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慕洛琛問清楚了葉簡汐以及家裡的傭人,得知中間的確沒有見過安老,便讓周文達回家,把安老爺子的手機取了回來。

調出通訊錄,看到在簡汐離開之後,安老打了兩通電話出去,慕洛琛擰了眉頭。

因為第一通電話是打給沈家的沒錯,第二通電話打給的卻是他想不到的一個人——蕭雁南。安老和蕭雁南不過是點頭之交,兩人明面上都沒什麼來往,為什麼在私底下會互相通電話?

葉簡汐看到蕭雁南的電話,心頭不由得生出一種古怪的感覺。如果她沒記錯的話,之前裴娜似乎提醒過她,蕭雁南曾經跟安老爺子發生了爭執。當時她不怎麼相信,可現在證據擺在跟前,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葉簡汐拿過手機,又把通訊錄向前滑動了一些。

發現除了今天這通電話,很久之前安老爺子也給他打過電話。

明明兩個人就認識,為什麼要假裝不認識?

葉簡汐疑惑的抬起頭,看向慕洛琛。

見他的眼底同樣帶著疑惑,她說:「阿琛,之前娜娜跟我說過,她見到過安爺爺和蕭雁南爭執過,他們明明就認識,卻假裝彼此不認識,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啊?」

慕洛琛將手機收回來,說:「或許吧,不管他們之前認不認識,安爺爺昏倒的事情都跟蕭雁南有很大的關係,我會查清楚這之間的聯繫。」

他一向很少相信一個人,而一旦相信了幾乎不會對那個人起疑心。

蕭雁南就是他選擇信任的一個人。

一直以來,他都很相信蕭雁南,但此事涉及到安老爺子的安危,他不得不慎重。

選擇調查蕭雁南,也是為了安老著想。

葉簡汐也覺得是該調查調查蕭雁南,撇開安老爺子這件事不說,他們還要把天寶交到蕭雁南手上呢。萬一,蕭雁南是不靠譜的人,害了天寶怎麼辦?她明白,自己這麼想有些私心,也對蕭雁南有些不公平,可只要涉及到孩子她沒辦法不慎重。

葉簡汐提醒道:「阿琛,蕭雁南這個人的眼線很多,調查起來可能沒那麼簡單,你小心一些。」

慕洛琛聞言,笑著點了點她的眉心,說:「這麼簡單的事情,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就別擔心了。」

葉簡汐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她也是擔心他嘛……

那個蕭雁南來頭那麼大,要對付起來,可比王家的那些人麻煩多了。

但願最後調查出來的結果是蕭雁南沒問題,那樣洛琛也就不用和這麼危險的人物為敵了。

***

安老爺子最後被推出了手術室,安置在了ICU病房。

葉簡汐和慕洛琛陪著安老爺子,直到晚上九點多。

慕洛琛看著時間不早了,對她說:「你先回去,看看三個孩子怎麼樣了,我留在這邊看著安爺爺。」

葉簡汐其實想陪著他,繼續看著安老爺子。

可家裡的三個小傢伙,她實在放心不下,只好離開醫院。

回到安家,將近十點了。

葉簡汐走到天佑天寶的房間,發現三個小傢伙都在一起,旁邊放著疊的整齊的衣服。

裴娜見葉簡汐來了,指著那三摞衣服說:「今天他們自己疊的。」

天寶在床上蹦蹦跳跳著,高興的說:「媽咪,我們什麼時候回家?我想太奶奶還有妹妹了!佑佑說,他也想了,不知道我們回去,妹妹會不會叫哥哥了!」

葉簡汐心裡也想女兒,可是現在暫時還不能回去。

葉簡汐抓住天寶的胳膊,免得他蹦跳時不小心從床上跌下來,然後猶豫了下,說:「寶寶,我們可能要再晚幾天回去。」

狼性總裁的暗寵 「為什麼?」

天寶失望的瞪大了眼睛,眼底霧氣漸漸的積聚。

為什麼要晚幾天回去?他都好久沒回家了,妹妹,太奶奶,還有溫姨,他也好久沒見了,他想她們想的心肝都疼了……

葉簡汐微微的嘆息了聲,說:「你爹地公司里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所以……」

「爹地可以晚回去幾天,我們先回家嘛。」天寶拉著葉簡汐的胳膊撒嬌,「媽咪,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嗎?這兩天就回去。我今天還跟太奶奶通了視頻了,我看到妹妹了,她都會爬了……」

