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林浩峰,心裡竊喜,感覺今天的面格外好吃。吃了兩大碗,許是今天白天勞作太辛苦。

「娘親,為啥你做的每樣東西貝兒都愛吃呢。」韓小貝吃的津津有味道。

韓小貝的童言妙語逗得韓若樰止不住笑意。

「若樰,我先回去了。」林浩峰說道。

「好,我就不送了。」韓若樰站起身來說道:「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若樰,你和我說這些話就是見外了。」林浩峰轉身把門往外帶緊道:「你和貝兒在家一切小心。明早我再過來相幫。」

韓若樰把韓小貝哄睡后,拿起床頭的醫術熟讀起來,裡面有很多精妙之處,讓韓若樰回味無窮。

天微蒙蒙亮,韓若樰就起床打點好一切后,轉身去廚房做了些早點,鍋里用小火慢煮著,待小貝起床還是溫熱的。

「馬兒,我每日三餐喂你良草,你可得聽我的話哦!」韓若樰把從骨戒空間取出的青草遞到棗紅色馬跟前。

「馬兒,你說我給你取名為颶風好不好。」韓若樰像是和人說話似的商量道。

「嘶!」馬兒好像回應著韓若樰。

「颶風,好,哈哈,今日帶我騎上一程。」韓若樰輕拽韁繩,翻身上馬。

兩腿夾住馬肚,「駕!」韓若樰輕呵道。

颶風像箭一樣飛了出去,果然沒有看走眼,是一匹好馬。韓若樰感受著這清晨的風掃在臉上。

尤記得前世為了學好騎馬不知道被摔了多少下。那時她每日第一個來到訓練場。就是為了把騎馬術練好。

她就是那種喜歡挑戰性不服輸的性格,許是來到這裡,被同化了性子反而越變越和善親近了不少。

韓若樰尋得一河岸旁停下,牽著颶風去飲了些水。輕拍了拍它棗紅色皮毛道:「颶風,以後你就是我的好夥伴了。」

因心中牽挂韓小貝,沒有多停留就回來了。

韓若樰回到家中時,韓小貝已經利落的穿好衣服。

「乖兒子,怎麼這麼聽話把衣服穿好了。」韓若樰把颶風牽回到院內說道。

「娘親,我都是小小男子漢了,以後可是要保護你的。」韓小貝大人模樣的說道。

「乖兒子,好,娘親等你長大。」韓若樰把小米粥和撥好的雞蛋端在貝兒面前後說道:「娘親去把被子清洗下,你不要跑遠了。」

在這質樸的鄉村,安全問題還是很放心的。隨處走出門都可以看見熟悉的面孔。

韓若樰還未走出村頭,就聽見一陣陣喧嘩聲,然後就是哭聲。

待走進一看,原來是張家大嬸在那哭。

「我那可憐的孫子啊。」張家大嬸攤坐在家門口哭訴著。

「張嬸,會沒事的。」李家小媳婦安慰道:「已經派人去找鈴醫去了。」

韓若樰本不想多出一事,但她前世身為軍醫,不可能見死不救。

韓若樰走上前道:「張嬸,二娃子在哪,我來看看。」

「若樰丫頭,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旁邊路人說道。

「現在去鎮上請郎中肯定來不及了,你去找鈴醫,鈴醫本身就居無定所,你一下也無法找到。」韓若樰分析道:「人命關天,不如讓我試試看。」

張大嬸動容了,拉著她的小手,趕緊往家裡跑。

韓若樰看見一六歲小童,捲縮在被子里,臉色蠟黃,嘴巴蒼白帶有一絲血色,旁見哭泣的婦人不是別人正是二娃的娘親張氏。

「他這幾日吃了些什麼。」韓若樰把脈問道。

張嬸抹了把眼淚道:「昨日早起吃了些甜水,而後吃了小蔥豆腐,那會還見他玩的好好的呢。可沒想到。今天就成這樣了。」

韓若樰檢查了下二娃子的苔根,厚和蠟紫色。

用手摸了摸額頭,不發燙。」

「張嬸,二娃子是食物中毒!」韓若樰冷靜的分析道。

轉而低沉著:「筆和紙有嗎,趕緊讓人去旁邊存村上抓取藥物。」

韓若樰瀟瀟洒灑的寫下藥方子,五味子一錢,五倍子二錢,烏梅柯子一錢,肉豆蔻三錢。

寫完后交與站立一旁的二娃子他爹。

