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今天一整天都在路上,不方便用電腦,不能一一感謝昨天為小王妃投票的親們,等到了宿舍安頓好再一起感謝??。

繼續求支持,求月票。謝謝大家! 葉墨笙笑了笑:"這家餐廳是我的,我在這裡吃飯,點完餐,他們就自動記賬了,不會再重新出賬單了,如果真要請客的話,那就下次吧!"

歐陽清凌差點吐血,既然是這樣,那他為什麼不早點告訴自己。

她也能早點還了人情,而不是吃了一頓飯,還有一頓飯。

她並不想跟葉墨笙有太多的牽扯。

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她不願意,就能輕易如願的。

葉墨笙現在比狐狸還狡猾,她要是能躲得過他的算計,還真是怪了。

歐陽清凌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不要生氣,千萬不要生狐狸的氣。

她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葉墨笙:"沒想到,葉氏集團旗下的產業這麼多,我還真是佩服,只不過,我覺得,葉先生這麼厲害的人,難道也幫我這樣的小人物一次,也要記一輩子嗎?難道你真的需要我的幫助不成!"

葉墨笙人畜無害的笑著看向歐陽清凌:"當然需要!"

歐陽清凌沒想到,五年沒見,他的臉皮倒是越發的厚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一定要淡定。

歐陽清凌看著葉墨笙:"好啊,那葉先生就記著吧,那天想讓我還你人情了,記得叫我請你吃飯!"

歐陽清凌說完,服務生就把吃的端上來了。

歐陽清凌倒了一點醬汁,毫不客氣的開始吃沙拉。

看著她的神情,葉墨笙就知道她有點生氣了。

可是,腦子裡剛剛升起這個想法,他突然就像是被人當頭棒喝一般,他怎麼會這麼清楚loran性格。

甚至,她一個小小的舉動,自己就能猜到她的心情。

葉墨笙的神情,突然變得有點恐怖。

接下來吃飯的時候,歐陽清凌總算是安靜下來。

葉墨笙不說話了,她也不是那種主動說話的人。

她今天本來就餓了,現在吃的端上來,她眼裡心裡,都只有吃的了,哪裡還管得了葉墨笙。

葉墨笙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沉著臉。

不知道是飯菜不可口,還是他心情不好,還是說,眼前的人,看著不順眼。

總之,不管是哪一種可能,都不會影響歐陽清凌,她依舊吃的開心。

一頓午飯,一人開心,一人鬱悶,兩個人對比,形成極大的反差。

歐陽清凌只是從內心深處覺得,現在的葉墨笙,變得有點陰晴不定,其他的感覺,她倒是沒有。

歐陽清凌已經吃飽了,她看見葉墨笙拿著叉子,不斷的在牛排上戳來戳去,好像牛排就是得罪他的人一般。

歐陽清凌莫名覺得哭笑不得,他怎麼越來越幼稚的,跟個小孩子一樣。

可是,他現在的成就,卻不是小孩子隨隨便便能達到的。

歐陽清凌的神情,又變得複雜起來。

她覺得,現在不光是葉墨笙,自己也變成了神經病。

她瞪著葉墨笙看了幾秒,突然站起來:"葉先生吃完了嗎?你要是沒吃完,慢慢吃,我就先走了!"

葉墨笙聽到歐陽清凌的話,猛地站起來,眸子噴火一般的瞪著她:"你跟我一起吃飯,你不覺得自己一個人先走,有點失禮嗎?"

歐陽清凌面無表情的開口:"失禮總比浪費時間好啊!"

葉墨笙的噴火的眸子,立馬開始噴岩漿,他的臉黑的跟鍋底一般:"按照你的意思,你是覺得,跟我在一起,是在浪費時間嗎?"

歐陽清凌一點面子都不給:"吃完飯在哪裡戳牛排,可不就是浪費時間嘛,你要是吃的話,我也可以陪你,但是,這麼幼稚的遊戲,我恕不奉陪!"

葉墨笙的臉一下子冷下來,一張英俊的臉拉的老長,活像是別人得罪了他幾輩子一般。

他直接向著外面走去:"不吃了!"

歐陽清凌站在那裡笑了笑,正合她意。

歐陽清凌也向著外面走出去。

她剛走出去,就看見葉墨笙站在她車旁。

她忍不住扶額,看樣子,他這是誠心想讓自己送他回去啊!

只不過,開車帶他來的是自己,這不送他回去,他還不知道會不會找茬呢!

