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直接道:「太子殿下,這一點是程某做錯了,我在這裡給您賠罪了!還請恕罪!」

這老貨做人還是可以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錯了就認錯,是非分明。沒有一點架子。

這一點上,李承乾也是很喜歡。

而與此同時,他的一懟,也帶給他屬性。

提示:

程咬金掉下三個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屬性。

屬性一:統率+3

屬性二:魅力+3

屬性三:智力+2

趁著程咬金鬱悶之中,李承乾直接選了智力+2,此時他的智力到了39的位置,距離60,那是越來越近了。

再懟上幾個,相信不用太多時間便可以解鎖了魅力。

回到現實中,程咬金見李承乾沒有任何的行為。

便又道:「俺老程都認錯了,太子殿下,你就消消氣吧。」

他以為李承乾這會兒還在生氣。

因為他一言不發的樣子很嚇人。

而薛仁貴也是抱拳道:「太子殿下,薛仁貴也有錯,還請處罰。」

李承乾卻裝作一副深沉。

道:「本王不是要怪你們,只是現在在東宮之中,要打的話,你們私下可能找個沒人地方,否則讓父皇知道了,那後果也是十分嚴重的,往後可不要這樣做了!」

程咬金啞然,打了個哈哈道:「是是是!太子殿下說得對,這一點是俺老程疏忽了,下次我保證不會這麼干!」

他見李承乾沒再說什麼,又對著薛仁貴道:

「薛仁貴!回頭我們找個地方好好比比?一定要比個高低!」

「定當奉陪!」

兩人江湖味十分之濃,李承乾也是一陣無語。但是他們也就怎麼點愛好,也就這樣了。

他看了看程咬金,今天過來一定是有其他事,於是便道:「程伯伯,你今天過來東宮之中做什麼?」

這時程咬金突然想到什麼。

「你不說,我倒也忘記了!其實今天我來東宮是有事相告的。」

果然是有事的。

「喔?何事?」

程咬金沒有說話,反而是一副你懂得模樣,惹得李承乾有些鬱悶。

你這表情算是什麼意思?老子又不是你,怎麼知道你要說什麼!如果知道,也就不必問你了! 程咬金在那裡擠眉弄眼的,讓李承乾看得是一頭霧水。

這個老貨不說,自己怎麼知道他想幹什麼。

程咬金見狀又道:「其實,我今天過來是要告訴你一個消息的!」

「喔?關於什麼的消息!?」

李承乾納悶,程咬金為了這個消息主動跑來東宮,目的有些不純。

「前日,太子殿下被人下了毒,而邢國公也開始調查了,就在剛才有了結果,至於結果嘛……」

程咬金直接斷了句,讓李承乾十分納悶。

這種人就是欠懟,懟死好了,不用客氣什麼。

這個直來直去的程咬金,在這個時候怎麼這麼討厭。

但李承乾還是猜出他今天過來說這個消息,一定也是有所求的。

於是直接說道:「程伯伯,你想要什麼,儘管說吧。只要本王做得到的,一定滿足你!」

程咬金狡黠一笑,他得逞了。

他道:「其實嘛,我也沒什麼特別要求,就是想喝一口千日醉,就一口!一口換一個消息!怎麼樣?這個要求不過份吧?」

什麼!這個老貨,竟然還惦記著自己的酒。好傢夥,怕是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吧?

可能是李世民那裡喝不到,也是因為上次給房玄齡酒,而沒有給他,讓他還掛記著,於是就拿著李承乾最為關心的事情過來換一口酒喝。

沒心機的人為了酒竟然變成這樣子。

「程伯伯你……哎!」

程咬金生怕李承乾不答應,接著又說道:

「就喝一小口,不會多一絲!我保證,如果你答應讓我喝一口,我便將處理結果告訴你。這個結果,皇上暫時不讓說的,俺可是冒著被罵的危險來的。」

李承乾是一陣無語,哪有這麼喝酒的,愛酒的人,你給他喝一口,還不如不給他喝,否則他會瘋的。

李世民還不讓說,那就是短時間內他無從得知。

他也特別想知道處理結果怎麼樣。

而且,不就是酒嗎?他有的是!

至於程咬金還是不是和之前一樣一杯醉,他可管不著!

大不了讓薛仁貴將其送回去。

用酒換消息!值!

「馮孝約!」

「小人在!」

「去拿一壺千日醉出來!」

「是!」

程咬金一聽,是一壺啊,他心中一喜。

「一壺都給我?其實也不用一壺,一小口就好了。但如果有一壺自然是最好的呢。」

老貨心裡也是矛盾得很,生怕李承乾因為他貪心,而不答應。

「本王像是那麼小氣的人嗎?給一口酒的事,本王做不出來!」

「是是是,太子殿下十分慷慨,多謝太子殿下!」

「好了!這酒我也讓人去拿了,那你現在可以說了吧?」

「行行行!」

程咬金舔了舔嘴唇,似乎看到酒就在面前了。

緊接著他開始說道:「剛才,我從太極宮出來的時候,聽到皇上與邢國公在談論關於王家的事。我聽了結果之後感覺到十分震驚。這不,就直接過來找你了。」

就在剛才,那可是第一手的消息。

「喔?具體是怎麼樣?」

「聽說王家推出了一人直接攬掉所有的罪,聽說那個是王家的一個中層,他將於明日直接問斬!而皇上似乎也是應允了。沒有讓邢國公再查下去了。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

李承乾納悶了,這麼明顯的包攬罪名,怎麼可能是兇手,一個王家中層哪果得不到支持的話,連宮裡的人都見不到。

李世民為什麼會這樣,是在怕什麼嗎?