隨後韓若樰,譴退其他人道:「此房間急需通風,你們趕緊的全部出去。」

待她們走後,韓若樰從骨戒空間,取出空間靈泉,喂二娃子喝下。二娃子臉色慢慢好轉。

張嬸她們走進來后看見二娃子比之前臉色好多了。心裡頓時寬慰了不少。

沒多久,二娃子她爹張亮推門進來了,把葯提了進來,韓若樰連忙把藥材用一砂鍋裝上,放水開始大火煮開轉至小火熬一刻鐘左右。

殘血玩家 沒一會濃濃的草藥味襲來。韓若樰取一瓷碗倒了小半碗草藥。

韓若樰小心翼翼端入房內:「二娃子,吃下就會好的。」

韓若樰用調羹餵食道。

許是二娃子求生意識強。沒多久葯只餘下一點。

韓若樰再重新幫二狗子把了把脈道:「張嬸,體內還有些餘毒,這些葯要一日三次,吃上兩日,保你藥到病除。」

「若樰,今日真是太謝謝你了。」站於一旁的二娃他娘張氏說道:「我家二娃子的命就是你給的。你就是個活菩薩啊。」

說罷就要給韓若樰下跪。

韓若樰連忙制止住扶起來。

「大家都是鄉里鄉親,何須見外。」韓若樰見沒什麼事了,趕緊告辭著。

待她回到家中小貝和白貂真玩的開心。

「娘親,不是說清洗衣物的嘛。」韓小貝見韓若樰又把衣物端回來后問道。

韓若樰自己一看盆子,也忍不笑道:「你瞧我這記性。」

眼看快到晌午,韓若樰開始準備午飯,她簡單弄了點蔥油餅,在做了個雞蛋湯。

韓小貝很捧場,無論韓若樰做什麼都能吃完,還會覺得特別好吃。

「乖兒子,你太給娘親面子了。」韓若樰說道。

韓若樰從空間內取出一蘋果對韓小貝說道:「乖兒子,吃個蘋果,能長個。」 冷夢瑤去排隊買爆米花可樂這些,這時,她的身後圍聚了過來四個看上去流里流氣的青年人,他們那一雙雙裸露出來的手臂上滿是刺青,排在冷夢瑤的身後便是用著一種極為完美的目光肆無忌憚的盯著冷夢瑤那性感畢露的曲線。

冷夢瑤在龍組多年,心中自然也是極為警惕,這幾個青年人圍上來的時候她已經是生出了警惕之心。

冷夢瑤臉色如常,平靜之極,有方逸天在這邊她自然是不會去擔心什麼,不過眼角的餘光也是在暗中留意著身後的這幾個青年人。

這時,她眼角的目光一瞥,竟是看到當前的那個青年人身體朝著她挪了過來,暗中更是將他的右手伸了出來,似乎是想要裝作不經意間摸一下她的翹臀。

冷夢瑤目光一冷,身子立即朝著側邊一閃,接著便是轉過來來,一雙美眸盯著那個剛伸出來的定格在遠處還沒來得及縮回去的青年人,斥聲說道:「你要幹什麼?」

那個青年人臉色一怔,本想暗中出手揩揩冷夢瑤的油水,豈料竟然被冷夢瑤發覺並且閃避了過去,還對他質問了起來。

「美女,一個人來看電影?要不咱們一起如何?一個人寂寞咱們幾個兄弟陪著你也是不錯的嘛。」這個青年人嘴邊掛著邪魅的笑意,說道。

「抱歉,我有人陪。請你離我遠點。」冷夢瑤對著他冷冷說道。

「喲,美女,脾氣挺大的嘛。還真是合我們兄弟幾個胃口。看樣子你是亞洲人?很少看到想你這樣漂亮的亞洲美女了。」這時,另外一個青年人說著,後面便是一陣起鬨推搡,將前面那個青年人朝前推著。

那個青年人也是藉機裝作腳不穩,看似踉蹌的朝著冷夢瑤撲了過去,雙手看似要將冷夢瑤抱住了般。

冷夢瑤臉色一變,她著實沒有想到這幾個混混竟然如此的肆無忌憚,竟然在這樣的公開場合之下如此明目張胆的出手非禮,而她想要躲閃已經是來不及,這時——

那個青年人雙手眼看著就要伸到冷夢瑤的身上,然而,只差那麼三四公分,他的整個身體便是完全的僵硬住了,他的雙手也無法再朝前伸探半分,一隻憑空出手的剛勁有力的手臂緊緊地鉗住了他的右肩肩胛骨。

在對方那強大的臂力鉗住之下,這個青年人發覺自己的半邊身子立即發僵發麻,完全都動彈不了,他心中一驚,便是抬起頭一看,看到的是一雙深邃森冷的目光,目光中閃動著的一絲尖銳如針的寒意瞬間便是讓他禁不住打了個冷戰。

