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兩個孩子看她回來了,開心的不得了。

這幾天童阮阮不在家,找借口說去國外出差了,她沒有告訴孩子們,要不然怎麼說呢?難道說她去他們那個該死的爹地那裡玩弄他的感情了?

「凱伊小姐,顧先生昨天來過,是來找你的。」

「什麼。」童阮阮一驚,「你怎麼沒打電話給我?」

「顧先生說他會打電話給你的。」

「可是他沒有打電話給我呀。」

戴迪回答,「那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他看起來好像心不在焉的,來了之後聽說你不在就走了。」

「……」

童阮阮一臉疑惑,顧寒琛來之前為什麼沒給她打個電話?

而且,她就算不在家,他也可以給她打電話。

戴迪說他有些心不在焉的,難道是有什麼心事嗎?

童阮阮有些不放心,畢竟顧寒琛可是她的好朋友。

童阮阮拿起手機撥通了顧寒琛的手機號碼。

很快,手機那頭接通了。

「阿琛,聽說你昨天來找我了,你怎麼沒有打電話給我呀?」

「看你不在就走了,後來有點事就耽擱了。」

「出什麼事了嗎?你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疲憊似的。戴迪說你昨天看起來有點心不在焉。」

顧寒琛回答,「沒什麼事,就是最近有點忙。」

「伯尼呢?他好像也挺忙的樣子。」她感覺伯尼跟顧寒琛兩個人就像綁在一起的連體嬰兒似的,他們兩個一起忙起來了。

「他也挺忙的。」他說。

童阮阮想到一些什麼事,覺得有些忐忑,她跟慕淵臨的消息曝光了,雖說慕淵臨已經及時下架,並且爆料的那家媒體也被剷除,可還是有很多人看到消息,顧寒琛會不會看到。

「對了阿琛,你有沒有看到媒體上面有一些什麼消息啊?」

顧寒琛說,「我這幾天沒關注什麼新聞,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沒事。」童阮阮鬆了一口氣,顧寒琛不知道就好,「沒什麼,我就是隨便跟你聊聊。」筆下文學520www.bxwx520.org

兩個人又說了一會無關緊要的話,之後便各自掛斷了手機。

童阮阮總覺得顧寒琛哪裡有點怪怪的,可是卻說不上來哪裡怪,不過他這幾天忙也好,顧不上看新聞更好,沒有看到她跟慕淵臨兩個人的消息,要不然也不知道顧寒琛會怎麼樣。

到了晚上,童阮阮照常給喬喬餵奶,然後又給他們兩個孩子講故事。

「白雪公主最後不停的修鍊武術,讓自己變得非常強壯,並且有非常好的口才,籠絡了一大堆人幫助她。白雪公主承諾她把王國奪回來之後,一定會好好安頓他們,廢除所有不公等的條約,所以大家都很支持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帶兵起義,將長劍刺入了大壞人的胸口內,最終白雪公主奪回了王國,成了女王,她當上女王之後,國家國泰民安,百姓們都非常愛戴白雪公主,白雪公主也兌現了所有的承諾,將幫助她的那些人全都安頓的很好,在白雪公主的時代,天下非常太平。」

童阮阮說到了故事的大結局。

這個故事她已經給他們講了好幾天了,然而童阮阮雖然看著書本在跟他們講,可是壓根就沒按照書本上的來,她是完全自己編的。

除了白雪公主這個人還在,其他的劇情全都被她篡改了。

王子都沒了。

「好了,故事講完了。」童阮阮將書本合上放在一邊,「明天就要講新的故事了。」

兩個小傢伙打了個哈欠。

「媽咪,白雪公主她真的好堅強呀,遇到那麼大的困難居然還勇往直前,一點都沒有被打倒呢。」

童嘯卿聽了這個故事覺得感觸很深。

童蘇喬也說,「媽咪,喬喬也要像白雪公主那樣堅強勇敢,壯大自己的實力和壞人做鬥爭。」

童阮阮滿意的點點頭,「寶貝們,看來你們得到了這個故事的精髓呀。」

不枉費她篡改故事,她就是想要這個效果。

「不過你們要先乖乖長大才行,你們現在還太小了。」童阮阮在他們的額頭上分別吻了一口。

忽然,她想到一件什麼事兒,開口道,「寶貝們,告訴你們一件事,其實你們有姨姥姥,姨外公,還有表舅父,表姨母,等有時間,媽咪會帶你們去見他們的。」

「……」

兩個小傢伙有點理解無能,「媽咪,什麼叫姨姥姥?姨外公,什麼叫表舅父,表姨母?」

他們知道姥姥和外公,但是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兩個小傢伙還太小,從小就跟媽咪生活在一起,身邊沒有親戚,所以對這些稱呼不太有概念,而且z國的這些稱呼的確是很複雜,有時候連童阮阮自己都搞不清了。

