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越想越生氣,她一塊又一塊的往嘴裡塞,正好她還沒吃晚餐。

顧南滄並未走遠,他在不遠處看著那個不停往自己嘴裡塞著東西的小女人。

臉頰就像是一隻小松鼠般,女生不是都很害怕吃甜食的么?

這麼吃也不怕長胖?不過看起來她偏瘦,胖點也可以。

「有這麼好吃?」顧南滄走到她身邊問道。

蘇錦溪嚇了一跳,看到是顧南滄才放鬆了警惕。

「嗯,的確很好吃,我沒吃晚飯,有點餓了,也不知道這個拍賣會什麼時候開始。」

顧南滄看了看手錶,「還有半小時就開始。」

「真好,我還有半小時的時間可以吃。」蘇錦溪開心一笑,又拿了一個抹茶蛋糕。

「顧先生,麻煩你給我接一杯橙汁。」

顧南滄不禁失笑,這丫頭究竟是跟誰來的?把這當成自助餐廳了?

再看看場中其他三三兩兩的人,來這裡的人大家都有目的,她的目的就是為了吃么?

順手給她接了一杯橙汁,蘇錦溪喝了一口,「好喝,謝謝顧先生。」

司厲霆知道蘇錦溪今晚會來這裡,一進門就在找小女人的身影。

唐茗倒是找到了,蘇錦溪卻並不在他身邊,虧得自己還想要看看小女人穿禮服的樣子。

「霆,你在找什麼?」米若發現他一進場開始就在東張西望,這和他平時不同。

「沒什麼,那個人在哪?」

「他好像還沒來,一會兒來了就要麻煩你幫我一下了。」

司厲霆點頭,「你幫了我那麼大一個忙,我自然要幫你,只是我覺得恩修不錯,你確定不考慮他?」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他再好也不是我盤中的菜。」

仙桃村首富 「這便是你的自由了,感情的事情我不便評價,我先四處轉轉。」

司厲霆惦記著蘇錦溪,看了看時間蘇錦溪應該入場了才是,為什麼四處都沒有小東西的影子?

蘇錦溪已經繞到了他身後不遠處在吃小蛋糕,其實這個時候要不是有米若在,蘇錦溪就想撲出去蒙著他眼睛了。

女神姐姐愛上我 「等一下,恩修來了。」米若再次挽住了司厲霆的胳膊。

蘇錦溪端著小蛋糕的手有些僵硬,都到了現在怎麼還在挽著胳膊呢?

迎面走來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人,「小若。」

蘇錦溪好奇的探出來一個小腦袋看著那個男人,聽他叫米若的口氣這麼親昵,是米若的男朋友嘛?

哼,男朋友都來了還挽著三叔,蘇錦溪恨不得上前去將米若的手給掰開。

「恩修,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

正在吃蛋糕的蘇錦溪愣住了,這是什麼劇情?三叔是她的男朋友?

不可能,三叔才不是這樣的人,自己要相信三叔。

恩修的眼中明顯有些不相信,「米若,前些天我們兩家才在一起吃飯,阿姨她分明……」

「她是她的事,我喜歡誰,要誰當我的男朋友那是我的事情,以後你不要纏著我了。」

恩修有些著急上前一步抓住米若的手,「你是在開玩笑吧?小若,我那麼喜歡你,你不能和別人在一起。」

「請你放手,米若是我的女朋友。」司厲霆冷冷開口,將米若帶入懷中。

蘇錦溪臉上的表情徹底僵住,米若……是他的女朋友么?那麼自己又是他的什麼?

前面相擁的男女分明很是和諧,她們才是一個世界的人,自己就是一個沒用的花瓶,自己怎麼配得上他?

蘇錦溪悵然若失的離開,也不知道接下來他們會說些什麼。

虧得她一直以為三叔是不同的,他說讓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會保護自己。

可是三叔啊,你怎麼能夠騙人呢?

蘇錦溪面無表情的經過唐茗面前,唐茗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神情會這麼不好,好像受了巨大的打擊一樣。

「錦溪,你怎麼了?」他還不知道蘇錦溪被威爾騷擾的事情。

他伸手想要拉住蘇錦溪,蘇錦溪一記冷眼掃來,「別碰我。」

那樣渾身冰冷的蘇錦溪唐茗從來沒有見過,唐茗不敢碰她,只能怔怔的看著她走了出去。

「蘇小姐,你要去哪?」顧南滄追了出來。

蘇錦溪茫然若失的站在外面,歪著頭看他,「是啊,我應該去哪呢?」

從小沒有在蘇家得到任何溫暖,後來她遇上了司厲霆,她本來以為那具懷抱也是她的,可是現在才知道他屬於另外一個女人。

「蘇小姐,能告訴我你究竟怎麼了嗎?」

顧南滄也說不上為什麼要對這個女孩兒這麼上心,他只覺得現在放走了她,說不定她會出事。蘇錦溪很難給他形容現在的心情,「我只是有點不開心。」 顧南滄見到她眼中的失落之色,而她卻想要粉飾太平裝作平靜無事。