天寶不停地說著話。

葉簡汐加重了聲音,說:「寶寶,不行就是不行,你說再多都沒用。」

天寶聽到葉簡汐毫不猶豫拒絕了自己,嘴巴撅了撅,眼淚啪嗒就從烏黑的眼裡滾了出來。

葉簡汐頓時頭痛,這個小傢伙,真是太慣著他了,稍微不順著他的心意就開始哭,這將來長大了可怎麼得了?

最美遇見 天寶開始還悶著聲音哭,見葉簡汐沒哄自己的意思,裂開嘴吧,哇的一聲哭起來。

裴娜看到他哭,心疼的不行,同時她又認為簡汐是為了幫她,才不回A市的,因此更加內疚,著急的抓住簡汐的胳膊,說:「簡汐,不然你們先回去吧,我的事情我自己來解決,你們來帝都這邊也很久了,天寶是想家了,才這樣。」

說著,她又去哄天寶。

葉簡汐拉住了裴娜,說:「這件事不關你的事,是我跟洛琛決定留下來的。至於天寶,也不能一直慣著他,否則將來長大了,就是社會的蛀蟲。」

葉簡汐把裴娜拉開,又把天寶從床上抱起來,對天佑說:「佑佑,今天晚上你自己睡。」

她又吩咐裴娜,把妞妞送回卧室。

然後自己抱著天寶,回到了她的房間。

將天寶放在沙發上,葉簡汐沉著臉對抹著眼淚哭嚎不止的天寶說:「你想哭就繼續哭吧,我在這陪著你,看看你能哭多久。」

天寶聞言,哭的更加傷心了。

……

夜色漸漸的深了下來,天寶哭累了,趴在沙發上,一抽一抽的哭泣。

太上執符 葉簡汐見他哭的滿頭大汗,用手帕擦拭去他額頭上的淚水,說:「知道錯了沒有?」

天寶皺了皺鼻子,說:「知道錯了。」

「錯在哪裡了?」

「錯在……」天寶想了半天,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委屈的看著葉簡汐。

葉簡汐心早就疼得不行了,可還是板著臉教育他,說:「你錯在了不知道體諒別人。媽咪已經跟你說了,爹地有事情要做,需要我們等幾天,可你非鬧著要撇下爹地回去,這讓你爹地知道了,該有多傷心?」

天寶眨了眨掛著淚光的眼睫毛,說:「對不起,媽咪,我以後都不會再這樣了。」

葉簡汐把他抱到懷裡,說:「知錯就改,還是好孩子。好了,媽咪帶你去睡覺。」

她起身,抱著天寶要進卧室。

「咕嚕咕嚕……」

天寶的肚子忽然發出一長串的叫聲,葉簡汐腳步頓了下:「餓了?」

天寶點了點頭。

葉簡汐哭笑不得點了點他的腦袋:「下次讓你還哭那麼厲害。」說著,她還是吩咐傭人給天寶準備了一碗面。

等著小傢伙吃完了,她抱著他洗了澡,然後哄著他睡覺。

*****

凌晨三十分,慕洛琛依舊沒有回來。

葉簡汐知道他不回來,便抱著天寶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

早上——

葉簡汐一早起來看到裴娜,見她眼睛通紅,就知道她昨天晚上肯定是多想了,於是偷偷地把安老爺子生病的事情,跟裴娜說了一下。 第1199章我和他分開了,好成全你是嗎?