她想了想,隨後說道,「你們的姨姥姥,就是你們外婆的妹妹,姨外公,就是姨姥姥的老公。表舅父呢,就是姨姥姥和姨外公的兒子,表姨母就是姨姥姥和姨外公的女兒。」

兩個小傢伙:「……」

看到兩個小東西暈乎乎的模樣,童阮阮忍俊不禁,「好了,你們先休息,等到時候再說。」

兩個小傢伙同時點點頭,「好呢。」

童阮阮關了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待童阮阮走後,兩個小傢伙睜開了眼睛。

童嘯卿說,「喬喬,媽咪這幾天不在,說是去出差了,但我覺得她應該是去約會了。」

童嘯卿將手機拿了出來,翻出了一張照片,這是他從新聞上面的截圖,是慕淵臨跟童阮阮兩個人在一起擁吻的照片。

童嘯卿疑惑的看著照片上的男人,「喬喬,你說他會不會是我們的爹地呢?」

童蘇喬抱著哥哥,烏溜溜的眼睛盯著手機屏幕,說道,「不知道呢,媽咪不是很討厭戴迪嗎?可是看樣子,媽咪不討厭照片上這個人呀,還跟他親親呢。」

小孩子的思想是很單純的,即便說親親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更沒有什麼更多的聯想,只是單純的在思考。

童嘯卿說,「也對,不過我們之前篩選了A市不超過30歲的有權勢的男人,長得很帥,慕淵臨很符合條件哦,而且照片上媽咪還跟他親嘴。」

童蘇喬說,「可是媽咪不討厭他呀,媽咪還跟他親嘴了呢,他肯定不是我們的爹地,媽咪一定是很討厭我們的爹地,絕對不可能跟他親嘴的哦。」 「嗯,說的也對呢。」童嘯卿眨眨眼睛,隨後將手機放下,「看來我們還要繼續找媽咪討厭的人。」

「說的對呢。」喬喬說,「媽咪親親的人,絕對不是她討厭的人,就像我親哥哥一樣,我一點都不討厭哥哥呢。」

童蘇喬在童嘯卿臉上親了一口。

童嘯卿覺得好有道理啊。

媽咪親的人一定不是她討厭的。

「真的好難找呀,這年頭,找爹地一點都不容易。」童嘯卿感慨道。

……

馨馨珠寶設計公司。

「童總,這是我們最新一期的設計,請你過目一下。」

總監將設計團隊的作品,遞交給了童雨馨。

童雨馨看著這一張張設計稿,感覺頭有些疼。

這些稿子怎麼看都有些不順眼。

這些設計是越來越沒新意了,再這麼下去生意都會被童阮阮給搶去,得想想辦法才行。

突然間,童雨馨想到什麼,抬起頭說,「你把羅心悠叫來。」

「嗯,好的。」總監隨後退下。

過了幾分鐘,羅心悠走了進來,她有些忐忑,來到了童雨馨的面前,「童總,你找我有事嗎?」

這幾年,羅心悠都在童雨馨的公司上班,就靠四年前羅心悠主動去投靠了童雨馨,所以才能有今天。

這幾年來不是童雨馨照顧她,讓她留在這,而是童雨馨壓根就把這個羅心悠給忘了,現在突然想起來,羅心悠可是童阮阮的表姐呢。

這倒是一副好牌呢。

「羅小姐,請坐。」

羅心悠有些忐忑,不過還是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童雨馨將手裡的設計稿放在一邊,說道,「你來公司工作也有四年了吧?」

羅心悠點點頭,「是的,多謝童總當年的栽培,我在這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其實她在這裡也只是混日子,不過總比沒有工作好。

她知道羅心悠在拍馬屁,這樣的話她都不知道聽了多少了,不過童雨馨看起來好像很是受用,她說,「羅小姐,你的嘴可真甜,你看起來是一個非常聰明伶俐的女人,我非常的欣賞你。」

羅心悠心頭一喜,「童總,謝謝你的欣賞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可以為你做的嗎?」

既然老闆說欣賞自己了,那自己肯定是要做一些事情,不辜負老闆的期望了。

童雨馨眼底狡黠閃過,「的確是需要你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一般的人還做不到,得找一個能力很強的。」

羅心悠一聽,忽然覺得快要挑上一個重擔了,「童總,是什麼事?」

「你知道凱伊珠寶設計公司吧?」

羅心悠微微一怔,隨後她點點頭,「我知道。」

她只說了這三個字,其餘的也不敢再多說,畢竟凱伊珠寶設計公司,跟馨馨珠寶設計公司是同行,同行都是冤家,她不敢誇凱伊公司。

不過童雨馨倒是主動誇獎起來了,「這個凱伊公司,黑馬崛起,他們的珠寶很受市場歡迎,無論是平民商品還是奢侈商品,都受到了各階層的喜愛,我覺得我們應該向他們多學習才對。」

「……」

聽到童雨馨這麼說,羅心悠有些詫異,她還從來沒有見過童雨馨這麼心虛的模樣,一直以來童雨馨都是很高傲的,雖然她了解不深,可是她作為她的老闆,這是童雨馨給她的直接感受。