不可能啊,他可是皇帝啊!怎麼可能有所畏懼?

那麼他在想什麼?真的讓人十分不解啊。

或者是在溫水煮青蛙?慢慢熬死他們?

於是便喃喃道:「嗯?怎麼會這樣!還有嗎?這事不可能這麼就完了。」

「還有,還有!便是王家出五千貫錢充入國庫之中!」

如果這麼說來了話,可能還好理解一些。

五千貫錢,就是五百萬錢了,一個硝礦原來一年也才不到三千貫。這數目算是多的了。

但是李承乾覺得這事沒完,說什麼也要讓有些人受到處罰才是,於是便與薛仁貴說道:「薛仁貴,我們去太極宮一趟!」

「太子殿下,不可啊,這事已經完了,你去了,皇上恐怕會不開心啊!俺可能會被皇上怪罪。」

「那也要將幕後的兇手抓出來才是!至於你,本王不會將你供出的!」

「這事,都完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太子殿下,你又何苦緊緊抓住這一點不放呢?」

程咬金十分不了解,連他都懂的問題,為什麼李承乾這麼執著呢?

但在李承乾認為,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可以扳倒一些人的。

差就差在這個查案的人不是自己,不然的話,肯定搞得王家雞飛狗跳,連王貴妃和許敬宗都逃不掉!

程咬金見李承乾一定要去,心中後悔。

於是勸道:「早知道我就不講了!太子殿下,你這麼去的話,皇上可能要怪罪於我!你還是不要去了!」

就算李承乾會攬下所有責任,但該怪罪的,還是會怪罪的。

李承乾反問:「那酒不香嗎?」

「香是香,可是……」

「別可是了,香就好好喝!莫要失了好時候。好了!本王沒有時間陪你了,告辭!」

李承乾走得十分匆忙,留下了程咬金在那裡獨自凌亂。

他正想追上來,這時馮孝約已經將酒送上了。

像是提前約好一般。

「盧國公,千日醉已到!」

程咬金直接停下腳,在酒與追上去之間,他選擇了酒。

只見他一把拿過千日醉,開了壺蓋一聞。

整個人的表情變為享受。

「好酒!果然是好酒!比那天的更醇香!肯定好喝得很!」

所謂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何況於老貨也不是和尚。及時行樂不好嗎?管他三七二十一!

程咬金早就將剛才說的話,拋之腦後。

而現在,李承乾已經到達了太極宮外,恰好看到此時房玄齡也沒有離開。

他對著小黃門道:「去通報一聲!」

小黃門連忙進入其中,吆喝道:「皇上!太子殿下求見!」 太極宮內,頓時傳來了李世民的聲音。

「宣!」

這時李承乾才進入太極宮,裡面僅有李世民、長孫皇后與房玄齡的存在。

他與李世民和皇后兩人行了禮。

「兒臣拜見父皇、母后!」

「臣見過太子殿下!」

房玄齡亦是行禮。

長孫皇后先是站了出來,拉起李承乾的手道:「這兩日,乾兒恢復得似乎很好,我看你走路有風,這御醫的醫術實在是了得啊。」

李世民也是上下打量著李承乾。

「嗯?是恢復得不錯,氣色變好許多!」

李承乾鬱悶,這對父母不問自己過來幹什麼,卻一直在說自己恢復得怎樣,雖然心中有不爽,但還是說道:「承父皇和母后的福氣,兒臣才能恢復得這麼快。」

這完全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但聽在兩人耳中,卻是舒服得很。

「乾兒是越來越會說話啊!這一點隨朕!」

李承乾在心中暗罵,不要臉。

但是臉上還是賠笑。

「其實兒臣今天過來是有事的!」

這話一出,兩人頓住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李承乾竟然主動找他們有事。

於是李世民眉開眼笑的問道:「那乾兒過來尋我們所為何事?」

李承乾便道:「關於兒臣中毒一事的結果。」

李世民一聽,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喔?這一件事,朕已經處理好了,壞人也抓到了。」

「父皇,兒臣知道了來龍去脈。」

李承乾這麼一說,大家都明白了,那就是李承乾知道整件事了。

「那你覺得怎麼樣?你要說什麼?」

李世民語氣平淡。

長孫皇后道:「乾兒,這一件事,由你父皇來處理就好了,你也不必過問。」

「父皇,這兇手明明不是那王家的中層人士,一定還有其人參與其中,您為什麼不一網打盡呢?」

李承乾直接開說道。

「你是要懷疑朕的判斷?」

李世民不喜,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被李承乾給質疑了。

一時不語的房玄齡這時說道:「太子殿下,關於這一次的處理結果可是最好的結果。」

「父皇,兒臣只是覺得真正的兇手需要抓出來,而不能讓他逍遙法外!」

「你……你可知道這其中所牽扯的面有多廣嗎?」

李世民大聲說道。

長孫皇后這時勸說道:「皇上,乾兒還是個孩子,有話好好說。」

對於李承乾頂撞於李世民,她也是有些不解。

這還是她的孩子嗎?

還是說李承乾長大了?

「父皇,這可是維護我皇家的尊嚴,他們敢做第一次,指不定會做第二次,這一次兒臣命大,但若是這樣發生在其他弟弟身上呢?那麼痛苦的還是我們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