畢竟,他現在的幼稚,自己也是領教過的。

他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現在就這麼幼稚,要是知道了……歐陽清凌的眸子閃了閃,他要是真的知道了,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他們之間還隔著那麼多的事情。

歐陽清凌站在那裡,似乎在想事情,有點入神了。

直到葉墨笙不耐煩的聲音響起:"不是說浪費時間嗎?杵在那裡怎麼不走,loran小姐就是這樣珍惜時間的嗎?"

聽著葉墨笙言語里的諷刺,歐陽清凌嗤笑了一聲,感情自己剛才說的話,讓他不痛快了,這是在找麻煩呢!

她看了葉墨笙一眼,直接向著車子旁邊走去。

葉墨笙也不搭理歐陽清凌,車子打開,他毫不客氣的上了副駕駛。

歐陽清凌氣的吐血,感情把自己當成他的專職司機了啊,這麼不客氣,還給自己發脾氣,誰慣的毛病啊!

歐陽清凌黑著臉上車,發動車子,猛地就衝出去,差點跟停車場停著的車撞在一起。

好在她及時打方向盤,堪堪躲過去。

葉墨笙黑著臉,他何嘗不知道,這個女人,在對他剛才的行為和話,發泄不滿呢!

只不過,愛生氣那就生氣吧,他也不想管那麼多。

葉墨笙跟二大爺一般的,坐在車裡,完全把歐陽清凌當成司機。

歐陽清凌車子開到路上,越想越是生氣。

結果,葉墨笙依舊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歐陽清凌氣的抓狂,她感覺,自己五年的時間,都沒有這樣生氣過了。

感情他坐自己的車,他還成大爺了是吧!

想到這裡,歐陽清凌突然開著車,就像是醉酒了一樣,忽快忽慢,超車也讓人膽戰心驚。

尤其剛才超車的時候,她居然從右邊超車,差點跟旁邊的車子撞上了。

葉墨笙終於憋不住了,他黑著臉,冷聲道:"loran小姐,你要是想死,也不用這麼著急吧,好歹等我下了車! 驚世魔妃

歐陽清凌瞪了他一眼,這個男人到底會不會說話:"我著急想死,關你屁事,再說了,誰讓你上我車的呢,你難道不知道,上車容易下車難嗎?"

葉墨笙黑著臉瞪著歐陽清凌:"你什麼意思?"

歐陽清凌直接了當的開口道:"我什麼意思,你待會就知道了!"

兩個人說話,沒有一個人是客氣的,充滿了火藥味。

葉墨笙本來的確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什麼意思。

直到他看著車子到了公司門口,這個女人絲毫沒有停車的意思,直接開車走了。

葉墨笙的俊臉,徹底黑了,他以為她想幹什麼呢,感情是想挑釁他。

他冷著臉,沉聲:"loran小姐,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太過分,我們才見了幾面,你就這樣張狂,似乎不太好吧,放我下去!"

聽到葉墨笙的話,歐陽清凌冷笑了一聲:"我張狂,我忘了告訴你,我這個人向來就是吃軟不吃硬,我已經張狂慣了,想讓我送你回公司,想得美!"

歐陽清凌說完,猛地踩油門,車子加速在道路上行駛。

看著歐陽清凌的樣子,葉墨笙臉黑的像是鍋底,感情他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是吧。

葉墨笙也怒了:"你要是再不停車,我就打110了,看你到時候怎麼跟警察同志解釋!"

歐陽清凌挑眉道:"你打啊,到時候,警察把我們兩個,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抓起來,再讓人給你來個採訪,看看堂堂葉氏集團CEO是不是失心瘋了,跟我過不去!"

兩個人一邊吵架,歐陽清凌一邊開車。

葉墨笙雖然知道這樣很危險,可是,他就是說不了一句軟話。

他生氣的將車窗降下來,這一將車窗,他的臉頓時沉下來,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他沉聲道:"你在跟我吵架,感情壓根沒有看後面的車況啊!"

歐陽清凌看了一眼後視鏡,後知後覺的問:"後視鏡怎麼了?"

葉墨笙的眸子冰冷的如同淬了冰一般:"恭喜你,我們被人跟蹤了,雖然不知道,跟蹤的人,是在跟蹤你,還是在跟蹤我,只不過,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你還是不要跟我內訌的好!"

歐陽清凌聽到葉墨笙的話,也看到了後面一輛黑蛇,鬼鬼祟祟的跟著他們。

高武大師 她的眉頭皺起來:"我才剛回國,也不認識幾個人,他們指定不是來找我麻煩的,你在臨海市這麼多年,肯定樹敵不少,說不定我就是被你連累的!"