裴娜得知並非因為自己,而耽誤了他們的行程,自然鬆了口氣,「安老沒事吧?」

「現在情況已經穩定了下來,不過看他的情況是不怎麼好的。」葉簡汐眉宇間染上了絲絲的憂愁。

裴娜拍了拍葉簡汐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別太擔心了,安老爺子年紀大了,這些病都是難免的。」

「嗯。」葉簡汐說,「我知道,你也別再為了楊樂的事情傷心了,你看你哭的眼睛都腫了……」

裴娜噗的聲樂了,指著自己的眼睛說:「我這可不是哭腫的,是熬夜熬腫的。簡汐,我早就對他死心了,根本不會再為他掉一滴眼淚。我擔心這件事,是因為害怕我爸媽為此受到連累。結果,昨天晚上我回去之後,我媽給我打過來電話,說她知道了楊樂跟我的事情。你猜她是什麼反應?」

「阿姨罵了你?」

「我也覺得我媽打電話過來是罵我的,她那個潑辣性子,我打破一隻茶杯,都能罵我半天。我接電話的時候,都做好挨罵的準備了,可結果我媽罵的不是我,而是楊樂。她還說,要跟我爸一起請假,來帝都這邊教訓楊樂呢!」裴娜捧腹哈哈笑著說,「我爸媽沒受到這件事情牽連,我這懸著的心可總算放下了,昨天晚上我高興得睡不著,這才紅了眼睛。你懂吧?」

葉簡汐聽到裴娜說的話,發自內心的為她開心。

翹了翹唇角,對裴娜說:「懂了。」

裴娜笑了一會兒,揉了揉自己發疼的肚子說:「所以啊,你可別為我操心了。我這人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也就傷心那一會兒,後面就好了。」

「嗯。」

葉簡汐點頭。

兩人說著話,不知不覺到了八點鐘。

葉簡汐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讓傭人取了食盒,準備出發去醫院。

裴娜說:「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你不怕媒體了?」

「怕也要去啊,我都在安家白吃白喝了那麼久了,現在安老生病了,我不去看看,人家會覺得我沒禮數了。」裴娜其實沒想著過去,還是昨天打電話的時候,她媽媽聽說她一直住在安家,提醒她好好謝謝安老爺子。

裴娜覺得她媽媽說這話有道理,平日里麻煩簡汐沒什麼,畢竟她們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可安老爺子跟她無親無故的,來了帝都之後又那麼熱情的款待她,自然應該好好謝謝。

所以,在簡汐說要去看安老時,裴娜就想到了一起去看。

葉簡汐說:「好,那就一起去吧。」

******

去醫院的路上,裴娜特地買了一份高檔的水果籃,據店家說都是進口的水果,花錢的時候,她格外的肉疼。可也明白這一千多塊錢買的水果籃,安老未必看的上眼。不過,安老看得上看不上,她也不那麼看重,反正是她的一份心意。