這樣的蘇錦溪更是讓人心疼不已,顧南滄柔聲味道:「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不開心嗎?」

蘇錦溪指著自己的心口位置,「顧先生,我這裡疼。」

分明先前吃甜點的時候蘇錦溪都還好好的,怎麼就眨眼的功夫變成這個樣子了。

「吃甜品心情會好點,這裡有剛剛你給我的小蛋糕我還沒來得及吃,你嘗一口。」

蘇錦溪咬了一口他遞過來的勺子,她是不是味覺失靈了,怎麼感覺不到有多甜呢?

「慢慢吃,瞧你嘴角上都粘上了。」

大廳之中,唐茗本來要朝著蘇錦溪追過來的,視線落在一身狼狽的威爾身上,他朝著威爾走去。

司厲霆則是看到一抹白影走出了大廳,有些像是小女人的背影。

「抱歉,我失陪一下。」他鬆開了米若,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他也該去找自己的小女人了。

「霆。」米若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著急的離開,頓時有些不舍。

恩修卻是拉著她不放,「小若,你給我一次機會……」

司厲霆大步走出了大廳,他看到的畫面就是在淡淡的燈光下。

身穿晚禮服的蘇錦溪和一個英俊的男人站在一起,男人伸手想要撫上她的臉。

「別碰她!」司厲霆冷冷道。

蘇錦溪轉頭看著那正朝著自己走來的男人,帶著滿身寒氣。

他不是和米若在一起,怎麼會在這裡?

顧南滄手指頓住,看向那紫衣男人,藍色的眸子裡面充滿了對自己敵意。

「你認識他?」他問蘇錦溪。

蘇錦溪對上司厲霆的眸子,聲音冰冷道:「認識,他是我三叔。」

此話一出更是讓司厲霆憤怒不已,「蘇錦溪,你再說一遍,我是你的誰?」

蘇錦溪此刻腦海里只有司厲霆攬著米若的畫面,她不卑不亢一字一句道:「三叔,嬸嬸還在裡面等你呢。」

司厲霆這才明白蘇錦溪為什麼會這麼反常,一定是剛剛自己幫米若擋恩修的時候被小女人撞見誤會了。

礙於這個陌生人在場他也不好解釋,上前幾步抓著蘇錦溪準備離開。

顧南滄攔在他面前,「這位先生,蘇小姐似乎不願意和你離開。」

司厲霆冷冷一瞪:「我教訓我家孩子跟你有什麼關係?」

顧南滄:「……」

是啊,他是蘇錦溪的叔叔,自己和蘇錦溪不過是萍水相逢,自己有什麼資格?

他只能看著司厲霆生生將蘇錦溪拽走,蘇錦溪見顧南滄在場也不好說什麼,只得任由司厲霆將自己拽走。

此刻兩人心裡都很生氣,到了每人的地方司厲霆才鬆開她。

「你居然讓他碰你!」

剛剛是蘇錦溪臉上沾上了一點蛋糕,顧南滄看到就想順便給她擦乾淨,正好被司厲霆看到這一幕,這還得了!

「三叔不也碰了別人么?」蘇錦溪沒有大吵大鬧,而是很平靜的陳述一個事實。

司厲霆對上她彆扭的眼神心軟了下來,「蘇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米若……」

「三叔,我又不是你的什麼人,你不用給我解釋的,之前很感謝你對我的照顧……」

蘇錦溪淡定的陳述一個事實,司厲霆分明知道她很生氣,她竟然還能如此淡定的和自己說話。

「蘇蘇,我說過你有放縱的資格,有氣不要憋在心裡,你想說什麼做什麼就去做。」

到了現在司厲霆竟然還有些心疼蘇錦溪,難道她又要和之前被唐茗給打了那樣一個字都不吭。

「我有資格生氣么?你們是那麼般配,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我和你們相比差得不是一星半點。

就算你只是玩我我也認了,之前的種種就當是我做了一個夢,夢一醒我們也該結束了。」

「蘇蘇,這就是你想說的話?你啊……」司厲霆無奈的將她擁入懷中。

蘇錦溪眉頭緊皺,「你幹什麼,你這個混蛋還想要左擁右抱,吃著碗里的還要看著鍋里的不成?」

司厲霆不急著解釋,反而更加刺激她,「是啊,我喜歡米若又喜歡蘇蘇怎麼辦?

