼了。而且林筱如肚子里現在又顧家骨肉,就算是犯了天大的錯,爺爺也不會怪罪她的。」

顧肖果然是只老狐狸,心裡的算盤早就打好了。

特助這才覺得穩妥,果然還是顧肖顧總深思熟慮,老謀深算啊。

顧肖幽幽的開口道:「我還真是小看了我這個未來的兒媳婦啊。」 蘇可歆和顧遲回到老宅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離開了顧家別墅。

臨行前,顧老爺子特意囑咐他們把那些個補品都帶上,還說吃完了再來拿,一個月來一次,不來拿,就託人給送到顧遲府上去。

蘇可歆第一次覺得懷孕生孩子壓力山大。

回到家之後,保姆就把補品給蘇可歆燉上了。

蘇可歆對顧遲說:「你還真是聽爺爺的話啊,馬上就讓我喝補品,我真的需要嗎?」

「我讓你喝就喝,總沒有壞處。」顧遲又恢復了往日的神情。

蘇可歆好懷念那晚在遊樂場的顧遲,那麼可愛一點兒也不霸道,也不凶。

這才一個晚上,他就原形畢露了。

一會兒,保姆端過來一碗補品,讓蘇可歆趁熱喝才有藥效。

蘇可歆嘟起嘴,很不樂意地盯著那一碗熱氣騰騰的東西。她從小到大最不愛吃藥了,包括補品,總覺得也是一種葯一樣,不好喝。

「快喝!」顧遲催促道。

蘇可歆覺得自己現在就是一頭等待產崽子的老母豬,而顧遲就是農場主,是屠夫。

蘇可歆不情願地端起了碗,然後又放下來。

顧遲疑惑地看著她。

「真的太難喝了。」蘇可歆撇了撇嘴。

顧遲難得看見蘇可歆這樣小孩子的一面,嘴角不由微微一揚。

但這些補品都十分珍貴,顧遲不想浪費,因此主動拿起了勺子,端到了蘇可歆的嘴巴邊,「我喂你喝。」

蘇可歆瞪大了眼睛,沒想到自己會有這個待遇,只好乖乖張嘴,喝了一口。

沒想到味道不錯,甜甜的。

「好喝嗎?」顧遲問。

「還行。」蘇可歆故意這麼說。

顧遲餵了一勺又一勺,蘇可歆喝得不亦樂乎。

顧遲親眼看著蘇可歆將補品喝光,這才放心地點點頭。

顧遲讓保姆沒什麼就回去吧,這裡他們自己來就可以了,他讓她明天一早再過來。

於是,保姆就回去了。

蘇可歆用異樣的眼神看向顧遲。

只要顧遲一支開保姆,準是沒有好事。莫非他又要對自己……

果然,顧遲從輪椅上面站了起來,立即給她一個公主抱。

蘇可歆猜對了。她羞得趕緊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將頭低下去。

「顧遲,你要幹嘛?」蘇可歆輕聲問。

顧遲低聲道:「既然把補品喝下去了,我們何不趁著藥效……別浪費了。」

「顧遲……」

顧遲抱著蘇可歆來到卧室,慢慢地將蘇可歆放到柔軟的床榻上。

他輕輕剝掉她的外衣,然後是襯衣、褲子……

蘇可歆滿眼羞澀,輕輕閉上了眼睛。

好幾日都沒有好好的溫存一下了,顧遲的身體十分想念蘇可歆的肌膚。

蘇可歆的唇,對顧遲總是充滿了無限的吸引,在任何時候,顧遲都想覆上去親吻它。

蘇可歆就像一杯上等的紅酒,等待著懂酒會品的人來細細品嘗和回味,而顧遲就是她最好的品酒人。

他一層一層地品嘗著蘇可歆這瓶美酒,沉醉其中,貪杯戀戰。

而顧遲則是一杯烈酒,喝一口頓覺暈眩,喝第二口渾身興奮起來……蘇可歆就喜歡喝顧遲這杯烈酒,這讓她的身體可以飛升到最高的境界。

……

經歷了蘇可歆的往事被曝光、林筱如的陰謀被揭發到顧遲的恩人被找到等一系列事情,大家放佛都累了,日子開始變得平平靜靜的了。

蘇可歆每天上班下班,回家,睡覺……

日子在安靜祥和的時光里過去了大半個月。

要是能年年月月都這樣,就好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嘛。

蘇可歆很喜歡這樣的日子,每天和顧遲都能在一起,唯一不好的,就是顧遲的胃口太大,她實在喂不飽他,看來顧老爺子給她的補品是非常有先見之明的。

一想到這裡,蘇可歆突然意識到,自己的例假,好像遲了?

蘇可歆的例假一向是很準時的,這一次竟然遲到了半個多月,這是什麼情況?

不會真讓老爺子說中了吧,她這麼快就中獎了!難道懷孕了!