「FUCK!小子,你還快鬆開你的手?找死是吧?」這時,那個被鉗住了肩胛骨的青年人身邊的兩個青年人欺身上來,惡狠狠的說道。

「逸天……」

冷夢瑤心神一定,看著身邊的那個男人,禁不住開口說著。

伸手鉗住那個青年人的正是方逸天,他剛買好了兩張票,便是走過來尋找冷夢瑤,卻是恰好看到這幾個青年人肆無忌憚的調戲著冷夢瑤的一幕,他目光一冷便是沖了過來。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方逸天直接一巴掌將那個被他鉗住的青年人的臉面扇得紅腫起來,也將他的整個人扇倒在了地上。

「滾!」

方逸天目光一冷,盯著那幾個青年人,語氣森冷而又蘊含威勢的說道。

「FUCK!」

那幾個青年人爆吼一聲,一個個竟是衝動之極的朝著方逸天沖了過去,揮舞著拳頭朝著方逸天全身上下的輪了下來。

「真他媽的不知死活!」

方逸天冷笑了聲,欺身而上,剛勁有力的右臂爆發出了強大的爆發力量,面對這幾個小混混,舉手之間便是輕描淡寫的將他們一個個直接打飛了出去,其中兩三個的臉面上的鼻子口中更是直接被揍得流出了絲絲鮮血。

一眨眼間,這個藉機鬧事要佔冷夢瑤便宜的青年人便是直接倒在了地上,一個個痛叫呻吟起來。

而這次的突發事故也讓電影城中不少前來看電影的觀眾一個個都驚呼了起來,有些更是要掏出手機報警。

冷夢瑤一看這事態,心知這電影是看不成了,再不走快點一會兒警察來了只怕都要糾纏好半天。

「逸天,你怎麼出手這麼重呢?」冷夢瑤口中嬌嗔了聲,不過看向方逸天的眼眸中卻是蘊含著點點溫柔之意,而後她便是拉著方逸天的手,說道,「走吧,我們快走,不然一會兒警察就來了。」

「恩?可是買的電影票……」方逸天張口說著,然而冷夢瑤卻是拉著他強行朝著電影城外面走去,說道,「電影什麼時候都能看啦。其實我也就是想跟你呆在一起,看不看電影都無所謂,我們先出去吧。」

說著,冷夢瑤便是拉著方逸天飛快的走出了電影城。

夜色撩人,夜風清涼,沁人心脾。

「夢瑤,真是抱歉,說好看電影的,沒想到最後出了這樣的事。」方逸天看著手中的兩張電影票,歉聲說道。

「我又沒有怪你,你自責什麼啊。說起來我還要感激的出手呢。那幾個人一看就是當地的混混,估計是看到我不是本地人就想占我便宜。」冷夢瑤說道。

「那個幾個混蛋,要是在外面偏僻的地方,老子非要廢了他們的手腳。」方逸天冷冷說道。

「好啦,不要生氣了,反正……我、我現在不是沒事么?電影就不看了吧,難得有你陪在我的身邊,我已經很高興了。」冷夢瑤一笑,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那麼接下來我們去哪兒呢?不會一直走著壓馬路吧?」

「要不、要不我們回去吧……」冷夢瑤咬牙說中,精美的臉上忽而泛上了一抹醉人的嫣紅。

「回去?」方逸天臉色一怔。

「……我、我在希爾頓大酒店訂了一個房間,然後……,你、你陪著我吧……」冷夢瑤臉上一陣羞赦,期期艾艾的說著,眼眸中泛起的嬌羞之色含羞欲滴的瞥向了方逸天。

方逸天一怔,旋即便是反應過來,他心中一陣狂喜,看著冷夢瑤,說道:「說起來我還真是有點累了吧……那個啥,你在希爾頓訂的是一個房間,然後我跟你……咳咳,房間里不會是雙人床嗎?」

「哼,都一個房間了,雙人床單人床對你而言還不是一樣!」冷夢瑤沒好氣的瞪了方逸天一眼,說道。

「哈哈,那還在大街上逛什麼,現在就回去。」方逸天禁不住一笑,隨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將手中那兩張電影票直接丟盡了垃圾箱中。