一個是女強人,一個是小笨蛋,我都喜歡呢。」

蘇錦溪怒極,伸手去捶著司厲霆的胸口,「你這個大混蛋,你怎麼能這樣?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你,你還這麼糟蹋我的心。」

「我就是要糟蹋你,你能拿我怎麼樣?」

看到他含笑的臉,蘇錦溪都快氣炸了,她的小粉拳打在司厲霆的身上沒有絲毫作用。

索性抱著他的肩膀啃了他一口,鮮血的味道在嘴裡瀰漫。

司厲霆沒有鬆開她,反而將她抱得更緊,蘇錦溪沒聽到他的哀嚎聲,感到舌尖上有血,她只得鬆口。

「我咬死你這個混蛋!」

「還沒死呢,不如多咬幾口。」

蘇錦溪看他弔兒郎當的模樣,更覺得委屈,大眼睛淚水滾滾。

「司大混蛋,我討厭你,你放開我,你去找你的米若去,幹嘛摟著我?」

「米若哪有我的小蘇蘇好,我就摟著,要不你再咬我幾口。」

蘇錦溪淚水吧噠吧噠滾落下來,「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看到小女人哭得稀里嘩啦,司厲霆的目標算是達到了。

「寶貝兒,你誤會了,剛剛我那麼說只是為了報答米若幫我拿下這次的項目。

她有一個很難纏的追求者,已經拒絕過很多次,現在那人直接逼婚來了。

米若沒有辦法就讓我假裝是她的男朋友,為的就是趕走恩修。

我和她也就是做戲而已,一進大廳我就四處在找你的身影,看到你出了大門,我急急忙忙就趕來了。」

蘇錦溪抬眼,「你,你說的是真的?這就是她今天來酒店找你的事情?」

火影之千葉傳說 「嗯,她就是為了說這件事才來找我,我在電梯里就答應了。

本來我以為就是一分鐘的事情,沒想到你正好在那還被你給聽到了。

我一心想要找到你看看你穿晚禮服的樣子,飛快追出來卻看到你和其他男人走得那麼近。

小蘇蘇,你是存心要氣死我是不是?」司厲霆見她情緒漸漸穩定下來,口氣也輕緩了些。

蘇錦溪知道了前因後果知道自己誤會他了,說起來他將米若拉到懷裡的時候手是放在米若肩膀上的。

他每次抱自己,包括現在都是將手放在自己的腰間。

而且那時候他說米若是他女朋友的時候聲音也是公式化的那種,絲毫沒有先前他看到顧南滄的敵意。

想到這裡蘇錦溪小臉一紅,「三叔,對,對不起,我誤會你了。」

「現在消氣了?」

蘇錦溪看到他脖子上還在流血的傷口,心疼的用手摸了摸。

「三叔,疼嗎?為什麼剛剛不解釋還要故意氣我?」

「還記得我之前給你說過的話么?你想做什麼就去做,不要有任何顧慮。

剛剛那樣的情況下,你可以生氣,可以罵我,不用壓抑自己的情感。

你要記得一句話,會哭的孩子才有奶吃,你太乖太懂事,懂事得讓我心疼。

你可以有自己的脾氣,想打我想罵我都可以,你沒有錯,一切錯都在我。

要是我提前告訴你,你就不會誤會我了,是我不好。」

司厲霆抓著她的手朝著自己的臉上拍來,「我該打,惹我家小蘇蘇生氣難過了。」

蘇錦溪的眼淚不但沒有止住,反而掉的更厲害。

所以他剛剛故意說那些刺激的話就是為了讓自己將不快給發泄出來。

「三叔,你老是說我笨又傻,其實你才是大傻瓜!」

司厲霆輕輕笑:「現在還氣我嗎?」

「不氣了。」蘇錦溪搖搖頭。

司厲霆伸手揉了揉她的頭,「小笨蛋,你可以生氣得再久一點,這是女人應該使用的權利。」

「鬧脾氣的話不是會給人添麻煩嗎?」

「我的小笨蛋,我就怕你不給我添麻煩,那樣我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再說你生氣以後我來哄你,這也是一種情趣,我開心都還來不及,怎麼會覺得你麻煩?」

蘇錦溪破涕為笑,「三叔,你怎麼這麼會哄人?」

「因為是我家小笨蛋生氣了,要是別人我才懶得管。

雖然小蘇蘇哭起來也很好看,不過我更喜歡你笑起來的樣子。」

蘇錦溪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啊,我今天塗了睫毛膏的,肯定已經暈妝了。」

她火速掏出自己的小鏡子,果然已經暈開了,她尖叫一聲,「呀,好難看,三叔你轉過頭去,不許看我!」

她趕緊拿出紙巾擦拭,司厲霆從她手中接過紙巾,「我給你擦。」

蘇錦溪捂著臉,「不要,現在我像鬼一樣。」

司厲霆溫柔的托起她的臉頰,「是說的,我家蘇蘇分明就是小仙女,一點都不醜。」

他說得那樣認真,讓人一點都聽不出虛假。

蘇錦溪喃喃道:「如果生氣的人是米若,你也會這樣哄著她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