蘇可歆不管確定這個猜測,決定偷偷去醫院做檢查,萬一檢查做了豈不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她來到醫院。醫院人很多,各色各樣的人,疑難雜症,什麼人都有。

她掛了號,在椅子上等待著檢查。周圍都是孕婦,大肚子、小肚子的孕婦很多,都有男人在身邊陪伴著。

蘇可歆想到如果懷孕了,顧遲來陪她做檢查,不知道要艷羨掉多少孕婦的眼睛吧。顧遲不論到哪裡,都是最吸引眼球的男人。

身邊的一對兒小夫妻一直在聊天。

蘇可歆便側耳聽了一聽。

女人說:「七個月了,都可以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了。我還是喜歡女孩。」

男人說:「你覺得是女孩?」

女人說:「昨晚寶寶託夢給我啦,她說自己是女孩。」

男人說:「平安就好。每次來醫院,我都特別緊張。」

蘇可歆偷笑了一下,心想這個男人還真是精神緊張,好像生孩子做檢查的是他似的。

蘇可歆想希望自己真的懷孕。顧遲一定會很高興吧。

蘇可歆想象著她自己懷孕的樣子,顧遲推著嬰兒車和她在鋪滿秋葉的路上散步……

他們真的要迎來一個小生命嗎?這個小生命的身體里流淌著顧遲的血液和她的血液,他或她將是愛情的結晶,是她和顧遲生命的延續。

懷孕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蘇可歆等了好久,才排到她的號碼,周圍的人已經都快走光了。

她趕緊推門到門診室去了。

門診室的醫生簡單問了問她的情況,開了一個化驗單,讓她去驗血。

蘇可歆等待著驗血報告。

按照醫生推算的日期,蘇可歆是極有可能懷孕的,只是還暫時未出現明顯的孕期反應,建議她去查一下血,進一步檢測一下。

蘇可歆焦急地等待著檢驗報告。

她想著醫生說的話,心裡是美滋滋的,有些興奮。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雖然看不到任何的變化,但是似乎感覺到了小生命的存在。

她真的要當媽媽了嗎?蘇可歆喜不自禁起來。

終於,驗血報告出來了,報告上面寫的是—— 血液異常指標……

她已經懷孕了!

她真的懷孕了!

蘇可歆無法言語此刻的心情!

蘇可歆想,該怎樣告訴顧遲這個好消息呢?他若知道她懷上了他的孩子,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另一邊。

遲曜集團,總裁辦公室。

電話里,楊佐剛跟顧遲彙報完了工作情況,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開口:「顧總,我剛才看見夫人到良德醫院去了,而且是一個人去的,我擔心她是身體出什麼問題了,就跟您說一聲。」

顧遲臉色一僵。

醫院?

蘇可歆是生病了?

幾乎不暇思索的,他吩咐秘書,所有的會議和面談全部取消,滑動輪椅,對楊佐吩咐道:「楊佐,我們現在就去醫院。」

楊佐等圓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工作狂一樣的顧少,竟然會因為少夫人去了醫院,就推遲會議?

震驚歸震驚,他還是趕緊跟上去。

車上的時候,顧遲就已經不耐煩的讓楊佐打電話去醫院,詢問蘇可歆生了什麼病。

可結果是那麼讓人驚喜。

「恭喜啊,顧總,恭喜啊!」楊佐打完電話后,顯得非常高興,「少夫人的確是去了良德醫院,我一打聽醫生護士,她們說她是去往婦產科做檢查,而且的確是懷孕了!」

楊佐聽不到後座的任何聲音,只有街上的汽車穿梭鳴笛的聲音,他擔心地轉過去,「顧少……」

可這一轉頭,他就愣住了。

顧遲整個人坐在輪椅上,臉上的神色,是楊佐從來沒見過的。

有震驚,還有一點無措,黑曜石的眸子里,最後閃過的是驚喜!

他和蘇可歆有自己的孩子了?

他要當爸爸了!

楊佐跟了顧遲那麼多年,第一次看見顧遲這樣的失態,忍不住問:「顧總,我們還去醫院嗎?少夫人好像已經回家了。」

「不去了。」顧遲這才反應過來,「我們回家。」

……

家裡,蘇可歆還在考慮,要怎麼跟顧遲說懷孕這件事,她想了又想,覺得晚上等顧遲回家再跟他說,給他一個驚喜!

蘇可歆做好了飯菜,因為要等一會兒顧遲才回來,可不想,顧遲很快就回來。

她看了看時鐘,今天他回來蠻早的嘛。

蘇可歆跑過去說:「顧遲,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話音未落,沒想到顧遲一下子拉住她,將她整個人拉到了倫一直眾,緊緊抱住。

他貼著蘇可歆的耳朵,低聲道:「蘇可歆,這是我收到過最好的禮物。」

聽著顧遲沒來由的話,蘇可歆不懂。

顧遲輕笑一聲,補了一句,「看來那些補品還是有療效的!」

「你已經知道了?」蘇可歆這才反應過來。

顧遲點點頭。

蘇可歆看到顧遲高興的樣子,心裡也是覺得非常幸福。

兩人一起到餐桌邊,蘇可歆為了跟顧遲分享這個好消息,已經讓保姆提前走了,家裡只有他們兩個人。

顧遲看著桌上一桌子的菜,微微蹙眉,「這是你做的?」

「是啊。」

「你現在有身孕,不要做這些事。」顧遲牽住蘇可歆的手,蹙眉道,「好好休息。」

蘇可歆啼笑皆非,覺得顧遲有些小題大做。

兩人一起吃完了飯,蘇可歆剛站起來準備洗碗,可不想顧遲一把握住她的手,「我來吧,你休息。」

說著,他竟然直接從輪椅上站起來,拿著碗筷進去洗。

蘇可歆瞪圓了眼睛。

顧遲這反應也太誇張了吧?

她本想說自己可以洗碗,但看著顧遲一臉認真的樣子,她到了嘴邊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只能聽著顧遲在廚房裡噼里啪啦的洗碗。

洗好碗之後,蘇可歆準備上樓休息,可不想顧遲直接又攔住了她,一把將她給橫抱起來,朝著樓上走去,「小心,我抱你上去。」

蘇可歆現在真的是哭笑不得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