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或許是開頭這一輪就玩得有點大。

下面幾輪,嘉賓們都放開了,完全沒能剎得住腳。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連第一次初戀的情況、曾經談過幾任男朋友的大料也都被一一爆了出來。

一時間,引得底下的觀眾此起彼伏地嚎叫著。

至於一開始就下了狠手的陳可可,也被要求在大庭廣眾下做三十個俯卧撐,結果才做了不到五個,她就已經累得在一旁氣喘吁吁了。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臉上的妝容也被汗漬給毀得差不多了,看著跟個花貓似的,那叫一個狼狽。

偏偏她之前建立的人設還是「運動型達人」,什麼馬甲線、蜂窩腰,每次的配圖總能吸引一大波粉絲在底下嗷嗷叫,結果這下子,人設算是徹底倒塌了。

就連趙一語和安暖的關係,也在這個當口被問了出來。

出乎意料的是,趙一語完全沒有避諱。

「我之前生了一場怪病,一直沒能治好,對整個人生都失去了盼頭,甚至差點有了想了卻殘生的念頭,但安暖的出現卻給了我新的希望,所以,對我而言,她不異於是我的救命恩人。」

雖然沒有把全部的事實都講出來,但趙一語話里的感激和眼角的泛紅,卻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的。

「那安暖對你而言,是特殊的嗎?」你喜歡她嗎?

之前問問題的人立刻順桿爬。

趙一語笑了笑,輕搖了搖手指,「這是另一個問題了,一輪只需要回答一個問題,這是規則。」

被高高吊起的好奇心得不到滿足,在場的觀眾瞬間憤怒了:靠!會不會問問題,不行換我上啊!

…… 「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一輪接著一輪。

底下觀眾的情緒也都被帶動了起來,大伙兒時而大笑,時而喧囂,頗有幾分當年看這檔黃金節目的爽快感。

網上的評論更是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地湧起:

「想不到啊,我竟然會有一天在『歡樂對對碰』這個節目上看到我女神的素顏,依舊美美美,永遠支持你哦,筆芯。」

「呵呵,有半永久紋眉和紋眼線這兩個大殺器頂著,美貌至少撐住了一半好么?!」

「她素顏美不美我不感興趣,但陳可可的綠茶屬性,我倒是藉此機會看得很清楚的,以前還覺得這姑娘挺勵志,挺可愛,誰知道……呵呵。」

「對啊,平常發的自拍全是運動旅行正能量,這會兒表現出來的完全是反的,果然人設不可信。」

「我就想知道,我家一語男神對安暖是不是有愛慕之情啊啊啊,怎麼玩了這麼幾圈了,還沒轉到我男神身上。」

「卧槽!告訴大家一個不幸的消息,你們一定要有心理準備……快看時間條,是不是快要結束了?!」

「什麼鬼,這期過得這麼快嗎,完全沒感覺啊。」

「別啊!進度條,加油,再多撐一會兒啊!」

網友們紛紛哀嚎出聲,台上的主持人卻忍不住鬆了口氣,終於快要到尾聲了。

說實話,他當了這麼多年的主持人,還是頭一回在現場遇見這麼多突髮狀況。

尤其是安暖,這丫頭完全就是個不受控的脫線體質,總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些出人意表的事,偏偏還投了觀眾的眼緣。

所以說,觀眾緣這種東西,真是個讓人摸不透的小妖精啊。

但不得不承認,這種出乎意料的跳脫感,讓主持人也生出了幾分新鮮和驚喜感。

截止到現在,場上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已經玩得差不多了,幾乎所有人都中了至少一輪。

除了安暖。

也不知道這姑娘是不是天生運氣好,好幾次指針都要停到她的部分了,結果又搖搖晃晃地盪了回去。

讓大伙兒感慨的同時,也忍不住生出幾分小心思。

尤其是台上幾個嘉賓,他們這會兒已經玩high了,怎麼能讓安暖一個人落單了呢?

於是,已經是最後一輪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在心頭暗自嘀咕:轉中安暖,轉中安暖,一定要轉中安暖!

沒辦法,實在是這丫頭太眼氣人了。

之前吸引了所有觀眾的注意就算了,現在玩個遊戲她都能安然無恙,不行,大伙兒心裡太不平衡了。

有苦,也要一起分擔啊。

也許是大伙兒的念力太強,被搖動的指針晃了兩圈,尾巴最後搖搖擺擺地停在了安暖的區域。

見狀,場上的嘉賓終於如願了,一個個興奮激動得不得了,恨不得直接一蹦三尺高!

丫的,總算是落到她們手心裡了!

渾天星主 「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對方迫不及待地問出口。

安暖剛要和自己的隊友商量,結果就被齊齊出賣了,剩下的隊友直接喊道,「大冒險!」

誰選真心話呀,要玩就玩大點兒的!

尤其是之前那個被迫穿上女裝的男明星這會兒鬧騰得最厲害。

安暖想了想,也沒反對,這個選擇正好投了她的意。

萬一她選擇了真心話,被問出身份敏感的問題,豈不是暴露了?雖然這個可能性很小,但誰叫她慫呢?