冷夢瑤冷艷精緻的臉上一陣滾燙羞紅,暗中緊咬著牙,眼眸看著方逸天,一時間心中便是泛起了一絲期待與欣喜之意來。

夜色撩人,今晚對於方逸天而言註定又是一個撩人之夜! 「嗯嗯,娘親,這個蘋果太好吃了。」韓小貝咬了一口后說道:「酸酸甜甜的,很脆很好吃。」

在這鄉下,水果是難得有幾個人能吃上的。

韓若樰從骨戒空間取出瓜果蔬菜的種子。打算在院內種植上,院子內旁邊有兩處已經小田地。

韓若樰還沒種植完一小片甜瓜。就聽見家門口有人叫她。

「若樰,你簡直就是神醫啊!」張嬸提了一籃子雞蛋和米面走進來說道:「二娃子已經醒了,剛才吃了些小米粥,精神狀態好了很多,真是太謝謝你了。」

韓若樰笑了笑道:「嬸子。 重生香江的導演 你太客氣了。」

張嬸滿臉都是對韓若樰感激佩服之情。

「若樰,我們這個農村,有個頭疼腦熱的都是自己硬抗了下去,以後可得找你了。」張嬸笑著說道。許是看見孫子好了還有閑情談天說地的。

把張嬸送到門口后,看見林浩峰挑著一籮筐紅薯走來。

「浩峰,你今日看起來臉色不對勁。」韓若樰看得出來林浩峰在強裝沒事的樣子。

韓若樰幫忙一起把紅薯挑了進去。

而後用手探林浩峰額頭:「你昨夜受寒了,怎麼額頭如此之燙。」

韓若樰連忙將林浩峰扶在椅子上。用溫毛巾敷於他額頭。

「浩峰,我幫你去煎藥。」韓若樰轉身就往廚房去。

「若樰,無需費事,我躺會就好了的。」林浩峰說道,怕耽誤了韓若樰。

「浩峰,你和我還客氣什麼。」說罷扭頭就鑽進了廚房。

韓若樰把藥材放入小砂鍋,用空間靈泉浸泡,而後熬制好了,端給林浩峰吃。

「浩峰,趕緊的趁熱吃了。」韓若樰叮囑道。

「咕嚕咕嚕。」林浩峰一口氣把葯吃完了。而後斜躺在椅子上,韓若樰拿了個小毯子幫他蓋上,免得又著涼了。

「若樰,你還有哪些我不知道的。」林浩峰喝完后頓時覺得神清氣爽,而後覺得韓若樰無所不能,像個小仙女似的。

「浩峰,這些我都是從醫書上學來的。」韓若樰隨口說道:「浩峰,你今日前來就是為了那些紅薯的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想問你還有什麼幫得上。」

林浩峰問道。

「浩峰,現在你最主要的就是好好休息。其他事情病好了后再說。」韓若樰說罷就去院內擺弄她的那些花花草草。

「可是韓恩人家。」韓若樰還未反應過來就見村長帶了一人走進來。後面還跟著村裡幾個愛看熱鬧的閑主,此男年紀二十上下,穿著狐皮獵戶裝。

「你是。」韓若樰疑惑的問道。

「姑娘,你可記得前幾日在韓家村與劉家村相界地方,救了一老漢?」年輕男子走上前道:「我正是他的大兒子劉福貴。」

「有點印象,不知你們來是為了何時?」韓若樰問道。

「噗通!」男子重重的跪在地上雙手抱拳道:「恩人,現如今老母病重,毫無法子,父親特地讓我尋得你前去,望恩人救救我的母親。」

「若樰呀,你就跟著我大侄子前去看看到底什麼情況。」村長走上前道:「這是我老婆舅那邊的親戚。」

「這若樰還那麼厲害,會給人看病。」村裡幾個婦人小聲說著。

「我看她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湊巧治好的。」另一個婦人說道:「你看看她現在這樣子,一看她就沒什麼能耐。」

「村長大叔,等我準備下。」韓若樰說罷回到了屋內。

「浩峰,貝兒就麻煩你先照看下。」韓若樰走進來后說道。

「好,若樰你快去吧,凡事小心。」林浩峰在裡面吧外面的談話聲聽的一清二楚。剛吃吃過葯后,林浩峰明顯感到額頭的溫度降低,他對韓若樰的醫術很有信心。

韓若樰從骨戒空間拿出了些用的上的東西。而後用一花布裝好,便走了出去。

「恩人快請。」劉福貴連忙招呼韓若樰上著馬車。

韓家村和劉家村相隔很近,不過幾里路。

約摸著一炷香的時間,馬車穩穩的停在了一棟院子外,這個劉福貴家看起來並不是很窮,房子還是用木頭搭建的房子。

走了進去,就看見房間內站滿了人,許是怕老太太不行了,家裡人全守在身邊。

「恩人啊,快快救救我家老太婆。」劉老漢看見韓若樰走過來后,連忙眼帶淚花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