葉墨笙冷哼了一聲:"那可不一定,你打官司,每打一個官司,就會得罪一些人,樹敵不比我少,說不定,人家追你追到國內來了呢!"

歐陽清凌無語的看著葉墨笙,他巧舌如簧,自己也爭辯不過。

她沒好氣的開口道:"我的辯詞,一般都是法庭上用的,我現在也不想跟你浪費口舌,你就說吧,現在該怎麼辦?"

葉墨笙一副認定了,那些人是跟著歐陽清凌的神情:"你遇到的這種事肯定比我多,比我有經驗,還是你自己想辦法吧! 我有一張小地圖

歐陽清凌無語的看著葉墨笙:"你……是不是誠心跟我過不去呢,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你怎麼就知道,那群人跟著我的,不然,我們開車去公安局,看他們會不會跟上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太子和六皇子身上,等發現的時侯,寧十一已經襲到金棚底下,他的速度太快,十四皇子愕然抬頭,已經沒辦法躲避,直愣愣的看著那一掌以雷霆之勢擊在他右胸上,他只覺得五臟六俯似乎都挪了位,喉頭一甜,用力吐出一口血來。

還不等眾人回過神來,就聽身後一聲巨響,最外圍的欄柵斷了一個大口子,無數百姓從缺口往裡湧進來,他們想站得更近一點,看得更清楚一些,隔在當中的護衛隊如臨大敵,想攔住百姓們,可哪裡攔得住,人群如潮水般衝過來,瞬間把護衛隊沖得七零八落。

觀台上的權貴們一看,也嚇到了,下意識的要避開身後的人群,卻不知所措,圍場里也亂了套,有人在大呼:「保護皇上!」

皇帝一直沒有出翰兒朵,直接被人護送著從後門走了,十四皇子臉色蒼白,手捂著胸,也被護衛們擁簇著往後門去了。

越來越多的護衛衝到了圍場里,羊群驚慌失措滿場逃竄,眾勇士望著亂鬨哄的場面有片刻的茫然,但很快回過神來,趕緊往翰兒朵里跑,這種情況下,人人想到的都是護駕。

人潮衝過來的時侯,白千帆立刻機警的貼在邊上的一根大柱子前,以免被人擠到了,寧十三用身體護住她,擋住人群。

眼見好好的一場抓羊大賽變成這樣,百姓們都很憤怒,發財夢破滅了啊,有人不管不顧的衝進圍場去抓羊,反正已經亂成這樣了,抓只羊就當是補償,有人帶頭,更多的人衝進圍場。

這樣一來,圍困寧十一的護衛們被人群衝散了,他趁機混進人群里往外跑,一邊跑一邊把蒙面的黑布扯下來,揉成一團扔掉。

寧十三遠遠的看著他,神情疑惑,待看到他扯下面罩,臉上立刻浮起一絲喜色,悄聲告訴白千帆,「爺在這裡。」

白千帆又驚又喜,立刻四處張望,可到處都是慌亂奔跑的身影,她不知道哪一個才是墨容澉。

「先生別著急,」寧十三安慰她,「我讓十五十六多留幾個暗號,只要爺在城裡,咱們就能聯繫上。」

白千帆按捺住激動的心情,點了點頭,這裡到處都是蒙達兵,對墨容澉來說很危險,她要做的是更加小心,千萬不能露出破綻。

「我們跟著跑,先出去再說。」

寧十三點頭,護著她往觀台下跑,剛跑幾步,幾個護衛迎面衝過來,把他們圍住,白千帆心裡一驚,寧十三的手縮到袖子里,摸出一枚飛刀,正要有所動作,卻聽有人朗聲道:「讓先生受驚了。」

白千帆抬頭望過去,是太子昆清珏來了,聲音剛落,他就到了她跟前,大紅的坎肩映入她的眼帘,血一樣紅。

寧十三握緊那枚飛刀,警惕的看著他。

白千帆淡然笑了笑,「我還好,不過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有刺客,」太子簡短的說,「此地不宜久留,我派人護送先生離開。」