到了醫院,葉簡汐和裴娜兩人邊說邊走到病房門口。

推開門,護工正在給安老爺子洗臉。

安老爺子看到她們,虛弱的說了聲:「簡汐,裴小姐你們來了。」

葉簡汐說了聲,然後問安老爺子感覺怎麼樣。

安老爺子說:「已經好多了,昨天讓你們掛心了。」

兩人說話時,裴娜把水果籃放在了床頭邊的落地柜上。

安老爺子看了眼,說:「裴小姐人來了就行,何必那麼破費?」

裴娜笑眯眯的說:「安爺爺病了,需要多吃水果,身體才能好得快。這些水果是我的一番心意,哪裡能算的上破費呢?」

安老爺子聽了,和藹的笑了笑,沒再說話。

葉簡汐看了一眼病房,沒看到慕洛琛的身影,問:「安爺爺,洛琛呢?」

「他昨天守了我一晚上,我剛讓他過去隔壁睡覺了,你想去看他就去看看吧。」

「不用了,他睡著了,那就讓他好好休息吧,我陪著安爺爺。」

葉簡汐把家裡的安排都跟安老爺子說了。

安老爺子道,「你安排得挺好,讓妞妞知道我病了,她又捨不得離開了。」

葉簡汐聽安老爺子這麼說,心裡直泛酸水。

不想讓安老爺子看出自己的異樣,她起身提著茶壺說:「說這麼久了,都有些渴了,我去弄一壺開水,泡些茶喝。安爺爺,你先吃飯吧。」

午夜幽幽詭談 「嗯,你去吧。」

安老爺子說。

葉簡汐轉身要出房間門,裴娜忙不迭的起身跟著她。

兩人走出了房間,裴娜說:「這安老可真是一點架子都沒有,每次跟他相處的時候,我都覺得跟我爺爺似的。」

葉簡汐贊同她這點。

安老爺子的確是她接觸過最和善、最公正的老人了,只可惜好人卻沒有得到好報。如今的安家子嗣凋零,安老爺子病重的情況下,依然要為俺家操持。

葉簡汐微微嘆息了聲。

兩人走到水房前,葉簡汐讓裴娜等著,自己進去打水。

裴娜說了聲,好。

便安安靜靜的站在外面等著她。

****

等了沒兩分鐘,一道身影忽然匆匆的走過來。

裴娜只覺得眼前一黑,那道黑影就朝自己身上撞了過來,她還沒怎麼樣呢,那人倒先倒下了。

裴娜開口想要罵那人,是不是不長眼睛,自己這麼大一個活人戳在這裡,怎麼能愣是沒看到?

可話剛說出口,裴娜眼睛就直了。

眼前站著一個水靈靈的小美女,那雙楚楚可憐的眼睛望著她,那些苛責的話都不忍心說了。

裴娜舌頭打了結:「你、你沒事吧?」邊說邊去扶那個小美女。

抓住了小美女的手,裴娜不由得暗暗地感慨,美人的手就是不一樣啊,這麼細滑……

裴娜正在暗暗地感慨,小美人忽然開口說:「你是裴娜吧?」

裴娜瞪圓了眼睛,「咱們認識?」

問出來這話,裴娜就自己否定了,自己沒別的愛好,就喜歡看俊男靚女,眼前這小美女絕對是她見過的頂級美女之一,以前如果見過,自己不可能沒印象!

小美人見裴娜對自己沒有絲毫印象,頗為不悅的說:「我叫沈含煙。」

——沈、含、煙!

Oh,mygod!

裴娜下巴快掉到了地上了,這不是楊樂的未婚妻嗎?竟然長成了這樣,這麼漂亮的妹子竟然配給了楊樂那個人渣!

裴娜感覺到頗為可惜:「原來你就是沈含煙呀,沈小姐,我告訴你,楊樂他就是個人渣,像你這麼漂亮的人,完全可以找更好的男人啊,沒必要為了一個人渣而葬送了自己大半輩子的幸福……」

「我和他分開了,好成全你是嗎?」

沈含煙冷聲說。

裴娜想到自己跟楊樂在一起的畫面,一股噁心的感覺涌了上來:「呸呸呸!誰要跟他在一起了?我這輩子就是嫁給一條狗,也不會再跟他在一起。」

沈含煙聽到裴娜說的話,只覺得這個女人在跟自己裝。

她如果真的不喜歡楊樂,會跟楊樂藕斷絲連兩年多?

沈含煙正準備開口說話。

那廂葉簡汐接了熱水後走出來,看到她,問裴娜:「娜娜,這是……」

「簡汐你出來啦!這是沈含煙,楊樂的未婚妻。」裴娜大大咧咧的介紹。

葉簡汐一聽到「沈含煙」這個名字,立刻警戒了起來。沈含煙到醫院裡來找裴娜做什麼?嫌新聞鬧得不夠大,還是害的裴娜不夠慘?這沈家的人未免也欺人太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