羅心悠說,「我們的公司也有自己的優點,至於那個凱伊珠寶公司,或許他們只是暫時燒一把火,等這把火滅了,最後也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無論怎麼樣,這把火現在燒的可真旺。」童雨馨說,「我想安排一個人,去凱伊珠寶設計公司學習學習,這個人就是你。」97中文www.97wz.net

羅心悠震驚不已,「童總,為什麼會是我?」

她不認為自己能進入凱伊公司。

童雨馨說,「這個自然有我的理由。」

「可是童總,你怎麼安排我進去的?你希望我做些什麼?」

「現在,我暫時還沒有想好,不過也就是這幾天的事情,等我想好了到時候再找你詳細談,現在我只是給你提個醒兒,你願不願意去呢?」

「……」

羅心悠猶豫了片刻,開口道,「童總,我當然是願意為了公司付出了,如果你希望我去,那我就去,只是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回來了。」

她故意這麼問,她知道童雨馨是想要利用她,肯定不會做什麼好事,她沒有辦法拒絕,要是現在拒絕了,她現在就工作不保了。

「當然了。」童雨馨保證,「你可是我們公司的人才,就因為你是人才,所以我才把你派到別的公司學一點東西,等你再回來的時候,就可以委以重任了,到那個時候,好處一定少不了你的。」

「……」

聽到童雨馨這麼說,羅心悠甚至不想再去考究到底是真是假。

「怎麼樣?羅小姐,如果到時候真的派你過去,你願意嗎?」

羅心悠說,「我願意,童總的吩咐我一定會辦好,只要我能進去。」

凱伊珠寶設計公司的確是很厲害,羅心悠動心的原因,不過是想要討好童雨馨,也的確想學到很多東西。

說真的,她在馨馨公司呆了這幾年,發現這個公司毫無發展前途,一直都是外部資金調到這個公司,每個季度的銷量都在下跌。

如果不是童雨馨是童家的小姐,再加上背後有慕淵臨,公司早就沒了。

「那行。」童雨馨見她答應了,心裡不經有些譏諷,這種人最好利用了,「那你先去忙吧,等到時候再叫你,對了,這件事情千萬別告訴任何人秘密,把嘴巴封嚴實嘍。」

童雨馨伸出修長的手指點了點自己的唇瓣,雖然在微笑,可是眼中卻充滿了警告。

羅心悠點點頭,「我知道了。」

她哪裡敢亂說,她知道童雨馨就是一個笑面虎,表面上是對她笑,可是心裡正用刀子對她。

不過,要是真的能討她歡心,說不定對自己還是有好處的。

羅心悠離開了辦公室。

童雨馨冷冷一笑,她慵懶的靠在椅子上,嘴角咧出一抹溫和的笑容,「童阮阮,你這個死賤人,我治不了你,你的親人還治不了你嗎?」

……

凱伊珠寶公司。

童阮阮剛開完會從會議室出來,便接到一通電話,來電顯示是伯尼,她立刻接通,「喂,伯尼。」

「阮阮,我今晚要辦個派對,過來唄。」

「什麼派對啊?」

「年輕人的派對呀,喝酒跳舞吃肉,要不要來?」

「好呀?什麼時間,在哪裡呢?」童阮阮問。

「等你忙完了之後,阿琛會去接你,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不用來接我,你跟我說地址,我自己會去的。」

「就這麼決定了,拜拜。」伯尼直接掛了手機,好像不給童阮阮這個機會自己去。

童阮阮撇撇嘴,將手機塞進口袋裡,抱著文件走進辦公室。

剛坐下,屁股還沒有把椅子給捂熱,手機又響了。

她將手機拿了過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眉頭再一次皺了起來。 一個她討厭的號碼。

她翻了個白眼,不過還是接通了,懶得走心的跟他聊,於是開了外音,直接將手機丟在一邊,翻開了文件繼續工作。

手機那一頭,傳來一道男人柔軟的聲音,「阮阮,想你了,你在幹嘛?」

童阮阮冷冷的瞥了一眼手機,「我在跟你說話。」

聽到女人冷漠的聲音,慕淵臨怔了怔,「又怎麼了?我沒有惹你生氣吧?」

他現在對童阮阮都是小心翼翼的了。

童阮阮冷哼了一聲,「沒有,我只是比較忙而已,有什麼事嗎?」

「晚上想請你吃頓飯,等你下班的時候我去接你,幾點走?」

童阮阮皺眉,「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很忙,沒空跟你一起吃飯,你還是請別人吧。」

「忙?」慕淵臨笑著說,「行,那我就把吃的買好,去公司找你,陪你一起。」

童阮阮不耐煩道,「抱歉,我有約了,今天晚上不能和你一起吃飯。」

實際上,她根本就不想跟這個男人一起吃飯,就算沒有約也不想去。

「你跟誰有約?」慕淵臨的聲音都變得冷了,「是男的還是女的?」

「跟你有什麼關係?」童阮阮如果有十分的精力,那麼9.9分都用在文件上面還有,0.1分,敷衍慕淵臨,跟她搭話。

關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