白千帆說,「不用,我有隨從,他能保護我。」

「先生不要客氣,你是六弟的貴客,也是我的貴客,先生要是因此出了事,孤心裡過意不去,馬車就在下邊,先生,請隨我來。」

他目光殷切的看著她,幾個護衛兵則虎視眈眈,白千帆看了一眼圍場上越來越多的護衛,覺得硬拼不可取,她看了寧十三一眼,意思是稍安勿躁,一切到了外頭再說。

搶羊的百姓被護衛的長矛刺傷倒在地上,鮮紅的血讓陷入瘋狂的百姓們頓時冷靜下來,場上的局勢慢慢有所控制。

墨容澉往自己的馬車走去,聽到後頭馬鞭在空中甩得脆響,開路的護衛喝道:「讓開讓開,擋駕者殺!」

人群紛紛讓開,讓那輛馬車過去,等馬車跑過去了,他才發現有人立在車轅上,側影很是熟悉,他眉頭一皺,下意識的追了兩步,管家謝光厚從馬車裡探出頭來,「老爺,這邊。」

墨容澉腳步一頓,轉身朝他走過去,謝光厚笑著問,「老爺怎麼往那邊跑?」

墨容澉撩了袍子坐下來,淡淡的說,「嗯,看錯了馬車。」

這時,寧十一和寧十九也回到了馬車上,兩人都坐在車轅上,目光緊盯著從他們身邊衝過去的那輛馬車。

另一邊,六皇子大發雷霆,「什麼?太子把錢先生接走了?簡直豈有此理,錢先生是我的客人,他倒底想幹什麼?」

他身邊的隨從說,「殿下,要不,咱們把錢先生搶回來?」

六皇子咬著牙,眯了下眼,「走,太子光天化日下搶人,便是鬧到皇上跟前,我也要討個說法。」

於是,又一輛馬車風馳電掣般的沖了出去,馬鞭甩得山響,路邊的人避讓不及,差點撞上去。

謝光厚挑帘子往外看一眼,哼了一聲,「這些貴人真不把百姓的命當回事,百姓在他們眼裡也就是個螻蟻,死不足惜。」

墨容澉審視的看著他,「你很討厭他們?」

謝光厚坦然的道:「自然是討厭的,蒙達的百姓都討厭他們。」

「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任務?」

謝光厚笑了一下,低頭不說話了。

太子的馬車裡頭很寬敞,角落薰著好聞的木蘭香,白千帆靠在椅背上,垂著眸,寧十三坐在她身邊,雙目炯炯有神,他原本在車轅上,後來覺得不妥,還是進到車裡去,雖然與白千帆並排坐是為不敬,但非常時期,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一切以皇後娘娘的安全為重。

對面的太子神情若思的擰著眉,也沒說話,車裡落針可聞,直到一個隨從探頭進來,在太子耳邊低語了兩句,他冷哼兩聲,吩咐道,「跑快點。」

馬車夫甩起馬鞭,抽在馬背上,嘴裡喝呼著,馬兒吃痛,撒著蹄往前面奔去。

白千帆心一驚,問,「怎麼了?」

「沒事,」太子笑了笑,「人太多,走不快,到前面就好了。」

於是眾人看到,從圍場回城的官道上,兩架馬車一前一後跟賽跑似的,前面的跑得快,後頭的卯著勁追,行人和其他馬車紛紛避讓,眼睜睜看著他們進了城門。

從今天開始要上課了,不過上午沒課,可以好好更文,好好感謝大家。

感謝昨天為小王妃投票的落葉歸根,yd***5572,努力向上的妖精,小慧,805****[email protected],酸甜蘋果沙拉,習慣,遙望春水,尾數為7026,4365,5288,5122,9521,7263,4656,5088,7590,4973,6766,謝謝你們的支持。

已經有人猜到了小王妃的父親,倒底是誰? 葉墨笙看了歐陽清凌一眼,似乎是沒想到,她會想到這樣的辦法。

最重要的是,他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腹黑。

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我當然是沒問題,只不過,我想這些人,應該不會蠢到追到公安局!"

歐陽清凌笑了笑:"那可不一定!只不過,我們這邊距離公安局,好像有點遠啊!"

歐陽清凌看著導航,心情有點煩躁。

歐陽清凌不認識路,導航為她選擇了一條人比較少的路。

車子開著開車,還是沒有甩掉後面的車。

歐陽清凌的臉色有點陰沉,看來,對方是真的沖著她跟葉墨笙其中一個人來的。

就在歐陽清凌思索的瞬間,葉墨笙猛地把方向盤往他那邊一拉。

歐陽清凌這才看到,對方衝上來,用他們的車子撞自己的車子,這一看,就是來找事的。

葉墨笙的神情變得嚴肅認真起來:"看來,對放是知道我們要去公安局了,他們不可能讓我們就這樣安然無恙的到公安局,你想想,你最近接手的案子,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歐陽清凌聽到葉墨笙的話,神情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