「行,」安暖點點頭,「那就大冒險吧。」不管你們出什麼任務,她都奉陪了!

結果,該出指令的人還沒想出讓安暖做什麼,旁邊的明珠就先興奮了起來。

「你選大冒險啊?」嘴角帶著幾分壞笑,明珠躍躍欲試地喊了一聲,「那這樣吧,你和你男朋友親一個!」

……

卧槽!

這話一出,原本還沸騰不已的觀眾席里像是被扔進去一塊兒巨石,瞬間又激起一陣接一陣的漣漪。

大伙兒一下子興奮到了極點,激動得不停拍掌!

明珠這姑娘實在是太給力了!

這個提議非常好!

簡直棒呆了!

這會兒也用不著有人帶頭起鬨了,在場觀眾都自發踴躍地喊了起來,「親一個,親一個!」

穿成團寵后她努力掙錢 現場氛圍那叫一個熱烈!

觀眾的激情那叫一個澎湃!

要是不知情的人踏進來,乍一聽這響動,估計還以為自己走進了婚禮現場呢!

眼看觀眾的情緒都這麼高昂,台上的嘉賓也不出其他內容了,直接就指定了這個,「對,就這個,和你男朋友親一個!」

原本還雄心壯志的安暖聽到這話,忍不住就默了……開始慢慢思考「她衝下舞台,拉過晉雲凜的領子,強嘬他一口」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行,不行。

腦海里光浮現這個畫面,安暖都覺得難度太大,很難實施,畢竟就憑她這能力,能把晉雲凜給強摁下?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難不成她真要去喝那六杯苦兮兮的苦瓜汁……安暖的眼神偷偷地掃向了旁邊的展台,瞅見那分量極足的苦瓜汁時,臉都快皺成了一團。

就在安暖陷入糾結,到底是動手還是不動手的時候,底下觀眾的尖叫聲再次拔高!

歡呼和拍掌的聲音差點沒掀翻了整個錄製棚!

……

怎麼了?

安暖詫異地回過神,一抬頭,面前就站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安暖一下子就結巴了,「晉…晉雲凜……」你怎麼上來了?

她剛才怎麼都沒注意到?

雖然安暖沒把疑惑說出口,但晉雲凜卻像是看懂了一樣。

嘴角勾起幾分迷人的弧度,深邃的眼眸里只容得下安暖一個人,聲音寵溺,「我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輸呢?」

所以,我上來了。

屁!

說得倒是好聽。

實際上呢?

在下面看得分明的鮑國一行人,忍不住癟了癟嘴,別以為他們剛才沒瞅見,晉雲凜明明是主動站了起來,走向舞台的時候,動作還有些急切。

分明就是想借這個機會,宣告他和安暖的關係,這會兒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我來幫你過了這一關,好不好?」晉雲凜微微彎下身子,視線對上安暖,眸子里的柔情像是快溢出來了一樣。

就跟中了迷似的,安暖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點了點頭,「好。」

…… 炒作!

這絕對是炒作!

估計就是想走欲揚先抑的路子,借著「歡樂對對碰」這一波東風,進一步擴大安暖和明珠她們的知名度,等網友都對她們有幾分印象后,再徹底打入娛樂圈。

「肯定就是這個套路!說什麼不開直播了,一方面就是為以後進入娛樂圈鋪路,另一方面,就是想繼續引起大伙兒的關注,這種手段,我都見識多了。」

「嘖嘖,還以為這倆姑娘多乾淨純粹,結果手段還不是一套一套的。也是,要是真那麼簡單,能站在網紅界的頂端?」

「話也不能這麼說,說不定就是西瓜直播公司想出的主意,安暖和明珠就算再厲害,胳膊能扭得過粗大腿嗎?」

……

網友們議論得熱烈,娛樂圈裡的二三線女星也沒閑著。

一線女星,自然是瞅不上安暖她們這些三瓜兩棗的,但其他女星卻忍不住心生了幾分威脅感。

畢竟現在出頭的機會就這麼多,別人搶走了,自己怎麼辦呢?

況且,安暖和明珠這倆姑娘實在是太吸粉,觀眾緣好得近乎誇張,不過是上了一檔綜藝節目,愣是一下子碾壓了其他人的風彩,獨得粉絲恩寵,一躍成了這幾天微博排名前三的小紅人。

要說這兩人沒有下一步的動靜,打死她們也不信!

於是,就在眾女星和粉絲翹首以盼的時候,安暖和明珠卻像是躍入水中的魚一樣,愣是沒什麼動靜了。

綜藝、街拍、炒緋聞,娛樂圈慣用的伎倆,她們一個也沒使出來。

一開始,大伙兒還以為她們是憋了個大招,準備驚艷亮相,結果一個星期過去了,兩個星期過去了……這兩人愣是雲淡風輕,沒有半點動靜。

要知道,娛樂圈的更新換代是很殘忍的。

網友的關注度更是長情不到哪兒去,分分鐘就能被其他的新鮮人事物給勾引走,不過大半個月的時間,那兩個驚鴻一瞥的小姑娘在大伙兒的記憶中已經逐漸褪色消失……

而此時,安暖正在明珠的家裡做客。

結束了直播,她們培訓班的課程也正式告一段落。

想起安暖還沒到她家做過客,明珠立刻就熱情邀請了,順便還把自家幾個哥哥給拉扯了出來,充當免費的廚師。

「怎麼樣?我幾個哥哥的手藝還不錯吧?」

安暖面前的餐桌上擺了將近二十道菜,基本上都是明珠幾個哥哥的拿手絕活。

這會兒瞧見安暖沖他們直點頭,笑容甜美,這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都忍不住紅了臉,一個個羞怯得跟個剛結婚的小媳婦似的,就差拿個手絹在大掌里揉啊揉的了。

「真是可惜了,」看著安暖和自家幾個哥哥站在一起般配的模樣,明珠忍不住遺憾地感慨,「想當初,我還想把你和我家哥哥湊成對,沒成想……」被晉雲凜那傢伙給搶了先……

明珠話還沒說完,原本還一臉害羞的豬家大哥,這會兒一個個面色發白,不敢置信地盯著自己小妹……

卧槽!

自家妹子這是準備弒兄篡位啊?

竟然還想著把安暖和他們拉到一起,這丫頭是不知道晉大佬的恐怖之處吧?

想起剛才晉雲凜把安暖送過來的冷傲模樣,犀利的眸光還冷冷瞥了他們一眼,幾個大哥不自覺地打了個冷戰。

「那個……家裡經營的靈田好像出了點問題,我得去看看。」找了個借口,豬家大哥趕緊遁走了。

「對對對,幾十個餐廳也該對賬了,我去瞅瞅,免得出什麼錯漏。」豬家二哥也立馬跑了。

「我新研究了個菜譜,趁著有時間,我再去嘗試一下。」豬家三哥也笑容滿面地離開了。

只剩下豬家老四欲哭無淚:……靠!幾個哥哥都把理由給找完了,他可怎麼辦?

「要不,你也幫著豬三哥去研究一下新菜?」

明珠這幾個哥哥的心思實在是太明顯了,安暖忍不住開口幫了一句,替他找了個合理的借口,立刻換來豬家老四感激的目光和利索地轉身。

於是,整個客廳就只剩下安暖和明珠兩個人。

「靠! 系統之快穿遊戲 要不要這麼慫,膽子比鼠妖還小!不就是提到了晉……」好吧,明珠舔了舔嘴唇,連她自個兒也不敢稱呼晉雲凜的全名,最多就是在心頭腹誹一下。

這麼看來,「膽子小,性子慫」估計是他們一家的遺傳了。

想通這一點,明珠坦然地聳了聳肩,順手從桌上捏起一塊兒紅豆餅,小口小口地啃了起來,「對了,安暖,你之後準備幹什麼啊?」

幼妖培訓班已經結課,按道理來說,她們可以順利升入妖精學校了。

但她們不必和人類一樣,六年小學、三年初中再三年高中這麼按部就班地活,畢竟一旦化形,他們妖的生命就能再延長几百年,沒必要那麼緊巴地過活。

「嗯……我想趁著這個時間,出去旅遊一下。」說到這兒,安暖眼神一下子就亮了幾分。

之前礙於直播任務和培訓班的課程,她一直都在帝都這一畝三分地里過著,這會兒好不容易有時間了,也有錢了,她準備好好出去旅遊一番,順便見識一下人類的各種生活。

「是去國外嗎?」明珠好奇地問道。

「不,先在國內。」安暖搖了搖頭,畢竟華國山河這麼大,她還沒踏過,這麼快跑國外去幹什麼?

「那我能一起去嗎?」睜著閃亮亮的大眼睛,明珠期待地看向安暖。

「……不能。」

門口傳來一道冷漠的男聲。

明珠唰地一下彈跳而起,小臉充滿了沮喪,心頭忍不住默念:不會那麼倒霉吧,剛一開口就碰上晉大佬了?

結果一轉頭,好傢夥!

晉雲凜站在門口,正冷目望著她。

眼神如刀,寒光銳閃。

明珠毫不懷疑,要不是安暖還在旁邊坐著,晉雲凜真能一巴掌就把她給扇出去!

「哈哈……我就是開個玩笑。」明珠趕緊打回圓場,順便扯開話題,「晉大佬什麼時候過來的,要來嘗嘗我哥哥的手藝嗎?安暖也覺得好吃呢!」

聞言,晉雲凜身上寒氣更重,「哦。」

一個字,終結了整個話題。

接到消息,準備過來送客的豬家哥哥忍不住用手捂臉:……小妹啊!人類有句話叫做不作死就不會死,你知道嗎? 安暖期待中的旅行本來是這樣的:

天高雲闊。

觸目所及,都是落葉秋黃、紅楓颯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